第一卷

序章 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

第一卷 序章 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节操值满满的蓝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阿船

那对我而言,是熟悉不已的光景。

用一个字眼就足以形容这个场景。那就是──废墟。

环顾四周的建筑物,没有任何一栋是完好的。可以想像这条街道一定曾经住过许多人,充满生活气息,如今却被炮击与轰炸完全炸毁,只能听见风声呼啸而过,代替市井喧嚣。

我们就处于这样的废墟当中。

「好,开始狩猎吧。各位都准备好了吗?」

相对于悲壮的光景,濑名老师以精力旺盛的宏亮声音喊著。老师在我们当中累积了最多训练,实战经验也很丰富,是值得信赖的前辈。

「上吧,岸岭!今天一样必须由我们获得胜利!」

接著清澈而悦耳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天道忍。她虽然身为女性,却总是引领著我们在战场上冲杀,是我们可靠的队长。

「了解,请包在我身上。」

我也坚定地回答。

于是,战争静静地开始了。我做先锋,带头冲过废墟,绝不回头。背后有值得信赖的同伴保护,我只需紧盯前方就行了。

我举起装了消音器的突撃步枪,这把用惯了的武器是我可爱的分身。只要有了它,我甚至能跟躲在战场角落伺机而动的狙撃手正面展开枪战。

没过多久,我们来到了一处转角,这是个危险的地点。我们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战场作战,所以知道这个转角的另一头,是最佳的埋伏地点。

不过,我不需要停止前进。在后方待机的濑名老师喊道:

「投掷!」

一个圆球状的物体从我背后扔出。

那是濑名老师丢出的手榴弹。手榴弹准确无比地滚进转角另一侧,爆炸,掀起猛烈的死亡风暴。

爆炸平息的同时,我冲进转角另一侧。

「有了。」

敌人进入目视范围,是一群身穿迷彩服的敌国士兵,人数为三人。他们躲在遮蔽物后方,进行典型的埋伏行动。敌方似乎也料到我方会出此攻撃,没有人被手榴弹炸伤。

然而,战场上一点小动作就能决定一切。他们为了躲避手榴弹,而浪费了些许确认我的身影后扣下扳机的时间。

这对我而言已经足够。

我立刻举起突撃步枪,霎时将机械瞄具瞄准敌人头部,扣下扳机。

鹋迅雷不及掩耳射出的子弹,正确无比地贯穿了敌人的脑袋。

先解决一个。紧接著,我将枪口对准第二个敌人。点放射撃。任凭敌人穿著多厚重的装甲,也无法抵御突撃步枪的连射。转眼间又出现一具新的死尸。从后方掩护我的天道解决了第三个敌人。从濑名老师投掷手榴弹到现在,整个过程还不到三秒钟。

「好,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尽管上吧,岸岭!」

天道从后方对我吆暍。也许是肾上腺素的功效,她的声音愈来愈英勇。

我有股冲动想回头看看她美丽的脸庞。然而,我不能这么做。一旦疏忽大意,听见清脆枪声的下个瞬间,小命就不保了。这就是我玩惯了的战场。

我们继续保持三位一体的态势,持续前进。这里是敌军的巢穴。任何地方都有可能潜藏著敌兵。

只不过,我们太强了。

「吸引敌人的注意,进行镇压射撃!绕过去,岸岭同学!」

濑名老师平常行事强硬,在战场上却很冷静。另一人则与老师相反……

「背后交给我!让那些○他妈的下三滥舔你的屁眼吧!」

战况越是沸腾,天道的言行越是偏激,一反平常凛然的形象。

「了解,立刻行动!」

接受他们的掩护,我一马当先杀进敌阵,后面的两人将我没打中的敌人一一撃毙。

我最引以为豪的,是如同与爱枪合而为一的迅速、正确的瞄准(Aiming)。那就像是人马一体般──这是濑名老师的形容。正面展开枪战时,一般敌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不过,这里是敌军的巢穴,敌兵未必会出现在我的正面。有些敌兵可能会像忍者一样躲在暗处,绕到我们的后方。

然而,袭撃我们三人的背后等于自寻死路。这是因为我们其实是四人小队。

杀进敌阵歼灭敌军是我们三个人的任务,不过在这广阔的战场上,还有个狙撃手像毛虫般埋伏著。

她的任务是扫除可能存在于敌方的狙撃手,以及瞄准绕到我们后方的敌人脑袋或胸口,赏他一颗大口径的子弹。

因为有她在,我们才能放心驰骋战场。在这战场上,最显眼的应该是在最前线战斗的我们,不过我们当中就属她战场资历最老,也是她教我们如何在战场上求生存的。

「团队行动或是输赢什么的都无所谓,我只想开枪射人啦!」

这是她的口头禅。射击玩家不讲伦理道德,他们……不,她们只是不断开枪射人,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战况的趋势已经显而易见。我们铜墙铁壁般的阵形让敌人无计可施,一个接一个成为枪下亡魂,徒然丧命。

最后,就在已经记不清楚打倒了多少敌人时──

战斗宣告结束。

『游戏结束──伊豆野宫学园现代游戏社队,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与战场格格不入的女孩声音响遍四周,接著我的意识便陷入一片黑暗。



名叫岸岭健吾的少年猛一回神,恢复了意识。

他重复几次闭眼、睁眼的动作后,才终于搞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映入眼帘的是游戏机与电视萤幕,以及拥有「现任女高中生声优」这个头衔的主持人可爱的Cosplay模样。手上拿著的是游戏手把。地点也不是废墟战场,而是位于东京秋叶原的某个活动会场。

『已完全成为JGBC常客的伊豆野宫学园现代游戏社队,在分数遥遥领先的情况下突破第一轮对战──!』

(这样啊。我们赢了啊。)

她甜美的声音,让岸岭终于意识到他们获胜了。

会场中央的巨大萤幕上,显示出刚才自己在玩的FPS游戏──按照别人告诉岸岭的说法,意思是一个大意就会被开枪打死的游戏(First-Person died Suddenly)──的结果。敌方死了好几十次,己方死亡人数则是零。换句话说,他们打了一场完全比赛。在FPS中很少会像这样一方独赢。虽然觉得对战队伍有点可怜,但第一轮对战就碰上他们,也只能请对手诅咒自己的运气不好了。

不经意回头一看,淹没整个会场的参赛者人潮闯进他的视野。他们对岸岭等人的华丽技巧感动不已,发出欢呼,也有人报以嘘声主张他们比较厉害。

这片光景,曾经让岸岭感到畏缩。但现在不同了。

(这片景象,也已经完全看习惯了呢。)

在不久之前,岸岭从来不会站到人群面前。他总是喜欢独处,也从未加入社团,或在放学后跟哪个同学去玩。再补充一点,他也从没跟亲人以外的异性讲过话。

(但现在却……)

他将视线转向一旁,他的三个可靠同伴就在那里。其中两个是女生──而且是闭月羞花的女高中生──这可能也是引来巨大嘘声的一个原因。

现在的岸岭,总是跟她们在一起。他从没想过高中第三年会过著这样的生活。

不过,岸岭健吾最近常有这种想法。

那就是──这样其实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