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今天开始就是走婚妻

第一卷 第四章 今天开始就是走婚妻

从屯驻地回来后,我吃完晚饭泡完澡就立刻睡下了。

一想到明天的中午能和威尔海姆大人一起用餐,我的胸口就小鹿乱撞个不停,但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然后在听到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叫声之后,我从床上醒了过来。

“呼……”

我已经没有必要再早起了。

也没有必要去学院了,要做的事情也就只有中午为威尔海姆大人送去便当而已,没有其他的安排。

而且也不像昨天那样有“请威尔海姆带我参观屯驻地”的借口,吃完午饭就必须回来了吧。

虽然稍稍感到寂寞,但这也是没办法的。

“早安,小姐。”

“早上好,娜塔莉雅。”

娜塔莉雅一如往常地来唤我起床,已经到了早餐时间了吧,也就是说我稍稍有些睡过头了吗。

我穿上便于行动的衣服,走向餐厅。在这之后就要一边接受克丽丝的指导一边制作威尔海姆大人的午餐了,因此如果我穿的太华丽的话克丽丝会生气的。

虽然从地位上来说是我来得更高一些,但厨房是克丽丝的圣域,也有句话叫做入乡随俗。

“大小姐,今天的预定是?”

“上午制作威尔海姆大人的午餐,完成后就去屯驻地。”

“明白。请允许我和您一起。”

嗯,我点了点头。

我要外出的话大致都必须由娜塔莉雅陪伴着,对于娜塔莉雅来说相当麻烦吧,但这也是早就决定好的,所以没办法。

我倒是觉得像屯驻地这样很近的地方即使我一个人去也没什么关系。

我们一边说一边走,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了餐厅了。

“早安,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兄长。”

“早上好,卡洛儿。”

“早安。”

“早上好。”

父亲、母亲还有兄长已经坐在食堂里了。

让我稍稍在意的是,不知为何父亲的脸颊相当的肿胀,但我不会去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在深黑色西装覆盖之下的身体上留下了更加非同小可的印记吧。

恐怕,是母亲做的。

互相问候完后,我们开始吃起早餐来。

“说起来卡洛儿,今天你要带便当来屯驻地吗?”

“是的,预定是要和威尔海姆大人一起享用午餐。”

“是吗,那么早上我姑且去说一声。说起来,我听说你和扎克的关系相当要好啊。”

“兄长认识扎克吗?”

“嗯。我们属于同一中队,他是前辈啦。”

这真让我吃了一惊。虽然我知道兄长和扎克是同僚,但没想到他们的关系意外的亲密。

但是,虽然兄长的脸上挂着微笑,眼神里却完全没有笑意。

总觉的他的笑容散发着一股黑色的气息。

“我从克莱儿那里听到了,说他对卡洛儿献上了骑士的誓言?”

“是的。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但的确接受了。”

“嗯。我明白了,我去揍他一顿。”

这是为何呢?

我向一旁看去,只见听到“献上了骑士的誓言”时,父亲猛地噎住了。

虽然我并不是很清楚,但骑士的誓言是如此重要的事物吗?

◇◇◇

在吃完早餐之后,我笔直地前往厨房。

然后,娜塔莉雅跟随在我的身后。

一般来说娜塔莉雅白天是负责打扫房屋的,但如果我在家的话那么侍奉我就是最优先的任务了。

但是,迎接到达厨房的我的是——

怒吼声。

“啊!真是!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不、不是,这是……”

“啊,这不是完全焦掉了吗……真是,不过过了多长时间,你的本事也不见长进啊,罗伯特。”

“……”

“给我好好回答啊,你都给我找了这么大的麻烦了!”

我听到了克丽丝的叱责声。

恐怕克丽丝叱责的对象是我们家厨师之中资历最老的、名为罗伯特的男性。

虽然我也不知道详情,但是根据父亲的话来看,似乎做事的态度很糟糕。

听说克丽丝一般不会这么发火的,只有对待罗伯特才会这幅态度;似乎他就是没有一丝干劲,态度也糟糕到让克丽丝这么生气。

“说到底,我是让你去削这个蔬菜的皮的吧?而为什么现在在烧菜的是你,削皮的却是米歇尔?”

“……为什么我得削皮啊。”

“根据本领来分配啊。不好意思,这件事我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告诉老爷的,你烧焦的食材的费用会从你的工资里扣的。听明白的话就快点回去剥皮。”

“……啧。”

“嗯?你刚才咂舌了?”

克丽丝正在发火。

非常非常地生气。

罗伯特休息的日子里,克丽丝的心情会很好,基本上就是名认真的厨师长。

我也能够明白。

即使我只是在远处观望,也能看到罗伯特总是露出一脸不满的表情;他的表情里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对于克丽丝的训斥,他也总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咂着嘴。

我也不太喜欢罗伯特这个人。

之前我曾经来厨房向克丽丝学习过几次料理,那个时候那个人也总是用一副下流的眼神盯着我。

盯着当时还只有十二岁的我。

在克丽丝教导我料理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我吧。

我的身体因为厌恶感而颤抖了起来。

“大小姐。”

娜塔莉雅呼唤着在入口附近停下来的我。

“没关系的,娜塔莉雅。”

对了,罗伯特也是男人。如果娜塔莉雅和我并排站着的话,他一定会盯着娜塔莉雅不放的;盯着地方主要是丰满的胸部一带。

因此,虽然对娜塔莉雅很不好意思,但还请代替我被罗伯特盯着吧。

“克丽丝。”

“……嗯,大小姐。”

“你还好吗?如果你现在正忙,那我之后再来。”

“……没关系啦,我还没有忙到那种地步。罗伯特,你先去把垃圾给倒了。”

“……啧。”

罗伯特还是做出了那副丝毫没有反省的表情,背过身去开始整理垃圾。

为何父亲没有解雇态度如此恶劣的佣人呢?难道是误解或听漏了克丽丝说明的情况吗?

这次我也和去父亲说一下吧。

“于是……今天的午餐,是要带去给骑士团长的咯。”

“是的。还请准备我和威尔海姆大人的份,还有娜塔莉雅的份;品种不限,只要是我也能做的就好。”

“OK。那大小姐,你拿好这个。”

克丽丝递过来的是放在碗里剥去了皮的土豆。

这似乎是克丽丝预先准备好的土豆,我将其捣碎、做成了土豆沙拉。

加入多少调味料全都是遵从克丽丝的指示,也试过了味道,没有任何问题;我成功地完成了一道美味的料理,如果是这个的话即使拿给威尔海姆大人也没有问题。

“好,辛苦了大小姐。”

“不愧是克丽丝,看起来就很好吃呢。”

克丽丝的料理一如往常的美味。

为了使冷掉以后也能保持美味,她才会让料理的味道如此浓郁的吧;她让我加入的调味料的分量也让我产生了“稍稍加的有点多吧?”的想法。

中午就能吃到美味的料理了呢。

威尔海姆大人也一定会高兴的吧。

只是这么想象一下,我的脸颊就松弛了下来。

“那么娜塔莉雅,这个就放在你哪里吧。”

“是,就由我来保管。”

克丽丝将便当交给了娜塔莉雅,这样的话给威尔海姆大人的便当就完成了。

但是。

让我担心的是,在我如此这般制作料理的时候,罗伯特也一直盯着我不放。

他的视线中包含着情欲、又似乎是憎恶的,让我无法理解的某种感情,那个视线甚至让我感到了胆怯。不知为何他注视的不是娜塔莉雅而是我,明明娜塔莉雅作为女性的魅力要远远凌驾于我来的。

说实话,我有些害怕罗伯特的视线。

◇◇◇

看着房间里并排放着的一大排衣服,我歪起了脑袋。

便当已经完成,准备妥当。

接下来我面临的问题,则是衣服。

“嗯……”

虽然我试着将各式衣服并排,但脑中无论如何都没有好的点子闪过。

当然,晚会我是穿着礼服前往的,在家里则是穿着方便行动的衣服。

但我相当烦恼,像这样只是出一下门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怎么办呢。

“大小姐?”

“娜塔莉雅,我在烦恼该穿什么衣服。”

前往屯驻地的话我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才合适呢。

昨天母亲选出来的连衣裙就只有一件,如果两天穿着同样的衣服,会被认为不注重个人卫生的吧。

“大小姐,我有一个建议。”

“嗯?”

“小姐您不是有的吗,男性喜欢的衣服。”

我有的,男性喜欢的衣服?

男性说不定会喜欢我晚会上穿的礼服,但再怎么说那个也稍微有点……

“答案很简单,只要穿学院的制服就好了。”

“……但是我已经从学院退学了。”

昨天我拜托管家理查德去办理了退学手续。一想到雷福德殿下现在一定和玛丽小姐一起享受着学院的生活,就让我觉得有些火大,但能够与威尔海姆大人一起度过的时间比那种事情要重要的多。

因此,我应该已经不可以再穿制服了吧。

“这个世界上的男性大都喜欢学院的制服。”

“是那样的吗?”

“嗯。比起成熟的女性,男性更喜欢年轻的少女,学院的制服则是那年轻的象征;与那样年轻的女性在一起的话,对男性来说也会成为身份的象征。”

“原来如此……!”

不愧是娜塔莉雅,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既然娜塔莉雅这么说了,威尔海姆大人一定喜欢学院制服的吧;这么一想的话,我昨天也该穿制服去的。

不过我也很喜欢母亲为我选的连衣裙。真叫人烦恼。

但是,这样的话就解决了。

“我明白了,就穿学院制服去吧。”

“非常感谢,大小姐。”

“要说谢谢的是我,娜塔莉雅。接下来也请继续支援我哦。”

“是。”

我迅速地穿上了之前认为不会再穿上的学院制服。

学院——弗雷阿基斯塔王立学院。

学年为六年制,是贵族学习基本的学问礼节、锻炼运动能力、实践知识的场所。综合来说在那里学习的都是些将来必须要肩负起整个国家的优秀人才,因此想要以一线的成绩从那里毕业是很困难的。

最大的理由在于成绩是由所有项目的平均值决定的。

只擅长的学问的书呆子的成绩没办法达到一线,优点只有运动的体能傻瓜也办不到。

因此面面俱到的万能性就变得很重要了。

我的运动能力低得可怜,在体能方面得不到太好的成绩,必须要再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呢,至少得拥有与威尔海姆大人并肩而立也不会让那位大人蒙羞的体力。

我穿上了学院的制服,站到了镜子面前。

虽然是早已见惯了的模样,但因为之前觉得不可能再穿上了,因此也稍稍有些新鲜。

制服是以白色为基调的衬衫,褶边布满整套制服,脖子上那订制的大大的缎带是很明显的特征,相当的可爱;下半身则是藏青色的荷叶裙,作为淑女来说,我不太喜欢露出自己的腿部,但这件制服就是这样的设计,所以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最长的裙子也设计的能够看到膝盖。

这样的话就准备完成了,威尔海姆大人会高兴吗?

“我们出发吧,娜塔莉雅。”

“是,大小姐。”

这时候出发的话,说不定需要在屯驻地等候一会。

但为威尔海姆大人稍稍等候一下的话,我完全不会感到辛苦;倒不如说,就连等待的时间也让我感到快乐。

我甚至哼起了小调。

这样的我带着娜塔莉雅走在路上可能是让周围感到了奇怪吧,附近有些人一边偷偷摸摸地看着我一边说着些什么。

难道是已经听说了我从学院里主动退学了吗?

但是,聊八卦的妇女们绝对不会与我说话,因此现在也不清楚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既然不清楚的话,那就只能置之不理了。

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骑士团的屯驻地。

今天骑士阁下们也进行着激烈的训练吧。

我直直地走向屯驻地的前台。

“你好,啊,卡洛儿。”

“早安,克莱儿。”

今天也是克莱儿负责接待。

“哇,卡洛儿!那副打扮是什么?好可爱!”

“是吗?”

听到克莱尔的话语,让我稍稍感到有些害羞。

制服的设计确实挺可爱的,但露出了膝盖这一点稍稍有些下流。

“那是什么衣服?”

“这是王立学院的制服。”

“是这样啊……我也想穿穿看。不过,学院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切的一声,克莱儿撅起了嘴巴。

在学院里上学的基本上都是贵族子弟,与平民出生的克莱儿无缘;学费的额度也是相当高昂,平民之中也只有商会子嗣等富裕阶层才能够入学。

“啊,对了,今天是为了什么名字来的?”

“嗯,我找威尔海姆大人有些事情所以前来拜访。”

“是那样吗?啊,团长之前有过通知,稍微等一下哦。”

克莱儿看向手边的文件,接着歪起了脑袋。

“……来找团长的客人,不用听对方的理由全部放行……?为什么会下这种命令呢。嗯,那个,可以通过了哦?”

“这样可以吗?不检查是否携带了武器?”

武器是禁止带入屯驻地的。

因此,一般来说在这个入口会询问访问事由及检查武器。昨天我是和兄长一起来的,因此没有做任何检查,如果是与骑士团没有任何关联的人进入屯驻地的时候,本来是需要进行简单地身体检查的。

如果是今天的场合的话,应该是确认带着的篮子里有些什么之类的。

“没有必要吧……应该?”

“这是骑士团交付的任务,如果怠慢的话也会损害到克莱儿的立场。对于我的使命,我没有任何感到害臊的地方。今天我是来为威尔海姆大人送便当的。啊,当然虽然说是公爵家的厨师做的,但绝不是什么豪华的料理。一部分是由像我这样的外行人制作的,真的是很朴素的菜色,绝不会是让大家羡慕的豪华料理。”

“……”

“来,还请一看。”

听完我的话语,克莱儿咬紧牙关,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抬头望向天空,似乎是对什么死心了一般。

“抱歉,哥哥。哥哥看来是没戏了。”

“……?”

现在的事情和扎克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不明白克莱儿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已经可以进入屯驻地,所以我走进屯驻地内。

“那么,由我来为你带路。”

“如果是团长室的位置的话,我是记得的。”

“那个……团长现在因为工作前往王宫了。所以我带你去接待室那边。”

哎呀,威尔海姆大人去了王宫吗?

说不定会花很长的时间。既然威尔海姆大人昨天没有告诉我的话,应该是临时决定的吧。

昨天参观的时候我姑且也知道了接待室的位置,因此即使没有克莱儿带路也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反正很少会有客人来,前台就像是装饰品一样的东西啦。”

“是这样吗?”

既然克莱儿说没问题的话,那就交给她吧。确实也不该让外来者在屯驻地内随意地到处乱逛。

我和克莱儿一起走向屯驻地内部。

“说起来你和哥哥见过面了吧?”

“嗯,昨天碰到了。”

“哥哥变得相当帅气了吧?个子长高了,也说过很快就可以成为正骑士了。”

“嗯……是呢。”

我一边回想着扎克的模样,一边回答道。

说实话,我昨天因为和威尔海姆大人成为了朋友一事而欣喜万分,大脑里没有容纳其他事情的空间。

但再怎么说也没办法对妹妹的克莱儿这么说呢。

在与克莱儿一起走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到达了接待室。

“接待室就是这里哦。”

“非常感谢。”

克莱儿打开了接待室的门。

不知是否是因为不常使用的关系,这里稍稍有些灰尘的味道。

“团长回来之后,我会告诉他卡洛儿在接待室里等着他的。”

“我明白了。谢谢你,克莱儿。”

“不必对我低头也没关系哦,卡洛儿。”

克莱儿苦笑着如此说道。

但是安布劳斯公爵家原本就不太拘泥于身份,聘请的佣人们也都是平民身份。以前其中似乎也有下级贵族,不过到祖父那一代就全都替换掉了。

似乎许多想要和公爵家拉关系的贵族都想要让自家的千金来做侍女,祖父大人是对那样的事情感到厌烦吧。

祖父从小就教育我,不要差别对待平民。实际上娜塔莉雅也是平民出身,我也没有排斥她的想法。

不过就是因为这个缘由才会太过相信平民,以至于被扎克给骗了。

“那么我回去了哦。”

“好,下次再见。”

“在团长回来之前麻烦你不要出这个房间哦?”

“我明白了。”

确实,像我这样的人要是在骑士团里擅自行动的话,就很对不起骑士阁下们了。

就老老实实地等在这里吧。

克莱儿就那样回到了前台。

威尔海姆大人还没有回来,真是无聊。

“……说起来,威尔海姆大人为什么会前往王宫呢?”

“那位大人昨天什么都没有说?”

“嗯,是因为突发事件吧。”

应该不是因为发生了与他国的战争,如果是那样的话,骑士团里的空气应该会更紧绷一些。

也就是说,并非是战争,而是有其他的工作要交付给威尔海姆大人吧?作为骑士团长,工作涉及的内容似乎很广。

“不要太过在意会比较好吧。”

“是呢。”

“尤其是现在……大小姐的处境,非常的复杂。”

“……”

就如同娜塔莉雅所言。

我也知道这一点,想到自己那过于复杂的立场,感觉就快叹息出声了。

我是公爵家——拥有着仅次于王家的地位和权力的贵族家的千金。

除此之外,安布劳斯公爵家拥有着弗雷阿基斯塔王国东部广大的领土,人们常说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实力甚至能匹敌王族。

正因如此,国王陛下才会说,在我和雷福德殿下结婚之后,国家上下会坚如磐石。

但是,那样的婚约也因为殿下单方面的要求而被废弃了。

为了让王族和贵族更加团结而订下的婚约,却因为那般小孩子的任性而被废弃了,此后在弗雷阿基斯塔王族和安布劳斯公爵家之间裂开了一条决定性的鸿沟。

而且对于已经是内忧之毒的安布劳斯公爵家,因为废弃婚约的责任在王家自己身上,王家还无法出手。这就是现在的情势。

“……我讨厌、战争。”

“……是?”

“……不,没什么。”

我唉地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就如同父亲所说,与威尔海姆大人的结合对于安布劳斯公爵家来说会得到不错的结果,但是,那再怎么说也是安布劳斯公爵家对王国举起反旗的时候。

如果安布劳斯公爵家对王国举起反旗,宣扬要独立成为公国的时候。

威尔海姆大人。

您的剑刃,会对准哪一边呢。

“……再怎么想也没有意义呢。”

父亲说过,即使要引发战争,那也是等到下一代的雷福德殿下继承王位开始。

现在的加里乌斯陛下才刚过四十岁。

陛下不会这么快就驾崩的,所以现在不用去在意这种事情也没关系吧。

我不想去考虑那些政治上的事情,那些事情对于我来说也太难了。

此时,嘎地一声,接待室的门打开了。

出现在那里的是。

并非威尔海姆大人。

“哟,卡洛儿!”

是扎克。

我不由的垂头丧气起来。

明明我还以为威尔海姆大人回来了。

情报源是克莱儿吧。

“有什么事吗,扎克。”

“嗯?喂喂……感觉有够冷淡啊卡洛儿。你心情为啥那么糟糕啊?”

我的心情并没有很糟糕。

只是因为期待落空了,所以稍稍有些失落罢了。

啊,对了。

说起来,有一件必须要问扎克的事情。

“扎克。”

“嗯?”

“你被兄长打了吗?”

“嗯……被揍了。早上突然就来了一拳,让我魂飞天外了一会儿。”

“是这样啊。”

真的动手了呢,兄长。

但是扎克本人似乎并不知道其中的理由,“是为什么呢?之前的处理报告有好好地交上去了……”他这般歪头疑惑着。

看来兄长并没有对他说明理由。

“你知道吗?我对阿尔伯特做了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听兄长说要来打你一顿而已。”

“真的假的……唉,我真的没有头绪啊。你能悄悄地帮我打听一下吗?”

“不要。自己做的好事,自己去问啦。”

哼地一声,我转过脸去。

看到我这样的态度,不知为何娜塔莉雅非常地吃惊。我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唉……也罢,算了。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才过来的。”

扎克这么说着,没有问我同不同意就坐进了我前面的沙发。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段时间也只能等待威尔海姆大人的归来,也并不怎么想赶走他。

“话说回来……”

“怎么了吗?”

“不……你那副打扮算什么啊。”

扎克看着的是我的膝盖。

一般来说,贵族千金很少会像这样露出腿部。究竟是谁把制服设计成这样的啊。

因为扎克一直盯着不放,我不由地稍稍用手遮住了自己的双腿。

“啊,抱歉。”

“请不要一直盯着我的腿。”

“……那就不要那样露出来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设计就是这样的。”

扎克的脸涨的通红。

果然是觉得淑女像这样露出腿部非常下流吧。

“不,嗯,我觉得……不坏哦。”

“那真是谢谢了。”

我姑且这般回应了扎克的话语。

虽说如此,但我一点也没有被赞美的感觉。

“那么,要说的话是?”

“卡洛儿一般是在哪里玩的?”

扎克只是不经意地如此问道吧。

但对于他的问题,我找不到可以回答的答案。

玩。

因为我——已经六年没有那样做过了啊。

“……哪里都不玩哦。”

“啥?”

“因为直到前天为止我都是雷福德殿下的未婚妻,为了将来成为正妃而一直接受着相应的教育。即使是休息日,也要从早到晚的学习……”

“……哎?”

扎克瞪大了眼睛。

再怎么说像扎克这样的一介骑士是不可能知道我和雷福德殿下的关系的吧,虽然在贵族之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直到前天……?话说,王子的未婚妻……?啥啊!?”

“原,未婚妻哟。因为殿下那边废弃了婚约。”

“真的假的……”

扎克不知为何按住了自己的脑袋。

我说的话有这么让人吃惊吗?不过,如果被告知认识的人实际上将来有可能会成为王妃的话,那大多来说都会非常惊讶的。

可是,此时扎克嗯地一声皱起了眉毛。

“那个……也就是说,不玩是?”

“现在没有关系哟。每天都是休息日。”

“……也罢,那样就好。”

扎克这么说着,递出了三张纸。

似乎是使用了上等的纸张,那些纸相当的厚实。

他一边递出,一边从我的腿上移开目光。即使是我也能够察觉到了他的这个动作,让人稍稍觉得有些羞耻。

“……这是?”

“那啥,如果是你看过的剧目的话就抱歉了啊。是别人给我的东西,舞台剧的票子。”

“是那样吗!?”

也就是说是这是歌剧吧!

虽然小时候看过好几次,但从懂事起就完全没有看过了。

而现在有三张这样的票子,也就是说。

“等到我和克莱儿一起休息的那一天,要不要三个人一起去看?”

“嗯,要去!”

“那就好。有求人的价值……不,那个。”

“怎么了?”

扎克似乎喃喃自语着什么,但我没有听得太清。

他咳咳地清了清嗓子再次说道。

“那么,嗯,很好。那啥,真的是别人送我的,不必在意。”

“嗯,非常感谢。”

我有些惊讶,居然有人会送扎克这样的票子。

一般来说,欣赏歌剧是很昂贵的,甚至被人说是贵族的爱好。

“是什么样的内容呢?”

“嗯,啊……是什么来的,悲恋,这样的感觉?”

歌剧中常有的剧目呢,我看过好多那样的恋爱故事。

票子上写着剧名。

那个……

“能让我看一下吗?”

“好。”

我稍微探出身子,朝着扎克手上的票子伸出手。

在那个瞬间——我的脚绊了一下。

“——!”

身体一瞬间失去了平衡。

我意识到自己的脚绊到了桌子。

位于而我摔倒的方向上的——是扎克。

“额、喂!?”

“呀——!”

碰地一下。

我和扎克的额头撞在了一起。

主要是我的错。

但是——

“——!”

不经意间,因为我撞向了扎克的缘故。

扎克的右手摸到了我的胸部。

因为羞耻感,我的脸颊涨的通红。

“痛痛痛……喂喂,真是危险啊……嗯,这是啥……”

然后,该怎么说呢。

明明扎克摸着我的胸部。

却完全没有察觉。

我的胸部就这么硬吗!

心中的怒火“噼啪噼啪噼啪”地燃烧了起来。

我用眼神示意娜塔莉雅。

有关于动武的事情是娜塔莉雅的工作;娜塔莉雅是我的侍女,同时又是我的护卫。也就是说,报复对我做出失礼行为的男人的也是由娜塔莉雅负责。

我不会打他的哟,因为我力气又不大。

聪慧的娜塔莉雅仅仅靠着一个眼神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那么,失礼了。”

“嗯?”

娜塔莉雅用力地向后弓起作为女性来说强有力的手臂。

然后狠狠地对着扎克挥出了拳头。

“喝!”

“嘎卟!?”

扎克被打地从沙发上飞了起来。

人类能被一击打飞到墙壁上呢,扎克留着鼻血,那张意外端正的脸庞都被白白浪费掉了。

不愧是娜塔莉雅。

“久等了,卡洛儿!抱歉,王宫突然召唤我……”

此时,威尔海姆大人终于回来了。

从各种方面来说,现状相当的混乱。

靠着墙壁昏过去的扎克。

用力地伸出拳头的娜塔莉雅。

“……这,究竟是?”

“威尔海姆大人,等您很久了哦。要在那里用餐好呢?”

“在那之前拜托你先说明一下啊!”

慌慌忙忙地要求我进行说明的威尔海姆大人的脸庞,今天也非常的精悍呢。

◇◇◇

我向威尔海姆大人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我是昨天遇到扎克的,但说起来我昨天并没有告诉威尔海姆大人呢。在此基础上,又说明了扎克对我做出的行为。

触摸淑女的胸部这样的事情,不是绅士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关于娜塔莉雅的那一拳,威尔海姆还是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原来如此,那是扎克不好。”

“是威尔海姆大人收养了扎克吗?我从那天以来就没有再遇到他了。”

“唔……嗯。虽然他对卡洛儿做出了冒犯的行为,这是事实,但当时他还是个八岁的少年;责任在于利用他的恶党身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妹妹被抓走了,从这一事实来看是很有酌情的余地的,因此就变成了在老夫的庇护下锻炼的现状。”

原来如此,不愧是威尔海姆大人,清廉又正直。

这位大人判断不能宽容恶党,但认为不应该连被恶党们利用的少年、扎克也一起裁判吧。

“老夫是打算找机会把他引见给你的,扎克现在还很不成熟,老夫和他约定好,等到能将中队托付给他的时候就为他引见。”

“非常抱歉,明明您特意考虑了这么多。”

“没关系,你们迟早会见面的,现在不过是稍稍提早了一些时间罢了。”

抱歉,威尔海姆大人这般像我低下了头。

威尔海姆大人真是认真呢。

而这种地方也非常的出色。

“然后……怎样?”

“是?”

“那个……你和扎克是久别重逢,也积攒了很多想说的话吧?如果你有什么话想要和他说的话,即使不特意陪老夫一起吃午饭也没关系。”

哎呀。

确实我和扎克是久别重逢,但并没有那么多想要聊的话题。虽然有些在意歌剧的内容,但即使不是现在知道也没关系。

比起那种事情,和威尔海姆大人一起度过的时间要来的更加重要。

“不,并没有什么。而且现在扎克都昏过去了。”

娜塔莉雅给扎克的一拳非常的厉害哦,他现在也翻着白眼。

比起我的侍女,娜塔莉雅说不定更适合成为女骑士哦。

“……是额,那么,没事,我们去屋顶……”

威尔海姆大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我的打扮。

我如同娜塔莉雅的建议,穿着制服,这样的话威尔海姆大人会感到高兴吗?

“……卡洛儿,那个打扮,究竟是?”

“是,这是学院的制服。”

“……为什么?”

“听说世间的男性都喜欢学院的制服……”

“是、是吗……”

威尔海姆大人听到我的话语,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是不中意制服吗?

就像是在困扰该看向哪里是好一样,威尔海姆大人稍稍移开了目光。

“那么,我们就前往屋顶吧?”

“……唔,嗯。不,那个……老夫下午还有工作要做,不能空出太长的时间……可以就在这里吃吗?”

“哎,您刚才说要去屋顶……”

“抱歉。唉,没想到居然会穿学院的制服来……”

我歪起了脑袋。

不能穿学院的制服来吗?虽然娜塔莉雅说世间的男性都喜欢制服,但说不定威尔海姆大人并不中意这样的服饰。

该怎么办呢。

“真的很抱歉。午餐……就拜托在这里了。”

“明白了,卡洛儿没关系。扎克要怎么办呢?”

“老夫带他去医务室,在这段时间里就麻烦卡洛儿准备午餐了。”

威尔海姆大人这么说着扛起了扎克。

见识到威尔海姆大人的力量,我不由得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威尔海姆大人今天也很出色呢。但是,为何会小声说着“也不能让谁看到……”呢?

出了房间之后,威尔海姆大人就带着扎克前往医务室。在此期间我准备起午餐来。

虽说是准备,但也不过是打开便当、切开面包、倒好茶而已。接待室里没有能加热茶的工具,因此茶可能稍稍会冷掉,但是和午餐一起吃的话,稍稍冷一下后温度倒正正好好。

没过一会,威尔海姆大人回来了。

“那么,老夫开动了。”

“是,还请享用。”

我和威尔海姆大人一起动起嘴来。

顺带一提,娜塔莉雅则是在接待室的一角打开了小小的便当盒,吃的时候也没有疏忽警戒,不愧是娜塔莉雅呢。

“嗯……真是美味啊。”

“您能喜欢卡洛儿也非常的高兴。”

“名字确实是克丽丝吧?你们家的厨师长?”

“您知道克丽丝吗?”

“因为阿尔伯特每天都挂在嘴边啊。”

骑士基本上都知道了,威尔海姆大人笑着这么说道。

我实在没想到克丽丝会通过这样的方式变成骑士团之中的名人,还是先不要对本人说吧。

否则感觉她对兄长的态度会更加冷淡了。

“那位厨师的本领还是如此出色啊,甚至都让我想推荐为宫廷厨师了。”

“那样的话我们家会很困扰的。不过……对于克丽丝来说,那样比较好也说不定。”

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今天早上克丽丝的身姿,她今天也怒火冲天地斥责着罗伯特。

虽然不知道父亲和母亲是有怎样的原因,但克丽丝一直斥责做出那样失礼态度的人,她自己也会感到疲倦的吧。虽然这是因为她身为厨师长的立场,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如果有更好的条件的话,说不定会想要跳槽的吧。

不过如果变成那样的话,罗伯特就更加作威作福了,叫人困扰。

“嗯?和阿尔伯特进展的不好吗?”

“虽然兄长总是会对克丽丝说些甜言蜜语,但一直被当做耳边风。这已经是常态了。”

“那么是有什么原因吗?”

“嗯……”

虽然是我们家的家事,但对威尔海姆大人说的话也应该没什么关系。

不过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在自晒家耻就是了。

“实际上,克丽丝……厨师长的部下之中,有一个态度很差的人。每天克丽丝都要骂他一顿。”

“哦?像那样的人不应该早点解雇吗?”

“卡洛儿也是这样想的,但不知为何仍然留在我们家里。卡洛儿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

“嗯。说不定是有什么隐情吧。”

“是的。但是,很难问出口。”

此时,威尔海姆大人皱起了眉毛。

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摸起了胡须。

“……那个男人,该不会叫罗伯特吧?”

“您知道吗?”

“嗯……说的是罗伯特啊。真是的,是这么回事啊。”

威尔海姆唉地大大地叹了口气。

这之间到底有怎样的关系呢?明明罗伯特和威尔海姆大人之间看起来没有什么接点来的。

“威尔海姆大人,您知道原因吗?”

“嗯。姑且是知道的。”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伊丽莎白没有对你说吗?”

“是的,母亲什么都没有对卡洛儿说。”

嗯,威尔海姆大人一边摸着自己的胡子,一边考虑着什么。

可以的话,还希望能告诉我原因。

“……既然伊丽莎白没有告诉你的话,老夫也不能擅自对你说。”

“是,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