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冒险者篇 第五话 前往阿兹拜亚

第一卷 第二章 冒险者篇 第五话 前往阿兹拜亚

草原与湖泊。

荒野与沙漠。

城镇与河川。

雪山与冰河。

森林与城寨。

在这个世上有一处汇集这些景致但是却无人居住的土地。

听见这席话的人一定会笑着否定,说绝对没有这种地方。

这种反应其实相当正常。

因为地图上面的确没有这种地方存在。

这片土地到底位于何处?答案就是蕾米亚那张画有魔法阵的地毯。

太一和凛在蕾米亚的指导下展开修行已经过了三个礼拜。

藉由魔法阵传送到的空间里面有一处宽广的沙漠,沙漠一隅的沙子炸了开来。

伴随着爆炸声,沙尘响直冲天际,遮蔽了视线。

沙尘当中可以见到凛的身影。因为她身上包覆着一层风的薄膜,因此毫发无伤。

「啧。」

缪菈咋舌一下后露出不屑的笑容。

明知道这种程度的攻击对她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不过没想到她居然可以防守得如此出色,所以才咋舌一声。

缪菈用力踏向地面,此时从脚底传来一种沙粒的柔软触感。

因为沙子会绊住脚而不利于近身战斗。当对手是凛的时候,这个借口完全行不通。

况且要是因为这样而感到不平的话,就没有办法和她一决胜负。这就是凛。

缪菈将惯用的剑往后一挥,将纤细的身子向前倾斜。要接招,还是要出招,不同的选择将影响今后的战局走向。

经过剎那间的犹豫后,缪菈的抉择是出招。

缪菈用力踢向沙子。在向后扬起的沙粒开始落下时,她已经利用这段期间来到凛的面前。原本俩人相隔二十公尺左右,不过缪菈却用不到两秒钟的速度瞬间进逼。就一般状况来说,对手应该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不过此时的对手并不是一般人。

「震动波!」

凛的这个魔术最大优点在于可以高速发动。球状的空气炸裂开来,沙子顿时在缪菈眼前四散。

霎时缪菈的视线完全被遮住,不过这种程度的反击已经在她的预料当中,因为她压根儿不认为凛会坐以待毙。

「砂雨!」

缪菈随即发动了抗衡用的魔术,让飞扬在空中的沙粒急速落下。

至此俩人的视野不再朦胧,紧接着映入各自眼帘的是对方的身影。此时缪菈已经将炙热的高温缠绕在配剑上,而凛的石剑上则是充满了冰冷的寒气。

下一秒双方展开激战。就在挥出的武器相互撞击的瞬间,俩人立刻向后跳开。

高温与寒气,两者交融后马上炸了开来。缪菈和凛乘着暴风向后退开。

「火焰之枪!」

尖锐的吶喊相互交叠着。

两支火焰之枪迎面互撞,一阵爆炸随之而起。

爆炸引起的热风阵阵袭来,俩人同时站回沙地。

大大喘了两口气的缪菈与用手指拭去额头汗水的凛,此时俩人的视线交错。

「下次我一定闯进去的。」

「想得美。我一定会把你逼回去的。」

俩人一来一往的应答。  

所说的是「会把对方带入自身节奏」的宣言,还有「会阻止上述局面成真」的宣言。

对凛而言,双方拉开距离时她占了上风。如果严格来说,其实是因为她深知缪菈的剑术高超,如果让她抓到适当的距离就会必输无疑。

另一方面,缪菈也了解如果无法好好掌握进攻距离,战况就会变得多么严苛。正因如此,口要能够成功进入有效距离的话,就等于能够完全掌控这场对决的成败。

在人类社会中,这场模拟战斗已经达到顶尖水平,意即对人战斗中几乎无人能与此二人匹敌。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就是这场战斗的主角是两名十五岁左右的少女。

令人手心冒汗的攻防,就算将其公开作为御前比武也不足为奇。

「!?」

就在俩人重新调整好架势的同时,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油然而生。

此刻俩人感受到一股超乎常理的魔力,同时将目光转向魔力来源。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股魔力的主人究竟是谁。他现在应该在距离此处几公里的荒野上面与蕾米亚在一块。

就算距离这么远,那股惊人魔力依然使俩人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是太一吧。」

「那个,缪菈。」

「怎么了?」

凛的脸上泛起一抹苦笑。

「我总觉得太一还游刀有余,是我的错觉吗?」

「……别这样说。因为我已经不去想这件事情了.」

尽管太一已经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不过还是让人觉得他尚未使尽全力。

沙漠和荒野之间隔了一座岩山,太一目前正位于这座山的另一侧。俩人不禁同情起在他身旁直接承受这股魔力的蕾米亚。

不一会儿,大地开始微微晃动。

「……这。」

「准是太一做的,一定没错。」

一定是太一朝着地面施展某种招式,才会连这里都可以感受到震动。

尽管俩人也认为自己的能力已经不是一般常识可以解释,然而太一的能力却更胜于此。

不愧是到达超人境界的能力。

「要先回去一趟吗?」

「也好。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削弱了……」

缪菈的声音充满疲惫。

太一居然能够干扰远在数公里外进行的模拟战斗。俩人决定前往他的所在地,看他到底用了什么招式。

太一直站在荒野的正中央动也不动。

风卷起的沙尘刮过大地,时而吹拂着太一的身体。

一直缓慢呼吸的太一猛然睁开眼睛盯着地面。

他将注意力集中到身体中央,并开始想象把聚集在丹田附近的温暖魔力转移到心脏。之后再让到达心脏的魔力乘着血液流通全身上下,并在最后确认魔力已经满布全身各个角落。

一连串的步骤都是为了用魔力强化体能的事前准备。就太一的基准来看,要是面对的是凛,或是缪菈等级的对手,自己的强化确实还没有达到天衣无缝的境界。

话虽如此,但他已经学到了足以实际运用的技术。

就是「将循环在体内的魔力分毫不差地转化成力量」的技术。

这是最重要的地方。魔力必须确实转化成力量才行。因为要是转化失败的话,魔力只会徒然耗损掉而已。

这回的体能强化程度有八十,是打从开始修行后最强的。如果上限是一百的话,这次的强化成果相当惊人。尽操控如此强大的魔力,不过太一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得心应手。

接着,所展现的强度也具体呈现在太一的体外。

若是精通魔术的人,就 一定看得出来太一身上现在正包覆着一股令人无法置信的浓厚魔力。

「呃……」

尽管蕾米亚站在距离一百公尺远的地方观察太一的修行状况,不过还是被太一那既厚实又强大的魔力压迫。她使劲将力气集中在腹部,好用来抵抗像是要把人往后挤压般的强悍力道。

太一真的是人类吗?

过去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身怀如此魔力的人类吗?

为什么会有像他这样的人在这里出现?

单单只是才华出众而已吗?

面对如此压倒性的力量,蕾米亚一边逃避现实一边动脑思考。然而,这一切就在太一紧握拳头打向地面时宣告中断。

「!」

顿时一股寒意直窜脑门,惊觉大事不妙的蕾米亚使出风魔术一跃而上。在离地二十公尺左右后,她看到了太一惊人力量具体成形的模样。

「喝!」

气势惊人。

太一利用弯曲膝盖的力量压低身子,并在这个时候扭动腰身、伸展肩膀,并将手肘向内弯。在一连串动作后,一拳用力打在地面上。

霎时大地为之粉碎,下陷成一个半圆形坑洞。

这真的只在瞬间发生。巨大坑洞诞生,四溅的碎片在空中飞舞。

从空中鸟瞰,这一击的强大威力看得一清二楚。

这记攻击居然可以让地貌出现如此变化。

对太一而言,刚刚这一击并不是什么招式,只是朝着地面打出一记直拳而已。这点更是令人害怕。

如果是战斗的话,太一可以经常施展这样的攻击。

「……想骗谁啊。」

怪不得蕾米亚会讲出这种毫无修饰的感想。

解除了跳上空中的魔术,蕾米亚发动了降落用魔术,并再次回到地面。

「喔——。威力居然这么强耶。」

太一在地面打出个特大坑洞,明明没有流汗,却做出用手背擦汗的动作,如此调侃着自己。

看着宽四十公尺、深二十公尺的大洞,蕾米亚感到无比惊讶。

「还好我有这个魔道具。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威力。」

「你说的是魔法地毯吧?能够让我们来到另一个世界真的太神奇了。」

太一直率地称赞起那样道具。

蕾米亚的魔法地毯是一种魔道具。只要站在绘制于上头的魔法阵里面咏唱咒文,就可以穿越次元来到这个世界。

要回到原本世界时也一样,只要站在王座之间的魔法阵上咏唱脱离此处的咒文,便可以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地毯上头。这就是该道具的运作模式。

「你知道这个机关的应用原理吗?」

太一心想说不定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抱持着这样的期待试着向蕾米亚提问。

「我不知道,先前我也蛮在意的,所以做了许多调查,但是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只知道这样道具是从前一个能力高强的时空魔导师制作的。」

很可惜,蕾米亚给了一个否定的回答。

这块土地是存在魔法阵里面,属于另一个次元的世界。

别说整个道具的原理架构,甚至连制造者的名字都不知道。因为有记载这个魔法阵的相关文献相当稀少。

这个时候蕾米亚一句「比起这个」,让魔法地毯的话题到此为止。

太一则是努力压抑自己,不让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

「比起这样魔道具,我对你还比较有兴趣。」

「我?」

「没错,谁能够想象居然一拳就可以打出这样的大洞?」

太一回过头来,望了自己打出来的大洞。

就算这么说,都已经做了,现在还能怎么办。这正是太一此时的想法。

「蕾米亚姐,你做不到吗?」

这句话应该没有其他深层含意吧。

太一只是单纯认为,像蕾米亚这样的出色魔术师应该也有办法像他一样,所以才会提出这个问题。

蕾米亚淡淡地回应:

「嗯,有些魔术办得到。」

「对嘛。」

「不过咏唱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因为那段期间会毫无防备,所以要先确保能够施展才行。而且,若要达到这样的威力,即使在万全的准备下,顶多也只能够发动十次吧。之后魔力便会耗尽了。」

「……」

太一后悔自己多嘴提问。

「换我问你。这种攻击你可以发动几次?」

「我想想。应该可以一直发动到强化效果消失吧?」

「嗯。」

蕾米亚表情愉悦地走向太一身边。

「恭喜毕业,你已经不是人类了。」

她脸小挂着灿烂笑容说出这番话,并「碰」的一声拍了黑发少年的盾膀。

「什么啊!?」

都已经被这样形容了,太一当然不可能保持沉默。

不过相对的,因为太一透过这番对话再次体认到了自己有多么异于常人,所以也无法出言反驳。

「哇,这也太厉害了。」

「不用猜也知道是太一的杰作吧。」

从远处传来的少女说话声无疑替早已垂头丧气的太一补上一刀。

看来俩人在遗方的模拟战斗已经结束。

「没错,一拳而已。光这样就打出你们眼前的大洞。」

抢在太一开口前,蕾米亚先发制人。

「一拳?太一,真的吗?」

「对、对啦。一拳就变那样了。」

「真不敢相信……」

许多表示惊讶的声音在太一耳边回荡。

「一拳而已,你不觉得很诡异吗?」

「我的能力本来就这样,你这样讲我也没办法。」

这已经全力反驳了。语调跟说话内容相反,太一的身子已经缩成一团了。

「凛、缪拉。」

「是。」

「怎么了?」

蕾米亚又看了太一一眼,心想方才他全身包覆魔力时的意气风发到哪去了。那位少年居然变得如此不起眼。

「今晚我想办个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

「嗯,要庆祝太一从人类这个身分毕业的典礼。」

「好啊,这提议不错。」

「我赞成。」

「你们就放过我吧!」

太一再也无法忍受,终于大吼出来。

以人类来说,太一的能力确实是超凡入圣。况且目前太一的特有属魔术师能力尚未觉醒,因此他的能力也许会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现在如果太一有心要攻过来,即使凛她们三人联手也会在瞬间一败涂地。

然而,凛知道太一不会这样做。至于缪菈和蕾米亚,虽然某种程度上相信他,但还没有到百分之百信任。太一并不是表里不一的人,只是俩人与他相处的时间比凛还要短的关系。

看着少年慌张的模样,三人脸上笑着,内心也觉得与他的关系变得更亲近了。

「利风刃!」

四周回荡着撕裂空气的尖锐声响,此招在岩石上面深深留下一道纵向刻痕。

「哇—超强的、超强的啦!」

太一从稍远的地方见到这一切,此时的他惊呼连连。

望着相当兴奋的同乡少年,凛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你是在挖苦我啊!人家全力使出的和风刀,你也不要那么轻松把它弹开啊!」

凛如此抱怨着,同时她的视线则是落在太一挥出右手的姿势。他的右手正被一团淡淡光芒包覆。

「等等!被那种招式直接打中不可能没事吧!?」

「就是因为普通攻击起不了作用,所以只好用强一点的招式啊!」

「我防守得很辛苦耶。」

「如果没有那样,我哪还有什么自信啊。」

凛一边说着一边让风环绕在自己的双脚,为的是跟上太一接下来的动作。

而且,凛还在右手召唤出一颗火球,左手制作出一颗提升硬度的石头,这些当然都是为了攻击太一的准备。凛一次操控两种魔术的技巧称为双重咏唱(dual spell),身为当今世界顶级魔术师的蕾米亚,还有负责教导她的缪菈都会这种技巧,但这并不是想看就看得到的技巧。

如果敌人是附近的魔物,就算是黑曜马也不用拿出这个技巧;但对手要是换成太一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为凛相当清楚,就算毫不保留全力以赴,太一也是个打不蠃的对手。

「我要出招喽,凛。」

「随时放马过来。」

此时俩人的距离大约是三十公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间距,纯粹只因为凛是一位魔术师,她想尽量跟太一拉开距离的关系。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凛的反应能力在太一压导性实力规格所主导的近身战斗中根本派不上用场。此时凛看到太一缓缓压低身子,将力量集中到腿部。霎时太一的身子出现残像。

「!」

这个瞬间,凛朝着地面一蹬,同时将火球扔向地面,让压缩过的空气炸裂开来,藉由产生的冲击力道让石头飞出去。

用坚硬石头为弹药的空气炮,再加上火球产生的爆炸,一般而言这已经是过度防御了。不过,如果对手是太一的话,纵使做到这种地步也不能够完全放心。凛立即展开下个魔术的咏唱,顿时空中突然出现五颗火球。在凛高速向后退的同时,这些火球也紧跟在两旁。

只退了两步,太一就已经在她面前现身。他用不到两秒的体感时间缩短了三十公尺的距离,这是太一用魔力强化后的速度。不仅如此,他根本没有使尽全力。再明白也不过的凛只能够苦笑以对。

被太一近身后,凛只能连续构筑障壁进行防御。因为只要一被靠近就必输无疑。不让他接近自己是非做不可的必要措施。滴水不漏的防御能力,还有无人能及的速度,这些是她面对攻击力强悍的太一时所采取的防守策略。

太一接住石头往旁边一丢,同时钻出了爆炸引起的烈焰。此刻的他惊讶地瞪大双眼,停下脚步。映入眼帘的是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的魔术,也就是梅希莉亚一瞬间将黑曜马化为焦炭的强悍魔术。

「糟了!」

「火焰之枪!」

太一自觉大事不妙,因为凛冷酷地将五支火焰之枪射向自己。

火花四溅、高速飞行的火焰之枪,魔术在凛发动后不久将太一吞噬。

方才火球引发的爆炸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一股完全无法比拟的能量就此炸裂开来,就连空气也为之震动。熊熊烈火将周围烧得寸草不留,仿佛宣示着这个魔术的威力不容小觑。看来威力已经超越梅希莉亚的火焰之枪了。

「真的好险,差点就完蛋了!」

火焰、烟雾逐渐散去。原本凛就不想让火势蔓延下去,因此火焰很快就熄灭了。

宽达二十公尺的焦土中心,太一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以他为中心的一公尺范围完全没有受到火焰影响。

太一将大量魔力包覆在自己身上,藉此抵挡住那招威力强大的魔术。用蛮力、硬碰硬。拿这两个字眼来形容太一的防御手法再恰当也不过了。

「怎么会没有效……」

比起吃惊,倒不如说是哑口无言,此时的凛只觉得全身无力。

这个防御结界是太一将魔力强度、魔力值发挥出来的成果。只要让太一逮到机会发挥魔力,凛的攻击就几乎起不了作用。

事实上凛很清楚,比谁都还要清楚,不过刚刚施展的已经是凛目前最强,同时也是等级最高的魔术。这可不是一句「没有效我也没办法」就能够解决的了。

「……好厉害。尽管魔术的威力那么强,不过却太一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挡了下来说。」

「真是的。自己的徒弟居然变得这么强。」

在远处观看整场模拟战斗的蕾米亚、缪菈同样感到万分惊讶。

从缪菈收太一和凛为徒开始迄今刚好一个月。她心想,也该是时候让俩人以冒险者的身分到外头闯荡了。今天的模拟战斗则是类似毕业考。

太一和凛的成长速度相当惊人,这点光是看着俩人实力日渐茁壮的过程就可以理解。不过,在亲眼看到俩人的战斗后,还是会让人觉得他们的实力早已超越常识的范畴。

仅仅一个月的光阴,凛已经变得跟缪菈一样强。

虽然缪菈的魔术知识依旧胜过凛,不过她觉得凛在战斗方面的表现已经可以跟她并驾齐驱。

蕾米亚则是认为缪菈的战斗能力还是比较杰出,不过凛的天赋规格本来就比缪菈来得出色,再加上凛能够操控所有属性,而且还能够活用原本世界的知识。因此只能说,如果与凛为敌的话,她会是个难缠的对手。

如果跟蕾米亚相比的话又是如何?若是凛的话,她还不是蕾米亚的对手。蕾米亚尽管无法轻松得胜,但也不至于吃败仗。毕竟她可是世界顶级的魔术师。

然而,若对手是太一的话,蕾米亚不用打就知道「无法匹敌」。

其实太一的战斗方式毫无技巧可言。因为不使用武器也非常强,因此他赤手空拳。如果说他已经掌握格斗技巧,其实也不能这样说。

要说他什么地方比蕾米亚厉害,就是他那压倒性的实力规格。速度、力量、防御。就算蕾米亚倾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攻破。

凛的防线终于被太一攻破。她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直至目前为止,凛只有羸过太一、两次而已,而且都是在一开始的模拟战斗中。这两次都是因为太一操控魔力的能力尚未熟练,进而导致他耗尽魔力无法战斗的关系。在这之后,凛就再也没有赢过太一半次。

蕾米亚心想,若是自己与太一交手的话,最后应该也会像凛那样败阵下来。自己的战斗技巧应该胜过凛,不过终究还是难逃败北的命运。太一的战斗能力就是这么高强。

「到此为止。」

蕾米亚示意结束这场模拟战斗。

其实胜者早已展现出悬殊实力。如果太一没有任何余裕的话,现在应该会继续攻击凛才是。然而,当他走近凛并拉起她的手,就等同宣告胜负已定。光是这样就足以证明双方的实力绝非是伯仲之间。

即使如此却还是要举办模拟战斗,其目的在于训练太一该如何应付只会反复从远处发动强劲攻击的对手。至于另一方面,则是要训练凛如何对付擅长近距离攻击的敌人。

其中最让人害怕的,就是太一和凛的战斗相关知识相当独到。无疑地,凛的能力已经超越一流冒险者的平均水平了。

至于太一的能力也同样出色到无法用冒险者等级来衡量,因为他很轻易就可以跨过这世界上所有的标准。

总而言之,尽管太一和凛只有战斗能力相当杰出,不过却已经是能够这个世界冠上一流头衔的佼佼者。

太一和凛必须确切体会到所有的一切。因为能够身怀如此实力的人绝对少之又少。

「啊,果然蠃不了。」

「……我发现越到后面的练习,凛的攻击就越猛烈耶。」

「如果是我的话也会跟凛一样,因为对手强到跟怪物没有两样。」

「你们太过分了。」

看来太一还没完全理解自己有多么异于常人。看见这样的他,缪菈叹了一口气。

一行人从草原回到蕾米亚的家。

正当大伙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休息时,蕾米亚拿出一只皮囊放在桌子正中央。从发出的声响可以知道里面装的是钱币。

「这是?」

凛歪着头说道。

「你们的修行到今天结束,明天开始就到城里面用冒险者的身分解决各种任务吧。明天开始的训练就是实战了。」

原来如此,凛点点头。

「这些钱是给你们当作在城里的生活费。一开始都是承接F级的委托任务,安定下来之前你们一定需要资金。要的话就拿这些钱来用吧。」

「不过就这样收下很不好意思,而且我们身上多少也有些钱。」

那是巴拉达他们给的饯别礼。

虽然俩人曾经提议要用那些钱支付此处的寄宿费,但马上遭到回绝,因此那些钱就原封不动地留到了现在。

我了解,语毕蕾米亚点了头。

「如果你们在意这点的话,就当是借给你们的就好。记得要努力赚钱还我喔。如果你们下定决心要用冒险者的身分过活,以我教你们的本事,绝对赚得到这种程度的钱啦。」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不收下的话反而失礼。

在表示感谢后,凛将皮囊接了过来。

「最后,在你们出发前,我只提醒你们一件事情。」

蕾米亚一改先前有些随性的说话方式,脸上浮现出认真的表情。凛看见过后赶紧正襟危坐,不过太一则是一如往常。

「是跟你们能力有关的事情。老实说,这附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你们为敌。在其他人眼里,你们会强到令他们害怕,这点你们要有点自觉喔。」

「咦?」

「是这样吗?」

俩人每天都拼了老命在修行,完全没有机会跟他人比较,因此根本无从得知自己究竟精进了多少。

「就拿凛来说好了,把你全力的时候设定成一百。你只要出五十左右的实力就可以一击打倒黑曜马。」

「……」

「太一,你绝对不要超过三十。」

「什么?为什么只命令我?」

「废话。你跟凛战斗的时候,一百你用了几分力?给我老实回答。」

「那个……四十左右吧。」

「果然没错。你的实力规格强到不象话。虽然也有契合度的问题,不过要是对手明明只用对付凛的一半力量就可以扳倒,但是你却肆无忌惮地出全力的话,今以后就没有人敢接近你了。」

「呜哇。」

「你不只进不了店家,甚至连城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我才不想变成那样。」

「对吧?所以我才让你一整个月都在练习操控魔力。现在的你应该可以轻松以十为单位进行调整吧。」

「不要说以十为单位,现在要我以五为单位都没问题。」

「嗯,普通出个十或二十的力量就够了。光是这样,你就可以发挥骑士团队长等级的实力了。」

「哇啊,真的是实力规格强到不象话。」

骑士团队长,这个人物足以和一流冒险者匹敌,战斗能力甚至还凌驾其上。

的确,打从完全能够操控魔力后,太一至今还没有出过一百的实力。

先前他以八十的力道朝地面打去,就已经产生一个宽四十公尺、深二十公尺的大洞。倒是太一从未想过自己居然是个这么令人无法置信的人物。

而且那个时候他只想轻轻跳一下,没想到这轻轻一跃不仅跳出了大洞,而且还超出地面十公尺高,这也是太一不得不自重的理由之一。

「反正你只要观察一下跟自己等级一样的冒险者,看看他们的实力大概在哪里,然后以此为依据来调整就可以了。」

「知道了。」

「我会小心的。毕竟我还没变态到喜欢被别人讨厌。」

「嗯,之后你们就算以冒险者的身分在城里面定居也没关系,不过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吧。我也想听听你们在城里面生活得如何。」

太一和凛互相看了对方。

「在处里冒险者的工作时会待在城里面没错,不过要是说到活动据点的话,我还是觉得这里比较好。」

「是的。说到我们在这个世界的老家,除了这里以外我想不到其他地方。如果蕾米亚小姐、缪菈小姐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是想住在这里。,

这样啊,随你们高兴就好了。真要回来住的话,我是没有意见。」

「我也是,这个嘛,想要回来啊,我、我可是很欢迎喔?」

蕾米亚和缪菈允诺俩人可以再回到这里居住,这点让俩人放心不少。

不过,不知为什么缪菈讲话那么结巴,难道是要掩饰害羞的自己,因为她当时总给人这样的感觉。

在这之后,俩人一如往常地吃晚餐,洗澡,然后将这个世界的一般常识复习一遍后就上床睡觉。

直到翌日早餐为止的作息都与平日相同,只是今天开始就不再有先前每天必做的魔术修行,取而代之的则是收拾行囊准备启程。

「那,我们出发了。」

「嗯,虽然这附近已经没东西可以对你们造成威胁……总之,小心为上。因为可没人料得准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事。」

「没错。多注意点不会有坏处的。」

「是啊。像太一就是注意力涣散。很可能等等就会被那边的石头绊倒也说不一定?」

「没有严重到那种地步啦。」

「谁知道?啊,对了,这个。」

缪菈把一个篮子递给太一。

「那是便当,我想你们速度再怎么快,一定也要到中午过后才会抵达城里。」

「缪菈亲手做的吗?」

「话说回来,你会做菜喔。」

「当然会喔?虽然手艺比不上蕾米亚姐,但是代替蕾米亚姐做个便当还是绰绰有余的。」

原来如此,太一明白她的意思后,向她道了一声谢。

缪菈「哼」的一声把头转向旁边。

为其他原因,三位女性里面唯一不会做菜的凛也把头转向一边。

蕾米亚只是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三人。

「换我了,这是我要给你们的饯别礼。」

语毕,蕾米亚拿出来一把短剑和一支短杖。

「这两把都是初出茅庐者使用的破武器,不过总比没有好吧。」

那把短剑与在日本随处可见的小刀完全不同,相当沉重。

那支短杖的外观虽没有多少装饰,不过一拿在手上就会马上查觉魔力有从中经过。

蕾米亚的仓库里面还放有一堆更好的武器,不过她认为俩人不需要用到那些。如果想要的话,只要自己想办法就可以了。给予武器的同时,她也要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了太一和凛。

俩人正为亲手拿到第一把专属武器而兴奋不已,此时蕾米亚在俩人背后推了一把。

尽管太一和凛心中有些不舍,不过他们暗自告诉自己不久之后便会回来,并以这样的心情踏上了旅程。

最后不得不说,诚如蕾米亚预料,太一真的被石头绊倒了。

这段路搭马车也得耗费一个小时,

步行更要花上数个小时。

如果太一强化体能的话,一眨眼就可以抵达目的地,不过这是他们第一次能够踏着愉快步伐走在这个世界中,因此俩人一致决定将脚步放慢。

自开始行走后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期间没有发生事情。

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天空也是一片湛蓝,令人心旷神恰。

「太一,你看,那个。」

「嗯?啊,黑曜马。」

俩人见到的是一匹在遗处的巨大黑马,然而它正缓慢向他们走过来。

「看来它还是一样会把旅客吃下肚吧。」

「应该吧,它不就是那样的生物吗?」

相较于第一次面对的情况,此刻他们冷静的程度简直判若俩人。

那个时候的确差点就要被吃掉,不过现在他们甚至有余力去怀念往事。

最后,那匹肉食马的庞大身躯来到太一和凛的附近,此时两方的距离大概只剩十公尺左右。

面对不慌不乱的俩人,黑曜马露出诧异眼神。明明之前被它视为猎物的人类见到它时无不而露惊恐。

缪菈曾经教过俩人,黑曜马其实是一种很聪明的物种。因为它的感情也相当丰富,所以会感受到猎物在情感方面的微妙变化。

然而,对黑曜马来说,现在的太一和凛无法成为它的猎物,这点才是问题所在。

反而是它即将成为俩人的狩猎对象,只不过太一和凛尚未释出魔力,因此黑曜马还不知他们的可怕。

「消灭它吗?」

「放过它也只是让它去损伤其他人和动物而已。」

「要动手了吗?」

「嗯。」

「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太一盘起双手往后退了一步。

剩下黑曜马与凛对峙。  

事到如今,这匹肉食马才了解到,他们不是一般猎物。

不过,当它注意到这点时早就为时已晚。

凛举起左手朝向黑曜马。

「震动波。」

碰碰!现场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黑曜马的巨大身躯被炸离地面十几公尺高。

这是一种压缩好空气、设定好攻击坐标后再发动的魔术。凛瞄准了黑曜马的脚边引爆已经压缩的空气。就那匹马的重量来说,魔术的威力足以将它炸飞。

黑曜马则是因为从空中重摔到地面而感到痛苦不堪。

「对不起了。」

轰隆响声是来自冲击波的声音。凛在黑曜马头上制造出一朵小雷云,并产生出一落雷。

一般来说,这是需要大片雷云才能够发动的雷魔术。蕾米亚把这魔术称为闪电。她也说过,一般魔术师就算耗费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使出如此高等级的风属性魔术。

凛则是透过结合水属性、风属性的魔术,轻易地让落雷成形。她利用大小不一的冰粒让云朵里面产生静电。尽管过程当中有许多诸如此类的细微步骤,不过因为凛曾经出于兴趣调查过发生原理,因此她能够顺利完成这个魔术。

旁观者只要捂住耳朵就好了,不过直接承受数亿伏特电压的黑曜马就不是那么好受了。此时它的身上已经开始冒烟,尽管黑色的身躯不好判则,不过全身应该早已焦黑了吧。刚刚还在死命挣扎的黑曜马,如今已经 一动也不动。

「啊,你用了『闪电』喔,这魔术果然威力很强。」

「想说让它一击毙命远比拉长战线来得干脆。」

「也对。」

它曾经是差点要了他们小命的敌人。

然而,现在俩人则是有着压倒性优势。

俩人没有对黑曜马怀恨在心。

甚至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报仇而刻意想给它点颜色瞧瞧。

并且,太一和凛已经不会对剥夺生命这件事情有所反感。

纵使对手是魔物,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还是会有所抗拒。

不过在想到之后可能还会有人因它而死后,这才发觉,一时心软将会造成更大的损伤。

因此必须做出取舍。蕾米亚与缪菈也曾经告诉俩人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才行。

「不过,你居然随随便便就使出高等魔术耶。」

「那随随便便就能赢我的你又是怎么回事?」

「没事。」

太一搔了搔头。

「这么简单就打倒它了耶。」

「那个时候的恐惧好像是假的呢。」

把一个月前的自己拿来比较似乎有点过分。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往后居然可以操控魔术与魔力。说得正确一点,应该是根本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拥有这样的天赋。

「总之,可以说已经没有危险了。」

「嗯,我也不想死。」

这无疑是他们的真心话,能够活命的话当然会想继续活下去。

「如果是你也打不赢的对手,那个时候就换我上。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

这是有能力后才有办法说出来的话。尽管花费了一番工夫才学到用法,但这本来就是太一与生俱来的天赋,不过他还是觉得这是有如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在这样的前提下,太一的这番话还是深深撼动了凛的心。此时她重新体认到,原来自己在感情方面已经陷得很深。

(干嘛突然讲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