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08 之后是,沉默

第一卷 上 08 之后是,沉默

距离发现葛原沙月尸体的公园数十千米——另一个公园。在平时被投影装饰的杂书林中,山口昌美虚幻的眼睛直视着天空。

“…………”俯视着这幅景象的宜野座——将尸体的眼睛合上。昌美的尸体果然也被分解,以一轮血红的玫瑰为中心,身体的碎块像是花瓣一样放置着。宜野座,还有征陆、滕、六合冢都在。自立机在四周张贴着封锁用的虚拟胶带。

“第二件了阿。”宜野座自言自语。

“如果这是藤间幸三郎的罪行的话,那就是第六件了。”六合冢说。

1

和葛原沙月一样,山口昌美也是女子高等课程教育机关——樱霜学园的学生。这个学园受到文科省的特殊认可,除了定期诊断和学历查定以外,免除所有的色相·犯罪系数的检查。也就是说,一年只会进入西比拉系统的视线一次。不管在这个设施发生什么事,公安局都不好插手。——不过,这里是标本事件的最重要的嫌疑人藤间幸三郎的工作地,也是接连发生的猎奇杀人事件的被害者两位——葛园沙月、山口昌美——所在籍的地方。只能实际的步入这里调查了。

樱霜学园的学生宿舍,山口昌美的房间里,宜野座、征陆、六合冢齐聚在这里。在他们的面前,鉴识自立机忙碌的来回移动。

“丝毫没有线索吗……”征陆稍微歪着脖子。这是预想落空的表情。鉴识自立机,完全不能检出通常的生活反应以外的东西。

“在同一个学校接连出现被害者,不能想象这其中完全没有关联。”宜野座像是再次确认早已知道的事实一样说着。是一边说着,一边在脑中整理吧。“肯定,有什么关联。”

可美莎酱打探完后回来了。消除了虚拟投影后,呈现出滕的身影。

“有笑不出来的新情报啊。好像又有两个人从宿舍里此消失了……问了家里面后,得知也没有回家。完美的失踪了。”

“该死……在我们的眼前,怎么做到一个又一个消失的。”

“但是真是奇怪呢……校舍也好宿舍也好,到处都是军事设施的严密戒备态势啊。就连对我们的搜查,文科省也是一直唠唠叨叨的挖苦着……”征陆摆出苦恼的表情。

“有什么从这里带出牺牲者的方法吗?”

“本来,就算是藤间幸三郎三年后又回到了这里,为什么至今还全部以樱霜学园的学生作为目标?”宜野座说。“也太露骨了。”

“对藤间来说,这个学园可以说是老巢。”六合冢说。“也许他知道什么避开警备的小路呢。”

“很可能呢~”滕用轻浮的语气说。虽然声音很轻浮,但眼里完全没有笑意。

“这个学院,创立有200年了吧?这块土地反复增减过建筑物,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校舍的示意图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只是看着就让人感到头晕。”

“难道说……杀人现场和犯人隐藏的地点都在学园中?”

因六合冢的发言,有着不祥预感的刑事们面面相觑。

一边——在公安局的刑事办公室,只有朱和狡噛坐在桌前。两个人都沉浸在工作中。朱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到现在为止积压下来的报告书和检讨书。一边继续着乏味的文书工作,朱一边注意着狡噛的动向。

“…………”朱越过电脑偷瞄着狡噛的身影。

狡噛则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

最终,朱突然站起来朝狡噛的桌子走去,看向他的电脑屏幕。狡噛所做的果然不是乏味的文书工作,而是分析着今早被发现的尸体——山口昌美——的资料。

“果然是事件的情报……!这是唐之杜小姐的工作吧。”

“这不是谁得工作。这些资料不知怎么就进到我的终端里了。”狡噛满不在乎。

“用这种小孩子般的借口……”

“你怎么想?你也还没看过吧。”

“就算是你问我怎么想也……从药剂的分析来看,只能说和三年前的事件是同一个犯人的可能性很高……”

“我啊,抱着完全相反的看法。”

“相反?”

“是的。三年前的事件……比如说,这个。”狡噛把一卷古老发黄的打印资料递给朱。还没汇总成投影,狡噛的自制资料。

“……牺牲者的其中一人,是有贪污嫌疑的众院议员。因为虚伪申报犯罪系数,被怀疑犯罪系数可能急剧上升,但他用议员的特权拒绝了再检测。面对媒体和在野党的追问,他用“完全没有记忆”这种陈词滥调总算脱离了困境。但之后,就发现了他的尸体。是头盖骨被漂亮的割开,脑子被完全的挖了出来的状态啊。在被害者的肛门里,插入了脑中关于记忆的重要的部分——海马体。杀害佐佐山的方法也是那样,那时候的犯人杀人的方法和装饰尸体的方法,都像是有这什么理由而做的。被害者有四人。发现尸体的地方,全是不同的场所。投影广告的里侧、高级料庭、动物园、偶像举办演唱会的舞台的正中……但是,这次两件都是“公园”。舞台设定里没有艺术性。”

“艺术性……什么的。”朱有时跟不上狡噛这种选择词语的方式。

“从这次的两件案子中,感觉不到那种扭曲的幽默和信息性。虽然是美丽的像噩梦一样的艺术作品,但欠缺着什么致命的东西。”

“……是什么呢?”朱不假思索的问。

狡噛想了一下,直说出一句话。

“原创性……”

“是……原创性吗?”

“虽然花费了功夫去杀人,但犯人的主张很淡薄,这是一种自我满足。至少我一点感受不到犯人的主张。”

“主张……杀人,除了杀意以外还有什么理由……”

“至少藤间幸三郎是有的。对于那家伙来说,杀人仅仅是准备素材。到这位置和这次的杀人都是一样的。但是在这之后呢?尸体的……可以说是作风吧。完全不同。可以看到完全不同的犯人像。”

“那个……”

“智商很高,从西比拉的判定来说也会被划分到高收入人群。不过,非常年轻。或者说犯人的精神年龄非常年轻。对双亲有精神上的依存。有协力者……如是犯人是男性就是和母亲两人共同生活,女性的话则是和父亲。从尸体没有受到性侮辱这一点来看,可以推测出犯人没有受到过幼儿期的虐待。”

“这是……”

“罪犯侧写模拟。”狡噛缓缓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监视官,我申请外出许可。”

“哎……?这样,我不同行的话不行。”

“所以,我是说跟我一起来。是工作。”狡噛像食肉动物一般笑了。

啊啊,又是这种表情。朱变得稍微有一些不安。

2

这个设施,像是没有艺术性的巨大的箱子。狡噛的目的地——郊外,像是避开众人目光而建的高强度潜在犯隔离设施。朱的匿名警车停在了设施正面的入口处。门柱上的名牌写着“所泽矫正保护中心”。箱子大致被墙隔成三个区域。最外面的墙中,有着被自立机严密戒备的停车场。

“这里是……”朱像是修学旅行的学生一样四处张望。

“第一次来吗?嘛,你也没有来的理由。”

狡噛下车,朝入口走去。朱跟了上去。设施里到处都有监视摄像头和自立机的视线。

“被监视官……也就是你或是宜野座判断为帮不上忙的话,我就会被关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不过,现在到这是为了什么?”

“如果我的直觉是正确的话,这次的尸体加工一定有着‘原型’。所以来听听这个方面的专家的意见。”

朱用身份证通过了墙壁,朝地下病房走去。

狡噛和朱和下了电梯,一起走在煞风景的走廊上。不光是警备用自立机,还有镇压暴徒用的电网和强压水枪,这里连让一只蚂蚁爬出的缝隙都没有。

“从这里再往里,隔离着犯罪系数超过300的重度患者。他们进行着定期检查和治疗……在被支配者击毙之前就被西比拉系统的网抓住,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幸运的家伙们。这里的警备基本都是自动化的。设施不联网,电力系统也是独立的。有紧急情况时还能从通风口放出有毒气体……这层的监房,无论何时都能立刻变为处刑室。”

“怎么……”

“这些人就算是出去了,也会立刻被支配者宣告处刑变成肉末的。只要能活着,是在牢狱中更好呢……还是死了更好呢。等待着执行官适性判定的人也是有的,这是给予潜在犯的最后的自由。”

“…………”朱已经什么都说不来了。自己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事其实不过是社会的表象,这种真相赤裸裸的摆在了她面前。

合金制的门排成一排。潜在犯的牢房全是单人间。在门的旁边有着很大的监视器,可以简单的确认牢房里的情况。也就说这里的潜在犯没有任何的隐私。狡噛行走在走廊中,朱跟在后面不停地观察着左右的显示器。一个牢房中,一位头发任意生长看上去有些脏的中年男人正沉迷于阅读一本厚书。这个男人,可以说沉溺在书的海洋中。另一个牢房中,一个皮肤苍白的青年正玩着古老的家用游戏机。这些人被配给了没有危险性的玩具,温顺的度过着无为的时间。

狡噛在深处的一间牢房前停住了脚步。

从监视器上看,收监在这里的人的名字——足利紘一。一个肌肉发达的光头男人。他只穿着一件紧身比基尼短裤,全身都刺满了刺青。这刺青描绘的是“皮肤之下”的东西——也就是肌肉和骨骼的图样。像是活动的人体标本一样让人感觉不舒服的形象。现在,他正在自己的右边大腿雕刻着新的图形。朱用身份证明将锁的一部分解除。狡噛将门的窥视窗打开了。

“……哎呀,汪酱。好久不见。”

窥视窗是只能勉强通过一本百科全书的大小。但是朱像是能从其中看到了天国和地狱的情景。足利站起来,把脸靠近窥视窗。这个潜在犯和其他的潜在犯不同——朱瞬间有了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最大的原因就是足利的眼睛。不像人类,而像是变温动物——爬虫类的眼睛。

“多了很多画呢。已经没有描绘的地方了吧。”狡噛微笑。

“别看这样我的身体可是很柔软的,只要有镜子背后也能用上。”足利也笑了。

“看新闻了吗?”

“对这个不理解艺术的世界,我没什么兴趣。”

狡噛通过窥视窗,把葛原沙月和山口昌美的尸体照片给足利看。

“我在找和这个尸体类似的作品。绘画、雕刻、影像、漫画、文艺作品都可以。”

“哎呀,做得很好的嘛。跟王陵牢一的作品一样。”

狡噛把视线投向朱。“知道吗?王陵牢一。”

“不……”朱摇头。

对朱和狡噛的反应,足利夸张的吐出一口气。

“哈……连王陵牢一的名字都没留下,真是讨厌的时代。以前就算是指定为有害,还是会有人在保存成网上档案的。已经没有有坚持的孩子了吗?”

“大家和你一样都在围城中啊,托西比拉系统的福。”

足利从暑假中取出一本画册,哗哗地翻动书页,找到目的的那一页后出示给狡噛。是一张和葛原沙月尸体几乎同样构图的插画。

这种类似性让朱震惊地说不出话。

“在我的店,他的作品可能值个好价钱。因为这不是流于表面的流行物,而有可以确实看出根源的主题呢。”

“帮大忙了。”

“我啊……对兽奸有兴趣哦。呐回礼就和我sex吧。给你兴奋剂哦,汪酱。不过作为补偿我这边也会突刺到你的喉咙底部为止……”

对于足利的发言,朱完全呆了。狡噛只是露出满不在乎的微笑搪塞过去。

“下次吧。”

说着,把窥视狂窗关上了。

“从搜查资料开始检索。王陵牢一,有什么相关的项目吗?”

“这个……”

朱急忙操作携带终端,浏览着显示出的数据。

“在樱霜学园里……有同姓的学生在籍。这个孩子,是有血缘关系的人。狡噛先生。”

3

在樱霜学园的校舍里,征陆用可美莎酱的投影形象持续着对学生的问询。“有没有看到过可疑人物呢……”用这种形象不会让未成年有过多的警戒心。可就算是出示了藤间的照片,反应也不太好。六合冢虽然针对的是学校的防范记录,但到了这种时候连“到底检索什么好”这种最初的设定也做得不顺利。很难做出成果吧——。正这么想着,狡噛就毫无遮掩的从眼前经过,慌忙之中征陆连忙解除了投影服装。“喂,狡?”征陆突然从可美莎酱身影下出现,这下换成女学生们惊讶了。

狡噛平静但快速的前进着。听到骚乱的宜野座立刻跟了上来。

“这个笨蛋!”

宜野座伸出手像是要抓住狡噛,朱插了进来。

“请等一下!在学生中有嫌疑犯!”

狡噛在走廊上快步前进,发出巨大的脚步声。初老的教师看到后立马上前询问。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早就通过文科省再三告诉你们搜查活动要充分考虑不刺激学生……”

狡噛完全无视教室,朝美术室走去。看热闹的人——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聚集在了一起。狡噛粗野的打开美术室的门,那里璃华子正面朝着画架上的画布。她从容不迫的用冷淡的眼神看向他。

“是王陵璃华子吧。”

“有什么事吗?”

狡噛从上衣底下、背后的枪套中拔出支配者。枪口指向璃华子后,支配者立刻变形成消灭模式。“犯罪系数?四七二?执行模式?致死?消灭模式?慎重瞄准……”

但是,刚才的老师朝狡噛扑了过来。他抓住狡噛的手腕,把枪口向下。这个学校有着古风的东西是“卖点”。这个教师也是在扮演着许久以前的热血教师的样子吧。

“可恶。”

狡噛右手拿着支配者,用左手把这个教师从自己的身体上拉开。但这样教师还是老扑上来,于是狡噛轻踢教师好让他停止动作。终于举起枪的时候,璃华子已经跑出了走廊。

“停……停下!”

教师还想朝狡噛扑过去,就被征陆从后面拦截,制伏在了地板上。

“狡,去搜!”

“我知道,大叔!”

虽然这么说着奔了出去,但狡噛感到有什么地方很奇怪。从嫌疑人——王陵璃华子——的那种冷静来看,逃跑也是早计算好了的。

从携带里传来宜野座的通信。

“现在立刻封锁学园全部地区!动员所有自立机!”

——在美术室中好像有什么。公安局的刑事们正忙于追踪嫌疑人的行踪,没有时间保存现场。王陵璃华子曾经就在这里,现在她正被猎犬追逐着——。骚动扩大着,感兴趣的学生们聚集到美术室里。这其中也有霜月美佳的身影。不能停下不好的预感。听说有学生失踪了,美佳虽然已经设想过最坏的情况,但加贺美真的去见璃华子什么的——。完了。我犯迷糊了。是我做的。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不,自己知道理由的,想像小孩一样故意找麻烦。因为嫉妒。看到璃华子直到刚才还在描绘的画布后,不好的预感变成了确信。这幅肖像画画的是谁,只要是认识的人是不会看错的。

“这是……加贺美……”

4

樱霜学园的保安室,投影屏幕和检查用控制台凛然排放着的。这里不仅有正规的警卫在,还集结着刑事课一系的各位。

“连一个学生都找不到,这是怎么回事?”

毫不掩饰焦躁的宜野座爆发出怒鸣,警卫和教室们怕的缩成一团。

“这里的保安措施全是针对出入口的,捉捉迷藏什么的简直是小事一桩。监视摄像头的配置全都是死角。”滕说,“话说,这就是所谓‘对富裕学生们的照顾’这么一回事吧。”

“……可以从过去几天的监视摄像头的录像中只选出王陵璃华子的部分吗?”和宜野座相反,狡噛非常冷静。

“如果本部实验室能支持的话,这种程度的检索立刻就能……”六合冢说。

“给我做。”

推开警卫们靠近控制台,六合冢开始操作。宜野座叹了一口气冷静下来,又朝向狡噛。

“不过……王陵牢一?你怎么知道他画过那种画?”

“独创性……是吧?狡噛先生。”一脸自豪的朱插嘴。

“什么?”宜野座严厉的说。

“不,就是说,在犯人的信息里,没有艺术性,那个,通过犯罪侧写……”

宜野座把视线从朱身上移向了狡噛。

“狡噛……那两件不是藤间幸三郎的犯行,你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这次的犯人,遗体的陈列场所只要是能看见的地方就好。藤间是不可能两次都选择公园的。那家伙拘泥于让特定的人看见和一定要传达的主题。杀了葛园沙月和山口昌美的只是模仿犯……只是想让世间骚乱的,小鬼的主意。”

“但是,也不能确定都是王陵璃华子做的好事。”

“无论如何,不能放着犯罪系数那么高的女孩不管。对吧?”

支配者的情报是共有的。

这时,完成工作的六合冢插话。

“画像检索,完成。浏览一下吧。”

在显示器上排列着无数的画像。全是摄像头收入的王陵璃华子的瞬间。

“……嗯,是个交友广泛的孩子呢,经常被簇拥着。”征陆说。

“所以可以认为只要是单独行动都是有原因的。”狡噛指着一张明显和其他不同背景的,单独映着璃华子的图像。“……这张图像,就不是宿舍也不是校舍呢。是哪里的摄像头?”

“是在宿舍里侧的垃圾处理设施。她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六合冢露出惊讶的表情。

“去看看吧。”狡噛立刻起身。

多次照到璃华子单独画像的是生化学垃圾处理设施周边的摄像头。刑事们握住支配者,谨慎的在设施内搜索着。利用支配者的机能,发现了用投影伪装的墙壁。

“……Gino。”狡噛用手势向除宜野座以外的同事们送去指示。他慎重的踏进投影的墙壁,后边跟着的是支援的六合冢和征陆。他们立刻遇到了利用活体认证的关闭的门。自立机爆破门。铰链被踢飞,刑事们进到了里面。

这是一间隐藏的房间。走下联通地下室的楼梯,他用放在枪套里的手电筒照亮周围。在光圈中出现的是,用人体做成的雕塑作品。被解体的手足复杂地交错在一起。怎么看都用了两人份的身体。是失踪的大久保苇歌和川原崎加贺美吧。跟着狡噛进入房间的六合冢和征陆皱起了眉头。再后面进入的朱,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吧。

在樱霜学园的职员室里,伪装经历而作为教师坐在桌子旁的——槙岛圣护。他一边假装工作,一边倾听者小型耳机中流出的声音。槙岛在学园内的各处都布置了窃听器。当然,保安室也不是例外。

“狡噛……那两件不是藤间幸三郎的犯行,你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这次的犯人,遗体的陈列场所只要是能看见的地方就好。藤间是不可能两次都选择公园的。那家伙拘泥于让特定的人看见和一定要传达的主题——”

“……呵”对于公安局的刑事们的对话,槙岛不出声的笑了。注意到他这个行动的同事的女性教师开始说话。

“柴田老师,在听音乐吗?还是教材……”

耳机是设计成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的。槙岛回答。

“……两者都是呢。”

“都是?”

就在这时,脸色大变的年轻男性警备脸色冲入了教员室。

“老师们,打扰了!不好了,在学院内出现了学生的尸体!”

教导主任以下的老师们全都慌张从教员室中飞奔了出去。只剩一个人的槙岛的脸上浮起了透明的微笑。他把崔求成做成的黑客工具的卡片插入了教师用的控制器。对警备系统服务器的侵入开始了。

5

5

大久保苇歌和川原崎加贺美的尸体被从地下室运了出来,暂时放置在专用的运送车辆上。在离起着哄的吵吵嚷嚷的女学生们一段距离的地方,霜月美佳表情纠结。就像是目送葬礼上的棺材一样,她用悲伤的视线注视着载着加贺美的车。——注意到这样的她的存在的六合冢,朝她靠近。

“被找到的是……你重要的朋友呢。”

“……看得出来吗?”

“只要看到你张脸就知道呢。”

六合冢没有表情。不过从那副工作用的假面下,渗出了些许的同情和温柔。

“……我没将最重要事传达给她。苇歌苇歌的……完全不注意我的事……”正说着,美佳变得像是要哭出来。“是我向她提议的……去和王陵璃华子谈谈。我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去的……是我杀了她……”

六合冢轻轻地抱住美佳的肩膀。

“……现在请哭泣吧。不这样做的话,色相会浑浊的。”

美佳的泪腺崩坏了。她把头埋在六合冢的胸前恸哭起来。

没有其他人的保安室,狡噛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为了消磨时间,他把监视摄像头摄下的王陵璃华子的影像顺次排开,漫不经心的确认着璃华子的开朗优雅的日常。一旦现在正封锁着学园的自立机空闲下来,就会利用他们把所有的数据送到公安局。这时,宜野座进入了房间。

“……在这啊。”

“遗体的回收已经结束了吗?”

“嗯。只是,不想让遗族看到啊……”宜野座明显的非常沮丧。“……如果一开始就让你加入搜查,就能救这两个人了吧?”

“谁知道呢……不,应该不行。直到这两个牺牲者出现为止,情报都太少了。所有的,都晚了吧。”

“……无法解释的地方太多了。”宜野座皱着眉头一脸痛苦地说。“王陵璃华子的逃跑路线,那个地下室的设备……怎么想也不是一个女学生可以做到。这次也有什么内幕。不会就像你说的那样……”

就在宜野座说完之前,注意到什么异变的狡噛挺直了身体。显示器上的璃华子的录像,突然被豪雨般的噪点吞没了。

“……奇怪。”

“怎么了?”

“数据全都一个个的破损了。刚才六合冢检索的时候,所有的录像都是完好的!”

狡噛把录像数据一览表示,表示着内容破损的图表排成一排。

“发生什么事了?”宜野座抱住头。“美术室的摄像头的数据,被集中破坏了。”

“全灭么……不,这个的话还能……”

狡噛在瞬间关闭了保安室的网络连接。但是内部的侵入还是进行着。他注意到了六合冢留下的记忆卡,这个还拷贝着安全的文件夹。他立刻拔下记忆卡,从物理上切断了侵入。将数据转移到携带情报终端上,再次打开文件。画面就好像沙尘暴一样,但在杂音中总算可以听到一些人的声音。

“——从受到侮辱的命运中解放出来,你认为拉维尼娅感到幸福吗?”

“‘不让女儿受到侮辱后仍活着,不让这样的姿态让众人得知而每日饱尝新的悲伤’……这样吗?槙岛老师。”

槙岛。听到这个名字,狡噛和宜野座两个人同时冻结住了。

6

这个地下铁已被废弃,一半以上都沉没在了水中——。旧、都营地下铁三田线。这条线路已经变得像一条浅浅的河川一样了。和废弃地区一样,为了收容那些认为“西比拉系统对于社会是不必要的,犯罪系数不可能这么高”的人,这里被故意放置不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政府设施了。不过潮湿的旧地下铁在卫生和温度方面都很恶劣,在寒冬期间基本上没什么人影。

王陵璃华子和崔求成踏入了这个寂静的地下废墟。指示从学园到这里的逃跑路线的是,用虚拟投影伪装成女学生样子的崔求成。虽然这里很暗,但璃华子拿着从崔求成那里得到的灾害时用的小型手电筒。车站是地上两层、地下一层的构造。地下部分基本都淹没在水中。璃华子从地上一层的南口,走上了停止的自动扶梯。

——搞砸了。

璃华子感到自己的眉间聚集了些多余的力量。尸体的装饰都使用过远距离操作自立机完成的。没有被发现、被反侦察的痕迹。也就是说,是留下了什么意想之外的证据吗——。和王陵牢一作品的关联性?不会吧。从崔求成那里得到的情报来看,公安局关于艺术作品的数据库非常薄弱,也确认过网上也没有任何关于父亲作品的档案。

只是樱霜学园是个让人心情愉悦的地方这一点,让人感到可惜。不管怎么说,找性爱的对象没有什么不便。槙岛圣护准备了什么样的逃跑路线呢。话说回来,槙岛的协力者里还有外国人啊——。

无意中,后背中感到原因不明的恶寒。

“这个路线真的是正确的吧?崔求成……”

璃华子突然回头。应该紧跟在后面的崔求成已不见了身影。这时,璃华子的手机响了。是槙岛圣护打来的。

“……慎重起见,还想问一个最后的问题。王陵璃华子,为什么变成了让我失望的事态,你自己有所自觉吧?”

“……你在说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

——是说证据吗?还是杀死的人的选择?无论如何,璃华子一头雾水。

“嗯。没有自觉的话就没办法反省。果然不能期待你更多的成长了。还以为你是更有前途的孩子呢。”

“槙岛老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说完,璃华子的手机突然变成了“圈外”。

“什……什么?”

在黑暗中,两台猎犬自立机“卡夫卡”和“洛夫特拉夫特”启动了。警备活动用的巨大身躯上,付着特殊合金制的牙和爪。猎犬用激光感应器捕捉到了璃华子的身姿。璃华子被从黑暗中现身的攻击性外观的异形之姿惊到,开始逃跑。两台猎犬自立机以惊人之势追了上去。

泉宫寺丰久一边从高处欣赏着这出追逐战,一边整理着仪容。他的衣着是英国绅士的猎狐装。他穿着复古风的靴子,系着围巾,又调整了一下帽子的角度。从口袋中拿出带锁的怀表,确认了时刻。

璃华子把身体藏于墙壁的细小缝隙中,追赶的自立机从旁边经过。

“…………”就这样从缝隙的道路中穿过,从相反的道路再次逃走的瞬间,她踏入了陈旧的捕兽夹的陷阱中。“!”璃华子因钉子咬住脚的痛感而尖叫。肌腱被切断了。右脚尖就像被拽断了一样。璃华子流着泪一边用尽全力想摆脱捕兽夹,一边匍匐着前进。虽然想操作手机呼叫救援,但液晶屏仍然还是显示着“圈外”。这时猎犬自立机从另一侧追了上来,咬住璃华子的手。手掌被撕裂,携带情报终端瞬间化为了碎片。

“……唔……!”

泉宫寺悠然的走近在已经快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就那样蹲坐的璃华子身边。他用手中猎枪的瞄准器,对准了璃华子的眉间。

“比赛结束了吧?小姐。”

虽然全身都是血,但璃华子刚毅的笑了。

“……你也是,总有一天槙岛先生厌倦的话,就会被舍弃的……”

“不劳费心。”

泉宫寺开枪。

被吹飞的头部在空中飞舞,璃华子落入了满是水的地下提线路中。

“你终归还是取悦人的狐狸,但我和他一样,都是被取悦的玩家呢。”

泉宫寺的枪声传到了车站的二层。槙岛就在那里。他静静地合上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的文库版,低声说出了向王陵璃华子践行的话语。“……‘这个女人一生都像野兽一样缺乏怜悯之心。死后的现在也只配得上野鸟程度的怜悯。’”

槙岛的身边站着的是崔求成。

“这样好吗?你以前非常喜欢那个女孩吧?”

“要说的话还真有些可惜呢。但是,那个女孩的一切都太容易被看透了……比起这个,我发现了一个在意的男人哦。希望能稍微收集点情报。”

“是是,无论什么都行……”

“白天来学校的公安局刑事课,恐怕是执行官。虽然只知道名字——狡噛,好像是这个。”

“这样啊……发现了有趣的家伙呢。”

“嗯。那种洞察力和理解力,真的还让人感兴趣。总觉得能带给我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