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话 重逢

第一卷 第六话 重逢

距离上一次踏进阿兹拜亚已是一个月前的事情。因为之前终日埋首修行、练习,平时顶多只会碰到偶尔送货过来的人而已。

因为在森林里面过着闭关生活,所以已经很久没有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了。

俩人的怀中放着蕾米亚授予的资金,大约是一个月左右的生活费。他们以这些钱为本金,并开始承接冒险者的委托任务,预计用两个月让这笔钱变成三倍。

这是太一和凛在来到这座城市的途中共同订下的目标。

也就是说,俩人要在一个月内赚取两倍的生活费。凭他们的实力绝对可以达成这个目标。毕竟有那位蕾米亚背书,当然就不能够丢她的脸。

太一和凛已经决定当前要做的事情。

「总之先找地方住吧。」

「说得也是,不知道哪里还有空房间?」

反正先找到休息场所再说。吃饭的话,时间一到就会有摊贩出现,因此不成问题。不过要是没有事先找到投宿地点的话,那就只能露宿荒野。其实俩人之前也累积不少要扎营过夜的经验,因此最坏的情况就是栖身于城外的帐篷。不过,来到城里的第一天就露宿野外,这样总让人觉得不太象话。

「从外观来看根本分不出哪间旅社比较好。」

「嗯——好难决定喔……」

「那就住从现在开始算起的第三间旅社。」

「没问题,就跟以前一样。」

在日本好几次一起出游却不知道该选择哪家店时,俩人就会用这个方式来决定。由于用这种方式选到的店都还不错,因此便成为了之后在决定店家时的重要手段。顺带一提,尽管太一毫无自觉,不过一般像这样一起出游就称为约会。

俩人在街上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走着。

俩人朴素的布衣还有行为简直就像是乡下来的土包子,而且因为蕾米亚送给俩人的短剑与短杖看起来也是便宜货,所以使得他们更像个乡巴佬。不过,俩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找寻住处,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走了一会儿。

「啊,这就是第三间了。」

发现旅社的是太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凛眼看见了那栋建筑。

看到招牌上面的「秘银」二字,俩人推门进入。

「欢迎光临!」

「呜哇!?」

踏进建筑物后立即有人出声欢迎,不过也让他们吓了一跳。

太一和凛不禁后退半步,并将脸朝向声音来源。

「啊,对不起,吓到你们了。」

眼前站着一位脸上有雀斑的可爱少女正俏皮地吐着舌头。外表看上去,她应该跟太一和凛一样只有十几岁。

她随兴绑起的深蓝色头发随着动作轻轻晃动。好像是刚在打扫大厅的缘故,所以她手上拿着抹布,不远处还放着水桶。

「要住宿吗?」

「啊,嗯,有两间单人房吗?」

「啊,应该有。我马上确认,请稍等!」

将抹布放入水桶后,女孩急急忙忙跑向柜台。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过这个女孩态度相当友善。因为开朗个性加分的关系,所以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或是觉得她不懂礼数。看来她应该很擅长与人拉近距离。尽管无法得知是不是刻意为之,不过这应该是她的个人特色吧。

「喔喔!有空房喔!」

面对站在柜台里面挥手的女孩,俩人苦笑一下后走了过去。

「你们要,两间单人房,对吧?」

「嗯,没错。」

尽管没有跟这位旅社的女孩见过面,不过她接待俩人时却像是对待朋友一般,也因为这样,凛答话的口气也变得比较随兴。

「要住几天呢?」

「这个嘛,先住个一个礼拜好了。」

「ok!一个礼拜是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在账簿上振笔疾书。在这个世界里面,一般人的识字率应该不高才是,不过她下笔毫无停顿,这份工作应该具备读、写技能吧。

「那么,接下来我来讲解一下住宿规定。住宿有附早、晚餐,费用已经包含在住宿费里面。虽然没附午餐,但只要说一声的话,我们会帮忙准备便当,只不过便当需要另外付费,还请见谅。」

俩人询问了便当价钱,发现比外面的摊贩还便宜,对需要节省开销的他们而言是再适合不过的服务。特别是现在俩人还不清楚自己究竟有能力赚取多少报酬,因此在花费方面更是想能省则省。

「厕所是共享的,淋浴是每次都要计费。如果不想淋浴,改用舀热水擦澡的话,费用是淋浴的一半。此外,毛巾都要另行购买,要洗澡时跟我说一声就好。」

虽然不能像蕾米亚家可以泡澡,不过有提供淋浴这点还不错。

此时俩人决定每天都要使用淋浴设备,毕竟对每天都要泡澡的现代日本人而言,这个方面无法做出任何妥协。

只是考虑到自身的财力,太一曾经一度想要改用擦澡的方式。即使是用温水擦拭身体,感受到的落差依旧不小。而且,让凛这年纪的女孩屈就擦澡,那只会让太一显得不够体贴。总之不能否定他想要给女生好印象的一面。

「吃饭时间呢?」

「早餐是时钟响六下到九下间,晚餐则是时钟响十八下到二十一下间。」

刚好是二十四小时为一个循环,既简单又明了。

「这是你们房间的钥匙,分别是二〇二号跟二〇三号房。」

木制的钥匙,钥匙还用绳子系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头则是记载着各自的厉号。

「谢啦。对了,那个。」

太一道谢的时候突然结巴了起来,此刻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女孩相当机伶,马上查觉到他的问题,不禁噗哧地笑了出来。

「我叫亚尔梅达。」

「你好,我叫太一。刚才谢啦。」

「我叫凛。谢谢你,亚尔梅达。」

「你们客气了。」

此刻俩人心想她的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看来可以成为朋友。

「咦?是你们啊。」

「咦?」

俩人总觉得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而回头。

太一和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迎面走来的是来到异世界第一天从魔物手中救出他们的冒险者巴拉达。眼前的他没穿镗甲,一身轻便地走着。看来他今天的任务已经告一个段落。

「喔!一个月不见了!过得还不错吧!」

「痛!痛痛痛!」

一只大手用力拍着太一的背,这番痛楚可不是开玩笑的。毕竟在平日没有人会去强化防御力的。

「好久不见,巴拉达先生。」

「对啊。」

巴拉达笑着回应凛的寒暄。

「咦,太一你们认识巴拉达先生喔。」

「嗯,之前在受到魔物袭击时他帮过我们。」

「喔~」

亚尔梅达很讶异他们之间居然有如此关联。

手无寸铁面对魔物下场通常是必死无疑,假使刚好有冒险者从那边经过,那些人倒是可以逃出生天。不过,这毕竟只是偶然,因此每年都有不少人因魔物而死。太一和凛的运气可以说相当好。

「小弟你们也住这里吗?」

「嗯,是这么打算的。」

「是喔,这里的东西很好吃喔。」

哇哈哈。巴拉达豪爽地笑着。看来这番话是他的肺腑之言。

「唉呦,巴拉达先生,这样夸奖我们也不会给你什么好处喔。」

「我知道啦。难得见面,就来聊一下吧。跟我讲讲之后你们碰到什么事情吧。」

「好啊。」

「喂,小梅,拿些喝的过来吧。」

「没问题,我等等端茶过去。」

亚尔梅达边说边用清水洗手,不过巴拉达却一脸不满地对她说:

「喂喂,讲到喝的不是应该拿酒吗?」

「太阳都还没下山,现在就喝太早了。而且梅希莉亚小姐不是叫你要节制点吗?」

「呃……被她知道的话肯定被念得没完……」

没办法,巴拉达喃喃自语后只好选择喝茶。第一次见面那天,太一和凛就觉得他应该是个酒国英豪。

在巴拉达的催促下,太一和凛在身旁附近的桌子坐了下来,而他则是坐在俩人对面。

「你们已经可以像这样住在这里,看来冒险者的生意做得还顺利吧?」

在等候茶水的这段期间,巴拉达先用这段话开了头。

他曾经问过拉葛尔达赠与俩人多少金钱,因此他知道要用那笔钱过一个月,就算省吃俭用也相当吃紧。如果一直投宿在这间秘银旅社,俩人不出三个礼拜必定散尽财产。

巴拉达入住这里的时间大约有一个多礼拜,他知道太一和凛到昨天为止并没有在这里出现。因此这样推算起来,可以知道俩人是今天才开始入住这里。

这间秘银旅社的住宿费用在阿兹拜亚里面算是中高价位。如果在毫无收入的状态下选择入住,想必需要十足的勇气,因此巴拉达才向俩人提出了那样的问题。

太一和凛其实早就料到,再次碰到巴拉达等人时会被问到这些事情,因此俩人决定依照拟好的剧本来应对。

「嗯,正确来说应该是现在才刚要开始承接冒险者任务。」

「喔?你们和不知去向的『黄金剑士』有什么关联吗?」

事实上巴拉达很在意衙人那天在城里分手后的动向,因此他暗中询问了公会,也是在那个时候得知太一和凛在到访公会的第一天就跟「黄金剑士」不知去了哪里,所以才没见到俩人的面。

尽管真正实力不明,不过传闻「黄金剑士」功夫了得。甚至在少数的目击情报里面都指出她的实力强到无法想象。

「其实,我们有稍微接受『黄金剑士』的训练。」

「……真的吗?」

两位日本人微微点头。

当时俩人在其他冒险者众目睽睽下跟着缪菈走掉,再加上刚刚已经告诉巴拉达接受训练的事情,因此太一和凛认为向他透漏一些详情也无妨。

蕾米亚再三嘱咐,要身怀绝世能力的俩人多加小心。

因为蕾米亚目前已经隐居,太一和凛并不打算表明自己是她的徒弟,不过和缪菈的关系已经曝光,所以他们在这个方面没有必要隐瞒。

况且只要是冒险者,就会让其他人见识到一部分的实力。所以此刻俩人灵机一动,决定利用缪菈实力坚强的传闻。「黄金剑士」的徒弟,看来可以成为一个相当有说服力的借口。

「喔,她不喜欢和人类往来这点相当有名耶。是不是改变想法了啊。」

听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不过太一很清楚这是个提问。

「谁知道?因为我问过她,她也不回答我。不过她有确实地训练我们,这点我们很感激她。」

接下来俩人进一步利用缪菈那冷淡又不喜与人往来的事实。

不过,说着说着太一和凛觉得快要露出破绽,毕竟就现在的脸色来看,巴拉达依旧没有全盘接纳这个说法。

因此,能够突破窘境的话只有这一句。

「如果想问得仔细一点,要不去问缪拉本人?因为我问了两次,她都不肯回答,所以之后就没问了。」

「原来如此。」

巴拉达虽然笑着回答,不过笑容里面却掺杂着苦笑。

「巴拉达先生,这阵子你们过得好吗?」

巴拉达对俩人的问题看似告一段落,凛马上向他丢出一个问题。

当然,这也是她心里面相当在意的事情。尽管已经亲眼看到巴拉达别来无恙,不过他是名冒险者,这是个危险性极高的职业。因为方才亚尔梅达在谈话中曾经稍稍提及梅希莉亚,因此至少可以知道还有机会和她碰面。

「喔,拉葛尔达和梅希莉亚现在出门去办点事情,他们都很好。」

听完这番话后,太一和凛都放心不少。这只是「希望救命恩人过得很好」的真情流露。

这之后就剩下闲聊而已。

当中太一和凛再次体认到,巴拉达一行人是多么经验丰富的冒险者。

而巴拉达则是以冒险者的第六感从俩人一点一滴透露的训练内容里面推敲出现在太一和凛的能力应该颇富水平,

之后谈论到这次的久违重逢,当下气氛相当热络。此时,

「啊,对了,太一。」

「嗯?」

凛突然拉高音调叫住太一,并看着他说:

「我们不是说今天要去公会一趟的吗?」

「啊,对喔,我忘了。大叔,抱歉了,我们先走一步。」

面对满脸歉意且亟欲起身的俩人,巴拉达说了句「别在意」,并催促他们赶快前去。

如果今天内能够完成冒险者的登记手续,明天就可以名正书顺地从事冒险者工作了。最好的情况应该是这样吧。

「那就再见喽。」

「待会再一起吃晚餐吧。」

「好。如果有位置的话就一起吃吧。」

很快允诺巴拉达的邀请后,太一和凛走出了旅社。

被留下来的巴拉达看着那还剩一半,而且已经冷掉的茶水。

「……他们,看起来好像变得蛮厉害的。」

其实他不单纯只是为了了解俩人的近况而上前搭话。

他的团队最近承接了一项委托。

不过执行过程并不顺遂,甚至已经到了神经紧绷的程度。

这样的情况下,他与过去帮助过的两位年轻人重逢,而这俩人也有了些许不同。

为了让杂乱的心情稍微沉淀下来,于是他上前与俩人攀谈。

刚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转换心情,不过随着聊天内容,巴拉达的脑中却浮现出另一种想法。他不管怎么想,俩人口中的修行都不是新进冒险者应付得来的内容,而且只论战斗能力的话,任谁都会觉得他们俩的程度绝对可以独当一面。

「假如他们有经验的话……」

不知不觉窜出这句话,发现自己正在喃喃自语的巴拉达赶紧甩甩头。

赌上身为B级冒险者的尊严,万万不可想要仰赖还没有登记成为冒险者的俩人。此时他重新修正了自己的想法。

太一和凛当下赶紧前往冒险者公会。

推开了从前西部电影中酒吧入口总会有一扇的双面推门,俩人踏进了公会。这个瞬间,里面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俩人身上。其中一部分记忆力不错的冒险者还记得,公会会长还有黄金剑士曾经特地为他们出门,对他们颇感兴趣。如此毫无避讳的视线让太一和凛回想起初来乍到时的光景,不过此时神经大条的太一就不用赘述,凛也没有因此而动摇。毕竟他们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自己了。

为了不挡住出入口,太一和凛稍微走向旁边,接着朝柜台方向望去。不一会工夫,他们找到想找的人物,俩人直接走了过去。

「你好。」

「好久不见。」

「啊。太一先生、凛小姐。」

说话的是之前负责帮俩人进行登记手续的柜台小姐。

「请问今天要办理什么事吗?」

「我们是来登记成为冒险者的。」

「什么?真的,吗?」

看着微微点头的太一和凛,柜台小姐瞪大了双眼。

「骗人……怎么会这么快……?」,她口中喃喃自语着,不过这些话一字不漏地传入来自异世界的两位年轻人耳里。

「你看一下,我这里有封信。」

凛只字未提「寄件人」和「收件人」是谁,直接就将信封放在柜台上面。因为这位柜台小姐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因此太一和凛决定与她接触。

「那封信你等等再看就可以了。你觉得如何。」

「什么如何?」

「我们可以成为冒险者吗?」

柜台小姐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因此一时她的态度转趋观望。不过,她想起在俩人离开公会的那天晚上,身为公会会长的杰拉德曾经宣告,只要俩人再次造访,就让他们登记成为冒险者。

因为杰拉德认为,太一和凛如果自觉无法胜任,肯定不会再次到访。如果俩人上门的话,那个时候他们绝对有资格成为冒险者。

虽然无法亲眼见证,不过杰拉德信心满满地这么说。

与杰拉德不同,她当时觉得半信半疑,不过事实就和公会会长预溯的一样。

「没问题,你们可以成为冒险者喔。现在就开始办理登记手续吧。」

俩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这里正是他们命运的叉路口。虽然俩人心里很清楚不可能会被拒绝,不过还是难以压抑那忐忑不安的心情。

柜台小姐又再一次在专用表格上面书写必要的登记事项。

「那,武器部分要怎么填写呢?」

她一边询问,一边望向俩人以布替代皮带系在身上的短剑与短杖。她之所以不直接书写,是因为填写本人亲口所说之内容是冒险者登记的大前提。

「我是剑。」

「我是杖。」

简洁有力的回答让柜台小姐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不久前他们才说着「我们无法战斗」、

「不想碰到危险的事情」这类的话。看来这一个月的影响之深,连他们的想法都彻底改变了。

「也就是说,今后需要战斗的委托你们也愿意考虑承接吗?」

「是的。」

「随时都可以承接。」

柜台小姐再次确认后,太一和凛给予肯定答案。现在的话,俩人可以断吾绝对不会输给一般对手。

「我知道了,那么……」

柜台小姐仔细说明了公会规定与冒险者的基本注意事项,在极为顺畅的流程下完成了登记手续。

此时俩人面前各放了一张亮晶晶的公会证。

拿到这张卡后,俩人就是名符其实的冒险者了。

「接下来我要说明一下这张公会证。首先,这张卡就是全世界冒险者公会承认你们身分的证明。」

也就是说,这是全世界通用的身分证件,简单来说就像是护照般的物品。

「至于使用方式的话,只要将魔力灌注到卡片上,持卡人的信息就会自动浮现。除了本人以外没有人可以使用这张卡。请你们试试看。」

诚如柜台小姐所说,太一和凛交换自己的卡片,公会证上面真的没有浮现文字。

这张公会证会辨别每位冒险者登录的魔力波纹,才会让文字浮现出来。若是有百万名冒险者的话,就有百万种波纹,就跟地球的DNA相同,可以作为辨别个体的依据。

由此便可以知道为什么会无法冒用他人身分了。

「要是这张卡遗失的话,重新申请补发必须花费三十万枚金币,所以务必好好保管。」

「三十万!?」

「好贵!」

俩人认为这个世界的币值与日圆相同,这个想法虽不中亦不远矣。

这里一般四口家庭一个月的平均收入大概是二十多万枚金币。如此看来,遗失公会证的罚则相当严苛。

「不这样做的话没人会小心啊~」

柜台小姐深深叹了一口气。

在此规定施行前,有很多冒险者即使弄丢公会证都还是一脸无关紧要地前来申请补发。

这张公会证之所以特地选用高价金属的银,再加上别出心裁的设计,这些都是为了想抬高冒险者的身价。一般人容易先入为主地认为冒险者多半是粗暴人士,因此这张卡包含着公会想提升冒险者观感的苦心。况且里头还设有个人专属功能,因此据闻这张公会证的制作成本所费不赀。

在公会方面,刚开始都还寄望着冒险者的表现,都是免费补发.不过,补发的费用却成为重担,甚至危及公会整体的财务状况,因此才订出这样的罚则。施行当初当然招来许多冒险者反弹,不过因为公会方面采取坚定态度,所以时间一久,反弹也就没有了,遗失公会证的冒险者也跟着变少了。

「所以,不管有什么理由,补发就是要多花一笔钱。不论是故意、不小心,还是不可抗力,都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免费补发,这点还请两位务必注意。」

话已经说得那么明白了,之后就不能用「没听说过」当成借口了,而柜台小姐也摆出一副没办法讨价遗价的坚定态度。

反正遗失物品附带罚则本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要把这张公会证视为已有,把它当成向人借来的物品好好保管就好了。

因为俩人出生于法律规范相当完善的日本,因此很快就能够接受这件事情。

「另外,只要一个月没有承接三次F级任务的话,公会证就会自动失效。想要让它再度生斡必须要花费十万枚金币,还请两位要定期承接委托喔。」

这项规定的目的其实是要防范那些贪图公会证好处,不过却不事生产的取巧份子。

享受公会证好处一整个月,等到失效再将它卖出。真的有人愚昧到这么做,他们可能忘了这张公会证也是身分证明文件。就算卖出也能够追踪到原持有者,这些人百分之百会被逮到,因此公会证不可能发生有人贪图贵金属价值而遭到转卖的情形。这些人被逮捕后当然会受到严惩。

至于升级至E级或D级后,完成委托的所需时间势必会拉长。像是讨伐任务中的远征,或是长期护卫的委托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月要承接三次委托难道不会有点强人所难吗?

面对如此询问的凛,柜台小姐笑着请她放心。升至E级以上后,每个月要承接任务的次数就会降为一次,而且也会把任务时间拉长的可能性纳入考虑。因此不会出现「承接的任务三个月要才能完成,不过回到公会时公会证已经失效」的情况。此为承接任务的次数规定。升上C级后会再降为半年一次,升上B级后则是会缩短为一年一次。若是达到A级,公会证还会变成永久有效。

此外,应该也会出现个人因素导致无法承接委托的情况,例如在执行任务时受伤,或是生病等等。这种时候只要向公会解释原因就可申请暂停活动,同时冒险者的资格也可以获得保留。

看来公会在公会证失效这个方面曾经做了许多考虑。在知道不会无故失效后,太一和凛也算是放心了。

「那说明就到此结束……还有什么问题吗?」

俩人为保险起见相互确认一下,接着告诉柜台小姐没有问题。

因为她说有问题随时可以提出,所以之后再多间几次应该也无妨。

「没问题。」

「有问题的话会再来问你。」

「这样啊。」

此时柜台小姐突然拍了一下手。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玛莉叶。」

「玛莉叶小姐。」

太一和凛立刻将这个名字记在脑中。

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俩人,冒险者与公会职员间必须要互相知道对方的名字吗?

「因为之后似乎会经常碰面啊。」

说着说着,玛莉叶脸上浮现一道讨喜的笑容。

想到目前的处境,俩人觉得跟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她往来绝对利大于弊。既然如此,知道她的名字办起事来也会比较方便。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

「谢谢你了。」

三人在此握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