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06 狂王子的归还

第一卷 上 06 狂王子的归还

穿着的合身定制西服的狡噛慎也监视官,在有点脏的小巷里全力飞奔。手中拿着支配者,脸上满是焦虑和恐惧。从耳边的通信机里,传来了同僚——宜野座监视官的声音。

“牧羊人2,冲的太前面了!现在在哪里?”

“猎犬4,佐佐山不见了……怎么回事?那家伙去哪了?”

部下的执行官——佐佐山三天前失踪。在和狡噛一起追捕嫌疑人的时候,消失了。然而今天,突然在这里出现了他所持支配者的信号。

“冷静下来狡噛!还没弄清楚状况。先回来!”

“我要把佐佐山带回来。肯定就在这附近……佐佐山……或是线索……”

“这是陷阱!连这都不明白吗!”

就像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狡噛在迷宫似的小巷里来回奔走。然后,停在了——巨大的投影广告装置的里侧。注意到祭坛一般的东西的狡噛,不禁摒住呼吸。祭坛上,曾经可以称之为手腕和脚的人体残片,以不可置信的顺序组成了诡异的物体。在中心的是被切断的头部。两眼则被嵌上了被磨得像镜子一样的硬币。

公安局内——执行官宿舍。狡噛的房间。躺在床上的狡噛浑身虚汗的醒来。虽然已经过去三年了,但在梦中回到现场,心还是怦怦直跳,那时候的冲击又生动的浮现在眼前。狡噛深呼吸,平稳了慌乱的气息,坐了起来。

“…………”他点燃了烟,起身向资料室走去。墙壁被资料、照片和手写的便签占得没有一点空余。其中一头,有一张监视官时代的狡噛和生前的佐佐山微笑着站在一起的抓拍照片。狡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照片。这是两人一起拍得唯一的照片。早知如此,应该用虚拟投影摄像机好好记录下来。香烟慢慢的燃烧,烟灰落在了脚边,他没有注意到。

2

所有的公共机关,都是被选中之人的圣域。公安局的圣域,就是位于最高层的——局长执务室。奢华的红木办公桌边,公安局局长禾生壤宗用小型显示器确认着影像。在办公桌前的是,直立不动的宜野座。禾生确认的是常守朱的资料。

“看上去挺努力的嘛,新来的女孩。”

宜野座当上监视官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公安局的头了。应该已经50多岁了吧。虽然脸上有皱纹,但不知为何有种“因为必须有才存在”的感觉。对于禾生敏锐知性的容貌,老化的征兆绝对不是不足。她戴的恐怕是高性能的具备显示功能的眼镜。

“虽然有经验不足的部分,也有不少错误的想法和行为,但她确实是优秀的人才。我认为她将来有望。”

“那样的话就好了。发展成像宜野座君同期生那样悲惨的结局的可能性,也绝不低……”

对于禾生的话,宜野座强压住内心的动摇,装出无表情的样子。

“你们监视官的职务非常残酷,但为了养成今后可以担当公安局要职的精英,这是不可避免的试练场。面对很多犯罪者,还有执行官们扭曲的精神,还能不动摇、不迷惑的完成任务的不屈的精神。只有证明了这点的人,才能被允许进入厚生省本部工作。……不可掉以轻心哦,宜野座君。虽然犯罪系数与遗传资质的因果关系还没有被科学的论证,但是反过来看,也还没有被证明无关。我从心底祈祷你不要重蹈你父亲的覆辙。”

“是,我会铭记在心。”

——此时的另一边,执行官宿舍中。滕在自己房间正做着料理。朱拘谨的坐在厨房的椅子上,注视着滕操作菜刀的动作。房间的地板上散落着掌机和游戏软件,可能因为是还放着台球台和弹子机的原因吧——有种孩子气,让人静不下来心来的感觉。

“不过,为什么不调查数据库呢?监视官的话是有权限的吧?”

滕说。

“阅读了文件的话,就会有浏览记录……我调查那个事件的事,”朱说,“搞不好会被狡噛先生发现。”

“发现了就惨了吗?话说回来,本来直接问小狡不就好了?”

“因为如果是这么简单的事态,现在还没告诉我们是很奇怪的……对于狡噛先生,这大概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话题吧。”

“呵呵。”滕停住了料理的手,微笑了。“就这么在意小狡的事吗?这是,恋爱?”

“啊哈哈。”朱满不在乎的笑。“滕君恋爱过吗? ”

“……我说,虽然朱酱是我的上司没错,但我可是你人生的前辈哦?”顶嘴的滕,大胆的笑着。“别说恋爱了,各种玩法我可都是很熟悉的哦。只要成了潜在犯,就不会在乎psycho=pass有多混浊了。可以看到健全优良儿童的朱酱想象不了的世界哦。”

朱作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并没有说出口。滕没有注意到朱的表情,继续说:“举个例子,这个,”暂时关了煎锅的火,滕指了指了放在橱柜上的瓶子。

“果汁?”

“不——对。是酒哦。真正的酒。是从征陆大叔哪里分来的。”滕再次面向煎锅,准备最后的调味。“现在大家都怕中毒,全用media trip和视觉幻觉。大家早就忘了酒的味道了。”

“……那是,喝的对吗?不是用来点火的。”

“哈?”

“没事,没什么。”

“嘛,这种不被允许的乐趣,现在也成了我们的特权了。潜在犯就完全不用在意什么精神保养了。”

滕一脸自豪的说着,一边把刚做好的料理盛到盘子里。带骨法兰克福罗勒香肠。洋葱炒西葫芦。透明容器里,还准备了蔬菜条沙拉。

“滕君从刚才开始就在做什么呢?”

“下酒菜哦。难得的轻松时光,不好好品味可不行。”

朱站了起来,吃了一小口滕作的菜。西葫芦稍有些辣。

“哇,好吃!”

“别和自动配给的食物相提并论哦,这才是真正的料理。”

“嗯嗯。”朱兴高采烈的又要吃饭兰克福香肠。

“喂喂,我说过这是下酒菜了吧!”

“唉——,小气。”

“朱酱,还是要试试看这个?”滕打开瓶盖,坏笑着。“要是想吃下酒菜,就要喝酒哦。我醉了之后嘴巴会变松,搞不好会把知道的事说出来呢?只要朱酱有陪我一起的胆量……”

滕的语气带有挑衅。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现在还是稍微做个交易吧。“好。”朱点点头,示意要一个杯子。

——一小时后。盘子里的菜都空了,微醺的朱还在喝着,可滕已经烂醉趴在了桌子上。

“所以说啊……我被采用的时候,小狡已经从监视官降格了……详细的事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小狡曾经的属下执行官被杀这件事吧……”

“被杀了?”

“对。本应追捕犯人的人,反过来成了牺牲者。应该,说是叫佐佐山什么的……用和其他的被害者一样的手段,好像遭遇了很过分的对待……然后小狡就变得奇怪,犯罪系数一下子升高……那个事件被当做悬案,不过小狡好像还在继续调查哦。一个人偷偷的。”

“这样啊……”

“话说回来,朱酱,为什么这个酒这么厉害?”

“不,”朱用手指指着对方,“是滕太弱了。”

最后,那天的朱是在公安局内的监视官休息室睡的觉。昨晚太得意忘形了……朱有了自己酒量很大这一新发现,但还是很难从所谓“宿醉”这种东西中逃脱。是从没有过的头痛。好像有一个人在脑子里“咚——”的坐下来一样。胃也很难受,好像看到油腻的东西后就会全吐出来。

“啊……”

朱在休息室淋浴。朱把水调到能忍受的最热的温度,认为这样全身的血液循环会好一些。洗好澡后她一边喝着休息室冰箱里常备的运动饮料,一边检查色相。饮酒引发的影响几乎没有……不,不如说压力得到了缓解。酒精饮料“只要不过量就对身心有好处”这种说法好像是真的。只是现在喝酒的人基本上没有了,为何上世纪的全体人民都受酒精依存症所苦呢。

朱整了整衣服,用携带情报终端确认了一天的日程。今天的当值监视官是宜野座。只要不出大的事件,今天可以自由的度过。中午过后有和友人的约会。要在这之前,朱这么想着朝分析官实验室走去。

“现在方便吗?”

“请进。”

进去了之后,看到唐之杜在轻松地涂着指甲油。她身边的六合冢则一边用电子书籍阅览器看着杂志,一边喝着袋装的营养补充果冻。朱在这里也要询问狡噛过去的事。

“佐佐山执行官?啊,当然不可能忘记,标本事件。”唐之杜说。

“标本事件?”听到这个奇妙的词,朱不经意问道。

“我们和一线的人是这么叫的。朱酱,你知道生物塑化技术(plastination)吗?”

“是一种生物标本的制作方法吧。”

“对。把尸体用树脂浸透制成可以保存的标本的技术。使用那种方法进行的猎奇杀人。”

唐之杜操作着终端,在主屏幕上显示出影像。被显示出的,是像美术品一样展示的惨死尸体。惨死,用这个词形容也有些奇怪。这些尸体被分尸,被加工的像人体模特一样。如果不知道这是尸体的话,朱可能会认为这是人偶吧。

“分尸之后再把遗体塑化做成标本,把这种东西装饰在大街当中哦。就放在在闹市区的投影装置的里面呢。”

“过分……”朱自语。不是出于理性,而是感性的声音。

“几千个路过的行人,本想看看投影广告,面对的却是隐藏在投影装置里的被分尸的尸体……当明白过来的时候,区域压力值一下子就飞升了,到需要报道管制的程度。”

朱突然注意到同席的六合冢的存在。

“那个……你还在吃东西,真对不起。”

“嗯……怎么了?”六合冢没受到显示器上放大的惨死尸体的任何影响,继续吃着手中的东西。

“哎呀,弥生不介意吗。”

“……没在别人面前那样叫我。”

“啊啦啦,还是在职场上就冷冰冰的。”

唐之杜异常妖艳的笑了。虽然对两人的关系有点迷惑,但朱还是继续发问。

“不过,生物塑化技术什么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

“嗯。本来要把遗体的水分和脂肪全部抽取再用树脂浸染,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好。但好像是不知哪的天才制作了了可以和水分子直接反映的催化剂。只要有了这个,就能把人体在几天之内变成塑料块。从分尸到完成标本……最短两天就可以完成吧。”

“这种药剂,到底怎么……”

“嘛,明显只可能是专家做的。搜索的焦点也集中在药学、化学的专家身上……但是在途中佐佐山遇到了那种事。他在完全没关系的事件中发现了问题的药剂……看,就是这个人,藤间幸三郎。”

唐之杜把显示屏的影响换成藤间幸三郎的照片。那是一张没有任何地方出奇的温厚的年轻男人的脸。

“这个人失踪之后犯罪行为也停止了,虽然肯定是他做的…但只凭证据的话,实际上案件是进入了迷宫。而且藤间并没有任何化学素养,问题药剂到底是谁调成的至今也还是个迷。”

“是有共犯者的意思吗?”

“本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明知用途而制作的,如果连这都不知道的话也不能称之为共犯。入手的过程也还是迷。佐佐山君到底调查到了什么地步……现在只有神才知道了。”

在意的事很多,但和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宝贵。大厦楼顶,一直以来聚会的露天咖啡店里,朱和由纪、佳织围桌而坐。这是和女朋友在一起品味甜点的治愈时间。

“……每次看到你都衰弱一点呢。”

佳织担心地说。

“嗯,能看得出来?”朱因被关心而感到开心。

“当然啦。”由纪点头,“虽然没有出现数字或是色相……不知怎么就是知道。这就是所谓‘心的疲劳’吧,和压力还是有些不一样。”

“出人头地不容易呢……保密义务也很多。”佳织说。

“嗯嗯嗯,就是这样……只能和人很暧昧的交谈呢,挺难的吧。”

“和职场上的同事的关系,在那之后有变化吗?”由纪问。

“都是让人惊讶的事……我被部下一样的男人随意摆布……不过那个人,以前好像跟我有着一样的境遇呢。”

“那个麻烦制造者以前是优等生,考察的点数也超过700?”

佳织从以前开始就很通晓人情。朱对说中的朋友,伸出了手指。

“……对!就是这样!”

“也许,只是也许啦,”由纪用吸管轻轻地搅动自己的饮料,“朱的部下和朱,其实,非常相像吧。”

“……嗯?”因意外的话语,朱盯着友人的脸。

“不是说长相啊性格啊这些,而是灵魂深处的部分。”

“…………”我和狡噛先生,很像?这种事从没有想过。以前也许很像,都是被期待的精英监视官。但是现在完全可以说是相反的人类了——不,不过。

这时,朱的手机震动了。

反射性的说了“对不起”,朱立刻看向携带情报终端的显示屏。看到了接收到的邮件,她慌忙起身。“紧急的工作!不去不行!”

“不是才刚刚见面嘛!”由纪抱怨。

“下次会补偿的!”

3

樱霜学园是全寄宿制的女子高等课程教育机关。

五层的古老校舍虽然看起来是木制的,但实际上是最新型的可循环建筑材料。这个校庭,通过投影、最低限度的园艺和以喷泉为中心整齐配置的花坛和树木形成一种英式风景。

四楼教室——女学生川原崎加贺美起立,开始朗读文学的教科书。其他的学生们静静地倾听着。

“我想说的是,女人也会抱有不逊色于男人的爱情。真正的女人心一定不会比我们低劣。”

“确实我们男人更会通过言语表达,或是立下誓言,但很多人只是通过外表来判断。我们男人只是嘴上说的漂亮,但能为了爱情实现自己诺言的人却少之又少。”

“就到这里。”有点上年纪的女性老师威严的说。

“是。”加贺美坐下。

“按照有文学侦探之称的Leslie·Hotson博士的说法,《第十二夜》的初次公演是1601年1月6日。日本来说就是关原合战的翌年。刚才,加贺美同学给我们朗读的是,莎士比亚窥视到的令人震惊的普遍性的文章。”

教科书都是普通的“纸”本。在这个设施里,电子书籍类的东西完全不被使用。这个樱霜学院,全是被“现在很少见”的东西构成的。

因为不使用电子书籍阅览器,只要把教科书立起来干别的事老师也不会注意到。这个班级中学生的一位——大久保苇歌,正悄悄的使用着携带情报终端。现在她在用的是,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就能输入文章的交流工具。可以和特定的对象用短句交谈,并且把内容完全暗号化是它的卖点。开始还在木然地看着过去对话记录的苇歌,因屏幕上王陵璃华子的讯息的到来而眼睛发亮。“!”

璃华子的讯息。“你那边是文学课?”

苇歌舞动手指,回了讯息。“是。是莎士比亚的《十二夜》。”

“莎士比亚的喜剧很无聊呢。” 璃华子说。

“您不喜欢吗?”

“我喜欢悲剧哟。特别是《麦克白》和《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这两本很有趣呢。”

“并不只是有趣,是特别残酷。”

残酷,苇歌恍惚着,动了动嘴唇。

王陵璃华子并不只是普通的前辈,对苇歌来说她是憧憬的女性。第一次当面交谈的时候,就这么想了。所谓完美就是形容这个人的吧。

“……呐,放学后见个面吧?”

看到这个句子的苇歌非常感动,脸颊染上了一缕绯红……

樱霜学园的食堂——。虽然装修和食器是逆时代的复古风,但配膳的食物还是自动化的。根据每个学生的情况计算出卡路里,自动的把托盘中的食物送到合适的桌子上。

川原崎加贺美和霜月美佳正在吃饭。加贺美虽然留着短发,但并不活泼,是个稳重的少女。美佳用复古风蝴蝶结把长头发扎了起来,有着一双坚决的大眼睛,可爱的雀斑也给人强烈的映像。

加贺美一边把勺子往嘴边送,一边说:“……葛原沙月同学,好像就那样行踪不明再也没有回来了呢。”

开始谈在意的话题了。

“教员都被施了缄口令。”美佳说。

“行踪不明……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说,不可能啊。这个学校的警备可是非常森严的。不管是离家出走,还是被带走……”

“方法是有的。一个人消失的方法。”

“怎么做?”

“因为在吃饭所以不想说。”

“哎?装腔作势的。”

这时,食堂变得些许嘈杂。平静的氛围中荡起了涟漪。释放出格外特别的存在感的少女——王陵璃华子进入了食堂。带着像是部下一样的,山口昌美、樋口祥子两人。她摆出女王一样的姿态。只要和璃华子的眼神对上,其他的女学生都会微笑起来。

璃华子的容貌——纤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留至腰间的长发。如果有负责造型的天使,也会认为“做的有点过头了”吧。那是不属于学生的妖艳的美貌。

美佳小声的问:“那个王陵璃华子,为什么那么有人气啊?”

加贺美回答:“她是个美人,头脑也很好。理由不是很清楚吗?”

“我……稍微有点怕那个人呢。”

“为什么?”

“眼睛……有时,会很虚幻呢。像是没有在看这里,而是在看着别的次元。”

璃华子、昌美、祥子走进加贺美和美佳的桌子。在这种不巧的时候,加贺美和美佳更显得有点紧张。

“川原崎加贺美同学,霜月美佳同学。”

“您好。”“日、日安。”

“用餐中打扰了。有件以前就很在意的事……”

王陵璃华子的声音,冰冷而清澈,底处隐藏着能刺破人心的尖锐。

“是什么呢?”美佳回答。

“两位都并没有参加任何社团不是吗?像樱霜学园这样还在进行社团活动的教育机关,现在很少见了。我认为挺可惜的。”

“是劝诱吗?”

“被看穿了。我现在担任美术部的部长,可以的话请来部室玩玩。”

璃华子继续微笑,“还有,霜月同学。虽然我在发呆考虑着事情,但不是在看着别的次元。……我又不是宇宙人。”

加贺美焦急的,用不出声的用嘴型向美佳抗议。

“笨蛋!被听到了!”

美佳伸出舌头苦笑,朝着加贺美的方向做出“对不起”的姿势。

——数小时后。

空气被染成金黄色的时间带,樱霜学园的美术室。沐浴在斜射的夕阳中,王陵璃华子一个人在素描本上用铅笔画着。虽然是草稿,但已经给人怪诞的映像。

“……失礼了。”大久保苇歌进入了美术室。

“还是来了呢。”璃华子在被苇歌看见前合上了素描本。

“是,当然回来的……”

“好高兴。”

“我从很久以前就对王陵前辈的画很感兴趣了……”

“比起画,”璃华子像是要阻止苇歌的话一样,“我听说了,你父亲的事。”

苇歌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阴暗。

“……母亲的再婚对象。”

“……是。”

“最近一直没什么精神,果然是这个原因?”

“……您注意到了?”

“嗯。因为我一直注视着苇歌同学。”

“王陵前辈……”因为太过高兴,苇歌的双眸闪现出泪花。

“如果有什么的话,可以跟我说吗?”

说这话的璃华子的声音,与平时并不一样。这是将对方温柔的包容起来的慈爱的声音。结合没有一丝阴郁的笑容,她扮演着圣女。

“那,那个人……嘴上说爱着妈妈……但对我,明显是下流的眼神……”苇歌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每次回家的时候,都有人进入我房间的痕迹。上周就连内衣都不见了几件……像这种事,已经忍受不了了……但是……”

“和您母亲,不能说吧?”

“真正父亲的欠债全都留给了母亲……不靠那个男人的话,肯定,连我的学费都负担不了。明明好不容易……进入了憧憬的樱霜学园……不应该会这样的……虽然义父的色相和犯罪系数绝对不会是良好,但离公安局通报的程度还有很大空间……”

“很辛苦呢。你绝对不是为了抚慰这个男人而生的。你不能选择你所想要的人生……这种痛苦,我知道。”璃华子走进苇歌,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现在的时代,现在的世界,谁都一样。遵循系统决定的适性,满足于被强加的幸福。不能实现自己真正期望的梦想。”璃华子像是哄人一般的说着,苇歌一边流泪一边点头。“真正期望的状态,真正的自我价值,不想确认一下吗?苇歌同学。”

“……哎?”

“我的话可以告诉你。在苇歌同学身体中隐藏的真正的美,你是多么优秀的‘素材’,我会让你看清的。”

“王陵……前辈。”苇歌止住了泪。

“叫我璃华子就行了。”璃华子走进苇歌,轻轻抱住了她。苇歌的脸一下子红了,但她幸福的闭上了眼睛。璃华子在她耳边低语。

“接着谈莎士比亚吧……”

“是……”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我所喜欢的是,泰特斯的女儿拉维尼娅。因为父亲的错而被卷入麻烦,她受到敌人性的暴力,舌头被挖去,两腕也被切断。”

“最后怎么样了呢?那位……拉维尼娅?”

“‘这曾是比我生命还重要的可爱的小鹿’……真可怜。拉维尼娅被自己的父亲杀死了。”

4

公安局,问询室。前段时间逮捕的视觉毒品的贩卖者——金原正坐在问询室的椅子上。正面对他的是,表情冷酷的宜野座。

“以前,好像有一种文具叫做,铅笔。”

宜野座说。

“…………”金原在害怕着,视线左右移动,冷静不下来。嫌疑人经常对是否已被西比拉系统看透而不安。而且进入这个世纪以来公安局的权力也得到了扩大。只要他们愿意,潜在犯的人权什么的根本没有意义。在这里处刑和拷问都是存在的。

宜野座继续说着,关于铅笔的事情。

“铅笔芯被木材包裹着,一端被削尖后使用。如果铅笔芯磨秃了,就必须要再削。现在来看,效率不可思议的低吧?”

“……嗯?”金原不知为何对宜野座的话题产生了兴趣。

“最开始多用小刀来削铅笔。不过这样的的话,因为很小失误也可能会伤到手指……所以,发明了专门的器具。把铅笔固定在箱状的物体上,通过把手转动刀刃来削。这样就安全了吧?”

“……”

“……人类能做到而动物做不到的事像山一样多。这其中的一点,就是‘安全的控制’。人类在所有东西上都装上了安全装置。对于电用橡胶,车子有钥匙,性器官有避孕套。然后对执行官设置了我们‘监视官’……你曾操作的自立机,也有着严密的安全装置。”

“——!”

“让绝对安全的自立机暴走的记忆卡,你是怎么入手的?”

一系的监视官、执行官全员集合在刑事课的办公室中。这次,很少从实验室出来的唐之杜志恩也现身了。

“视觉毒品的金原用的解除安保装置,御堂的投影入侵……都是从一个地方流出的,这已经确定了吗?”朱问。

“嘛,两边都只回收了源代码的片段,不过有着明显的共同点。”唐之杜用自信满满的语调说,“我可以用我的专业性打赌,都是同一个程序员做写的。”

“不需要啊。”滕不屑。

宜野座轻轻地擦拭眼镜,又重新戴上。

“……虽然御堂是社交网络的狂热者,但并没有掌握那种高度的工具的技术,他肯定接受了电脑专家的后援。”

他如果活下来就好了……虽然大家都这么想,但西比拉系统并不允许他活着。

“但重要的金原的供述只有这些……”像是说着非常严重的事,征陆用远程操控,把问询室的录像在显示器上播放。

录像中快要哭出来的金原正向宜野座倾诉。

“真的!某一天受到了送给我的邮件……送来的信没也没有名字,只是对工厂的工作不满……信上说‘只要听我的话就让你成为神’……”

“真是恶劣的愉快犯。”朱说。

“但送信的人是怎么预测到金原会犯罪的呢?”宜野座露出惊讶的表情。

“职员的定期检查吧……只要是骇客就能简单的入手。”狡噛说。

“那么,这个人帮助御堂的动机是?”征陆问。

“动机就在金原和御堂身上……‘那个人’一定,只要这样既够了……”自言自语的狡噛的眼神中,透着一种不寻常的执念。狡噛的这种异样,朱和宜野座都注意到了。

“……狡噛?”

“杀意,和手段。把没能凑在一起的这两者结合,创造出新的犯罪……这就是,‘那家伙’的目的。”狡噛一个人随意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出了办公室。虽然朱很惊讶,但其他的刑事们都做出“嘛,狡噛就是这个样子”的表情。宜野座咋舌,追向狡噛。

“喂!”

最终狡噛回到了执行官宿舍中自己的房间。在摆满了锻炼器材的房间的更深处,作为资料室的小房间。狡噛在这里搜寻着过去的资料。宜野座连招呼都没打就进入了房间。“狡噛,你——”

“Gino,和那个事件一样。有人给予只有杀意的人杀人的手段,制造真正的杀人犯。”

宜野座皱起眉叹了口气——

“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下。那个时候是药品,这次是投影的入侵装置。完全不一样!不应该放在一起联想!”

“技术者和周旋人,还有别人。有一个家伙把想杀人的人,和可以制作道具的人连接了起来。这个人就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所有的资料都不是电子化的,而是通过复印制成档案。狡噛有着不信任电子媒体的偏执倾向,不能把重要的东西放在网上。狡噛突然开始反复检索起这些资料来。

“你够了!你这是在追寻幽灵!”

“佐佐山当时就快要查明真相了!”

狡噛激动地用手中的资料指向宜野座的鼻子。

“为了要解除那家伙的遗憾……只为此努力的三年……”

面对像被附身般的狡噛的怒气,宜野座只能做出难过的表情。

5

樱霜学园——教室前的走廊中,川原崎加贺美和霜月美佳并排行走着。加贺美摆弄着携带情报终端,作出不满的表情。

“怎么了?”美佳用略有些冷淡的语气问。这是明知答案仍要做出质问时的表情。

“果然不出来啊……”

“青梅竹马?”

“嗯。苇歌酱。因为最近发生很多事所以还蛮担心她的……但好像是在避开我呢。”

“没关系的啦。是关了手机,不着到哪里转换心情去了吧?”

美佳还是用冷淡,像是想撇开关系一样的语气说着。加贺美没有注意到这里面的意义。

“这样就好了……”

加贺美很担心似的的愁眉苦脸。——美佳是她刚进入这个学园时就认识的。但是,加贺美和大久保苇歌是孩童时代的青梅竹马。

像这样加贺美和美佳一起行动,是最近才开始的。一直到不久前,基本都是三人一起活动。而加贺美和苇歌之间,看起来是亲密无间的。虽然表面上是三个人感情很好的在一起玩,但一直感觉美佳有些疏远。

美佳是神经质的优等生,精神美人而且成绩拔群。在学力差定上经常和王陵璃华子争夺第一、二位,西比拉系统的职业适性判定也被认为是非常有望的。但是因为冷淡而且嘴巴毒,她经常被同学嫉妒。

对这样的美佳,这个学校里第一个温柔对待她的就是加贺美。

虽然只有几个人知道,但从加贺美和苇歌的psycho=pass色相而进行的相性判断来看,两个人是被推荐恋爱的。只要西比拉系统认可,连同性婚姻的许可都可能拿到。只要想到这件事,美佳就觉得自己的色相要一下子浑浊了——所以,在途中就停止了思考。

6

樱霜学园的美术室,王陵璃华子面对着画架。画布上所描绘的是,大久保苇歌的肖像画。在她的身后,坐在椅子上的槙岛圣护正看着书。封面是莎士比亚的《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从受到侮辱的命运中解放出来,你认为拉维尼娅感到幸福吗?”

“‘不让女儿受到侮辱后仍活着,不让这样的姿态让众人得知而每日饱尝新的悲伤’……这样吗?槙岛老师。”

“再美的花朵也终将凋零。这是所有有生命之物的宿命。索性,就在花开正艳的时候把时间停止,这种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槙岛起身,站在璃华子的背后窥视着描绘中的画。

“只是,如果你像爱着亲生女儿一样爱着那个女孩的话……你会‘为了那个孩子流泪而哭瞎双眼’吗?”

“哎呀,那样会很困扰呢。”对于槙岛的话,璃华子微笑了。“因为,我今后还得完成更多更多的画作呢。”

涉谷区代官山——早晨的市民公园。中央的大型喷水池前,清扫局的车子停了下来。喷水池给人意大利观光地的印象,投影的女神像注射着整个公园。两个清扫员站在旁边。其中的一个人,正拿携带情报终端拨打着电话。

“管理事务所吗?嗯,是,我是清扫局的人。我们家的自立机在投影装置的内侧因故障停止了,大概是被什么异物挡着了……是,是这样的。总之我们想点检一下,能暂时关一下喷水的投影吗?”

清扫员挂了电话。漂亮的女神像的影像出现了噪点,然后突然消失了。里面是浅浅的研钵形状,中间设置着塔状的投影发生装置。

“……什么啊?那是?”

“呜哇,好恶心……人偶吗?”

“是……什么美术品吧。”

“啊,看上去挺像的。不过不会太恶趣味了吗?”

“总之先和管理事务所确认一下吧。”

“伤脑筋啊。随便就增加备用品。”

两个清扫员发现的是璃华子的作品——也就是分尸的尸体。不过知道这事还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失踪的樱霜学园的女学生——葛原沙月。通过塑化处理而树脂化的“人体部件”。虽然既不会腐败也没有恶臭,但仍是货真价实的尸体。被电线支撑的像是浮在空中的两只手腕,环抱着全无表情的少女的头。像是桌子般放置着的胴体。脚边是两只狗的干燥标本。狗分别啃食着少女的脚。尸体的角落,是被卡住而停止运行的清扫自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