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4 第一次的ROM卡匣

第一卷 EP‧4 第一次的ROM卡匣

1

隔天早上。

「唷,又碰到啦。」

在上学途中叫住自己的,照例是同班同学日下部。

「呃,嗯,早啊。」

通往学园只有这么一条路。只要上学时间一样,在路上碰到是正常的。

如果是昨天之前的岸岭,也许会对这件事感到厌烦。然而今天他有点不一样了。他希望自己至少能聊日常对话聊得再自然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想法。日下部个性平易近人,拿来当练习对象正好。

「对了,结果你有加入哪个社团吗?」

他试著讲出自己认为最恰当的话题。这对别人来说不过是稀松平常的日常对话,但对岸岭来说却是一大冒险,甚至因为紧张让声音有点走调。

不过,日下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唉,说到这个嘛。总之我去了游泳社、韵律体操社与网球社看看,结果她们说现在还没有男用更衣室,所以不让我加入……既然如此,为什么社团介绍的时候不讲清楚啊。」

「那可真过分呢。」

「就是啊。体育课的时候也是,学校真的很不想让男生跟女生在一起耶。」

岸岭想起昨天濑名老师与天道告诉他的事。

为了替男生做个安身之处──这就是现代游戏社的成立理由。如果只是打电动的社团,的确不会有男女之别。不过现在的社办窄到十个人都塞不下,他可以理解两人为什么说暂且必须走少数精锐路线。

「好吧,其实我觉得这也是没办法的啦。」

日下部意外地不在乎。

「是……是喔?」

「虽然有这些问题,但学校毕竟没跟我们收贵死人的学杂费啊。真要说起来,应该没有哪个男生是为了玩社团才念这所学校吧。每天能在那么多美少女围绕下生活,已经很划算了啦。」

「……原……原来也可以这样想啊。」

回答得有够直截了当。不过照日下部的个性,的确可能因为这样就满足了。

就在这时。一辆公车驶过两人身边。

岸岭的视线自然而然地看向车内。

「怎么了,看你盯著公车。你在找谁吗?」

「呃,不,没有。只是觉得玩电动的人还满多的。」

毕竟昨天才发生过那件事。岸岭今天一边走向学校,一边观察经过的公车或电车,想看看电玩到底有多流行。实际上,还真多学生与上班族一手抓著吊环,一手专心玩著掌上游戏机。

「这还用说吗?现在不管走到哪里,大家都在打电动,好几年来都是这样了吧。不过我们学校似乎是例外。」

「果然是这样呢。」

伊豆野宫学园毕竟是贵族女校,岸岭从没看过校内有学生在打电动。日下部倒是偷偷把游戏机带来,在放学后偷玩就是了。

不过只要稍微看看学校以外的地方,就会发现真的很流行。自从政府开始发放文化振兴券以来,世上就充斥著各种电动玩具。

「电动真的那么好玩吗?」

「当然好玩啰。不管是足球、棒球或是电影,都是有趣才会流行啊。」

说得很有道理。

比起电动,岸岭比较喜欢阅读。这种想法现在也没改变,只是他必须承认,电玩的确具有能迷住群众的魅力。

2

今天放学后要去视听准备室。岸岭已经下定了决心。

然而一到放学,他又开始犹豫是不是真的要去视听准备室。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他的确感到些许踌躇与犹疑。

不过,其实他根本不用烦恼。

「岸岭同学!挑战的时刻到来啦!」

班会结束,班导走出教室之后过了几秒,在这学校当中特立独行的男人冲进了教室,那正是身穿白袍的高个子男人──濑名老师。

以常理来想,不过就是老师来到班上而已,但娇生惯养的女生们却不这么觉得。

「呀……」「他……他要做什么……?」

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若干恐惧,甚至还听见小声的尖叫。

(为……为什么跑到我的教室来啊!)

当然只有岸岭一个人抱头烦恼不已。

「欸,那个人是濑名老师对吧?就是现代游戏社的顾问……」

同班同学当中恐怕只有日下部一个人保持冷静,他讲出岸岭根本不想听的事实。

「嗯,对啊……」

「他干嘛要找你?啊。你该不会是加入了那个怪怪社团吧?」

「不,我不记得我目前有加入──」

就在他如此回答时──

「喔,岸岭同学,你在那里啊!」

终于被濑名老师发现了。

岸岭很想装作不认识,但被他那样指名,想装也不行。

「来吧,今天也一起来进行与声优共度一生的训练吧!其实我今天还带了一份礼物给你!喏,你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结婚申请书!这下子不管什么时候与声优发生戏剧性的邂逅,你都不用担心了!」

教室的杂音变得更加嘈杂。

「结……结婚申请书?」「为什么需要结婚申请书……」「而且还是男人送男人结婚申请书当礼物……呀啊!」

「岸……岸岭……你竟然有那种癖好?我、我先讲清楚,我没那方面的癖好喔!」

每当听见同班同学的窃窃私语,岸岭就觉得整张脸越来越热。

这下子他不能再默不作声了。

「濑名老师!请不要讲些引人误解的话,我不需要什么结婚申请书!」

「嗯?这样啊,你是私奔派吗?这确实也是一种方法,但我觉得还是应该按照正规手续,跟对方的父母见个面……」

「这人没救了!」

对事情的观点明显是不同次元,根本不能好好沟通。

「真……真要说起来,老师又不是班导,怎么可以随便进来教室啊!大家都被老师吓到了啦!」

「嗯?」

听他这么一说,濑名老师环顾整间教室。

如果是平常的放学时间,应该可以听见女生有说有笑的声音,如今教室却笼罩著诡异气氛,所有人都离岸岭与濑名老师远远的,偷看两人在做什么。

仔细观察过状况后,濑名蛮不在乎地说:

「唔,放学时间还能保持安静,真是个好班级!」

「不是,大家是被老师吓坏了啦!够了,我们赶快离开吧!」

「这样啊,既然你也这么有干劲,那就好谈了!」

这个人要不就是乐观过度,要不就是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总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他继续胡说八道。

岸岭几乎是连拖带扯地抓著濑名冲出教室的。



「哈,哈,哈!岸岭同学,不用这么著急,社办不会跑掉的!」

濑名老师说出完全会错了意的话来。

不,我只是不想让人看见我跟濑名老师在一起──他勉强吞下这句话‧快步走向社办。

「奇怪?」

他几乎是用冲的跑进社办,却发现有人先到了。

那是个没见过的女学生。她好像在打扫社办,右手握著撢子。

「啊……」

岸岭与她碰巧四目相接。又是一个可爱的女生,甚至让岸岭想吐槽这所学校究竟是拿什么当招生标准的。

她体格算是比较娇小。轮廓分明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胸前的缎带是二年级的粉红色。想看那个缎带就一定会看到胸围,大小还算普通。

可能是手上拿著撢子吧,看起来好像很居家,这所学校里很少看到像她这样没什么大小姐气息的女生。不过……

「……噫!」

「…………」

她的反应在这所学园里倒是很常见。

「哎呀,这不是仁井谷同学吗?」

「老……老师……您好。」

她好像认识濑名老师,鞠了一个躬。动作虽然很有礼貌,脸上却明显有著惧色。看来她也是这所学校常见的怕男生那一型。

「那个,她是……?」

由于直接问她好像不太好,所以他先问濑名老师。

「喔,还没跟你介绍呢!她是我们的见习社员!」

「初……初次见面。我是二年C班的仁井谷佐奈惠……」

那个女生摆明了很害怕,只是在忍耐。

岸岭很希望她怕的不是自己而是濑名老师,但好像也并非如此。

「你……你好,我是三年B班的岸岭健吾。」

他尽可能轻声细语,避免吓到她,但看起来没什么效果。

「咦?可是你们不是说这个社团只有一个社员……?」

「是啊,正式社员只有天道同学一个。我说过她是见习社员了吧?她正式参加的是料理研究社……还有在学生会担任书记,对吧?」

「是的,算是……不过学生会那边我没做什么。因为会长都会自己处理。」

会长指的当然就是天道吧。

「那么,你是因为学生会的关系,才加入这个社团的?」

「没错!我去学生会提起这个社团的事情时,因为只有一个社员会得不到理事长的同意,所以她就跟天道同学一起入社了!」

仁井谷同学有些害臊地染红双颊。

「因……因为我总是受会长照顾,所以想尽量帮点忙。可是我,完全不会打电动……所以就先当见习社员,有时来打扫一下什么的……」

「哦。」

总之她好像是天道会长的粉丝。

「那……那个……我稍微听说了……岸岭学长也愿意加入这个社团吗……?」

「…………」

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岸岭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入社什么的现在都无关紧要了。这是他十八年的人生当中,第一次被人叫学长。而且对方还是伊豆野宫学园无与伦比的千金小姐,这更是让岸岭内心激动不已。

「学……学长怎么了吗?」

仁井谷略为偏了偏头。连这么一个动作都好可爱。

「咦。啊,呃,没有,我还不确定要不要入社。」

「那个,如果学长要入社,会长就拜托了。如果能够多一个人陪她打电动,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乖的女生喔。)

这是岸岭对她的印象。她不是想到自己,而是把天道会长的事摆在第一位,而且明明不是正式社员,却还主动打扫社办。

再来只要能用平常心跟男生相处──他虽然这样想,但这所学园的女生都像她这样。这点只能放弃了。

「抱歉,我来晚了。」

就在这时,天道学生会长来到了社办。

「啊……会长好。」

第一个过去迎接的是仁井谷。她的脸上浮现出花朵绽放般的笑靥,取代了刚才的恐惧。原来她对同性对象,会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

「哦,这不是仁井谷吗?怎么了,是不是偶尔想玩玩电动?」

「不是,我是来打扫的,还有就是看一下新社员。那么我去料理研究社了。」

「这样啊,那真是遗憾。我是希望你偶尔也能玩一下电动……不过也不能勉强啦。」

这时,天道用一种别有含意的眼神望向濑名老师。顺便也瞄了一下岸岭。

岸岭大概猜得到理由。说得明白点,天道是不忍心强迫她跟男生待在一起吧。

「不……不会,反正我不会打电动,打扫也是我自愿的。那下次我再带点什么来给大家吃喔。」

仁井谷用十分正常的态度跟天道讲完话,就快步离开社办了。要是随便跟她讲话恐怕又会吓到她,岸岭只好保持沉默目送她离去。

「总是让她做一些杂务,真是过意不去。其实也有适合她玩的游戏……」

天道似乎觉得相当遗憾。

「不过,目前我们也只能铁著心肠了!不管玩几次玛利欧,连第一个栗宝宝都打不倒的人,可是无法成为我们的同志的!」

濑名老师的语气,似乎让天道有点不高兴。不过她叹了口气后,遗憾地摇摇头。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唉,现在先不管这个──」

天道露出开心的笑容,转向岸岭。岸岭这是第三次见到她,但看到那种表情,仍然让岸岭心跳加速。

「欢迎你来,岸岭同学。我还在担心你会不会改变心意呢。」

「哈,哈,哈!」岸岭还来不及回答,濑名老师先笑了出来:「那怎么可能,他可是我找到的同志耶!今天他会来到这里,是他命中注定──」

「……没那么夸张的理由啦,我只是不想放天道同学鸽子。」

这是岸岭尽最大所能讲出的客气话。

「这样啊。能听你这样说,我就够高兴了。」

岸岭有所自觉,知道自己受她吸引。就算她喜欢的是濑名老师,岸岭觉得今天自己来到这里也值得了。

「那么时间有限,事不宜迟!继续来玩《秘境探险》吧!」

濑名老师如此说著,打算要启动PS3。

「不,请等一下。」

然而,天道打断了他。

「唔?怎么了?」

「昨天我想了一下,岸岭同学开始玩游戏才过一天,老是玩《秘境探险》似乎不太妥当。」

「怎么会呢?接触最新技术是件好事啊。不只能够体验游戏的美好,而且《秘境探险》设计成就算是游戏新手也能乐在其中,是款好游戏啊!」

「可是,每个人觉得有趣的事物都不一样。比方说老游戏或许比较单纯、粗糙,但也因为这样而更容易体会游戏的乐趣。我认为应该先让岸岭同学了解游戏的纯粹乐趣。」

「哦,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想让岸岭同学玩怀旧游戏吗?」

「没错。我想……让他玩这个。」

天道就像水户黄门拿出印笼那样,掏出了一个四方形的东西。

那东西的大小大概比录音带大一圈。上面画著美漫式的图画,岸岭不太清楚,不过上面好像还有小小的红色灯泡。

「喂……喂,天道同学。那个红色LED灯,难道是──」

总是桀傲不逊的濑名老师,罕见地做出惊讶的反应。

「那是什么啊?看起来……好像是游戏?」

「这个叫做ROM卡匣,是在DVD或CD成为主流之前的游戏软体设备。」

「喔。」

他重新端详了一下天道递给自己的卡匣。

上面画著像是幽灵的怪物跟人类对峙的图画。而且还写著像是游戏名称的字样。

「……地底……探险?咦,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他想起社团介绍时天道说过的话。

『我对普通新生没有兴趣,你们当中要是有人能全破红白机《地底探险》,放学后就到视听准备室来吧。以上。』

「没错,你记得真清楚。这是我本来想用来当作入社考试的游戏。只可惜根本没那么多人要加入,用不著考试就是了。」

天道有些懊悔地说。

「哦。天道同学会选这款游戏拿来考试,表示它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吗?」

「哎,这的确是一款非常有名的游戏!」濑名老师说。「只要是玩家,想必没有人没听过这款游戏。昨天你不是玩过了《秘境探险》吗?说穿了,这款游戏就是《秘境探险》的开山鼻祖。这款游戏的主角也是宝藏猎人,必须在广大的地下世界寻求沉眠的金银财宝,展开壮大的冒险历程!」

「正确来说,《地底探险》的原名『Spelunker』意思是『洞窟探险家』,跟宝藏猎人似乎有点不同。不,更正确来说应该是『有勇无谋的洞窟探险家』吧?」

「喔……」

岸岭不太懂,总之既然说是《秘境探险》的开山鼻祖,应该不难玩吧。

「只不过,《地底探险》最大的特徵就是它的难度!我刚刚说只要是玩家,想必没有人没听过这款游戏,原因就在于它的难度。老实说,就算是我也很难全破!」

「这……这么难啊?我昨天才第一次玩游戏耶。」

「嗯──我也觉得要让你体会游戏乐趣的话,更不应该玩《地底探险》……」

岸岭与濑名的视线转向天道。

「我明白你们的担忧。只是,我们的确还是需要能全破《地底探险》的即时战力,而且我敢肯定,你绝对办得到。总之你先试试吧。」

「……喔。」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不玩玩看也不行。

岸岭坐到电视机前面。今天准备了跟昨天不同的游戏机。这台游戏机无论是大小、颜色或形状都跟PS3完全不同。这台呈现红白二色,手把还是有线的。

「这台游戏机是什么啊?看起来好落伍喔。」

岸岭诚实地说出感想。不过他似乎说错话了,天道噘起嘴唇。

「唔,真过分。竟然说传说中的世界级知名主机落伍。」

「哎,别这么说嘛,天道同学!他昨天才第一次接触游戏机,没看过二十几年前诞生的游戏机也无可厚非啊!」

「二……二十年?我们都还没出生呢!」

看到岸岭难掩惊讶之意,天道表情显得有些得意。

「没错。这就是在日本首度掀起游戏热潮,席卷全世界的传说级名机Famicom。而且还不是新型,是旧型。只不过按钮不是四角型橡胶,而是圆形塑胶。」

「喔……?」

岸岭听得一愣一愣的,总之他知道这是一台很猛的游戏机了。而且他在电视上或其他地方也听过Famicom这个词。

「总之,你就先玩玩看吧。来,给你。」

天道把手把交给他。

「哇,按钮好少!」

首先这件事最让他惊讶。PS3的手把有超过十颗的按钮,但这个Famicom的手把却只有四颗。也没有两个摇杆,只有一个十字型的按键。

「很单纯易懂,对吧?我不否定按钮多玩法比较丰富,但两颗按钮就够玩游戏了。好了,你玩玩看吧。」

天道按下游戏机类似开关的部分。电视立刻播放出粗糙的音乐,原本没有画面的电视映照出游戏画面。

「……唔。」

好落伍。这是岸岭产生的第一个印象。

他听说这是二十几年以前的游戏,就猜到应该会很粗糙,但没想到会落伍到这种地步。

画面上显示出没啥趣味的橘色文字,写著SPELUNKER。上面还写著1985,这该不会是西元的发售年份?如果是这样,这游戏可比岸岭老了差不多十岁。

「所以,我该怎么做?」

「总之,你按按看开始钮!」

「开始钮?啊,这个吗。」

听从濑名的指示,他按下手把中央的按钮。

霎时间,连一秒的时间差都没有,画面立刻切换,变成了满像游戏的画面。

「好……好粗糙……」

岸岭的感想仍然没变。

原来如此,正如同之前听到的,看来冒险的舞台是地下洞窟,画面显示出类似那种感觉的图像。有个深不见底的纵穴,还有个类似电梯的机关,上面站著个头戴头灯安全帽、背著背包,像是主角的角色。

不过这个角色的身材还真娇小。《秘境探险》的主角奈森不管是脸部还是体格都跟真人没两样,但这个主角只有二头身,就像儿童漫画里登场的Q版角色。

「所以,呃,去找埋在地底的宝藏就行了吗?」

天道点头回答他的问题。

「没错。在这地底的某处,有个封印了宝藏的金字塔。你必须找出那个金字塔才行。」

「喔。」

目的听起来很简单,要达成却似乎不太容易。毕竟他连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画面上可以看到钱袋与金色的马桶盖──不对,应该是金币──以及类似钥匙的蓝色物体。大概就是一路收集这些道具,一路前进吧。

画面上方排列著类似炸弹与胶囊的图示以及数字,除此之外,还有随著时间往左移动的神秘箭号。

「总之,你玩玩看吧。与其人家教你,不如自己习惯。」

「喔。」

岸岭先试著按下十字键的右方。角色开始前进。

然后──乾脆地,若无其事地……

角色从电梯上摔了下去。

铃啷铃啷铃啷铃啷登登登。

「……咦?」

诡异的音效响起。角色一闪一灭,然后消失了。

接著画面切换,又得从开始地点重新来过。

「刚……刚才那是怎么了。」

「唔──完全不出所料呢!」

「早就猜到会这样了,结果真的掉下去了呢。这就叫做老哏吧。」

相对于困惑不已的岸岭,濑名与天道都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老哏……怎么回事啊?」

「不好意思,因为我想让你先体验看看,所以故意没告诉你。简单来说呢,这款游戏的主没有《秘境探险》的奈森那么强壮。从高处摔下去会马上没命,也不会因为快摔下去了就抓住悬崖边撑住。」

「喔。那刚才应该就是死掉啰。」

「嗯,就是这么回事。你再玩一下就会发现,这个角色真的很容易死。」

「喔。」

「天道同学,这款游戏跟《秘境探险》不一样,至少应该解说一下操作方式吧?要是连炸弹跟闪光弹都不会用,根本不能前进啊!」

「唔。说得也是,毕竟也没有说明书嘛。好,我来教你。」

「咦……」

他心跳不禁快了一拍。

因为天道走过来,与他靠得好近。

「听好了,首先按下这个A钮,角色就会跳跃。不时出现的幽灵可以按这个B钮,用随身风扇解决掉。」

「…………」

她特地解释给岸岭听,但他几乎没听进去。这都是因为天道美丽的容颜靠他太近,气息都要吹在他脸上了。

「掉在洞窟里的炸药可以破坏岩石,闪光胶囊能用来打倒蝙蝠。还有,画面上显示的箭号代表能量计量表的残量──」

「…………」

女生身上有一股好香的味道。他在很多青春小说里看过这种描述,如今才知道那是真的。女生的身上真的会传来一种甜香。不只如此,天道的气息还搔动著岸岭的鼻尖,天道的纤柔指尖搔弄著岸岭的手。

「……喂,你有在听吗?」

「咦!啊,有!」

这样自己岂不只是个变态吗?他勉强转换意识。

「我明白了,能量计量表会随著时间经过或是使用随身风扇而减少,必须拿到一种叫做能量棒的道具才会恢复,对吧?」

「没错。什么嘛,原来你有好好在听啊。」

岸岭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竟然都听进去了。

「不过天道同学!随身风扇是什么啊?B钮使用的不是机关枪吗?还有炸药?从圆示的形状来看应该是炸弹吧!」

「不,不对。B钮使用的是随身风扇,那也不是炸弹而是炸药。官网也是这样写的。」

「唔,随身风扇啊……那不是枪而是风扇,是为了要把幽灵吹跑吗?我觉得机关枪就可以了啊……」

「错误解释是不好的。玩家应该尽可能正确理解开发者设定的想法。」

「我觉得没必要那么讲究啊……呃,好吧,不好意思,在岸岭同学面前讲了些杀风景的事。总之,岸岭同学!天道同学也说过了,这个角色反正就是弱到爆!」

濑名老师用不必要的强悍语气说。

「从高处跳下去会死,被炸药波及也会死!被蝙蝠屎砸到也会死,被墙壁喷出的毒气喷到也会死!因此玩家需要极为慎重地操作,但花太多时间能量又会耗尽──」

就在这时──

画面传来哔哔的警告声。一看,画面上方的神秘箭号──好像就是能量计量表──就快跑到左边了。

他看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结果又死了。

「不用说明了呢!就如你看到的,反正就是会死!」

「……真的有够容易死呢。不像《秘境探险》的主角(奈森),腹部受重伤还能活著。」

「不过奈森要死的时候也是会死啦!总之,这样基础知识应该都学会了。再来就看你了,试试看吧。首先你要找到掉在某处的红色钥匙与蓝色钥匙。凑齐这两个道具,才能通过第一关!」

「喔。那就……」

虽然还有点困惑,总之岸岭重新开始玩游戏。

他先让电梯下降,在最近的一个横穴前停下来。然后让角色前进,抓准时机按下A钮。

蹦。

随著轻快的音效,主角从电梯上跳出来,终于成功站立于大地之上。

总之为了练习,他试著按了一下B钮。主角立即举起某种物体「啪啪啪啪」开始射击。原来如此,濑名老师说得有道理。听天道说这是一种叫做随身风扇的道具,但的确叫做机关枪比较传神。

接著,他试著拿了掉在眼前,像是道具的钱袋。不过只有增加分数,没什么特别变化。他继续前进。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很大的土丘。土丘前方有个自动升降的谜样升降梯。上面有好几个不断上升的踏脚台,旁边则是不断下降的踏脚台。

(这到底是拿什么当动力?)

他忍不住这样想,不过又觉得不用想那么认真,就转换了心情。

无论怎么样,他不需要特地去搭上下复杂运动的升降梯,平白冒那个险。岸岭打算直接跳下土丘──

铃啷铃啷铃啷铃啷登登登。

「……咦?」

冷酷无情的BGM响起。

然后,画面上显示出GAME OVER的字样,岸岭这才知道自己又死了。看来就连那点程度的高低差,这个主角都跳不下去。

「……这款游戏真的能全破吗?」

「你担心得有道理!」濑名老师推了推眼镜。「天道同学,我觉得让他这样的新手玩这款游戏太难了吧?的确以单纯性来说,这款是比《秘境探险》简单易懂,但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个没完,岸岭同学恐怕没有闲工夫体验游戏的乐趣吧!」

「哎,请稍安勿躁,老师。」

只有天道一个人好像早就知道会这样,她平静地说:

「岸岭同学,给你一个建议吧。只要听了这个建议,你一定会玩得很好。」

「嗄?建议……?」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濑名老师说。「但我觉得《地底探险》不是听人家说怎么攻略,就能玩得好的游戏喔。」

「没关系,先听我说吧。我记得濑名老师说,您是在图书馆找到岸岭的,对吧?」

「嗯,是啊。那又怎么样?」

「当时,岸岭看起来怎么样?我想他应该看书看得专心,老师叫他也听不见吧。」

「嗯,的确是你说的那样。」

「我那时候也是那样。你还记得吧,岸岭同学。几天前,我们不是在图书馆见过面吗?」

「是啊,嗯,我还记得。」

「你那时候真的非常专心。如果看书看到睡著我还能理解,但你是亢奋地紧盯著书专心阅读,心无旁鹜地翻页。对,那的确就像是……被书迷住了一样。站在旁边看著还满有趣的。」

岸岭不禁脸红起来。所以他才不希望别人看到他看书的模样。

「……我不否认。昨天我也说过,我在看书的时候,会看不见身旁的所有人事物。」

「与书中主角合而为一……你是这样说的吧?」

「哎,差不多吧。」

岸岭还是不懂天道想说什么。他只能随声附和。

「听你那样说之后,我想试试看一件事。岸岭,你已经玩过了《秘境探险》与这款《地底探险》。然而很明显地,你缺少了某些资讯。而且那对你来说恐怕是最不可或缺的资讯。」

「哦?究竟是什么资讯?我不觉得除了操作方法之外,还有什么需要解说的啊。」

天道双臂抱胸,表情满怀自信地说:

「很简单,就是剧情。」

「……啊。」

这句话点醒了他。

的确,岸岭也一直在想。比方说《秘境探险》的主角奈森。他究竟为什么会在那辆列车里?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然后,在他平安逃出那辆列车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故事等著他呢?对于爱书人来说,只有这点让他念念不忘。

「原来如此,剧情啊!的确不管是书也好,游戏也好,都要有剧情才能产生移情作用。在Famicom时代,我们都是看著说明书上短短一页的序章自由想像的。不过天道同学,《地底探险》根本没有什么──」

濑名老师话说到一半,天道伸手制止了他。

「没关系,请交给我吧。总之因为如此,我想告诉你《地底探险》的剧情。」

「喔。那倒是令人有点高兴。」

大多数故事的主角,都一定有个目的以及达到目的的理由。比方说他正在阅读的《基督山恩仇记》里,主角爱德蒙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为了复仇而行动。

游戏应该也是一样的。奈森或是《地底探险》的主角,一定都是有著某种目的与理由才会展开行动。

「好,首先……这个嘛,如同《秘境探险》的主角有著奈森这个名字,本作《地底探险》的主角当然也有名字。他的名字叫……呃,有了,麦克,他叫麦克。」

「……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呢。好像是英文课本里……」

「呜。」

岸岭一指出这点,天道不知怎地显得很尴尬。她乾咳一声掩饰过去。

「总……总之麦克有个目的。他的目的当然是找出沉眠于地底的金银财宝,不过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呃,是因为什么原因需要钱吗?」

「正是。麦克是个探险家,不过他其实有个恋人……不,朋友……不对,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嗯,对,一个女朋友。她的名字叫……对,她叫玛……玛丽亚,是在孤儿院工作的修女,而那所孤儿院因为财政困难,就快被拆除了。」

「哦。《地底探险》有这种剧情吗?虽然这种剧情在Famicom时代的确很常见啦。」

天道有些尴尬地瞪向濑名老师。

「总……总之现在就交给我,请老师不要插嘴。」

「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交给你吧……」

然后天道像是要切换心情而乾咳一声,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说下去。「总而言之!如果主角能做为洞窟探险家(Spelunker)把宝藏带回来,大团圆结局就会等著他。但如果失败了,悲惨命运就会降临,孤儿们将会流落街头,玛丽亚修女也会为了抵押还债而被黑帮带走。」

「……这款游戏的故事这么沉重啊。」

「就……就是啊。所有事情都是注定的。《地底探险》的主角麦克只是个普通人。比起《秘境探险》的奈森,他很弱小,各种能力都比不上奈森。即使如此,为了必须保护的人,他甘愿冒这个险。不过,游戏与书本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结局掌握在你手上。你明白吗?玛丽亚修女与孩子们的未来,寄托在你的手上喔。」

「……原来是这样啊。」

岸岭平常就很习惯接触虚构小说。因此他听天道的说明听得很认真,而且深信不疑。

这款《地底探险》的主角,真的很容易死,做什么都会死。这么弱小的他,居然跑到危险的地下洞窟进行探险,与其说是有勇无谋,根本等于是自杀。

然而,如果他是有非做不可的理由──目的呢?一切都能够理解了。

这时岸岭的脑中,浮现著玛丽亚修女泪眼汪汪祈求麦克平安回来的身影。长相当然是他想像的,不过他自然而然就想像成穿著修女服的天道。

再这样下去,她会被黑帮带走的。不过只要有钱,事情就能解决。而在这个洞窟里,满地都是金币。

岸岭每次重读一本书时,总是会这样想。如果主角在这里采取别的行动,就会有更美好的未来了──然而不管重读几次,书的结局都不会改变。

然而,游戏就不一样了。这个故事能不能得到圆满结局,全看玩家的实力。这正是书本与游戏根本性的差异。

他很想看看。想看看主角找到宝藏,与玛丽亚修女重逢的未来。

一产生这种想法,岸岭就变得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

「那个,可以让我再玩一次吗?」

天道开心地点头。

「当然了,尽你所能尽量闯关吧。」

就这样,岸岭再度握住手把。

(麦克只是个普通人。)

《地底探险》的主角,不像《秘境探险》的奈森是个硬汉。但他出于一些苦衷,不得不钻进危险的洞窟。一切都是为了玛丽亚修女。不是妻子,也不是恋人。麦克只是为了一个比朋友更亲近一点的女性朋友,而甘愿赌命。

「…………」

想到这里,有种感情涌上他的心头。平常人是办不到的。为了他人,独自一人带著这么轻便的装备,连一根登山绳什么的都没有,就钻进幽灵鬼怪出现的洞窟深处。

「岸岭同学。把眼泪擦一擦比较好。」

「咦?眼泪?」

被濑名老师这样一讲,他才发现水滴濡湿了自己的脸颊。

「啊,没有,那个,一直盯著电视萤幕,眼晴有点乾。因为我平常不太看电视的。」

他边找藉口边擦掉眼泪,重新握好手把。

岸岭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让心情焕然一新。

刚才玩这款游戏时,他觉得主角的死法太不讲道理了。竟然连从稍微高一点的地方跳下来都会死。

可是,那种认知大概是错的。现在他能明白。

(这款游戏,大概只是极度追求真实性罢了。)

比方说,这款游戏光是站在原地不动,就会耗尽能量而死。这样想来,那个能量一定是表示氧气筒的残余量。

比方说在矿山之类的地方,坑道会喷出毒气也没什么稀奇,氧气也可能稀薄到足以致死的程度。有没有氧气筒可是攸关生死。

再钻进更深处,听说被地热烧滚的地下水脉也可能形成水蒸气充斥四周。那种闷热会无情地夺走体力,加快氧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