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一夜天明

第一卷 第二章 一夜天明

“不是做梦呢。”

晚会结束之后我和父亲回到了公爵府,梳洗了一番后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着了。

虽然最初心跳不已、毫无睡意,但在众人环视之下做出那样羞耻的事情还是让我相当的疲惫,不经意间就陷入了梦乡。

不过,晚会那一连串的事件似乎并非是我在做梦。

雷福德殿下单方面废弃了婚约。

向深爱的威尔海姆大人的告白。

国王陛下也认可了我与威尔海姆大人的婚约。

啊,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呢。

我幸福得不禁在床上翻滚起来。

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一整天都在床上度过。我下了床,首先要做的就是更衣。身为淑女,即使是在自己的房间中也不能让他人看到只穿睡衣的模样。

今天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预定,只要穿着室内便服就可以了吧。

本来的话,公爵家里由侍女来负责千金的更衣是相当普通的事情,但是在安布劳斯家中,祖父讨厌那一类的惯例将其废除了,因此我们都接受了至少能够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教育。

我们家也有聘请厨师,她时常也会教身为公爵家女儿的我一些料理的知识。

不过这六年我都因为未来王妃的学习而非常忙碌,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向她讨教。

对了。

我曾经听闻一句谚语,叫做要抓住一个男人就首先要抓住他的胃;也就是说,只要做出威尔海姆大人喜欢的料理就可以了吧。

我立刻离开了寝室,前往厨房。

“早上好,娜塔莉雅。”

“嗯,早安,大小姐。”

在前往厨房的路上,我遇到了应该是来接我去用早餐的侍女;我总会中途与这样前来迎接我的侍女碰头,因为我起得总是很早。

娜塔莉雅是我的专属侍女。

她并不是出生于这附近,肌肤呈浅棕色,二十七岁;是我七岁的时候被坏人们绑架、由威尔海姆大人搭救之后,父亲大人聘请回来的。

自那以后,基本上我不管去哪里都会由娜塔莉雅陪伴。虽然我不知详情,不过娜塔莉雅似乎精通武术,兼任我的护卫。

另外,娜塔莉雅休息的时候就会把工作移交给其他佣人。安布劳斯公爵家都有好好地为佣人安排休息日,并不是黑心企业哟。

“嗯……”

“是?请问怎么了,大小姐?”

娜塔莉雅很快就能掌握工作、打扫也很仔细,此外也有好好地遵守礼仪礼法,正可谓是侍女的模范。

虽然我没有见过她战斗的模样,不过也应该强大到了能安心将我的护卫工作托付给她。

可是,每次看到娜塔莉雅都会让我的内心产生小小的阴影。

“娜塔莉雅。”

“是,大小姐。”

“果然……那个,男性都喜欢大一些的吧?”

至今为止我的生活并没有为什么所困扰过。

如果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我比同年龄段的其他小姐们要来的娇小,整体的发育并不怎么良好。

要问具体是哪里的话,虽然我很不想回答,该说是男性主要喜欢的那个部分,又或者是体现女人味的那个部分呢……那个部分,相当娇小。

与我相比,娜塔莉雅的则是“boin~boin~”的,走路的时候还会摇晃,让我看得稍稍有些生气。

“不,不是的……我认为大小姐,非常的可爱,没有必要为大小而叹息。”

“要怎样才能变大呢?”

“是呢……一般的话,我听别人说喝牛奶会比较好。”

牛奶吗?

虽然我很喜欢奶酪,但牛奶的话则是一般,不如说不太喜欢。该说是那种独特的味道,叫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吧。

当然我也明白,作为公爵家的女儿,我的生活是建立在从人民那里收得的税收上的,不可以在其中掺杂自己的喜好;但是,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不喜欢,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是,大小姐这样的大小才更可爱哟。如果太大的话,只会碍事。”

“……那怎么听都是安慰。”

“不不……真的,男性会比较喜欢小的哦。像我这样的,男性并不怎么喜欢。”

真的是这样吗?

身为总管家的理查德总是会盯着娜塔莉雅的胸部;像他那样的行为,虽然做的那一边可能觉得自己偷偷摸摸隐藏的很好,但意外地一下子就能被旁人发现。

我觉得娜塔莉雅也肯定已经注意到了。

“基本上,长得高大真的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哦;最多也就是能打扫高一点的地方吧。”

“……高一点的地方?”

“嗯,长得高的话,也就那么点好处吧。”

……

这是为何呢。

我不由地一下子羞耻起来;我怎么会变成了一个如此下流的姑娘呢。

总而言之我们穿过了餐厅的入口,走向厨房。

娜塔莉雅则是“咦”地歪了歪脑袋,但是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跟在我的身后。

基本上娜塔莉雅无法违抗父亲“把我叫起来”的命令,但是娜塔莉雅是我的专属侍女,在父亲的命令和我的命令之间,我的命令要更加优先。

也就是说,如果我有比前往餐厅更优先要做的事情的话,娜塔莉雅的工作就是陪伴在我的身边。

虽说如此,我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

◇◇◇

我站在厨房的入口窥伺其中。

“失礼了。”

“喂喂、这不还是没洗干净吗!好好的把脏东西给洗掉!在肮脏的厨房里是没办法做出美味的料理的!你听到了吗罗伯特!”

“……克丽丝。”

“唉,真是的……咦,大小姐?”

明明还是清早却已经开始拉开嗓门的这名女性是管理我们家专属厨师的厨师长。

明明年龄还不到三十,但已经是个能用下巴指示男性的女中豪杰了。

而她怒吼的对象比克丽丝还要年长;他从很久以前就被我家聘任为厨师,明明资历比克丽丝还要来得深厚,但担任厨师长的却是克丽丝。

果然是因为克丽丝的手艺比较好的关系吧。

“早上好,克丽丝。”

“早安,大小姐。那么,来这里有什么事吗?早餐已经做好了,还请去餐厅享用啦。”

克丽丝与我对话的时候姑且也是用敬语的,但总让我觉得有些走样,准确来说是只保留了敬语的句式而已吧。

不过,我也并不在意那种细节,所以没什么关系。

而且,克丽丝是我的料理老师。

“在早餐之前,我有事想要拜托克丽丝所以过来这边了。”

“哈哈,原来如此。那是什么事?不过我现在正要开始白天的准备,没办法抽出太多时间就是了。”

我家一共雇佣了三个厨师。

厨师长克丽丝以及两名男性;其中一人最近辞职了,因此现在正在招募厨师。

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克丽丝非常忙碌。我时常想道,必须快点聘请新人好让克丽丝轻松一点呢。

“并不是很着急的事情。今天我一整天都没有预定,所以想要克丽丝教我做料理。”

“哦,这样的话等到中午以后的话就没问题。额,今天一整天?大小姐,学院呢?”

“已经不去学院也没关系了。”

“……嗯。”

克丽丝虽然似乎很惊讶地看着我,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也是当然的吧。

虽然至今为止向克丽丝请教过好几次,但最近真的都没有什么学习的机会,我因为王妃教育的关系,已经非常的疲惫了。

“那样的话,大小姐希望学怎样的料理?”

我要趁着早上告诉克丽丝我想要学习的料理,这样的话就有时间去市场购买材料了。

之前教给我的记得是黄油烤鱼,虽然烤的工序很简单,不过鱼的准备工序对我来说有些难度。

“能够抓住男性胃袋的料理,拜托你了。”

“哦,也就是说,要为殿下亲手做料理吗?那个年龄的男性比较喜欢味道浓厚的肉食料理吧。我会想想合适的料理的。”

“不,对象并不是殿下。”

“……啥?”

克丽丝皱起了眉头看着我。

嗯,不过这也是当然的吧;对外来说我的未婚夫是殿下,而昨晚晚会上突然就被废弃了婚约的那件事也还没有告知家里人。

但是,不说个明白的话可不行。

“对方是六十二岁的男性,请以这个标准来考虑,拜托了。”

“哦,六十二岁……六十二岁!?”

已经很惊讶的克丽丝因为更大的惊讶而呛个不停。

这件事有这么让人震惊吗?

“这、这是、怎么回事……?”

“那么我就前往餐厅了,准备就拜托你了。”

拜托完克丽丝之后,我走向餐厅。

不知为何克丽丝露出了一副茫然若失的表情,但她是个优秀的女性,午后的料理课程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

“早安。”

在我到达食堂之后,除我以外的家人都已经到齐了。父亲与母亲并排坐在上座,父亲的正对面是兄长大人,而我一如往常地坐在了兄长的旁边。

“早上好,卡洛儿。”

“有够晚呢,卡洛儿。都让我想要先动口了。”

“阿尔伯特,别用那种说法。好了,卡洛儿也已经到了,就开始用餐吧。”

安布劳斯公爵家的规矩是等到家族全员到齐以后再开始用餐;有时会因为父亲或兄长工作的情况使得有人缺席,但基本上家人都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同一张餐桌上共同用餐的;这样做的目的似乎是为了加深家人间的羁绊。

顺带一提,这也是祖父大人的方针。

“迟到了真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哟,卡洛儿。来吧,卡洛儿也动手吧。”

父亲如此催促我之后,我也朝早餐伸出手来;今天的早餐也很美味,果然克丽丝的手艺非常高超。

明明菜式相当简单却能做的如此美味,让我见识到了职业的风范。

“卡洛儿。”

“是,母亲大人。”

“……我已经听吉列姆说了,也告诉了阿尔伯特,在此之上我再询问你一次……你是认真的吗?”

坐在我前方的是我的母亲——伊丽莎白•安布劳斯。

她的外表年轻到让人无法想象竟然是我的母亲,用——与外表符合年龄的父亲并排坐着,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父女一般——这样的说法应该就能想象了吧。我觉得,我的发育稍稍有些不良的原因,就在于我的身体里流淌着这般年轻的母亲大人的血脉。

而这样的母亲现在正用锐利的是视线注视着我。

恐怕听父亲说的内容就是我深爱着威尔海姆大人吧;并且,兄长也已经知道了此事。

真是叫人羞耻。

“是的,母亲大人。卡洛儿是认真的。”

“骑士团长,威尔海姆大人吗……我也认识他很久了,但实在没想到卡洛儿居然会怀着那样的想法啊。”

威尔海姆大人从前经常造访我们家,因此也认识母亲大人。

但,果然母亲大人也没有察觉到我深藏在心中的思念。

嗯,毕竟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如果这样还能察觉的话,那才真的是童话故事里出现的魔法使呢。

“卡洛儿。”

“是。”

“作为母亲,这桩婚事……我绝非持赞成意见。威尔海姆大人是亡父的知己,年龄同样是六十二岁;与他相比,你才十六岁。在知晓了这一点的基础上,你仍要坚持吗?”

“是的。”

四十六岁的年龄差。

我明白这一点。虽然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些奇特,但看到周围的反应也让我稍稍意识到了一些。

作为父亲和母亲的立场来说,自然会想要反对年龄与自己双亲差不多的男性将会成为自己的女婿。

他们也需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复杂情况呢。

“那么,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了。毕竟擅自订下你和殿下间婚约的是吉列姆,既然那个婚约也被解除了,那么卡洛儿你就自由地生活下去吧。”

“非常感谢,母亲大人。”

“但是,卡洛儿,你既然决定用一生去支持威尔海姆大人,就做好向威尔海姆大人献上整个人生的觉悟,绝对不要做出任何不贞的行为,哪怕这会使你与安布劳斯公爵家敌对——如此的话,即使当家会抛弃你,我也会原谅你的。”

“是。”

听到母亲坚定的话语,我点了点头。

顺带一提,虽然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当家是父亲,但母亲才是真正的掌权者;这是因为母亲才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直系血脉,而父亲只是入赘进来的女婿。

正因如此,对于母亲做出的决定父亲无法插一句嘴。

我会这么顽固,肯定也是因为看着这样的母亲背影而成长的吧。

“……不过,团长这下是要变成妹夫了吗。说实话,我很是吃了一惊。”

阿尔伯特兄长坐在我的旁边如此说道。

与整体发育不良的我不同,兄长的身体健壮、个子很高,除此之外还是拥有一张工整脸庞的完美的美男子。

我听说在社交界里,许多美丽的女性为了引起兄长的注意而盛装打扮;不过也是,礼貌的态度再加上甜美的用词,正可谓是绅士的典范吧。

兄长现在是十八岁,隶属于骑士团,似乎等到了二十岁就会退出骑士团,为了继承家业而努力学习;与之相对,在二十岁之前兄长则是自由之身,这就是我们家的教育方针。

“阿尔伯特,今天说的话尽量不要告诉其他人哟。”

“即使说不要告诉其他人,我接下来要去见的就是团长啊?那个团长居然因为被卡洛儿亲了一下就涨的满脸通红,我可很担心自己见到本人的时候是不是会笑出声来啊。”

“……兄长大人。”

实在是太叫人害羞了;甚至连家人都知道我做出了那般羞耻的行为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当时父亲也在场,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真是做了何等失态的事情啊。

除了威尔海姆大人以外不会再有愿意娶我的人了吧,毕竟我在众人环视之下做了那样的事情。

“本来今天我不用值班的,不过昨晚团长用快马传来命令让我第二天到骑士团的屯驻地去。不管怎么想,让我去的理由就只可能是卡洛儿了吧。”

“兄长大人……您接下来要去见威尔海姆大人吗?”

“嗯,是因为工作哦?为什么你要用一副很羡慕的眼神望着我?你刚刚是不是偷偷咂了咂嘴?”

因为就是很让人羡慕嘛。

仔细一想,我和威尔海姆之间没有任何接点,即使我想要见那位大人也没办法见到。

我也没有与威尔海姆大人联络的手段;而且威尔海姆大人非常的忙碌,即使我想要拉近距离也没办法轻易的见到吧。

我接下来要怎么接近威尔海姆大人才好呢?

“可是,那个笨蛋王子真是没救了啊。居然抛弃了这么可爱的卡洛儿,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话又说回来,居然会迷恋玛丽千金什么的,身为一国王子竟目光短浅到这种地步,只能说是无可救药了啊。”

“兄长大人也是对克丽丝一心一意呢。”

“是啊,不过现在还在说服她就是了。”

作为未来安布劳斯公爵家的继承者,兄长也收到了多次提亲,但全部被他拒绝了。

其中最大的理由就是因为他迷恋着我家的厨师克丽丝;兄长也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非常直接地追求着克丽丝,但对方却完全不为所动。

不过兄长倒是觉得克丽丝的这一点也很让他着迷就是了。

“阿尔伯特,尊重克丽丝自己的意志。要是你敢霸王硬上弓的话,后果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的啦,母亲大人。”

“……明明很多不错的家族都来提亲,为什么却偏偏是克丽丝呢。”

“吉列姆,没有和我商量就擅自决定了卡洛儿的婚约的可是你啊。而到最后获得了怎样的结果已经很明白了吧。让阿尔伯特自己去选择吧。”

“……嗯,伊丽莎白,我知道的。”

身为公爵家下届当家的兄长会喜欢克丽丝这样平民出身的厨师,在外人看来一定很奇怪吧,而且克丽丝还比兄长要大上十岁。

但是,这一切都得到了母亲的许可,而在安布劳斯公爵家中违背母亲的意志实在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了。

反过来说,也正因为得到了母亲的认同,兄长才会对克丽丝展开如此激烈的追求。

“嗯?说起来卡洛儿,王子解除了和你的婚约,要是再去上学会很难受的吧?”

“……嗯,的确是这样。”

现在我即使回到学院,肯定也是如坐针毡,我实在不认为接下来的学院生活能平稳地度过。

所以今天一整天我都闲的发慌。

此时兄长,嘿,地一声露出了恶质的笑容。

虽然无法对本人直说,不过他露出的这般恶质的笑容与父亲非常地相像。

“那么卡洛儿,要不要来参观一下?”

“是?”

“参观骑士团哦?没什么大不了的,将来卡洛儿就会成为骑士团长夫人了,那么,去参观一下丈夫工作的场所也不坏吧?”

听到兄长的提议,我立刻心花怒放。

参观骑士团的话,就必定会遇到威尔海姆大人吧,而且,还能见到工作中的威尔海姆大人威风凛凛的模样,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的呢。

我打从心底觉得,兄长参加了骑士团真是太好了。

“我要去!”

“那么,吃完早餐之后就做准备吧。”

他说着,嘿嘿,地露出了与父亲相似的恶质笑容。

“听好了哦?为了让威尔海姆骑士团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你可要好好打扮一番哦?”

不管怎么听,他都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感觉。

◇◇◇

我压抑着高涨的情绪,慌慌张张地用完了早餐。

然后我立刻来到厨房告诉克丽丝终止午后的料理课程。大概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吧,因此午后的料理课程延后到明天。

既然我是与兄长一起前往屯驻地的,那么和兄长一起回来会比较好吧;除此之外,只要能见到威尔海姆大人威风凛凛的模样,不管经过多久的时间我也不会觉的漫长。综合考虑下来,我判断今天是不可能进行料理的学习了。

接着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烦恼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嗯……”

虽然我有着各式的服装,但我仍然对今天该穿什么而烦恼不已。

今天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参观而已,去的时候要是穿的太过花哨恐怕不是很妥当,因此我必须选择并不怎么花哨、同时又能让威尔海姆大人喜欢的可爱服装。

定下这样的目标之后,我将自己拥有的衣服一字排开,烦恼了起来。

如果这只是单纯地外出的话,我就没有必要那么在意服装,不过骑士团的各位也应该知道我预定要和威尔海姆大人订下婚约吧,因此我的穿着打扮就不能有损骑士团长未婚妻之名。

虽然兄长只是将这称为打扮一番,但对我来说这就是一场战争。

“卡洛儿。”

“是。”

母亲没有敲门,直接进入了我的房间。

母亲是安布劳斯公爵家地位最崇高的人,没有必要敲门询问我是否方便,所以才会像这样旁若无人地直接进入寝室。

我现在只穿着内衣,不过母亲是同性所以没有问题。

“虽说是在寝室内,穿的还是太不像样了哟。”

“非常抱歉,母亲大人。”

“你应该是在烦恼该穿什么衣服吧?就让我来推荐一下吧。”

“非常感谢,母亲大人。”

不愧是母亲大人,看穿了我的烦恼。

母亲随意地看了一眼我并排放着的衣服,然后又看向了我。

接着拿出了水蓝色的连衣裙。

“这个很适合卡洛儿哟。”

那件连衣裙并不花哨,散发着丝绸的光泽,配合颜色给人一种纯洁的感觉,正可以说是最适合今天的服装了。

在母亲的帮助下,我穿上了那件连衣裙。

那件衣服的纽扣在背后,所以一个人穿起来会很困难。

“嗯,卡洛儿,非常适合你哦。”

“非常感谢,母亲大人。”

“你出落得如此美丽了啊。”

母亲和我一起站在试衣镜前看着我的打扮,如此说道。

总觉得有些害羞;我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上几岁,曾经有人夸奖过我“可爱”,但从没有人夸奖我“美丽”。

而且,穿着如此漂亮的衣服,反而让我感觉自己才是陪衬的那一方。

“母亲大人……”

“真的哦。拿出自信来,卡洛儿。”

“……可是。”

看着试衣镜,我发自真心的想道。

我——很幼小。

比起我这样的幼女,威尔海姆大人肯定会更喜欢成熟的女性吧。要与威尔海姆大人那健壮的身体并排而立的话,我实在是太过纤细了。

我这样的身姿,威尔海姆大人不可能会觉得美丽的吧。

“卡洛儿,听好了。”

“……是。”

“恋情会使女性变得美丽,而现在的你正处于热恋中,对吧?当恋情化为爱的时候,女性会变得更加坚强;然后,当为深爱的伴侣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女性会变成母亲。卡洛儿,你还正处于旅途中,接下来你还会变得更加美丽,更加坚强。所以,拿出自信来。”

恋情会使女性变得美丽。

爱会让女性变得坚强。

生下孩子的时候,女性会变成母亲。

我的小时候经常听到母亲说这些话。

当时年幼的我并没有理解这些话语。

但是现在——我理解了那些感情中的其中之一。

“卡洛儿,请原谅不中用的母亲。”

“母亲大人?”

“昨天从晚会回来后,你看起来非常得幸福哦。我还有吉列姆,都真的非常在乎你,但是却至今都没能发觉你露出的笑容都只是伪装出来的。”

……

对于母亲的话语,我无法反驳。

在昨晚的晚会上,我从与殿下的婚约这一枷锁中解放了出来;经过了七年的时间,我终于获得了自由。

但是,在此之前我始终被束缚着——为了未来成为王妃、支撑殿下,我拼命地努力着。

我对家人露出的笑容,可能真的是伪装出来的也说不定。

“看到你的脸庞,我明白了——你真的,爱着威尔海姆大人呢。”

“……是的,母亲大人。”

“听好了哟,卡洛儿,不用再伪装也没关系了,在家人的面前没有必要做出任何伪装。你就嫁给你真正爱着的人吧。”

“是!”

听到母亲的话语,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母亲有时很吓人、有时很可拍,但她更是一位非常可靠的母亲。感觉如果我和威尔海姆大人前进的道路上遇到了障碍的话,母亲她一定会做些什么的吧。

接着母亲微微地露出了笑容。

“你很美丽哟,卡洛儿。”

“非常感谢,母亲大人。”

“那么,你就和阿尔伯特一起出发吧。记住哟,在阿尔伯特工作结束之前都不可以离开骑士团。”

“我明白的。”

自从九年前我差点被坏人绑架之后,母亲就稍稍有些保护过度了,不允许我一个人外出。

只是在屯驻地和家之前来往的话……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可不能贸然地做出让母亲心情下降的行为。而且在兄长工作结束之前等在屯驻地里反而正合我意,毕竟那样的话就又能欣赏威尔海姆大人好一段时间了。

“我和吉列姆稍稍有些话要谈。”

“……和父亲大人吗?”

“嗯。吉列姆认为卡洛儿会为和殿下的婚约感到喜悦,还向我报告说你觉得这是一件关荣的事情而感到幸福;但我可从没听说过,那位殿下是个突然就单方面废弃了婚约的傻瓜,又是个众目睽睽之下羞辱卡洛儿的蠢蛋,甚至还是对威尔海姆和卡洛儿的关系扬言不贞的愚者。将卡洛儿九岁至今的幸福夺走的,既不是殿下也不是其他人,正是吉列姆哟。”

母亲呵呵地笑了起来。

在那笑容的背后浮起了某种黑色的事物,超恐怖的。

“所以,绝对不要在白天回来哟。我和吉列姆之间有好些话要说,所以在佣人打扫干净之前绝对不要回来哟。”

佣人要打扫的究竟是什么呢。

白天到底会发生什么呢。

但是,面对眼神里一点笑意都没有的母亲,我实在问不出口。

“我明白了,母亲大人。”

“嗯,我可爱的卡洛儿哟,要好好地问候威尔海姆大人哟。”

“是。”

我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走向了等在玄关的兄长身边。

接下来,父亲会被母亲做些什么事情呢,由于太吓人了,所以我实在问不出口。

因此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快离开家,不要妨碍母亲大人的行动。

“兄长,让你久等了。”

“哦,卡洛儿,穿的真可爱,这样的话团长恐怕也是不堪一击吧。”

跟随着哈哈哈地笑起来的兄长,我们一起出发前往屯驻地。

父亲……我会为你祈祷冥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