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5 推动世界的大多是钱

第一卷 EP‧5 推动世界的大多是钱

1

那天早上,岸岭没在上学路上碰到日下部。

反正日下部看起来时间观念不怎么严谨,也许之前能天天碰到只是巧合。

上学时还是一个人走心情比较轻松,但相对地有个缺点,就是一个人很容易胡思乱想。

「对了,从今天开始我是不是该去社办,而不是图书馆?」

今天的烦恼是这件事。

毕竟自己只是见习入社,并没有义务要去社团报到。即使如此,好歹第一天总该露个脸吧。也是为了不让天道失望。

话虽如此,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自从小学时代起,放学后他总是往图书馆跑。这点在前两年的高中生活也不曾改变,他以为剩下的一年也是一样,都是一个人以书为伴,我行我素地过日子。

而这种日常生活,也许从今天开始就要改变了。

(从来没想像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岸岭并不讨厌这种变化,他已经开始对电玩产生兴趣。他也想再多玩一下之前挑战过的《地底探险》或《秘境探险》,或是玩玩看更多不同的游戏。再说,天道也在那个社团。现在先不管她是不是喜欢濑名老师,能跟像她那样的女孩长时间相处,总是让岸岭有点心花怒放。

只是,自己如果一直都只是个见习社员,一定会让她失望吧。另一方面,他又怀疑自己是否真能成为社团的力量,而迟迟还没下定决心正式入社。

实在很讨厌自己这么优柔寡断。

「那……那个……请问是……岸岭学长吧?」

突然间,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他记得那个颇为响亮,但又胆小如鼠的声音。

回头一看,如他所料,是现代游戏社的见习社员仁井谷。

他很意外。想不到会在上学途中被她叫住,况且她那么怕男生。

「啊,早……早啊,仁井谷同学。」

真要说起来,他根本没有上学途中被女生叫住的经验。打招呼的声音不禁有点破音。

「那个……不好意思,突然叫住学长。我在车上看到学长,想说可以一起走……」

仁井谷就像小狗一样怯生生地说。

在她后面,可以看到一辆车停在那里。虽然不是宾士,但坐在驾驶座的彪形大汉,摆明了在瞪岸岭。那人用眼神告诉他:你敢动手动脚就死定了。

虽然岸岭有点畏缩,但他知道仁井谷是勉强鼓起勇气向自己搭话的。岸岭不愿辜负她的心意,说真的也没胆拒绝女生的要求。

「我……我没差啊……」

他尽可能不去看那个司机,回答道。

「谢……谢谢学长。那么……」

两人一起走向学校。不过仁井谷跟自己隔开了三步距离,所以远远看起来可能不像是一起上学。

岸岭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不懂仁井谷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而且虽说是顺水推舟,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跟女生一起上学。再附加一点,无声无息地从身后跟上来的轿车也让他怕得要命。

「那……那个,仁井谷同学?」

岸岭无法保持沉默,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口。

「是……是的?什……什么事?」

「你……你为什么会想跟我,那个,一起上学呢?啊,不,我并不是嫌你烦,只是,仁井谷同学你……不是,伊豆野宫学园的女生,好像都有点怕男生……」

他拚命挑选字眼。

「啊,那个……学长说得没错,我也是到现在都还没跟班上男生讲过话……可是,我觉得这样不行。毕竟伊豆野宫学园已经变成男女合校了。况且我是学生会的一分子,所以想跟天道会长一样,能够率先与男生正常接触……啊,对……对不起!我好像讲了很失礼的话……」

「不会,没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尽管利用我没关系。」

说得明白点,就是自己可能被当成适应异性的白老鼠了。不过,他并不觉得生气。因为岸岭知道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所以无法嘲笑她。

况且,对异性没有免疫力这点,岸岭也跟她差不多。

「对……对了,天道同学对我或是濑名老师的态度都很普通,对吧?」

「啊,是的。是这样没错。」

「她也一直都是念女校的……对吧?为什么她不怕男生呢?」

「啊……我……我也想过同样的问题,所以问过会长。学长知道吗?会长的生日好像是四月二日。」

「哦。不,我不知道……」

「『如果是四月一日的话就会变成早出生,(注:指日本一月一日〜四月一日出生者,会与前一年四月一日后出生的人就读同年级。)因此四月二日出生的人一直都是同年级中年纪最大的大姊。所以我必须永远做好榜样,当大家的姊姊。』会长是这样说的。」

岸岭忍不住笑了。

想到她为了这么孩子气的理由,变成一个会对老师飞踢的人,就忍不住觉得好笑。

「很有会长的风格。」

「嗯,就是啊。」

仁井谷也笑了。

然后,两人都猛然回过神来。由于气氛变得还不错,两人似乎都有点害羞起来。

「对……对了──」

这次换仁井谷主动说话,像要掩饰害羞。

「岸岭学长决定加入现代游戏社了吗?」

「咦?啊,不,我还在犹豫。虽然我也想再玩一下电动……」

「这样啊?我还以为最近的男生只要听到能打电动,都会很开心呢……」

「我想一般都是那样,只有我是少数。啊,可是现代游戏社都没有男生社员呢?我听说高中部全部加起来有大约二十个男生……是不是因为入社条件太难了?」

「啊,应该是因为……」

说到一半,仁井谷吞吞吐吐起来。

也就是说,有什么不太好的理由了。

「有……有什么问题吗?该不会是……濑名老师?」

「……是的,我想应该是。大家好像都不太想跟那位老师打交道……」

「啊──」

光听到这样自己就能体会了,真是可怕。

毕竟他可是会一脸认真地问「想不想跟声优结婚啊?」的人。岸岭自己要是没被绑架,也绝对不会想靠近他。

「那种人为什么还能当老师?」

「那个,听说那位老师在物理界相当有名。虽然物理给人的感觉是最无聊的课程第一名,可是濑名老师上的课简明易懂,评价很好。甚至还有风声说他差一点就能拿到诺贝尔物理学奖呢……」

「……那……那可真厉害啊。」

岸岭想起一句话叫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恐怕上天给了他物理才华,但是人格方面却有点走偏了吧。

「还有,我想气氛也是一个问题。」

「气氛?」

「我们学校不是标准的贵族女校吗?别说电动,就连卡拉OK或保龄球,很多女生都没接触过。所以大家好像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喜欢那些娱乐……」

「呃,是喔。」

不管是电动还是卡拉0K,都给人一种庶民娱乐的印象。在满是千金小姐的伊豆野宫学园里,大概不太好意思接触那类事物吧。

「但如果是这样,天道同学为什么要加入现代游戏社?我听说她是为了替男生做安身之处才会……」

「咦?学长不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仁井谷像是被骗了似地愣了愣。

「嗯?怎么了?」

「啊,不,那个……」

接著她思忖了一下。

「……也是,学长才刚加入,当然不知道吧……虽然会长跟我说要保密……可是既然要成为社员,岸岭学长也应该知道一下比较好吧。」

「怎……怎么回事?究竟是什么事?」

岸岭一问,仁井谷沉默片刻后,用暗暗下定某种决心的表情说:

「呃……今天午休……最好是十二点五十分左右,我会请濑名老师把门开著,请学长偷偷到视听准备室去看看。学长应该知道视听准备室与隔壁的第二视听教室是相通的吧?请学长尽可能不要发出声音,从视听教室的门偷偷进去。虽然只是一点小声响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但还是小心点好。」

「……也就是要我偷偷溜进去?为什么要这样……」

岸岭一回问,仁井谷不知怎地显得有点愉快。

「去看了就知道,一定可以看到会长的秘密的。」

「是……是喔……」

偷看别人的秘密不是件值得夸奖的事。但听到可以一窥天道的秘密,他实在无法不感兴趣。

讲著讲著,学园已经近在眼前。同时,仁井谷也开始局促不安起来。

岸岭大致能猜到理由。

「差……差不多该分开走了吧?班上同学可能会看到,你应该也不太想被人看到跟男生一起上学……吧?」

仁井谷露出了又像放心,又像遗憾,又像歉疚的复杂表情。

「那个……如果可以这样……对……对不起,我这样做很过分吧……」

「啊,没……没关系啦!我们都有自己的立场嘛……换作是我,我也会跟仁井谷同学一样想很多的。那我先走了!」

「啊,不过,那个!」

岸岭正要加快脚步,仁井谷再度对著他的背影叫道:

「那个,岸岭学长人很随和,能跟学长聊天很开心。那个,如果还有机会……可以再跟学长一起上学吗?」

「咦……啊,嗯,好啊。」

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岸岭只能随便回答。

「太好了,那么下次见。」

仁井谷开心地笑著,轻轻挥了挥手。

「…………」

岸岭没说什么,再度加快脚步,走向学园。

跟你在一起很开心。有机会的话还想在一起。除了宫美之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跟他说。

她并不是对岸岭有意思,不仅如此,只是说他很随和罢了。不过能让像她这样可爱的学妹开心,岸岭打从心底觉得很高兴。

岸岭开始真心感谢自己能转进这所学园了。

2

就这样,到了当天午休。

一边拚命跟上日下部的话题一边吃完午餐便当,当时钟指针指向十二点五十分时,「我去个厕所。」岸岭说完就离开了教室。

虽然偷窥别人的秘密仍然让他心里有点抵抗,但仁井谷都特地告诉自己了,而且他很难压抑自己的欲望,想更进一步了解天道。再说,如果是对天道真的很不利的秘密,岸岭觉得崇拜天道的仁井谷应该不会把那种事告诉自己。

他走下楼梯,前往二楼。第一、第二视听教室与现代游戏社的社办视听准备室就在这层楼。

首先他按照仁井谷说的,进入第二视听教室,门没上锁。他直接穿过并列著的桌子之间,走向通往视听准备室的内侧门扉。

「她叫我要偷偷溜过去……」

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非得这么做,但都来到这里了,他也不想反悔。他尽可能慢慢推开门。

出于功能需求,视听教室是完全隔音的。可能是因为这样,他一推开门就听见室内传来某些声首。

是有点落伍的电子音效。这声音他有印象,因为昨天才刚听过。

是《地底探险》的BGM。

看来好像是有人在玩Famicom。究竟是谁──岸岭悄悄钻进门的另一侧。

他躲在塞满器材的架子后面,偷偷看了一下室内。

「啊。」

在里面玩Famicom的人,是天道。

仔细想想,没什么不可思议的。除了社团成员之外,没人会在这间社办打电动。如果不是濑名老师,当然就是天道了。

(这该不会就是天道同学的秘密……?)

天道心无旁鹜地紧盯著游戏画面。原来如此,这下他明白为什么仁井谷说溜进来时稍微发出声音也没关系。看天道那么专心,就算有人跟她讲话,她搞不好也听不到。

「……不过,她看起来好开心啊。」

岸岭所认识的天道,总是英气凛然,一板一眼。但此时的她,表情却瞬息万变。有时开心,有时沉醉,有时生气。

就像小孩子天真无邪地玩乐一样,光是看著都觉得快乐起来。

(我懂了。)

他终于明白仁井谷想告诉自己什么了。

(天道同学就只是很喜欢玩电动呢。)

表面上说是为了学园,为了替男生做个安身之处,其实只是她自己喜欢电动罢了。

这里是日本数一数二的贵族女校,而天道可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不管电玩在全世界多风行,站在她的立场,也许没办法公然宣称自己爱打电动。或许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协助成立现代游戏社,自己也加入,然后像这样偷偷玩。

不过,岸岭丝毫无意责怪她。因为她玩电动真的玩得很开心。

岸岭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正式入社的理由,那就是让她最喜欢的社团存续下去。也许光为了这一点,就有入社的价值了。

再说,还有一件令岸岭高兴的事实。她是因为喜欢电动才加入这个社团的,也就是说,至少她跟濑名老师没有任何关系。

就在岸岭陷入沉思之时。

天道亢奋地叫了起来。

「啧,○他妈的鬼魂!竟然挑这时候出现!」

(…………欸?)

无意间,岸岭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什么很惊人的话语。

然而,这里除了自己与天道之外没有别人。

(应……应该是我听错……了吧。对吧。)

平时总是冷静沉著、英气凛然、美丽动人而受到学妹景仰的那个天道,怎么可能说出○他妈这种字眼来。

(就……就是啊。不会错,绝对是我听错了。)

什么不好听错,竟然把她讲的话听成那种脏话,对她真是过意不去。岸岭在内心下跪道歉。

叮咚当咚,钟声响起。

是预备铃。再五分钟,第五节课就要开始了。

岸岭开始产生了别种不安。天道打电动打得那么热衷,有没有听见预备铃呢?要是打电动打到上课迟到,她会很没面子的。岸岭觉得就算自己偷窥被抓包,或许也该出声提醒她。

不过这是他杞人忧天了。

「呼,到此为止了吗……」

岸岭听见她极其遗憾的喃喃自语。

该说不愧是天道学生会长吗?玩得那么专心也不会漏听铃声。她一脸舍不得地放下手把,关掉Famicom的电源。

岸岭放下心来,却也发现自己错失了离开这里的机会。趁天道专心打电动时还能溜出去,但如果现在开关门,一定会被她发现。

(算了,没差。反正天道同学收拾好了,应该也会马上离开。)

然而,岸岭的推测落空了。

不知道为什么,天道收拾好电动之后,也没有要立刻离开社办的样子。

究竟是怎么了呢?岸岭从架子的隙缝间偷看了一眼。

天道脱掉了西装式制服。

(咦──)

岸岭受到彷佛心脏被直接殴打的冲击。

如果只是脱掉外套,还能解释成打电动太热了。然而,天道接著又解开缎带,一颗一颗解开了纯白上衣的钮扣。

「…………」

眼前发生的事情,对岸岭而言太跳脱现实了。脑子彷佛放弃了思考,完全无法理解她在做什么。

岸岭正在发呆时,天道已经解开所有钮扣,终于脱掉了上衣。

白色胸罩与不输给胸罩颜色的白皙肌肤暴露出来。

(呜哇────────!)

那个天道,如今只穿著裙子与胸罩。

岸岭向来只看文字书籍,连本成人书刊都没看过,眼前的光景对他来讲刺激性实在太强了。

自己正在看不该看的东西──岸岭反射性地移开目光。然而刚刚才映入眼帘的雪白玉肌,已经烙印在岸岭的视网膜上,挥之不去了。

丝绢般细滑的白皙肌肤、纤细的上臂、削瘦的肩膀、彷佛一碰就要折断的小蛮腰。明明只看了短短一瞬间,大脑却已经能重现那曼妙身材的每个细节。而且,最吸引岸岭目光的是──

(是……是因为服装的关系吗?完全看不出来那么──)

或许因为天道本来就属于比较苗条的体型,所以胸部起伏较不显眼。然而,刚才看见的纯白胸罩包裹的酥胸,描绘出隔著制服无法想像的丰润曲线,形成明显的峡谷。而且彷佛在强调它的柔嫩,天道稍微移动一下,双峰就跟著颤巍巍地摇晃。

(不……不行不行!)

岸岭想忘记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紧闭双眼左右摇头。

偷窥绝对是不好的行为。反正没被抓包,有什么关系。虽然心中的恶魔如此呢喃,但岸岭身处在这种状况时,向来总是理性获得胜利。

然而,即使闭上眼睛……不,正因为闭上眼睛之后不用看多余的东西,天道白皙的肢体更浮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而且就算闭起眼睛,也无法阻止声音传进耳里。衣物摩擦的窸窣声。也许现在正在脱裙子。光是这样想像,岸岭就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不过该说是幸运吗?不管什么样的恶梦都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好,走吧。」

他听见天道如此喃喃自语。

看来衣服终于换好了。岸岭疲惫地睁开眼睛。

他怀著一种过意不去的心情,又找了个连他本人都搞不太懂的藉口,告诉自己应该已经可以了──再加上些许期待──偷看了天道一眼。

(呜哇……)

岸岭又差点叫出声来。他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

衣服的确是换好了,但岸岭仍然觉得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天道换上了体育短裤。

天道那双又细又长又白,远远看起来就很光滑的玉腿,包含大腿都暴露在外。

(传……传说原来是真的……!)

说得明白点,就是天道的下一堂课是体育,所以在这里换衣服。

那不过就是早期的体育服罢了。然而让拥有魔鬼身材的天道来穿,光是用看的都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什么罪过。

被深蓝色体育短裤包裹的浑圆翘臀。而从底下伸出的双腿,让深蓝色体育短裤衬托出肌肤的雪白,而且有如丝绢般滑嫩柔细。

(那……那个就是……日下部朝思暮想的……)

原来如此,亲眼目睹这幕光景,岸岭也能稍微明白那些男生为什么那么想跟女生上体育课。就在岸岭烦恼不已时,天道走出了教室。她那美丽的背影又紧紧抓住了岸岭的目光。

「呼……」

等到她走出社办,房门关上,岸岭这才松了口气。

他完全明白为什么体育课要男女分开了,那不是该让男生看到的东西。不,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多看几次,但岸岭还是觉得不该看。

无论如何,第五节课就要开始了。岸岭没能抑制住狂跳的心脏与动摇,就这样回到自己的教室。

3

然后,到了放学后。

「总觉得感觉怪怪的……」

岸岭喃喃自语。

当然原因是出在午休发生的事。他试图忘记那时看到的天道的白皙肌肤,但岸岭没自信等会儿遇见她时能否保持平静。

话虽如此,他不希望自己成为见习社员第一天就翘社。不得已,岸岭踏进了视听准备室。

「哦,这不是岸岭同学吗?欢迎你来!」

头一个迎接他的,是悠然坐在椅子上的濑名老师。然而环视社办,就是没看到天道。

「奇怪?天道同学呢?」

「不知道。毕竟她是学生会长嘛,常常会晚点才来的,等会就来了吧。怎么啦?干嘛站在哪里,进来啊!」

「呃,喔。」

他怯怯地踏进社办。

「对了,你午休有过来吗?」

「欸?」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濑名老师在说什么,不知该如何回答。

「欸什么欸?怎么,你没看到啊?天道同学的秘密。」

「啊,嗯,是,有。不过,濑名老师怎么会知道……?」

「因为是仁井谷同学拜托我的啊!她要我打开第二视听教室的门锁!」

「啊啊,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是这样没错……」

「总之,这下你也明白了吧?天道同学虽然对外隐瞒,其实她超爱打电动的!」

「啊,果然是这样啊。」

「什么果不果然,你不也看到了吗?看到她把握每分每秒打电动的样子。」

「呃,嗯。是啊,我的确看到天道同学热中于电动的模样了。」

更正确来说,还看到了其他模样。

「不……不过话说回来,天道同学每天午休都会那样打电动吗?」

「是不至于每天,不过可以说是经常!尤其是昨天与前天都只能看你玩!所以应该按捺不住了吧!」

「原……原来是这样啊。」

虽说不知者无罪,不过自己等于是夺走了她玩电动的机会。岸岭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就算是这样,也没必要在学校,而且还偷偷摸摸地那样打电动吧。」

「这方面的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不难想像吧?比方说她可是这所贵族女校的学生会长。而且听说她家是俨如古代贵族的豪门。不管电动再怎么流行,终究是大众文化。她应该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肆无忌惮地打电动的样子吧。」

这跟仁井谷告诉自己的情形大致吻合。

「所以天道同学才会积极协助成立这个社团,而且还当社员当到现在,对吧?因为她想做个能光明正大打电动的地方……」

「八九不离十吧!顺便一提,她非常热爱现代的日本文化!不只是电动,还很喜欢看动画DVD呢!」

「哦。她连那种的也喜欢啊。」

「当然啰!要不然怎么可能在致词的时候说『你们当中要是有人能怎样怎样,放学后就到我这里来!』那不就是在抄凉宫春日吗?」

「……喔。」

岸岭听不太懂,总之好像是某部知名动画的台词。

「对了,对了!我忘记说了,如果第五节课是体育课,她好像会在这间社办换衣服。据说是因为她是深受学生景仰的学生会长,不能在午休快结束时冲进更衣室赶著换衣服,说是太没品了。所以你午休来这里时也要当心喔!」

「…………」

已经太迟了,这种事请早点告诉我啊──岸岭当然不可能这样说。

「那个,我不可能知道天道同学班级的课表啊……」

「喔喔,说得也是!哎,我再找机会告诉你吧。嗯,等等喔,我记得天道同学的班级今天第五节就是体育课……?」

岸岭的心脏不禁漏了一拍。

不晓得是不是顾虑到岸岭的心情,濑名老师重新调整好眼镜,主动换了话题。

「算了,没差,别说这个了,进入正题吧!如何,经过了一晚,是不是下定决心要成为正式社员了?我没打算催你,但照天道同学的那种个性,你还是早点做出结论吧!」

虽然话题改变让他放下心来,但这个问题也有点难回答。

「呃。老实说,我还在犹豫。虽然我也想再玩一下电动……」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还在犹豫!你也真是爱钻牛角尖啊!」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岸岭无法反驳。

「好,那么我给你个建议吧!我呢,并不打算否定别人的生活方式。不过,高中生活是人生当中仅仅三年的宝贵时光!光用阅读度过这段时光,你不觉得有点可惜吗?」

被人说自己的兴趣很可惜,让岸岭有点不高兴。

「又……又不会怎样,每个人各有各的兴趣啊。又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

「不,我先说清楚,你的所作所为的确会造成困扰!」

「给……给谁造成困扰?」

「还有谁?就是将来的你啊!」

意料不到的回答,让岸岭不禁愣在原地。

「什……什么意思?老师应该不会知道我将来会怎样吧……」

「不,我就是知道。听好了,比方说文组的男女同学一起玩社团,可是这辈子第一次与异性长时间相处的机会,搞不好还是人生最后一次呢!」

「人……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会不会太夸张啦?再说这所学校女生多得是啊。」

「不,你太天真了!你班上的确也有很多女生。但是以目前男女比例一比十五的状况来看,男生根本无法跟女生攀谈。这点你应该也隐约察觉到了!」

「呃,是没错啦……请等一下,原本不是在讲我入社的事吗?怎么扯到女生身上去了?」

「少问那么多,听我说就是了!你应该也对异性的话题有兴趣吧?」

「……还……还好而已啦。」

他无法完全否定。

身为男人,当然对女生有兴趣。但老实地承认总觉得有点没品,好像太逊了。

「再说跟班上女生每天都得见面!就算发生了什么成为男女朋友,万一吹了,你就知道有多惨!从第二天起你就得跟前女友待在同一间教室,尴尬到了极点。而社团活动就没这问题了。因为要是发生了什么问题,退社就好了嘛!」

「喔……」

他搞不懂濑名老师到底想说什么,但总觉得他的话有点说服力。事实上,同班的日下部会决定转学到这所学园,就是因为这方面的问题。

「不过,不一定要在高中,念大学或是进公司后,也还是会碰到女生啊。」

「当然,今后还多得是跟异性接触的机会!但是一个高中时期没跟异性讲过两句话的人,就算进了大学或出了社会,也不可能跟异性好好讲话!」

「也……也不用这么武断吧?老师您这样是偏见。」

但岸岭无法否定。

岸岭也不是木头人,要是问他想不想跟女生交往,他实在不能说不。他的确有点暗恋天道,也偷偷期待过自己能有书中那种热情如火的邂逅。他之所以会来伊豆野宫学园就学,是因为他想在这种环境下,自己就算落单也不会显得突兀──但不能否认其实他也想过,既然这里有这么多女生,或许能认识一个喜欢看书的女性朋友。

只是,如果问他有没有胆主动与异性攀谈,答案当然是不。如果再问自己上了大学或进入社会时会不会改变这种生活方式,答案或许也是不。

「说穿了就是这么回事!你如果现在不加入我们社团,你将来就会交不到女友,娶不到太太,一个人孤独度过余生,最后被埋进公墓变成无主坟!」

「不……不过就是高中的社圑活动嘛,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有!在高中的经验,对今后人生就是有这么大的影响!我就讲明了,岸岭同学,你对天道同学是怎么想的?先不论个性或兴趣,她够资格称为美少女了吧?而且她在这所学校是少数不会怕男生的类型,要是能每天跟她一起度过、聊几句,对你来说就已经够棒了吧!再附加一点,天道同学没有男朋友,而且好像根本没跟异性交往过!」

「…………」

岸岭不禁语塞。自己对天道是怎么想的?不知怎的,光是听到这个问题他就害羞起来。

「那……那濑名老师呢?老师既然说天道同学是美少女,那应该也对她有点好感吧!你们之前还在这间社办两人独处耶!」

岸岭知道这是在转移焦点,但他仍然强硬地讲个没完。天道会加入这个社团,纯粹只是因为想打电动──这件事他已经猜到了,但并非百分百保证如此,而且濑名老师对她是怎么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仔细想想,这所学校应该不可能发生师生恋,但濑名老师好像很有名,而且光看外貌的话个子很高,又挺帅的。如果可以,他很想确认个清楚。

「我?跟天道同学?」

濑名老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大笑出声。

「哈,哈,哈,放心吧,岸岭同学。就算不论师生关系,天地颠倒过来,我跟她也不可能交往的!」

「您……您怎么能这么肯定?」

岸岭回问,濑名老师低声一笑,然后大声宣言:

「因为她不是声优啊!」

「……您回得这么有自信,我不知该作何反应耶。」

岸岭心中稍微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因为还是搞不懂这个人而叹气。

声优。跟这个人讲话时,常常会听到这两个字。

岸岭在想濑名老师该不会是在转移话题吧,但是看他无谓的严肃表情,听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毕竟这个人可是随身携带结婚申请书呢。

「那个,介绍社团的时候您也是这样说,您为什么这么坚持要跟声优结婚呢?」

「我才搞不懂呢,这有什么好不懂的?听好啰,人类的本质一定会流露在表面上!比方说气质,或是面相,当然也包括声音!照这种说法来想,声音悦耳动听的声优,不正是最好的另一半吗?」

「……喔。好吧,反正人各有所好……」

岸岭也不是不能体会。比方说天道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舒服。如果有那样声音婉转悦耳的异性在身旁为自己加油打气,说不定什么难关都能撑得过去。

「追根究柢,我会在这所学校担任教职,也是为了这个喔?」

「咦……也就是说,因为这所学校都是女生,所以将来有可能出现声优吗?」

「不,不是。是因为这所学校有演艺科!别说将来,搞不好近日之内学生当中就会出现声优了!」

「就……就为了这种动机……」

岸岭实在是无法理解。

「咦,奇怪?可是等一下喔。」

就在这时,岸岭注意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老师的动机我明白了。可是,声优跟现代游戏社又有什么关连呢?」

「真亏你注意得到!其实在这方面,我有个远大的计画!我们已经跟你说过,现在日本每星期都会举办称为JGBC的电玩大赛,对吧?这个JGBC……规模比较大的赛事,几乎都是由声优担任主持人的!」

「…………欸?」

一开始,岸岭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然而随著时间经过,他渐渐明白了。

濑名老师喜欢声优。而电玩大赛会由声优担任主持人。

整件事就这么单纯。

「也……也就是说,是这个意思吗?老师是想在电玩大赛中胜出,藉此接近声优,是这样吗?」

「正是如此!这就像是职棒选手与电视台记者凑成对一样!只要成为JGBC前几名的常客,就会有更多机会跟声优接触,也更有可能让对方察觉我的魅力!更进一步,如果在JGBC中不断胜出──」

「不,谢谢,不用再说了,我大概都知道了!」

有种各方面都被糟蹋的感觉。岸岭不由得叹气。

「真是……原本不是说,成立目的是为了替男生做安身之处吗?我听你们那样说,本来还满感动的……」

「哈,哈,哈!那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但个人有其他的目的也无所谓吧?」

「…………」

正好相反吧。恐怕根本不是为了替男生做安身之处而成立现代游戏社,而是因为想接近声优才成立现代游戏社,然后再找个像样的理由而已吧。

就在这个时候。

「抱歉,我来迟了。」

天道上气不接下气地进入社办。

「哦。太好了,你今天也来了呢。」

四目交接。一面对她那美丽的容颜,跟濑名老师谈过的那些话,就都变得无所谓了。

「呃,是。毕竟才第一天嘛……」

岸岭一边回答,一边努力不去想起午休目睹的事物。但他失败了。

光是隔著制服看天道苗条有致的身材,那削瘦的肩膀、紧致的小蛮腰,还有穿起衣服显痩的丰满乳沟全都鲜明地浮现脑海。

尤其养眼的是那双美腿。不愧是贵族女校的学生会长,裙子不会太短,但膝上裙底下露出的玉腿,仍然让他想起穿著体育短裤的天道。

他不是不懂濑名老师与日下部想说什么。这可是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年,如果能跟这么漂亮的女生交往──一想到这里,心脏就狂跳不止。而且她跟濑名老师毫无男女关系,好像也没有男朋友。

当然,他不认为自己这个平凡的最佳范例配得上她。但就算不能交往,只要来到这间社办,今后就能与她长时间相处。

「嗯?怎么了,你脸有点红喔。」

天道露出有点担心的表情,将脸凑了过来。光是这样就让他心跳加速。

「没……没事,我很好。因、因为是第一次参加社团活动,有点紧张……」

「是吗?你虽然是见习,但的确是本社的社员,不用畏畏缩缩的。」

「好……好的。」

「好了,那么今天是值得纪念的社团活动第一天。濑名老师,您有想好今天要做什么吗?」

「当然啰!我觉得首先大家应该互相认识一下,所以正要把你的事告诉岸岭同学!」

「咦。」

天道显而易见地动摇起来。

「我的事?您……您想告诉他我的什么……?」

「关于你成立这个社团的理由啊。既然要成为同志,我觉得他也应该知道一下吧!」

「那……那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我只是以学生会长的身分,赞成老师说要替男同学做个安身之处的主张啊!」

「不,不是那个,是另一个理由。就算告诉岸岭同学也不会怎样吧?其实你对电玩及动画之类的最──」

说时迟那时快。天道整张脸变得红通通的,激烈到好像能听见「轰」一声。

「哇──!哇──!」

岸岭不禁愣在原地。

那个英气凛然、成熟稳重,随时保持冷静的天道,竟然满脸通红,两条手臂死命地乱挥,试图堵住濑名老师的嘴。

他有看过这副光景。就是在问天道为什么会加入这个社团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