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黄昏女神与废墟之都

序章

第一卷 黄昏女神与废墟之都 序章

台版 转自 负犬小说组

图源:噜。

录入:养喵怎么总不给我看正脸

修图:愉快的小暗喵

「如果我不坚强,我就无法活下去。如果我不优雅,我也不配活下去。」

——《重播》雷蒙·钱德勒

「这里是哪里啊……我该往哪里走……」

我仿佛漫游在苍夜中,不停地往前逃。

拨开高达腰间的麦穗,穿过椰枣林。

「呼、呼……」

拼命地奔跑在不知是何方的异国小丘上。

月亮高挂。幸好,我的眼睛已经习惯昏暗的地底下,因此这样的月光对我而言已经算是非常明亮。

环顾四方,冷冽月光照耀下的麦田泛起波浪直到远方。

这里果然不是日本……

眼前一望无际的原野太过辽阔,陌生的风景,不熟悉的树林,不止看不到民房,连照明的灯光也完全看不到。

一股绝望袭来,我不自觉停下脚步。

就在此时,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乘风送进耳里。

顿时血液冻结。

现在不是茫然的时候。

后有追兵,一群丑陋的「异形」正一步步逼近。

「谁来救我……」

我的身上连一块辽蔽身躯的布都没有,左手紧握的手机是仅有的行李。

有违内心的焦虑,一双因为被关在土牢而瘦到皮包骨的手脚完全不听使唤。

脚步一个踉跄。

重重地往前摔出去,硬生生撞上地面。我没有任何防备,几乎昏厥。

沙沙。

传来踩踏杂草的脚步声,已经非常靠近了。

「啊!」

被发现了?我双手反射性抱住头,身体缩成跟胎儿一样,不停颤抖着。

然而缓缓靠近的人物却出乎意料地温柔,轻轻地将我的身体翻正。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

我戒慎恐惧地睁开眼睛。

她出现在眼前。

「我的『王〈卢卡尔〉』,我们终于见面了。」

少女有一头鲜艳的绯红色长发与泛着祖母绿的大眼睛,年纪与我相仿或略小。

明明是一张童颜,却散发出蛊惑般如同妖精的气息。

身上穿着如同洋装的长衣。

她将我的头移到她的腿上。

不是「异形」。她是谁?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恐惧,心脏暴动到几乎破裂,高亢的耳鸣声震耳欲聋。

跌倒时不慎掉落,我视为重要性仅次于性命的手机被她拿在手上。看到手机的瞬间,我的理性被强烈的愤怒与不顾一切给压制住了。

「还、还给我!」

同时伸出双手由下往上勒住头上那个白皙的脖子。

「在这里相遇,是我们的『命运』。」

虽然白皙的脖子被我勒住,拥有一头晚霞色长发的少女依旧露出可爱的微笑。

夜空下的那张脸旁,高高挂着一轮童话般的大月亮。

浅青绿色的眼眸静静阖上。

「不过……没关系,如果是飒也,或许能终结这一切。」

我奋力抵抗暴力的冲动,缓缓将手抽离脖子。

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杀意?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脑海中回荡的耳鸣声让我的头快爆炸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异常激动在心里翻腾,企图左右我。

我是怎么了?

我无法停止混乱,只能不停啜泣。

怱地一双白皙的手抚上我布满泥巴、汗水与泪水的脸庞。

少女的双眸就在眼前,伸手可及。在那双大眼睛的凝视下,我全身无法动弹,仿佛被瞳术束缚住了。

「——你们。如果忘了我,就让我去找你们吧。」

仿佛判若两人般毫无感情的少女的视线与呢喃。

我直觉那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我眼眸深处说的话。

这时的我就像是被她的眼神镇住了,耳鸣声逐渐淡去,慢慢平静,无计可施的焦虑也像作梦一样消失了。

我听错了吗?我们是初次见面,可是刚才她似乎喊了我的名字?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

我好像从她小巧的嘴里听到断断续续的细语。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知道我是谁!接近直觉的理解。

在我的疑问终于说出口时,传来响彻夜空的咆哮声。

很近,就在附近。

「呃、哇——!」

我连忙环顾四周,立刻在山丘的斜坡处看到了月光下的异形们。

鳄鱼头男、有三张人脸的豹、有无数只兽脚的趴走女。他们的目光发亮,口水直流,一个接一个众集。

「异形」,一群被迫不能再当人的东西。

「已经不用害怕了,因为我会保护你。」

会被带回那座黑暗的土牢!然而充满自信地揽起责任的这句话如同魔法一样,让因为恐惧而差点陷入慌乱的我冷静下来了。

这时少女早已起身,毫无畏惧地走下山丘。

「啊……」

不可以,危险,你会被咬死。

我不停地摇头,只见她露出不合时宜的明朗笑容对我说:

「没事了,别怕。我们马上就会再见,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命运』。」

她转身而去,背影闪耀着神秘的磷光。

从黄到橙,然后转为绯红。

颜色不停变化,灵气如同热气般缕缕升起。

看起来像一对翅膀的光芒随着她的脚步慢慢扩大,直达天际。

远远可见凶暴的「异形」们好像被若无其事地走到眼前的少女吓到了,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新的「异形」一个接一个抵达,最后将少女团团包围,仅剩的微弱理性终于被兽性击垮。

噬血的合成兽齐声扑向娇小少女。

「你们的『命运』早已注定。」

少女已经远离,我却清楚听到她微带哀伤的宣告。

然后所有的一切被熊熊燃烧的黄昏色笼罩。

那是我跟卡格斯拉的女主人拉蔻儿的初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