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03 饲育的作法

第一卷 上 03 饲育的作法

公安局内——隔离区域,执行官宿舍。狡噛自室。

没用任何投影,仓库般的内部装潢。还有放满了老式训练设备的健身房。狡噛上半身裸露,下半身穿着牛仔裤。锻炼过的脂肪率超低的身体。他用拳头、掌底、手肘、膝盖高速的击打着落后于时代的老旧沙袋。这种动作,并不属于刑事的逮捕术。公安局所能教授等级的技术,并不能应对狡噛所设想的事态。狡噛不顾一切的掌握了现在可以说是濒临灭绝的军队式的格斗技。这是一种基于一种叫做silat(马来武术)而发展出的的格斗技。

训练的满身大汗后,他从冰箱中取出瓶装水,一口喝下,剩下的则浇到了头上。头发还在滴着水的狡噛,从自宅健身房移动到里面的资料室。这个房间同样也很煞风景,在放着桌子的那一面墙上,贴满了过去的未解决事件的资料。

狡噛从牛仔裤的口袋中取出了香烟和打火机,叼起一根,点着。

“……”

墙上的资料——狡噛紧盯着那中心的一张照片,焦距模糊的人物像。狡噛冲动的把香烟的烟头朝自己的锁骨按压。“嘶”的燃烧皮肤的声音。狡噛捻动香烟,直到火烧到了肉。仅仅皱了皱眉头。

“你这家伙,到底在哪……”

1

“……宜野座先生,我认为执行官的大家都干的很好。”

坐在匿名警车的副驾座,朱这么说。

驾驶座上的是同事检察官的宜野座。虽然所示驾驶座,但是因为连接了都市机能的高性能AI自动的行驶,只要不出现非常事态的话没有握方向盘的必要。要做的只是对AI用声音下达指示。

“这是作为同事可以继续下去的意思呢?还是作为调教师可以继续下去的意思呢?”

宜野座眼神冷淡。朱觉得很反感他的态度,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宜野座继续说道。

“所谓愚者从经验中学习,贤者从历史中学习……常守监视官,希望你不是愚者。”

匿名警车停下了。宜野座先下了车,朱后下。

稍微有些迟,执行官们和装备搬运用自立机乘坐的装甲箱车也到了。后部的门打开,狡噛、征陆、六合冢和滕的身影出现了。大家从两台的自立机上取出六只支配者,放入了枪套。

“又是废弃地区啊……”宜野座厌烦似的嘀咕。

虽然说是废弃区域,但前天大仓信夫逃入的是足立区的,今天的是八王子市的。虽然两地有一定距离,但气氛很像。

巡查自立机还没有封锁现场,这是为了让在废弃地区中的嫌疑犯不要注意到动静而警戒起来。为了这点,匿名警车和装甲箱车都覆盖上了假装民间车辆的迷彩投影。

“这边原来是本假屋重工业的自立机工厂。”宜野座说,“不过,曾出过必须逮捕犯人的案件,也发生过化学污染。”朱光听到这些话就开始不安的来回走动。

“放心吧。就算有什么也早去除污染了,应该不会对人体有影响。”

一边说着,宜野座一边操作自己的携带情报终端,向执行官们送出了周围的情况和嫌疑犯的情报。这次搜查的对象是金元佑治。原来是自立机工厂就职,现在好像靠打工生活——大概是这样。

“数天前,巡查自立机保护了视觉毒品的中毒者。好像在流行很强力的东西啊能没事。”

视觉毒品。与以往的毒品不同,使用头戴式显示器摄取,通过视神经直接作用于脑。利用强烈的光刺激与特殊的图形,某种程度上控制脑内物质的分泌。这样是违法的根据是,它会导致事故和副作用会破坏大脑。

视觉毒品的存在,一般是不被人所知的。因为是恐怖又麻烦的犯罪,所以要对报告进行管制。麻烦的是,使用了这种毒品后虽然犯罪系数会大幅的上升,但压力却会大度减轻这一点。犯罪系数——虽然骗不了连接西比拉系统的终端的直接诊断或支配者的眼睛,街头扫描还是测定不了的。过着极普通生活的人,基本上不会被测量犯罪系数。重要的是压力的保养,和大部分人所看到的PSYCHO=PASS色相都是美丽的。这种瑕疵、矛盾,和废弃地区一样,为了这个城市的完美而被当做“不存在的东西”。

“这次也分成我和常守监视官两队。”宜野座说,“滕,六合冢。”

“是。”露骨的表现出嫌弃表情的滕。“这次又和Gino桑一起啊?”

“不喜欢的话就留在护送车上怎么样?”

“╮(╯▽╰)╭,还是斗不过小屁孩和权利啊。”

金元这几天都躲在废弃地区里,也没出现在街头扫描中。从上空的小型无人航空机的调查结果来看,嫌疑人以废弃电影院为据点躲藏的可能性很高。这是一个在这片地区还有很多工厂运转时,主要面向工人开放的复合电影院。八层高的建筑物中,有着18块全息投影屏,地下有停车场。如果要他们六个人搜索这里,毫无疑问是大海捞针。

宜野座的小组从正面进攻,朱他们从后门包抄。

“又是废弃地区啊。”朱半是像说给自己听似的低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算上是城市建设的失败吧……从小时候起就觉得不可思议了。立刻封锁,设立再开发计划就好了。”

“如果是不是‘失败’,而是‘成果’呢?怎么样呢。”

征陆用轻松地语气说。

“……嗯?”

“是一种和谐手段啊。”狡噛说,“幸亏有废弃地区,在西比拉系统的见识下流浪汉也能存在了。虽然还没到被街头扫描找茬的程度,但在一般社会里很难生活的人……接受这种人的容器也是必要的。”

“善良的市民也是。”征陆补充道,“有能轻视的对象也是必要的。废弃地区和那里的住民完成了任务。媒体把流浪汉当做潜在犯的‘预备军’,煽动市民的恐惧。”

确实,朱也考虑过类似的事。——如果这些失败,都被运营城市的人计算了进去的话,是不会伤害到完美性的。直截了当的说的话,就是‘和谐’‘成果’‘轻视’了吧。虽然朱不会如此消极的解释这个社会。

在复合电影院正面玄关前,宜野座让透明迷彩的自立机用红外线和激光扫描了建筑物的一层。虽然是废弃地区,但地图还是更新了。通过这知道了建筑物内还有没有登录的防范感应器和监视摄像头在工作。

“恐怕……嫌疑人自己组装了一个监视系统。”

确认了自立机传来的情报,六合冢这样说道。

“是个淘气的家伙呢。”滕说。

“干扰开始,让敌人的监视系统停止工作。”

宜野座对自立机发出了指示。这通信与公安局的分析实验室相连。实验室中有安乐椅侦探般的唐之杜志恩。

“唐之杜,可以的话把电力也切断。”

“知道知道。只要他没把发电机带进去就行。”

2

电影院宽广的大堂,因为金原佑治擅自当做自宅使用,最近也出现了生活感。金原刚把机能食品的空盒装入垃圾袋,从携带情报终端就传来告知异变的铃声。慌慌张张的检查了设置的监视摄影机,可没有任何影像。只有黑白的噪点,就这样怎么也恢复不了。是妨害电波。

“公安局来了啊……”

金原对这一天的到来早有觉悟。并不是自己预测到的,而是资助者让他注意到的。这个资助者,给了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员工能做成视觉毒品的软件,也提供了保护他的手段。

毒品可以变成金钱。只要让人中毒并洗脑,就可以夺取对方的人生。可以让对方按照自己说的把存款全部取出,就连携带情报终端的数据和户籍情报也能弄到手。虽然要给资助者献上所得的一部分,但因为是受到照顾所以没有任何的不满。

“那么……”

金原从大堂走上通道。在那里,有六名中毒者。有的躺在地上睡觉,有的则靠在墙上休息。

已经准备了体格特别强壮的小混混。这是群只要给点毒品让脑内物质过剩分泌,就连父母都能强奸的家伙。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丧失现实感,即便对手是公安局也能大胆的挑战吧。

“——唔!”

这六个人刚一看到金原眼睛就放出了光,口水也流了下来。他们向崇拜神一样依赖着金原。视觉毒品用的软件不仅被加密了,而且只要使用几次就会自动的消失。

他们的感情,完全掌握在金原的手中。

“给你们预备了充足的货品。给先下手的人。”

给先下手的人——对这句话,六个人敏感的做出了反应。

送走了拿着武器的中毒者们,金原朝着真正的“保安”走去。他踏入了像是古罗马的圆形竞技场似的电影院的全息投影屏幕中。那里,并排放着两台民用作业自立机。本来预定报废的自立机,这也是资助者提供的。作业自立机外观像是一个小型的推土机,全长大约4米,功率强劲,燃油费也很高。机体上部伸出四根机械手,机械手的末端是挖掘用的激光钻头和切断用的钢锯。

“……差不多了呢。好吧……”

金原从口袋里取出记忆卡插入了自立机操作台上空着的插槽。感光性聚合物,标准全息照相存储器方式。记忆卡的表面,有着像是制作人写下的“Johnny Mnemonic”的文字。自立机立刻启动,它的摄像眼像是寻找猎物般的闪烁着。

3

朱和狡噛、征陆共同对电影院进行搜索。登上曾一度停止的电梯,进入了聚集着特大荧幕的六楼。途中,到处都可以看到中毒者的尸体或是满身粪尿快成为尸体的废人,但贩卖者——嫌疑人金原佑治的身影却在哪里也没有找到。

“嫌疑人逃跑的话——”朱向狡噛搭话。

“嘘——”像是要掩盖说话声,把手指放在唇边作出了“安静”的手势。在丁字路前,三人停下了脚步。从左右的拐角后,传来了人的气息和脚步声。把支配者从枪套取出,举起。狡噛和征陆向前一步,朱则做出了后援执行官们的姿势——不过,跟想象相反。

“——唔!”敌人是从背后接近的,体格强壮的年轻毒瘾者。应该是受到了金原的命令,一直躲在阴暗处等待着偷袭的机会。这个毒瘾者,瞄准了队伍最后的朱的头部,挥下铁管。

朱在回头的同时身体倾斜,冷静地避开了铁管。用尽全力的毒瘾者反而因此失去了平衡。朱用在训练所学到的逮捕术的动作,左手用力向毒瘾者挥去,保证了距离后用右手的支配者开枪。模式是麻醉。和前天的事件中大仓使用的运动员用违法药物不同,视觉毒品并不会强化肉体。袭击了朱的中毒者摔倒在地,痉挛着。——以前的朱,肯定无法如此冷静地应对暴徒吧。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上任第一天“洗礼”的成果。最初的事件就目击了支配者杀人,把人——执行官的狡噛——射击了。那个时候,朱的内在有什么改变了。

正面还有两个人过来了。这其中的一个人被征陆用支配者的麻醉模式收拾了。不过另外一个人把被射击的同伴当作为盾牌,一口气缩短了距离。狡噛上前迎击。狡噛用非常快的速度踢向对方下盘,先是停止了靠近的毒瘾者的脚步,然后又像是用脚底压住对方一样的一记前踢,拉开了距离,用麻醉模式射击。这样就夺取了第三个人的意识。

接下来,丁字路出现的第四个毒瘾者。

只不过,这个敌人和刚才收拾掉的三个人不一样。

支配者响起了警报。

“警告·爆炸物·开始构造解析·解析完成前保留威胁度更新——”

“是炸弹背心!”征陆叫道,“一不小心就会被炸飞!开什么玩笑!”

第四位毒瘾者穿着绑满了塑胶炸弹的黑色厚背心(——从哪弄到这种东西的?)。所有的炸弹都连着电线,背心的里面正体不明的装置发着光。

用麻醉模式射击——不,不行,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对方的晕倒,或者神经射线都可能导致炸弹爆炸。现在无法想象爆炸的威力到底有多大。——该怎么办才好。

“交给我。”狡噛飞奔出去。

狡噛抓住穿着炸弹背心的毒瘾者的手腕,用肘把对方的关节压到极限。这样就一时的封锁住了毒瘾者上半身的自由,狡噛用力一挥,以脚作为支点把对方用力的朝窗户玻璃投去。“!”打破了玻璃,毒瘾者带着惊愕的表情朝外面飞去,落到地面时,因受到冲击而爆炸。爆炸声——爆风的原因周围的窗玻璃都被吹飞了。整个电影院都像遭遇了小型地震而摇晃。

“真是乱来……扔的途中要是爆炸了你打算怎么办!?”

朱不禁诘问起狡噛。他平静地说。

“反正只是呆看着也会爆炸的。这种就叫用一瞬决断生死。”

“杀了还没有测定犯罪系数的人什么的……”

“比起这边被杀还是要好得多吧。”

“…………”

朱凝视着狡噛的侧脸。他的双眸里流露出明显的凶暴。难以置信的是,似乎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不是猎犬,而是想作为刑事,狡噛曾经这么说过。朱因这些话而高兴。可是他现在的表情,完全是把猎物逼到绝境后的肉食动物才能看到的喜悦之情。

4

宜野座他们的队伍到达了7楼。在途中,滕和六合冢分别用麻醉处理掉了两个毒瘾者。伴着爆炸声和建筑物的摇晃,收到了朱的无线联络:“狡噛把穿着炸弹背心的毒瘾者抛向了窗外。”听到这话的滕忍不住大笑起来,宜野座则像眉间被雕刻刀刻过一样皱起来眉头。

“等等,监视官,滕。”

六合冢把支配者举起,发出尖锐的声音。

顺着她枪口的延长线,不远处有一台作业用自立机。从道路的尽头,像是用摄像眼盯着这边一样。

这种地方有自立机,明显的不自然。

“自立机装备了严重的安全装置……”宜野座说。“……一个前员工是做不到的。没有骇客成功入侵的前例。”

四只手腕的作业自立机动了起来,用六个轮子突然开始移动。

于是——

“对象的威胁判定已更新·执行模式·摧毁·分子分解·完全排除对象·请注意”

六合冢的支配者变形了。装甲板像是不详的生物的翅膀一样张开。就像是有着锋利牙齿的动物吞下捕获物一样。

“别攻击后部!那里有插卡槽和AI信息!”宜野座说。“是线索!”

“了解。”

锃的一声,沉重的枪声响起。支配者的最终形态,分子分解模式的直击。作业自立机的前部,消失了一个漂亮的球型。分子破坏炮。只有公安局才能使用的壮观的破坏力。被击中的部分连碎片都没有留下。滕开心的吹起了口哨。

“……还是一样让人起鸡皮疙瘩呢,认真的支配者。”

金元佑治和另一台作业用自立机正向着别的方向逃亡。就算是用了穿炸弹背心的毒瘾者,好像连一个刑事都没能杀掉。比听说的还要厉害的多。不应该是这样的,金原想。

——这样的话,我不就像是被骗了一样吗。从远处传来分子破坏的枪声。

随着墙壁和地板被挖出一个圆形,作业用自立机的大部分瞬间消失了。

击的是狡噛。朱和征陆也在。从实验室的唐之杜听到“扫描的结果,还有能用的逃生用电梯”,预测到嫌疑犯一定会使用这个,所以追到了电梯大堂。朱用麻醉模式射击了愕然的金原。

“总之……算是解决了一件事。”征陆说。

“这边没人受伤。嫌疑犯也被麻醉模式击晕了。没什么可说的吧。”狡噛说。

“请等等……”

朱用追根究底的表情说道。

“我对刚才炸弹的事,还没能接受。”

“是吧。”狡噛隐隐的笑了。“接受不了的事,从现在开始还多着呢——正因如此,我们是执行官,而你是监视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