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异世界启程篇 第一话 从一般生活

第一卷 第一章 异世界启程篇 第一话 从一般生活

暴殄天物。

意思是说,尽管好不容易拥有质量良好的事物,不过却不知道如何运用,,或是过分珍惜这项事物而不去善加利用,最后导致该项事物消失无踪。

在某种球类竞技中,西村太一就是个近乎暴殄天物的少年。

时序四月下旬,已经是樱花树花朵凋谢、重展新叶的时期,目前万里无云的蓝天下正在进行体育课。

男生上的是垒球。

同时女生好像是在打软式网球。

可惜的是(?)这样就听不到女生的尖叫加油声,不过男生似乎也不在乎有没有这回事,体育课的上课气氛依旧热络。

将班上男生人数对半一分,刚好可分成两支垒球队。

这场比赛应该称得上是班上的红白对抗赛,在三局下半结束时比数为O比一,演变成双方投手互相较劲的局面。

赛前那些棒球队的现任球员都被提醒,在投球、打击时都要有所节制,不过如果是小学、国中有打过棒球的人就不在此限。刚刚才让记分板上翻出第三个O的白队投手就曾经打过少棒。尽管实际比赛又是另当别论,不过从他的表现看来,过往的经验让他在比赛中适应得颇为良好。对手想要正中球心把球打出去实非易事。

另一队的投手,除了玩玩传接球外从未正式打过棒球。硬要拿来与白队投手比较的话,投球技术自然是相形见拙,就算不懂棒球的人也可从被击出的球数看出双方的实力落差。

假如守备人员也没有正式打过棒球的话,被击出的球将会有不少球数形成安打。

此局现在来到两出局二垒有人的情况。跑者是脚程颇快的足球队队员,打者轮到白队的王牌投手。目前白队所得的一分也是出自这位打者一记适时的安打。

现在又来到了可否击出得分打点的关键时刻。

「来吧!再来几分!」

打者势在必得地走进打击区。

红队不只迟迟无法得分,还不能让对手拉开得分差距。然而,红队投手确实很难压制对方的打者。

尽管担任游击手的太一正在发呆,不过他知道投手投出的球会被打向哪里。就在球棒挥出的瞬间,太一轻轻在原地跃起,用脚尖着地。

随着场内响起的钝重击球声,被击出的球猛烈穿越投手右侧朝着二垒方向而去。

大家都在猜想这颗球就要穿越中外野手跟前形成一支安打。就在这个时候,太一的身影居然出现在这颗球如入无人之境的路径上,他顺利将球接住后一个转身。

转身的同时,他将球从手套里面取出,并透过这个转身顺势将球传给一垒手。

当一垒手的手套响起「咚!」的一声,也就是顺利接到球的时候,打者才跑到本垒与一垒中间左右而已。

毫无争议的三上三下。这记可能形成安打的打击可能连棒球队选手都无法化解,不过太一却展现出防守美技解除了失分危机。

「哇啊啊!我打到太一防守的区域啦!」

白队王牌因全力打击却无功而返在那里懊恼不已。

「呼呼呼!抱歉啦,贵史!」

太一一脸得意地从他身旁跑过。因为他刚刚展现完一个防守美技,所以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也无可厚非。

说实在的,一直以来看过太一比赛的人都会觉得,可以做到那样的防守,那为何不干脆加入棒球队。不只在垒球方面,其实从国中开始,太一在足球、篮球、排球等运动里面就已经崭露头角。就算没有相亲经历,他照样可以打出一场好比赛,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队伍里面的灵魂人物。

进入打击区的太一一记刻意延迟出棒的推打,顺利击出一支中间方向的平飞球,球越过跳起来意图接杀的二垒手头顶,太一上垒成功。太一今天的打击成绩为两打数一安打。他面对的是个不好应付的厉害投手,再加上太一本身也没有正式打过棒球,因此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相当值得赞赏。

然而,接下来因为他们后继无力,无法成功得分,今天这堂课的激烈比赛就以O比一的比数落一幕。

「太一你这个家伙!打得还不赖嘛!」

下课后走回教室途中,有个人紧紧搭上太一的肩膀。

才刚入学,同学之间都还不太熟的情况下,太一认为会做出这种亲昵动作的人只有一个。

「是你啊!贵史你刚刚打得漂亮。」

他与太一从小学就是好友,名叫小野寺贵史。

「刚刚那球应该要安打才对,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哼,那种打法就想突破我的守备……」

「那种打法?」

「再去练个三个月吧。」

「最好啦!最好啦!三个月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他们总是这样嬉闹着。

这俩人还不知道,尽管自己才上高中不久,却已经是班上的风云人物了。

然后,这样的人物还有一个。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蠢话啊。」

一道略带嘶哑且悦耳的声音传向俩人。

如此听到不想再听的声线,太一与贵史当然知道是谁发出来的。

「是凛啊。她们都不是你的对手吧。」

「只是上课而已,我才不会出全力。」

「那是当然的,因为你根本开外挂啊。」

「什么开外挂啊!」

面对拉高音量的凛,太一与贵史吓得快速后退了几步。

吾妻凛。

她从小就热爱网球,在全国的青少年网球界可说是相当有实力的选手。

尽管她应该有历经不少严苛锻练,不过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以女生来说,她的身高并不算矮,拥有多一分太过,少一分则不足的模特儿体态,还有十人中会有九人会异口同声称赞「可爱」的外貌。发长及背的乌黑秀发绑成马尾随风摆荡。再加上她那良好的仪态,光是站着就足以构成一幅赏心悦目的画作。

还有就是身为帅哥的小野寺贵史。

身高超过一八〇,人瘦又有肌肉。小学就开始打棒球,国中开始学空手道,是个热中格斗技的少年。

这位阳光帅哥早已是这个年级受欢迎排行榜的前三名,然而只有他本人不知道这件事情。根据学校里面的传言,目前已经有两个人向他告白了,真是个令人畏惧的男人。尽管俩人都是相当可爱的女生,不过他却当场拒绝对方,摆明就是与全国没人要的男生为敌。

其实他打从国中开始就非常喜欢凛,不过却迟迟拿不出向她告白的勇气。外表看似旱已习惯游戏人间的他其实是个胆小鬼。这个事实只有太一一个人知道。

最后来谈谈西村太一。他是夹在这两位帅哥、美女中的没人要代表。没有特别出众的外貌,身高跟凛差不多,只有一六八公分。

成绩中下,尽管运动神经、反应能力不错,然而不爱付出也不愿努力的性格让他吃了不少亏,做什么都成不了大器。在运动场上面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他没有经验,不过每当实际下场比拼后,他往往又会展现出精湛的技术,最后反而让那些热衷社团活动的青少年将他视为眼中钉。他就这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地虚耗自己的才能。

乍看之下会觉得他无忧无虑,但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有个烦恼,而烦恼的来源正是与他相当要好的贵史和凛。他现在处于「外貌落差足以跟贫富差距相互匹敌」的年纪。说实在的,太一也长得不差,只要够贴心,并在沟通上面多下点工夫,要交个女朋友一定没有问题。

一部分的「抚女」擅自将贵史归为强气攻,将太一视为强气受。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成为这种会让人背脊发凉的妄想中主角。为了保全那些「抚女」的名誉,所以这里故意不用行话来称呼她们。

这些都只是日常生活中的一景,每天过的日子差异并不大。

连互相大声嚷嚷都是种趣味。因为上了高中后朋友变多,乐趣也跟着倍增。看着斗嘴的贵史与凛,太一发现自己正开心地笑着。

太一稍微想了一下,并得出了「他喜欢如此时光」这样的结论。

当下他认为所有事情都会保持现状。

不过,世上的一切正无时无刻地改变着。

就算能够理解这样的道理,也不代表可以体会,因为对太一来说,他还太年轻。

「………兹!…………兹兹……」

「嗯?」

他突然听到背后有什么声音而停下脚步。

太一回过头确认,但他看到的只是空荡荡且颇为冷清的操场。

「有人说话吗?」

没有人回应他的嘟嚷,太一头着歪,满脸无法释怀的模样。尽管方才他没有听清楚那个声音说些什么,但是就算因为这样而用「音量不大」为由说那是幻听,太一听到的那个声音也过于清晰。话虽如此,可是在空无一人的操场照理来说不会有人跟你搭话才对。若是真的有人跟你塔话,即使是这种大白天,相信任谁都会起鸡皮疙瘩才是。在记忆中,这座高中并没有七大不可思议那样的怪谈才对。

「太一,快一点啦!等等电玩游乐场人会爆多的耶。」

「喔!等我一下!」

体育课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等等换个衣服,再开个回家前的班会,今天的课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今天太一、凛、贵史约好放学后要一起去电玩游乐场玩,三人已经许久不曾一同前去。今天难得凛的网球教室晚上没有排课,而且贵史今天也不用空手道练习,这么碰巧的日子可以说难得一见。

至于太一,要约他再简单也不过了。因为他怕麻烦的个性,所以课后没有额外修习任何课程。不过,太一原本就相当精明,做事又可以很快进入状况,因此凛跟贵史都打从心底觉得,假如太一热中某项事物的话绝对可以有一番作为。然而,也正因为太一从未热衷过任何事物,所以才会被说是「在虚耗自己的才能」。

太一慌忙地跑向贵史与凛,一同往教室走去。

当走在三人最后头的太一离开后,操场上面刮起一阵风,扬起片片落叶而去。

事实上刚刚那声幻听等于同警钟,宣告着日常生活已不复在。那个时候的太一当然对此浑然不知。

迅速换好衣服前去参加班会。这个时候全班同学也是团结一致。不管是社团活动、约会,还是要去打工,闲晃。对正值青春年华的高中生而言,放学后的这段时间可是无比珍贵的重要时光。

「好啦,今天也没有什么要特别要通知你们的事情。等等不要在教室逗留太久,赶快回家喔,小鬼们。」

说话方式渲染力极强的这位女导师二十九岁、单身,当然绝对不要当面跟她提及单身这两个字,以免发生恐怖的事情。这位导师人美,身材又好,再加上家事、工作都做得完美无缺(本人说的),所以到现在都还结不成婚,而这件事对学生来说也是一大谜团。

闲聊到此。

「走吧,出发了!」

「走吧!」

目的地的电玩游乐场位在学校与距离学校最近的车站之间。因为开店地点绝佳,所以许多学生放学后都会前往。直接跟同学约在店里面碰头的人也不少,所以越早到越能能够抢到想玩的机台,可说是场毫无仁义可言的战斗。

「你们怎么还是那么拼命啊。我实在不太懂你们究竟在疯什么。」

凛一脸苦笑但还是跟了过来。太一总是佩服她可以这么随和。因为他记得凛并没有那么喜爱电玩,不过她从没说抱怨过半句话。

「最好不太懂。像俄罗斯方块那类的消除方块游戏,我不知不觉已经连输她十二场了。」

「太一 你才输那样而已喔……我已经连续输二十场了,惨毙了……」

「格斗游戏的话我就不会输了。」

「我也是。」

「你们不要益智型游戏赢不了我,就要我去玩格斗游戏……」

凛好像不太喜欢格斗那种会让人眼花撩乱的游戏,但是不喜欢并不代表技术不好,她是会输给他们没错,不过在分数方面却不会出现那种天差地别的悬殊数字。光是陪太一、贵史玩就可以有如此技术,因此这两个男生一致认为,如果凛热爱电玩的话,他们俩是绝对不可能赢过她的。

以正常速度从学校走到电玩游乐场需要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他们大概走了七分钟上下,还有被红灯绊住。走到这里之前都没有遇到红灯运气算是不错。应该每个人都会有这种经验吧,如果一段路上每当要过马路就遇到红灯,想必任谁都会觉得不耐烦吧。

眼前这条路感觉上是条主要干道,路上有许多车子往来。稍微瞥了一眼,看见行人专用号志旁装有计算等候时间的读秒机,太一的位置依稀可看见上面的数字正不断地倒数。面前则是有着颜色各异,大小、种类不尽相同的各式车辆呼啸而过。

然后,可能是恍了一下种的缘故吧,等到发现时已经太晚了。

迅速往旁边一看,才知道大事不妙。

原来一辆疾驰的脚踏车在完全没有煞车的迹象就这样冲了过来。

因为事出突然,脚踏车冲过来的当下,三个人完全没有时间反应。眼看脚踏车就要撞到凛了。

「危险!」

「呀啊!」

此时太一不假思索一把将凛拉了过来,并顺势将她紧紧抱着。

「混帐!骑车小心点嘛!」

尽管太一出声怒骂,不过脚踏车骑士不要说减速察看,根本连头也不回,感觉就象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地离去。

这种没有礼貌的家伙到处都有。

这种人都在想着就算是节省减速的几秒钟也好,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早几秒钟抵达目的地。

但仔细想想,骑车穿越一群正在等红灯的行人,这样的行为风险颇高。因为只要有撞到人,就算只是脚踏车骑士也必须要受到交通法规的裁罚。

「真是的!……没事吧?」

「啊、嗯……没事。」

凛红着脸低下头来。如果凛露出这种表情的话我一定会受不了:贵史在一旁拼命维持着淡然神情,不过内心同时又埋怨着依旧紧抱着凛的太一。

因为自己爱慕的女生在自己面前从未露出那种神情。

尽管对象是自己的好友,但只要是人,内在情绪一定会多少浮动才是。

贵之只是因为发觉到少女的单恋想法而感到有点嫉妒而已。

被心仪对象所救的凛则是因为突发事件而造成亲密机会心有所感而已。

太一则是眼见好友发生危险,并发觉到自己对犯人的态度有些性急而已。

如果太一和凛的脚边没有被不寻常的光芒包覆,那整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

「什!」

喊出声音的人是谁。

正是一脸惊恐看着太一与凛的贵史。

在一旁走动的路人们也因面前这个叫人意外的景象而停下脚步并瞪大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对凛而言已经超乎自己可以理解的范围,她紧紧抓着太一的制服不放。这个时候的凛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将会大大改变她的命运。

脚边的光芒呈现出一环美丽的圆形,同时闪耀着光辉。

一排排有如几何图形且无法解读的文字正腾空高速旋转着。眼前的画面就连运用当前顶尖技术打造出来的科幻电影CG都会相形失色。

「太一!凛!快离开那里!!」

突然扭曲变形的世界。好友的面貌,看在俩人眼里早已歪七扭八。

太一自始至终都因为惊恐的关系而无法出声,而他的视野就这样逐渐陷入一片漆黑当中。

◇◆◇◆◇◆◇◆

大神殿的正中央,在亮得有如镜面的地板上有一处绽放出璀璨光芒的魔法阵。

必须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持续进行着极为复杂的咏唱才有办法完成这个魔法阵,说它是知识与努力的结晶绝对当之无愧。

只要对魔术有点研究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难度有多高的魔法阵。

「……」

漫长的准备终于要迎接结束的一刻。

他迫不及待想看到魔法阵启动时绽放神圣银光的瞬间。

「终于完成了呢,殿下。」

「提斯兰……没错。」

平常就算是正午时分,此处依旧略显昏暗,不过因为魔法阵四射的亮光,这里仿佛置身在耀眼的晴空之下。

被称为「殿下」的人是名女性。一头及腰的淡金发丝被魔法阵满溢出来的魔力波动轻抚。称她为绝世美女绝不会言过其实,除了姣好的面容外,全身还散发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空灵气息。尽管她已经整整三天没有阖眼而显露疲态,不过这点并没有影响她那脱俗的气息。  

身上单薄的长袍是在进行正规魔法仪式时所需的正统服饰,而这样的服装却无意间展露出她身为成熟女性的身体曲线,有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妖艳感受。就算有人对她想入非非,应该也不会有人出言苛责吧。

然而,相对于这股气息,她的脸庞还留有几分稚气。称她为少女的话,感觉似乎太年轻,,可是称为女性的话,却又有点过于老态。这位正值绝美年华的少女是一位高阶魔术师,只有她才有办法独自一人完成眼前这么高难度的魔法阵。

提斯兰注视她的眼神有如心疼自己的爱女一般。他有着一头茂密但掺杂着些许白丝的黑发,蓄胡的下巴突显出他粗旷的面容,是一位与身上盔甲、所持双手大剑相当搭调,魅力十足的中年大叔。

「提斯兰,人都请出去了吧。」

「是的,都已经都出去了。这里只剩下殿下与臣俩人。」

「好,那就开始吧。」

看着提斯兰的少女转身再次面向魔法阵。静待片刻后,她将两手高举伸向魔法阵。

「………………!」

她咏唱咒文的速度已经从刚才一般说话的平稳速度转变成令人无法置信的快速呢喃。

在她身后端看着咒文咏唱的提斯兰则是屏息以待。

魔法阵绽放的光芒变得更加耀眼。

尽管提斯籣有一身好剑术,不过魔法造指在骑士里面只能称得上普通。而前方的少女年纪轻轻就已经具备可与过往贤者相提并论的伟大能力,这也使他对这名少女抱持着超越年龄与主从关系的敬意。

先前与宫廷魔术师闲聊时曾经听说,这种规模的魔法阵原本需要十位宫廷魔术师花上七天七夜都还不一定能够完成。因为这种魔法阵的成功与否并非取决于魔力强弱,而是着重在施术的缜密性与复杂性。

没想到她居然是独自一人,而且用不到一半的时间就成功发动这个术式,光是这点就足以证明她拥有多么与众不同的能力。

对提斯兰而言,能够效力这位绝对可以名留青史的少女,他有着许多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概。甚至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看她看到出神。

但「看到出神」这件事,对剑术高明的他来说只能用「大意」这二个字来形容。

「啊哈哈!?」

神殿里面回荡着诡异的笑声。提斯兰不假思索紧握背上的剑柄。就在此时,从柱子对面窜出一个人影。

怎么可能,我应该把所有人都请出去了啊!

在神殿被人入侵的情况下,再加上这个无济于事的念头,

事态果然恶化了。

讲得更具体一点,就是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三天三夜的努力成果将在下一秒化为乌有。

入侵者手持法杖,用惊人速度朝着少女而去。这种速度绝非常人可及,恐怕是用魔术提升体能的关系吧。

少女完全无法阻止入侵者。因为她必须全心投注在施放中的魔法上,不能有一丝分心。

「不会让你得逞!」

提斯兰对着因为事出突然而僵住的身子大喝一声,冲向了入侵者。

提斯兰的剑劈向入侵者,这个动作与入侵者法杖前端碰到魔法阵的动作几乎在同时间完成。

惨事就这样当着少女的面前上演。

纵使已经设法阻止最糟糕的结果产生,不过一切已经无法挽回,她与提斯兰面临了最糟糕的情况。

基本上魔法阵的缜密程度早已超乎一般人想象,况且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少女仍没有中断施展中的术式,光是这样的坚强意志就值得称许一番。

不过,魔法阵依旧开始扭曲。

魔法阵直至方才都还绽放着银色闪光、绚丽夺目。

但那道道的光辉在一瞬间变成暗淡的深灰色。

「……哦!拜托!不要消失!」

不过事与愿违。魔法阵终究还是光芒尽失,黯然消逝。

「骗人……怎么……怎么会这样……」

应该没人能够狠心地责怪她为什么眼角泛着泪光。

破坏这场仪式的入侵者,

在达成他那卑劣的目的后,脸上留下一道令人恼怒的笑容,早已离开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