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EP‧1 小队的基本是四人组 上篇

第二卷 EP‧1 小队的基本是四人组 上篇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节操值满满的蓝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虐虐

0

我孤身对抗怪物。

他们自地底现身,丑恶的脸孔足以称为怪物,是人类公敌。自从他们出现以来,人类已经持续了十年以上的生死存亡之战。

「可恶!太难缠了吧……!」

我与三名同伴一起前来猎杀潜藏在某幢古宅内的几个兽族。猎杀行动直到中途都相当顺利。至少同伴们解决了三个,只剩下一个敌人了。

然而,最后这一个却异常强悍。兽族的体能与锻炼过的人类应该相差无几,但那个兽族却以施了魔法般的速度,一边藏身于建筑物内的隐蔽处一边移动,一抓到我方的破绽,就毫不留情地赏我们一发散弹。

若从极近距离遭受散弹枪攻击,区区入类只能化为一堆肉片。如今我的身边,只散落著一堆曾经是我同伴之人的尸块。

剩下我孤军奋战,我用尽各种手段试图抵抗。然而,不管我躲在狭窄通道上埋伏,还是使用狙击枪从远距离进行攻击,统统都不管用。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射不中……!」

我的恐惧达到顶点。

最后我发疯似地乱挥狙击枪,想与敌人来场近身战。因为我想,只要能设法用威力强大的狙击枪射中对方,或许就能打倒这个恶梦般的敌人。

然而,敌人可没逊到会被这种垂死挣扎解决。

敌人似乎看穿了我枪口的动作,丝毫不把高速飞来的子弹当一回事,杀向了我,然后……

将散弹枪的枪口对准我。

连惨叫都来不及。

不一会儿,我也跟其他同伴,样变成了肉片。



「哥哥──天亮了啦,起床起床──」

妹妹悠哉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唤醒了岸岭健吾。

「啊!」

他猛然起身,首先发现这里不是战场,而是自己的房间。当然自己的身体也没变成肉片。

「……想也知道是作梦吗。」

岸岭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昨天他做为电玩社,也就是现代游戏社的见习社员,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了日本电玩大战冠军赛──通称JGBC的电玩大赛。

然后,输得一败涂地。他被一名技术精湛至极的参赛者玩弄于股掌之间,并吃了败仗,对手赢得完全比赛。而且还是在憧憬的女生面前。

即使过了一晚,悔恨的心情丝毫没有变淡。也难怪自己会梦到了。

「哥哥──你还在睡吗──?」

房门打开,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妹妹探出头来。

「啊,嗯,我起来了……」

四月即将告终,天气逐渐转暖,不过早上还是有点寒意。虽然温暖的床铺让人留恋,但要是继续赖床,恐怕会被妹妹硬拖下床。岸岭下了床,开始为迎接新的一天做准备。

1

岸岭直到现在,才想起「蓝色星期一」这个词汇的意思。

他以前总是漫不经心地上学,因此这词汇永远跟他无缘,然而岸岭最近逐渐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词汇了。

「今天真不想去学校……」

在前往私立伊豆野宫学园的上学途中,岸岭口中冒出的尽是这类话语。

他被人吹捧著说「你有才能」,意气风发地参加了昨天那场电玩大赛,结果不仅连一分都没拿到就输了,还哭得稀里哗啦的,让大家看了笑话。虽然他也在昨天下定决心要克服那场败北,认真挑战电玩这个领域,不过岸岭本来就很不擅长跟人来往,在昨天那样丑态毕露之后,现在真不知道要拿什么脸见现代游戏社的成员们。

然而这种时候,岸岭偷偷倾慕的现代游戏社社长总会做出超乎他想像的惊人之举。

「等你好久了,岸岭同学。」

忽然间,凛然的声音传来。

「咦……」

突然出现在岸岭面前的,正是他现在最不好意思见到的人──天道忍。她是现代游戏社的社长,也是受到众多学生仰慕的学生会长。

当然,岸岭脑中一片混乱。私立伊豆野宫学园原以贵族女校而闻名,学生几乎都是坐自家轿车上学。然而,像她这种千金小姐中的千金小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庶民专用的上学路上?而且她还说「等你好久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天……天道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想跟你聊一聊。」

天道态度一如平常地回答。

她说想跟自己聊一聊。听到她这样说,岸岭真的觉得很开心。但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某些问题。

「话虽如此……真亏你知道我走哪一条路上学。」

「我从仁井谷那里听说的,她说你每天都走这条路。」

「哦,难怪……」

谜团稍微解开了。仁井谷是仰慕天道的二年级女生,也是现代游戏社的见习社员。她跟大多数伊豆野宫学园的女生一样非常怕男生,因此为了矫正这个坏毛病,她曾经跟岸岭一起上学过一次。

「一直站在这里讲话会迟到的。如果你不嫌弃,我想跟你一起走到学校,可以吗?」

「咦?啊,好啊,当然好……」

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岸岭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自己现在正跟暗恋的女生一起上学。这是故事书中常有的情节,但他没从想过自己也有机会体验。

(不,等等喔……)

他想起之前跟仁井谷一起上学时的情形。那时虽然也是两人一起上学,但不知道为什么,有辆车一直跟他们保持一段距离跟在后面。车上的司机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彷佛只要岸岭敢碰仁井谷一根手指,就会让他沦为车下亡魂。

该不会今天也是一样,又有人在跟监──他环顾周遭。

没看到类似的车辆,但可以感受到奇怪的视线。岸岭总觉得自己若是敢对她有非分之举,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无踪。

「怎么了,看你东张西望的。」

「咦?啊,不,没什么。对了,天道同学都是走路上学吗?」

「不,我看情形。有时让家里开车送我,有时也会搭公车。」

「哦,这样啊。」

不愧是贵族女校的学生会长,理所当然地说出让家里开车送上学的话来。不过这么一来,就表示她今天是为了跟自己一起走路上学而特地过来的。

「那么,关于昨天的事……」

天道有点难以启齿地开口。昨天,指的就是岸岭在电玩大赛上丢人现眼的日子。

「那个……我也觉得自己昨天说得有点过分,所以怕你因此生气。」

难得看到平常总是坦荡荡的她这样战战兢兢的。

岸岭反而被吓了一跳。他才担心自己是不是让天道感到失望了,她根本没有理由烦恼啊。

「我……我怎么可能生气,我反而还想向你道谢哩!」

「是……是这样吗,我并没有做什么值得让你道谢的事啊……」

「没那回事。天道同学说得没错,我的确做什么都是半吊子。你指出我缺乏决心那句话,完全点醒了我。」

「这……这样啊,那就好……」

不枉费岸岭拚命解释,天道似乎总算是接受了。

实际上,岸岭并没有说谎。先不管自己是否应该道谢,但天道根本没有必要道歉。

「难不成你就是为了这种小事而特地来找我的?」

「唔,怎么能说是小事呢,我可是现代游戏社的社长,关心社员是我应尽的义务啊。」

「哦,是这样啊。」

岸岭感到有点遗憾。因为天道特地跑来找他虽然让他很开心,但天道却宣称这是社长的义务。话虽如此,考虑到自己目前的立场,或许也该满足了。

「对了,今天我还有另一项提议。」

「哦,什么提议?」

「今后我想直呼你岸岭,可以吗?」

「咦……」

又是一项预料之外的提议。这人做事总是出人意表。

「我是无所谓,不过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

「我对于熟人总是直呼姓名的,叫『岸岭同学』总觉得有点拖泥带水。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不……不会!怎么会不愿意,当然好喽!」

这次岸岭是真的觉得很高兴,费了好大的劲才将欣喜之情隐藏起来。

也就是说,至少自己对天道来说,还算是个有点交情的对象。

「是吗,那就好。那么你今后也可以直接叫我天道无妨。」

「我……我明白了。那么,天道……同学。」

岸岭又不由自主地加上了「同学」。天道露出苦笑。

「喂,岸岭,这样跟之前不是没两样吗。」

「对……对不起,还是觉得不太习惯……」

仔细想想,岸岭至今的人生当中,从未直呼过异性的名字,这难度对他而言有点过高。

「啊,有了,那么我今后叫你社长如何?因为我也正式成为现代游戏社的社员了嘛。」

「社长啊……」

天道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柔和。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看起来似乎有点开心。

「……或许不错呢。回想起来,好不容易成立了社团,却从来没机会让人这样叫我。我知道了,你今后就叫我社长吧。」

「好,就这么办。」

仔细想想,用职位称呼自己憧憬的女生似乎也有点怪怪的,不过岸岭觉得目前这样就可以了。目前现代游戏社的正式社员只有自己与天道,换句话说,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称她为社长。

两人讲著讲著,不知不觉学园已经近在眼前。

岸岭自然而然想起前几天与仁井谷一起上学时的事。

「那个,社长,我们是不是差不多该离远一点,分别走进学校比较好?」

「嗯,为什么?反正都要去同一个地方,没必要特地分开走吧。」

「可……可是,那个……在伊豆野宫学园里很少会看到男女生走在一起,也许会被人投以异样的眼光……」

「哦,是这么回事啊。」

天道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我明白你是为我著想,但我觉得正是这种风气剥夺了男生的安身之处。我无意鼓励不纯异性交往,但同学之间在上学途中聊聊天很正常吧。应该说,我认为藉由我这个学生会长带头与你接触,应该可以稍微改善目前的状况……不过,如果会给你造成困扰,我们就从这里各走各的也没关系。」

「不会,我不觉得困扰!如果是这样,我很乐意跟你一起走!」

「是吗,那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那么,我们就抬头挺胸地走吧。」

天道只不过是想以学生会长的立场,证明男女生走在一起不是什么坏事。即使如此,岸岭还是觉得很开心。因为不管理由是什么,这样就能跟她多相处一会儿了。

就这样,两人并肩走向学校正门。

跟平常一样,学园特有,的黑衣警卫们恶狠狠瞪著岸岭。在这所前贵族女校,男生总是被当成未来的罪犯严加戒备。

不过,他们今天的视线比平常更尖锐。这当然是因为岸岭身旁有个女生,而且还是这所学校最出名的学生会长。

『你这臭小子在做什么啊,谁准你跟女生一起上学了!』

『这所学园的女生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你懂不懂啊!』

岸岭总觉得彷佛能听见这些声音。并非开玩笑,警卫们的眼神与表情确实在在传递著这些讯息。话虽如此,事到如今也不能退缩。虽然有点担心明天上学时的情况,但为了能多跟社长相处一会儿,他做好了觉悟。

来到正门附近,周围的学生也自然而然多了起来。身穿高中部西装式制服与中学部水手服的少女们有如百花争妍,她们彬彬有礼地道著「早安」、「贵安」等话语的模样,岸岭不管看几次都很不习惯。

然而,一旦混杂在学生之中的男学生走进距自己五步以内的距离,这些乖巧文雅的女生就会「噫……」地轻声惨叫,害怕地抿著嘴逃走。

不过,她们今天对岸岭做出了不太一样的反应。

「噫……咦……」

当岸岭走到离她们五步以内的距离时,她们先是一如平常地轻声惨叫,然后惊讶地看向天道。

「嗨,早安。」

天道若无其事地打招呼。

「会……会长,早安……」

岸岭也就算了,总不能不跟学生会长打招呼吧,那名女学生勉为其难地道了声早,就匆匆忙忙与两人拉开了距离。其他女学生的反应也都大同小异。

「唔。」

天道噘起了嘴。

「平常大家都会更积极地打招呼……只不过是身旁多了个男生就这样,真是可悲。」

「没办法,大家还没习惯嘛。我们男生也明白这一点。」

「话是这样说,但这所学园开始招收男生至今,已经过两年了耶。大家差不多该用平常心看待了吧……」

「会……会长,早安。」

就在这时,有个女生声音虽然有点僵硬,但仍积极走到两人身边。

那是个很适合眼镜与短发,看起来个性很认真的女生。虽然隐约散发出一种严肃的气质,但仍然不损俏丽魅力,真不愧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但不知为何,她的心情似乎恶劣到了极点,恶狠狠地瞪著岸岭。

「哦,是你啊,琴野,早安。岸岭,跟你介绍一下,她是学生会副会长,我平常很多事都靠她帮忙。」

「哦,也就是社长的左右手喽。」

「我……我哪有帮上什么忙……我才是总是受会长照顾。」

她害臊地说,但似乎是注意到岸岭的视线,表情一下子紧绷起来。

「先……先别说这些了!会长,你为什么偏偏要跟男人走在一起?」

「什么,这还需要解释吗?他叫岸岭,是现代游戏社的新社员。上学途中遇到同个社团的同伴,讲讲话不是很正常吗。」

「可……可是……会长是学生们的榜样。我认为你这样随便待在男人身边,会给其他女学生造成负面影响!」

「那可未必,我们都是同学啊。同学之间讲讲话会有什么坏影响?」

「可是,理事长不是说过,若是待在男人身边,那个,有可能会意外怀孕吗!我……我认为只有真心相爱的男女,才可以生儿育女!」

(哪有这种蠢事!)

岸岭好不容易才忍住没大笑出声。这所学园的女生究竟受了什么样的教育啊!

「理事长的一派胡言怎么能信呢,要是男女生待在一起就会怀孕,男女合校的学校岂不就到处都是孕妇了。」

「这样说是没错,但我讲的是机率问题!」

「唔,这样啊。被你这样一说,我也无法否认……」

这种事无法否认吗──岸岭很想吐槽,但总觉得会引发各种问题,于是他保持沉默。更何况他身为男性,就各种意义来说,的确无法否认孤男寡女独处可能会怀孕的事。

话说回来,在这所学园里时常可以听到「理事长」这三个字。听起来,男生在这所学园里没有立足之地,有可能就是这个理事长害的。

「不过,我身为学生会长,必须做大家的榜样,不能被些微的可能性吓到,就以性别为理由疏远男生。琴野,希望你能理解。」

听到天道这样说,对天道明显抱持敬意的副会长似乎也不好继续坚持己见。

「……我明白了,既然会长都这么说,那就没办法了。」

虽然看得出来她十分不满,但她似乎死了心,如此表示同意。

接著她转向岸岭。

「你是岸岭同学……对吧?」

「呃,是,你好。」

琴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把脸逼近岸岭。

「会长的事就请你多关照了,因为我们大家都很尊敬会长。」

岸岭的心脏瞬间漏了一拍,然而,岸岭在听到她的低喃时,这种飘飘然的心情霎时消失无踪。

「请你小心点。如果你敢对会长出手──小心挨刀子。」

「…………」

「那么会长,晚点见。」

然后就在岸岭僵在原地的期间,她若无其事地走远了。

「怎么了,岸岭,她跟你说了什么吗?」

「咦?啊,没有,没什么……」

「是吗,那就好。不过竟然连副会长都抱持著那种偏见,看来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呢。」

「呃,慢慢花时间解决就行了吧。比……比起这个,今天起就可以正式进行社团活动了吧。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我很期待喔。」

岸岭之所以硬是转换话题,是因为他对勉强缩短男女生距离一事隐约感到恐惧。他觉得若是在这所学园里轻率地这么做,搞不好真的会被像她──琴野那样的女生拿刀捅死。

再说,他目前只想跟一个女生拉近距离,那就是天道。只要放学后到社办去,就能轻易跟她有所交集了。

所幸一讲到社团活动的话题,天道似乎也拋开了烦恼,笑逐颜开。

「这样啊,听你这样说,我这个社长真是备感欣慰。也是,从今天起还要玩各种游戏锻炼你才行。不过如果要正式练习,还得再找一个社员呢。」

「对喔,我记得需要四个人嘛。」

现代游戏社的宗旨是在JGBC的团体战中赢得胜利。然而目前他们只有岸岭与天道社长这两个正式社员。为了充人数,身为顾问的濑名老师会跟他们一起组队,但这样还是只有三个人。虽然还有仁井谷这个见习社员,但她好像不太爱打电动,这么一来,怎么算都少一个人。

「话虽如此,这事也急不得。目前就先单纯享受游戏的乐趣吧。」

「是,我会的。」

岸岭嘴上这样回,却无法不担心人数的事。因为他很想尽快再度挑战JGBC,扳回一城。



「第四名成员啊……」

下课时间,岸岭一直在想这件事

毕竟这所学园可是超级贵族女校,大众之间最流行的电玩不用说,就连唱卡拉OK或打保龄球等一般高中生会从事的休闲娱乐,这所学园里的大多数学生似乎都没接触过。或许也因为如此,才使得电玩社,也就是现代游戏社完全招募不到社员。

(……不过我也没资格说别人就是。)

岸岭以前放学后都只是一个劲儿地啃书,就连电玩也是最近才初次接触,根本没资格说其他女生。

招募不到社员的原因还有另一个。

那就是顾问濑名老师是个年轻男性。这对于这所学园排斥男性的女学生来说,似乎成了一个敬而远之的理由。不仅如此,最近还加入了岸岭这个男生。这下女生更是怕得不敢加入了。

此外,要成为社员还有一个条件:社团需要的是即战力。毕竟社员们可是要组队战斗的,天道说过:「至少要有能全破《地底探险》的实力」。人数虽少,但这所学园里还是有几个男学生,他们想必不会因为顾问是男性就打退堂鼓,但似乎没几个人能获得她的赏识。

说到底,社团已经成立半年了。如果在校生当中有出色的人才,天道或濑名老师应该早就找到了。

这样想来,目标就只能锁定在一年级新生,或是像岸岭这样转来的男学生──也就是转学组身上。

「嗨,干嘛一脸郁闷啊。」

这时,后面座位有人出声叫他。是他在这个班上唯一的男性同学日下部。

「呃,没有,在想一些事情……」

这时,岸岭想起日下部跟自己一样是转学组的。

「啊,对了。日下部,你对现代游戏社有没有兴趣?」

「哦,对了,你好像加入了那个怪社团?是说那个社团是干什么的,我听说好像就是打电动的社团。」

「差不多,真的就只是打电动。不过目前还只有两个社员,没办法进行正式的社团活动。日下部你不是也会打电动吗,有没有兴趣?」

「我是不讨厌打电动啦,可是难得能进这所后宫贵族女校耶!虽然你们社团有那个美女学生会长,满吸引人的,可我还是不太想进女生那么少的社团。」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

岸岭很乾脆就放弃了拉日下部入社的打算。

因为他听到日下部这样说,想起一件事实。

目前现代游戏社的社员只有自己与天道两个人,所以自然而然有机会跟天道接触。但如果在这时加入其他男生社员,天道有可能会被另一个人抢走。岸岭忍不住产生这种想法。

(……咦?不过这样一来,不就不能拉任何男生入社了?)

虽然岸岭对自己的小心眼感到可耻,但还是不愿意让步。

「对了,你之前明明说过放学后都要待在图书馆杀时间,想不到竟然这么乾脆地改变主意加入社团啊!是不是看上了那个学生会长?」

日下部讲得一针见血。

岸岭拚命忍著不让脸变红,但他无从得知自己有没有成功。

「也……也不是那样。只是玩过游戏之后,才发现意外地好玩,觉得再多玩一下也不错。」

「哦──好吧,好不容易进了一所不用考大学的高中,多方尝试绝对比较好啦。如果你想知道学生会长的电话号码,随时可以问我,我会告诉你的。」

「不……不用了啦。」

听到可以得知心仪女生的电话号码,岸岭的确很感兴趣。但就算知道了天道的电话号码,他也不认为自己敢马上打电话找她聊天或约她出去。

这时,岸岭想到一个点子。

「对了,日下部对女生的资料做了许多调查,对吧。」

「是啊,姓名住址跟电话号码都设法查到了,身高与三围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啦。啊,不过就算是我也不会查人家体重的,那样太不知趣了。」

「……不,我也没打算询问。那你知不知道有哪个一年级学生的兴趣是打电动?」

「兴趣是打电动的学生吗?」

日下部从怀中取出写著「机密」的记事本,开始翻页。岸岭心不在焉地想,如果被人发现这本记事本,日下部一定会被勒令退学吧。

不过日下部好像没找到符合的资料,最后似乎放弃了,他把记事本「啪」一声阖上。

「啊──找不到。抱歉啦,我还没查到那么多女生的兴趣嗜好,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是吗……」

只要花时间就查得到女生的兴趣嗜好吗?虽然岸岭产生了新的疑问,但仍然没打算问。

2

放学后,岸岭一如平常地前往社办。

「咦?仁井谷同学。」

待在社办里的,是现代游戏社的见习社员,二年级的仁井谷佐奈惠。她就跟岸岭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一只手握著撢子。

「……啊。」

她一回头看到岸岭,马上发出半带怯意的声音。

「你……你好啊。」

「学……学长好。」

她对岸岭挤出略为僵硬的笑容。

这已经算是很友善的态度了。她也跟这所学园的其他女学生一样怕男生,初次见面时还发出「……噫」的惨叫声。不过她好像是天道的虔诚信徒,因此至少有在努力以平常心接触异性。这次没发出惨叫,就是努力的成果。

「你……你今天也在帮我们打扫啊。」

岸岭放下书包,并尽可能注意不要太靠近她,找了个无伤大雅的话题跟她攀谈。

「是……是的,虽然只是稍微打扫一下。」

「谢谢你每次都帮忙打扫。这间跟储藏室没两样的社办能保持整洁,一定都是仁井谷同学的功劳吧。」

或许是因为急著想延续话题,岸岭不禁说出有点做作的话来。

幸好仁井谷似乎不怎么介意。

「啊,不会,学长过奖了。因为我在电玩方面帮不上忙……」

没那回事──岸岭没把心里想法说出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兴趣,不能强迫她一定要打电动。

「啊,对了,我听说喽。学长似乎也参加了昨天的电玩大赛,表现活跃呢。」

「才……才没有活跃呢。别说活跃了,根本没任何表现就被打败了……」

「是……是这样吗,可是会长似乎很开心,还说很期待学长今后的成长喔。」

「……这……这样啊。」

他回想昨天的情形,但只想得起丢脸的部分,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值得称赞的事。也或许只是天道同情他,讲好听话罢了。

就在这时,岸岭背后传来开门声。

「哦,大家都到齐啦。」

是天道。

仁井谷的脸上顿时浮现安心的笑容。看来她似乎还有点难适应与异性独处。

「会长好。」

「嗯,你今天也来帮我们打扫啊。真不好意思,每次都麻烦你。」

「不会,这对我来说就像每天的例行公事。」

「既然你都来了,今天要不要参加一下现代游戏社的活动?我准备了仁井谷应该也能玩的游戏。」

「啊……对不起,今天料理研究社有会议,我得走了……」

天道显得十分遗憾。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没关系,你别在意,那边才是你的本业嘛。」

「对不起,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参加。那么会长再见,岸岭学长再见。」

「呃,嗯。」

就跟平常一样,仁井谷始终保持规规矩矩的态度,离开了社办。

「呼──还是没成功呢。我不会要求她成为正式社员,但至少希望她能体会一下电玩的乐趣啊。」

邀请失败的天道似乎感到很遗憾,坐到折叠椅上。

岸岭深切感受到天道对电玩的爱。她一定很想让更多人知道电玩的乐趣吧。

「这也是没办法啦。这种事终究要看当事人的意愿。」

「也是。至少目前有你在,我也该满足了。好,岸岭,今天有什么想玩的游戏吗?」

「咦……这……这个嘛。」

想玩的游戏可多了。

像是之前玩过的《秘境探险》、《地底探险》或是《战争机器》等,他都还想继续玩。

但也不能只顾自己玩,天道想必比自己更喜欢打电动。岸岭希望能够跟天道同乐,但他还不知道天道喜欢什么游戏。

这时,岸岭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理所当然地,现在这间狭窄的社办里,只有自己跟天道两个人。

「嗯?怎么了,看你突然坐立不安起来。」

「咦?啊,没有,抱歉。那个……我只是还不习惯社团活动……」

岸岭随便找了个藉口。

「这样啊。很快就会习惯的,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房间,随你高兴怎样度过吧。」

「自……自己的房间!」

在自己的房间跟天道独处。这场面光是想像就让岸岭感到难为情,非但没能舒缓紧张,反而更恶化了。

要是继续保持这个状态,岸岭的举动想必会越发可疑。但就在这时,门喀嚓一声打开了。

「抱歉,我来晚了!」

是濑名老师。他是以散发知性的眼镜,以及一天到晚都穿著的白袍为特色的物理老师,也是他们现代游戏社的顾问。再补充一点,他虽然是顾问,但也是组队的成员之一。

就在这个瞬间,岸岭与天道独处的时间结束了。这样自己就不用东想西想,他放下心来,但相对地也有点遗憾。

「嗯,怎么啦,岸岭同学?」

「呃,不,没什么。」

「是吗,好吧,总之这下大家都到齐了,事不宜迟,马上来解决眼下的问题吧!」

「是,我们正好在讨论今天要玩哪一款游戏。老师有什么想玩的游戏吗?」

天道一问,濑名老师显得有点不满,以中指推了推眼镜。

「不对吧,天道同学!我们眼下的最大问题,应该是关于第四个成员吧!」

「您说得没错……但这个问题也不是现在能立刻解决的吧。还是说老师有什么头绪?」

「没错!各位,好消息!今天我带来了一项情报!你们知道今天有一部分的班级抽查随身物品吗?」

「这样啊,我们班上没有。」

「我们班上也没有,不过没想到这所学校会抽查随身物品啊……」

「抽查」这个字眼,对于一个月前还在念普通公立高中的岸岭来说,感觉十分遥远。

「什么,也就是说你以前就读的学校从不抽查随身物品吗?」

这对天道来说似乎是件惊人的事,她吃惊地向岸岭问道。

「呃,是啊。带游戏机到学校来的学生多得是。」

「唔……虽说学生的本分是读书,不过能够光明正大地带DS到处走,真是令人羡慕。好吧,也罢。那么老师,抽查随身物品跟寻找社员有什么关系?」

「嗯!是这样的,因为没收物品箱就放在教职员办公室,所以我偷看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竟然有支Xbox 360用的手把!」

「咦?只有手把……吗?如果是掌上游戏机还能理解,但只有手把是怎么回事?」

对于岸岭理所当然的疑问,天道回答:

「不,这是有可能的。在JGBC可以携带自己用惯的手把参赛。只要是玩家,的确有可能随身携带个人专用手把。」

「哦,是这样啊。」

「不过能带去参赛的手把,只限JGBC的官方指定款就是了。上次大赛不是也有很多玩家带手把去吗?」

「是……是吗?」

岸岭不记得了。应该说他当时极度慌乱,没有多余精神观察其他参赛者的动向。

「这项制度设计得相当不错!」

濑名老师的眼镜一亮。他这个反应代表将要开始解说些什么,这点岸岭已经学到了。

「现今市场上有各式各样的游戏主机问世。有个词汇叫做跨平台,例如说,同一款游戏会同时推出PS3版与Xbox 360版!然而,除非是死忠玩家,否则一般是不会买两种版本的!另一方面,JGBC会用PS版还是Xbox版当做竞赛项目,没人会知道吧。所以为了避免对某些玩家不利,就推出了特殊手把,比方说类似PS3手把的Xbox 360专用手把供玩家购买!」

「此外还有适合左撇子玩家的手把,儿童用的小型轻量手把,以及可以镶钻装饰的女性专用手把喔。热衷游戏的玩家带著适合自己的手把,没什么好奇怪的。」

「哦,原来有这么多种啊。那我是不是也该拥有自己专用的手把比较好?」

听岸岭这样问,天道摇摇头。

「不,只要玩游戏时不会觉得不顺手,就不用特地准备。能适应各种对战环境当然最好。总之,如果有学生爱打电动到手把被没收,那倒是有点希望,值得找找看。」

「不过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只瞄了没收箱一眼,不知道持有者的姓名与班级!」

「那真是伤脑筋。不过您是老师,应该查得到哪个班级受到临时抽查吧。」

「嗯,关于这点,不知道为什么,生教组长好像很讨厌我!什么都不肯跟我说!」

「这种事不应该满怀自信地说吧……」

濑名老师这个人会在学生面前说出「想不想跟声优结婚啊?」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来。会跟生教组长处不来也不难理解。

「不过,我有个办法!天道同学,借一步说话!」

「哦……」

濑名老师把天道叫到一旁,小声跟她讲了一些事情。

然而那对天道来说似乎不是什么好主意,她立刻怒吼:

「老师,请别强人所难!我的确是学生会长没错,但也不能为了私人目的滥用职权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不但是学生会长,同时也是我们现代游戏社的社长!换句话说,你对两边的职位都有义务尽心尽力!还是说你认为这两项活动有优劣之分?」

「您……您这是强词夺理,转移焦点吧。」

「就算是,我的提议的确也是为了学生好啊!没错,这对你来说或许是滥用权力。但这样做能帮助私人物品遭没收的学生,对现代游戏社又有好处,岂不是皆大欢喜吗!」

「唔……」

岸岭不知道濑名老师做了什么提议,但他大致能够明白,一讲到是为了学生,天道就无法拒绝了。

「我明白了,虽然我不想把权限用在这种事上……」

岸岭猜得没错,天道边叹气边点头回答。

「的确,手把被没收,那个学生应该很困扰。虽然明天会被副会长念一顿,但我就忍耐一下吧。那么老师,我去教职员办公室一趟。」

「嗯!期待你的表现!」

就这样,社办剩下两个大男人。

「老师,您究竟打算让她做什么?这所学校感觉校规很严,就算是学生会长,应该也发挥不了多少影响力吧。」

「哎,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等著吧!只要交给她,就算是要找老师谈判,基本上都会成功的!」

「哦,天道同学有那么厉害吗?」

「嗯!你大概不知道,她可是赢过二三年级的学生,从一年级就担任学生会长喽!」

「是喔……!」

一年级学生赢过学长姊,当上学生会长。的确只有人品与实力相当出众的人,才有可能办得到。

不过话说回来,看来自己还真是对天道一无所知。岸岭只知道她跟自己同年级,是社长兼学生会长,而且是个喜欢打电动的漂亮女生而已。

没过多久,濑名老师所说的话就得到印证。叮咚当咚,全校广播开始播放的声音传来。

『请全校学生注意。』

不是别人,正是天道的声音。

『这里是高中部学生会。今天有几个班级进行了随身物品临时抽查。虽然学生不该把与学业无关的物品带到学校,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