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序章

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序章

序章

「佐藤和真先生,欢迎来到死后的世界。不久之前,您已经不幸丧生了。虽然短暂,您的人生已经结束了。」

在一个全白的房间里,突然有人对我这么说。

突如其来的事态让我不明所以。

房间里摆了一套小型的办公桌和椅子,而宣告我的人生已经结束的那个人就坐在那张椅子上。

如果所谓的女神确实存在的话,一定就是指我眼前的对象吧。

她的美貌完全不同于在电视上看到的偶像歌手的那种可爱,有种超越人类的美。

澄澈的水蓝色长发,给人一种轻灵柔和的印象。

年纪大概和我差不多吧。

不会太过丰满、也不会过于不足的完美身体上,罩着一件呈现淡紫色、俗称羽衣的宽松衣物。

那位美少女眨了眨和发色一样澄澈的水蓝色眼睛,盯着搞不清楚状况、僵在原地的我一直看。

……我回想起不久之前的记忆。



……平常不去上学,一直窝在家里的我,今天难得外出。

为了买今天开卖的某人气网路游戏的初回限定版,我难得起了个大早去排队。

社会上似乎称呼我这种人为茧居族、网游废人什么的。

顺利买到游戏,再来就是回家狂玩了。原本我心情大好地这么想着,准备回家,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有个女生一边低头玩着手机,走在我前面。

从制服看来,应该是和我念同一间学校的学生吧。

看见灯号变绿之后,那个女生没有好好确认左右,就直接走上斑马线穿越马路。

她身旁有个巨大的黑影直逼而去。

那一定是高速冲过去的大型卡车吧。

在动脑思考之前,我已经先撞开了那个女生。

然后…………

……我带着平静到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心情,轻声问了眼前的美少女。

「……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对于我的问题,美少女点了点头。

「请说。」

「……那个女生……我撞开的那个女生,她还活着吗?」

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那是我的人生当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好好表现的机会。

要是我都拼上了自己的性命,结果却来不及救到她的话,就太让人不甘心了。

「还活着啊!不过伤势颇为严重,脚都骨折了。」

太好了……

所以我并没有白死。我最后总算做了一点好事啊……

见我松了一口气,美少女歪着头说:

「不过,如果你没撞开她的话,她倒是可以毫发无伤就是了。」

「…………啥?」

她刚才说了什么?

「那辆牵引机原本就会在撞到那个女生之前停下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只是牵引机嘛,速度又没多快。也就是说,你只顾着自己逞英雄而做出多余的举动……噗哧哧!」

是怎样,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这个女生是怎样。

怎么办,虽然很失礼,但我好想揍她啊。

……不对,慢着。我刚才好像听见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

「……你刚才说什么?牵引机?不是卡车吗?」

「没错,是牵引机喔。如果是大型卡车冲向那个女生的话,再怎么说她也会察觉到,当然也会逃开吧。」

…………啥?

「咦?那现在是怎样?我的死因是被牵引机耕过去吗?」

「不,是休克致死。你误以为自己被卡车辗过,因为过度惊吓而休克。我做这份工作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死得这么离奇的,你还是第一个喔!」

…………

「你因为差点被牵引机撞到的恐惧,在失禁的同时失去了意识之后,被送到附近的医院去。在医生和护士说着『这个家伙是怎样,有够没用的啦————(笑)』的笑闹声当中,你就再也没有清醒,然后就心脏麻痹而……」

「住口————!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这么窝囊的事情!」

那个女孩走到捣住耳朵的我身边,露出不怀好意的贼笑,故意凑到我的耳边说:

「你的家人现在赶到医院了,只是就连他们也在伤心难过之前,先因为你的死因而忍不住喷笑……」

「闭嘴啦闭嘴啦!呐,这不是真的吧?哪有这么窝囊的死法啊,太夸张了吧!」

俯视着抱头蹲坐在地上的我,那个女孩掩着嘴,咯咯笑了几声。

「……那么,我的压力纾解在此先告一段落。初次见面,佐藤和真先生。我的名字是阿克娅。是在日本指引年轻死者的女神……现在,因为无谓的理由而死的你在引人发噱之余,有两个选择。」

……这个家伙!

算了,发火只是拖延话题的进展,先忍耐一下好了。

「一个是重新投胎转世为人,展开新的人生。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待在一个类似天堂的地方,过着像老人家一样的生活。」

那是什么懒得粉饰太平的选项啊。

「呃,那个……类似天堂的地方是怎样?更重要的是,像老人家的生活又是什么意思?」

「所谓的天堂,并没有你们人类所想像中的那么美好。死后不需要吃东西,既然已经死了,自然也生产不出任何东西。想制作东西也没有材料和任何必需品。如果让你失望了我很抱歉,但天堂里什么也没有。既没有电视,也没有漫画和电玩,里面只有已死的先人们。当然,因为已经死了,也没办法做色色的事情,说起来根本连身体也没有,想怎样也无计可施。进了天堂之后能做的,只有和先人们一起晒着太阳、言不及义地闲聊,直到永远。」

那是怎样,没有电玩也没有娱乐,与其说是天堂不如说是地狱吧。

不过,要变成小婴儿,再次开始新的人生啊……

不,也只有这个可以选了。

见我一脸失望,女神笑容满面地说:

「嗯、嗯,你也不想去天堂那种无聊的地方对吧?话虽如此,事到如今要你抛开所有的记忆,再从小婴儿开始重新活过的话,因为记忆都消失了,就等于是你的存在也会跟着消失。所以呢!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不知怎地,我只觉得可疑到了极点。

阿克娅带着笑容,对充满警戒心的我说:

「你……喜欢电玩对吧?」

阿克娅自信满满地说明她所谓的好消息。

简单扼要地说,大概是这么回事。

在一个有别于这里的世界,也就是异世界,有个魔王。

然后,在魔王军的攻打之下,那个世界陷入了危机。

在那个世界里有魔法,也有怪物。

真要说的话,就是有个像知名游戏勇〇斗恶龙和最〇幻想那样的奇幻世界。

「在那个世界死掉的人们呢,也就是被魔王军杀掉的嘛,所以他们都很害怕,说不想再像那样死去了。所以那些死掉的人,几乎都拒绝在那个世界投胎转世。说得明白一点,再这样下去,那个世界就不会再有小宝宝诞生,将就此灭亡。所以,既然如此,把其他世界的死者送到那里去不就得了?事情就是这样。」

这算什么移民政策。

「然后,既然要送人过去,就干脆找年纪轻轻便丧命、还充满依恋的人,让他们保有原本的肉体和记忆直接送过去。而且,要是送过去就立刻死掉的话也没有意义,所以我们还会给死者一项权利,让你们能够带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到那个世界去。可以是强大的特殊能力,也可以是超凡的才能,更有人选择神器级的武器……如何?虽然是在异世界,但你可以再活一次。对于异世界的人而言,又可以多一个立即成为战力的人。怎样?是个好消息吧?」

原来如此,听起来确实还不赖。

正确来说,这让我兴奋了起来。

我知道自己很喜欢电玩,但没想到,我竟可以到一个宛如自己最喜欢的电玩的世界去。

但,在那之前。

「那个,我想问个问题,那个世界的语言呢?我有办法说异世界语吗?」

「这方面不成问题。在我们众神的亲切支援之下,前往异世界之际将对你的脑部直接作用,让你瞬间学会语言。当然连文字也认得喔!但是有个副作用,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被洗得脑袋空空就是了……所以,你再来要做的就只有选择超强的能力或是装备而已。」

「等等,我刚听见很重要的事情。你是不是说运气不好的话会被洗得脑袋空空?」

「我没说。」

「明明就说了。」

先前的紧张感已不复在,对方明明是女神,我的态度却已经像是在对待平辈似的了。

……不过,这的确是很吸引人的提议。

可能会被洗得脑袋空空是很让人害怕,但不是我在自夸,对于自己的运气之好,我从小就很有自信。

这时,阿克娅在我眼前拿出一本看似型录的东西。

「选吧。我可以授予你一样,唯一的一样,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力量。比方说,可以是强大的特殊能力。又比方说,可以是传说级的武器。来,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你有权利带唯一一样东西到异世界去。」

听阿克娅说完,我接过那本型录,开始翻阅。

……上面写着「怪力」、「超魔力」、「圣剑阿隆戴特」、「魔剑村雨」……以及其他各式各样的名称。

原来如此,要从这里面选择想带去的能力或装备是吧。

真伤脑筋,有这么多会让我犹豫不决啊。

应该说,根据玩家直觉判断,我觉得这些全都是犯规级的能力和装备。

好烦恼啊好烦恼啊……既然要去有魔法的异世界,我实在很想用魔法。

如此一来,现在还是应该选择以使用魔法为前提的能力……

「呐————快点啦————反正选什么都一样嘛。我对又是茧居族又是电玩宅的家伙一点也不抱期待,能不能随便选一选赶快启程啊。选什么都可以啦,赶快选————赶快选————」

「我、我才不是宅男……!而且我是出去外面才死掉的,所以也不是茧居族……!」

我以颤抖的声音轻声回嘴,但阿克娅只是把玩着自己的发梢的分岔,对我毫无兴趣似地说了:

「是不是都无所谓啦,赶快选就对了————后面还有很多死者在等着我指引他们耶!」

一边说着,阿克娅就坐到椅子上,看也不看我,便开始嚼起零食来了……

……这个家伙,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毫不客气地嘲笑别人的死因,不过是长得可爱了点就一直那么嚣张。

阿克娅那种嫌麻烦又敷衍了事的态度,就连我也开始火大了。

要我赶快决定是吧。

那我就做出决定啰。

要选可以带去异世界的「东西」对吧?

「…………那,就你吧。」

我指着阿克娅说。

阿克娅看着我,愣了一下,依然嚼着零食。

「嗯。那么,请勿离开这个魔法阵的中央…………」

说到这里,阿克娅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你刚才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

「我知道了。那么,阿克娅大人今后的工作就由我来接手。」

随着一阵闪耀的白光,一个长着羽翼的女子从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现身。

……一言以蔽之,就是个看似天使的女子。

「……咦?」

茫然惊叫的阿克娅脚边,还有我的脚下,都冒出闪着蓝光的魔法阵。

喔喔,这是什么?

真的要就这样到异世界去了?

「等等、咦、这是怎样?咦、咦、这不是真的吧?不不不不,等一下,那个、太奇怪了!带女神去是犯规吧!无效吧?这应该无效才对吧!等一下!等一下啦!」

阿克娅泪眼汪汪地张皇失措,慌乱得一塌糊涂。

面对这样的阿克娅。

「一路顺风,阿克娅大人。剩下的事情请交给我吧。等到顺利打倒魔王的那一刻,我们将派遣使者去迎接您回来。在那一刻来临之前,您的工作就交接给我负责了。」

「等一下!等一下啦!身为女神,我拥有治愈的力量,但是没有战斗的力量啊!要我讨伐魔王根本不可能!」

突然出现的那个天使不顾哭着扒住她的阿克娅,对我露出轻柔的笑。

「佐藤和真先生。您接下来即将前往异世界,成为讨伐魔王的储备勇者之一。在你打倒魔王的那一刻,将可以得到来自众神的赠礼。」

「……赠礼?」

我重复了她的话尾反问。

那个天使对我柔和地微笑。

「没错,是一份和拯救世界相称的赠礼……你可以实现一个愿望,无论是任何愿望都可以。」

「喔喔!」

也就是说,如果对那个所谓的异世界感到厌烦的话,我也可以许愿回日本去啰。

比方说,厌倦了异世界的生活,就回到日本、变成大富翁,然后在美少女环绕之下过着整天打电动的人生!这种颓废的愿望也可以吧!

「等一下啦!那种帅气的宣告应该是我的工作才对!」

被突然现身的天使抢走了工作,阿克娅哭着扒住了她。

光是能够看见这样的阿克娅,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就这样,我指着阿克娅说:

「必须跟着自己一直瞧不起的男人一起走,你感觉如何啊?喂,你已经被指定为我要带去的『东西』了,既然是女神,就好好发挥你的神力,尽可能让我轻松冒险!」

「不要啊————!居然得和这种男人一起去异世界,我不要啦————!」

「勇者啊!愿你能在众多储备勇者当中脱颖而出,成为打倒魔王的那一位……好了,启程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那是我的台词————!」

随着天使庄严的宣告。

一阵明亮的光芒,笼罩住我和哭喊的阿克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