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3 第一次的电视游戏

第一卷 EP‧3 第一次的电视游戏

1

隔天早上。

(我看我也搭公车上学好了。)

岸岭一边这样想,一边爬上长长的坡道。

由于不少学生都是让司机开自家轿车送到学校,所以校方并没把这条坡道当成问题,但是对于岸岭缺乏运动的身体来说,爬起来可是相当吃力。尤其是现在是春天所以还好,等到夏天一定会要人命。

相较之下,搭公车还可以看书。可是从家里走到学校才十五分钟,与其花钱搭公车,他宁可把钱拿去买书。不过最近因为家里没地方摆,他比较不常去书店了。

「嗨,岸岭。真巧耶。」

忽然有人叫住他,是班上唯一一个男同学日下部。

「呃,嗯,早啊。」

上学途中正巧碰到同班同学。这是早晨时段到处可见的景象。

然而这种时候,岸岭内心总是烦恼不已。因为他不知道该讲什么话题才好。

两个人都不讲话也很尴尬,而且可能会让日下部觉得「你是不想跟我说话吗?」让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话虽如此,他又想不到能讲什么话题。

这时,他注意到一件事。今天的日下部心情好像不错。

「你……你好像很开心呢。」

「是啊。因为今天有很多活动嘛!」

他首先想想,今天有什么预定行程让日下部这么开心。

(啊,我懂了。社团活动就是从今天开始嘛。)

虽然不知道他加入的是游泳社还是韵律体操社,总之有更多机会能跟女生接触,他应该很高兴吧。

「对了岸岭,你都是走路上学啊。你家住附近吗?」

「咦?嗯,对啊。日下部也是吧?」

「算是啦。不过更正确来说,我是骑脚踏车上学。」

「咦。骑脚踏车不是违反校规吗?」

「所以我只骑到半路。附近有家亲戚经营的店,就放在那里。」

「是喔。」

讲到这里对话就要中断了,岸岭内心淌著冷汗寻找下个话题。他觉得自己真是太不会跟人相处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高中真是怎么看怎么广阔呢。」

幸好日下部提出了新的话题。

「啊,嗯。就是啊。」

岸岭也一边答腔,一边望向矗立于坡道上的母校。

高中部与中学部的学生人数加起来也才八百人左右,并不算太多。但是除了高中部与中学部的校舍之外,校内的室内游泳池与体育馆等设施也都各有两座。而且或许是因为紫外线对千金小姐的肌肤有害,操场比较小,但中学部与高中部都各有专用的网球场与篮球场等室内练习场。就总建筑面积而论,恐怕没几所学校比这里大。

「不过以我来说……我比较在意那个就是了。」

他望向转学第一天,把自己当嫌犯问话的那些壮汉警卫。

他们在女学生经过面前时,总是面露和蔼笑容打招呼,但对男学生却投以凶狠的瞪视。

这天也不例外,许多警卫的目光扎在岸岭与日下部身上。

「为什么男生老是被瞪……?」

「喔,因为那个啦。好像是为了赶走非法入侵者。」

「听……听起来好可怕啊。怎么回事?」

「听说以前有人穿著这所学校的制服,试图非法入侵。所以那些黑衣人把我们这些男生的脸统统记了起来,在检查有没有没看过的长相。」

「……喔,原来如此。所以我们就被连累了……」

毕竟这所学校有很多千金小姐就读。可能是因为这样,这所学校的学生常常成为偷拍的对象,这事岸岭也有听说。他还听说运动会或是园游会的入场券,在外面可以卖到几十万圆。

为了保护女学生或许是无可奈何的,但做到这个地步,岸岭觉得未免保护过度了。

「不过对我们来说也不见得只有坏处啦。因为警备那样森严,我们也才能享受意外的好处啊。」

「……什么意思?什么意外的好处?」

「想知道吗?你想知道吗?那好,我就告诉你吧,毕竟你也是男人嘛!」

日下部得意地笑著,喜孜孜地把脸凑到岸岭耳边。

「你知道吗?这所学校有个传闻。听说这所学校的体育课──」

日下部先是吊人胃口地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说:

「穿的好像还是体育短裤喔。」

「……喔?」

总之岸岭只能随便回一声。

但日下部似乎不满意他这种反应,加强了语气。

「你这什么反应啊!应该要更惊讶一点才对吧?」

「咦?有……有什么好惊讶的?」

「你也想想看嘛,是体育短裤耶,体育短裤!一般以为早就绝种的体育短裤,在这平成年间竟然还存在耶!而且还是在美少女如云的这所学校!」

「可……可是体育短裤说穿了,不就是普通的体育服吗?」

「有……有没有搞错啊……」

不知道为什么,日下部用怜悯的眼光看著岸岭。

「难道你……不知道体育短裤的优点吗?不,我可以谅解,毕竟在我们小学时,体育短裤好像就消失了嘛。也是,你不知道也不能怪你。」

「抱……抱歉。我对这方面不熟……」

岸岭在说谎。

他知道体育短裤是什么样的服装。也曾经在半夜的电视节目上看过。说穿了就是古早年代的体育服,但因为腿部露太多而受到女生排斥,就渐渐废止了。听说现在女生只会穿在裙子里,以防走光。

原来如此,只要想像学园里那些千金小姐穿上体育短裤的样子,也的确能体会日下部的兴奋之情。可是对岸岭这个少年来说,把那种事露骨地讲出口,总觉得有点逊。

「哎,等你亲眼看到之后,你也会感谢那些警卫的。就是因为有警卫彻底隔绝外界眼光,体育短裤这种伟大文化才能流传下来。我们身为这所学园的学生,可是可以看个过瘾喔。每天早上被警卫冷眼相待又怎样咧。」

「……总之,我完全明白体育短裤为什么会废止了。」

岸岭觉得拿他没辙的同时,发现到一件无聊的事实。

「对了,你今天看起来心情特别好……难道是因为今天有体育课?」

「没错,正是如此!」

日下部的门牙闪烁著灿烂光辉,他喜孜孜地竖起了大拇指。

2

只不过,日下部满怀希望的表情,没多久就涂上绝望的色彩。放学后,岸岭跟平常一样,又被迫听日下部的抱怨听到烦死。

「想不到体育课竟然会把男女完全分开……」

日下部呆愣地注视著窗外,眼神有如死鱼。

「还在讲这件事啊?死心吧,这里不久之前还是女校嘛,没办法啊。」

今天第五节上了体育课。

因为不是小学生,所以并不会男女生一起上课。(注:日本的中学、高中体育课多为男女分开上课。)但就算如此,至少也会先一起在体育馆或是操场上集合,然后再分开上体育课──日下部似乎是这样认为的。也就是说,他以为可以趁著上课空档欣赏美少女们的体育短裤装扮。

然而,到了第五节课,只有男生被叫到操场集合。而且还是高中部三年级的所有男生──岸岭他们五个转学生,以及本来就念这所学校的残存五人──总共十个人一起上课。

至于这段时间女生们呢,听说是各自去上选修课程了。

说得明白点,就是男女生被彻底隔离了。

「照这样下去,开始上游泳课时铁定也是男女分开啦……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念这所学校的……?」

就是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的啊。岸岭很想这样吐槽。

「该打起精神了吧?好了啦,社团活动不是从今天开始吗?」

「我看那个也有问题喔。这所学校该不会连社团活动都是男女分开吧。」

搞不好。

「就算是分开,至少也可以参观一下吧?」

「说得也是。好!振作起来,去参观一下游泳社吧。现在只要能看到赤裸的大腿,怎样都无所谓啦。」

相处了几天,岸岭摸透了一点,那就是这个叫日下部的同班同学,心情转换得非常快。

(希望他明天心情能好起来。)

听心情低落的日下部讲话很累,岸岭不禁为了自己如此祈祷。



一边前往图书馆,岸岭一边想起第五节体育课的事。

结果今天三年级的男生第一次齐聚一堂,两年前就开始就读这所学校,残存下来的那几个男学生,简直像找到饲主的小狗一样,用一种依赖的眼神看著转学组,让他印象深刻。他们五个都像是好人家的大少爷,似乎被全是女生的环境折磨得不成人形。

至于岸岭以外的转学组,就跟日下部一样,所有人都呈现死鱼般的眼神。看来他们也一直在巴望著体育短裤。

看到日下部能为了区区体育短裤那样认真,的确让岸岭有一丝丝羡慕。高中生本来就应该像他那样吧。高中生才不管什么道理或常识,满脑子都是女生的事情。

然而,岸岭没办法像日下部那么积极。因为他对自己没自信。

他似乎能理解日下部为何能对女生那么积极。日下部似乎很讲究服装与发型,口才也好。女生被他搭讪,应该也能聊得开心吧。

相较之下,岸岭能确定自己完全不行。长相平平,念书勉强挤得进前几名,但绝不是最优秀的,对体育更是没辄。而且可能是因为常常一个人独处,他很不擅长跟人来往,兴趣也只有阅读这一项。唯一的特技,大概就是阅读时的高度集中力吧,但别人看了或许只会觉得不舒服。他不认为有哪个女生被自己追求会感到高兴。

他并不是对性方面的事没有兴趣。可是自己这种人要是讲出体育短裤或是学校泳装之类的话来,任谁看了都只会觉得恶心吧。

(算了,没差。反正我有书本作伴。)

至今每次遇到什么烦恼,岸岭总是做出如此结论,让自己看开。就这样,即使从这天开始转学组也可以参与社团活动了,对岸岭的日常生活仍没有任何影响。

他跟平常一样进入图书馆。走上设置了阅览座位的二楼,发现只有一个人比他先到。他认得对方。是他昨天他也看过,戴著眼镜──再补充一点的话,就是胸围颇为可观──的二年级女生。

「…………」

她本来坐在阅览座位上安静地看书,可能是听到走上楼梯的脚步声,与岸岭四目相交。

不过也没发生什么事,那个女生就赶紧别开了视线。

这是这所学园的女生常有的普遍反应,岸岭已经不以为意了。只是,她几乎天天来图书馆报到,让同样喜爱阅读的岸岭很高兴。

「……对了。」

无意间,他想起自己也曾经跟唯一一个异性做过朋友。

「宫美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幼稚园的时候,只在一起玩了一年的青梅竹马。

岸岭还记得与她订下的约定。他们说等长大之后,还要一起看书。

然而从那时候算起,已经过了十年以上的岁月。十年。那相当于他至今人生的三分之二,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可能是因为这样吧,岸岭早在很久以前,就记不太得她的长相了。就算在路上与她擦身而过,恐怕也认不出来。很遗憾,那时在幼稚园的别离,或许就是一辈子的别离了。

岸岭从至今读过的故事当中,学到人生就是这么回事。所谓故事,描述的是主角的人生。而故事是由人与人的相遇及别离构成的。心爱的人、值得信赖的友人,或是一辈子的宿敌──与这些人相遇,然后离别。可以说这就是人生的一切。

这本书正是如此,他拿出《基督山恩仇记》这么想。与恋人美茜蒂丝的结婚典礼当天,遭到逮捕下狱的爱德蒙‧邓蒂斯。他之后会历经多少相遇与别离呢?想著这些,自己的小小烦恼就变得微不足道。

就这样,回到阅览座位的岸岭,意识一如往常被吸进书中,取代了爱德蒙‧邓蒂斯的主角身分。



……我的挖洞越狱行动,以失败告终。

不过,这个洞并没有白挖。我在洞穴深处,遇见了跟我一样无辜入狱的法利亚神父。

来到这间牢房以来,我第一次与跟我同病相怜的人接触。

我与法利亚神父很快就无话不谈。他很有智慧,连我为何会成为阶下囚,他都推测了出来。

用不著多少时间,我开始敬爱他如同第二个父亲,多方面向他讨教。数学、科学、历史,还有外语。法利亚神父给予只会开船的我诸多知识。我与他虽然是在黑暗牢狱当中相遇,但对我而言,那绝非一段不幸的时光。

可惜好景不长。不久,法利亚神父病倒了。

然而神父在临死之前,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某个古老贵族隐藏财宝的地点。

不久,法利亚神父就在哀戚中过世了。我再度成了孤单一人。

我几乎再次陷入绝望,但最后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越狱办法。

我钻进狱卒装法利亚神父遗体的袋子,与他调换过来。

我的尝试成功了。我被当成尸体拋进海里,终于逃出了阴暗的牢房。

成功越狱的我,遵照法利亚神父所言,找到了贵族以前埋藏的财宝。

我获得了巨大的力量。

就这样,我发誓复仇,要让我成为阶下囚的那些人付出代价。

然而就在这时,一句有如天启的话语从天而降。

「喂,同学。」

……咦?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请你醒醒!我有事要找你!」

上天给我的启示,是个年轻男子的大嗓门。

我不禁陷入混乱。甚至觉得该不会是到了这时候,上天才终于伸出援手……不,是出声关心我了。

「嗯──看起来不像是在睡觉,可是完全没听到我说话呢。到底是怎么了?」

事情发展太难以理解了。

我的集中力就此中断,从书本世界苏醒过来。



首先,岸岭知道自己的意识从书中回到了现实。

「呜……呜哇?」

岸岭不禁大叫出声。因为眼前出现了一个戴眼镜的陌生男子。

「喔喔,你注意到我啦?」

那个男人用大嗓门说道。

不是学生。个子很高,整个人气质也很成熟,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穿的不是制服,而是白袍。

「啊……」

他对这人有印象。

就是昨天社团介绍迎新会上,做了莫名其妙的介绍后挨了天道学生会长一记飞踢,被迫退场的那个教师。

「看来你好像有著过人的集中力呢!不管我拍你肩膀还是出声叫你,你都没注意到我,但又不是在睡觉。简直就像……灵魂被书勾走了!」

「……基本上没说错。我只要一看书,就会停不下来。先别说这个了,老师找我有什么事?」

因为看书被打扰,让岸岭的语气有点倔。

「哎呀,真是失礼了。我是物理教师,叫做濑名明雄。恕我唐突,你叫什么名字?」

「嗄?」

为什么我得告诉你我的名字?这是岸岭的第一个想法。然而,那个教师给人一种难以违逆的感觉,岸岭无法开口拒绝。

「……三年B班的岸岭健吾。」

「哦,岸岭同学啊!都三年级了,我却没见过你,看来你是转学组吧?」

「嗯,是啊。」

「那么岸岭同学。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想不想跟声优结婚?」

「嗄?」

「啊,不,这真是个蠢问题,天底下不可能有男人不想跟声优结婚嘛!好,换个问题。你是转学组,而且待在图书馆。也就是说你还没加入社团,对吧?」

「呃,算是吧。」

干嘛问这个?而且在图书馆这样大声讲话,不会吵到别人吗?

就在岸岭这样想的时候。

岸岭的确看见了。濑名老师的眼镜彷佛装了什么发光装置似的,发出诡谲的光线。

然后,

「抓到啦──────!」

「咦?咦?」

根本没机会抵抗。

当岸岭发现时,一个黑色布袋状的东西已经当头罩下──

他被绑架了。

岸岭的日常生活,就从这一刻开始出错。



他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几分钟之前,自己还只是个平凡的高中生,过著平凡的日常生活。结果自己在恐怕是全日本最安全的校舍当中,突然被盖上黑色布袋遮住视线,像只毛虫般被抬了起来。

「喂,老师您做什么啊!请放我下来!」

遇到这样的状况,他还是对老师讲敬语。

「别吵,乖一点!我不会伤害你的!」

身体上下激烈摇晃。看来他们正在往某处移动。

「您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请、请快点放我下来!」

「好啦,稍安勿躁,很快就到了!奉劝你少说几句话,会咬到舌头喔!」

会咬到舌头是谁造成的啊──

他想抗议,但濑名老师似乎在爬楼梯,晃得更激烈了,实在没办法讲话。

不久,传来一阵喀啦开门的声音。

「好,到了。喂,我要放你下来啰!」

「咦?」

他以为自己要被扔到地上,忍不住浑身僵硬,所幸并没有发生想像中的强烈撞击。他被慢慢放到地板上,袋子打开来。

首先第一个看到的,是绑架自己的犯人。

「老……老师您这是做什么?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

「好了啦,又不是被绑架的未来人,一个大男人别在那里吓得发抖!没什么好惊讶的,这里是我们现代游戏社的社办,视听准备室!」

「嗄?现代游戏社?视听准备室?」

岸岭也知道这个古怪老师是现代游戏社这个陌生社团的顾问。这样想来,这间狭窄的房间,就是现代游戏社的社办吧。他也记得校舍二楼的确有第一、第二视听教室,而隔壁就是视听准备室。

他重新环顾室内。如同视听准备室这个名称,这间房间本来应该是杂物间。大小是普通教室的一半。而且室内空间的一半以上,都被堆放各种器材的架子塞满了。虽然因为被架子挡住看不到,不过房间最里面应该还有通往第二视听教室的门。

不过室内虽然狭窄,但不显得凌乱。虽然有种杂物间的感觉,但有效活用了狭窄空间,弄得整整齐齐。

而令他惊讶的是,室内左右各放了两台大电视,加起来总共四台,而且还有好几台像是放影机,看起来很昂贵的机器。

这时,可能是注意到岸岭的视线,濑名老师骄傲地挺起胸膛。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会注意到这个!很好,尽管欣赏吧!这是本社引以为傲的四台电浆电视!」

「我……我又没问这个。不过,虽然这里是有钱的私立学校,但能在社办放这么贵的东西,还真是厉害呢……」

「新款的大型液晶电视也就算了,过时的电浆电视其实没那么贵啦!虽然夏天会很热,但我们无论如何新需要HD环境!」

岸岭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真要说起来,高中的社团活动为什么会需要用到四台电视?

「算了,这种事怎样都无所谓!来到了这里,你应该知道自己会被怎样吧?」

「嗄?您……您在说什么啊?」

「好啦好啦!来,废话少说,在这张单子上签名吧!」

「咦?咦咦?」

濑名老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硬是塞给岸岭。

他无处可逃,被迫接下那张纸。

到底是什么呢,岸岭低头一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这……这什么──────!」

他好久没这样惨叫了。

那张纸上写著五个大字。就是「结婚申请书」。

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

先是在图书馆被绑架,被带进密室,然后又拿到结婚申请书。而且更令人惊恐的是,丈夫栏位已经写上了「濑名明雄」。

「这……这是怎样?突然拿出什么结婚申请书,您是不是疯啦?不……不对,不是突不突然的问题,我还是高中生……不,这样讲也不对,男人跟男人不能结婚……唉唷,总之莫名其妙!」

听说最近BL这种类别在出版业界拥有一定的势力,难道这个社团的名称「现代游戏」指的是那种意思吗?

「嗯?你究竟在说什么啊,结婚申请书?」

濑名老师一头雾水地说,看看自己塞给岸岭的纸张。

「啊,抱歉,我弄错了!这是为了随时能跟声优结婚,而预先准备好的结婚申请书啦!我要请你签名的是这份!」

他还是一样说著些无法理解的话,把结婚申请书收好后拿出另一张纸,递到岸岭面前。那张单子上,一样写著五个大字。

「入社……申请书?」

就在这时,背后的门刷啦一声打开。

「不行呢,濑名老师。到处都找不到没加入社团的新生……嗯?」

耳熟的声音让他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学生站在那里。

「嗯?你是……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我……我也见过你,你是学生会长……」

他的思绪差点变得更加混乱。因为连女学生都崇拜不已的天道学生会长就站在那里。

霎时间,他的心跳加快。继而不禁看得出神。不管看几次,这么漂亮的女生,就连电视上都没看过。

但同时岸岭也觉得奇怪,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这个疑问很快就得到了答案,因为他想起了前两天介绍社团活动时的事。这位天道学生会长,似乎是现代游戏社的唯一一名社员,而且还是社长。

「喔,你回来得正好!看,天道同学!我顺利找到了一个新社员!三年级的岸岭健吾同学!」

天道顿时神情一亮,变得喜色满面。

「找到了啊,那真是太好了!欢迎来到我们现代游戏社。我想起来了,就觉得你有点面熟,你不就是前几天留在图书馆的男生吗?看来我们满有缘的呢。」

「呃,是。」

有缘──虽然只是普通的字眼,但是出自天道学生会长这样的美女之口,令岸岭有点害羞。

「……啊,不对不对,请等一下!什么新社员?我什么时候说要加入了!」

「这还需要解释吗?今天是开放社团招生的日子,而不属于任何社团的你来到我们社团,最重要的是你不是很想跟声优结婚吗?」

「是……是这样吗?」

岸岭还来不及抗议,天道已经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向他。

「真令我惊讶。想不到有人跟濑名老师拥有同样的志向……呃,好吧……每个人各有各的人生嘛。」

「请……请等一下!我什么时候那样说了!更何况我根本不是自愿来的,是濑名老师硬把我绑来的吧?」

「你……你说什么?」

天道学生会长这次转为冷眼瞪著濑名老师。

「濑名老师,他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是用这种方法把他带来的吗?」

讲话虽然保持礼貌,语气却是咄咄逼人。

濑名老师大概是知道逃不掉了,推了推眼镜转移目光,同时说:

「不……不是啦,你别激动!岸岭同学也是,你们先听我说,我会这样做是有苦衷的!你也知道社团从今天开始活动吧!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社团就是没半个人来加入!尤其连一个男生社员都没有,这是很严重的问题。于是我跑遍整栋校舍,找到了在图书馆闲闲没事做的你,才邀请你来到我们社团的!」

「这……这样有解释跟没解释一样嘛!根本乱来吧,况且我哪里闲间没事做了……」

「好了啦,你也该坦率一点了吧,你应该也知道会变成这样才对!明明知道还一个人傻傻地跟来,不就表示你也有点兴趣吗?」

「干嘛学骗女人的牛郎讲话啊!再说,我对社团活动根本就没兴趣!」

「还不肯死心啊!好吧,算了,反正这间教室有隔音,再怎么哭叫都没人会来救你的!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喂,你做什么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濑名老师挡住了岸岭的去路,把他逼到教室角落。

「老师,请不要做会让人误解的事!」

就在岸岭开始感到危机将近时,天道往濑名的头上狠狠敲了一下。

「很痛耶!我觉得学生打老师不应该喔!」

「那么请您至少做些有老师样的事。总之,老师您会把事情越弄越乱,请先闪一边去。」

她毫不留情地说完,转向岸岭。

「你是岸岭同学,对吧?」

「呃,是。」

被那双美丽的眼睛盯著,还是一样让他无法保持平静。

「真是抱歉,大致情形我已经了解了。你突然被带过来,又被迫加入社团,难怪你会感到困惑了。」

「呃,没关系,你明白就好……」

岸岭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隶属于这种社团,但她好像还算正常。她的存在在岸岭心中俨然成了女神。

「不过,既然都来了,只要你不介意,要不要稍微参观一下?我们也真的很需要新社员。」

「……喔。」

岸岭不擅长跟人来往。可能是因为这样,别人当面拜托他做什么时,他总是无法立刻拒绝。他怕拒绝对方会让对方不高兴。你这小子,要是被路上推销的抓到铁定逃不掉──以前的班导山城老师曾这么说。

何况还是被天道这样的美女当面拜托,根本不可能回绝。

「好吧,只是参观的话……不过,你们社团是做什么的?我从来没听过现代游戏社这种社团耶。」

「好,就由我来解释吧!」

濑名老师用不必要的大嗓门插嘴说道。

我是在问天道学生会长耶──他虽然这样想,却实在无法说出口。

「我们现代游戏社啊,一言以蔽之,就是打电动的社团!」

「电……电动?」

这句话虽然让他意外,不过听到之后倒也不难理解。

社办里有四台之多的大型电视,周遭还有看似昂贵的机器,那应该就是游戏机吧。岸岭虽然不打电动,但至少看过新闻或广告。

「您说的电动,难不成就是电动玩具?」

「喔喔,当然啰!」

「抱歉,我还是走好了。」

他匆促地想告辞,但两个人马上拦住了他。

「且慢!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走?电动可是当今日本的重要产业之一,是世界第一的休闲娱乐耶!」

「就是啊。可以在学校的社团活动里,受到学校的认可打电动喔。这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坏事吧。」

濑名老师不用说,连天道都连声挽留。

「不,那个……我很讨厌电动。」

「「什……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表示惊愕。

「你竟然讨厌那么好玩的东西?为什么?说出你的理由!」

「我是觉得不太可能,不过你该不会是被奇怪的报导误导了吧?说什么打电动会有暴力倾向,或是会变成游戏脑什么的,你不至于相信那种理论站不住脚的伪科学吧?」

天道这样问的时候表情相当严肃,岸岭也不得不认真回答。

「没……没有啦,我没有相信那些。书里也有很多暴力情节,但我看了也不会产生暴力倾向,也没听过什么游戏脑。我就只是喜欢看书罢了,所以不想做其他事情浪费看书的时间。」

他没说谎。虽然他还有另一个孩子气的理由──都是因为电动,害大家都对书本不屑一顾。但他实在说不出口。

「这样啊……这么一说,你前几天也在图书馆看书看得很专心呢。」

「书本的确是很棒的媒体没错!可是,也不需要因为这样就排斥其他文化吧?电玩在现代日本,不对,在全世界掀起了空前绝后的热潮!你应该搭上这股热潮才对啊!」

天道似乎谅解了岸岭的想法,但濑名还是不肯放弃。

「……我不太清楚,不过电玩有那么厉害吗?不过就是电玩嘛。我是知道大家都在玩啦。」

「电玩是小事,但可不能忽视喔!这样啊,你真的不知道啊?那我就解释给你听吧。一切都起因于十年前推行的一项政策!」

「我并没有请老师解释啊……」

岸岭被濑名老师的强硬个性弄得有点厌烦,但天道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我想你应该发现了,濑名老师很喜欢解说,不介意的话就听听吧。况且这跟本社的成立缘由也有关系。」

「呃,喔……」

的确,濑名一开始解说就显得生龙活虎,实在说不出「不了,我不想听」这种话来。

就这样,濑名像个单口相声演员一样夸张地比手画脚开始解说,白袍翻动著。

「时间是一九九九年!当时的自公联合政权,为了刺激个人消费,有意对儿童或高龄人士发放地域振兴券!然而,许多人认为即使胡乱洒钱,也只会被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恐怕无法持续刺激消费!在长期的质疑声浪下,该项政策被迫中止!话虽如此,经济振兴政策仍然是有必要的,于是取而代之地发放的──就是『文化振兴券』!」

「喔。」

这方面的事情,岸岭也略知一二。

文化振兴券。说得明白点,就是可以用来购买文具、运动用品、玩具、图书、音乐或影像媒体,或是用在美术馆与电影院等方面的商品券,像岸岭现在钱包里也有文化振兴券。国家发放无法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的商品券,藉以振兴国内的文化产业。

「日本的文化本来就在世界各地受到各种肯定!政府对这种文化产业投入名为文化振兴券的资本,让产业发展,扩大出口,希望能藉此改善景气!这项政策获利最大的,据说就是当时的游戏业界!因为小孩子得到了一笔金额可观的商品券,会去购买的昂贵商品,顶多就是电动玩具了!」

「喔,原来如此。」

岸岭只能随便应一句。

至于濑名的语气则是越来越热情,变得像政治家在演讲一样。

「于是获得力量的游戏厂商,开始向国内外提供优质游戏,赚取大笔外汇!像出口汽车或电器产品总是不免与外国竞争,产生冲突,但是让全世界的人享受娱乐却没有任何障碍!甚至有政治家开始提倡今后应以游戏为主要出口产品!游戏不再只是普通的玩具,而是一项产业,逐渐获得稳定的地位!」

所谓做父母的总是对「国家认证」没有抵抗力。岸岭身边玩电动的小孩越来越多,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就这样,政府注意到文化振兴券的显著效果,将文化振兴券改名为『儿童津贴』,至今仍然推行相同政策!未满十八岁的孩童每月可领五千圆的文化振兴券,给予他们接触文化的机会,还能活化文化产业!尤其是消费者绝不会花钱买不好玩的游戏!透过消费者的眼光投入资本,还能够促进拥有优良产品的优良企业成长!」

「喔。」

现在岸岭也每个月都领到的文化振兴券,又叫做儿童津贴。

如果轻易发放现金,想必会有不道德的父母拿去浪费在柏青哥等娱乐上,也很容易形成犯罪温床。但如果采取儿童专用的文化振兴券形式,就不容易被儿童以外的人士利用,也不会有国外汇款的违法行为。

虽然还是有著不能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的缺点,但至少一些因为经济问题而难以接触运动或艺术等文化活动的孩童,获得极大的好处。毕竟只要存个一年就是六万圆,都可以买台便宜的电脑了。

岸岭也多亏于此,喜欢的书爱买多少就可以买多少。不过也因为这样,房间里已经没地方摆书,最近都是到图书馆去看了。

「以结果而论,时下空前绝后的游戏热潮正在来袭,每星期都会举办日本电玩大战冠军赛(Japan Game Battle Championship)──俗称JGBC的官方电玩大赛,日夜展开激烈对战!然后,接下来就要讲到我们现代游戏社的成立缘由!」

「……我不太懂这话是怎么接的,总之到底有什么关连性?」

「接下来由我来说明吧。」

天道学生会长接著说,或者该说插了进来。也许她也听腻濑名老师长篇大论的解说了。

「你应该也听说过,我们伊豆野宫学园本来是女校,之所以开始接受男生入学,是为了因应少子化造成的学生人数减少。然而,这所铜墙铁壁般的女校,要接受男生入学并不容易。」

「嗯。女生听了反弹声音一定很大吧。」

不过天道看起来倒是不在意──岸岭突然产生了疑问。

「不,女生会抗拒是当然的,但反正大家总有一天也是要跟异性接触的。这对女生来说反而是个好机会。这种情况下,需要担心的是男生。」

「喔。你说我们吗?」

「对。比方说,目前每个班级只有两名男性入学者,这种状况对男生来说似乎很难熬。听说入学的男生当中,有不少人因为无法适应而要求转学。」

「……我能体会。」

他想起唯一一个同班男同学日下部。刚入学时,日下部还兴奋地说要跟女生相亲相爱,最近却老是长吁短叹。

然后,岸岭在体育课时,看到了已经在这所学园念了两年的残存男学生们。他们要是有什么契机,一定也早就离开这所学园了。

真要说起来,岸岭自己也是以交换学生的形式转入这所学校的。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个受不了全是女生的环境的男学生。

「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