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初次造访骑士团

第一卷 第三章 初次造访骑士团

在与兄长一起前往骑士团的屯驻地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心脏一直剧烈地鼓动着。

仅仅是能够见到威尔海姆大人就让我感到喜悦了,能够看到那位大人工作中威风凛凛地模样更是让我欣喜万分,届时我一定会看得入迷吧。

骑士团的屯驻地离安布劳斯家很近,我和兄长都是步行前往。该说不愧是兄长吗,一路上妇女们投来了非常热烈的视线。

“兄长您一直是步行前去工作的吗?”

“算是吧。明明走一小会儿就能走到屯驻地,再怎么说也不好用马车啊。”

兄长一边行走,一边和已经开始营业的商店老板们打着招呼。

平常的早上兄长肯定也是与居民们这般交流的吧;我总是坐马车前往学校,因此这番景象让我感到相当的新鲜。

“大小姐,请注意脚下。”

“嗯,没关系哟。”

顺带一提,娜塔莉雅今天当然也跟着我一起外出了。

基本上我要外出的时候,就一定要让娜塔莉雅陪伴在我的身边。其实我很想与威尔海姆大人两人独处,但兄长和娜塔莉雅一定也会在场的吧。

与兄长一起走了一小会之后,我们到达了骑士团的屯驻地。

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屯驻地兼有训练场的功能,占地面积相当的广阔;虽说是位于王都的边缘,但面积居然如此巨大,真是让我吃了一惊。

“早上好,克莱儿。”

兄长与一位似乎是负责接待的女性打着招呼,那位女性恐怕比兄长要小一些吧。

她有着一头红发、脸上长了些雀斑——让我觉得非常的眼熟。

“早安。”

我也跟着兄长一起进行了问候。

作为淑女见到他人理所当然要行礼问候;接着我歪起了脑袋,我果然是在哪里见过这位女性。

“嗯,早安,阿尔伯特先……生?”

然后,女性像是看到了奇特的事物一般,皱起了眉毛。

我想着——该不会。

“……卡洛儿?”

“该不会是、克莱儿?”

这位女性是——

九年前,将我交给了坏人的孩子王、扎克的——

妹妹,克莱儿。

“哇,真是好久不见了。”

“久违了,克莱儿。过去我们常常一起玩呢。”

虽然自我差点被坏人抓走之后就不再被允许一个人外出,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不过我们以前经常一起玩。

虽然克莱儿的哥哥、扎克是类似孩子王一样的存在,不过男孩女孩玩的内容还是有所不同,因此过去克莱儿常常和我玩在一起。

那一天,坏人们说已经把克莱儿给卖掉了,我记得之后听说威尔海姆大人把她平安地给救了出来,自己还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自那一天以来,为了防止再发生万一,我被禁止外出玩耍。

所以,像这般再会已经暌违了九年了。

“克莱儿在骑士团工作吗?”

“啊,嗯。哥哥也和我一起。”

“这样啊。我都不知道。”

在我上学的这段时间里,我的这两位青梅竹马似乎已经在好好地工作了。

这让我不由得感到了些许羞耻。

“克莱儿是负责接待吗?”

“与其说是接待,不如说是所有事务性的工作吧。哥哥是见习骑士哟。”

“那个扎克居然成为了骑士吗……”

不知为何,我一点都没有实感。

在我和克莱儿这样聊天的时候,兄长“咳咳”地在一旁提醒道。

“卡洛儿。”

“啊,兄长,非常抱歉。”

“虽然我知道你们之间积攒了很多话想说,但首先得把我的工作结束掉啦。那么克莱儿,我们进去了。”

“是。咦……说起来今天阿尔伯特先生不是休息吗?”

“是休息哦。明明是休息,昨天团长却特意派了快马要我今天来团长室一次。”

“哎呀,你做了什么吗?”

“我不记得自己有做过什么。不过也没什么,想着休息日工作的时候,顺便带着可爱的妹妹来参观一下。”

兄长耸了耸肩,如此笑着说道。

克莱儿似乎在这里工作了很久,能像这样与兄长谈笑;和青梅竹马的我还说得过去,但兄长是公爵家的儿子,而且外表也很英俊,普通的女性和他对话肯定会感到紧张的吧。

“我明白了。那么,参观一事我会记录在账簿上。”

“嗯,拜托你了。”

“卡洛儿,我去把你来的事情告诉哥哥……那个……你还在,生哥哥的气吗?”

“你指的是什么?”

“……七岁的时候,哥哥把卡洛儿……”

克莱儿露出一副非常抱歉的神色低下了头。

确实,扎克骗了我,把我带到了坏人的那边,但是,我最后还是平安归来了,而且克莱儿也被救了出来,所以我并没有太在意。

因为不好的是那些坏人。

“我并没有生气哦。”

“那个……哥哥也很想要见你,可以的话我就告诉他了哦?至今为止,他一直都对那件事感到后悔。”

“嗯,我明白了。”

我答应了对着我露出笑容的克莱儿。

我连扎克在哪里都不知道,不过要是见到姑且还是和他打声招呼吧。虽然九年前他骗了我,但那件事也已经过去了。

告别了朝我们挥手的克莱儿,我们进入了屯驻地。

我跟在兄长的身后走上屯驻地的楼梯,我和威尔海姆大人的距离正在慢慢地拉近。

我的胸口小鹿乱撞;一想到威尔海姆大人就在这楼梯的前方,我的胸口感觉就要裂开了似得。

兄长自刚才起就一直一言不发。这也是当然的吧,毕竟这里是兄长的工作场所,必须紧绷精神。

此时响起的就只有“吱呀吱呀”的我们攀登楼梯的声音,让我不禁担心起我心脏的剧烈鼓动声是否会被人听到。

兄长在一间房间前停下了脚步。

挂在门上的金属牌刻着的文字为:团长室。

威尔海姆大人,就在这扇门的后面。

“失礼了,阿尔伯特•安布劳斯二等骑士,回应团长的召唤前来参见。”

“进来。”

门的对面传来了粗犷的声音。

这毫无疑问就是威尔海姆大人的声音。仅仅是听到那位大人的声音,就让我胸口的鼓动跳的更激烈了。

我的脸不会很红吧?发型有没有乱掉呢?事到如今我却在意起了这些小事来。

我的这身打扮与威尔海姆大人见面是否得体呢——就在我如此担心的这段时间里,兄长打开了门。

“失礼了。”

“嗯,你终于来了,阿尔伯特……额。”

我往前踏出一步,拉起了连衣裙的裙摆,淑女风地低下了头。

我深爱的威尔海姆大人他,看到了我之后瞪大了眼睛。

“威尔海姆大人,突然造访深感抱歉;深深思慕着您的卡洛儿前来造访您了。”

“为什么!?”

不知为何威尔海姆大人露出一副非常震惊的模样。

“卡、卡洛儿小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哎呀。”

威尔海姆大人有些无措地如此询问我。明明昨夜才刚刚拜见过威尔海姆大人的尊荣,但他的脸庞仍然耀眼的叫我无法直视。

我将手贴在了脸颊上,稍稍抬起了眼帘望向威尔海姆大人;今天威尔海姆大人的脸庞也非常精悍呢。

“请不要如此的见外……还请您用卡洛儿称呼我。”

“阿尔伯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带妹妹来参观一下而已。”

面对大喊出声的威尔海姆大人,兄长则是面带笑容回答道。

兄长那细长的双眼不由得让我觉得其中蕴藏着某些阴谋。

“我从父亲大人那里听说事情经过了。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未来卡洛儿会成为骑士团长之妻的吧,那么理所当然会想让她来骑士团学习一次的吧?”

“你、你这……!”

“哎呀,威尔海姆团长……虽然我并不这么认为,但您该不会是想说,卡洛儿来见您给您添了麻烦吧?”

兄长如此尖锐地提问威尔海姆大人。

看威尔海姆大人的这幅模样,似乎我并不受到欢迎。果然,女性应该贞淑的守在家里,乖乖地等着丈夫的归来比较好吗?

但是,说实话,我想要了解深爱的威尔海姆大人的工作。虽然有可能我什么都做不到,但即使如此,说不定也有我能帮到威尔海姆大人的事情。

“唔……不是,那个意思。”

“那么,就让我带卡洛儿参观一下屯驻地吧。对了,在这之前……您昨天派快马来说有话要对我说。”

说起来的确如此。

兄长今天休息,是因为威尔海姆有事找他才来出勤的。

“唔,嗯……确实如此……”

此时,威尔海姆大人瞥了我一眼。

虽然仅是这样就让我高兴地想要欢呼雀跃,但遗憾的是威尔海姆大人的这道视线应该是别有含义吧。

威尔海姆大人是骑士团的团长,而兄长大人则隶属于骑士团之人。

说不定接下来的要说的是有关于国防的机密事项。

恐怕内容是我不允许知道的吧。

“兄长。”

“怎么了,卡洛儿。”

“威尔海姆大人与您有非常重要的话要谈,卡洛儿就先回避了。有关于国防的重要内容,是不能够让卡罗尔知道的吧。”

“……她是这样说的哦,团长。”

可以的话我也非常想要参与进来,但骑士团有骑士团的职责在,不可以因为我的任性而妨碍那样重要的话题。

听到我的话语,威尔海姆大人带着一副苦闷的表情挽起了健壮的胳膊,点了点头。

“是、啊……还请卡洛儿小姐回避一下。”

“明白了。对了,我忽然想到,团长今天也不当班吧?”

“嗯?嗯,是啊。没有需要立刻处理的工作。”

威尔海姆大人,即使是休息日也会到屯驻地来吗?工作的欲望如此旺盛,实在是太出色了。

但是,等到将来与我构成了家庭那时,要是休息日也来骑士团的屯驻地出勤那就叫人困扰了;可以的话希望休息日能与我约会一下之类的。

此时,兄长露出了今天最邪恶的笑容。

“哎呀,这可真是帮大忙了。我虽然今天不当班,但还有一些工作要去完成……虽然想要带卡洛儿参观,但仅仅是工作就忙不过来了。”

“什么……?”

“如果是骑士团长威尔海姆大人的话,我就能将卡洛儿托付给您了呢。除此之外,按照我从父亲那里听到的消息来看,似乎昨天晚上国王陛下也准许了这桩婚姻吧,这已经是受到国家承认的婚姻了;如果对象是已经结下了这般亲密关系的威尔海姆大人的话,卡洛儿也不会拒绝您的陪同吧。”

这可真是。

何等让我欣喜的提议呢。明明仅仅是能够参观威尔海姆大人工作的地方就让我想要欢呼雀跃了,实在想不到还能让威尔海姆大人亲自来为我领路。

不愧是兄长,非常清楚我的期待呢。

“唔……那、那个……”

“这样可以吧,卡洛儿?”

“是的,兄长。卡洛儿就在外面等候。”

我再一次提起了连衣裙的裙摆,淑女风的行了一礼;即使是告辞的时候,淑女的每一个动作也要周到优雅。

我打开了门,离开了房间。虽然兄长和威尔海姆大人对话的这段时间会很无聊,但一想到接下来的时光可以与威尔海姆大人一起度过,就让我感到无上的幸福。

要是威尔海姆大人能快点结束与兄长的对话就好了。

◇◇◇

我与娜塔莉雅两人在房间外等候威尔海姆大人与兄长结束对话。

不能因为我与娜塔莉雅的闲聊而给在房间里谈话的两人添麻烦,因此我只是默默地等待着。

接着。

有人一边发出“踏踏踏踏”的猛烈动静,一边爬上楼梯。

似乎非常着急的模样,是找威尔海姆大人有什么要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告诉他现在威尔海姆大人正在与兄长谈话比较——

“卡洛儿!”

“啊,‘老大’。”

站在那里的是;

之前见到的克莱儿的哥哥——扎克。

◇◇◇

我有时会溜出公爵府,加入平民的孩子们组成的集团玩耍,那大概是6岁到7岁间的事吧。

最初我很难与他们搭上话,只能远远地望着孩子们玩耍的模样。在那时,让我加入那个圈子的,就是当时身为“老大”的扎克。

红发青年还少许留有那个时候影子。

与克莱儿非常的相似。

“哈,啊……克莱儿和我说了以后,就赶紧过来了……这个称呼还真是久违了啊。隔了有多少年了?十年左右吗?”

“九年哟。我是在7岁的时候,被你骗了的。”

“这样啊。不过,你都没怎么变啊。克莱儿也是,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扎克嘿嘿地扬起了嘴角,看着我。

我的变化有这么小吗?这么一想之后就稍稍叫人感到悲伤。与小时候比起来,扎克的个子倒是长高了不少。

说起来,克莱儿的胸部也相当大。发育不良的就只有我吗。

“然后,你是来干什么的?”

“怎么啦,真是有够冷淡。”

“理由的话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呵,明明以前老是叫着老大、老大,跟在我身后的。”

“而你骗了这样的我,这件事我可忘不了啊。”

我尽可能地虚张声势、瞪着扎克。

虽然从结果来说在威尔海姆大人的帮助下我们得救了,但这无法改变扎克将我推下悬崖这一事实。他为什么会隶属于骑士团呢,这实在是让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如果我向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哭诉的话,恐怕他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吧,虽然我也没有说就是了。

听到我的回答,扎克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也罢,算了。即使找些借口也无济于事啊。”

“如果你想找借口的话,还请。不过我听不听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我不会找的。因为我啊,可不想成为威尔海姆大人的敌人。”

我“嗯?”地皱起了眉毛。

为何,此时会出现威尔海姆大人的名字呢。

“你不觉得我现在隶属于骑士团很不可思议吗?”

“不可思议,还想过你是不是已经被绞死了。”

“我本来是和克莱儿两个人相依为命的,在贫民窟里啊。那些家伙抓了我的妹妹,威胁我说,如果想要救她的话就把经常和你们一起玩的公爵家大小姐给带来。对我来说妹妹是最重要的……也罢,你也知道她最终得救了。”

虽然我不知道详情,但我当时想着克莱儿被救出来了真的太好了。

不愧是威尔海姆大人。

“在那之后,救了克莱儿的,是骑士团。”

“嗯,我从威尔海姆大人那边听说了。”

“贩卖人口原本就是违法的,所以在那之后,威尔海姆团长动用了骑士团,摧毁了贩卖人口的违法组织。那个时候,我的妹妹也获救了……不过,也不能说完全平安就是了。”

没有完全平安吗?

虽然之前只和她聊了一小会儿,但我并没有发现克莱儿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她那时候是被做了什么吗?

而威尔海姆大人说不定是看出了那些坏人与贩卖人口的违法组织有所联系。

正因如此,扎克才会觉得威尔海姆大人对他抱有大恩吧。

“所以啊……”

“嗯。”

“……真的,万分对不起!”

扎克跪下了双膝,向我低下了头。

骑士礼法是单膝跪下,向对方低头;在面对身份比自己高贵之人的礼法之中,骑士礼可以说是最高级的礼法了。

但是,如果是双膝的话又是不同的情况了。

如果是单膝跪下、低下脑袋的姿势的话,不论何时都可以站起来。

与之相比,跪下双膝的姿势则是无法立刻站起来的,这个姿势的含义是——在无法立刻应对的情况下,当场砍下这颗脑袋也没关系。

也就是说。

扎克他带着——即使当场被我杀掉也没关系——这样的觉悟,低下了头。

因为这太过唐突的发展,我只能哑然地站在原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请您原谅我至今为止的冒犯,卡洛儿•安布劳斯大人。”

“……扎克,你究竟是——”

“威尔海姆大人拯救了协助恶党欺骗、绑架公爵千金的我;明明我才是元凶,但他却没有给我任何处罚,甚至让十岁的我加入了骑士团,然后,从内心开始重新锻炼了我。我向团长起誓,总有一天,当我身心都成为了出色的骑士的话,我要去向卡洛儿大人谢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扎克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他让人震惊的话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虽然我还只不过是未成熟的一等骑士,作为骑士来说非常得不成熟,即便如此,我向您献上我的忠诚。”

“……那个,这是——”

“作为骑士的效忠仪式哟。你就老老实实地接受吧。”

扎克抬起了头,微微地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还是扎克。我还以为他是被其他人给附身了呢。

“为何,要对我献上这番忠诚的誓言呢?救了你的,是威尔海姆大人吧。”

“是啊。”

扎克站了起来,啪啪地拍了拍膝盖。

扎克的“骑士模式”已经结束了。

“但是,你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的事情……对吧?”

确实,我对父亲以及母亲说了被坏人绑架的事情,正因如此,娜塔莉雅才会被聘请过来。

但是。

我的确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扎克的事情。

因为,那个晚上,我脑海里考虑的就只有威尔海姆大人。

“虽说是因为妹妹在眼前被人抓走,但你明知我让你陷入危险之中,却仍然原谅了我。我的这条命,是你救下来的。所以,区区一条性命,我也必须压上吧。”

“……但是,我并没有那种打算的。”

“我能做的就只有偿还自己的罪孽。不管什么,你尽管开口。只要能得到你的原谅的话,我什么都会做。”

他的变化真的相当巨大。

已经超越了惊讶,甚至让我感到恶心了。

“那么,扎克。”

“嗯。”

“下一次,加上克莱儿,三个人再一起玩吧。”

“……额?”

现在也有娜塔莉雅做我的护卫了,稍稍玩一下也没关系吧。

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到处奔跑玩闹了,但能和以前的青梅竹马一起玩耍让我感觉非常的高兴。

“不、不是,那个……”

扎克看来相当的困扰。

但是,我并没有什么想要让扎克去做的事情。扎克也是,克莱儿也是,他们能够得救真是太好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的真心话是,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能够回到以前那种亲密的关系。

“不可以吗?”

“……太狡猾了啊。”

听到我的话语,扎克按住了脑袋。

我有说这么奇怪的话吗?

“更加、这样的、不带的啊!我也是,没做好觉悟的话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啊!”

“即使你这么说……”

虽然扎克这么说了。我歪了歪脑袋。

我确实救了扎克的性命也说不定,但实际救下他的还是威尔海姆大人;即使他像现在这样想要向我报恩也只会让我觉得困扰啊。

“那么,扎克想要做些什么呢?”

“不、不是,我、我的话……”

“我啊,想要像以前一样和你们好好相处哦。想要回到以前那样,能够一起玩闹的关系。”

“额……”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去在意了。倒不如说,像这样暌违多年、再次见面,接下来也请与我好好相处哟。”

“唔……”

面对说出了此番话语的我。

扎克稍稍地——哭了出来。

“……扎克?”

“可恶……!啊啊!真是!不管你要我干什么,直到死之前我都一定会遵从你!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也会跟着你一起死!”

“这算是什么卖身契啊。”

像这样把自己的性命卖给我也只会让我困扰,而且还是免费的。

作为我来说,是将扎克当做朋友来看待,也希望他能幸福。

“这是当然的吧!我已经向你献出了‘骑士的誓言’了啊!”

“……那又,怎么样呢?”

“‘骑士的誓言’是骑士为了向主君献上一生而立下的!你已经是我的主君了!如果你要我死的话,我会非常高兴地献出自己的脑袋的!”

“我不会说那种话的啦。”

何等危险的命令啊。

可以的话,不关乎主君与侍从的身份,也不关乎贵族与平民的身份,我只不过是希望能与扎克成为好朋友了。

不过,似乎因为扎克擅自立下的“骑士的誓言”的关系,他变成了必须对我的命令绝对服从的存在了。

该怎么办呢。

总而言之,先解除这个强压过来的契约吧。

侍从的话只要娜塔莉雅一个就足够了。

“先冷静一下,扎克。”

“唔……怎么说呢,不好意思。”

“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关系,但威尔海姆大人在房间里面和兄长说话,所以保持安静哦。”

“……抱歉。”

不能让威尔海姆大人的公务因扎克的声音而停滞。

但是,听到我的提醒,扎克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卡洛儿。”

“是?”

“那个……我。”

扎克的脸庞奇异地涨的通红。

明明今天并不炎热,为什么呢?

如果是因为喊叫过头叫累了的话,那完全是自作自受了。

“我,从以前开始……”

“是?”

此时——贯穿整个屯驻地的钟声响了起来。

“可、可恶、休息已经结束了!抱歉卡洛儿!详细的事情下次再说!”

“嗯,那么下次再见。”

像暴风雨般袭来,像暴风雨般离去。

刚才还说了自己是一等骑士,扎克他也努力进行着训练吧,真是出色呢。

“大小姐。”

“怎么了,娜塔莉雅?”

“不……您和那个男人,关系真好呢。”

似乎感到不可思议似的,娜塔莉雅歪着脑袋。

我和扎克只不过是从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不过,也算是友人吧。

“嗯,因为是类似于青梅竹马的关系呢。”

说到底,我对扎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因为我的爱,只会献给威尔海姆大人一人。

◇◇◇

在那之后,我和娜塔莉雅暂时等候在团长室的前面。

这段仅仅只是等待的时间,让我感觉相当的漫长。

“大小姐,说起来这还是我和威尔海姆骑士团长大人第一次见面,原来那位是那样的男性啊。”

在我这么思考的时候,娜塔莉雅忽地向我搭话了。

说不定是感觉到了我现在很无聊。

“嗯,是的哦。之前娜塔莉雅没有见过威尔海姆大人吗?”

“是的。那位大人参加公爵府的聚会时,我都是在后台工作。”

嗯?

我反应了过来,不由得望向侍奉在我身旁的娜塔莉雅。

威尔海姆大人是位出色的男性。虽然陛下说过那位大人一点女人缘也没有,但我仍然觉得他非常的出色。

该不会,娜塔莉雅对如此出色的威尔海姆大人——!

然后,娜塔莉雅呼地小声叹了一口气。

“非常出色的男性呢。”

居然——!

实在想不到我最为信赖的侍女娜塔莉雅她,居然对威尔海姆大人抱有这样的感情。这可是对我的背叛!

但是,娜塔莉雅二十七岁了,仍然未婚。

一般对于贵族来说,过了十岁就会寻觅婚约者,对于我来说那人就是雷福德殿下,虽然婚约被单方面地废弃了就是了。

即使是平民,一般来说到了二十七岁也理所应当要结婚了;因此父亲和母亲似乎都向娜塔莉雅介绍了几门不错的亲事,不过都被娜塔莉雅坚定地拒绝了。

每当说起亲事的时候,娜塔莉雅总会如此回绝道,“我是安布劳斯家的侍女,是卡洛儿大小姐的侍女。我的一生都会献给卡洛儿大小姐。”,但说不定实际上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意中人而拒绝了而已。

如果那意中人,是威尔海姆大人的话——

“娜、娜塔莉雅……?”

“我也能明白为何大小姐会爱上那位大人了,真是位出色的绅士。”

“呜……”

我试着比较自己和娜塔莉雅。

娜塔莉雅的个子很高,比我要高得多得多,即使与比常人要壮硕许多的威尔海姆大人并肩而站也没有问题。与她相比,不管我怎么踮脚也到不了与威尔海姆大人相称的身高。

娜塔莉雅的胸部也很大;我的则是扁扁的,没有太大的起伏,走路也摇不起来,娜塔莉雅则是“嘣~嘣~”的。

娜塔莉雅非常的美丽,她来自异国他乡,拥有一身淡褐色的肌肤,轮廓分明的脸庞;而与她相比不管怎么看我都只是个孩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小2、3岁。

年幼而又矮小的我。

美丽而又高大的娜塔莉雅。

比一下的话,结果一目了然。我唯一的优势,也就只有出身了吧。

泪水不由溢出了我的眼眶。

“因为男人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基本上都会看着我的胸。而威尔海姆大人即使注视着我的时候也完全不会看我的胸,真是位出色的绅士。如果是个想法下流的臭老头的话,我还想着要去向夫人报告的……额,大小姐?”

“我、我……娜塔莉雅你……”

“那、那个,大小姐?您怎么了?是踩到钉子了吗?”

“娜塔莉雅你……觉得……威尔海姆大人、很出色吗?”

“额、啊,是的,我说这种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我知道威尔海姆大人是大小姐深爱之人,现在只是再次认识到那位大人与大小姐非常的相称,那个……?”

总觉得,她说的话与我预料的有所不同。

该不会,娜塔莉雅并没有在那一瞬爱上威尔海姆大人吗?

似乎娜塔莉雅是将威尔海姆大人作为我的结发伴侣加以称赞的。

真是叫我吃了一惊。

“大、大小姐,请冷静下来。我认为大小姐能和威尔海姆大人结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用了不妥当的说法真是抱歉。”

“呜嘶……对不起,娜塔莉雅。我误会你了。”

真的太好了。

如果我的情敌是这般出色的娜塔莉雅的话,我根本没有胜算。

此时房间里的对话终于结束,团长室的房门打开了。

真是叫人难为情;我不能自已地流出了眼泪。我并不想让威尔海姆大人看到这般哭泣的模样。

但是。

双眼含泪的我与走出了团长室的威尔海姆大人——

视线重合了。

“啊……”

让威尔海姆大人看到这幅模样,我该如何是好。我自说自话地嫉妒起娜塔莉雅,自说自话地自卑起来,我不想让威尔海姆大人知道我是如此丑陋的女人。

可是,威尔海姆大人还是看到了这般不成体统的我。

“啧!”

啪地一下,宛如暴风一般,威尔海姆行动了起来;像是要掳走我似的,他用健壮的手臂将我抱了起来。

虽然不明白状况,但毫无疑问威尔海姆大人将我抱了起来。

我的胸口小鹿不停乱撞。

虽然您如此地想要触摸我让我非常的高兴,但我也是需要心理准备的,威尔海姆大人。

“你这家伙!对卡洛儿做了什么!”

但不知为何,威尔海姆如此大声的怒吼道。

而他怒吼的对象,是娜塔莉雅。

即使是娜塔莉雅也因为威尔海姆大人的行动而困惑了起来。

“不、不是的。我什么都没有对大小姐……”

“你趁阿尔伯特离开的空隙、想要做些什么!你要是敢动卡洛儿一根手指的话,老夫就把你送下地狱!”

“哎、哎哎哎哎!?”

不知为何,威尔海姆大人产生了巨大的误会。

娜塔莉雅是我的侍女,是不可能对我做什么的。不如说,是我自说自话地妄想、自说自话地自爆了。

所以我想着,应该要快一点解开误会。

“我、我什么也没做!”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的手下,但竟然敢在骑士团的屯驻地做出如此恶行,实在是太愚蠢了!阿尔伯特,把这个女人抓起来!”

“……团长,那个,请好好听人说话。卡洛儿也说点什么啊。”

啊。

兄长的话语让我回过神来。

被威尔海姆大人那健壮的手臂抱住实在是太过幸福了,以至于我的时间都停止了下来。

可以的话,我想要永远被威尔海姆大人这样拥抱下去。

“威尔海姆大人,那个。”

“卡洛儿啊,你放心吧。现在你所处的地方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威尔海姆大人……”

听到威尔海姆大人的话语,不由得让我脸颊发热。

我能够如此幸福吗?这样下去的话,我简直就要融化了。

因为太过幸福而失去意识;这样的经验我还是生来第一次体会。

但是,如果不快点阻止这样的状况就糟糕了。

“那、那个,威尔海姆大人。”

“嗯?”

“我,没有被做任何事情,站在那里的娜塔莉雅是我的侍女,并没有伤害过我。”

“唔……是这样吗?”

威尔海姆大人看向兄长,兄长也带着一副傻眼的表情点了点头。

误会终于解开了啊,娜塔莉雅也这般安心地松了口气。

到此时威尔海姆大人才放开了我。

不过于我来说,不管抱到何时都没问题就是了。

“抱歉,卡洛儿小姐。那个,看到你在流泪……我就以为你被做了什么……”

“这可真是。”

威尔海姆大人有些害臊地挠着自己的胡子。

但是,我却非常地高兴。

“威尔海姆大人,还请您称呼用卡洛儿来称呼我。”

“唔……不,那个。”

“之前您不就这样称呼过了吗?如果能被威尔海姆大人直接呼唤名字的话,卡洛儿会非常高兴的。”

“那、那是……不由地就。”

至今为止威尔海姆大人都用“卡洛儿小姐”来称呼我,但刚才他强有力地呼唤我为“卡洛儿”;明明我还为自己的爱终于传达给了威尔海姆大人而感到高兴呢。

“……唉。团长,我已经可以回去了吧?”

“额、喂、阿尔伯特!”

“团长,刚才我啊,非常清楚地看到了骑士团长深爱着卡洛儿的身姿,而他喜欢的人就是我的妹妹,这让我内心非常纠结,还希望您能体察啊。”

哎呀。

兄长,你这般说话可真叫人害羞。

但是,威尔海姆大人看到了我落下的眼泪后,那般慌慌张张地敌视起娜塔莉雅来。

在那行动中,我感到了爱。

“卡洛儿。”

“是,兄长。”

“直到刚才为止,团长都在和我商谈卡洛儿的事情。”

“阿尔伯特!?”

是这样吗?

我还以为骑士团长和身为骑士的兄长之间的谈话一定是和国防相关,没想到居然是在说我的事情啊。

如果是和我有关的话题的话,不应该让我也在场吗?

“关于这次的婚事,团长……似乎是打算拒绝。”

“哎!?”

“阿尔伯特!你别再说……!”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现在,威尔海姆大人就是我的一切;如果是为了威尔海姆大人的话,我什么都能做到;如果威尔海姆大人要我成为与他相称的妻子的话,不管何种努力我都会去坚持。

国王陛下已经认可了我和威尔海姆大人的婚约。

父亲和母亲也认可了我和威尔海姆大人的婚约。

明明剩下的,就只有我何时出嫁给威尔海姆大人了。

我,又被,抛弃了。

这次是被,我真正深爱着的男性。

“卡洛儿、但是……”

“阿尔伯特!别说多余的事情!不、不是的,卡洛儿!听……”

我。

又被。

抛弃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背向威尔海姆大人奔跑了起来。

——自被殿下废弃了婚约之后,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就只有威尔海姆大人。

甚至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积极地向威尔海姆大人告白;情绪高昂到甚至感觉压抑不了心脏的剧烈跳动。

我真的。

真的。

深爱着威尔海姆大人。

所以只有威尔海姆大人一人——我不想被他抛弃。

如果要被抛弃的话,那么不如我,主动离开。

“大小姐,请等一下!”

“卡洛儿!”

此时。

我咚地一下,撞上了一道柔软的墙壁。

“卡洛儿。”

这也是当然的。我很不擅长运动,跑得也很慢。

不管是兄长还是威尔海姆大人自然都能追上这样的我。

因为泪水,我的视野像是蒙了一层雾一般。

我没法看清威尔海姆大人现在究竟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威尔、海姆、大人……您、讨厌、卡洛儿吗……?”

“不是的。抱歉,是老夫没有说清楚。”

“但是、您要……抛弃卡洛儿,对吗……?”

只有威尔海姆大人,我不想被他抛弃。

所以,我不想再听那接下去的话语。

我不顾一切的组织着言辞。

“卡洛儿思慕着……威尔海姆大人。不需要其他人、只要威尔海姆大人、就好……”

“卡洛儿。”

“如果您说卡洛儿不够格的话,卡洛儿会努力的。如果您说还不够的话,那卡洛儿会更加努力。只要……能让卡洛儿陪伴在、陪伴在您的身边……!”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如此恳求着威尔海姆大人。

接着,威尔海姆大人抚摸起了我的头发。

“卡洛儿哟,老夫已经六十二了。不过我有多长寿,都会比卡洛儿先死去。”

“那么,在那之前,请让卡洛儿陪伴您……”

“在老夫死了之后,卡洛儿打算怎么办?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