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话 到全新世界

第一卷 第二话 到全新世界

眼前一片漆黑,感觉身体腾空漂浮。

街上当众发生的超自然现象。

在这不热,也不冷。

突然间,无来由地这样想。

啊啊,在这里原来不会有危险。

一股不知名的暖流宛如吹落樱花的春风,包覆着太一的身体。

难道是梦?

不,如果是梦的话,一切的感受也未免太过真实。

感觉上时间不知过了几分钟,还是几十分钟。

然而,实际上应该只失去了几秒钟。

身体中感觉有种未知的东西慢慢涌现。

这,到底是什么。但是连思索这个疑问的时间都没有。

此时感觉我的双脚碰触到了地面。

脚下奋力踩着象是长有绿草的土地。

这仿佛在宣告,刚才那场不可思议的飘浮之旅已经结束——

太一最初感受到的是轻抚着脸颊的阵阵微风,在这里充满着许久未曾享受到的大自然香气。

周遭感觉起来没有奇怪的事物。太一透过自己这副再清楚也不过的身体,绷紧着神经观察四周状况。

很有可能是整人节目的桥段,现在的电视台都喜欢把钱砸在奇怪的地方。

太一在思索刚刚历经的种种后,所得出的答案便是如此。用一个十五岁少年的知识与人生历练来看,这种程度的理解已经是他的极限。再者,就算活得够久,也不见得会有能力能够理解这整件事情。

要做出这样的判断必须冷静思考。必须要静下心来,慢慢重拾以往的沉着。

冷静过后。

太一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一股重量与温度。

到底是什么。总觉得是股舒适的重量与柔嫩。

为了一探究竟,他睁开了双眼。

此时理应恢复冷静的思绪又再度变得杂乱无章。

为什么?

原因就是眼前那个紧闭双眼,用力拉着太一制服,而且还紧紧搂住他的凛。

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太一觉得脑袋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扑鼻而来的是股怡人香气。太一本身没有喷香水的习惯,凛应该也是。所以这阵香气是从凛的身体散发出来的。

下一秒他所感受到的足来自全身上下的触感,完全不需思考,就可以得知凛的身体触感。

凛抱起来好舒服……。还请各位不要责备萌生出这种念头的他,因为太一也是个身心健全的高中男生。跟其他高中男生一样,他正好处在一个对女生相当感兴趣的年纪。

太一摇了摇头,赶跑他脑中想要继续抱下去的轻浮念头,并开始呼唤她的名字。

「……凛?」

凛的肩膀因为太一的叫唤而颤抖了一下,然后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

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到鼻尖都快碰在一起了,在那个瞬间,在从未靠得那么近的距离下,俩人四目相接了。

这个时候凛的神情已经从方才的恍恍惚惚逐变成惊讶不已。

「你在乱抱什么啦!」

「你也太不讲理了!?」

太一被一脚踹开。

他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也因为这样,他没有注意到凛胀红的脸颊,这俩人来说,这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正常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人已经开始吐槽,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是鸦雀无声。太一装傻,贵史吐槽,凛则是一副「怎么又来了」的样子。三人心照不宣的固定反应,现在则是缺了重要一角。

「……贵史?」

就算这样呼喊,也没有人会出声回应,因为贵史根本不在,这里只有太一和凛。

再仔细想想,消失的不仅仅是贵史,当时明明旁边还有不少人也在等红灯。

然而,现在却完全感受不到有人存在。

此外,之所以会觉得不太对劲,是因为环顾四周时映入眼帘的景色所致。

「……」

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句话好像卡在喉咙似地,眼前的光景让太一与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晴朗的蓝天正是再习惯也不过的那片天空,上头漂浮的朵朵白云也跟平时一样。

让他们觉得不太对劲的真正原因,是来自面前无边无际的景色。

放眼望去是一整片延展至地平线彼端的大草原。

原来自己身处于一片大草原中。

他们直到喇刚,没错,就在几秒钟前,

太一与凛脚下所站的都还是柏油路面。

原本视线所及的应该是具备两线道且车水马龙的国道。正对十字路口的应该是栋十二层楼高的住商混合大楼。

尽管太一他们们的学校不在都会区,不过就算这样,也看不到这种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即使找遍全世界,相信有着同样风光的地力应该也屈指可数吧。当然,人一与凛压根儿就没看过这种景色。

假如在旅途中出现这种草原,想必会被那超乎想象的壮丽景观感动到无法言语。然而,现在他们说不出话的原因,却是因为如此出乎意料的事态让他们惊讶到无法思考的原故。

「我说凛啊。」

「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打一下我的脸。看来我好像站着睡着了。」

「那你可不可以先敲一下我的头。因为我恨不得马上醒来。」

最后,俩人再平常也不过的拌嘴声消逝在这片毫无险阻的辽阔土地上。

微风轻抚肌肤的感受、脚踏大地的触感、野草散发出来的香气,

俩人渐渐觉得这些不是梦,并开始怀疑眼前的一切都是现实。

不过要是承认这是现实的话,感觉上将好像会有什么事情离他们而去,因此俩人再度陷入沉默。

已然放空的俩人低下头来,发现地面上到处都是没见过的野草,跟家里附近空地上的杂草一比,种类完全不同。

用手拨开野草所看见的土壤颜色则是与认知的相同。随手拾起一旁的树枝,戳弄了脚边的土壤几下,翻起的土中出现一条从没看过的蚯蚓。别说没有亲眼见过这种蚯蚓,在课堂上面也没有学过,甚至连小时候爱看的图鉴里也未曾出现过。如果有谁知道哪种蚯蚓是又红又蓝,还有紫色跟黄色的话,反倒希望他赶快来告诉我。

此时太一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他脑中的想法是个任谁都会不愿面对的假设。就算想要一扫这个念头,却怎么样也挥之不去。

现在太一的举止只能用怪异二个字来形容。就连平时会用力吐槽他的凛,也察觉不太对劲而不发一语,因为太一显露出来的神情实在太过于不寻常。

太一从口袋里面取出一只智能型手机,发现完全没有讯号。即使心中大致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仍然忍不住露出失落的神情。而在一旁窥见太一手机的凛,从她口中吐出的叹息声道尽了她此刻的心情。手机荧幕上的电子时钟显示为十七时。俩人这才发现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太一。」

「嗯?」

面对来自身旁的叫唤,太一的回应出乎意料地平静。会让人想对没有拉高音调的声带嘉许一番,尽管纵使知道这样无济于事,仅仅只是在逃避现实罢了。

「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吗?那边的石头看起来不错喔。」

凛的于一边指着某个方向一边说着。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在大概距离二十公尺左右的地方有几颗石头散落着。就如凛所言,那几颗石头的大小刚好可以拿来当椅子坐下。

捡起落在一旁的书包后,俩人并肩而行。

如果是平常的太一和凛,行走时根本不会靠得这么近,不过突然必须面对未知世界的那股不安促使俩人走近彼此。当然,他们根本没有相互调侃这件事情的闲情逸致。

并不是因为孤单才想要走得近一点,而是因为这样可以安心不少。身边还有另一个人的话,至少不会心慌意乱到无所适从。

太一和凛面对面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凛起身换到太一身旁的石头坐下。事实上周还逦有好几颗石头,凛不用非得坐太一身旁不可,其实这就是不安的表现。至于连自己早已陷入不安状态都还是浑然不知的俩人,他们的心理也是如此。

「你觉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太一的疑问,凛摇摇头。

「怎么可能知道。」

「说得也是。」

这句努力挤出的爽朗回答终究落寞地消逝。

其实太一也没有期待可以获得所谓的答案,单纯只是想开个话题,就是一个引言而已。

「那太一你觉得呢?」

凛反问太一同样的问题,不难理解她的目的为何。

太一轻轻吸了口气,然后吐了出来。

该说,还是不该说,踌躇反倒留下了无声的空白。

讲句「不知道」就可以蒙混过关,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踢着地面的太一意识到了这点。就连太一也察觉到这件事情,坐在旁边看着他的凛怎么可能会想不到。因为她——吾妻凛,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孩,

太一先说了句「最有可能的是」,然后将视线朝向地面后说道:

「这里,不是地球。」

「……」

「应该是这样……」

诚如开头所说的,太一对这个论点没有绝对的自信。为了避免自己的说法越来越站不住脚,所以他选择结束这个话题。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根本是个无稽之谈。

听完太一的话,凛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们不愿面对的现实。如果承认这一切的话,俩人便会觉得再也无法回到地球。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办法装出有如孩童般的无知,逃避现实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太一和凛都已经十五岁,几乎算是个成年人了。

沉甸甸的寂静重重压在人身上。

历纵一段不短的沉默后,太一开始看着凛。因为他发现凛那纤细的身躯正在颤抖。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凛……」

说话声渐渐消逝后,抬起头来的凛红着眼眶。

微微可以看见眼角挂着的泪珠。

「喂……这里是哪里啊?」

「……」

无法回答,也不知道从何答起。

「我们……应该是在放学途中,对吧?」

「嗯,对啊……」

勉强挤出一声附和,这已经是太一的极限。

「那我们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凛呆呆地望着周遭景物。湛蓝的天空开始变得昏暗,看样子黄昏好像快到了。

假如这里不是地球的话,

「那个,学校要怎么办?」

想去也去不成。

「我今晚要上网球课耶。」

想上也上不成。

「刚刚还跟我们在一起的贵史呢?」

当然不可能在这里。

「还有……爸爸跟,妈妈呢……?」

想见……也见不到。

面对不发一语的太一,凛的眼泪当场溃堤。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淡淡的话语当中夹杂着各种情感,焦躁、不安,以及恐惧。

凛握住太一的手,她的双眸向上望着太一,就好像一只小狗面对比自己大上好几倍的大狗,惊慌失措地跑来依偎在主人身旁。

「我们该怎么办……?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凛!!」

凛终于克制不住大喊出来,此时太一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这是为了安抚凛那惊慌的情绪,为了让她冷静下来的手段。

……然而这一切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其实太一和凛一样害怕。此刻他完全能够理解凛的想法。

凛只是代替太一大吼出来而已。如果刚刚一直沉默的是凛,或是如果今天只有太一只身来到此处。

这样的话,在这惊慌嘶吼的人一定会是太一。

看着脸上挂着一颗颗斗大泪珠的凛,太一拼命压抑着自己心中的那份恐惧。如果之后要他再重现一次当下那有如冰冷钢铁般的坚定自制能力,他绝对没有办法做到。

凛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弱点。

而且非常讨厌在别人前哭泣。

她一直以来都向往着网球相关的行业。一年前她参加县内举办的青少年网球赛时,一般赛前分析都认为她那不错的分组结果绝对可以打进全国大赛。不过,她在第二轮比赛时却因为突如其来的表现不佳,再加上赛中迟迟无法做好调整而败下阵来。连这种时候,凛也没有在人前掉过一滴眼泪,明明当时最不甘心的人应该就是她了。

面对颤抖着肩膀低声啜泣的凛,太一只能紧紧抱住她。

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将她搂得更紧。

不知过了多久。

「抱歉……谢谢你……」

凛抬起头来,双眼哭得红肿,她又哭又笑地说了这句话。从表面上看来,她看总算冷静下来了。

现在这样就好了。此时如果凛说已经能够理解、接纳这个事实,太一也不会相信。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任谁都无法置信。看着不对自己撒谎的凛,太一反倒松了一口气。

「凛……」

「嗯……」

「我也超不安的……应该说非常害怕……」

「嗯。」

太一边轻搔着后脑杓一边将视线移开,脸上尽是堆满了苦笑。

「抱歉,我一个大男生还这么不可靠。」

「哪有,没那回事。」

「总之……虽然有很多事情让我也想大哭一场……但是哭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我们先来想想接下来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吧。」

「……也对。」

凛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相互坦承内心的真正想法后,一道不可思议的一体感油然而生。

尽管这件事本身已是不幸,不过只要换个想法,倒也可以发现潜藏其中的大幸。

所谓的大幸当然就是太一和凛谁都不是孤单一人。此时身边有一个人可以共同分享自己的情绪,这是何等的幸运事情啊。

假如那种感觉就是孤单,

那还真叫人不寒而栗。

虽然可能是外表看起来这样,不过俩人终于慢慢冷静下来,并依偎着对方同坐在一颗石头上。就算有人想说这一切都是所谓的吊桥效应,不过只要能够理解俩人当前的心境,相信应该连这种玩笑话都说不出来。

「可是,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突然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这不是游戏、漫画才会出现的桥段吗?」

「对啊,我们这样可以说是遇难了吧。」

「看来就是那样,不知道会不会有救难队来找我们。」

在某种意义上,太一和凛的这番对话是为了保持冷静。即使事已至此,但在他们心中还是想着现在只是在非洲之类的地方而已。

「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被丢在大草原,而且周遭尽是不知名的野草,昆虫。」

说实在的,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整人节目就好了。

但是不管再怎么努力,最坏的结果早已在脑中挥之不去。

况且,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坏事接踵而来,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草丛扰动的声响,加上一股令人忐忑不安的气息。回头一探究竟的俩人看到了……一匹长着尖锐长牙、比人还高的巨型马。它的额头上面还长着一支比暗夜还要漆黑并显露着光泽的利角。太一和凛都知道这是什么生物,它就是传说中的独角兽。

独角兽在某些神话里面甚至长有一对翅膀。不过,眼前这匹马全身黝黑,与其说它身上散发出神圣的氛围,倒不如说是展露出不祥的预兆还比较恰当。

太一和凛看到这匹马后僵在原地,当下它压倒性的存在感凌驾一切。

两个人与一匹马就在原地相互对看,一动也不动。最后突然结束这个局面的是马的那一方。

它用前蹄轻轻拨着地面,这个动作好像是为了待会的冲刺做准备。

浓密的漆黑鬃毛因为阳光反射的关系而闪闪发亮。

马距离俩人尚有十多公尺,还不算太近。

不过他们俩人没有根据地这么想。

必须逃命才行。

即使心里明白,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完全被对方的气势压倒。

「那是什么东西……」

「别问我。」

「难道这下糟糕了?」

「看来……应该是这样,我想……」

不管是太一还是凛,他们活到现在都没有明显感受过别人想要伤害自己的念头。  

可是如果说是类似的感觉,凛倒是有过几次。凛在同年龄青少年中已经是全国知名的网球选手。虽然比赛对手几乎都不是她的对手,不过这些干劲十足的选手身上散发出「想要打垮凛」的那股惊人气势就跟现在的感觉有些雷同。

不过说真的,现在所面对的气势等级完全不同。这是杀气,这绝对是狩猎者准备猎杀目标时散发的气息。

将当前情形转变成文字来形容,就是一只大小有如小型公交车的巨型生物露出獠牙准备袭击而来的感觉。

只要这样想象的,应该就多少可以感受到那股恐惧吧。

从马鼻孔中窜出的急促气息强烈地撼动着俩人的耳朵。

从它口中微微吐出的是,火焰。

「……」

太一跟凛都说不出话来。

至少地球上面没有会吐火的马,应该说会吐火的生物根本就不存在。把酒含在嘴里面的那种街头表演则是另当别论。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重要的是眼前的危机。

俩人居然都没有发觉,如此巨大的生物已经靠得这么近了。在这片视野极佳的草原上,他们的注意力到底有多么涣散。不,这样指责他们未免太严厉了,因为俩人突然必须承受太多超乎现有认知的重担,这样也难怪他们会无暇留意周围的事物了。

话虽如此,当前的情况并没有时间让他们懊悔。

如果要在地球上面重现相同的遭遇,还是必须将地点拉到非洲大草原不可,因为在那里栖息着诸如狮子、猎豹、鬣狗、狐狼等肉食性动物。对没有深入研究动物的一般大众而言,这些应该都是耳熟能详的动物,而且就算没有亲身到过非洲大草原,所学过的知识也会告诉我们这些动物是有危险性的。

更何况这里是未知大地。如果这里栖息的生物比地球上的肉食性动物还要危险,相信这点一定不足为奇。此刻,出现在俩人面前的生物已经超越人类知识的范畴了。

他们最先应该以「如何保护自身安全」为首要考虑。

应该料想到会发生这种危机才是。现在俩人正为了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超自然现象夺去应有的思考能力而感到懊悔。

太一昨舌,后悔刚刚没能先好好观察四周。

再怎么想,情况已经糟到不能再糟了。

那匹马看来就是打算置他们于死地。

如果被那么巨大的生物攻击绝对会立刻归西。

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

外型是马。太一的知识告诉他,马可以用世界最快人类跑者的好几倍速度完成人类不可能跑完的遥远距离。要跟马匹比速度的话至少得骑摩托车才行,至于像现在的情况,若是想顺利脱逃的话,少说也要来辆越野摩托车或是四轮传动的SUV休旅车。反正这不是靠自己双脚就能够匹敌的对手。

况且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基于「这是在地球上面发生」的假设上。

当下太一与凛面前的这匹马远比他们所想的还大,因此在速度方面也极有可能快上许多。在这种情况下,思考就必须跳脱既有常识才行。

太一瞄了一下身旁的凛。

至少要能够让她逃走——

他的决定就是让自己成为诱饵,

让凛继续探索这个未知世界。

太一心想,说不定死在这的话还一了百了,

虽然他有这种念头,不过要让好朋友活下去的决心却没有一丝动摇。

只要活下去的话,就有可能获救;要是死掉的话,什么事情都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凛很坚强,在太一至今的女性朋友中没有人可以赢过她。如果是她的话,太一相信她一定有办法在这个世界里面活下来。然后,就算只有凛一个人也好,也希望她能够平安回到地球。

为完成这个心愿,首先要做的就是争取时间。太一心想,总不可能一口就被那匹马吞掉,即使它有着一张血盆大口,但要把一个体格普通的高中男生一次吃下怎么想也不可能。要吃也应该也会分成好几口才对。

假如能够活用这匹马猎捕太一的时间,就可以趁隙让凛逃跑。不过,这个计画也要它捉到太后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慢慢享用大餐上时才会成功。

一想到这里,太一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尽管。他有生食的经验,不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生吞活剥。在前方等待的是何等的苦痛,太一根本无法想象。

双方的对峙就这样持续了好几秒。

太一和凛不动,

漆黑的马也不动。

在这样的胶着状态下,太一亲眼见到马的双蹄交曩,蓄力于全身的那个瞬间。

「咚」的一声,马发出了绝对不是原地踱步的声响朝地面一蹬,并开始加速起来。它用那庞大的身躯为武器,化成一枚炮弹快速逼近。

尽管速度不是很快,不过釉的巨大身躯就足以构成致命威胁。仔细想想,如果被一辆时速四十公里的小巴士辗过去的话,你觉得会没事吗?

「可恶!」

太一采取的行动已经没有经过大脑了。

「哇啊啊啊啊啊!!」

他一把抱起身旁已经吓呆的凛,使劲奋力一跳。

此时凛全身上下柔软的地方与他零距离接触,太一想都没想,就用左手直接抓着她的臀部,不过若是在这个时候责骂他是色狼的话也不甚合理。太一也根本没有任何空档可以享受那股触感。

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避开,马冲过了他们原本所站的地方。不过因为闪躲的作用力影响,太一和凛翻滚三公尺左右才停了下来。

还好现在是在土地上,如果底下是柏油路的话……太一决定不再继续往下想。

因为跑了二十多公尺的马已经停下脚步,并慢慢转身朝向他们。

「太……太一……」

一脸惊恐的凛抬头看着他。太一感觉她的身体没有在发抖,因此判断应该是被突如其来的翻滚吓了一跳才对。

「好险,晚一点就死定了……好啦,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太一只是在故作镇定。

不过他已经束手无策了。如果刚好手上有把散弹枪的话,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尽管他没碰过枪,更不用说对射击根本是一窍不通,用空气枪玩过生存游戏已经是最类似的经验。就算那么刚好有散弹枪,不过对从未实际使用枪枝的太一而言,他完全没自信可以顺利开火射击。

马一步一步朝俩人进逼。

即使它的行走方式充满破绽,不过太一和凛仍旧害怕的无法动弹。

俩人正亲身体验那匹马究竟有多么令人害怕。

如果瞬间转身逃跑,恐怕马会奋力追上来。俩人认为逃跑等同于自杀,所以他们不是不想逃,而是根本逃不掉。

当然,伫立在原地跟马对峙下去,情况也不可能因此好转。

这样只是拖延死亡到来的时刻罢了。

马走到与刚才冲刺前差不多的距离后停下脚步。盯着俩人直看的眼睛,马已经不像方才只充满了杀气。

太一和凛此时无法看穿马的变态心理。它其实完全是浸淫在凌虐弱小的快感当中,做法相当低劣。

对压根儿没有察觉到这点的俩人来说,只是感觉到犹如身处地狱的恐惧感每分每秒都在加重。

凛喊了声:「不行。」

就在太一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后。

「我去当诱饵,你就趁乱逃跑。」

「什么?不行,这样做根本是去送死。」

「我知道我自己要做什么,不这样做的话我们俩都会死。」

「是没错……但是还是不行。诱饵我来当,太一你快跑。」

「这样才是真的不行啦。你就让男生出一下风头是会怎样啦。」

「不要。」

「又不是小孩子耍赖。那我该怎么办啦。」

「我就是不要。」

面对出乎意料的强烈否定,太一不由得睁大双眼,将目光从马转移到凛的身上。

眼前的她胀红着双颊,脸上充满怒气。

就算凛的眼神与表情传达出她的怒火……当前的危机依旧无解。

尽一切所能将自身想法传达给太一,这就是凛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们只能这样做了。」

这些她都知道。

因为只有让一个人去当诱饵,才能使俩人从必死无疑的险境中脱离,并让其中一人获得一线生机。

就在俩人谁也不让谁的眼神交错下,

马用力踏向地面发出「咚」的一声,这个声响扰乱了太一和凛的思绪。

这是马不甘被晾在一旁,故意顿足发出声音,好让俩人重视它的存在。

看来它非常的焦躁,从鼻子吐出的气息分外紊乱。

要做,就只能趁现在。

「再见啦,凛。」

「什么。」

轻轻摸了沮丧好友的头,太一开始朝马的方向跑去。

奔跑途中快速捡起一颗适中的石头,再以当下的速度助跑,奋力将手上的石头丢了出去。

他竭尽全力丢出的石头。太一原本运动神经和反应能力就不错,虽然没有正式打过棒球,却有着精湛的球速与控球能力,纵使现在投的是石头也一样。

霎时响起一声低沉的撞击声,石头击中马的头部。

好球。

这种情况下,太一还是忍不住沾沾自喜了一下。

然而,不知道是理所当然,还是发生了什么事,马看起来毫发无伤。

就算是一点伤也好啊。太一口中叼念着。但是至少这一击成功让马的注意力完全转向他,即使只达成这种效果应该也不错了。

马的锐利眼神直盯着太一不放。此时他们之间已经距离不到五公尺,现在太一身上感受到一股惊人压力。

事到如今他的双脚也不听使唤地抖了起来。

总之他不想面临恐惧,更不想面对死亡。

这才是太一最真实的心声。

然而他却没有一丝后悔。

因为这样做的话,凛就有机会活下去。

打从他觉得凛有机会获救后,就一直是这样的心态。

剩下的可能就是这只怪物会如何细细品尝眼前这顿大餐而已。之后的命运已经不是太一自己能够掌握的,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大势已定。

太一已经有尘归尘、土归土的心理准备,并自暴自弃地狂吼。

「你这个废物在干嘛!快点过来啊!长那么大只是干什么用的啊!?」

马怎么可能了解人类的语言。

不过它至少可以透过这几句话的音调,还有太一的表情,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被别人揶揄。

马气愤地嘶鸣,它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

赌上性命也要一搏,这是太一对「生存」的执着。

这样的行动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最重要的好朋友而感到庆幸。

「你胆子还真大,居然这么敢讲。」

看来上天还没有抛弃太一和凛。

咚!!

伴随着轰然巨响的强大冲击,让马只能在原地前后乱踏。

太一完全无法抵抗余波的冲击而倒在地上。

太一知道强烈台风所刮起的强阵风足以吹翻一辆大卡车,而现在与其威力相当的一阵风正袭击着那匹马。

渺小的人类面对这种强风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太一翻滚数公尺远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咦……?」

拜刚刚的翻滚所赐,他和马拉开一段不小的距离。此时太一与它之间站着一位彪形大汉。

「喂!终于找到你这只畜生了!」

这个人全身包覆着有如锁甲般的肌肉,搭配一个顶上无毛的大光头,光是这样就足以令人为之震慑。

身形魁梧的男子一边怒吼一边快速接近马,接着将两手高举的巨剑使劲挥下。马抬起前蹄闪躲的同时,地面瞬间一片尘土飞扬。

「本以为你突然跑了,没想到现在却在这里攻击旅行者!?你这个家伙到底多么没有节操啊!!」

他就站在原地不动,高高举起手上的剑,面对着距离有点远的焉。两者之间若以剑用力伸直后的剑尖算起,至少还有三公尺的距离。虽然他的斩击快到几乎无法使用肉眼看清楚,而且威力也很强,不过砍不到的话一切都只是空谈……

「旋风斩!」

高大男子在高喊的同时一剑劈下。乘着剑刃闪光而出的是,风压。马的右侧身躯被切开一道伤口,顿时血光四溅。

这是远超乎太一常识的地方,所发生的不可思议情景有谁能够解释一下,眼前的一切不是只会出现在游戏世界里面吗?

太一因为惊吓过度而满脸呆滞,只是本人一点都不知道,

那位大汉再度扑向马,同时惊觉到太一的存在。他稍微瞄了一眼太一,接着又将视线往更右移。顺着他看的方向望去,可以发现同样吓得目瞪口呆的凛。

光是挥舞着手上的剑就可以引发类似风刀现象的彪形大汉,与有如一辆小巴士的巨大马型怪物。

如果卷入两者的打斗中一定会当场没命。

对了,太一不是有个很想拯救的人吗?

太一没有想过自己会被这个位意外的访客救了一命。他开始走近他牺牲生命都要拯救的凛。

「凛!」

「太一!」

他奔向凛的身边,拉起她的手想要将她一把扶起,不过凛轻轻拨开太一的手直接抱住他。

「笨蛋……大笨蛋!」

碰,拳头轻轻捶着胸口的声响,还有颤抖的声音。凛种种真挚情感的流露让太一从未这么惊慌失措过。

然而,在分秒必争的当下,这样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太久。

太一拉住凛的手腕,离开他们所站的位置。

接着来到一处俩人觉得距离够远的地方……目测约三十公尺左右的前方,俩人看见了大汉与马。

两者以超凡的力量、速度持续进行着超越人类极限的战斗。那位魁梧的男子看起来占了上风。论力量是马比较强,不过庞大的身躯却反而让它身陷危机。因为就算身材高大的男子只是胡乱挥剑,但只要在他的招式范围内,随随便便都可以砍中马。实际情况也是如此,虽然没有一处是致命伤,不过它身上处处可见血流不止的地方。

「那个人是……?」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来我们还蛮走运的。反正他要跟怪物打,我们就趁现在逃走吧。」

凛用点头代替回答,俩人跑了起来。

然而,有名青年像是在埋伏般拿着弓背着箭站在前方。比起刚刚那位彪形大汉,他给人一种比较纤瘦的印象。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受,可能是来自于他温和的面孔及敦厚的神情。他经过锻练的手臂像是在告诉太一和凛,他绝非是因为好奇才站在这里的。

「太好了,好险还来得及。你们可以松一口气了。」

「啊你……您是哪位?」

太一在最后一刻修改了原本就要脱口而出的不当措辞。因为那位青年转眼间就挡在俩人的前面,而他站的位置看起来就像是要保护太一和凛一样。

青年的神情没有露出些许不悦,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般的安心。

看来他不会危害太一还有凛,因为假如他有意损伤他们的话,那他现在手上的弓箭应该是向着太一俩人才是。

在这个异世界里,俩人的想法实在过于天真,感觉上就像是一杯蜂蜜加糖浆还撒上砂糖的饮料,不过现在的太一和凛还没有察觉到。

「我是那边那个筋肉大只佬的伙伴。短时间要你们相信我说的话应该不容易,但是至少你们要知道,我没有要损伤你们的意思。」

「谁是筋肉大只佬啊,你这个软脚男!你觉得我会听不到是不是!?」

青年出乎意料的毒舌发言,而且距离这么远,那位彪形大汉居然还可以听见普通音量的对话,这点着实让太一和凛吃了一惊。

青年愉快地笑着,将弓拉满。应是木制的大弓微微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就是说给你听到啊,右后,八!」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交给你了!」

青年当然不知道太一和凛会觉得他们尽管老是拌嘴但倒也是合作无间。他只是稍微调整一下目标,随即便将箭射了出去。

箭矢划破空气你发出「咻」的声响,箭矢尾端在空中化作一条条银线。

就在射出后的第八秒,弓箭不偏不倚地贯穿马的右后脚。

马的叫声在剎那间化成凄厉的悲鸣。

马的动作慢了下来,眼见有机可乘的彪形大汉不知挥剑砍了几回。尽管刽刃数度命中,不过它毛皮的防御能力远比想象中还要高,这些攻击只是替它搔痒而已。

「黑曜马的毛皮果然很硬,看来刚刚使用秘银箭是正确选择。」

「黑曜马?」

是啊,青年边说边点头。

「这是那只怪物的名字。你看它头上有一支角对不对?那支角的成分是黑曜石,所以大家称它为黑曜马,是这附近最强的魔物。虽然看起来是匹马,不过它可是会喷火又吃肉的喔。」

那支箭好贵,等等一定要去拿回来——青年自言自语地说着。

这大概对他来说……不,应该说,对这个世界的人而言,刚刚他讲的话都是所谓的常识。

但是,

对太一和凛而言,他们确确实实听到一个无法忘怀的单字。虽然俩人心里一直想着如果是听错的话那该有多好。

青年刚才的确说了「魔物」两个字。

在游戏、漫画的世界中,这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词汇。魔物生存于幻想世界,专门用来踩躧主角或那个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