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话 冒险这公会、妖精与魔术

第一卷 第三话 冒险这公会、妖精与魔术

「这样的话,你们可以去阿兹拜亚的冒险者公会唷。」

太一与凛询问「如果想详细了解这个国家应该怎么做比较好」的问题后,巴拉达他们这么回答。

翌日早晨太一起床后,马上就对昨天鲁莽的行动向凛道歉,也顺利获得她的谅解。只是凛也千叮咛万交代「绝不可以再这么乱来」。

俩人挥别忧愁后,开始思考该怎么解决「信息不足」这个问题。

现在到底置身何处,此处又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面对这些问题,俩人根本摸不着头绪。

他们现在只知道即将前往的城镇名叫阿兹拜亚,还有这个世界存在着巴拉达他们使用的战斗招式、魔术,以及黑曜马等等魔物的威胁。太一和凛手上的信息少到不能再少,自然会感到不安。

俩人想获得更多有关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

不过,要是直接询问的话,不免会令巴拉达他们起疑。在「应该如何探听出哪里可获得资讯」这件事情上面琢磨一会儿后,俩人决定以刚刚的方式提问。

如此一来,他们应该会以为太一和凛想知道的是这个国家的历史等信息。再加上俩人已经表明自己是学生,这更为他们的提问增添不少说服力。

「冒险者公会啊。」

在太一小学时爱看的冒险漫画中,那个之后成为勇者的主角,最初为了锻练自己而登门造访的就是冒险者隶属的组织,即冒险者公会。漫画描述的就是主角在那里完成各种委托任务,一步步成长为勇者的故事。

公会的英文为guild。太一对冒险者公会的知识都是来自漫画的杜撰内容,虽然没有根据而显得不太可靠,不过他认为这个世界的冒险者公会应该也八九不离十。

顺带一提,在太一的推荐下,凛也有稍微看过那本漫画,因此脑中也多少了解何谓冒险者公会。

然而,当下到底该如何讨生活。

太一和凛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他们陷入的正是「一介高中生居然得思考怎么过活」的窘境。俩人一直以来都过着普通的学生生活,讨生活对他们而言是个完全无法体会的事情。尽管校内也有擅自在外打工的学生,不过那只是赚赚零用钱罢了。至少他们从未听过周遭有谁为了过生活而需要工作的情况。

当俩人脑中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耳里传来了「公会」这两个字。在那里只要承接委托就有工作,若是顺利完成的话还可以获得报酬,这不就是现代日本社会的派遣工或临时工?太一和凛心里面盘算着,在冒险者公会应该就可以找到类似性质的工作。

如果两人的推测正确,或许就可以靠每天的收入维持生活上的开销。

「总之我们先去那里看看吧。」

「也是,就这么办吧。谢谢你,大叔。」

「不会!」

面对巴拉达那声清晰的答复,太一和凛用微笑以对。

俩人看似是听了巴拉达他们的建议后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然而事实上太一和凛早已别无他法,他们能够选择的只有这条路而已。

如果太一和凛连一点小事都要巴着巴拉达他们猛问,那绝对会被质疑说「感觉你们怪怪的」。

所以俩人只能在一个不会殷人疑窦的提问范围下尽量从中搜集一些零碎信息。

「话说回来,你们俩人身上有钱吗?」

拉葛尔达突然丢了一个问题过来。

当正要回应的时候,俩人硬是把到嘴边的答案吞了回去。

他们身上当然是有钱。

但那些都是,日币。

左想右想都不觉得这些钱可以在这个世界使用。

简而言之,俩人根本就是穷光蛋。

「有点不好意思讲……其实我们身无分文。」

我们没有钱。惊觉自己必须面对这种无比残酷的现实,俩人的脑袋一片空白,尽管当下诚实以对,然而太一和凛却马上后悔。因为俩人发觉这种说法不就等同是委婉要求巴拉达他们施舍救济一下。不过已经覆水难收,而且如果俩人硬要收回这句话,只会更加突显自己的窘境。

拉葛尔达只简单说了句「是喔」,便面不改色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皮囊,并把它丢给了太一。

太一手上感觉到的是沉甸甸的金属重量,看来数目不少。

这些不是别的,正是流通于这个世界的现金。

「拿去当应急的生活费吧。」

「我们不能收!命已经是你们救的了,不能连钱都跟你们拿!」

凛当下想要回绝,不过梅希莉亚却摇摇头。

「听好了,如果你们流落街头,那我们岂不是白救了。」

凛完全无法反驳。

「就是这样没错,反正小朋友依靠大人天经地义。如果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就等你们的生活过得去之后再去帮助别人不就得了。」

世界就是这样运作的,巴拉达边说边笑,让太一和凛完全没有回绝的余地。

俩人望向手中的皮囊。

虽然不知道里头究竟装了多少钱,但毕竟拉葛尔达说过这是「应急的生活费」因此此袋小至少少装有够用几个礼拜的金额才是。

在日本的话,两个人如果没个十万日圆,根本撑不过几个礼拜。也就是说,这袋钱的价值大概与十万日圆不相上下。

他们连眼都没眨就马上拿出这么一笔巨款给太一和凛,想必冒险者是个相当赚钱的职业吧。

当俩人收下这笔钱时,就等同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太一往旁边看一下,他发现凛的眼神透露出她下定某种决心。看来俩人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太一和凛对望一眼微微点头后,俩人的目光移向了另外三人。

「那个,等等要去的城镇就是你们目前的活动据点对不对?」

「是啊,怎么了吗?」

「我们一定会努力工作,把这些钱都还给你们。」

对拉葛尔达而言,他把这些钱都当作饯别礼送了出去,他们从未想过要拿回来。

但他在看过俩人的表情后,反倒把那句「不用还啦」吞了回去。

因为俩人好不容易才燃起斗志,没事何必泼他们冷水。

「那就让我们好好期待一下吧。」

三人笑着回应。

太一和凛总觉得拿了钱就走这种事怎么想都过意不去,受人点滴应当涌泉以报,甭说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更何况日本人看到欠债这两个字就会觉得浑身不对劲。

即使身为高中生的俩人,也因为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欠债而导致破产的事例,所以他们也会萌生这样的想法。

俩人选择冒险者的工作当成收入来源,

那是种必须要进行战斗的工作,这件事巴拉达三人理应再清楚也不过。

总之这是一份具有危险性的工作。

因此对太一而言,会感到恐惧是在所难免,然而他也别无选择。

而且令人讶异的是,不仅是太一,就连凛也想要跟进。

一位曾经对太一说过「绝不可以再这么乱来」的少女,现在却选择了将会与危险比邻而居的职业。

就凛而言,其实她并不想做这份工作。

但是她也受不了自己只能一直这样仰赖巴拉达他们帮助,因为自己的问题她还是想自己亲手解决。办不办得到是一回事,重点是她不想毫无努力就直接放弃,这就是吾妻凛的价值观。

尽管太一尽量不想让她身陷险境,不过事实上他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凛这么做,然而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纠结着他的心。

过了不久,一群人幸运搭上路过的马车。

可是这辆马车即使讲客套话也挤不出舒适两个字,一行人就这样摇摇晃晁过了数个小时。

一路上望出去的景色都是草原,早已对此感到厌烦的太一在马车终于停下来后随即一跃而下,接着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还像中年男子般发出一声「呜啊」的低吟。

当前映入太一眼帘的城镇四周围被高约三公尺石壁环绕,流浪到这个异世界已经过了二十小时左右,终于来到一个有人类生活的场所,太一和凛很庆幸自己有受到巴拉达他们的保护。

「从这里要去冒险者公会,只要沿着这条大马路直直走马上就会看到。」

「真的吗?太好了,这么好找。」

其实太一对方向感没有什么自信。如果是在熟悉的地方就没有何问题,但只要是没去过的地方就很容易迷路。对于要四处旅行的冒险者而书,这可是个致命的缺点,而凛当下也是心照不宣。

「之后碰到什么困难就直接跟公会报我们的名字。别看我们这样,好歹在那还算吃得开。」

巴拉达豪迈地大笑,还拍了太一的肩膀。

「加油啊小伙子,记得好好保护小凛唷。」

「我们就在条大街上,有困难的时候欢迎随时来找我们。」

「期待下次再见。」

巴拉达他们每个人向太一和凛说了这句话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人大街当中。

他们的身影很快就没入人群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走吧,凛。」

「……嗯。」

从太一的口吻听得出他想要打破这股略带沉重的气氛,而凛也给了肯定的回应。

俩人肩并肩地走着,为的是从今以后一起活下去。

然而,太一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现在的他与凛的距离正是还在日本时贵史所梦寐以求的。

种种感伤也都慢慢消逝在闯进俩人眼帘的各式光景之中。

初见阿兹拜亚时,太一和凛只觉得这座城镇「像极了电影中古世纪欧洲的场景」。不论是建筑物的外观、市容,还是漫步其中的人群。走在石板路上偶尔会与嘎啦作响的马车擦身而过,居民身上的服装都十分简约,看上去几乎都是采用类似的色调。俩人现在应该是位处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虽然说是大街,不过街道宽度大概就一个车道宽罢了。反正没有汽车会从这里通过,这样应该就足够了。

大街两侧有各式摊贩、小店林立。

摊车上摆放着从未见过的食物,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基本上摊车的料理无论使用的食材为何,烹煮的手法就只有烤跟炖两种,但仔细想想,摊贩顶多也只能端得出这种简易料理而已。

这里的小店都把剑、长枪、棍棒等武器大喇喇地陈列在店头,而一旁则是放着装有颜色鲜艳液体的瓶子,而且还摆着色泽异常绚丽的奇怪植物。先撇开那些花花草草、瓶瓶罐罐不说,眼前这看起来货真价实,而且还闪耀着暗淡光芒的武器,如果是在日本,没有门路的话根本无从取得。

光是走在这条大街上就可以看见许多日本从未见过、无法用既有常识来判断的景象。

然后,比起这些更令太一和凛感到吃惊的,是走在街上的某一些人。

尽管都是惊鸿一瞥,但俩人偶尔会看到身形矮小但身材壮硕的人,或是与头顶着猫耳、摇着猫尾巴的人擦肩而过。太一心想,他们应该是奇幻小说里面提及的亚人种,也就是所谓的矮人与兽人。

尽管还没有看到妖精,不过依照奇幻小说的描违,这个种族本来就不太与人类亲近。

即使这个世界里面真的有妖精存在,要是这个种族真如小说描违般不常出没于人类聚落的话,要见上他们一面应该是难上加难。

每当与矮人、兽人擦身而过,太一和凛都会不禁停下脚步一看再看。一直以来都认为只活在于幻想世界的种族居然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面前。然而,这种无法形容的感动却也无情地提醒着俩人,这里是不折不扣的异世界。相互冲突的两种感受正是让太一和凛数度停下脚步的主因。

如果用普通人行走的速度来计算,俩人多花了一点时间才抵达目的地。

「是这里吧。」

诚如听说的一样,俩人来到了一间气派的木造建筑。

看来这里就是冒险者公会。建筑的外观与刚刚梅希莉亚所雷如出一辙。

踏进公会后,映入太一、凛眼中的景象,无不诉说着此处就是冒险者公会。

至于看起来有些脏乱的原因,可能是因为采光不足的关系。

站在入口面向屋内,左手边有一处布告栏,上头杂乱贴着数十张纸,那些纸张应该写有各种委托任务的内容。将视线转向正前方可以看见公会的柜台,在那里附近摆有几张椅子。柜台前方有几位打扮相同的男女,年龄则是有老有少。

在这个冒险者还不多的时间,太一和凛显得格外醒目。尤其是俩人一身奇装异服。

太一和凛身上这套制服的高质量可不是附近服饰店能够做得出来的。在日本虽是随处可见的学生制服,但是从这里也可窥见两边文明发展的落差。当下尚未察觉这点的俩人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一股至今未曾感受过的氛围吓得凛动弹不得。

「走吧。」

在一旁嘀咕的太一却是一派轻松地快速步前去,看来此时他的神经大条并非是一件坏事。凛随后慌慌张张地追了上去。

「之前没有看过两位,请问有什么事吗?」

招呼俩人的是一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性。她在后颈部的高度将自己的深绿发丝扎起来,并让它自然垂在肩膀前方。沉稳的言行举止是她的特征,面容姣好到称她为美人也不为过。然而,对早已看惯凛的太一而言他并没有什么感觉。

「我们,想要成为冒险者。」

「这样啊,是第一次加入公会吧。」

「啊,是的。」

尽管太一回话有点拖泥带水,不过柜台小姐似乎也不在意,随即请俩人坐下。

「要加入的是两位没错吧。」

「没错。」

与太一完全不同,凛的回答得干净利落。

「了解,那接下来我将请两位回答几个问题。」

柜台小姐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两张羊皮纸,并用羽毛笔沾上墨水。

一开始的姓名、年萦问题,俩人轻松以对。

然而,十五岁这个答案着实让柜台小姐吃了一惊。

因为日本人的容貌看起来就是比起这个世界的人选要小上几岁。

并非只有看到太一和凛才如此,换作看到其他日本人,她应该也会出现相同的反应。

「种族登记人类没问题吧。」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你们既不是妖精也不是矮人对吧,身上也看不出兽人的特征。」

「嗯、嗯。我们是伦……人类。」

「好的,我了解了。那,下个问题是……」

妖精。矮人。兽人。

想必这些名词就是指刚刚在大街上擦身而过的那些人。诚如太一猜想,那些人果然是亚人种。只是目前为止还没有碰过妖精就是了。

「接下来请两位告诉我你们使用的武器是什么。」

「武器?」

「是的,随着冒险者实力逐渐提升,早晚都会碰到需要战斗。每位冒险者擅长的武器都有所不同,也可能会因为擅长的武器不同而影响到委托任务的类型。为了让每个人都能够适得其所,公会方面必须确实掌握这些信息。」

原来如此,多亏了柜台小姐亲切又详尽的解说,让太一和凛清楚了解到这个问题的目的为何,然而俩人的问题依旧无解。

「是这样的,我们俩根本不会战斗,所以你的意思难道是无法使用武器就不能够加入公会吗?」

听完太一这番话后,柜台小姐眼睛瞪得大大的。

难道就到此结束了吗?太一的心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无法派上用场的东西就是一无是处,再怎么拼命争取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方才瞬间暂停所有动作的柜台小姐,此时居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不、不是那样的,登记还是可以登记,请两位放心。只是要以冒险者为职业的人,如果不会战斗的话,将无法赚到丰厚的报酬。即便是这样,两位还是愿意登记加入吗?」

太一心想还是要登记,反正只是赚不到「丰厚的」报酬,又没人说「完全」赚不到。况且仔细想想,如果工作内容够安全,这样不是求之不得吗?

「那如果两位之后学会使用某种武器的话还请通知我一声,到时候我会帮你们补填上去。」

「知道了。」

「接着我将向两位解说一下冒险者公会。」

「好。」

「顾名思义,冒险者公会就是负责将委托冒险者的各式任务分配给合适冒险者的地方。大部分的冒险者都有加入公会,然后透过公会来承接任务。公会不仅可以防范与委托人之间的纠纷以及其他功能……其中最大的用处,就是能够有效率地管理冒险者。」

假使委托任务没有设置承接限制,冒险者可能就会因为承接一个超出能力所及的任务而丧命,在这个世界里面好像经常发生这种悲剧。而且对公会而言,冒险者是相当珍贵的人力资产。因此,为了不让他们白白送命,公会通常都会优先派发适宜的任务给冒险者来执行,再从中慢慢提升他们的实力。

此外,委托上的差错等因素相当容易造成冒险者与委托人的纠纷,但如果冒险者是经由公会承接任务时,公会将会担负起一切责任进行相关处置,并且也会在合理范围内对冒险者进行补偿。由此可看出公会说要保护冒险者不是喊喊口号而已。

至于冒险者的任务分配基准,在公会里面被称为冒险者等级。

「公会里面的每一位冒险者都有所属的等级。等级由高至低是以S、A、B……往后一直排序,刚成为冒险者的人为最低阶的F级。等级越高,公会提供的支持也更丰富,还请两位多多加油。」

顺带一提,在这世上能够成为S级的冒险者也只有区区十人,是个门槛极高的挑战。光是门槛设在十这个数字就相当惊人。

话说回来,巴拉达他们又是哪个等级的冒险者呢?好奇的太一一问之下,反倒是柜台小姐露出惊讶的神情。

「你们认识巴拉达先生他们啊。」

「是的,他们在我们遭到魔物袭击时救了我们。」

「原来如此,巴拉达先生他们的冒险者等级是B,大家都看好他们在未来一年内就可以晋升到A级,这样他们就会成为这个公会里面等级最高的冒险者团队了。」

能够遇到他们,你们的运气真好。柜台小姐笑着说道。

太一和凛也相同的想法。毕竟他们的身手那么好。不,能够打赢那场非人战斗其实就足以让人认同这点了。

「……嗯哼,我要继续解说了喔。太一先生和凛小姐的冒险者等级一开始将设定在F级,F级可以承接的委任大多是城里面的杂事。虽然没战斗的任务,不过当中依然有需要使力的工作,因此也有些普通人无法完成的艰难工作。」

尽管等级最低,不过还是冒险者,所以不是所有的人实力都一样。尽管太一和凛都是一般人就是了。

「由于晋升至F级之后就会出现必须与魔物战斗的委托,因此在公会认定具备一定战斗实力前,俩位就无法晋升至E级。」

凛看了太一一眼心想没有问题。活下去才是他们的目的,俩人完全没有冒着生命危险完成工作的打算。

「若是没有依约完成任务的话,就扣除报酬的一半作为惩罚。」

「哇,还挺严苛的……」

「还请两位谅解,这样做也是为了让每位冒险者能够量力而为,尽量挑选适合自己的任务来执行。」

既然是规定就没办法了。如果没有这样规范,就会出现任务失败后不知反省,或是不认真执行任务的人吧。

「其他还有各式各样的规定……详细内容全都写在这本小册子里,当中也有包含刚刚解释的所有部分,之后请务必翻阅一遍。」

太一和凛拿到了像是说明书般的小本子。这本小册子作工粗糙,只是用几张羊皮纸书写,再拿绳子绑起来而已。

一开始就把这本小册子拿出来不就好了。

太一和凛会这样想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我就去处理一下登记手续,还请两位稍等。」

语毕,柜台小姐起身离开。

太一等到发慌而打哈欠,身旁的凛也无聊翻了翻手上的小册子,但下一秒她瞬间呆住了。

「凛……?」

太一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在呆滞大约十秒后,凛才一脸惊恐地呼唤太一说:

「太一。」

「嗯?」

「我……看不懂上面这些字……」

太一摊开凛手上的那本小册子瞧一眼,眼睛也同样瞪得圆圆的。

写在纸上的文字是种从未见过的文字。开头是这样写着,

「关于冒险者公会……」

凛试着覆诵太一所说的这段话,然而她却只能发出有如呻吟般的声音。

没错,为什么只有太一读得出来。

凛看了小册子上面书写的文字。

她发觉现在的情况就如同你不懂阿拉伯文,眼中阿拉伯文就只是线与符号的组合。看着小册子上面的那些线与符号,凛也只能推测出这是一种文字罢了,至于文字的含意,那就无从得知了。

但是,太一在看过那些文字后居然可以把内容朗读出来。明明这些应该都是未知文字才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理由没有任何人知道。

太一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文字没有错,不过他能够读懂这种文字也没错。

话说回来,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他们俩人与这个异世界的居民沟通时没有碰到任何阻碍呢?

能够沟通的话,麻烦事情自然会比较少:反倒是无法沟通的话,这才令人困扰。俩人相当庆幸,自己来到的不是个一开始就无法沟通的地方。

尽管值得庆幸,

「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嗯,我也这么觉得……」

为什么沟通可以畅行无阻,为什么又读得懂这些文字。

太一根本摸不着头绪,

一种无法释怀的负面情绪使得太一看着小册子的眼神转为空洞。

「让两位久等了,接下来要进行魔力检测。」

「那是什么?」

回到位子上的柜台小姐一开口就向太一和凛说了这番话。

俩人听完后不约而同地大声提问。面对他们的反应,柜台小姐只是在一旁小声窃笑着。

「身为冒险者多少要会点魔术才行。如果检测不出魔力的话,很抱歉,那个人就无法成为冒险者。」

「什、什么!?」

这根本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吶喊。

就连平常不随他人起舞的凛,此时也是睁大双眼、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多少也有点魔力喔。柜台小姐面带笑容地这么说道。

冒险者有魔力是正常的。也就是说,人类拥有魔力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过,这种想法到底也只有「这个世界的」人类身才会认为是「正常」的。

太一和凛是地球人。在地球上面的一般认知是,魔术是存在于幻想世界的超能力,科学才是现实中发展文明的利器。

太一心想,就算这里的人类外观与自己没有差别,不过他还是不觉得俩人身上会有什么魔力。

如果没有魔力也可成为冒险者,那一切好说;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刚刚柜台小姐已经表明讲:「如果检测不出魔力的话,那俩人就无法成为冒险者。」

她的这句话就等同断了太一、凛能够达成自力更生目标的那条快捷方式。

事到如今想要自食其力的理想几近破灭。太一正在思考,要是一切成真的话,那也只好厚着脸皮去拜托巴拉达他们帮自己找份正经工作。反正他们有说,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找他们求助。不过,连一天都还没过完就跑去,太一觉得自己有点……不,是相当无能。

「检测方式非常简单,请两位用你们的左手或右手轻触这颗水晶球就可以了。」

柜台放有一块紫色衬垫,上头摆着一颗浑圆的水晶,其实就是一般印象中占卜师会用的水晶球。

「就这么简单?」

「是的,两位请。」

站在水晶球前面的柜台小姐面向太一和凛这么说。

「那我先来。」

「去吧。」

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冒险者:心中的不甘依然无法释怀。最好检测的结果可以给个痛快,那么就不会留下任何遗憾。现在最希望水晶球赶快给个坏结果。

此时的凛已经呈现这种半放弃状态。她望了绽放着淡淡光芒的水晶球,突然踌躇了一下,但随即把右手放了上去。

水晶球只是静静反射出凛的身影,并末出现任何特别反应。看来是没指望了,正当凛想要收手的时候,

「请、请等等!」

柜台小姐出口制止她。

水晶球没有任何反应到底代表什么?凛疑惑地凝视着柜台小姐,这才发现她脸上挂着极度诧异的表情。

「凛、凛小姐……你是何方神圣……?」

「什么意思?」

听到这句话,凛冲动地想板着脸回答她说「我是人类」,不过凛从柜台小姐的态度中却感觉不出半点嘲弄意图,因此选择了沉默以对。

这下子反而是凛想问个明白。

「这个……抱歉,失礼了。那接下来换太一先生,这边请。」

字里行间可以知道柜台小姐欲保持冷静,但事实证明她失败了。她只是从瞠目结舌的样子转变成难以置信的态度而已。

而且检测不到魔力也不太像是令她大吃一惊的原因。

以说话习惯来看,如果真的测不到凛的魔力,那应该会一副很惋惜的样子才是。

不过柜台小姐还是要等太一摸完水晶球后才会告知俩人的检测结果。

不试试看谁知道会如何。

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太一将手贴在水晶球上。

结果跟凛一样,水晶球没有任何反应。

「……这!!」

有反应的果然还是柜台小姐,而且他这次惊吓的程度非比寻常,甚至比刚才凛的时候还要夸张。看得出来她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请问……手,手可以放开了吗?」

「……」

「请问?」

「……是!那个,请问你说什么?」

「我说,手可以放开了吗?」

摆明就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太一将手放在水晶球上的这一小段时间里究竟有什么可以让柜台小姐看到出神,甚至连别人问话都听不见呢?

「……两位,很抱歉。」

柜台小姐畏畏缩缩地面向俩人说道。

她的言行好像在顾忌太一跟凛一样,然而尚未被告知O不OK的太一和凛却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柜台小姐会变成这副模样。

「请问有什么事吗?」

凛很客气地答话。

凛真心期望对方快点给个答案,不行就赶快说不行,因为让人有所期待又让人焦急地等待根本是一种折磨。

「真的非常抱歉,不知道可否请两位在此稍待片刻?」

俩人不赶时间,等待并不成问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等待。

「非常抱歉,因为检溯的结果已经超越我能够判读的范畴,因此我必须去请示高层才行。」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不是检测有没有魔力而已吗?

答案就是有或没有两种,应该只要做出判断就可以了吧。然而。现在却无法做出如此容易的辨别,柜台小姐究竟看见了什么呢?

「请两位在此稍等,我马上去请高层判断。」

柜台小姐抱着水晶球,三步并作两步地往里头走去。

事情发展得太快,让太一和凛的脑袋一片混乱,以致俩人只能呆呆站在原地。

过没几分钟,柜台小姐回到太一和凛的面前,此时她的身后多了两个人。

瞬息之间公会的气氛骤变,俩人可听到背后传来的议论与惊呼声。

当中一人是位矮个儿中年男子,另一位是比日本女性平均身高身稍高的美少女,俩人可说是七爷八爷的组合。就是这两个人让公会的气氛骤然一变的。

「喂……难道是公会会长吗……」

「真的假的……连『黄金剑士』也在耶……」

然而,这俩人的窃窃私语被其他人议论纷纷的嘈杂声所覆盖,因此并没有传到太一和凛的耳里。

「啊啊,他们两个还在这里!太好了……」

柜台小姐一脸如释重负的感觉。看到她的反应后,俩人渐渐感觉到即将有大事要发生。这是因为柜台小姐身上方才散发出一种「如果太一和凛不在就完了」的不安情绪。

然而,当下的紧绷气氛却在下一秒消失殆尽。

「喔,就是你们啊。留下了如此惊人的检查结果。」

好矮,明明已经是个大叔了,但还是这么矮小。

他脸上的胡子长到快让别人看不见嘴巴,身体则是分外结实,一副充满威严的样子。假如他的身高再高一些,光是外表就显得霸气十足。他与街上遇到的那些像是矮人的路人有着极为相似的特征。

不对,比起这件事,

太一发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叔。

感觉上凛大概也知道那位人物是何许人。俩人互看一眼后,太一顿时豁然开朗。

「我想起来了。」

「真的吗?」

「刚好被我想到而已。」

「我还在纳闷他到底像谁,原来是不动假发。」

太一脱口而出的名讳让公会小姐脸色铁青,也让美少女瞪大双眼,并让矮小大叔愤恨不平。

「真、真是一群没礼貌的小鬼!我头顶的还是真发啊!」

「你说还是,对吧。我看你发线也后退不少了吧?」

「什……么啊!」

太一没经大脑的发言成了一记重击。

矮小大叔渐渐地瘫软在地,而且整个过程还是以慢动作呈现,太一等人还误以为自己在观赏哪部卡通影片。看来矮小大叔不只充满威严,而且还挺有幽默感的。

此外,从整件事情的演变还可以得知一件事情,就是这个世界似乎也有「假发」的概念与用词。

美少女在旁边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矮小大叔,毫不避忌地露出受不了的神情。俩人趁机仔细打量着她。不光是太一,就连凛都不禁倒吸一口气。

她一头及腰的金发如丝线般飘逸着,扫过矮小大叔的一双碧眼宛如晶莹剔透的宝石一般。

她脸上的五官比倒相当完美,所谓的黄金比例应该就是这样吧。用这种方式来形容她的脸蛋,任谁都不会觉得言过其实.因为连用「面容姣好」这个词汇都还无法精准传达出她的美貌。太一和凛觉得她应该与自己年龄相仿。尽管还带有一点稚气,甚至女性第二性征也发育得比较慢,不过在她的美貌面前,这些事情已经不足为虑。在地球上面被称为绝世美女的人类中到底有几个可以跟她匹敌呢?

她的腰问挂有一把剑,上头点缀着不少雅致的装饰,看来是把好剑。然而,这上乘的武器在她面前依然相形失色。

再加上,有一个决定性因素让她能够如此貌美。

就是她的耳朵,那一对形状异于太一和凛,生得又长又尖的耳朵。

在日本的许多作品中,普遍将妖精这个种族描绘成接近外观完美的人类。

她将自己清澈的双瞳迅速地转向太一和凛。

俩人无不目瞪口呆,因为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少女,太一和凛根本是看到出神。

「真的是从这两个人身上测得那种惊人的结果吗?我还是无法相信。」

「是,是的,我也是这么想……但是,水晶球应该不会出错……」

「也对,如果那颗水晶球出错的话,那全世界冒险者公会的检涮结果都无法取信于人了。」

「嗯,唯独那颗水晶球绝对不可能出错,毕竟连王族都在使用啊。」

直到刚才都还趴在地上的矮小大叔,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振作起来,还一本正经地说着。

面对把自己晾在一旁自顾自说话的三人,太一和凛当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请,请问一下。」

「能不能告诉我们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对不起。」

「抱歉抱歉,因为实在太震惊了,所以有点乱了调。」

不知道是不是俩人的询问让他们想起原本的目的,柜台小姐等三人转过身来面对着太一和凛。此时大叔身后的少女只是盯着俩人看,并没有意思要开口说话。

「话说,大叔你是谁啊?」

「真是的,你这个小鬼还真没礼貌。我叫杰拉德,是这个公会的大当家。」

也就是所谓的公会会长。

他是这栋建筑物的最高负责人,柜台小姐说要去请示高层,没想到这个高层居然是这里的最高首长。

「因为你们两个有点特殊,所以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在这里让你们登记成为冒险者。」

突如其来的不录取通知。因为一切来得太快,事前没有征兆,太一和凛只有说不话来的分而已。

看见俩人惊讶的程度,杰拉德口中呢喃了一句「我可能说得不够清楚」后,接着便说:

「别慌,只是现在而已。在登记前我要先请你们做一件事。

「请我们做一件事吗?」

凛问道。

「没错,要你们先去个地方。缪菈。」

杰拉德回过头来,他的视线焦点当然是那位金发绝世美少女。看来她的名子叫做缪菈。然而,她没有理会杰拉德的呼唤,只是一直注视着太一和凛。

「……」

「回个话都不要啊,真是的。……你们就跟这位姑娘走就是了。」

「咦?」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