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04 谁都不知道的你的假面

第一卷 上 04 谁都不知道的你的假面

1

人会做梦,偶尔会使用“梦的世界”这样的词汇。但是准确地说所谓梦的世界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只是脑在睡着时所看见的幻觉一类的东西而已。与此相比,构筑在网络上的虚拟空间明显更具备作为世界的资质。2112年,这个空间被称为“社交场(Community field)”。谁都有虚拟形象(Avatar)的存在,虽然看不见却确实存在于“那里”的世界。

这里是社交场的其中一个,“护身符沙龙”(Talisman Salon)。会让人联想到马戏团帐篷的圆形剧场。在这中央的华美的桌子旁,小丑风的管理者虚拟形象“Talisman”和朱的虚拟形象“柠檬糖”相对而坐。在灯光没有找到的黑暗的客席,无数观众的虚拟形象的身影若隐若现。

“那么,现在开始听取你的话语。柠檬糖,用了非常漂亮的形象呢。”

从客席传来观众的虚拟形象们的热烈的掌声。

“……毕业之后立刻开始非常不得了的工作……”朱边考虑边说。

到了这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好好整理过最近遭遇的事情。

“那是对世间非常重要,也非常值得做的工作。不过因为如此责任也很重大……不,这不算什么。我……不后悔。困扰的是……人际关系,大概吧。在职场上有一个该说是部下呢还是前辈呢……稍微有点难说明的同事存在。因为在一起工作,所以也没办法避开……”

“不能好好相处吗?”

“那个人,做的事乱七八糟……但是,有时也会说出让人觉得正确的话。虽然也思考过到底应不应该信任他……”

“嗯,你在害怕着那位同事吗?”

“嗯,也许吧。是个稍微有点可怕的人。”

“受到过这位同事的伤害吗?”

“那个……没有,我想大概……没有吧。”

“即使这样,还是害怕?”

“我不知道。不,一定是……是害怕自己不理解。”

突然响起了庄严的效果音。聚光灯的灯光射向talisman的头顶。沐浴在灯光中的talisman,从微笑的小丑的脸,转换成了威严的贤者的脸。

“Talisman给你答案。两个人的相互理解还不够吧?不仅是工作,在私下里也增加相处的时间,两个人都要更深入的了解对方才行。”

周围的客席响起热烈的鼓掌声和喝彩。Talisman对大家点头回礼。

“这里是英知的殿堂,Talisman Salon。24小时接受您关于烦恼的咨询!See you next time!”

——朱的房间。朱躺在床上,把连接虚拟世界的头戴式装置取下,深深地叹了口气。

“……还以为是传说中的talisman的话,能给出更好一些的建议呢。”

投影形象的Candy浮在朱的上方。

“社交场请求评价,回答吗?”

“嗯……就输入‘不错’。”

仰面望向天花板,朱自言自语。“互相理解,吗……”

回忆。在扔下穿炸弹背心的男人后,那凶暴的表情。那时的狡噛慎也,也许感到了愉悦。

“理解那个人的事,真的好吗。”

2

朱被叫到了事件发生现场,文京区的高级公寓,叶山公彦这个男人的房间。宜野座、狡噛、滕先到达了现场,六合冢和征陆不当班,大概在公安局本部的执行官宿舍内。

叶山的房间没有使用投影内装,只有最低限度必要的家具,房间没有气味很干燥。地板上积了一层灰。朱不知道问什么觉得这个房间让人不太舒服。这么说,想起了教育课程中讲义的一条,现代人太习惯内装投影,大部分都有空间恐惧症。

“到底是什么事?”狡噛问。他好像也刚刚才到。

宜野座开始说明。

“家庭保安的一齐点检时,发现这个房子的厕所在2个月之前就故障了,可是居住人没有任何投诉。管理公司觉得这很奇怪所以通报了我们。”

“失踪事件吗,在这种时代还真难得。”狡噛似乎挺惊讶。

“叶山公彦,32岁独身,无职。与邻居的交流似乎也很少,所以到现在都没被发现。”宜野座说。

“无职……还有这种人吗?现在这种社会。”朱感到震惊。废弃地区也就算了,这里是住宅区。

“查了账户以后,发现这家伙从提供服务的附属公司获得了巨额的报酬,生活应该没有任何不便。”

听了宜野座的话,滕吹起了口哨。

“嗯,就因为是网上的人气者就能弄到一大笔钱,这样还外出工作的话就成了傻瓜啦。”

“是不是到哪长期旅游了呢?”朱表达了自己乐观的想法。

“没有呢。”宜野座立刻否定。“如果出了房间的话街头扫描会留有记录。这个时代像不留任何痕迹的在市内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两个月没有从账户里取钱了。”

“死了吧,叫叶山的。”狡噛说。

滕点头,“说的是呢。‘比起消失还是被杀更简单’。”

宜野座神经质的调整了眼镜的位置,“现在得出结论还太早。”

狡噛用像猎犬一样的双眼在室内搜索。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检查一下家具的位置。

“这个房间的内装投影打得开吗?”

“啊。”宜野座手动操作起墙上的嵌板,打开了系统。房间一下变得豪华起来。厚厚的绒地毯,漂亮的吊灯。只不过,一个没有被投影的看上去简单到可怜的沙发,留在在房间中央。和这稍微错开的是投影的沙发。

“咦?这个……”朱微微歪头。

“投影的椅子是不能坐的。所以一般投影和真正的家具的位置是重合的。”

狡噛边说着,边走到投影的豪华沙发前。狡噛的身体通过投影的沙发,投影产生了一些噪点。

“那边的沙发本来应该在这个位置,有人移动过它。”

“原来如此……”宜野座关了投影。又回到了那个煞风景的房间。

狡噛和滕立刻搬动那个有被移动痕迹的沙发。乍一看地板并没有任何异样。狡噛弯腰下去认真的观察,“这个。”狡噛伸出手指。地板上有一处不明显的伤痕。“大概就是掩盖这个吧。”

“就这么点的小伤?”宜野座问。

“让鉴识自立机扫描下看看。这是打斗……如果是被害者抵抗时造成的痕迹,就会留下皮肤或是指甲的碎片。”狡噛走到房间的角落,又开始调查墙壁,那里留下了一小块胶带的残片。“果然,胶带的痕迹。”

“……怎么回事?”

“让叶山公彦从这个房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手法。先是绞杀或者毒杀,电击也可以。用不会出血的方法杀死被害人,然后在这个房间铺上塑料纸。一边注意着不弄脏房间,一边细细的分解遗体,细到可以从浴缸和厕所排水沟流走的程度。”

光是想象就觉得很恶心,朱像是忍着呕吐般的捂住了嘴。

“以我的推测……”狡噛说,“是绞杀吧,从背后。在倒在地上时,被害者开始抵抗,虽然没能抓住身后的犯人——但在地板上留下了伤痕。注意到这一点的犯人不得不移动沙发。固定塑料纸的胶带也留下了痕迹。是有着知识、 胆量和忍耐力的人的匆忙的第一次杀人吧。”

“没有证据前还不能下断言。”

宜野座好像没能顺利地接受狡噛的推测。

“这种程度的事,征陆老爷子的话在跨入这个房间时就能嗅到了吧。Gino,别小看猎犬的嗅觉哦。”

当说出征陆这个名字的时候,宜野座的脸色变了。虽然竖起眉毛准备还嘴,但被狡噛用手势制止了。

“检查下下水道的血液反应。那之后再说。”

“…………”宜野座做出生气的表情但保持着沉默,为了操作自立机拿着携带情报终端向房间外走去。这是,滕朝着叶山的电脑桌,把电脑启动了。显示器上现实的社交场的设定画面。

狡噛的目光越过滕的肩头,注视着画面。

“叶山在网络上使用的形象……就是这个啊。”

朱也像那个画面看去——吃了一惊。

“talisman……”

“什么?”

“我……今早见过这个形象。”

失踪,如果按狡噛的话说“已经被杀害”的屋主,叶山公彦。他在社交场中使用的虚拟形象——talisman。

3

公安局,综合分析班实验室,刑事课的各位都集中到唐之杜志恩的面前。虽然征陆和六合冢并不当班,但因为事件恶化所以不得不赶往这里。

“所以说,”唐之杜开始说明。“我家可爱的鉴识自立机努力了的结果,在下水道发现了叶山先森的遗体碎片,来~大家鼓掌。”

只有滕啪啪的拍手。宜野座来回审视着滕和唐之杜。

“……但是,问题是谁在网上经营着叶山的社交场,还用着叶山的形象招摇过市。”六合冢说。

“是怪谈呢,不能成佛而在网络上彷徨的幽灵之类的。”滕说,“不过从常识考虑是有人代替他了吧,只要追踪这个人的话事件就能解决,不是吗?”

“是怎样呢。”唐之杜用投影显示器显示出叶山和那个虚拟形象的情报。

“叶山在失踪之前就因为各种目的使用了伪装的IP。虚拟形象的各种账号也暗号化、复杂化了。因此到底是谁用了他的账号,还不能确定。虽然花时间就能办到……但这到底能不能成为事件的线索,大概不能保证。”

“接续线路的追踪呢?”

“也可以试试不过……”

用一只手操纵着电脑,另一只手像事不关己似的吸了一口烟的唐之杜。

“明显是通过了乱七八糟的代理,嘛肯定做了反探知对策,冒然追踪可能会惊动对方。”

“不过,”滕一下笑了出来。“至少使用叶山形象的人,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到怀疑了吧?这不是个机会吗?”

“某种意义上说,这次的嫌疑人既没有逃跑也没有隐藏,就在我们面前闲逛着。”狡噛说,“成功诱导的话,也许能出现能抓到他的线索……”

“好,我们这边也伪造身份,在网上与talisman的虚拟形象接触吧。”宜野座决定了方针。

“方法是不错……谁来干?”

听了征陆的话,刑事们面面相觑。

公安局内的医务室其一。在两个并列的床上坐着的朱和宜野座,穿着了真实接入套件的头戴式演示器和手套。介入了脑的视觉处理机能,使装置的电子刺激和脑电波同步。唐之杜在床边的监视控制台待机。宜野座表情极为平静,但朱却无法掩饰自己的不安。

“我和……宜野座先生去?”

“潜在犯——执行官的非公开资料的虚拟形象与网络连接是违法的。只有我们来做。”

“所以说,引诱作战用私人形象什么的……”

“用‘确确实实新鲜出炉的形象’做出奇怪的行动毫无疑问会被警戒的,如果按规则行事,引诱作战用的伪装资料的做成也很花时间。”

“好了好了,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这边会支援的。别担心。”

对于用轻松口气说出这话的唐之杜,朱送去“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的抗议视线。

“那么坐稳了哦,两位,旅途愉快。“

听觉和视觉被强烈的刺激。

对指尖的神经人工的脉冲。一瞬间高扬的沉没感。

感觉就像潜入泳池,在水中睁开了双眼。一点微调的噪点之后,朱和宜野座出现在了社交网络内部,社交场的门厅。朱成了自己的虚拟形象“柠檬糖”,宜野座成了他的形象“N.G”。

柠檬糖是变形的朱和水母、妖精相组合的设计。宜野座的N.G是简单的金币型。雕刻着中年男性的威严脸孔的大大的金币在空中飘浮着。

门厅里有有名企业的广告很多,刺眼的诉说着消费的欲望,让人觉的眼睛都疼。“绝对受欢迎的整形套件,处置时间五分钟!”“你对自己的身体满意吗?脚尖到脚后跟的机械化谁都不会发现你长高了10公分!”“最棒的硬件游戏体验!给脑的负担就在合法的边缘!”

除了广告区域,就是各用户运营的无数的社交场的入口。朱开始检索用户,入口的顺序用惊人的速度交换。

“是这个,Talisman的社交场。”检索结果出来了。在朱和宜野座面前,“talisman沙龙”的入口出现。两人立刻迈开脚步。

社交场——talisman salon。让人想到夜里的马戏团,混乱和神秘性并存的假想空间。除了朱和宜野座的形象,其他各式各样的形象也向这边涌入。在前进的时候,眼前霓虹灯般的广告闪现,又消失了。

“原来如此……这种广告,这种人气,光是分公司就能赚钱了。”宜野座说,正确的说,是他用虚拟形象的刻在金币上上嘴的说的。

“实际上运营这种引人眼球的社交场挺不容易的,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样想的话……”

“现在取代了talisman的冒牌货,用不逊色本人的手段运营了这个社交场两个月之久……真让人感兴趣啊。”

“是那个,talisman。”

在talisman沙龙的最深处,有一位释放着压倒性存在感的小丑。从那种游刃有余的站姿来看,不难推测出他就是这空间的王。他一边轻松地对观众问好,一边慢慢地从朱他们的眼前通过。

“看来在向其他的社交场移动呢。”

“好,追上他。”

Talisman的虚拟形象从社交场里消失了——同时,朱和宜野座的虚拟形象打开了自动追踪。一瞬的噪点。一瞬间变换模样的风景。那是墓地,和古城。过去的风景——万圣节的气氛。访客的虚拟形象像从墓地中复活的僵尸似的一一出现。这种恶趣味让两人只能苦笑。新的社交场的名字在眼前显示。

“Boogie Garden。”

“Spooky boogie的社交场。这也非常有名呢。”

可以看到talisman正在墓地中的道路前行,朝着Spooky boogie在的古城。

“小心哦,这里的管理员,以无政府主义闻名。就算是刑事,暴露的话也很麻烦。”

“和叶山——talisman有交流吗?”

“那个,虽然两边都很有名……不过两边是否是熟人是另一回事。”

“把登陆记录检查一遍。如果两个人的频繁出入对方的Community filed的话……”

宜野座正说着的时候,朱的虚拟形象彻底消失了。

“……常守?”

朱周围的地面,突然像盒子一样折叠了起来。朱所在的封闭的箱子,各式各样的内装一一出现,变成了巴洛克风格的密室——聊天室。

“宜、宜野座先生……!?”

慌张的朱的虚拟形象面前,出现了某人的形象。是右眼带着眼罩的猫的形象,只有头部是猫的样子,身体是人类的。服装华美——所谓Lolita时尚。

“欢迎光临,柠檬糖小姐。”猫人的虚拟形象报出了姓名。“我是这个社交场的主人,spooky boogie。因为是稀客所以招待您到了聊天室。给您添麻烦了吗?”

“没有,那个……”朱感到困惑。“为什么,要好我?”

“虽然也听过传闻,不过你好像确实对自己是怎么样的名人完全没有自觉呢。柠檬糖,还是该称呼您为常守朱呢?”

突然被提到本名,朱吓的腿一软。“为……为什么……”

“职业适性得到了学年的最高分却选择了公安局工作的怪人,肯定会成为同期生中的话题不是吗?也就是说,我不是第一次见柠檬糖小姐……”

“你不会是……”

“嘛,请在毕业相册中寻找我的真正面貌吧。如果能找到的话,就在同学会时好好款待您哦……所以,刑事课的监视官大人来我的社交场有何贵干?怎么看您也不像是来玩的。”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但从现有情报来看没办法不怀疑。或许朱进入公安局这件事确实在同期生中挺有名,但“监视官”这一职种对谁也没说过。公安局除了刑事课以外还有很多其他部门。Spooky boogie是从朱的成绩推测出她应该是监视官的吗?还是通过不正当的渠道得知的呢?不论如何,都不可小觑。应该说不愧是知名社交场的管理员吗。

“那个,请问,”朱慎重的挑选着言辞。这里是对方的地盘,要向有利的方向努力。“……你和talisman走得近吗?”

“那个啊,还好吧。互相都是访问排行榜的对手呢。”

“那个人的社交场或是形象,最近有过什么变化吗?嗯,就在这之前的一个月左右。”

“是呢,最近倒是没有……不如说,2个月之前的他,不觉得有点那个吗?”

“嗯?有吗?”

朱对talisman并没有了解的那么详细。

“那个时候的talisman啊……因为不顾周围气氛的发言和露骨的收费活动什么的,增加了不少反对者。大家都在传,老牌人气形象也到了没落的时候了吧。”

“……可现在还是好好的呢。”

“嗯,今天还是那个又酷又绅士的talisman。虽然本人说改变内心了,不过把一度走下坡路的形象换救回来,可是非常困难的呢……那,这又是什么的搜查呢?Talisman干了什么吗?”

“……虽然现在还不能说什么……总之必须要找到使用talisman 虚拟形象的本人才行……”

“哼哼,看起来挺有趣的。稍微帮你一下吧。”

“嗯?”

“对公安局的干部候补卖个人情也不错不是吗?”

“反政府的spooky boogie会做这种事还真是意外……”

“这是真正的想法和所谓场面话哟,还有同期的缘分在。总之交给我吧。”

4

朱和宜野座回到了真实的世界。他们走到刑事课的大房间,对刚发生过的事开始说明。

“线下会?”听了朱的话,宜野座惊讶的说。

“是。”朱点头。“召集平时网络上社交场的朋友们,大家都穿上自己社交网络上的虚拟形象的投影开的派对。因为是借的活动场所,全身投影也并不违法。”

“让人有奇特的联想呢……”征陆说。

“那,这个活动,talisman也确定要参加吗?”狡噛说。

“作为余兴节目,spooky boogie申请了与talisman的投影游戏的对决。如果缺席了话talisman的人气会大跌的。不管是谁代替叶山公彦演出talisman,毕竟那么热心的持续运营着社交场,肯定在线下会中也要装成talisman出现的。”

“只要在那里逮捕他,就能——解决了吗?”

征陆看上去好像在说不会事情那么简单。

“不管用什么样的投影,都逃不过色相扫描。无论那家伙以什么形式与叶山公彦的失踪有关联,只要检测到能成为执行对象的犯罪系数,就是我们的胜利。”宜野座说。

“那么,场所在哪?”

朱回答了狡噛的问题。

“六本木的club,‘Exocet’。”

Club Exocet,从外面来看,是一个没有窗户,酷似棺材的建筑物。不过其内部却响彻着大音量的音乐,投影的美术品和装饰时时刻刻的变换着。音乐和影像一齐变动。在舞池里,有大量的客人,像虫、或是蛇一般蠕动。所有人都用怪奇的投影装饰着自己。网上,社交场上存在的浮游感,在这个空间持续着。

在后台埋伏着,监视着客人们的刑事们——朱、征陆、狡噛。

征陆小声说,“外面有宜野座他们,后门有自立机坚守。接着只等那家伙现身了。”

“实际上大家都穿着投影,还是不知道到底谁是talisman呢。”朱说。

“只是……这就是当代的假面舞会吗?”征陆呆然,“和不知底细的人在这种狭小的地方聚集,这些家伙不会不安吗?”

“这里不是社交场。这是被打的话就会见血,只要有一把刀就能夺人性命的现实空间。但是连周围的人的身份都不知道……我不觉得这是精神正常的人做的事。”狡噛说。

“就是因为有这种思考方式,犯罪系数才会上升。”

刚说完,朱就对自己的说漏嘴赶到后悔了。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那种意思……”

“没事,说的完全正确。”

狡噛满不在乎的回答。

“……喂,那家伙。”

被征陆催促,朱和狡噛朝舞池看去。从衣帽间走出了一位包裹着talisman投影的人。

“……从这里无法瞄准,”征陆皱起眉,“其他的客人会碍事。”

“我去接近他。”

朱从枪套中拔出支配者。

“镇压执行系统·online”

确认了枪的启动后,朱开始操作一直携带在身边的服装装置。为了混入客人中,全身覆盖了柠檬糖的投影。她就这样尽可能用自然的态度,朝舞池走去。

5

Club Exocet的里间——VIP房——有一位眼睛特别细长的男人,有着那种只能在昏暗场所生存的吸血鬼的相貌。他喝着酒,时不时笑着,深深的坐在豪华的皮制沙发上。两位衣着暴露的美女侍奉在他左右,这两个女人都是妓女。其实并不是对女人有兴趣,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叫来的。

男人随意打开了手边的虚拟显示器。在携带情报终端的窗口里,表示着代表公安局电波信号的警报。

“……哎呀呀,果然呢。”男人嘟哝着,支开了从心底厌烦的左右的女人,然后站起来走到走廊上,用手机开始打电话。“御堂先生?”

“崔先生。有麻烦呢,是警察吗?”

使用着从他人手中夺来的虚拟形象的男人——御堂。

眼睛细长的男人——崔求成。

“正如您所见,出现了支配者的信号。在舞池里混进了公安局的刑事了呢。”

“果然是陷阱吗……可恶的spooky boogie。”

“当然要逃的吧?被抓了也挺困扰的……”

“我也还有想做的事。”

“我会援护你,请从后门走。”

“外面肯定有自立机压制,怎么办?”

“途中请去一趟男厕,那里有电磁手雷。”

6

Club 的舞池。Talisman从耳朵拿下携带情报终端。柠檬糖=朱慎重的靠近他。为了以防不测,狡噛和征陆在后台一直摆着剑拔弩张般的姿势。

——就在这时,舞池的音乐突然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像警告音一般的噪音在耳边回响。因为那声音太让人不快,刑事们不由得做了闭上眼睛捂住耳朵的反应。再次睁开双眼时,异变产生了。

舞池里的客人们,全都变成了talisman的样子。

“啊……”朱愕然,就连自己的虚拟形象不知何时都变成了talisman。

“是同时入侵投影服装!真BOSS要逃了!”征陆跳了出来。“可恶!用支配者靠犯罪系数搜索嫌疑人!”

紧跟着征陆,狡噛也拔出支配者跳进了舞池。两位刑事的出现,投影服装的异常。所有人都变成了talisman。客人们陷入恐慌,四处逃散。刑事们动弹不得,用支配者顺次测量着客人们的犯罪系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talisman?

征陆搜索着目标。他的背后,一个被其他人撞飞的talisman倒了过来。认为是从背后攻击过来的征陆,瞬间转过身抓住了那个人的衣领。——是这个人吗?勒紧衣领和脖子把对方的身体半回转,准备就这样“解决”对方。

“呜……”这个差点气绝的talisman敲着征陆的手腕。这是在格斗技比试中认输的动作。这个talisman,痛苦的关掉了胸前的投影装置。在投影下出现的是——朱。征陆立刻惊讶的松开了手。

“对、对不起!”

“没关系……”朱说着,就丧失意识昏了过去。

“发什么事了!”从征陆和狡噛的携带情报终端,传来了宜野座的信息。“Exocet正面的出口,恐慌的客人以talisman的样子一齐冲出来了。先用支配者进行搜索……”

埋伏明显失败了。

真正的冒充者=御堂,无视了混乱朝男厕走去。在洗手台旁拿到与芳香剂放置在一起的电磁手雷之后,立刻从厕所走出。他迈着游刃有余的步子走向club的后门。那里有巡查自立机两台,就像不让任何人逃出似的警戒着。他打开一条门缝,从角落里向自立机投出了手雷。手雷爆炸,产生了电光和电磁波风暴。被卷入的自立机火花四散,机能停止。Talisman从旁边悠然的走过。

7

社交场,boogie garden。聚集过来的虚拟形象们,围住Spooky boogie发出怒号。

“今天的线下会到底算什么!?”“你以为多少人受伤了啊!”“这可不是说句难办了就能解决的程度!”在这其中,也有前些天为止都是spooky boogie热心饭的身影。突然就翻脸了。该死,spooky boogie咂嘴。虽然这样的小小背叛在网上是常有的事,但真正遭遇时还是让人吃力。

“大、大家冷静!那是公安局条子的搜索,和我什么关系都……”

“说谎可不好,spooky boogie。”

从虚拟形象中间,talisman走了出来。简直像在冒充主人公一样。

“在骚动开始时,他们已经在Exocet里面了。只能认为他们从最初时就是主办者引进来的的。因无政府主义闻名而被大家爱戴的你,却好死不死的成了体制那边的手下……难以想象啊。”

“说、你在说什么!本来被公安局盯上的,talisman,不就是你!”

“那种事情与spooky boogie无关吧。知道这些事本身,就是对你不利的证据。你背叛了自己的角色。你做了作为社交场管理者不该做的事。……你已经不是spooky boogie了。你没有以受爱戴的虚拟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资格。”

“像……像你这种人,又会懂什么。”

“我对你的事,比你还要了解。”

Spooky boogie从这样的talisman的声音中感到可怕的东西。

“对你来说必要的事,就是消除现在的你,回到原来那个完美的你。”

这种可怕,就像一直盯着镜子时突然涌出的可怕的妄想一般。那种镜子里的自己不知何时变成一个不认识的人的感觉。那种会不会从镜子里伸出一双手,就这样勒紧自己脖子的妄想。

“胡、胡说!”

Spooky boogie胆怯的声音响起。然后这就样消失,登出。自己的行动真可悲。

Spooky boogie一脸害怕的摘下虚拟现实装置。Spooky boogie=菅原昭子。刚刚毕业开始一个人生活,房间是以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为映像的少女趣味的投影内装。

“那算什么啊……超恶的!到底想干什么!”

昭子用终端的键盘变更了社交场的设定。

“那种人禁止访问,再也不让他踏入我的社交场。”

“没有那个必要了。”从背后响起无机质的声音。

昭子转过头。在那里站着无表情的男人。结实的体格,能面具一样扁平的脸,兼具携带情报终端的多功能眼镜。那个男人把小型接入装置就那么从头上垂着,手笔直的朝着昭子伸了过来。确实在专注于社交场的时候,对外界的动静会变得迟钝。携带情报终端的来信和人工智能的报告都没有听到。不过,如果是侵入者的话是另一回事。——防范装置在干什么?西比拉系统呢?

虽然昭子想逃跑,但在这个不大的房间,又是坐在椅子上的状态,已经没救了。男人快速、有力的追上了昭子,简单的来到她的背后,用强壮的手腕扼住昭子的头。昭子涨红了脸手朝后用全力抵抗,但男人纹丝不动、

“你才是,再也不要踏入boogie garden。”

昭子终于气绝了。那张脸上布满口水和鼻涕,流着眼泪,舌头全部伸了出来。松开手腕,男人麻利用塑料手铐铐住昭子。轻松地把不能动的昭子扛在肩上,男人——御堂走向旁边的起居室。

在那里的是,在沙发上一边优雅的休息一边醉心于读书的穿着长外套的男人。艺术般的美貌——端正得过剩的五官。只是,应该没有整过形。不知为何,只要是见过他长相的人都会这么想。稍微有点长的头发,像是能看到世界尽头的预言者一般深邃的眼神。仔细看的话,没有一丝多余肌肉的身体。帮助御堂犯罪的男人——槙岛圣护。手中的书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

“杀了吗?”

“这个女人不配做spooky boogie,但是为了带给大家笑容,我不想让spooky boogie消失。”

御堂从放在起居室的大型包中,取出乙烯罩布、激光锯、外科用的手术刀和剪刀、业务用的榨汁机。榨汁机是现在的少见的料理真正的动物的高级料理店所用的东西,就算是硬骨也能榨成粉末。

“所以,只要消除那个女人就好。不留痕迹,完全的。”

“嗯。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比菅原昭子更完美的胜任spooky boogie。”槙岛微笑。那是有圣人般包容力的笑颜。“就像成为比叶山公彦更完美的talisman一样,呐。”

御堂把榨汁机的插头连接上房间的插座,尝试着按下按钮。榨汁机的刀刃强有力的高速回转,发出悲鸣一般的刺耳的机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