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第三章 在这座湖中加入鲜榨自称女神汁!

第一卷 啊啊,没用的女神大人 第三章 在这座湖中加入鲜榨自称女神汁!

第三章 在这座湖中加入鲜榨自称女神汁!

1

「你知道吗?听说魔王军的干部之一占据了一座古城,那座城堡就在城镇之外稍微往山丘上去的地方。」

公会兼营的酒吧的一角。

我正在听一个和我并桌,大白天就开始喝酒闲聊的男人这么说。

而正在和他对饮的我喝的并不是酒,而是尼禄依德的唰唰。

尼禄依德是什么。

唰唰又是什么。

我只是因为不太喝酒的人都经常喝这个,也就基于好奇心试着喝喝看而已……

如果要问我好不好喝,我也只能这么回答:

……嗯,我不知道。

不过,唰唰是怎么回事我倒是知道。

喝下去之后会有唰唰的口感。

但这也不是碳酸饮料。我本身也不太明白唰唰的口感是什么意思,不过这种口感也只能用唰唰来形容了。

我将尼禄依德一饮而尽,在桌子上放下杯子……

「魔王军的干部啊。听起来还真可怕,不过这和我们无关就是了。」

「没错。」

眼前的男子笑着同意了我消极而不负责任的发言。

在冒险者公会里闲聊的人意外的多,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话题。

比方说在哪里看见危险的怪物,暂时最好不要接那一带的任务之类。

或是某种怪物讨厌柑橘类果汁的气味,只要擦在身上它们就不会靠近之类。

应该说,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光是为了活下去就让我用尽全力了,所以从来没有像这样收集情报过。

收集情报是电玩当中最重要的回收旗标工作。

在酒吧像这样聚在一起讨论,很有冒险者的感觉,让我感到很愉快。

坐在对面的男性冒险者说了:

「总之,无论如何,城镇北郊的那座废城还是不要靠近为妙。这里又不是王国的首都,天晓得魔王军的大干部来这里做什么。但既然是干部,大概是食人魔领主或吸血鬼,再不然就是大恶魔或恶龙吧。无论是哪一种,住在那边的肯定都是我们一碰上就会被秒杀的怪物。最妥当的做法,就是暂时不要接废城附近的任务了吧。」

向男子道了谢之后,我离开座位,回到自己的小队坐的那一桌去时……

「……怎么了?干嘛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我。」

阿克娅、达克妮丝和惠惠一边小口小口啃着放在桌子中间的、插在杯子里的蔬菜棒,边看着我。

「没有啊————?我才没有在担心和真加入别的小队什么的呢。」

说着,阿克娅以有点不安的眼神不住瞄着我。

「……?呃,我只是去收集情报,这是冒险的基础吧。」

我在她们三个坐的那一桌就座之后,打算拿根蔬菜棒来吃,便伸出手。

闪。

蔬菜棒一个闪身,躲开了我伸出去的手。

……喂。

「你在干嘛啊和真。」

阿克娅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让蔬菜棒都吓了一跳,并蹦地跳了起来。

蔬菜棒瞬间停止了动作,阿克娅便拿了一根,塞进嘴里。

「……嗯。看起来真开心。你好像聊得很开心嘛,和真。你和其他小队的成员好像相当亲近喔?」

惠惠握起拳头捶了一下桌子,然后拿起怕到不敢动的蔬菜棒,塞进嘴里。

「……这种新感觉是怎么回事?看着和真和其他小队要好的样子,在感受到胸口一郁闷的同时,还有种新的快感……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被睡走的感觉……?」

那个满嘴疯言疯语、无可救药的变态,伸出手指弹了一下杯缘,然后就直接用手指拿起了蔬菜棒。

「干嘛啊,你们是怎样。在这种地方收集情报明明就是基本功吧……?」

说着,我也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朝蔬菜棒伸出手……

躲。

「……………………是在闪躲什么啦————————————————!」

「住、住手————!你想对我的蔬菜棒做什么!不、不可以糟蹋食物!」

我没拿到蔬菜棒的那只手直接转移目标,抓起装了蔬菜棒的杯子,高高举起,准备砸到墙上,但差点没哭出来的阿克娅抓住了我的手。

「区区蔬菜棒休想瞧不起我!应该说事到如今才吐嘈好像也不太对,但为什么蔬菜还会逃跑啊。麻烦端出已经杀好的东西来好吗!」

「你在说什么啊。不管是鱼还是蔬菜,任何东西都是越新鲜越好吃吧?你没听过新鲜现杀的处理方式吗?」

最好是有这种新鲜现杀啦。

我放弃吃蔬菜棒,说:

「唉……算了,现在先不管蔬菜的问题,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你们。我在想等级提升之后,接下来该学什么技能。老实说,这个小队的组成实在太不平衡了。所以我想就由最能够自由发挥的我来弥补不足的部分……这么说来,你们都学了些怎样的技能啊?」

没错,为了提高接任务的效率,学习技能的时候还是考虑一下自己和小队成员之间的配合度比较好。

我是因为这么想才找她们商量的,不过……

「我的是以『物理抗性』和『魔法抗性』,以及各种『状态异常抗性』为主。再来就是一个叫作『诱饵』的、用来诱敌的技能。」

「……你不打算学个『双手剑』之类的,提升武器的命中率吗?」

「不打算。自己这样说好像有点自大,但我的体力和肌力都相当不错。要是我的攻击变得能够轻易命中的话,就可以毫发无伤地打倒怪物。话虽如此,刻意放水挨打也不太对。应该像这样……拼命挥剑却砍不中对手,最后因为力有未逮而被攻陷,才是最爽的。」

「够了,你给我闭嘴。」

「……嗯嗯……!明明是你自己问我的还这样对待我……」

我决定不理会红着脸喘着气的达克妮丝。

我看向惠惠,她歪着头,开了口:

「我当然都是学爆裂系技能。『爆裂魔法』还有『爆炸系魔法威力上升』、『高速咏唱』等等。都是为了施展最棒的爆裂魔法而配的技能。之前如此;当然,之后也是如此。」

「……无论如何,你都不打算学中级魔法技能之类的吗?」

「不打算。」

这个家伙也不行啊……

「至于我呢……」

「你不用说了。」

「咦咦?」

阿克娅正准备说出自己的技能,于是我让她闭上了嘴。

反正就是些宴会才艺和宴会才艺和宴会才艺之类的吧。

不过……

「为什么这个小队就这么统整不起来呢……或许我真的该考虑转队……」

「「「!」」」

我轻声的自言自语,让她们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2

那个猎捕高丽菜的紧急任务之后,过了几天。

当时捕获的高丽菜也全都卖了出去。

然后,冒险者们都得到了报酬。

「和真,你看。因为报酬很不错,我试着稍微强化了一下送修的铠甲……如何?」

在因为来领报酬的冒险者们而拥挤不堪的公会内,达克妮丝兴高采烈地让我看她送修之后拿回来的铠甲。

如果要一言以蔽之的话…………

「感觉是品味很像暴发户的贵族公子哥儿会穿的铠甲。」

「……和真在任何时候都是不留情面的呢。就算是我,偶尔也会想听人老实的称赞一下啊。」

达克妮丝难得露出沮丧的表情这么说。

谁知道啊。

更何况……

「现在有个比你更严重的家伙在,我可没空理你。麻烦处理一下那个快要比你还吓人的变态好吗?」

「呼……呼……受、受不了、我受不了了!这把玛纳矿石制的法杖洋溢着魔力,这种色泽、光亮……呼……呼……」

惠惠抱着她整新过的法杖用脸颊磨蹭。

玛纳矿石是一种稀有金属,据说那具有特殊性质,制作法杖时加进去,就可以提升魔法的威力。

以高额的报酬强化了自己的法杖之后,惠惠一直都是这副模样。

听说这样爆裂魔法的威力就可以再提升个几成。

让杀伤力原本就已经强到很过头的爆裂魔法变得更强要干嘛,与其做这种事情,不如学些其他更应该学习的方便魔法吧?诸如此类的,我想说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过我实在不太想理会现在的惠惠,所以决定不管她。

我也已经领到了钱,心满意足。

吸引追着高丽菜而来的怪物的达克妮丝。

一举粉碎那些怪物的惠惠。

还有不顾两人的活跃,一个人我行我素地追赶着高丽菜的阿克娅。

我们决定不均分猎捕高丽菜所得到的报酬,而是分别以自己猎捕到的份直接当成个人的报酬。

这么提议的,是收获量仅次于我的阿克娅。

而现在,提议的人自己在等着领钱,但……

「你说什么————————————?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阿克娅的声音在公会内回荡。

唉……我真讨厌这样……

不出所料,阿克娅在公会的柜台和人起了争执。

她抓住公会柜台小姐的领子,不知道在抗议什么。

「为什么只有五万!你知不知道我抓到多少颗高丽菜?肯定不止十几二十颗喔!」

「这这、这个嘛,这件事实在有点难以启齿……」

「什么啦!」

「……阿克娅小姐抓来的,几乎都是西生菜……」

「…………为什么会有西生菜混在里面啊!」

「就、就算你这样问我!」

听她们的对话,似乎是觉得报酬有问题的样子。

大概是觉得继续跟柜台小姐扯下去也无济于事,阿克娅把手伸到背后交叠着,并一脸笑盈盈地靠近我。

「和————真先生!这次的任务,你拿到多少万圆啊?」

「一百万多一点。」

「「「一百!」」」

阿克娅、达克妮丝、惠惠都吓到说不出话来。

没错,我在那个突然降临的任务当中,一下子赚到了第一桶金。

我捕获到的,好像很多都是品质优良、满载经验值的高丽菜。

这也是幸运度的差距吧。

「和真大人————!我之前就这么觉得了,该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你人真的很好!」

「想不到有哪里可以夸奖的话就不要勉强。话先说在前头,这笔钱我已经决定好要怎么用了,所以不可能分你。」

听我抢先这么说,阿克娅的笑容僵住了。

「和真先生————————————————!我还以为自己可以拿到相当不错的任务报酬,所以这几天把身上的钱全都用掉了!应该说,我预计自己可以赚到一大笔钱,还在这个酒吧欠了将近十万!只靠这次的报酬根本还不清啊!」

我把黏在我身上、快要哭出来的阿克娅拉开,心里想着这个家伙为什么老是不知道瞻前顾后,同时举起手指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谁理你啊,一开始说这次要『各自保留自己得到的报酬』的人明明就是你自己。应该说,我也差不多想要找个地方当据点了。一直在马厩里生活,住起来很不安心吧?」

一般来说,冒险者并不会买房子。

因为冒险者并不追求安定,经常到处跑来跑去。

当然成功的冒险者非常少,大部分的人都没什么钱,仅能勉强度日,这也是原因之一。

老实说,要靠这些成员讨伐魔王根本不可能,我已经呈现半放弃状态了。

和魔王军战斗的工作,交给先被送这里来、有得到强大能力和装备的那些人负责就好。

毕竟,我是任何人都能够当的初期职业、最弱职业,冒险者。

而且,和那些从小就为了成为冒险者而锻炼的人相比,我的各项参数都很差劲,真的是到处都有的普通人。

在安全的地方稍微冒险一下,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后,我只要能够悠闲地过活就很满足了。

因此,我打算趁现在找间小小的小屋之类的物件租赁,如果够便宜的话买下来也可以。

阿克娅一脸真的要哭了的样子,紧紧抓住我。

「怎么这样啦啊啊啊啊!和真,拜托你,借我钱!只要够我结清欠款就好!我知道和真是男生,也知道你半夜在马厩里偶尔会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所以我可以理解你想赶快拥有私人空间的心情!五万!真的五万就好!拜托你啦————————————!」

「好我知道了,五万十万都只是小钱!我真的知道了,所以你给我闭嘴!」

3

「和真,我们赶快去出个讨伐任务!而且还要挑个有一堆小怪的任务!我想测试新法杖的威力!」

突然,惠惠这么说。

嗯。

「也对,在讨伐僵尸制造者的时候,到头来我也没空测试刚学会的技能。找个安全又简单的任务好了。」

「不,出个可以赚钱的任务吧!我把欠款结清了,所以连今天的饭钱都没有了!」

「不,现在应该找个强敌才对!找个攻击既沉重又爽快,强到不行的怪物……!」

再怎么统整不起来也该有个限度吧。

「总之,我们先看一下公布栏的委托再决定吧。」

大家都遵照我的意见,一个接着一个移动到公布栏前。

然后……

「……奇怪?这是怎样,几乎都没有委托嘛。」

没错,平常这里都贴满了大量的委托布告。

但是,今天只贴了几张。

而且……

「和真!选这个,就选这个吧!在山上出没的巨大熊,名叫黑色獠牙……」

「驳回啦驳回!喂,这是怎样!怎么只剩下高难度的任务啊!」

没错,留在公布栏上的,每一个都是现在的我们无法承担的任务。

就在我们满心疑惑时,一个公会职员来到我们身边。

「不好意思……因为最近有个疑似魔王军干部的人住进了城镇附近的一座小城堡……或许是受到该魔王军干部的影响,这附近的弱小怪物都躲了起来,导致工作锐减。下个月,国家派遣的骑士团就会从首都来到这里讨伐该干部,在那之前,就只有目前剩下的高难度工作可以……」

听职员过意不去地这么说,身无分文的阿克娅放声惨叫。

「为、为什么啦————————————?」

……这下就连我也不禁同情起阿克娅来了。

「真是的……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搬到这里来啦!我不知道那是干部还是什么啦,如果是不死者的话就给我走着瞧!」

阿克娅含泪猛抱怨,手上一边翻阅着打工情报杂志。

其他冒险者们的心情好像也一样,一副快要干不下去的样子,天还没黑就喝得醉醺醺的人比平常还要多。

不知道魔王的干部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

老实说,这个城镇的冒险者们的实力和我们差不了多少。

比我们还强的冒险者小队当然有很多,但即使如此程度依然有限。

这里是刚起步的冒险者首先造访的,为了初学者而存在的修练处。

以电玩来说,魔王的干部可是最后面才会出现的角色。

我们就连对付蟾蜍都会陷入苦战,聚集再多这种程度的人也无法与干部一战吧。

4

「也就是说,在高强的冒险者和骑士们下个月从首都来到这里之前,都无法正常工作啰。」

「就是这么回事……这样一来,在无法出任务的这段期间内,可能要暂时请你像这样陪我了……」

我和惠惠一起来到城镇外面。

现在,城镇附近都没有危险的怪物了。

因为魔王军的干部出现之后,弱小的怪物都吓得躲起来了。

我陪着因为接不到任务,无法使用爆裂魔法而郁闷不已的惠惠出来散步。

这个家伙有件每天都必须做的事情,就是一天一定要施放一次爆裂魔法。

难不成,接下来我必须每天都陪这个家伙出来,一直到下个月吗?

我原本不想理惠惠,叫她自己一个人去,结果她突然翻脸,说这样回程不就没有人背她回来了吗?

「这附近就可以了吧,赶快把你的魔法放一放就回去了。」

才刚离开城镇没多远,我就催惠惠施展她的魔法。

但是惠惠摇了摇头说:

「不可以。离城镇不够远的话,守卫先生又要骂我了。」

「你刚才说了『又』对吧。是因为声音太大之类吵到人而被骂吗?」

惠惠点头承认了我的说词。

没办法,虽然没带武器有点不安,但反正也没有怪物。

偶一为之,我决定走远一点看看。

仔细想想,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像这样在外面闲晃的经验好像也没几次。

外出的时候大概都和讨伐怪物的任务有关。

似乎不曾像这样,悠哉地在外面散步……

「……?那是什么啊。是废城吗?」

远在前方的山丘上。

一座已经荒废的老旧城堡兀自伫立在那里。

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鬼屋似的……

「感觉有点毛毛的……就好像有鬼住在里面似的……」

我这么喃喃地说着……

「就选那里吧!就算大肆破坏那种废城应该也没有人会抱怨才对。」

说着,惠惠喜不自禁地开始准备她的魔法。

在微风吹拂,令人心旷神怡的山丘上。

和当下如此闲适的气氛格格不入的爆裂魔法的咏唱声,就此乘风而去……!

…………就这样,我和惠惠开始了新的每日例行公事。

身无分文的阿克娅每天都在努力打工。

达克妮丝则表示暂时会在老家做她的重训。

没事干的惠惠则是每天都到那座废城附近去施放爆裂魔法,不曾间断。

有时是下着冰雨的寒冷傍晚。

有时是吃完午餐的平静午后。

有时是在清爽的早晨出去散步时顺便。

无论是任何时间,惠惠每天都会到那座废城去施放魔法……

而一直在惠惠身边看着魔法的我,甚至可以分辨得出当天的爆裂魔法状况是好是坏了。

「『Explosion』————————!」

「喔,今天的感觉不错喔。爆裂的冲击波有如渗透入骨般震荡着全身,还有吹拂全身肌肤的空气震动紧接在后。虽然神奇的是那座废城依然没怎样,不过……好个爆裂!」

「好个爆裂!呵呵,和真也开始越来越了解爆裂道了呢。今天的评价相当切中要点又富含诗意……如何?我不是随便说说的,和真要不要认真考虑一下,干脆把爆裂魔法学起来啊?」

「嗯————爆裂道是很有趣啦……可是以我们的小队目前的编制来说,好像不太需要两个魔法师。不过,等到我不干冒险者的时候,如果还有剩下点数的话,最后把爆裂魔法学起来好像也很有趣。」

我和惠惠一边说着这样的事情,一边对彼此露出了微笑。

就这样,我们说着今天的爆裂魔法的爆炸声可以打几分之类;不,虽然音量不大但音色很不错之类的,一直聊着爆裂道。

5

就在我们每天持续着爆裂散步,正好过了一个星期的那天早上。

『紧急广播!紧急广播!所有冒险者请注意,请各位立刻做好武装准备,成战斗状态到城镇的正门集合!』

熟悉的紧急广播声传遍整个城镇。

听到广播,我们也做好全副武装,赶往现场。

众多冒险者正在聚集到城镇正门前,在这样的状况下抵达现场的我们,看见了一个散发出惊人压迫感的怪物,并只能在他面前茫然地呆立着。

无头骑士。

是对人宣告死亡,带来绝望的怪物。

化身为不死者之后,得到了凌驾于生前之上的肉体与特殊能力。

站在正门前的那个穿着漆黑铠甲的骑士,将自己的头颅抱在身体的左侧,在整个城镇的冒险者们的注视中,将自己完全罩在头盔之下的头颅递到众人眼前。

被递了出来的头颅发出模糊的声音。

「……我是魔王军的干部,不久之前才搬到附近的城堡……」

说到最后,头颅开始微微抖动了起来…………!

「每每每每、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都都、都跑来我的城堡,每天从不间断地跑来发爆裂魔法的神经病大笨蛋,是谁啊啊啊————————————————!」

这位魔王军的干部看起来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无头骑士的呐喊听起来像是一直在忍耐着什么,忍到不能再忍终于发怒了似的,让我身边的冒险者们开始议论纷纷。

应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总之,之所以紧急集合我们,原因就是眼前这个气到快发疯的无头骑士吧。

「……爆裂魔法?」

「说到会用爆裂魔法的人就是……」

「说到爆裂魔法就是……」

周围的人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聚集到站在我身边的惠惠身上。

……吸引了周围目光的惠惠猛然一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魔法师女孩。

受到她的动作影响,我也跟着看了那个女孩,于是周遭的人也跟着受到影响,一齐改变视线看向那个女孩……

「咦咦?我、我吗?你们为什么要看我?我可不会用爆裂魔法喔!」

突然被嫁祸到自己身上,那个魔法师女孩连忙否认。

……等等,难不成……我们每天去放魔法的那座废城!

难道那就是……

我往旁边瞄了一眼,只见惠惠冷汗直流。

看来这个家伙也注意到这件事了。

终于,惠惠叹了口气,一脸厌恶地走上前去。

随着她的动作,冒险者们也让出了一条走向无头骑士的路。

站在城镇正门前的无头骑士。

惠惠在距离那个无头骑士约莫十公尺的地方站定,与之对峙。

以我为首,达克妮丝和阿克娅也都在惠惠身后陪着她。

每次看见不死者就像碰上杀父仇人似地积极进攻的阿克娅,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无头骑士气到抓狂的模样实在很少见,她一脸兴致勃勃地等着看事情会如何发展。

「就是你吗……!你就是那个每天每天都跑去对着我的城堡施放爆裂魔法的大笨蛋吗!如果你是因为知道我是魔王军干部,想要找我打一场的话,就光明正大地攻进城堡啊!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思的话,乖乖躲在镇上发抖就好!为什么要用如此阴险的手段找我麻烦?我知道这个镇上只有低等级的冒险者!原本想说这种只有小角色的城镇放着不管就好,结果你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居然每天每天都跑来砰砰砰砰地轰着你的魔法……!我看你是脑袋有问题吧!」

大概是一连好几天被爆裂魔法轰到很烦吧,无头骑士的头盔因为猛烈的愤怒而忍不住抖动起来。

惠惠终究因为受到震慑,显得有些畏缩,却还是掀起肩上的斗篷用力一挥……

「吾乃惠惠。身为大法师,乃使用爆裂魔法者……!」

「……惠惠是哪门子的名字,你唬我啊?」

「才、才没有!」

尽管被听她报上名号的无头骑士吐嘈,惠惠还是重新振作起来,继续说:

「吾乃红魔族出身,乃是这个城镇首屈一指的魔法师。吾之所以不断使用爆裂魔法,乃是为了诱出你这个魔王军干部的作战计划……!当你像这样着了道,只身来到这个城镇,足见你气数已尽!」

看着惠惠拿法杖指着无头骑士兴高采烈地大放厥词,在她身后的我,轻声对达克妮丝和阿克娅耳语起来。

「……喂,那个家伙居然那样说耶。明明是因为她无理取闹,说什么每天都必须放爆裂魔法否则会死,我才无可奈何地带她到那座城堡附近去的,什么时候变成作战计划了。」

「……嗯,而且她还趁乱宣称自己是这里首屈一指的魔法师呢。」

「嘘————!这种事情先不要说出来啦!她今天还没用过爆裂魔法,后面又有一堆冒险者在挺她,所以比较强势。现在她讲得正在兴头上,我们就这样继续看下去吧!」

大概是听见了我们交头接耳的内容吧,惠惠维持着单手拿法杖指着对方的姿势,脸上微微泛红。

至于无头骑士,则是不知为何似乎就此接受了她的说词。

「……喔,是红魔的人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以那个不寻常的名字真的不是在唬我是吧。」

「喂,你对我爸妈帮我取的名字有意见就说啊,我洗耳恭听!」

惠惠听了无头骑士的发言开始发火,但对方却是一副不以为意。

应该说,即使看见来自整个城镇的大群冒险者,他也未曾露出在意过的样子。

不愧是魔王军的干部,他大概一点也不把我们这种菜鸟放在眼里吧。

「……哼,算了。我并不是为了招惹你们这些无名小卒而来到这个地方。我之所以来这个地方,是为了调查一件事情。这段时间都会待在那座城堡,所以之后你不准再用爆裂魔法了。听到了吗?」

「这等于是叫我去死吧。红魔族每天都必须施放一次爆裂魔法,否则会死掉。」

「喂、喂,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你少信口开河!」

怎么办,我越来越想继续看惠惠和那个怪物多聊一下了。

我看向阿克娅,她也是雀跃不已地看着惠惠死缠烂打对上无头骑士。

无头骑士将头颅放在右手上,然后直接灵巧地做出摊手耸肩的动作。

「无论如何,你都不打算放弃发爆裂魔法是吧?尽管我是堕入魔道之身,但原本也是个骑士,我没兴趣砍杀弱者。不过,如果你想继续在城堡附近做那种事情打扰我的话,我也是有我的想法喔。」

无头骑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让惠惠后退了几步。

然而,惠惠随即露出狂妄的笑容……!

「被打扰的是我们好吗!都是因为你待在那座城堡不走,害我们连工作都没办法好好做!哼……你也只有现在能够那么气定神闲了。我们这边可是有对付不死者的专家在!大师,拜托你了!」

大肆呛声之后,惠惠把事情完全丢给了阿克娅。

…………喂。

「真拿你没办法啊————!我不知道你是魔王军的干部还是什么,但是在本小姐在的时候来到这里,算你运气不好。明明是不死者,却在这种大白天会让你的力量变弱的时候跑到外面来,简直就是在叫我净化你!都是你害我们连照常接任务都不行!好了,你应该有所觉悟了吧?」

听惠惠叫了她大师,阿克娅一副颇受用的样子,站到无头骑士面前。

冒险者们无不紧张地咽下口水,看着事情会如何发展。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阿克娅向无头骑士伸出一只手。

无头骑士见状,兴致盎然地将自己的头颅向前朝阿克娅递了出去。

这大概是属于无头骑士的,所谓「认真盯着看」的方式吧。

「喔,厉害厉害,你不是普通的祭司,而是大祭司对吧?再怎么说,我也是魔王军的干部之一。我可没有落魄到会被待在这种城镇的低等级大祭司净化,也有对付大祭司的手段……不过,这样好了,先让我来好好折磨一下那个红魔族的小女孩吧!」

无头骑士在阿克娅准备咏唱魔法时抢先一步,以左手的食指指着惠惠。

然后,无头骑士立即大喊!

「宣告汝之死亡!你将在一周之后死去!」

在无头骑士施展诅咒的同一时间,达克妮丝抓住惠惠的后领,将她藏到自己身后去。

「啥?达、达克妮丝!」

在惠惠的尖叫声中,达克妮丝的身体瞬间发出微弱的黑光。

可恶,中招了,是死亡宣告吗!

「达克妮丝,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会痛?」

我连忙这么问,但达克妮丝伸展了自己的双手好几次进行确认。

「……嗯,好像没什么感觉。」

然后相当稀松平常地说着。

但是,无头骑士确实是这么喊的。

将在一周之后死去。

正当阿克娅在中了诅咒的达克妮丝身上摸来摸去时,无头骑士得意洋洋地宣言。

「刚才的诅咒现在还不会对你怎样。计划虽然有点被打乱,不过你们冒险者的同伴意识那么高,这样反而会让你们更痛苦吧……听好了,红魔族的少女。再这样下去,那个十字骑士将会在一周后死亡。哼哼,在那之前,你最重要的同伴将一直受到死亡的恐惧折磨,害怕不已……没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所做所为害了她!接下来这一周,你就看着同伴痛苦的模样,并为自己的行为而悔不当初吧!哼哈哈哈,早知如此就该乖乖听我的话吧!」

在惠惠因无头骑士这番话而脸色发白之际,达克妮丝颤抖着大喊:

「竟、竟有此事!也就是说,你这个家伙对我施加了死亡诅咒,想要解开诅咒就得乖乖听你的话!你的意思就是这样没错吧!」

「咦?」

无法理解达克妮丝在说什么的无头骑士,坦率地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我一样无法理解她在说什么……也不想理解。

「唔……!不过是区区诅咒,休想让我屈服……!我不会屈服的……!可是,我、我该怎么办啊和真!你看那个无头骑士,看他头盔底下那双邪淫的眼神!那种眼神怎么看都是想把我直接带回城堡里,说什么想解除诅咒就得乖乖听他的话,然后要求我陪他大玩咸湿变态性爱游戏的性变态!」

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被叫成性变态的可怜无头骑士,轻轻冒出一声:

「……咦?」

真是令人同情。

「即使你可以任意摆布我的身体,也不要以为你可以操弄我的心!我快要变成被囚禁在城堡里,任凭魔王的手下做出不合理要求的女骑士了!啊啊,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和真!这种状况比我预料的还要更令人热血沸腾!我不想去,我也不想去啊,可是没办法!我会试图抵抗到最后一刻的,请你不要阻挠我!那么,我去去就回来!」

「咦咦?」

「站住,不准去!你看人家无头骑士多困扰啊!」

见达克妮丝兴冲冲的就想跟着敌人走,而当我从背后扣住她的肩颈时,看见了松下一口气的无头骑士的身影。

「总、总而言之!如果你们得到教训的话,就别再对我的城堡施放爆裂魔法了!还有,红魔族的少女啊!如果你想要我解开那个十字骑士的诅咒,就来我的城堡吧!只要你能够爬到城堡的顶楼,来到我的房间,我就解除她的诅咒!但是……城堡里面到处都是我的部下,成群的不死骑士啊。你们这些菜鸟冒险者,真有办法来到我身边吗?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

无头骑士如此宣言之后,一边大笑,一边骑上停在城镇外面的无头马,直接往城堡的方向离去……

6

刚才的发展要说过于残酷确实是过于残酷,使得聚集到现场的冒险者们只能一脸茫然地呆立在原地。

而我也一样。

在我的身旁,脸色铁青、浑身颤抖的惠惠,则是用力握紧了手上的法杖。

接着,她正打算一个人走到城镇外头去。

「喂,你想去哪里。你打算想干嘛?」

我拉住惠惠的斗篷,惠惠便在脚上使力奋命抵抗,头也不回地说:

「这次的事情是我该负责。我去一下城堡,直接对那个无头骑士施展爆裂魔法,然后解除达克妮丝的诅咒。」

这种事情,惠惠一个人去也办不到吧。

……应该说。

「我当然也要去啊。你一个人去的话,只要碰到小喽啰、用了魔法,就完蛋了。再说,我每天都陪你一起去,却也没发现那是干部的城堡。」

听我这么说,惠惠先是露出一脸凝重的表情,最后终于肩膀一垮,放弃了原本的想法。

「……那,我们一起去吧。可是,他说对手是一大堆不死骑士。这样一来,武器大概起不了什么作用。我的魔法应该会比较管用才对……所以,像这种时候你可要好好依赖我喔。」

说着,惠惠微微一笑。

既然名叫不死骑士,那应该是一身铠甲的敌人吧。

要对付那种敌人的话,手上只有这把便宜货的我便无用武之地。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有其他主意。

「靠我的感应敌人技能搜寻城内的怪物,同时以潜伏技能藏身,偷偷摸摸溜进去吧。或者是每天都到城堡去,从一楼依序以爆裂魔法打倒敌人然后回来。一天一天慢慢削减敌人的战力……既然期限有一个星期,靠这种作战计划行动应该也可以。」

大概是听了我的提议多少感觉到还有些希望吧,惠惠点了点头,表情开朗了起来。我和惠惠转头看向达克妮丝。

「喂,达克妮丝!我们一定会设法解除你的诅咒!所以,你放心地……」

「『Sacred Break Spell』!」

就在我向达克妮丝喊话,想帮她打气的途中。

阿克娅咏唱的魔法打断了我的发言,达克妮丝的身体也随之发出淡淡的光芒。

然后,达克妮丝似乎觉得有些可惜,隐约有点无精打采的样子;相对的,阿克娅则是开心地说:

「有我出马,解除无头骑士的诅咒根本易如反掌!怎样怎样?我偶尔也会有很像祭司的时候吧?」

「「……咦?」」

……亏我和惠惠还自己讨论得那么热烈,把我们的干劲还来啦。

7

魔王军干部袭击事件之后平安无事地过了一周之后的某一天。

「我想出任务!难一点的也没关系,我们去接任务吧!」

「「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