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修练

第一卷 第四话 修练

睡醒的瞬间,

连太一都觉得难以置信。

打从年幼开始,太一一直都在和扰人清梦的大敌(闹钟)对抗。他甚至觉得,敌人的行径宛如恶魔般邪恶。

他以正义(睡意)之名进行讨伐,敌人的尸体早已堆得像座山一样高。明知道与大魔王(迟到)的生死决战就在等着他,不过他依然像前去消灭魔王的勇者一般,将挡住去路的敌人一一击倒。

对太一而言,睡眠等同于滋养圣品,绝对不可或缺。棉被是他最强的盔甲,同时也是最能够令他安心的场所。

因此,他才会这么难以置信,

在太阳刚要升起的时间,他居然睁开了双眼。

蓦然坐起的太一,用手使劲地搔头。

因为睡了个好觉,也让他的心情得到许久不见的安稳。为什么会这么早起?这可是他来到异世界后第一次躺在床上睡觉。

稍微静下心来一想,太一马上找到答案。

「我是小鬼吗……没错,我就是小鬼。」

在自己找到答案后,太一露出苦笑。

一切都因为太一和凛最快从今天起就可以拜蕾米亚为师,并展开各自的魔法、魔术修行。

简单来说,原因就是兴奋到睡不着觉。太一自嘲自己根本像是个引颈期盼远足时间赶快到来的小学生一样。

他怕麻烦的性格依然健在。所有事情最好自己不用出手就会解决,如果事情不请自来,他则是会躲得远远的。

即便如此,太一对有机会可以使用魔术的期待感仍然萦绕在他心中久久不散。

从前玩过的RPG游戏中,太一操控的人物会使用冰、炎、雷的咒文。看着他们横扫怪物的英姿,他就一直幻想着,要是自己也会使用这些咒文的话该有多好。

此外,太一读小学时流行过一部格斗卡通,他看到卡通角色使用的光波招式后,心想「说不定我也用得出来」,之后居然还呼朋引伴一同练习。

只要是男人都会想要锻练,不为其他,只是为了寻求更强的力量。

升上高中后的现在,他心里清楚知道,自己无法发出所谓的光波,也知道为了这种事展开修练,也只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当成笑话来看而已。

然而,在这个年纪,如果自己身上突然出现过去梦寐以求的超人能力,相信任谁都会感到雀跃不已才对。

正当太一脑中充满这些想法时,平时一定会带他前往梦乡的睡意也完全消失。下床伸了个懒腰后,当下无所事事的太一决定先去洗把脸再说。

蕾米亚家的淋浴间、厕所都位在屋外的一间小屋里面。这个世界的淋浴是透过魔术供给温水,不过并非家家户户都有这种设备。从设备整体花费可知,这是种只有富裕家庭、饭店才仃办法装设的奢侈品。至于洗脸用水或是饮用水,则是来自外头的水井,太一一手抓起放在桌上的毛巾便走出房间。

就在开门的瞬间,他与凛撞个正着。

「啊。」

俩人不约而同地叫出声来。当时除了太一和凛以外没有其他人,想必蕾米亚和缪菈都还在睡梦当中。

「太一……居然在这个时间起床?难道要下红雨了吗?」

「没礼貌。也没……什么啦。就脑中一直在想修练魔法的事情。……所以不知不觉就起床了。」

「你是小朋友吗……算了,要是这样吐槽的话,你一定会用相同的吐槽回敬我吧。」

看来凛现在的心情也跟太一差不多。

用有点厌恶的表情对看一会儿后,俩人并肩朝着水井走去,看来现在俩人心里面想的又是同一件事。

「魔术啊,真的有办法使用吗?」

「谁知道.要学学看才知道吧?」

「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到时要是被说什么你没有天赋的话,那就只有泄气的分了。」

「也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会蛮伤心的。」

俩人从厨房的后门走到了屋外。

天色已经明亮不少,早晨凉爽的空气令人神清气爽。

太一心想为了这种美好的早晨,偶尔早起也不赖,不过真要问他下次何时要早起,他的答案绝对是含糊其辞的「……总有一天」,要不然就是永远不知何时才会到来的后天吧。

太一将水井的桶子拉了上来,用冰凉的井水洗了三下脸。帮凛拉了下一桶水上来后,他开始环顾周遭环境。

葱郁的林木映入太一眼帘。昨天因为精神不济关系无力察看四周,直到现在才见到这番景致。蕾米亚住的地方还真不错。住在这的话,难怪她会不想穿衣服了。太一边对居住环境发声赞叹,一边回想起昨天的蕾米亚。

「久等了。」

凛顶着一张脂粉末施的脸朝着太一而来。

她从不在意用素颜迎人,甚至朋友也经常劝她说「你好歹也上点妆吧!」。然而,凛就算不化妆就很好看,凛的朋友只是在忌妒她,这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接下来好像没事可做了。」

「要做些什么好呢?」

如果是在自己家,应该早就泡杯咖啡在那里悠哉度过美好的早晨,无奈这里是别人的住所。俩人在这里还没有住满一天,神经还没有大条到敢在这为所欲为。

「我说啊,太一。」

「怎么了,那种口气。」

太一回过头后看到凛一脸认真。

太一察觉凛不是在开玩笑,便将身子转了过来。

「反正没事做,那我们来好好讨论一下吧。看看以后该怎么办。」

「嗯,要讨论的话在外面讲好了,要是出声把她们吵起来的话也不好意思。」

凛靠着屋外的墙壁,太一则是把腰靠在水井边缘等候她开口。

然而,凛没有马上欲齿,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她正在思考要用什么话来表达。太一也不慌不忙,就这样静静等她开口。

然后,渐渐地,

凛的嘴形开始出现变化。

「就是说,我又想了一遍,果然还是不要告诉他人我们来自其他世界的这件事。」

「嗯~,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们是异世界居民的事情如果曝光的话,你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我们吗?」

原来如此。事情或许真的如凛所说。

「我虽然也觉得蕾米亚小姐、缪菈小姐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也对,毕竟昨天才刚认识这两个人。光凭这样,他们根本不会相信我们说的话,要他们相信我们应该很困难吧。」

凛认同太一的这番话。

「而且,我还蛮好奇,他们会怎么处置来自异世界的人呢?」

「如果只是把我们赶出去的话那倒还好。」

「假如变成通缉对象的话,那我们根本无力反抗。」

像巴拉达等人的冒险者实力有多么高强,俩人再清楚也不过。要是他们真的想打倒太一和凛,俩人应该会毫无招架之力吧。

「凛你说得对,什么都别说应该是正确的。」

「嗯,那就小心别穿帮了。」

语毕,太一和凛都在思考,

还好有机会能够像这样俩人单独谈谈。

因为来到这个世界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根本没有时间可以冷静思考。

俩人聊到忘了时间,当他们碰到起床走出屋外的缪菈时,太阳早已高挂天空。

魔力量和魔力强度的数值都高到非比寻常。

这是继特有属魔术师、四属魔术师后,蕾米亚告知太一和凛的第二波惊人消息。

不过太一跟凛在听完后却没有想象中惊讶,毕竟俩人来到这个世界后知道了魔术和魔法,看见了魔物、妖精和矮人,更被他人告知自己是稀有人物。接踵而至的新知让俩人疲于惊讶,而这也是俩人心境的真实写照。

如果每次都要惊讶到呆住,那岂不是无法向前进了。

盛管俩人心里还有些疑虑,但总之他们决定先以这种态度面临当下的挑战。太一和凛遵照蕾米亚的指示展开了一连串的修行。

这是个聪明的决定。蕾米亚这番赞同的话也在无形当中推了他们一把。

「想要使用魔术或魔法,首先要学会控制魔力。首先你们先试试把魔力化为实体看看,学会这个之后我们再进入下一个阶段。」

蕾米亚就只有讲了这些。

俩人不约而同地凝视着自己的掌心。对每一个想要学会操控魔力的人而言,这是必经要经历的阶段。

「呜……」

「……」

「呃……」

「……」

「呃呜……」

「……」

「……喂!吵死人了!」

「哇!?」

凛对着在一旁呻吟的太一大吼.

太一方才看似相当投入,因此凛突如其来的喝斥声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怎么啦!你想吓死谁啊!」

太一的抗议理所当然,不过凛反驳说,,

「你一直在那发出怪声的话,这样我有办法专心吗?」

「咦!我刚刚有出声吗?」

「嗯,而且还很清楚。」

「真的假的,我以为我已经不会这样了说。」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吧。就是在入学考前和方程式博斗的最后那几天。」

「啊啊啊,别让我想起那件事情啦。」

今年年初,在高中入学考试即将到来的前夕,先前遗一副老神在在而没有念书的太一突然惊觉以他当下的实力只能被现实(落榜)打败,因此他赶紧求助于凛,请她担任自己的家教。

因为俩人觉得在家念书诱惑太多了,所以最后便决定前往附近的图书馆。凛所说的那件事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其实太一有种会在思索某件事情时胡乱呻吟的坏习惯。当他与方程式这僩强敌博斗时,可想而知,他又不自觉地开始呻吟。凛觉得这是他集中精神的方式,所以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却招来其他考生抱怨「吵死了」,而让俩人感到无地自容。

然而,在其他人眼中,当时的太一和凛只是借读书之名行约会之实,因此那些抱怨其实极大部分都是忌妒,不过俩人当下完全没有察觉到就是了。

「再这样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虽然我了解你的心情……」

精神的集中连同紧绷的情绪一起中断,俩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仔细想想前前后后在这里已经耗费了好几个小时,所谓的「无计可施」应该就是形容现在这样的情况吧。

「该怎么说,这件事做起来很枯燥……」

「听你这样说,你该不会想放弃了吧。」

俩人对看了一眼后。唉,又是一声叹息。

「嘻嘻嘻……」

「咦?」

「怎么了?」

「奇怪……刚刚有人在笑吗?」

「哪有?喂……不要乱吓人啦。」

听完太一的话后,讨厌妖魔鬼怪这种灵异现象的凛身体不禁颤抖一下。太一也有特别留意一会儿,不过之后就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他也就忘了有过这么一回事。

时间就在修练毫无进展的情况下一天一天流逝……眼看集中力就快要进入涣散时刻。

俩人一如往常地在后院练习将魔力实体化,不过这件事实际上一点也不简单。

连拼命三郎的凛也看似束手无策。

「不是很顺利耶。」

难道是因为太一和凛不是这个世界的居民才会陷入瓶颈吗?还是因为他们原本的世界没有魔力存在的关系吗?太一呆呆想着这些事情,不过事实也相去不远。

从小就在习惯魔术的环境里面长大,还有在魔术原本不存在的世界长大的,这两种人是有差异的。

看来没有办法像电玩、漫画里面那么顺利,而且也对精神造成相当大的负担。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正当太一这么想的时候。

「加油。」

他又听到那道声音。

「咦?」

是幻听吗?

不对,他确实听到了。

说话者应该是个小女孩或小男孩。

「你们身上有魔力。」

「而且有很多。」

「再一下就会成功。」

「魔力是聚合体。」

「软绵绵、暖呼呼的。」

「就在身体的正中央。」

绝对不是幻听。

是咬字不清晰的小孩说话声。

最少有四个人在说话。

虽然都是小孩子,不过的确有其分别。

太一快速地回头,将四周环顾一遍。

没发现半个人。

这样的话,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嘻嘻嘻。」

「他听得到。」

「太好了。」

「好想快点见面。」

「加油……」

这句话结束后,太一就没听到任何声音,他猛然将头转向一旁,发现凛正以些许怪异的神情看着他。

「难道你也有听到什么吗?」

「嗯,刚刚有四个人在……」

「别再说了,真的……」

虽然这么说,但太一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因为真的有听见声音。

比起这个,还是眼前的事比较重要。

「魔力是聚合体,软绵绵、暖呼呼的。」

「你怎么突然在说这些。」

「位在身体正中央……」

「喂,你怎么了?」

「来吧……到我指尖来吧。」

在那瞬间吹起一阵轻柔又暖和的微风,太一的食指被一道微弱光芒覆盖住。

「……!」

「你,成功了吗?」

太一盯着自己发光的指尖端详了片刻,然后开始跟一旁想要问个清楚的好友解释成功诀窍。

「刚刚有声音告诉我要这样做,那些声音说魔力都是聚合体,然后是软绵绵、暖呼呼的,然后都位在身体的正中央。」

「真的假的……」

「刚开始我也不信啊……但是照着试了一遍,结果就成功了。」

事实摆在眼前,凛无法反驳。

所以她也半信半疑地照着太一讲的试了一遍。

结果,

「咦……我也成功了。」

因为很顺利就成功了,让凛觉得「刚才的辛劳是为了什么呢?」而感到厌烦。

「有成功不就好了。」

「是没错……是没错啦!」

看来凛还是无法接受。不过她应该隐约知道,魔力只要成功化为实体一次,之后不管几次都一定可以成功使用,就像学会骑脚踏车后就一辈子不会忘记骑法这样。

「我们去跟蕾米亚小姐报告吧。」

「太一,你都不在意吗?」

凛摆出一副受不了你的神情。

「我不是不在意,我觉得这并不是我们烦恼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我还真羡慕你那种大而化之的个性。」

「……你是在称赞我吗?」

「算是吧,有三分之一是吧。」

「什么比例,太微妙了吧。」

俩人一边伴着嘴一边走回屋内。

「回来得真早……已经成功了吗?」

听完他们的报告,还亲眼确认俩人操控魔力的情况,反倒是蕾米亚自己吓了一大跳。

「明明只是稍微教一下而已……结果真是难以置信。」

原来学会操控魔力本是最花时间的修行。透过普通修行,就算有天分、契合度又高,快的话也要花上一个月,,普通的话要花三个月;慢一点的话甚至要花一整年才学得会。因此无论是蕾米亚还是缪菈,她们都没有想到太一和凛居然只花三天时间就学会了。

其实蕾米亚原本是为了了解拥有惊人天赋的这俩人到底可以操控魔力到何种地步,因此刻意不将详细步骤告诉他们。她打算等俩人主动询问后才要一点一点教导他们,不过蕾米亚估算至少也要三个礼拜的时间。然而,实际成果却让这些安排成为空谈了。

「嗯,总之先恭喜你们。」

已经学会操控魔力的话,应该就要进入下个阶段了。只要学会操控,剩下的只要练习就可以熟练,毕竟魔力操控并不会因为生疏而忘掉。原地踏步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在进入下个阶段前,蕾米亚有话想问太一和凛。

「在进入下个阶段的修练之前,我有话想问你们。」

「?」

「是什么呢?」

「嗯,再怎么天赋异禀,都绝对不可能在三天内学会操控魔力。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这么快就学会了吗?」

「那是因为我们听到了声音。」

「声音?」

「是的,就是有一种晈字还不是很清楚的小孩子声音告诉我,魔力是聚合体,还说魔力就位在身体正中央。」

「……」

难以置信,这是蕾米亚最直接的想法。如果太一所言属实的话。

「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嗯……就是,一时半刻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给我点时间研究。」

「什么……?」

虽然蕾米亚感觉上有点欲言又止,不过她的话并没有古怪的地方,因此太一也就接受了。

「时间刚好到了中午,吃完午餐后再开始下个阶段的修行吧。」

此时正好日正当中,发觉此事的蕾米亚立刻下厨准备午餐。谁也没想到,平时慵懒的她兴趣居然是做菜,果然天底下什么新鲜事都有。

在这段期间,讨厌灵异现象的凛提心吊胆地询问蕾米亚「声音的主人可能是鬼魂吗?」,她竟以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也有可能」。这个答案可把凛吓得花容失色,并直呼「早知道就不问了」。

蕾米亚端出来的午餐是意大利面。

煎得酥脆的培根加上提味的蒜头,两者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食指大动。作为要角的辣椒更是发挥本身的麻辣口威,让这道菜的美味更上一层楼。不仅如此,可能是油也是采用顶级油品的缘故,菜肴的整体风味比普通家庭餐厅的还要可口许多。

这个异世界的饮食文化实在与地球太过相似,尽管一般文化、一般常识不同,不过饮食部分至今为止还没有感受到所谓的差异。就拿蕾米亚这道菜类似义式蒜片辣椒面来说,就连菜名也相差不远。

甚至使用叉子卷起面条食用的方式都一模一样,这已经不是光用相似就可以解释清楚的。

吃东西可以让人觉得幸福,能作为人类三大欲望之一的食欲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吃上一顿美食而得以养精蓄锐的太一和凛,精神饱满地展开下午的修行。

「你们两个接下来须要分开修练。」

这就是蕾米亚开口的第一句话。

完全无法理解用意为何的俩人,脑中浮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凛你接下来只要学会四大属性的基础魔术即可,不过太一的修行却不是这样。」

「啊,原来如此。」

这都是因为太一是特有属魔术师的缘故,到他的属性觉醒之前都无法使用魔术。凛回想起前些日子的解说,进而接受分别修仃的安排。不过,太一却是一副无法接受的模样,而且还用羡慕的眼神凝视着凛。看来他早已忘记先前的说明了。

「凛你只要好好跟着缪菈学习如何咏唱就好,等你学会四大属性的基础魔术后,就让我考试一下;至于太一的话,你就继续练习操控魔力。」

「为什么……我已经会了啊……」

此时蕾米亚脸上写着大大的「不耐烦」二个字。

「我当然有我的用意。特有属魔术师的魔术威力十分强大,不过魔力消耗量也十分惊人,你应该不希望在练习使用时晕倒吧。」

「呃……」

「……」

一句意外发言吓得太一、凛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才要你们把魔力的操控方式确实学好。假使双方实力不相上下,最后决定胜负的关键就会落在魔力操控上面。这样你们就会了解到这可是连一流高手都不可或缺的重要技巧吧。」

「对蕾米亚小姐来说也同样重要吗?」

蕾米亚点点头。

「当然。如果能够一把魔力操控得更好……这样的悔恨已经多到数不清了。我反而觉得同时要进行两种修行的凛会相当辛苦才是。」

走着瞧。这是太一看着凛的忌妒眼神透漏出来的讯息。不过,凛只是觉得,超烦。

「你想成为冒险者吧?现在可没有时间让你打哈欠喔,太一。」

你这个笨蛋。此时凛用眼神告知太一这件事。

然而,这样的一来一往反而衬托出俩人深厚的情谊。

「别再浪费时间了,凛你过去那边,缪菈会负责教你,等等她会告诉你该做些什么。」

「是。」

「那,就开始吧。」

「嗯,请多指教。」

两位美少女一同步行离去。光是远眺她们就大饱眼福。

「太一,接下来还要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让你做魔力操控的修行。」

除了不懂女人心外,太一在其他方面的表现并不迟钝。在听完蕾米亚这番话后,他立即中观察出来,她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因此正做好准备洗耳恭听。

「还记不记得我说过你的魔力量有十二万、魔力强度达到四万的这件事情?」

「我记得。我希望自己是在作梦。」

「我也这么希望。」

「为什么?」

这只是太一小声脱口而出的疑问,而且不知道她如此真心肯定究竟企图何在,因此太一歪着头表示不解。

「我先告诉你结论,你到底有多么异于常人。其实太一你一个人就可以与整个国家为敌,而且还可以毫发无伤获胜。」

「……你刚说什么?」

突然被告知自己的能力水平,而且讲述的内容再一次远远超乎想象,太一顿时僵在原地了。

「而且就算打蠃了一个国家,你的魔力量应该还不会见底。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你的力量绝非常人。」

「等等,等等!你说真的吗?」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说得也是……」

原来太一被定位为与洲际核子飞弹同等级的武器,而且还可重复使用。老实说这实在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不过这下子你应该知道你有多么恐怖了吧。」

说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吗?尽管太一想用这句话反驳,不过终究没有说出口。

「就是为了不想出任何差池,所以才要你好好练习操控魔力。放心吧,教你的人可是我啊。」

「放心……?听完刚耐你讲的那些话,然后要我放心?你是认真的吗?」

「我是认真的。我会教到你可以随心所欲操控魔力为止。还有你要认清一点,经过我教导的人绝对没有做不做得到的问题,因为注定要学会的。」

「你有什么根据?」

「根据?因为我是世界上最擅长操控魔力的人啊。」

「咦?」

「这是因为发生过太多次无法熟练操控魔力而导致憾事发生的缘故,所以我一直反复训练自己,直到称得上拥有世界第一的操控能力为止。就算魔力量再多,魔力强度再强,所用的还是魔力。没问题的。」

太一惊讶地看着蕾米亚。

「现在,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依旧有自信可以操控好魔力。怎样啊,可以相信我了吧?」

面对眼前自信挺起丰满双峰的蕾米亚,太一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脱离阴霾。一般来说,这样的态度大多会被认为是过度自信,不过当蕾米亚堂堂说出「自己是世界第一」这番话时,这种舍我其谁的态度却又很适合她,刚刚的不安气息也在此刻全部烟消云散。

「虽然我把事情说得那么恐怖,不过当然还是有好处。或者应该说,好处反而还比较多。」

「要是没有好处的话会让人很沮丧的。」

「太一,以你的实力很有可能在这个世界里面排名第一,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不知道?」

蕾米亚煞有其事地说道:

「想想可以单枪匹马跟一个国家为敌,而且还可以打赢的人,你觉得他的身边会有多少敌人?所以,要是能够将本身能力运用得宜的话,你不只可以确保自己的安全,更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或许是吧。」

「甚至你还可以透过交易让某个国家立于不败之地。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呼风唤雨了。无论是地位、名誉,还是金钱、女人,简单来说,就是你会大权在握。如何啊,身为一个男人难道会不心动吗?小伙子。」

蕾米亚脸上浮现一道狡诈笑容,

而太一也露出相似的神情。

俩人图谋不轨的窃笑要说有诡异就有多诡异。

「我知道了。就拜托你了,蕾米亚姐。」

「嗯,交给我吧。」

「可是。」

「嗯?怎么了吗?」

「没什么,我觉得权力什么的很麻烦,老实说不是很想要。」

「真想让那些沉溺在权力中的人听听你这番话……只要你想要权力的话,可是要多大有多大喔。」

「我只是个小市民,感觉还是不醒目地站在角落比较适合。」

「……这可不是即将成为世界最强男人该讲的话耶。」

「权力重视的不是操控什么『东西』而是控制什么『人』。我可不是做这种事的人才啊。」

「你说得没错,本以为你还是个年轻人,没想到你了解得挺透彻的。」

「对吧?只出一张嘴的话我还蛮行的。」

「呵呵,看来是这样。对了,以后跟我这样说话就好。我讨厌讲话扭扭捏捏的。」

「太好了,其实我也讨厌把话讲得文绉绉的。」

在相视而笑一会儿后,俩人随即展开修行。

凛和缪菈在远处眺望着太一和蕾米亚。此时可以约略看见远方已经开始修行的俩人面对面的模样。

尽管凛和缪菈听不到俩人的声音,不过一看到俩人若有所思的神情,还有诡异的窃笑,就不由得在意起太一和蕾米亚究竟谈了些什么。

「真好奇他们俩哪刚在说什么。」

「谁知道,反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也这么觉得。」

神情怪异这件事情绝对没错。

「那我们也开始吧。」

「嗯,请多指教,缪菈。」

「好,首先要教你全部属性的基础魔术。真是的,全部属性,说出口感觉上好像在开玩笑呢。」

其实凛在这个方面还没有切身感受,不过她还是知道,自己的能力多少颠覆了这个世界的常识。然而,对凛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天赋,因此也无法回话。

「接下来要逐一说明每个属性。首先火是『火啊』、水是『水啊』、风是『风啊』、土是『土啊』。四大属性很好了解,我想你应该已经能够想象得出来吧。」

凛点了头,确实如想象中一样。

「然后,我之前应该有说过魔术是一种想象。若是想燃起火焰,只要一边想象火是如何燃烧,一边喊出,火啊。就好。这个词汇会将你内心的想传达给精灵,是发动魔术的关键,我们称为『咏唱』。熟练以后甚至可以跳过咏唱,单靠想象就可以发动魔术……不过一开始还是透过咏唱方式比较能够抓到诀窍。」

在解说的同时,缪菈轻轻念了一声「火啊」,顿时她的指尖燃起一小团火焰。橘色的火光摇曳闪烁着。

「那接下来换你试试看,先不要管会不会成功。」

凛照着刚刚的解说,开始试着在心里想象。外型是个像打火机的火焰,就是那种风一吹就会熄灭的小小火焰。

接着凛开始回想早上的感觉,将魔力自身体的正中央导向指尖,此时食指指尖开始闪耀着柔和的光芒。然后,她将这股魔力与火焰的想象重叠在一起,

「火啊!」

魔力已经准备ok,火焰的想象也没问题,不过凛却没成功使出魔术。

她歪着头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想象火焰的画面很简单,问题应该不是在那里,你试着想象一下那个火焰『凭什么』会燃烧。」

火焰燃烧的意象。

听缪菈这么一说,凛脑中最快浮现的是从前在课堂上学过的「燃烧」概念,也就是伴随发光 与发热现象的氧化反应。

所谓的燃烧必须具备三大要件。

分别是可燃物质、充足氧气、物体温度超过燃点。

氧气绝对不成问题,因为身为地球人的凛可以正常呼吸时,就可断定四周存在着氧气或是极为类似的气体。

至于物体的燃点……凛心想,只要想象物体温度不断攀升即可。

至于最后的关键,该「烧」什么才好。

看着苦恼的凛,缪菈心想在这个部分果然会出问题。

学习魔术一开始大多会在「想象」的部分遇到挫折。若是没有办法确实想象出特定现象为何会产生的话,魔术就永远不会成功。缪菈开始练习魔术的时候一开始也是在这个时候碰到瓶颈,所以她非常了解凛此刻的烦恼。

(可燃物有……木头、纸张、油品、毛发等。人体自燃也……这太恐怖,不纳入考虑!还有什么呢?)

因为凛一直在胡思乱想,因此一时半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在日本的时候,可燃物明明自己身边随处可见。

这个时候凛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在看见缪菈点燃的火焰后,她脑中浮现一个想法。

(打火机。……它是用液态燃料气化的瞬间点燃火焰的工具。气化?气体?……原来如此。)

凛将魔力当成打火机的气体燃料,并将自己的指尖当成打火机。

「好。」

看来凛应该想要做些尝试,而缪菈则是在一旁注视她。倘若魔术失败的话,控制场面也是她的工作。她在魔术方面的造诣不俗,拥有足够能力压制基础魔术的爆炸威力,这也是她与凛被分在同一组的原因。

「火啊!」

从凛的指尖窜出一小团橘色火焰,这代表着她成功使出魔术了。

「耶!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使出火焰了,缪菈。」

「是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掌握到诀窍,真是惊人。」

凛当场欣喜若狂并感动不已。

缪菈从没想过凛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功发动魔术,而这也让她大吃一惊。

「谢谢,其实我只是试着想象成打火机而已!就是想象把液态燃料气化后的瓦斯……嗯?」

瓦斯,凛从口中讲出这个名诃后,她想起之前在理化教室的器具里面有一种使用瓦斯、名为喷灯的实验器材。

为了不让瓦斯外泄,塑料软管一定要拴紧!在凛的记忆中,每次上理化实验课时老师都会再三警告这件事。瓦斯外泄通常都是瓦斯气体自软管缝隙泄出后导致的一种意外事故。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初次见到喷灯火焰时的震撼,因为凛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笔直的烈焰。

可燃的气体若是瓦斯的话,那燃点应该和打火机一样低才对。

「试试看好了,就把它想象成喷灯……」

缪菈其实从未耳闻过凛口中念念有词的字汇。此时凛的指尖已经汇集魔力,接着高喊一声,

「火啊!」

霎时凛的食指上头出现一道直冲天际的暗蓝色火焰。

欣喜若狂的凛大喊着「这个也成功了!」

对面的缪菈,则是拼命压抑内心的情感,小让惊讶的表情展露出来。能够快速融会贯通,而且还能加以变化的能力也叫人吃惊,不过缪菈在意的不是这点。

(真是快……居然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融会贯通……不,事情不对劲。那个真的是火?……她到底在想象什么东西?就连我魔术的火焰都没办法像她那样笔直、稳定,而且还是蓝色的?我从来没有听过火焰有蓝色的,就连魔导书上面也没有相关记载说……)

缪菈是直接将魔力本身想象成可燃物质,藉以让火焰燃烧。这就是这个世界上一般所认知的火焰魔术使用方式,而且所有火属性的魔术师都是利用这种方式,将魔力想象成木头、纸张等容易燃烧的物品,而用此种方式产出的橘色火焰通常都是缓缓燃烧。这就是缪菈所谓的基础火属性魔术。

然而,凛所想象的是源源不绝的气化后瓦斯与氧气。尽管和缪菈想的都是燃烧,不过两者在本质、原理上面根本大相径庭。

如果想重现凛的火焰,一般最容易想到的方式就是喷灯。因为这个器材只要用户调节瓦斯、氧气的流入量,就可以依照需求获得各种不同的燃烧效果。

至于蓝色火焰向上伸展的动人姿态,是因为瓦斯燃烧前周遭已经布满充足氧气,也就是达到完全燃烧后产生的美丽效果;相对的,因为火焰温度非常高,所以颜色是呈现暗蓝色。在化学领域发达的现代地球上,这些都是孩子时代所学的基础化学知识。不只是写学校黑板上的理论而已,大家还会实际操作喷灯藉以感受真实的火焰。

对日本学生而言,这可说是再普通也不过的知识了。

不过,在这个世界中,这个知识一点也不普通。

物质为什么会燃烧,即使不知道这个原理,还是可以透过魔术产生火焰。反正在可燃物上面点火就会燃烧,火的热度大概会造成烧烫伤,只要泼水的话便可以弄熄,这里的居民对火的认知顶多如此。不过,光是用在日常生活,这样就绰绰有余了。

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缪菈的火焰与凛的火焰在温度上面会产生如此明显的差异了。

「……菈?缪菈!」

「啊!怎、怎么了?」

在稍微一声大喊后,缪菈才回过神来。

她望向声音的主人,发现凛一脸纳闷地站在那里。

看来缪菈刚喇思考蓝色火焰过于专注,整个人出神到令旁人觉得不太对劲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你突然都不说话。」

「事、事情是这样的,是你学习速度快到让我吓一大跳。因为我压根儿没有想过你不仅在教导当天就会使用,甚至还达到触类旁通的境界呢。」

「咦?要这么耗时吗?」

「普通的话,撇开火焰不说,光是确实掌握火焰『凭什么』会燃烧的意象就够累人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是因为已经知道了,所以才会学这么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