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09 乐园的果实

第一卷 上 09 乐园的果实

1

被公安局的封锁的樱霜学园美术室。

狡噛用自己的携带情报终端显示出唯一的线索。

“——从受到侮辱的命运中解放出来,你认为拉维尼娅感到幸福吗?”

“‘不让女儿受到侮辱后仍活着,不让这样的姿态让众人得知而每日饱尝新的悲伤’……这样吗?槙岛老师。”

“的确,在这个房间里呆过。”

朱站在这样自言自语的狡噛面前。

“只差一步了……王陵璃华子已经被通缉了。接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消失了啊。”狡噛说。

“嗯?”朱不假思索的发出疑问。

狡噛继续说:“是被抹消了,还是消失了呢……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边,但这种程度的把戏对方还是能使得出来的。”

这时美术室的门被推开,一脸不高兴的宜野座走了进来。另外一个监视官突然轻轻地打了下狡噛的肩。

“过来一下,有话要说。”

“什么啊。”狡噛的声音虽然有点不高兴,但监视官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狡噛和宜野座出了美术室,只留下朱一个人在房间里。

“嗯……”朱思考着。——也就是说,宜野座先生要对狡噛先生所说的话,并不想让我知道吧。还是别跟上去好。不过,两个人回来前该干些什么呢?

宜野座停在了楼梯平台前。现在樱霜学园的校舍在闭锁中,因为没有学生,所以就算站着说话也不用担心被别人听到。

“狡噛……嘛……那个……”宜野座的语气像在犹豫着什么。“虽然具体事项还待调查,关于‘槙岛’……”

“然后呢?”狡噛想早点找个合适的地方抽根烟。

“王陵璃华子背后的人是槙岛。她作为连续猎奇杀人事件的主犯太年轻了。没有协助者的话,她不可能把那个药剂弄到手。从现在的发展看,槙岛和三年前的事件也不会没有关系把……所以……”

“什么啊,要对今天的事不满的话就清楚的说出来。”

“对不起了。”

“……”对于旧友的道歉,狡噛长大了嘴巴。

“感情用事的是我。那家伙,并不是你的妄想。”

现在的宜野座就好像被叫到老师办公室的学级委员一样。带着平时明明是优等生,但突然心血来潮偷东西又被抓到的表情。狡噛稍微有点笑了出来。

“……别在意。对执行官说的话一一有质疑的才是监视官。对吧?”

“但是……”

“就像猎物的尾巴从鼻子前掠过一样。”

狡噛从安静的笑变为粗野的笑。

“我现在,可是难得的好心情啊,Gino。”

2

——在自宅的卧室里,穿着睡衣的朱站在镜子前,手里拿着化妆镜型的服装装置。她操作着装置的触摸屏,从“formal”“sports”“evening”“holiday causal”等并列在一起的目录中选择了“urban trendy”。

摇动装置,和工作时的服装不同的华丽衣装投影一件件的穿在身上。每一次摇动,衣装的组合都会随机变化。朱变换着姿势以确认搭配,虚拟形象Candy一脸高兴地注视着。推测回路工作,她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侦探风的造型。——终于。

“好了!”

朱点着头,决定了服装的搭配。

“您决定了吗?”

“嗯。把这套组合登陆‘喜欢’。衣柜中没有东西就在网上订购,明天前送来。”

“对只是服装投影不满意吗?”

“明天不是正式的工作……想穿着普通的衣服过去。”

Candy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一样,打了一个响指。

“难道是约会什么的……”

朱的脸变得通红,“不、不是啦!”

朱的自宅。朱换上了昨天登录“喜欢”的衣服,在卧室里画好了淡妆。朱的旁边。Candy用投影显示着目录。

“要赠送给约会对象什么样的礼物呢?还有花束的样式也要……”

“不是说不是了吗!取消!关联记忆消除!”

“明白。推测回路,重启中。”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家庭管理用AI,虚拟形象对主人是很顺从的。

朱站起来朝起居室望去,看了看时钟。

“还有点早呢……Candy,放点什么新闻吧。”

“有厚生省推荐的动画刚刚上传。”

“那,就这个。”

厚生省·机械化保健局赞助的新闻节目——“改变你的明天的高度医疗”开始了。名目上映着主持人的女性和像是嘉宾的老人。

“今天我们请来了全身义体化的先锋,推动地下再开发的帝都网络建设的会长,泉宫寺丰久先生。”

“……请多多关照。”

古老巴黎街角的露天咖啡馆风的投影舞台中,电视节目正在录制。沐浴在人工的日光下,女性主持人和泉宫寺丰久围坐在一张小小的圆形桌子旁。

“义手·义足的不断高性能化,投影装饰的效果也很好,医疗目的的义体技术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屡见不鲜了。只是……像我们今天的嘉宾泉宫寺会长这样,除了脑和神经以外全部义体化的例子还不多见。”

“不可思议呢。为什么大家不快点吧不自由的肉体舍弃呢?”

“不自由……吗?”

“柏拉图曾说过,肉体是灵魂的牢狱。”

3

公安局——执行官隔离区域的出入口前。一辆车驶进准许停车的空地里。狡噛已经等在那里了。即是执行官又是潜在犯的他,被守卫自立机紧紧跟着。——但即使是这样,自立机还是离他过近了一些。像平时一样穿着西服的狡噛,不知为何也带着厌烦的表情。

“有些不高兴呢……狡噛先生。”

“感觉要是抽烟的话,那堆破烂就要咬我似的。”

守卫自立机听到破烂这个词有了反应,朝狡噛又逼近了一步。

“看,这东西。”狡噛准备踢自立机一脚。朱立马阻止了他。

“突然又要做什么啊,真是的!”

狡噛一边咋舌,一边钻进朱的匿名警车。

朱生气了,稍微鼓起了脸颊。

“……不好意思。”

“哈?”对狡噛的道歉,朱有些困惑。烦恼着他的话到底是关于什么的。是关于刚才对自立机的行为的,还是关于外出本身这件事的——。

“执行官不能一个人在街上行走。”

“啊啊,是的。”那个啊,朱能够理解。“不,请别在意。我也很感兴趣。”

朱启动车辆,中途停止的新闻节目又再次开始。

“关上吗?”

“不,没关系。”

节目里,帝都网络建设的会长——泉宫寺的话还在继续。

他是传说中的人物。从海外的大型建筑物到厚生省的诺那塔,他公司经手的工作数不胜数。挺过西比拉系统导入前——世界经济完全崩坏的大混乱时期,在东京的再开发事业的现场指挥的也是泉宫寺。

不仅有如此显赫的业绩,从第一线退下的他现在还能成为话题的原因还有他的“身体”。机械的身体。使他的身体工作的是,人工脏器和人工血液、大量的分子马达运作的拟似细胞。脸和身体的表面由极为精巧的高分子化合物构成,完全没有“机器人”的感觉。

泉宫寺的脑和神经束基本都是从生身那里移植的。他的脑和身体的控制系统无线连接。神经元的信号即刻的数字化,人工肌肉能比“肉体”更迅速的对命令做出反应。

“我已经超过了100岁。不过,人生的乐趣却越来越多了。克服老化可以变得这么幸福……不接受机械的身体是不会理解的吧。”

“只是,就算用上最新的技术,脑的寿命也只有150年的程度。脑的完全机械化的完成,没有解决的问题还堆积如山……”

“脑基底的神经成长因子的注入是必须的呢。到极限为止,我的脑还有50年的时间。希望在这期间能有突破性的进展。”

“如果有进展的话……”

“是啊,捕捞的时代就到来了。”泉宫寺微笑着颔首。“都说身作出了与自己相似的人。差不多也到了人稍微像神一点的时候了吧?”

“……调查显示,大多数人回答对全身超过五成的义体化‘感到抵触’。报告还显示,对于不是因生病或是受伤而补完患处,而是对健康器官的义体化有更强的忌讳感。”

“有抵抗感的人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正因如此,才需要我在这样的公开场合进行说明……”

“非常感谢。”

“结果还是程度的问题……英国的思想家托马斯霍布斯看来,人类就像被称为心脏的引擎运作的机器。这是机械的运动论。”

“很哲学呢。”

“全身义体化的我谈哲学,很不可思议吧?”

“怎么会,没有……”

“比如说,你。”指向女主持人,“你也是优秀的义体哦。”

“但是我没有使用义手、义足或是人工器官。”

“带着什么携带情报终端吗?”

“那个是有的。人人都带着的。”

“服装装置呢?”

“当然。”

“还有家里的家庭自动化系统和AI秘书。……如果这些数据因灾害或是事故一下子丢失了,你会变得怎么样呢?”

“这个……”主持人咽了一口吐沫,“在复原以前,什么事都做不了。”

“你记得友人或是家人的电话号码吗?公司的号码呢?”

“……”

“自己的社会保障号呢?”

“……不。”

“因一些机械的故障,虽然只是一时的,但你失去了社会性。明明自己的生活依托电子装置到这种程度,就算说不是义体也没有说服力呢。对你来说携带情报终端已经是第二个脑了。不是吗?”

“……确实,在生活中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女主持人,已经做出了对泉宫寺“认输”的表情。

“科学的历史就是人类身体机能的扩张,就算说成人类机械化的历史也不为过。……所以说是程度的问题。”

4

几乎都是全自动运转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驾驶座坐着朱,副驾是狡噛。朱的匿名警车驶入了琦玉县秩父市。下了高速之后,在森林中的狭窄的道路上前进着。在秩父市的郊外,驶过温泉旅馆、野营场、山中小屋等设施,终于到了竖着“私有地”看板的森林深处。这里各处都设置着监视器。车子开到一片开阔地,看到一块像是停车场的空地。停下车后,朱和狡噛下车。两人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外观有些土的三层建筑,像是监牢一样的住宅。

狡噛按下内线电话的按钮。“你好,我是狡噛。”

“啊,请稍等……”

朱随意的看了看周围,小声说:“几乎没有用环境投影呢……”

“他讨厌这些东西。”

马上传来解锁的声音,门开了。站在面前的是有着精悍面孔,胡子邋遢的中年男性。

“……好久不见了,杂贺教授。”

“别叫我教授了啊,狡噛……你以为大学制度都取消多少年了。”

杂贺把视线移向狡噛身边的朱。

“这位小姐……”

“初次见面。我是公安局的监视官,常守朱。今天请多关照。”

“进来吧,欢迎。”

杂贺的家——他的书斋。论文的复印件、古老的书籍和落后于时代的DVD在书斋了堆积如山。占据整个墙壁的书架当然也挤满了书,像是要溢出来似的。杂贺坐在厚重的红木桌子旁,狡噛和朱坐在客人用的皮革沙发上。

“喝咖啡行吗?”

“嗯。”

“啊、好。”

“虽然这么说,也没有咖啡以外的选择。”

书斋的一隅有咖啡机。杂贺把冒着热气看上去很好喝的咖啡注入两个杯子里,分别放在朱和狡噛的面前。朱朝桌子上的杯子伸出手,不由自主的把脸靠近闻着咖啡的香气。非常浓郁。仅仅香气就让头脑变得清醒了。使用了真正的咖啡豆吗?

杂贺来到朱的正面坐下。

“常守朱监视官……是千叶县出身的吗?”

正准备拿咖啡的朱的手停下了。

“是的……”

“你的运动神经并不差,但为什么呢。”这么说着,杂贺向朱投去询问的眼神。不知为何很紧张的朱把咖啡送到嘴边。

“嗯,不能游泳。”

朱简直要把咖啡打翻。“咳……!”

“你父母……”杂贺说。锐利的视线等待着朱的反应。“……都还健在。都担心着唯一女儿不能找到恋人这件事。当然也反对你进入公安局。还有,祖父和祖母……“

祖母,听到这个词的瞬间,朱的嘴唇抽动了一下。眨了眼。

“祖母啊。非常宠爱你。非常好的老奶奶呢。幼儿期与高龄者长时间一起度过的人,长大以后经常能和虚拟形象的人工智能构筑良好的关系。这种模式对常守小姐也适用。”

“你看过我的资料了吗?”

“公安局监视官的资料,民间的人肯定看不到吧。”狡噛说。

“啊……”

“还是没变呢,杂贺老师。”狡噛笑着说。

朱眨着眼睛说:“刚才的……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观察而已。人会无意识的散发许多信号。只要记住一些诀窍,就能简单的读取这些信号。”

“先赌的是最初的出身地吧?”狡噛像是应和一般的询问。

“立马就知道是都内或是关东近郊了。嘛,出身地什么的就算猜错了对方也不会在意。”杂贺说。“穿着的服装非常新,她的时尚品味是人为的。还不习惯游玩这件事。平时的生活过多的使用投影服装。说运动话题的时候超微施加一点压力,可以看到肩部筋肉的紧张。然后她把咖啡送到口边。虽然是无意识的行动,但这些都是提示……让你受惊了,不好意思。不过这样放松之后,这之后的话题就能顺利地进行下去了。”

“杂贺让二……老师……专业是,临床心理学。”

朱满含敬意的念着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虽然在做着精神鉴定和协助搜查的时候,不知怎么的,重心移到了犯罪的研究呢。”

“今天有两件事要拜托。”狡噛推进话题。

“但说无妨。”

“第一是给这位做监视官短期集中讲义。”

“现在的公安局训练课程好像不是很认真呢,犯罪心理学。”

朱点头。

“罪犯侧写之类的……虽然已经是落后于时代的方法了,但我很感兴趣……其实也就是刚刚有了兴趣的。”

“对我这种被社会抛弃的人来说能有新的学生真是一件值得感激的事啊,真的。那么,另一件事呢?”

“请给我看看老师保管的到现在为止的学生名册。”

狡噛的表情变得严肃。

“是公安局强制的吗?”

“不,我明白这有违老师的职业道德,这是我个人的请求。”

“如果狡噛在这里强调权力的话,我会拒绝的。”苦笑的杂贺站起身来。“给你看名册吧,你要找谁?”

“可以说是西比拉系统诞生以来最恶的犯罪者。”

“怎么说?”

“他是等级非常高的智能犯,恐怕肉体也很健壮。他抱有特殊的领袖气质,很少自己下手,而是支配他人的精神,给与影响,就像是指挥着科学实验一般进行着犯罪。”

“狡噛,你知道什么是领袖气质吗?”

“指英雄般的、支配者般的资质……”

“给你20分吧。……领袖气质有三个要点。‘英雄般的、预言者般的资质’。还有‘与其共处令人愉快的简单的空间演出能力’。最后是‘可以雄辩万物的知性’。以上三点。狡噛在寻找的人是什么类型的?”

狡噛稍稍思考了一下——

“我认为他具备所有的要素。”



公安局、刑事课的大房间中正进行着搜查会议。宜野座、征陆、滕、六合冢都在。全息投影屏幕上投射的是白发的老人的形象。这个老人的形象上,“柴田幸盛”几个文字覆盖着。

“樱霜学园美术教师、柴田幸盛——虽然这么说,”征陆苦着脸说,“实际上是一个被收容在看护设施的完全无关的老人。只有他的履历被随意更改,然后利用这个成了教员。”

滕在桌子上支起胳膊:“……不是完全的伪造履历,真是性质恶劣又巧妙啊。”

“不过,选择教师这种要露面的工作,到底是大胆呢还是愚蠢呢……”宜野座说。

“这个嘛……”六合冢说,“影像信息数据基本都损坏了,好不容易留下的只有一点很短的声音文件。剩下的就只有蒙太奇照片和肖像画这两个手段。当然,两者都试过了。”

“从你的口气来看,失败了吗。”

“嗯,美术是选择科目,和柴田有过对话的学生非常少。拜托这些学生们帮忙,但所有人都画的很差……”

“明明是选修了美术的学生还这样?”

“这个从儿时周围就充满了全息投影的世代,似乎对他人的脸的识别能力稍微有些低呢。虽然对于静物的素描能力和以前比没怎么变化,但是对于不那么亲密的、不感兴趣的人的识别能力可以说是绝望的低。肖像画全都像是在本子上的涂鸦一样……”

“这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成为问题了哦……‘都市的稀薄的人际关系’‘对邻人毫不关心’。”

这么说的征陆看上去比平时更老了。

“嘛,还有作为教师的同事,总之做出了这个蒙太奇照片。”

说着,六合冢敲起了键盘。没有明显特征的中年男性的蒙太奇照片浮现在投影屏幕上。

“比起这个,佐佐山照的模糊照片还是要好多了。”

征陆吃惊的说。

“总之,这个人被王陵璃华子成为‘槙岛’。”宜野座吧眼镜推回到正确的位置。“和佐佐山最后留下的证据,联系上了。

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人工智能车正在返程。驾驶席上的是朱,副驾是狡噛。因为都是自动驾驶,所以坐在驾驶席上也没什么要做的事。虽然狡噛看上去很想抽烟,但朱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公务车基本上都是禁烟的。

“……对监视官的工作稍微有点帮助吧?”

“是,非常有帮助。和到现在位置接受的犯罪学讲座都不一样……真是非常厉害的老师。没录入公安局的档案真是非常不可思议。”

“不可能档案化的。”

“……发生过什么吗?”

“是西比拉系统和大学制度同时存在的时候的事了。杂贺老师为公安局刑事设立了特别讲座。最开始还是孕育出优秀学生的最高的讲座,但不知何时出了大问题。受讲生的色相变得浑浊,犯罪系数也上升了,虽然不是全员。”

“!”

“学生人数超出了一定数量之后,杂贺老师就很难掌握所有学生的心理状态。不过今天这样的一对一讲座没事,再加上你又是色相不容易浑浊的体制哪。”

“不过,只是听课犯罪系数就上升了……”

“……那里有深不见底的沼泽。”狡噛就像在朗读诗歌般的说。“想要调查沼泽,就必须飞身跃入。杂贺老师为了调查已经无数次潜入其中而变的习惯。但是,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在潜入后安全的返回……能力的差别,或是单纯的不适合。”

“……狡噛先生好像已经潜的很深了呢。但还是回来了。”

“不,到底是怎样呢。”

狡噛冷冷的自嘲,示意了下自己手上的执行官式样的携带情报终端。

“至少,西比拉系统是判断我没能回来。”

心情不好的朱沉默了。

车子停在了公安局的停车场。下车的两人走进电梯,朝着执行官宿舍——隔离区域前进。到了目的地的楼层后,稍微走上几步,就能看到隔离区域的卷帘门。四周的自立机一直警戒着。狡噛和朱启动了感应器,卷帘门打开。

“就在这分手吧。明天还有通常搜查——”

“嗯。”

狡噛朝着隔离区域走去。在刚越到过抬起的卷帘门时,他回过头。“对了。”

“是。”

“很合适啊,这身衣服。”

出其不意的发言。

“啊……那个……”因为不知所措,不能很好地回应。“非常感——”

像是要隔断朱的话语般,卷帘门不由分说的降下。

6

——翌日。

公安局、刑事课大房间前的走廊中,狡噛和朱并排走着。

“总之,继续扩大搜索王陵璃华子的范围,然后……”

“问题是‘槙岛’。只要是活着的人,就一定会留下某种证据。”

“杂贺老师的受讲生名单……”

“落空了。嘛,没办法。”

二人进入大房间,那里集结着以宜野座为首的人员们。一看到狡噛的脸,一脸怒气的宜野座就站起来走向他。面对这种怒气,朱有些退缩。

“……你把杂贺让二介绍给常守监视官了吧。”

“……嗯。”

“那是我拜托他介绍的……”

无视了插嘴的朱,宜野座继续责备狡噛。

“你想干什么?想把她也卷进来吗?像你一样,走错路变成潜在犯?”

朱也到了忍耐的限界,愤怒的大喊。

“够了!把我当小孩子看吗?”

“事实上你就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小鬼!”

宜野座也报以怒鸣。感情用事,无法冷静。

“你以为是为了什么把监视官和执行官区分开来?是为了让健全的人回避犯罪搜查引起的PSYCHO=PASS浑浊的风险。正是因为有这些不能再次回到社会的潜在犯代替你站在这里,你才能在保护自己心灵的同时完成任务!”

“这算什么团队合作!解决犯罪和保护自己的PSYCHO=PASS,到底哪个更重要?”

“你想白白浪费好不容易得来的职业生涯吗?想牺牲所有积累到现在的东西吗?”

“我……”朱一瞬间有些迟疑。宜野座的怒气是真的。朱还不习惯憎恨什么人。就算是现在,也真的想就这么算了。——只是,只是啊。被当做小孩子真的不能忍。朱收紧表情。

“我确实是新人。宜野座监视官是应当尊敬的前辈。只是,请不要忘记我们从阶级来说是一样的!在职场上,请谨慎做出对我的能力有疑问的发言!”

对于朱的反驳,宜野座一时无言。也许是心理作用,他的脸色变差了。二位监视官就这么互相瞪着对方。“…………”最后,什么都没说的宜野座先一步离开了大房间。

“这种言论……”往回走的朱说。

“准备去哪?”征陆问。

“去找局长抗议。不管怎么说,他太过分了。”

朱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间。不过征陆紧跟了上去。

“……能不能算了呢,小姐。”

“但是……”

“宜野座监视官的父亲是潜在犯。”

放弃了去见局长的朱,和征陆一起走向公安局的休息室。那里设置着大型自动贩卖机和长椅。都拿到了想要的饮料后,征陆继续话题。

“……刑事要是深陷搜查中,对犯人的理解加深的话,最后就会被西比拉系统打上犯罪者同类的标记。犯罪的人,取缔犯罪的人,都不得不直面同样的犯罪现象。而这个标准就是犯罪系数。在出现像现在这样的执行官这种职务前,被诊断成潜在犯的刑警非常多。宜野座监视官的父亲,也是其中一人。”

“……有过这样的事啊……”

父亲是潜在犯。——那是怎样残酷的人生啊,朱无法想象。以前也尝过这种感觉。知道狡噛的过去的时候,还有拜访收容潜在犯的设施的时候。朱讨厌这种感觉。被不认识的什么人说“你享受着众人所没有的恩惠”,就像被当做笨蛋一样。

“那家伙的孩童时代,是西比拉判定刚实用化不久的时候。世间对潜在犯抱着过剩的误解,不实的传言横行。只是亲兄弟被测了犯罪系数,整个家庭都会被当做同类。一定有许多不愉快的回忆吧。……所以那家伙,不能允许那些冒着犯罪系数上升的危险还要前进的人。可是曾是同僚的狡噛也……”

“……嗯,我知道。”

“父亲,和搭档……那家伙一定认为自己两度被背叛吧。所以他对小姐的态度,也就变成了那样。”

“不过,所以说……”

“没弄错了哦。小姐,你也有家人和朋友吧?”

“…………”朱无言的点头。

“如果你的PSYCHO=PASS变得浑浊的话,这些人也会背负上和宜野座一样的痛苦。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才有了我们执行官。”

7

东京都内的豪宅——帝都网络建设会长,泉宫寺丰久的家。在领地内来往的全是自立机,完全没有人的气息。在暖炉燃烧着的客厅内,有着主人泉宫寺的客人——槙岛圣护。泉宫寺不厌其烦的准备着猎枪。

“……你认为最狡猾的、不管怎么狩猎也不用担心灭绝的动物是什么?”

“是人类吧。”

“太简单了啊。”

在泉宫寺宅邸的客厅中,有着像是豪华衣橱的枪械柜,还有放着各式各样工具的工作台。枪油、刷子、再装填用品、弹药——。泉宫寺使用着上世纪的遗物——贝雷塔公司最高级的猎枪。12号霰弹枪,上下水平二连发式。这支猎枪被分解成枪身、机关部、护木、枪托放置在工作台上。泉宫寺用带着刷子的小棒打扫着枪身。小棒必须从膛室插入才行。

“你是可以合法的杀死野生动物的最后的世代。”

槙岛对泉宫寺抱着敬意。

“现在已经不可能得到普通的狩猎许可了……所以才会感谢槙岛君啊。”

刷过之后,他用小棒带着干布再次插入枪身,最后又用别的布往枪膛内涂上枪油。用刷子和布打扫了机关部,也涂上枪油。扫除全部完成后,他开始组装枪支。泉宫寺在枪械柜中整理着猎枪。

“接着是手工制弹药吗?”

“现在,在这个国家想入手实弹很麻烦呢。风险太高了。我完全是在犯罪边缘买入的这些弹药,所以不能浪费。连弹壳都要回收再利用呢……在这之前,要来支烟吗?”

泉宫寺打开工作台的抽屉。里面雪白的烟斗排列着,小盒子里放着烟丝。泉宫寺把烟丝放入烟斗,从横向用专用汽油打火机点着了火。

“烟斗的品味很好……象牙……应该不是吧。”

“是人骨哦。还没让你看过呢。”

槙岛好像很感兴趣似的说:“嗯。虽然一直知道你会把猎物的一部分带回去。”

“大腿骨和上腕骨容易加工成烟斗。”泉宫寺很享受的吐着烟。“这个烟斗,除了烟嘴部分全都是王陵璃华子的骨头哦。”

“换句话说就是战利品。”

“对。这样触摸着带回来的战利品,就能想起杀死猎物的瞬间……心可以恢复年轻。因恐怖而颤抖的猎物的灵魂,能给予我活力。”

“已经克服了肉体的老化。然后,就是心了吗?”

“是这么回事。只要这样,实现不老不死也不是问题。”

泉宫寺看着自己的机械手臂。

“……以前所有的生命都是牺牲其他的生命作为食粮,来保全自己的健康。现代人已经不会杀死野兽茹毛饮血,但其实还是一样。因为肉体已经不需要生命了。但是人们正在遗忘,为了保持精神的生命,还是需要养分还有饵食的。如果只追求身体的年轻,而忘记修养心灵的方法的话……当然,就会一味的增加虽然活着但又死了的亡者。”

“……因颤栗而产生的活力。这是和死亡比邻而居的危险的报酬。”

“是这样。狩猎的猎物越强,就越能得到新鲜的朝气。”

“您这么说的话,下次就为您准备出色的猎物吧。”

“哦?”

“狡噛慎也,公安局执行官。”

“公安局……!”

“把他引诱出来,设下陷阱。”

“呵呵……”微笑的泉宫寺,把装着double aught buck的箱子放在工作台上。打开箱子,充满爱意的把子弹一个个的并排放置。

“这个执行官……我不会活捉哦。可以吗?”

“当然。为什么说要活捉。”

“你好像没有注意到我才说的……狡噛慎也……这个名字从你嘴里说出的时候,你好像非常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