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第二章 以这只右手偷取宝物(内裤)!

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第二章 以这只右手偷取宝物(内裤)!

第二章 以这只右手偷取宝物(内裤)!

1

「呐,我有件事想问你们。技能要怎么学啊?」

讨伐蟾蜍任务的隔天。

我们在公会内的酒吧吃着时间有点晚的午餐。

在我的眼前,是身无分文、在遇见我们之前吃不到什么像样的食物,现在专心一意地吃着定食的惠惠,还有叫住附近的店员、正在点下一份餐点的阿克娅。

她们真是食欲旺盛到一点也不像花样年华的女生。

……两女一男好歹也算是个后宫小队,却毫无女人味可言呢……

惠惠握着叉子,抬起头说:

「你说学习技能吗?那还不简单,看你的卡片,从上面的『目前可学习技能』项目当中……对喔,和真的职业是冒险者对吧。冒险者属于初期职业,必须有人教你技能才行。首先亲眼看过技能,再请使用者教你使用方法。如此一来,卡片上就会出现『目前可学习技能』这个项目,只要使用点数选择该项目就可以完成学习了。」

原来如此。

我记得柜台小姐说过,冒险者这种初期职业可以学习所有的技能。

既然如此……

「……意思就是说,只要请惠惠教我的话,我也可以使用爆裂魔法啰?」

「就是这样!」

「唔喔!」

没想到,惠惠对我不经意的一句话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强烈反应。

「就是这样没错,和真!当然,学习所需的点数会高到非常离谱,但是冒险者是除了大法师以外唯一能够使用爆裂魔法的职业。如果你想学爆裂魔法的话,要我怎么教你都可以。应该说,除了爆裂魔法以外还有任何值得学习的技能吗?不,当然没有!来吧,和我一起走上爆裂道吧!」

脸靠太近了啦!

「等等、你、你冷静一点啦小萝莉!应该说,我的技能点数现在只有三点而已耶,这样有办法学吗?」

「小、小萝莉……?」

因为惠惠已经兴奋过了头,完全无法正常交谈,于是我转而问了阿克娅。

「冒险者想学会爆裂魔法的话,技能点数有个一二十点也不够。大概要花个十年左右练等,得到的点数全部存起来完全不能拿来花,这样或许有可能学到。」

「谁等得了那么久啊。」

「呵……居然称吾为小萝莉……」

惠惠似乎因为我刚才的称呼受到了打击,垂头丧气的再次开始小口小口吃着她的定食。不过,我的职业————冒险者,唯一的优点就是可以学习所有的技能。难得有这么个强项,我当然想学习多种技能。

「呐,阿克娅,你应该有很多方便的技能才对吧?有没有什么简单易学的技能,教我一下吧。最好是学起来不会花太多点数,学了又很好用的。」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握着装了水的杯子,沉思了一阵。

「……真拿你没办法————话说在前头,我的技能可是非同小可喔!这些照理来说可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教人的技能喔!」

阿克娅刻意吊人胃口是让我有点不悦,不过既然要请她教我,现在只好忍住了。

我老实点了点头,然后观察阿克娅使用技能时的一举一动。

「那么,你先看着这个杯子。把这个装了水的杯子放在自己头上,并且小心别让杯子掉下来。来,你也试试看吧?」

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事情有点不好意思,但我也跟着阿克娅的动作,同样把杯子放到自己头上。

接着,阿克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种子,放在桌子上。

「好,接下来用手指将这颗种子弹进杯子里面,要一次就成功喔。然后呢,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种子吸了杯子里的水之后立刻发芽……」

「谁叫你教我宴会才艺技能了你这个没用女神!」

「咦咦————————————?」

不知为何大受打击的阿克娅也和惠惠一样垂头丧气了起来,开始用手指轻弹桌子上的种子滚着玩。

我是不知道你在沮丧什么啦,不过可以把头上的杯子拿下来吗,很引人注目耶。

「哈、哈、哈!你很好笑耶!呐,你就是达克妮丝想加入的小队的人吧?你想学有用的技能?那你要不要学盗贼技能啊?」

突然有人在一旁插话。

我转过头去一看,隔壁桌坐着两个女生。

对我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皮革铠甲,穿着轻便的女生。

她的脸颊上有小小的刀疤,看起来有点世故,但给人的感觉大而化之又开朗,是个银发的美少女。

坐在她身旁的,是全副武装,穿着一身铠甲的金长发美女。

是个感觉冷酷、难以亲近的冰山美人……

没错,就是前一天说想加入我们的小队的那个女骑士。

盗贼女孩应该比我小个一两岁吧。

「那个,盗贼技能是?有些什么样的技能啊?」

对于我的提问,看似盗贼的那个女孩开心地说:

「问得好啊。盗贼技能很实用喔————有『解除陷阱』、『感应敌人』、『潜伏』、『窃盗』,全都是学到等于赚到的技能。你的职业是最初期的冒险者对吧?学习盗贼技能所要花费点数不多,很划算喔!如何啊?现在找我学的话,只要请我一杯深红啤酒就可以了!」

好便宜啊!

原本我还这么觉得,但仔细想想,教我技能对她而言并没有任何风险。

而且如果我真的想学盗贼技能的话,随便拜托其他盗贼也可以。

「好,那就拜托你了!不好意思————请给这位小姐一杯冰凉的深红啤酒!」

2

「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是克莉丝。如你所见,是个盗贼。然后,这个摆着臭脸的家伙是达克妮丝。你们昨天好像聊过一下对吧?她的职业是十字骑士,应该没什么对你有帮助的技能才是。」

「你好!我叫和真,请多指教,克莉丝!」

冒险者公会后方的广场。

我和克莉丝还有达克妮丝,三个人站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广场。

顺道一提,跟着我的那两个家伙一直待在桌边垂头丧气,所以我就把她们留在那里了。「那么,就先从『感应敌人』和『潜伏』开始好了。『解除陷阱』之类的下次再说吧,城镇这么热闹的地方并不会有陷阱这种东西。那……达克妮丝,你转过去那边一下好不好?」

「……嗯?……我知道了。」

达克妮丝依照她的吩咐,转身面对了反方向。

于是,克莉丝钻进稍远之处的一个木桶里,探出上半身。

然后她不知道在想什么,朝达克妮丝头上丢了一颗石头,然后直接躲进木桶里。

「……………………」

难不成,这就是潜伏技能了吗?

被石头砸中的达克妮丝不发一语地快步走向附近唯一的一个木桶。

「感应敌人……感应敌人……我强烈地感觉到达克妮丝正在生气!呐,达克妮丝?你应该知道吧,我是为了教他技能才这么做的,是不得已的喔!请你手下留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同赖以藏身的木桶一起被推倒、在地上滚动,克莉丝放声惨叫。

……这、这样真的学得会技能吗……

「好、好了,那么再来就试试看我最推荐的技能,『窃盗』好了。这是能够抢走目标的一项持有物的技能,任何东西都可以喔。无论是对手紧紧握在手上的武器,还是塞进包包最里面的钱包都可以,能够随机抢走对方的一样东西。技能的成功机率,则是根据个人参数的幸运值而定。对上强敌的时候可以夺走对方的武器,或是摸走他珍藏的宝物就逃走,是在各种状况下都很好用的技能。」

连同木桶翻滚了一阵、晕头转向的克莉丝恢复正常之后,为我说明了「窃盗」。

的确,窃盗技能听起来相当管用。

而且,既然成功机率是看幸运值的话,就表示可以活用我唯一的高数值参数了。

「那么,我要拿你来示范喔!准备好啰!『Steal』!」

在克莉丝向前伸出手、呐喊的同时,一个小东西出现在她的手上。

那是……

「啊!我的钱包!」

是装着我身上仅有的钱、薄得可怜的钱包。

「喔!中奖啦!总之就是像这样用。那么,我就把钱包还……」

克莉丝正准备把钱包还给我时,露出了满脸奸笑。

「……呐,我们来比赛一下好不好?你现在就学学看『窃盗』。然后,我让你用『窃盗』从我身上偷一样东西。即使偷到的是我的钱包或是我的武器,我也不会有怨言。你的钱包这么轻,我钱包里的钱或是武器肯定比这里面的钱还要有价值。无论你抢走什么东西,都要拿自己的这个钱包和我交换……如何?想不想比啊?」

看来这是个会突然说出不得了的事情的家伙呢。

不过,我想了一下。

我的幸运值好像很高……

可以从对方身上抢走某样东西……

也就是说,技能失败也不至于什么都拿不到。

……就试试看吧。

该怎么说呢,这种类似赌博的事情,着实很像鲁莽的冒险者之间交流的风格,一直让我很向往!

没错,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终于让我碰上比较像冒险者的事了!

我确认了自己的冒险者卡,看见上面多了一个新的栏位,写着可学习技能。

我用手指按了一下,便显示出四个技能。

「感应敌人」一点、「潜伏」一点、「窃盗」一点、「花鸟风月」五点。

……「花鸟风月」?这是阿克娅用的那招,把种子弹进水杯里的宴会才艺吗?

不过是个宴会才艺,技能名称也太装模作样了吧!咦?只有这招特别吃点数啊!

宴会才艺固然令人好奇,不过我还是先从卡片上的技能当中学会「窃盗」、「感应敌人」以及「潜伏」。

原本有三点的技能点数都用掉了,剩余技能点数变成零。

原来如此,技能就是像这样学的啊。

「我已经学会啰。然后,我决定接受你的挑战!无论我偷到什么你都不许哭喔!」

说着,我伸出右手,而克莉丝则对我露出毫不畏惧的笑容。

「你很不错喔!我最喜欢这种不扫兴的人了!好了,你能偷到什么呢?现在的话,特别奖是钱包。至于大奖,就是这把施了魔法的匕首了!这可是价值不下于四十万艾莉丝的好东西喔!然后,安慰奖则是我刚才为了丢达克妮丝而多捡的这颗石头!」

「啊啊!太贼了吧!还有这招喔!」

看见克莉丝拿出来的石头,我不禁大声抗议。

我还想说她怎么那么有自信,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多带些垃圾道具的话,重要道具遭窃的机率确实会降低,也算是因应窃盗的一种方法。

「这是学费。任何技能都不是万能。就像这样,任何技能都有因应之道。学到一课了吧!好了,快试试看吧!」

该死,我确实是学到一课了!

看着开怀大笑的克莉丝,我甚至觉得上当受骗的自己有点愚蠢。

这里不是日本,而是弱肉强食的异世界。

是天真到会上当受骗的人自己不好。

而且,现在只不过是赌赢的机率变低了而已,又不是肯定会偷到安慰奖。

「好,要你好看!我从以前就只有运气最好了!『Steal』!」

在我大喊的同时,我向前伸出的右手确实握住了某样东西。

她说成功机率是依幸运而定,那么既然一次就成功了,看来我的运气真的相当不错。

我摊开自己拿到的东西,一直盯着看……

「……这是什么?」

那是一块白色的布片。

我用双手拉开那块布,对着阳光一看……

「呀哈————!中大奖了,而且还是超级大奖啊————————————————!」

「不要————————————————!把、把内裤还给我————————————————————————————————!」

克莉丝一边压着自己的裙摆,含着泪尖叫了起来。

3

学会技能之后,我回到公会的酒吧,发现里面热闹滚滚。

「阿克娅大人,再一次!我愿意付钱,请你再表演一次『花鸟风月』好吗!」

「笨蛋,阿克娅小姐喜欢的是食物而不是金钱!对吧?阿克娅小姐!我请你吃饭,所以请务必再表演一次『花鸟风月』!」

不知为何,一脸困扰的阿克娅身边围了一群人。

「所谓的才艺呢,可不是有人请求就可以表演好几次的东西!曾经有位大人物说过,好笑的笑话只能说一次。因为反应热烈就表演好几次同样的才艺,是三流表演者的作为!而且我也不是表演者,不会因为表演才艺而收取金钱!这是学习才艺者该有的基本心态。再说『花鸟风月』原本也不是要表演给你们看的才艺————啊!你终于回来了和真,都是因为你事情才会变成这样……我说,那个人是怎么了?」

一脸厌烦地推开人群的阿克娅,对于眼角噙泪、一脸忧郁地跟在我身边的克莉丝产生了兴趣。

结果,在我开始说明之前,达克妮丝先开了口:

「嗯。克莉丝只是因为内裤被和真脱掉之后,身上的钱也被他洗劫一空,所以心情有些低落罢了。」

「喂,你说那是什么鬼话!慢着,你给我慢着。你说的是真的没错,但还是给我等一下。」

因为克莉丝说要多少钱她都愿意付,哭着求我把内裤还给她,我只不过是告诉她自己的内裤值多少自己决定罢了。

然后我又多加了一句,如果我不满意克莉丝提出的金额,她的内裤就注定在我家被奉为传家之宝了。

最后,她哭着交出自己的钱包和我的钱包,所以我答应和她交换,就是这样。但是照达克妮丝那样说的话,总觉得听起来有点语病。

听了达克妮丝的说词之后,阿克娅和惠惠有点吓到,她们的视线也变得让我有点不太自在,这时克莉丝终于扬起原本沮丧的脸孔说:

「就算在公共场所突然被脱掉内裤,我也不能一直这样哭哭啼啼下去了!好,达克妮丝。不好意思,我决定去找个有赚头的地城探索临时小队参加了!谁叫我的内裤被拿去当人质又身无分文了嘛!」

「喂,等一下啦。就连阿克娅和惠惠以外的女性冒险者们的眼神也变得冷冰冰的了,拜托真的别说了。」

周遭的女性冒险者好像都听见了刚才的对话。

见我畏惧于她们的冰冷视线,克莉丝咯咯地笑了几声。

「这点程度的反击还不算过分吧?那么,我去赚点钱就回来,你自己随便找点乐子吧,达克妮丝!那,我去看看有什么任务啰!」

说着,克莉丝就跑到招募冒险同伴的公布栏那边去了。

「那个,达克妮丝不去吗?」

达克妮丝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在我们这桌坐了下来,让我心生疑惑这么问。

「……嗯。因为我的职业属于前锋嘛。打前锋的职业到处都多到有剩。可是,盗贼虽然在探索地城时是不可或缺的职业,却不太起眼,所以就职的人很少。需要克莉丝的小队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呢。」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阿克娅也说过大祭司很稀有,所以大家都会抢着要,看来各个职业受到的待遇都各有不同呢。

没多久,大概是找到临时小队了吧,克莉丝和几名冒险者一起离开了公会。

临走之前,克莉丝朝我们挥了挥手才出去。

「都已经快傍晚了,克莉丝她们现在还要去探索地城喔?」

「探索地城最好的状况,是一大早就进去。所以,大家多半都像他们那样在前一天出发到地城去,在地城前面露营到早上。地城前面甚至有针对那样的冒险者在做生意的商人呢。所以呢?和真顺利学会技能了吗?」

听惠惠这么说,我扬起得意的笑。

「哼哼,你就看着吧?接招,『Steal』!」

我如此大喊,朝惠惠伸出右手,接着手上便牢牢握住一块黑布。

没错,是内裤。

「……现在是怎样?等级提升、参数上升之后,你就从冒险者转职为变态了吗?那个……我觉得底下凉凉的,请把内裤还给我……」

「奇、奇怪?怎、怎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啊……这应该是随机抢走一样东西的技能才对!」

我连忙将内裤还给惠惠,在周遭的女生们变得越来越冰冷的视线注目之下,突然有人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那是踢开了椅子,并站了起来的达克妮丝。

不知为何,她的眼睛闪着灿烂的光芒……

「果然,我的眼光果然没错!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如此年幼的少女的内裤,简直就是鬼畜至极……!请你务必……!请你务必让我加入这个小队!」

「我不要。」

「嗯嗯……?唔……!」

听我想也不想就这么回答,达克妮丝红着脸,身子抖了一下。

怎么办,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这个女骑士肯定是很糟糕的那种类型。

这时,阿克娅和惠惠好像是对这样的达克妮丝产生了兴趣……

「呐,和真,这个人是谁?就是你昨天提过的,在我和惠惠去洗澡的时候,来找我们面试的人吗?」

「等等,这位小姐可是十字骑士耶。应该没有理由拒绝她吧?」

两人就这样看着达克妮丝各自胡言乱语起来了。

这下可惨了……难得我昨天都已经拒绝掉了。

我一点也不想让她们两个和达克妮丝见面啊……

……好吧,只好用这招了。

「……达克妮丝,其实别看我们这样,我们可是很认真想要打倒魔王。」

姑且不论想回天界的阿克娅,当我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严苛现实,发现就连对付蟾蜍也不简单之后,事实上现在的我已经不太有这种念头了。

一旁的惠惠一脸表现出从没听说过这件事的惊讶表情,不过先不管她了。

不、等等,这或许是个好机会。

「正好,惠惠也听我说吧。无论如何,我和阿克娅都要打倒魔王。没错,我们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成为冒险者。因此,我们的冒险将会变得更加严苛。尤其是达克妮丝,身为女骑士的你,要是被魔王抓到了,肯定是遭遇最不幸的那个。」

「是的,你说得一点也没错!从以前到现在,被魔王性骚扰就一直是女骑士的工作!光是这样就值得去一趟了!」

「咦?……什么?」

「咦?……怎么了?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强烈表示认同的达克妮丝,害我忍不住惊叫出声。

……总、总之这个等一下再处理好了。

「惠惠也听好了。对手是魔王。我和阿克娅是打算找这个世界最强的对象干架喔,你实在没有必要勉强自己留在这样的队伍里……」

话才说到一半。

惠惠一脚踢开了椅子,站了起来。

她掀起斗篷用力一甩,说:

「吾乃惠惠!乃是红魔族首屈一指的魔法师,也是操纵着爆裂魔法的人!魔王居然撇开吾,自称最强!吾就以最强魔法将那个家伙消灭殆尽吧!」

聚集了全公会的眼光,惠惠朗声做出这种中二病宣言。

这家伙也没救了。不要自信满满地摆出那种跩脸好吗!

怎么办,两个没救的家伙反而斗志更高昂了……

「……呐,和真、和真……」

正当我浑身无力、垂头丧气的时候,阿克娅拉了拉我的袖子。

「刚才听和真那样讲,我有点退缩了耶。不知道还有没有更轻松的办法,可以讨伐魔王喔?」

……你才是最该拿出干劲来的吧,应该说和这件事最息息相关的是你才对啊……

……就在这个时候。

『紧急任务!紧急任务!待在镇上的所有冒险者,请立刻到冒险者公会集合!重复一次,紧急任务!紧急任务!待在镇上的所有冒险者,请立刻到冒险者公会集合!』

大音量的广播响彻整个城镇。

应该是用魔法之类的方式扩大了音量吧。

「喂,紧急任务是什么?有怪物来袭击城镇吗?」

我显得有些不安,相对的,达克妮丝和惠惠的表情则是隐约有点开心。达克妮丝以带着欣喜的声音说了:

「……嗯,大概是要采收高丽菜吧。采收的时期也差不多要到了呢。」

…………

「啥?高丽菜?是有某种怪物名叫高丽菜吗?」

我茫然地说出这番感想,惠惠和达克妮丝不知为何用一种看可怜虫的眼神投向我。

「高丽菜,是一颗绿绿的、圆圆的东西。可以吃的东西。」

「吃起来口感清脆,是一种好吃的蔬菜。」

「这种事情我也知道!那不然是怎样?这个公会的人煞有其事地说有什么紧急任务,只是要冒险者帮农家的忙吗?」

不久之前还在做土木工程的我说这种话好像有点奇怪,但我可不是来这里务农的。

「啊啊……和真大概不知道吧?我告诉你,这个世界的高丽菜啊…………」

阿克娅一副很对不起我的样子,正打算对我说些什么时,公会的职员打断了她,并开始对在建筑物内的冒险者大声说明。

「很抱歉突然把各位叫过来!我想应该有人已经知道了,就是高丽菜没错!高丽菜的采收期今年也到来了!今年的高丽菜长得很好,收获一颗可以得到一万艾莉丝!我们已经请镇上的居民都回家避难了。那么,请各位尽可能多抓一些高丽菜,缴回这里来!请各位务必注意自身的安全,不要遭到高丽菜反击而受伤!另外,由于人数众多、金额庞大,报酬将在日后统一发给各位!」

…………这个职员,刚才说了什么?

这时,冒险者公会外面响起了欢呼声。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跑出去并挤进人群中看了一下状况,只见绿色的物体悠然自得地在镇上到处飞行。

正当我呆立在这边,茫然地看着这幅莫名其妙的光景时,阿克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身边,郑重其事地说:

「这个世界的高丽菜会飞。据说,一旦味道开始浓缩、进入采收的时期,它们因为不甘轻易被吃掉,就会奔驰过城镇与草原,横越大陆、远渡重洋,最后在不为人知的秘境内地悄悄断气,不被任何东西吃掉。既然如此,我们就该尽可能多抓住几颗高丽菜,趁美味的时候把它们吃下肚。」

「我可以回马厩睡觉了吗?」

在我茫然地低语时,勇敢的冒险者们已经振作起气势冲了出去。

他们想必也是一群受到拼命活在当下的高丽菜们所感化的热血男子汉吧。

看着冒险者们拼了命追逐高丽菜,我诚心祈祷。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必须在这里和高丽菜展开死斗啊。

……好想回日本去。

4

我坐在公会里,吃了一口这里提供的炒高丽菜。

「为何区区的炒高丽菜会这么好吃啊。我实在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高丽菜猎捕任务平安结束之后,整个城镇到处都端出了高丽菜作成的料理。

因为很好赚,到头来我还是参加了猎捕高丽菜的任务,但总觉得有点后悔。

我来到异世界可不是为了和高丽菜战斗啊。

「话说回来,你很行耶,达克妮丝!不愧是十字骑士!就连那些高丽菜试尽各种方式也攻破不了你的铁壁防守。」

「不,我没什么了不起,只是很坚硬而已。我手脚笨拙,动作又不快,所以挥剑也不太能够砍到目标,唯一的长处只有当挡箭牌保护他人……说到攻击,还是惠惠厉害。面对追着高丽菜来到镇上的成群怪物,只靠一记爆裂魔法就炸光它们了。其他冒险者们脸上都写满了惊讶的表情呢。」

「呵呵,在吾的必杀爆裂魔法之前,任何人都无法抵挡其威力……但先别说我了,和真才是最活跃的一个吧。他很快就回收了耗尽魔力的我,背着我回来。」

「……嗯,在我被高丽菜和怪物包夹,遭到围殴的时候,也是和真潇洒地现身,捕获了那些袭击我的高丽菜。谢谢你救了我。」

「的确,凭潜伏技能消除气息,靠感应敌人迅速掌握高丽菜的动向,更以窃盗从背后偷袭,那副模样简直就像一个出色的刺客。」

终于,阿克娅吃完了她的高丽菜,随手将盘子放到桌上。

在这次的猎捕高丽菜任务当中唯一一个随着兴之所至追赶高丽菜,却完全没有表现的没用女神,优雅地擦了擦嘴角说:

「和真……以我的名义,将赐予你【华丽的高丽菜小偷】这个称号。」

「吵死了!你敢用这个称号叫我,我就扇你耳光喔!啊啊……真是够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

我抱着头趴在桌子上。

大事不妙了。

「那么……我是达克妮丝,职业是十字骑士。原则上使用的武器是双手剑,不过请别期待我的战力,毕竟我的手脚相当笨拙,攻击几乎打不到。不过,要当人肉壁垒我倒是相当擅长,请多指教。」

没错,我们正式多了一个同伴。

阿克娅露出气定神闲的笑容,看起来似乎很满意。

「……哼哼,我们的小队成员真是越来越豪华了呢。有我这个大祭司,还有大法师惠惠。然后,现在又多了一个专司防御的上级前锋职业,十字骑士达克妮丝。四个人当中有三个是上级职业的小队可不常见喔,和真!你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吗?要好好感谢我们喔。」

不过是一天只能用一次魔法的魔法师,加上攻击打不到人的前锋,还有一个笨到极点、运气又差、到现在还没派上用场的祭司就是了!

在进行高丽菜猎捕任务的过程中,达克妮丝和阿克娅、惠惠她们两个臭气相投了起来,所以她们说要让达克妮丝加入小队。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啊。

而且又是个美女。

但是这位达克妮丝的攻击,可以说是完全打不到目标。

虽然是个相当标致的美女。

听说,她把技能点数全用在学习防御系的技能上面了,所以一般的前锋职业通常都会学习的技能,像是「双手剑」之类、能够让自己更擅长使用武器的攻击技能,她完全没学过。

外表明明是个冰山美人,真是太可惜了。

而且这位十字骑士,不知为何特别喜欢往成群的怪物当中冲进去。

身为守护弱者的的十字骑士,想要保护别人的心情比一般人强上一倍,或许也是件好事没错啦…………

「嗯呜……啊啊,刚才被高丽菜和成群的怪物围起来蹂躏的感觉真是让人受不了啊……这个小队里正式的前锋职业好像只有我一个,所以别客气,尽管把我当成诱饵或是挡箭牌吧。必要的话,在你们认为有危险的时候,把我当成弃子给割舍掉也没关系……嗯嗯!光、光是想像,就、就让我兴奋得发抖……!」

达克妮丝的脸颊微微泛红,轻轻颤抖着。

……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啦。

就是个超受虐狂。

看起来明明是个冰山美人,但是在我的眼中已经怎么看都只是个变态罢了。

「那么,和真。我大概……不,我想我肯定会拖累你,到时候请不要客气,用力地责骂我吧。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能够使用各种恢复魔法的大祭司,和能够使用最强魔法的大法师。

然后,再加上一个以铜墙铁壁般的防御力为傲的十字骑士。

光是这样听起来似乎是非常完美的阵容,但怎么想都觉得我以后会相当辛苦。

5

我的冒险者等级变成六了。

这等于我在高丽菜猎捕任务当中升了两等。

我只是抓住高丽菜而已,又不是打倒它们,为什么会升等啊?

而且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高丽菜会有这么多经验值呢?

可以吐嘈的地方有一大堆,可是真要认真去想的话头应该会很痛,所以就略过吧。

在这个世界,在意太多事情的话就输了。

一颗高丽菜的报酬是一万艾莉丝。之所以为了区区的高丽菜付出这么高的报酬,好像是因为吃了新鲜的高丽菜可以得到经验值。

也就是说,有钱的冒险者只要吃菜就可以变强了。

随着等级的提升,技能点数也变多了。

至于为什么等级提升就会发生这种类似角色扮演游戏的现象之类,要是深究这种小事八成会睡不着,所以我决定不去在意。

不管几次我都要说,在意这种事情就输了。

现在的技能点数有两点。

我找了在猎捕高丽菜任务当中认识的其他小队的魔法师和剑士,请他们教我「单手剑」技能和「初级魔法」技能。

学习两个技能各自花了一点。

单手剑技能,顾名思义就是使用单手剑可以更拿手。

这样一来,我的剑术就有一般人等级了。

虽然点数又用完了,不过想学习剑术自然是不在话下,魔法更是我一直都想学的技能。

既然来到能够使用魔法的世界,应该不会有人不想用魔法吧。

有了初级魔法技能之后,我好像就能够使用火、水、土、风等各种属性的,比较简单的魔法了。

顺道一提,初级属性魔法当中完全不存在具备杀伤力的魔法,所以一般来说并不会学初级魔法,大部分的魔法师都是先存点数,然后直接学习中级魔法。

但要学习中级魔法得花上十点。

既然要花那么多点数的话,反正我的魔力也不是很高,或许还是放弃学习攻击魔法比较好也说不定。

据说有些人天生就拥有技能点数,其中的差异端看才能的有无。

一开始就能够选择上级职业的优秀人才,一开始的技能点数就不只十几二十点的情况似乎也不少。

姑且先不论阿克娅,惠惠和达克妮丝大概也是一开始的待遇就相当不错的人吧。

反观我这边,等级一的时候一开始拥有的技能点数是零点。

……越想只会越沮丧,还是别想太多好了。

现在学会了技能,也变得越来越有冒险者风范。

这样一来,剩下的就是弄点像样的装备了。

我现在偶尔会换穿在这个世界购买的衣服,但目前的装备依然只有一开始就穿在身上的运动服和一把短剑。

即使是皮制的也好,我想要一件铠甲。

因此。

「……所以,为什么连我都得陪你来买装备啊。」

我带着满嘴牢骚的阿克娅来到武器防具店。

「不,你好歹也该准备一些装备吧。我身上只有运动服,不过你也差不了多少吧?你的装备就只有那件轻飘飘的羽衣而已不是吗?」

阿克娅的打扮依然和跟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

带着像是配合阿克娅的水蓝色头发和水蓝色眼睛的淡紫色,轻飘飘的薄透羽衣。她身上穿的装备就只有这样。

每天,在换成睡衣之后,她都用旅店的水桶装清水洗涤她的羽衣,我也曾经在晒稻草的地方看过她把羽衣和准备给马吃的稻草晾在一起。

阿克娅一脸傻眼地说了:

「你别傻了好吗————我看你大概是忘了吧,我可是女神耶!这件羽衣当然也是神具啊。这能够抵御各种状态异常,具备强大的耐久力,还施加了各式各样的魔法在上面,可是稀世珍宝喔!这个世界当中根本就不存在比这个更好的装备好吗!」

那还真想叫她不要把这种神具和马要吃的草晾在一起。

「这倒是个好消息。等到我们的生活真的过不下去的时候,就拿你那个神具来变卖好了……喔,这个护胸好像不错呢,虽然是皮制的。」

「……和、和真,你是开玩笑的对吧?这件羽衣算是我身为女神的证据耶!你、你不会真的卖掉吧?呐?我、我可是不会卖的喔!」

6

「……喔喔,差点认不出是你呢。」

「喔喔————和真看起来终于像个真正的冒险者了。」

来到几乎已经变成固定聚会处的冒险者公会,达克妮丝和惠惠看着我的装扮,表达自己的感想。

之前看起来不像冒险者的话,难不成只像个可疑分子吗……真想问个清楚。

我现在身上穿着这个世界的服装,外面套上皮制的护胸和金属制的腕甲,还装备着同样是金属制的护腿。

阿克娅之前对我抱怨过,说我穿着运动服走来走去很破坏这个世界的奇幻风格,所以我前几天买了几套衣服来穿。

听人家说,为了使用魔法系的技能,空着一只手比较方便。

所以,虽然只是初级的,但既然都学会魔法了,我想就不拿盾牌,只带一把单刃的剑,以类似魔法剑士的风格战斗。

在和克莉丝的窃盗技能比赛当中赢到的钱少了一大半,不过剩下的钱还足够过上一两个星期。

话虽如此,既然都准备好装备、学习到技能了,当然还是想要出个任务看看。

我对大家这么说,达克妮丝便点头赞成。

「巨型蟾蜍进入繁殖期,开始在城镇附近出没了,不如就……」

「「不要再蟾蜍了!」」

达克妮丝说到一半,就被阿克娅和惠惠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