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6 第一次的JGBC

第一卷 EP‧6 第一次的JGBC

1

星期天。

岸岭在电车里感受著睽违已久的晃动,听著古怪的车内广播。

『车门即将弯闭。下一站──品酸──品酸──』

岸岭本来就不常出门,很少有机会搭电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总觉得开往都内的电车的车内广播听起来不太习惯。

先搭电车到品川,再转山手线。

对岸岭而言,秋叶原是个未知的场所。不过他仍然耳闻过那一区的大名。据说那里是日本次文化的最先进地带,动漫、电玩,各式商品应有尽有。且听说那里是文化振兴券发放后受惠最大的都市。据说那里每周都会举行电玩大赛,大概没有别的地方比秋叶原更适合举办这种比赛了吧。

很快地,从电车内就能望见秋叶原的街道,其繁荣景况一目了然。好几栋壮观大楼垂挂著巨大布幕。然后是一堆的人,人,人。可能也因为正值周末,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对于怕人挤人的岸岭来说,看了真有点却步。

「啊,就是那栋大楼吧……」

所幸他要前往的大楼从电车里也能看见。秋叶原虽然高楼林立,但他要去的那栋大楼比起其他建筑都要来得高。

走出车站,他打算先朝那栋大楼的方向前进。然而他看到一幕景象,停下了脚步。

(是……是女仆。真的有女仆耶……!)

这是第一个让他难掩惊讶的事。

他在新闻或报纸上,知道秋叶原特别有名的就是女仆。但是女仆真的站在街角发传单的景象,实在有点跳脱现实。

不过,女仆不怎么引得起他的兴趣。女仆装以及Cos女仆的女生确实都很可爱,但毕竟自己最近只要去学校,随便都能看到一大堆身穿制服的超级美少女。当然如果是天道或仁井谷她们穿上那种女仆装,岸岭就无法这么冷静了。

「这就是秋叶原啊……」

在这里举行的电玩大赛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比赛?他越来越难想像了。

2

「糟糕……可能要迟到了。」

可能是因为人群太过拥挤,钻进钻出花了太多时间,等岸岭好不容易抵达大楼时,只差一点就要迟到了。

两人跟他说在大楼门口碰头,但大楼里外都早就挤满了人。这样找得到天道他们吗──岸岭本来还在担心,所幸这只是他杞人忧天。

「喂!你怎么穿便服来呢?」

因为他突如其来地听见了天道的斥责。

回头往声音方向一看,天道与濑名老师两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天道穿著制服,濑名老师也跟平常一样披著白袍。他本来还偷偷期待能看到天道的便服打扮──这个期望不幸地瞬间就破灭了。

「对……对不起,不能穿便服吗?」

他一边高兴顺利与两人会合,一边先道歉。

「当然了,我们是以社团身分参加比赛耶。就算是在学校外面,也应该穿制服过来。」

「哎,有什么关系嘛,天道同学。」濑名老师好言相劝:「是我们不好,没事先跟他讲清楚,再说你刚才不也跑去买东西了吗?如果今天这个是社团活动,跑去其他地方买东西也不是很好的行为吧?」

天道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双臂抱胸,把脸扭向一边。

「拿……拿文化振兴券购物是国家认可的经济振兴活动,有什么问题吗?」

她搬出奇怪的大道理。

这个人会害羞,岸岭只想得到一个理由。也许她是在这个次文化的中心地秋叶原买了游戏之类的吧。

「好……好吧,是我不好,没先告诉你要穿制服过来。总之,今后要注意。」

「喔,我会注意。」

社团活动就该穿制服。很像是一板一眼的天道会说的话。

只是,岸岭也觉得这样会产生别的问题。

秋叶原放眼望去都是男人。当然到处也都可以看到女生,但以比例来说男性压倒性居多。

而天道此时身上穿的,是贵族女校的高档制服,而且天道本身又是个光艳逼人的美女。两项要素加在一起的结果,

(超显眼的!大家都在看她!)

从刚才到现在,每个经过的人都在偷瞄天道。要不是旁边站著身穿白袍、散发出独特氛围的濑名老师,应该会有一大堆人来搭讪吧。

不过就算天道穿便服来,一定还是会吸引众人目光。如果她被男人缠上,届时自己得保护她才行──就这样,岸岭不停地妄想。



令人惊愕的是,活动会场就在大楼里面,而且是搭手扶梯上去的二楼。

(好大……!)

使用了大楼一整层楼的大厅,宽敞到说不定可以打棒球了。会场正面有个舞台,放著巨大的电视萤幕,不只如此,会场内各处都摆满了游戏机与电视。数量恐怕将近五十台。

比赛即将开始,看来已经有许多参赛者到场集合了。人数随便数数也有好几百人,搞不好将近一千人。不过,可能是因为今天的游戏是以成年人为主要客群,大多数参赛者都是比岸岭年长的男人。身穿高中女校制服的天道也就更加显眼。

「规模好大喔。各地每星期都会举办这么大的比赛吗?」

「哎,秋叶原算是比较特殊啦。」天道好像在讲自己的事情一样,抬头挺胸地说:「如果是小型游戏专卖店举办的大赛,参赛者大概几十人,有时候只用一台电视就够了。」

「哦。这么说来,真不愧是世界闻名的秋叶原呢。」

总之先去登记参加吧──在濑名老师的提议下,三人前往会场角落的柜台。

大排长龙地等了半天,再以五百圆买到JGBC会员卡。这张卡片上面记有ID序号与自己的姓名。据说只要能在JGBC一路取胜,卡片就会储存点数,将来还可以参加JGBC总决赛。虽然要付费让岸岭有点意外,不过反正可以使用一年,就觉得没差了。

只是除了会员卡工本费之外,听到参加今天大赛还要再付五百圆,让岸岭有点退缩。

「难……难不成每次参加大赛都要付钱吗?」

「有时候是免费的,不过大致上都要付费!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会场筹备费、器材租借费再加上人事费,统统都不便宜!而且能玩一整天却只要五百圆,已经很划算了吧!」

「喔……」

或许的确是这样没错,但岸岭身为一个高中生,不禁担心起自己的钱包。

「对了,你的参赛号码是几号?」

听天道这样问,岸岭看了看登录参赛时拿到的参加证。

「呃,五〇一号。」

「唔。我是整数,五〇〇号。濑名老师呢?」

「四九九。嗯──照这样看来,可能会跟岸岭同学分散喔!」

「咦?分散是什么意思?今天不是个人战吗?」

「今天有很多人参赛,对吧?所以按照惯例,主办单位很可能会把大家分成几组,例如从一号到一〇〇号,或是一〇一号到一五〇号之类。」

「喔。」

这样一来,不管是以五十人一个单位或是一百人一个单位,五〇一号的自己都会跟天道他们分到不同组比赛。

「我……我这样没问题吗?就我一个人……」

「没问题啦!这是个人战,分散开来才不用打自己人,不是很好吗?」

「啊,说得也是喔。」

「反正今天输了也没关系,就当作是一次宝贵的经验!」

「我是不想说输了也不吃亏……不过好吧,就当是给你一次机会习惯这种气氛。好啦,时间快到了。我们到会场去吧。」

三人一道往舞台走去。因为人多的关系,看不太到舞台,但还是能感受到那股热烈的气氛。

『各位来宾,让大家久等了。』

喇叭传出女生甜美的声音。人声鼎沸的会场霎时安静下来。

『第八十七届JGBC秋叶原大赛!现在即将开始!』

会场一片欢声雷动。

多达一千人的欢呼声有如吶喊。虽然只是一瞬间,却连空气都为之震动。

而从那个瞬间起,岸岭感觉到心脏开始怦怦地狂跳。

(终于要开始了。)

数百名玩家激烈交锋的JGBC。虽说只是小试身手,但自己就要踏出第一步了。

他实在无法保持平静。

周围彷佛压抑不住兴奋情绪般,众多参赛者对著舞台发出欢呼。不知道为什么连濑名老师也包含在内,把手环在嘴巴旁边大声喊叫著些什么。

然而,岸岭的耳朵什么也听不见。好像耳朵出了毛病似的,只能听见嗡嗡耳鸣。

岸岭没有任何参加竞赛的经验。因此,他的气势完全输给了周围的参赛者。

况且自己如果不能在这场比赛中获得漂亮的成绩,多次对自己抱持期待的天道与濑名老师不知道会有多失望。

思考擅自往消极的方向发展。可能是因为这样,身体的不适越来越严重。心脏越跳越快,手开始没来由地发抖。明明既不热也不冷,全身却莫名地冒出冷汗。

「呼……呼……」

呼吸越来越痛苦。视野罩上一层黑雾,连自己是不是站著,都渐渐搞不清楚。

「冷静点,岸岭同学。」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放到他的肩膀上。

回头一看,天道一如平常般冷静凛然的表情就在眼前。

「虽然或许只是临阵磨枪,但你的确练习过了。我们也认为你的技术不错。接下来只要尽你所能就行了。」

也许是为了让岸岭放心,天道的表情比平时温和多了。看见那美丽的容颜,刚才那么多身体的不适都像假的一般消失无踪了。

「呃,是。真对不起。」

自己老是受她照顾啊。岸岭不禁想苦笑。

也因为岸岭处于这种状态下。

所以这时会场一隅发生的小小骚动,他根本没多余精神去注意。

3

会场一隅,有一名青年。

个头很高,将近有一百八十公分吧。体型也像模特儿般匀称。

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季节已经是春天了,此人却穿戴著全黑大衣与墨镜,弄错一步就会贻笑大方的穿著打扮,的确是引人注目的原因之一。

不过,原因不只于此。他有一种吸引目光的独特气质。

至于周围的JGBC参赛者,所有人无不紧张万分,或是一心想著不能输,神情复杂地准备参加竞赛。

在这些人当中,只有他一个人泰然自若,冷静得过度了。好像对接下来的比赛结果瞭若指掌似的。

「喂,那个人……是不是在哪里看过?」

「对了,那件黑色大衣!我记得他是首届冠军……」

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不断传进耳里。

「好久没感受这种气氛了……」

青年推了推墨镜,一个人低语。

对自己的敬意,或是敌意。只要是曾经立于全国一千万游戏玩家的顶点之人,都会一再经历这种气氛。

「那……那个!」

就在这时。应该是参赛者之一吧,一个陌生女孩出声叫他。

「您该不会就是《宵暗之魔术师(Night Magician)》吧?」

「是啊。好久没人用这个名号叫我了。」

女孩子的表情顿时笑逐颜开。

「我……我是您的忠实粉丝!可以跟我握手吗?」

「当然可以。」

青年握住女孩伸出的手,女孩顿时涨红了脸,几乎要爆炸了。

「真……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我太感动了!我听说您已经引退了……」

「这个嘛。我也还在犹豫,总之今年还是想品尝一下这种气氛,所以就来了。」

「请……请加油,我会支持您的!」

「谢谢。你也是喔。」

青年亲昵地笑笑,就悠然自得地离去。

不过,可能是看到他已经跟一个人讲过话,周围的玩家再也不肯放过他了。

众人接二连三地对他提问。你不是引退了吗?为什么今天又想到要参赛?给我滚出去混帐。诸如此类。

「不好意思,比赛已经开始了。我不能给其他参赛者造成困扰,请各位放了我吧。」

说完,青年加快脚步走过他们身边,尽可能往人少的会场角落走去。

所幸似乎没有人追上来想找他讲话。当然了,他们也在等待上场。不可能有余力管别人那么多。

「给我等一下啦。」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人出声叫住他。

而且,那声音是青年听过的。他不禁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双臂抱胸,正在瞪著他。

「哎呀,这真是吓了我一跳!」

「怎样?我不能来这里吗?」

她报以有点带刺又不服输的强势口气。

只不过声音本身很稚嫩,而发出声音的人也很娇小。

身高看起来简直像小学生,手脚也跟小动物一样迷你。不过虽然因为整个人娇小而不显眼,但只有双峰的饱满程度相当雄伟。

五官有如洋娃娃般精致可爱,但一双大眼睛又透露出与生俱来的强悍。而且可能是因为继承了白人血统,一头秀发呈现亮丽金色,肌肤也白皙得惊人。要不是给人一种好强的印象,真的就像娃娃一样可爱。

会场里有很多男性,再加上秋叶原这种特殊环境,应该有很多男性都喜欢她这一型的吧。然而可以想见的是,绝对没有人会想跟她搭讪。

这是因为少女的眼神锐利,而且一副心情恶劣的样子。虽然外貌就像个小学生,但却散发出一种连大男人都不敢轻易出声搭讪的沉默魄力。

然而《宵暗之魔术师》知道,看起来只像个小学生的她,其实已经十七岁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你,《淘气小妖精(Mysterious Pixie)》。」

「是啊,真巧,权田原茂男。」

「…………」

「…………」

两人之间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儿后,蹙起眉头的是《宵暗之魔术师》权田原茂男。

「……我不是说过,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吗?我的名字是《宵暗之魔术师》,没有其他名字了。」

「我不是也叫你不要用那个怪名字叫我吗?再说你都已经出社会了吧?是想要用那种幼稚的名字自称到什么时候啦!」

「又不会怎么样,《宵暗之魔术师》不是很帅吗?我觉得《淘气小妖精》也很适合你啊。」

「要你鸡婆!」

「真是……」

权田原叹了口气。他很赞赏少女的技术。她跟自己一样,都是一脚踏入电玩世界的同志。

但权田原真不明白,为什么进入了游戏世界还要受限于现实世界的名字。

「好吧,算了,总之就让我为了能在这里与你见面感到喜悦吧。在网路以外的地方,应该……有两年不见了吧?不过你一点都没变,所以我马上就认──咕呼!」

他之所以发出怪声,是因为少女狠狠揍了他的心窝一拳。

「你刚才说什么?都两年了,我当然也长大啰。是不是啊?」

「说……说得对,失礼了。」

权田原想起她对自己的身高有著严重自卑感。她跟两年前不同的地方,顶多只有胸部大小吧──要是权田原敢这样说,铁定会被沉进东京湾。

「不过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回日本的?又是来旅行的吗?」

「我大约两个月前回来的。因为父母亲的关系,今后可能要在日本待一阵子了。」

「这样啊。我没打算挖你的隐私,但我个人很高兴你能回来。咦?可是奇怪了,我记得今天的GOW不是未满十八岁禁止游玩的吗?」

少女凶巴巴地瞪了权田原一眼。

「是啊,没错!我想看看日本人的本领,还特地把手把都带来了,结果却被柜台挡了下来!日本这里究竟是怎样啊?在美国明明就没问题!」

「对喔,在美国好像满十七岁就能玩了?哎,这也是没办法的,所谓入境随俗嘛。」

「唉……我从来没这么期待过生日到来。总之既然都来了,我就好好观摩一下你的打法吧。不然太不划算了。」

「这样啊。如果你愿意看,我也多少有点干劲了。」

就在这个时候。

「参赛者五三五号!请到『第八组』集合!第一轮预赛即将开始!」

《宵暗之魔术师》看了看手中的参加证。上面写的号码是五三五。

「哎呀哎呀。突然就轮到我上场了。」

「那真是太好了,再等下去我会无聊死的。好啦,快去。」

「好吧。炒热观众气氛也是JGBC首届冠军的义务。说实在话,其实我很想跟你组队。魔术师与小妖精的搭档,上了战场肯定无往不利。」

「随你怎么说,我才不要跟你组队咧。」

冷淡无情的回答,让权田原露出苦笑。

「哎呀哎呀……今天的小妖精真是任性呢。」

「我每次都在想,你讲这种话都不会害臊啊?」

「谁说的,所以我每次都戴著墨镜遮脸啊。」

「…………」

少女再也不肯跟他说话了。



这时候,岸岭他们正在会场角落等著轮到自己上场。

「怎么了?对面那边好吵喔。」

「嗯,好像是《宵暗之魔术师》来了。」

天道若无其事的回答当中,满是可以吐槽的点。

「咦?你……你说谁?」

「对喔,你应该没听过吧。那个人叫《宵暗之魔术师》,是JGBC个人战的首届冠军。」

「……喔。」

既然说是冠军,应该很强吧。原来如此,难怪会引起骚动了。可是Night Magician这个称呼未免太那个了吧。

「这样啊。他来了吗……」

瀬名老师突然感慨万千地喃喃自语。

「老师知道些什么吗?」

「嗯?喔,多少知道一点。那人是传说级的冠军,据说他曾经以不负名声的压倒性本领,击败过无数个对战玩家。」

「哦。那真希望不要跟他分到同一组。不过话说回来,Night Magician这个名号未免太猛了吧……他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然而岸岭的疑问没能得到两人的认同。

「你在说什么啊?身为游戏玩家,本来就该有个这样的绰号吧。何况在游戏中也没必要继续受限于现实中的姓名啊。」

「说穿了,只要不负于自己的绰号就行了!这次是来练习的所以没关系,不过如果要正式参加团体战,你也得想个新的绰号喔!」

「不会吧……」

令岸岭震惊的是,想法有问题的好像是自己。看来在JGBC界有著这么一项惯例。

就在这时。从稍微远点的地方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请问参赛者五〇一号在吗?请到这边的『第八组』集合!第一轮对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五〇一号……?啊,是我!」

霎时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冻结了。

「去吧。」

在自己感到退缩时,仍然是天道推了他一把。

「到了这节骨眼,已经不能逃也不能躲啰。不要把今天当作是练习。拿出你的所有本事。」

「好……好的!我不知道我能打到什么程度,总之我试试!」

他加快脚步赶到工作人员身边。

看来自己好像是最后一个,岸岭一边小声道歉,一边站到四台并排的对战机台当中的一台面前。隔板挡住了看不见,不过对面应该也有四台对战机台,一样并排站了四位参赛者。

「那么八位参赛者都已经到齐,现在开始第八组的第一轮预赛。请参赛者做好设定变更。」

(就……就要开始了。)

可能是因为紧张,心脏又开始怦怦响个不停,但他想起天道说的「去吧」,总算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比赛采用的似乎是称为「一级战区」的模式,是GOW的多人游戏最流行的模式──濑名老师是这样说的。

内容是将参赛者分成人类队伍与兽族队伍,进行四对四的团队生死战,将对方队伍全灭即告结束。以这种方式重复五回合。

个人战打团队生死战虽然感觉怪怪的,不过以这场比赛来说,胜负与队伍胜利与否无关,而是以击杀对手的数量来决定是否晋级第二轮。

也就是说,岸岭必须与左右三位参赛者暂时组队。他只希望自己不要打得太笨,扯人家的后腿。

「那么,比赛开始!」

在工作人员的宣布下,第一回合终于开始了。

自己终于往JGBC踏出第一步了。没有闲工夫紧张了。岸岭深呼吸一口气,重新面对萤幕画面。

战场舞台是一处半毁的宅邸。不过不只在宅邸内部,也可以来到庭院里,所以将会同时进行室内战与户外战。

「没……没问题。」

他移动自己显示著「PC1」的角色,应该是为这场比赛取的名称吧。

显示PC2、PC3、PC4的己方人员都已经开始前进了。他们运用冲刺或前滚翻,作流畅地一边躲在墙壁后面一边推进。

岸岭输人不输阵,也尾随其后。他想既然是圑体战,多几个人一起前进大概比较好吧。

不久,开始传出断断续续的枪声。己方人员在宅邸外的小庭园里,碰上了敌方的兽族。

岸岭感到双手一阵紧张。

(不要紧,他们不是好几次说我有天分吗?)

操作已经上手了。再来需要的就只有自信了。他如此告诉自己。

就在这时。

从墙壁后方,跑出了敌队的一个成员。

对方一个人跑到了四个人面前,等于是羊入虎口。岸岭他们人类队彷佛事前说好似的,齐对那人开枪扫射。

「咦?」

然而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阵亡的不是敌人,而是己方之一。

独自一人现身的敌方兽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前滚翻、侧滚翻,重复精细的动作,穿越无数来袭的子弹──从极近距离对己方的其中一人开枪。用的很可能是散弹枪。

「好……好强!」

旁边对战机台的己方成员发出惨叫。

「可……可恶!」

岸岭等人在恐惧感驱使下不断开枪。

然而那唯一一个兽族人,却好像用了魔法般飞快穿过三枝枪口,而且还接二连三地反击。

又一个人,再一个人。

等回过神来时,岸岭以外的己方成员全被炸飞,只剩尸体散布一地。

「呜……呜哇啊啊啊!」

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好强。这个对战对手太强了。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对手。

岸岭几乎是逃跑般的让角色后退。他想暂且躲到背后的墙壁后面,埋伏等敌人过来。

然而──没有任何意义。

对方好像早就算准了自己会逃到这里来。

举起散弹枪的兽族人,早已抢先绕了过去。

紧接著。

岸岭操纵的PC1阵亡了。



轻轻松松就赢得了第一回合的《宵暗之魔术师》权田原的攻势,在进入第二回合依然犀利。他操纵的PC5主动杀进敌军的正中央,从极近距离扣下散弹枪扳机,把人类一个接一个变成尸块。

才三两下的工夫,画面上就显示出第二回合结束的讯息。

「嗯──刚才那动作完全是新手呢……是不是该手下留情一点比较好?」

到了这时,权田原甚至开始同情起对手队伍的弱小了。

要给新手练习的机会。这是玩家从格斗游戏全盛时期一路传承下来的作风。

「不对,我真是糊涂了。在电玩中心是一回事,在JGBC就应该全力以赴击溃敌人才合乎礼仪。」

他做了反省,推了推墨镜。

这时,可能是听见了他的自言自语,他发现隔壁对战机台的参赛者吃惊地往他这里看过来。

然而,那等于是显示了那人的水准之低。不管在任何状况下,在意别人讲什么是站不上顶点的。

就在这当中,第三回合很快又结束了。

目前的击杀分数由权田原操纵的PC5居冠,十一分。至于死亡次数则是零。由于一回合能得到的最大击杀数是四,可以说几乎拿下了完全比赛。己方似乎被干掉了几次,但不关他的事。

「伤脑筋。这下可能要让《淘气小妖精》失望啰。」

比赛过程这样强弱悬殊,根本没办法炒热观众情绪。要是敌方队伍中有《淘气小妖精》在,或许对战过程还能火热一点。

不久,第四回合开始。

他不知道对战机台对面的敌方队伍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在对战当中,权田原能感受到他们已经几乎丧失所有战意。操作开始变得草率了。

主动认输的玩家常常会这样。这时候玩家只会胡乱开枪、向前猛冲,没有任何联手行动或作战方式。第二回合时的他们还比较强。如今他们已经完全认输,一心只想早点结束吧。尤其可能是因为有自己在,这附近的观众特别多。没有人喜欢在大家面前出丑。

权田原已经变成是用一种慈悲心,击杀了三个人类。

只是迟迟找不到剩下的一个人。好像有人逃进宅邸里了。

「原来还有人没丧失战意啊。」

在宅邸里埋伏,算是不错的战法。不过,终究只能说是垂死挣扎。凭这种花招技俩,是赢不了冠军的。

权田原以毫无多余举动的流畅动作在宅邸内穿梭奔驰。他用连现实中的SWAT等特种部队恐怕都望尘莫及的矫健身手,巧妙重复掩护动作,迅速清空包含大量障碍物的建物内部。



「这……这里应该可以!」

在宅邸中一处ㄈ字形的狭窄通道。岸岭在这里的角落埋伏等敌人到来。

虽然不是死路,但几乎可以确定敌人过来的方向,闪避范围也有限。他想只要在这里埋伏,就算是自己这个大外行或许也能打赢。

然而,另一个问题袭向岸岭。枯坐等待不知何时会现身的强敌,比想像中还要困难。

握著手把的手,以及扣在RT钮上的食指都在发抖。也许是因为疲劳,也可能是因为害怕。自己现在正在对付的,是个拥有压倒性技术的强敌。虽然自己正在埋伏,但只要稍有大意就会丢掉小命。

(我完全能体会僵尸电影里登场人物的心情了……!)

就在这时。

从通道的暗处,敌人终于现身了。外形丑恶的兽族,跟僵尸电影里出现的敌人简直没两样。

「呜!」

岸岭马上扣下扳机。准确瞄准的突击步枪子弹,不偏不倚地射穿了敌人。

一如岸岭的目的,先发制人成功了。然而敌人一中枪,立刻躲进了隐蔽处。

「糟了……!」

岸岭后悔应该等敌人更靠近一点再开枪的,但为时已晚。

不管怎么样,自己的确已经给了对手伤害。现在对手的画面上,一定显示著预告死亡的红色骷髅图案。

这时岸岭犹豫了。虽然自己应该继续追击,但鲁莽追赶躲进隐蔽处的敌人,搞不好会换成自己遭到反击。是不是应该在原地继续等候呢?

还是说──自己的作战方式已经露馅了。也许自己应该离开此地,到其他地方埋伏。

三个选项。岸岭的经验没有丰富到能立刻做出抉择。而这份犹豫成了致命伤。

从敌人藏身的隐蔽处,飞出了某个东西。

那东西好几次撞到墙壁,滚落到岸岭面前。

「手……手榴弹?」

他急忙想逃到通道的另一端,但是太迟了。

手榴弹爆炸了。虽然不至于当场死亡,但岸岭的画面上浮现出深红色的骷髅头。

而敌人不放过这个机会,再度现身。这次对手毫不犹豫地冲刺而来。

「呜!」

岸岭连忙扣下突击步枪的扳机。也许多亏了通道狭窄,射出的枪弹全数贯穿了敌人的身体。

但还是没能打倒敌人。敌人受伤的同时仍然拉近距离,然后举起武器──散弹枪。

那枪口朝向自己,喷出枪弹的瞬间,彷佛变成了慢动作。

岸岭操纵的PC1已经被手榴弹炸伤,没有足够的体力挡下这一击,再度化为尸块。

「这……这太……」

岸岭只能发出呻吟。

实力太悬殊了。输得太惨了。

整整四回合都输得一塌糊涂。岸岭隶属的人类队伍,被PC5这个单打独斗的敌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一而再遭到杀害。

「这就是JGBC的水准吗……?」

CPU敌人根本比都不能比。明明是在同一个环境玩同一款游戏,技术却差这么多。

懊恼与羞耻涌上心头。

自己有做为游戏玩家的才能。天道与濑名老师都这样称赞自己。他们为了自己参加这场大赛,还陪自己练习GOW。

然而自己却这么不像样。连一个敌人都打不赢,只是在观众面前不断败北、丢脸。

至少要扳回一城。

岸岭咬紧嘴唇到了快渗血的地步,用力握紧手把。

「如果有更强的武器……!」

刚才他的确给了对手些许伤害。然而,靠突击步枪是杀不死对手的。他需要威力更强的武器。比方说敌我双方很多人都在用的散弹枪。他知道关卡各处都能捡到武器或手榴弹,但是散弹枪到底在哪里?只要有了那个,也许自己能打得更精彩。

最后的第五回合开始了。

岸岭不顾那些不管三七二十一冲向敌人的三个己方成员,逃进宅邸里。他要去找新的武器。

没过多久,画面上陆陆续续显示出敌我双方的死亡资讯。看来己方另外三人也想在这最终回合扳回一城,陆续打倒了敌人。PC6、PC7、PC8都阵亡了。

然而──就是没有那个PC5的死亡报告。不只如此,紧接著三名己方成员都被PC5一一击杀。

当岸岭发现时,人类队伍的存活者只剩下他操纵的PC1一个人了。

但他牺牲己方寻找武器有了成果。

「就……就是这个!」

很遗憾,他没找到散弹枪。但他找到了看似比突击步枪强上数倍的武器。



已经葬送了三个敌人性命的《宵暗之魔术师》,正在寻找最后一个人。

「剩下的是PC1啊。嗯,是不是又逃进宅邸里了?」

他一边觉得麻烦,一边继续搜索。

就在这时。

「哎呀?」

响起一发枪声,画面显示出深红色的骷髅头。

自己遭受了强力的攻击。权田原急忙躲进附近的障碍物后面。

「是狙击手吗?」

才一发枪弹就受到这么大的伤害,除了狙击手之外没有其他可能性。

狙击枪。这种武器在GOW的正式名称为长射狙击枪。如果被这种武器击中头部,一击的威力就足以致命。

「不过话说回来,竟然敢狙击我啊。」

所谓的FPS(First-Person Shooter)又被称为一个大意就会被开枪打死(First-Person died Suddenly)的游戏。正确来说,GOW不是FPS而

是TPS(Third-Person Shooter),但差不了多少。权田原在游戏中不曾有一刻大意,总是以躲在隐蔽处迅速移动为行动纲领。而对方竟然能击中这样的自己,本事应该相当了得。他本来以为敌方的PC1是个新手,看来似乎拥有不错的狙击能力。

「很好,那我就陪你玩玩。」

他等著角色体力恢复,推了推墨镜。

所幸刚才那次枪击让他大致掌握了敌人的位置。敌人在庭院中的某处等自己上钩。只要知道这一点,多的是对付他的办法。



岸岭拚命紧盯著狙击枪的瞄准镜。

「怎么办……?他接下来会从哪里出现?」

他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瞪著敌人PC5潜藏的墙壁。

岸岭终于练会了第一次拿到的狙击枪用法。虽然每次射击都要重新填弹,非常难用,但多亏有高倍率瞄准镜,自己能够从远距离单方面进行攻击。

「来吧,出来吧……!」

他目不转晴地盯著瞄准镜。这样只要敌人露出头来,就算只有一瞬间,他也能立刻射出胜利的枪弹。现在就连呼吸都嫌麻烦。

然而,敌人没有现身。

取而代之地,从墙壁后面抛出了某个东西。

「手……手榴弹?」

他不懂敌人在想什么。从那么远的地方丢出手榴弹,根本不痛不痒。

然而,那颗手榴弹没有爆炸。而是开始喷出浓烟。

「怎……怎么回事?」

他明白敌人的意圆了。

那不是要给予自己伤害,而是要遮蔽自己的视野。

「啧!」

他顿时追丢了敌人的踪影。直到刚才自己还居于优势,现在情况却不同了。

「该……该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权田原操纵的PC5,以最快速度往宅邸中移动。

与狙击手一对一对峙时,应对方式原则上只有两种。

一个是大幅迂回攻击敌人侧面,另一个是扔出烟雾弹,在烟雾中潜行突击。

不过,在战场上受限于原则或基础知识反而会早死。玩家必须看情况随机应变,将计就计来个出其不意。

就至今的对战来看,PC1似乎不怎么习惯这款游戏。虽然狙击能力莫名优异这点让他在意,但看他的身手就知道一定是个大外行。

因此,权田原才会推测狙击手的方向,扔出烟雾弹遮蔽视野,自己则冲进宅邸里,试图攻击敌人的侧面。

换句话说,他是把那阵烟雾当成了诱饵。现在PC1一定在等著自己从烟雾中冲出来。但那是白费工夫。等他发现时已经从侧面遭受攻击,一命呜呼了。

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要如何给他致命一击。靠近后用散弹枪一枪射死太没看头了。既然是最后一个敌人,权田原很想来个更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