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录入:千里朱音

修图:八木いずも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后一股巨大压迫感袭击而来的时候,他正好挥剑砍向体型有如大腿、头上长着角的兔子。

「那只生物」的移动速度相当快,方才还在注视一只巨大的犬型魔兽,直到为了对付角兔才将视线从它身上移开。照理来说,当时那只生物距离他应该还有二十多公尺远,而且歼灭它只需几秒钟的时间。不过,现在那声令人震慑的咆哮,似乎已经来到他正后方不远处。

相信大家一定看过尽全力拼命跑的狗,它们的速度早已凌驾人类的反应速度。

尽管太一曾经在邻居家的狗溜走后参与过搜捕行动,不过对于眼前这只飞快奔跑的魔兽,他连靠近的办法都没有,甚至还怀疑它是不是连身体两侧部长有眼睛。那只魔兽一边维持高速奔跑状态,一边逐渐与太一间拉开距离。

听说狗对人类都会手下留情。当它们真想的要袭击你的时候,就算是格斗家都没有办法打赢。这可不是道听涂说,说出这番话的人正是一位世界知名且实力坚强的格斗家,所以这段话应该不是骗人的才对。

然而,前提是这件事情必须是在地球上面发生的才算数。

在这个世界——阿尔蒂亚里面昌盛的并非是科学,而是魔术。

这个世上,能够操控魔术者与无法操控者的差异,就如同大人与婴孩一般。

在这里却有一位来自地球,名叫西村太一的日本人,他怀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大力量。

然而,拥有能力却不知道如何运用的话,这股力量就等同没有,不过现在的太一却可以随心所欲运用这股力量。

当然,他也是历经了许多严苛的修练、训练才有今日。

太一连头都不回。他只要依靠异于常人的敏锐五感,不要说声音,就连空气流动等细微变化都可透过皮肤一一察觉。因此就算有魔兽要从背后发动奇袭,这敏锐的五感也会告诉他魔兽的位置还有动作。

此时,有只光是站着就有一个人那么高的犬型魔兽——沼泽巨狼正张开大嘴露出獠牙向着太一,并抬起右前掌的利爪朝他扑来。

要致太一于死地的种种凝聚成一股「杀气」,而他也察觉到这股不寻常的气息。对以战斗为生的人而言,谁都想得到这种「到达高手等级后便可轻松察觉到杀气」的能力。然而,没有这方面资质的人,就算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获得。话虽如此,太一藉由他惊人的能力与全心全意的投入,最后总算学会了这项能力。

正当太一想发挥这项能力时,就象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般,那只魔兽居然大吼一声,让察觉杀气的能力顿时无用武之地。

但是,太一获得的能力并非只有敏锐的五感而已。他的另一项能力能够提升他的体能,而且提升的幅度根本无法用地球的标准来衡量。他利用这项能力大幅降低自己的体感速度,也就是映入太一眼帘的景色都会以慢动作状态呈现。在所有事物缓慢动作的时间中,只有太一可以用平时的速度采取行动。对这样的他来说,沼泽巨狼的攻击根本就象是小朋友打闹一样。

太一迅速松开紧握剑柄的右手,紧接着一个侧身,轻松闪开魔兽挥出的右前爪。此时,尽管沼泽巨狼的攻势已经遭到化解,不过攻击动作却无法停下来。在惯性作用的影响下,魔兽直接倒向太一,不过太一并没有抵挡这数百公斤的重量,只是让它顺势向前移动。就在这个时候,太一用左手由上、右手从下的姿势牢牢抓住沼泽巨狼的脚。

「吃我这招!」

太一直接将腰向前一弯,把沼泽巨狼摔了出去。这是一记违反常理的过盾摔。

「啊呜!」

因为背部着地,或是应该说受到重摔,剧烈的疼痛使得沼泽巨狼发出悲鸣。

这记攻击应该有对沼泽巨狼造成不小的损伤,纵使在原处用力挥舞利爪,不过却迟迟无法起身。

「别怪我。」

太一捡起了剑,一口气将刀锋刺进沼泽巨狼的咽喉。它的身体颤抖了一会儿,最后变成一具动也不动的尸体。

太一拔起剑,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块布,拭去附在剑刃上的血,并把剑收回剑鞘。他抬起头来观察周遭状况,尽管有感受到周遭还有几只生物的气息,不过都对他构不成威胁,应该只是小动物之类罢了。撇开这些动物是否力大无穷,反正它们只要看到人类就会落荒而逃。看来找碴的魔兽已经一扫而空。

「接下来去看看凛的状况吧。」

就在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太一将视线投向了某个方向。

感觉就象是水平如镜的湖面。

一定没错,这种感觉正是凛所散发出来的魔力。尽管没有见到本人,不过太一相当肯定。他无声无息地靠近凛的所在之处。

恐怕凛现在也在跟魔兽对峙,如果大喇嘲地板过去,想必会妨碍她的行动。

其实如果对手的注意力完全被太一吸引的话,这样等于让凛可以长驱直入。如果就一般而言,这是个完美助攻。然而,太一会将此事定调成「妨碍」的理由只有一个,那是因为这是场一对多的战斗训练。

魔兽当前居然还能说是训练,这件事情本身的逻辑早已不算正常,但是现在就不多做解释。

现在可以感受到,凛的魔力已在不远之处。

太一从树荫里面探出头来看,视线所及之处有两只沼泽巨狼、五只角兔与一位绑着马尾面对这些魔兽的少女。

她手持一根与自己身高相去不远的长杖,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如果说太一主是采取近身的动态战斗,那凛擅长的就是与自己有所间隔的远距离静态战斗。

至于她会怎么消灭眼前的那些魔兽,其实太一心里多少已经有个底。

以消灭为前提的当下,太一从来没有想过凛可能会输掉。

跟他一起来到异世界的吾栖凛,她与太一的交情可不是只有一天两天。尽管俩人遗不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程度,不过至少见面时或多或少可以猜中对方的想法。虽然不知道凛的命中率如何,不过太一大概可猜中七成之多。

太一心想,从这里观看不是很清楚,因此便移动到可以清楚看见凛之侧脸的位置。期间双方的对峙依旧持续着,阖上双眼静谧伫立的凛:与极尽恫吓之能事,而且还想伺机扑向敌手的魔兽,两者之间的落差显而易见。

突然,凛缓缓地张开双眼。

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睑上提,凌厉的视线瞬间锁定了魔兽的位置。

她利落地将手中的长杖指向魔兽。

随即,空中开始浮现出闪耀着金黄光芒的几何图形魔法阵。

至此就可理解凛的行动模式。在紧闭双眼却毫无可趁之机的状态下,她咏唱了一段魔术。从刚才她嘴角动也没动一下的情况来看,想必旁人应该认为她的魔术应该无须进行咏唱吧。

约二十个如拳头般大小的石块凭空出现。面对眼前的光景,太一努力翻搅着他那模糊的记忆,最后终于在脑海中想起了这招名为「石雨召唤」的魔术。

「石雨召唤」

喊出魔术的名称是凛发动魔术的关键,而这也证明了太一的记忆正确无误。

无数石块无视着物理定律,乘着千奇百怪的路径飞散四处。

数不清的石块毫不留情地痛击魔兽,它们痛苦到呻吟声四起。当然,这些魔兽也没有弱到会被这种程度的魔术消灭。其实凛只要有心,绝对还可以提升这项魔术的威力,甚至强到只需一击就可以让魔兽全灭。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她自有打算。

「水碎弹」

如汽球破裂般的「碰碰」声响连续撼动着太一的鼓膜。一团团的水球就这样炸裂开来,七只魔兽的步伐因而踉跄不堪。全身湿漉漉的它们一同瞪着凛看。

「看你干的好事」,魔兽脸上并没有散发出这样的气势。

反而呈现出遭遇实力悬殊的强者时,出自本能反应的恐惧心理。

这些魔兽应该恨不得可以马上逃走吧。转身向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全力逃出凛的手掌心。这一定是它们现在内心的想法。

当然,对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凛来说,这些魔兽的盘算应该是最不可取的下下策。

更重要的是,凛早就已经有宽裕的时间来实践她心里面的计划。这里时间上所谓的「宽裕」并非来自魔兽遭到「水碎弹」攻击后而不知所措的那段空白时间。

此处所指的是双方开战前的那段对峙时期。当时的凛已经布下三种魔术,再加上魔兽发现凛的时候一定是不假思索就向她扑去。

凛将她的左手高举过肩,然后向前一指。

「雷神剑」

伴随着清澈的响声,闪耀蓝白色光芒的闪电之剑剌进了七支魔兽的身体。

身上早已湿透的魔兽,此时又遭遇电击,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受到这种对生物而雷足以致命的电击后,遍体焦黑的魔兽横尸路面。凛成功封住魔兽的行动,并在攻击之余提前设下致胜的一招,最后更以令人赞赏的准确度与速度实现整个计划。

欲擒故纵又无法见缝插针的多段攻击,这句简短的话即可道尽凛这次所采取的战略。

「辛苦了。」

「太一。」

听见太一的呼喊,凛转过身来。

她的表情未显一丝疲态,看来方才连续使出三种魔术的精湛表现并未带给凛任何负担。

话说回来太一也同样轻松。直到刚刚为止,他总共消灭七只魔兽。虽然在打斗过程中花了点力气,不过对太一来说,这种程度的战斗还不至于让他上气不接下气。

「你的战果如何啊?」

「七只而已,小菜一碟。」

回了句「是喔」后,凛伸了伸懒腰。

从一早进入这座森林后已经过了半天。历经几次与魔兽的战斗,俩人的战果已经达到数十只。

论他们俩的实力,这个数字其实有点少。这是因为他们与魔兽的交手次数并不多的缘故。

「没差,这里的魔兽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是啦,有种在欺负弱小的感觉。」

他们会说出这番话也无可厚非,这是因为这座森林里面已经没有魔兽可以跟太一、凛相互匹敌了。话虽如此,在累积实战经验方面,这些行动还是有其意义。特别是累积越多次的一对多实战经验,将可以培养出更灵活的作战观点。因为至今为止的战斗大都是以一对一形式为主。

「那么,再多杀几只后就回蕾米亚那里一趟吧。」

「好啊。」

语毕,俩人分别往不同方向而去。

有个认识的人在身边就是如此令人安心。

太一与凛从日本来到异世界阿尔帝亚,算一算迄今已经过大约三个月。

在这之前他们俩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距离新生入学典礼结束的时间都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就被流放到这个世界。

至于原因为何?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