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1 第二次高中生活

第一卷 EP‧1 第二次高中生活

1

叮咚当咚,放学的钟声响起。

这一刻对一般的高中生来说,是从一天课业获得解放的瞬间。任何人的心情都会顿时飞扬起来。

最好的证据,就是坐在岸岭前面的男生拿出了掌上游戏机说:「欸欸,一起去狩猎吧!」右边的女生也一样拿出了掌上游戏机:「你看你看──我做了新的Mii喔!」开始聊起天来。

再加上现在是三月。下个月大家就升高三,并面临恐怖的大学考试。对高二生来说,现在是能够放胆游玩的最后时期,也许是因为这样,放学后的教室比平常更为热闹。

「我说你们,不要因为快放春假就玩太疯喔!唉,说了大概也是白说吧──」

中年班导山城老师虽然这样叮咛大家,但他自己好像也不认为会有多少效果,一副不听拉倒的样子。

不过,这种春假前夕的热闹景况,跟某一个男生仍然毫无关系。

(好,去图书室吧。)

坐在教室角落的岸岭健吾在心中喃喃自语,不跟同学讲话,也不被同学搭理,静静地收好书包。放学后就窝到图书室里,这是岸岭健吾这个少年将近十年未曾改变的日常习惯。

他没有一个称得上朋友的朋友。社团当然是回家社,休息时间也总是一个人看书。身高体重都是平均值,甚至连长相都曾经被美术老师有点霸凌嫌疑的说:「今天就由岸岭当模特儿吧,因为你相貌平平,应该满好画的。」可见长得有多平凡了。

这些事实,让岸岭多少有点自卑。不过他只要能看书就很幸福了,与其阅读的时间被剥夺,他宁可不要朋友──他甚至认真地这样想。顶多只有体育课的时候老师说「好,两人一组──」会让他比较困扰。

(不过,想看的书几乎都看过了呢。)

公立高中的图书室藏书当然不可能丰富到哪去,这是他唯一的烦恼。

「啊,岸岭,方便打扰一下吗?」

他正要一个人离开教室时,有人从后面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是班导山城老师。

「……有什么事吗?」

「我有事找你,可以来指导室一下吗?老师马上就过去。」

「喔。」

岸岭首先是感到疑惑,不知道老师找自己做什么。因为岸岭放学后总是窝在图书室里,因此从未在校内外惹出任何问题,也从未在放学后被老师叫去讲话。

(对了──)

他想起最近看的一本书,是讲被裁员的上班族犯下的杀人案。或许是因为这样,让他不经意想起从书中获得的知识。

上司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似乎表示自己要被外调了。

(不过高中生不会外调就是了。)

他一边想著,一边独自离开教室。

殊不知自己的推测其实中了八成。



岸岭在小间的指导室一个人等著,不久山城老师走了进来。

「喔喔,岸岭。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

「不,不会。老师有什么事找我?」

「啊,嗯。这个……该从哪里讲起好呢。」

山城老师在岸岭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双手交叠撑著下巴。

「…………」

然后他好像觉得尴尬,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对……对了。要不要喝咖啡?」

最后甚至还冒出这么一句。

岸岭越来越起疑。这个教书教了二十年的中年教师,看到做错事的学生,总是毫不客气地「喂!」大吼,大家都知道这个老师骂人从不迟疑。

如今这个老师却支支吾吾,而且还问学生要不要咖啡,绝对有哪里不对劲。

「不,不用了。别说这个了,快点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事?」

当老师的似乎也觉得不能让学生继续不安下去,终于断断续续地开始说起:

「是这样的……啦。这件事真的是史无前例,所以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是当地人,应该知道私立伊豆野宫学园吧?」

「那当然,没有人不知道那所学校。」

私立伊豆野宫学园,是座落于郊区山脚的私立完全中学。

不过学园的内情,就连当地居民也几乎一无所知。大家只知道那是所相当不得了的学校,学生尽是些千金小姐或是未来的偶像明星。

描述那所学校惊人之处的传闻从未间断。比方说其警备之森严。矗立于郊外的这所学园被高耸围墙环绕,外界无法一窥其内部情形。而且周围还有几乎能当总统随扈的黑衣男子二十四小时严加戒备。不只如此,学生用自家轿车上学是常态,每天早上校门前都会有黑色宾士大排长龙。

当然设备与教师阵容更是好到公立学校没得比,听说校内有高级餐厅般的学生食堂,有水柱高达十公尺的喷泉,有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供学生每天早晨祈祷,到头来还有人说校内有魔女居住的时钟塔,有拿过诺贝尔物理奖的教师,甚至还听说校内有完整的设备,随时有按摩师与推拿师为师生服务。整个学园本身就像个玩笑话。

「所以,那所学园怎么了吗?」

「嗯。我想说了你可能不信……但老师是认真的,听了别吓到喔。你想不想从四月起转进伊豆野宫学园的高中部?」

「……嗄?」

比起惊讶,他倒是先傻眼。

「老师您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伊豆野宫学园是女校耶,我怎么可能进得去。」

「没有,不是啦,你没听说吗?伊豆野宫学园为了因应少子化政策,高中部从两年前就开始招收男学生了。」

岸岭思忖片刻,终于想起来了。

「……经老师这么一说,好像是有听说过。」

那是在大约两年前报考高中的时候。他记得班上的男同学说:「伊豆野宫学园从今年开始,好像连男生也进得去喔!」「不会吧,真的假的啊?那不是真实版后宫了吗?」

不过招收人数仅仅十人,而且光是入学金就要好几百万,岸岭压根儿没考虑把那所学校列入志愿。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会讲到要我转学呢……?」

「不,正确来说是伊豆野宫学园想跟我们学校交换学生。理由不太清楚就是了。」

「……这不是乱来吗?再说,四月我就升高三了耶。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转学……他们把别人的人生当成什么了啊。」

就算是平常温顺的岸岭,也不免有点动气。

「喔,关于这方面,对方当然都充分考虑到了。总之只要能在学校念完一年顺利毕业,校方好像就会推荐你进入任何一所大学或公司。毕竟对方可是天下闻名的伊豆野宫学园,只要他们一句话,进东大都不成问题。怎么样,听了这些多少有点感兴趣了吧?」

「…………」

这条件的确非常吸引人。能够免除对高中生来说最大的恐惧──大学考试,没有比这更大的恩惠了。他还可以把空出来的时间用来阅读。

事实上,伊豆野宫学园可是个二十四小时有警卫管理的地方。这点权力应该是有的。

「当然学杂费也是全免。不只是这样,从制服到书包都会免费提供。」

「……真是无微不至呢。这样听起来好像不错……可是,为什么是我呢?能够用这么好的条件转进那所贵族女校,我觉得应该会有很多人自愿吧。」

「问得好,其实对方开出了四个条件。首先是必须是当地人,大概是不想让学生的上学环境改变太多吧。再来,最好在春假中能满十八岁。你的生日是四月四日,对吧?」

「呃,是啊。可是,为什么要要求年龄呢?」

「对方似乎希望能完全获得学生的同意,才来进行这件事。一个人年满十八岁,就会被当成有某种程度的社会判断力,对吧?毕竟连驾照都能考了。总之对方好像就是考虑到这点。」

「那么,剩下的两个条件是……?」

「学业成绩优秀且审核成绩也要够高。这方面是当然的吧,总不能让会跟千金小姐引发问题的学生入学嘛。」

岸岭听了,也明白了找上自己的理由。他有些自嘲地说出自己的推测。

「换句话说,因为我是不会引发问题的乖学生,所以才被选上的吗?」

「哎,这也是原因之一。」

山城老师完全不否定。

「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对你来说也有好处喔。我当班导的或许不该这么说……不过你总是窝在图书室,没跟班上同学打成一片,对吧?」

被人当面这样说,岸岭也不禁感到尴尬。

「我不否认,但我觉得这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不完全没有关系喔,你想想看。一个男生被扔进全是女生的学校,不管做什么,都不可能跟其他同学打成一片。也就是说,你只要去了伊豆野宫学园,就能完全不管别人,专心看你自己的书。」

这对岸岭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好处。

不管他有多喜欢独处,学校就是一个过团体生活的地方。就像上体育课时一样,他确实有不少烦恼。

(能够自然而然地独处的环境……是吗?)

越听越觉得吸引人。

「再说你看……我就明说了,我们学校三年级不是有教育旅行吗?这样一来,当然也得分组了。」

「…………」

这一句话,对岸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校外教学的分组。那对岸岭来说,光是想像都教他厌烦。光是能逃避这个问题,就已经是个很有价值的提议。

重点是,他已经看腻这所学校图书室的藏书了。著名私立学园的图书室藏书一定很丰富。

「那个,我可以答应吗?」

山城老师只惊讶了一下。

「这样啊,我知道了。虽然相当乱来,不过对你来说也不是件坏事嘛。那么老师就这样去处理,你也回家取得父母亲的同意吧。」

「我知道了。不过,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我不确定能不能向对方要求……」

「不,不是对伊豆野宫学园,我是想拜托老师,不要跟任何人说我要转学,直到最后一刻。」

「喂,你这──」

山城老师开口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以叹气取代了话语。

「……知道了。也是,事到如今要你在大家面前告别,也只会觉得难为情吧。如果你想这样,那就随你吧。」

「嗯,谢谢老师。」

对岸岭来说,在这所高中度过的两年,就只有这点程度的价值。

「不过,最后我有番话一定要跟你说。说老实话,会选上你还有一个原因。」

班导用一反常态的严肃表情说了。

「喔。什么原因?」

「听说在伊豆野宫学园,学生都会直升合作大学,也就是说那里的学生免受大考之苦。一般高中学生升上三年级就别想玩了,但伊豆野宫学园不一样。听说她们就连社团活动都能持续到毕业前喔。」

「…………」

他有点不明白老师想说什么。

「说得明白点,转学之后可以进入新环境,也就是说……只要你有那个意愿,就算高中生活只剩下一年,也还是可以试著改变生活方式喔。」

「……喔。谢谢老师关心。」

岸岭只能这样回答,他甚至觉得老师多管闲事。自己有书本作伴,其他事情都无关紧要。

就这样,一个月之后。

某一所公立高中,有个男高中生转学了。

不过,可能是因为适逢重新分班,据说几乎没有学生注意到有人转学。

2

这一年的四月十日,是全国很多学校的开学日。

私立伊豆野宫学园也不例外,岸岭在这一天开始就读新学校。他穿上一身与念到上个月的公立高中相差甚远的时髦制服,手上拎著品质极好的书包。

「以后每天都要爬这个坡吗……」

伊豆野宫学园座落于郊外山脚。可能是因为这样,通往学园的路是一条长长的上坡。虽然坡度一点也不陡,但平常运动量不够的岸岭仍有些厌烦。

「好吧,正好当运动。」

他硬是说服自己,走上坡道。

可能是因为一大早,路上只有几个人影。因为岸岭接到通知,要他第一天上学时,比平时上学时间提早到学校。

不久,那所学校就出现在坡道上方。

兼设中学部与高中部的贵族女校,私立伊豆野宫学园。

传闻说得没错,学校周围有一圏高高的围墙。可能是不想让学生或附近居民觉得有压迫感,采时髦的欧风建筑风格,不过如果是更粗俗的设计的话,也许看起来就不像学校,而是监狱了。不只如此,四周还能看到好几名像是警卫的黑衣人,这点也跟传闻说的一样。

就在这时,一辆汽车驶过岸岭身边。

「黑……黑色宾士……」

那辆宾士在伊豆野宫学园的校门前停车。然后司机下了车,毕恭毕敬地打开后车门。

出现的果不其然,是位千金小姐。

虽然只是远远看著,但还是能看出那是个美丽的女孩。一看就觉得个性文静,发型当然是直长发,而且穿起听说出自知名设计师之手的西装式制服相当好看。

「真的是贵族女校呢……」

岸岭这时才真正体会到这点,打算跟在少女后面走进学校。

「等等,我没看过你,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

走到校门附近时,一个绷著脸的警卫人员忽然叫住他。

「咦?啊,是的,我从今天开始就读这所学校……」

「是吗?不好意思,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学生手册吗?」

简直跟电视上警察对犯人问话一样。被当成坏人让岸岭有点不高兴,但又无法拒绝。不得已,他从书包中拿出了全新的学生手册。

比对了大头照之后,警卫人员似乎终于相信了他,态度稍微软化了点。

「抱歉,似乎没错。你是转学生之一吧?」

「嗯,是啊。」

「我想应该有人跟你说了,你要先到校长室去。大门进去右转,走到底左转。」

「喔,谢谢。」

他本来想为了被当成可疑人物提出抗议,但他没胆对看起来凶巴巴的警卫发火。他心想「希望这种事只会发生在转学第一天」,这才终于踏进覆盖著神秘面纱的学校。

那里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么异常的空间。

校舍的设计精致到让人想老套地吐槽「你以为这里是欧美吗?」不过其他部分跟日本倒没什么差别。既没有喷泉,也没有圣母玛利亚雕像、时钟塔或时髦的学生餐厅。校舍也不怎么大,操场看起来甚至比一般学校还小。

「就是啊。怎么可能真的有那么奇怪的学校。」

岸岭觉得好像有点扫兴,又好像有点安心地前往校长室。



校长室里已经聚集了四名男学生。应该跟自己一样都是转学生吧。

「啊,对……对不起。我是不是……迟到了?」

「不,别担心。时间还早呢。」

回答他的,是坐在校长座位上,年约五十几岁的女性。该说不愧是森严女校的校长吗?即使散发出温和的气质,仍让人感受到某种使人敬畏且严峻的气息。

先来的四个男生,全都乖乖地立正站好,岸岭很能体会他们的心情。在这位校长面前,实在不敢做出任何失礼举动。

「所有人提早五分钟到齐,真是了不起。那么虽然有点早,我们就开始吧。各位同学,首先我衷心感谢你们转进本校。」

说完,校长轻轻低头致谢。岸岭等五个男生反射性地回答:「不会不会,别这么说。」也低头回礼。

(而且转来这里还受到感谢,好像也怪怪的。)

岸岭不经意地如此想。

「本校原本是女校,之所以开始招收男学生,有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因应少子化现象。第二个理由我们没有公开,其实是我想提供本校女学生接触异性的机会。因为近年来,女性踏入社会的情况越来越普遍了。从幼稚园到大学都在女校当中成长,对学生没有好处。为此,本校才开始招收少数男学生……也许会给各位同学造成许多困扰。」

校长满怀歉意地把脸别向一边。

「毕竟本校连男厕数量都不够。都是那个变态白痴理事长乱出馊主意……」

岸岭好像听见了某些凶狠的字眼。而且他还一瞬间看见校长眼中亮起带有怒气的危险火光。

然而那不过是短短一瞬间,校长脸上立刻恢复了稳重的笑容。

「啊,抱歉,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总之,只要各位同学努力过完这一年,就不用担心毕业后的出路。还有一件事同学们应该都听说了,那就是本校即使到了三年级,仍然可以积极进行社团活动。请各位同学在本校自由地度过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年。」

「那个──关于这件事,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坐成一排的男学生当中,有一个人战战兢兢地举手。

「当然可以。什么问题?」

「我想先问一下。这所学校不禁止学生谈恋爱,对吧?」

男生之间窜过一道电流。

这家伙竟然问得这么直接──就是这种气氛。

然而校长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甚至面露微笑回答:

「这个嘛。本校禁止不纯异性交往,只要没有触犯这点,就没有问题。毕竟这里的学生虽然生长环境特别,但都正值青少年。对异性有兴趣的学生……应该也不少。请各位尽情歌颂青春吧。」



他们听著校长说话时,似乎到了一般的上课时间。走出校长室时,可以隐约听见像是女生说话的开朗声音。

「喂,你们干嘛一脸郁卒啊?」

一来到走廊上,刚才开门见山问校长问题的男学生就这样说。

「终于要在这所贵族女校开始全新的高中生活了耶。别一脸郁卒,想想该怎么找千金小姐去卡拉OK吧!校长都准了嘛!」

他的个性似乎很积极,一脸健康的笑容说出这种话来。

「说……说得也是!难得有这种攀上富家女的机会嘛!」

「也让我参一脚吧。我也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表示赞成的男生还蛮多的。他们应该也是审核成绩不错才能转进这里,但对这方面的事情似乎还是有所期待。

不过,岸岭无意加入他们的行列。好不容易才转进了能自然独处的环境。要是来到这所学校还得跟别人混在一起,那就没意义了。

「抱歉。我想去厕所,先走了。」

就在他随便掰个藉口,想设法脱身时──

一个男生指著窗外叫道:

「喂,你们看。风闻已久的千金小姐们来啰!」

映入眼帘的是女生、女生,还是女生。

而且每个女学生都跟岸岭在校门口看到的一样,尽是些千金小姐。她们穿著高中部的西装式制服,或是中学部的水手服,不管怎么看都是些非常可爱或漂亮的女孩,也难怪其他男生要那么激动了。

「超赞的啦,我整个干劲都来了!好,看我们的吧!一定要尽情地享受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年!」

「喔喔──!」

就这样,岸岭健吾斜眼瞪著情绪high到最高点的男生们。

他第二次的高中生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