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好女人

第一卷 第五章 好女人

“冷静下来了吗,卡洛儿。”

“……呜、吸。是的,母亲大人。”

“那么进公爵府里去吧,详细的事情经过就在里面说明吧”

直到我的哭喊、抽泣变成呜咽之前,母亲大人都一言不发地抱着我。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才恢复了冷静,想道,我究竟在玄关前做出了什么样的行为啊。作为淑女来说实在是太不体面了。

但是,我没法压抑内心的感情。

我跟随着母亲走过玄关、接着来到二楼——最后到达了母亲的房间。

这个房间我并没有来过几次。一般来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向母亲报告的事项,在餐厅就可以了。而且如果母亲有事要找我的话,大致都是来我的房间里;她是非常积极主动的一位女性。

我坐在母亲房间里的沙发上,一边抑制着仍然没有停息的抽泣,一边对坐在面前的母亲进行说明。

我的说明结结巴巴的,母亲听起来肯定很吃力吧。

但是,现在的我无法流畅地进行说明。

倒不如说——在我说明的时候,感觉眼泪就又要溢出来了。

威尔海姆大人的工作涉及面很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丢掉性命。

威尔海姆大人说自己是无法照顾家庭的人。

威尔海姆大人说,让我去寻找更适合的伴侣。

当我说要咬舌自尽的瞬间,威尔海姆拒绝了我,让我回去。

直到我的说明结束为止,母亲都一言不发地聆听着。

然后,在我话语结束的同时。

“娜塔莉雅。”

“是。”

“刚才卡洛儿说的话,有任何偏差吗?”

“是。没有任何的偏差。我也听到了那番对话。”

“我明白了。”

不知为何母亲向娜塔莉雅确认了起来。

大概是觉得我的话语有很多混乱的部分吧。但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对母亲做出虚伪的报告。

“不要生气,卡洛儿。我只是想要听取一下客观的意见而已,我不会只听取、盲信一方之词。”

“我明白的,母亲大人。”

我点了点头。母亲大人是位慎重的女性。

因此才会不仅只听取我的意见,也征询了娜塔莉雅的意见吧。因为所谓的话语会因为来自于当事人还是客观方而产生不同的意义。

“卡洛儿,不要再哭了。”

看到我又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母亲如此命令道。

但是,我没办法忍耐。

我是个软弱的女人,除了哭泣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母亲大人。”

“让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吧。遇到痛苦的事情后就知道哭泣的女人是三流的。”

……

那是,因为。

我,就是个,软弱的人。

“你思慕着威尔海姆大人,那份思慕被拒绝了,那又怎么样?”

“……哎?”

“说到底,卡洛儿,你认为你会一帆风顺、理所当然地和威尔海姆大人结合吗?”

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爱着威尔海姆大人,只要威尔海姆大人回应我的话,我们的关系就会固定下来,我就是这么想的。

已经得到了双亲的赞成。

也得到了国王的认可。

而且我的这份思慕是真真切切的。

然而——

“您是说,并非如此吗——?”

“嗯。婚姻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既有两情相悦但无法结合的人,也有单方面抱着爱意但不被另一方接受的人。结婚的人之中也有非常多彼此之间不抱有爱意。不会有没有任何障碍的婚姻。”

“那么,要怎样……”

“很简单的事情。成为一流的女人就好。”

“……母亲大人,什么样的女性才能被称为一流呢?遇到痛苦的事情,也能自然地逆来顺受的女性,是一流的吗?”

听到我的问题,母亲摇了摇头。

并不是那样吗?

“遇到痛苦的事情也能自然地逆来顺受的女人,是二流的。”

“是,那样吗……?”

“所谓的逆来顺受那也只不过是从中逃避,只是视而不见罢了。虽然比起活在悲伤中、不断哭泣的女人要多多少少好上一点,但也不过如此罢了。”

那么,什么样的女性才能算得上是一流呢?

对于我来说,一流的女性就是母亲。

那么,母亲是如何面对痛苦的事情——

“遇到痛苦的事情,正面承受、咬紧牙关忍耐的女人,才能称得上一流。”

“——!”

“不论是多么的痛苦,也必须拥有迎面而上的勇气。不可以逃跑。卡洛儿,你被威尔海姆大人拒绝了,那让你非常得痛苦,非常得悲伤吧。但是,不可以从其中逃避。”

即使,那是扎克的温柔。

即使,那是居家的舒适。

即使,那是母亲的温暖。

也不可以逃避。

“……但是,我。”

“这就是你的坏习惯。”

“咦……”

“不可以一直重复但是,但是。你是想对谁找借口吗。你是想要某人许可你,同意让一切都顺着你的想法来吗?你的想法,只有你自己能够实现。如果你有对自己找借口的时间的话,不如用那段时间行动起来。”

母亲的话语刺入了我的内心。

我总是,“但是”“但是”地找着借口。

这借口究竟是给谁的呢?明明除了我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妨碍我的行动。

“……母亲大人。”

“怎么了,卡洛儿?”

“我……给威尔海姆大人,添麻烦了吗……?”

威尔海姆大人说,自己是没办法照顾家庭的人,所以不需要妻子。

我接下来要是和威尔海姆大人一起生活的话,对威尔海姆大人来说只会是麻烦而已。

如果我对威尔海姆大人只是麻烦的话,那我的活下去的价值——

“卡洛儿。”

“……是。”

“你啊,有自信接下来的人生中,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吗?”

“——!”

我的心在颤抖。

不可能做的到那种事的。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不给任何人添麻烦就能独自度过一生的人类。

“在你接下来度过的一生中也会给其他人添大大小小的麻烦吧。”

“……是。”

“面对想要与其共同走过这般人生的伴侣,却还想着是不是给对方添麻烦了,这很奇怪吧?爱情本来就是麻烦的事情,只不过是将自己的感情强压在对方的身上罢了。”

“呜……”

正如母亲所言。

我什么觉悟都没有做好。

那么,我要怎么办才好呢。

“母亲大人……我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呢。”

“我来教你件好事吧。”

呵呵,母亲微笑了起来。

那是充满了慈爱的,正可谓是女神的微笑;如同照亮了我的前路的太阳一样。

“成为一个好女人吧。”

“……好女人,是吗?”

太过笼统了,我不明白。

但是,既然是母亲如此说的话,那就是这么回事吧。

“嗯。即使被强加爱情在身也不会让对方感到麻烦,而是觉得幸福的女人;让对方中毒般想要和你一起生活的女人;仅仅是说话就能让对方感觉到快乐的女人……成为这样的,好女人吧。这样的话,威尔海姆大人也会爱上你的吧。”

我找到了前进的目标。

虽然是宛如蒙着一层雾般模糊不清,但我已经确定好了目标。

我,卡洛儿•安布劳斯十六岁。

为了成为一个好女人,会拼命努力的!

◇◇◇

“那么,卡洛儿。”

“是,母亲大人。”

“接下来就是说教了。”

唔。

我猜到接下来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母亲是位温柔的女性,同时也很严厉。

我做出的行为,实在太过不成熟了。

“虽然有各种各样需要注意的地方,但,有一点还是最需要注意的。”

“……是。”

“咬舌自尽,究竟说的是什么?”

母亲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我。

好可怕。

但是,我不可以再触碰母亲的逆鳞了。

“要挟自杀来强迫对方实现自己的愿望,这可不是淑女该有的行为。是谁告诉你这种事情的。”

“……以前,读的恋爱故事里,写着那样的事情。”

“真是恶毒的书籍。真是的……以自己的性命为盾牌威胁对方,实在是愚蠢至极。那不过是想要引起对方的兴趣罢了。而且,你还说过,没办法和威尔海姆大人结合的世界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之类的?”

“……非常抱歉。”

“这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事情。卡洛儿……你扬言要咬舌自尽,这就如同是对大家的背叛。”

“咦……”

背叛?

我?

为何母亲大人会这么说呢。

我只是听凭感情,希望威尔海姆大人回头才会这么说的。

为何会被说成背叛呢。

“卡洛儿,你啊……说自己是没有价值的人。”

“我、我……”

“我也好、吉列姆也好、阿尔伯特也好,都爱着你,爱着生为一个人的你。你说出那样的话来,让我非常的悲伤。”

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考虑的尽只有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周围的人。

确实,我对威尔海姆大人说要咬舌自尽,不过是想要实现自己的愿望。

但是,这也是以我的性命为盾牌。

同时,还贬低了我的人生价值——

“非、非常……抱歉……”

“不要再做出用自杀去要挟对方的举动了。那并非是淑女该有的行为,不过就是个可悲的女人罢了。”

“呜……”

我深刻地反省起来。

我如此轻率的话语,贬低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背叛了家人,并且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可悲的女性。

威尔海姆大人会对这样的女人发怒也是没办法的。

“而且,你用自己的性命为盾牌的理由也有问题。”

“……我觉得……要是给威尔海姆大人添了麻烦的话……”

“麻烦什么的,你添几次都没问题。”

“怎么会……”

就如同刚才所说的,我没有自信说,接下来的人生都不会给其他人添麻烦。

所以,至少不要给威尔海姆大人添麻烦吧。

因此,我会尽我所能地不给威尔海姆大人添麻烦。

但是,母亲摇了摇头。

“晚会上,你对威尔海姆大人诉说你的爱意的那个时候,威尔海姆大人有说是麻烦吗?”

“……并没有。”

只是,看起来很困惑。

说,不曾以那样的目光看我。

“你突然去屯驻地拜访威尔海姆大人的时候,威尔海姆大人有说是麻烦吗?”

“……并没有。”

虽然最初非常地吃惊,但之后还是带我参观了屯驻地。

明明还有工作要处理,还特意为我分出时间来。

“当你对威尔海姆大人说以后要一起吃午餐的时候,威尔海姆大人有说是麻烦吗?”

“……并没有。”

威尔海姆大人配合了我。

虽然威尔海姆大人似乎并不是那么热心,但也没有拒绝,约好和我一起用餐。

“当递出一部分由你制作的午餐时,威尔海姆大人有说是麻烦吗?”

“……并没有。”

威尔海姆大人吃了下去。

也说了感想。

说,很美味。

“你为什么不明白呢?这些全部,对威尔海姆大人来说除了麻烦还能是什么?”

“……”

确实,回想一下的确如此。

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被告白,还趁其不备被亲了脸颊。

明明仍是工作中,却分出时间来带我参观了屯驻地。

平时不会吃的午餐,却因为我的任性和我一起来享用。

不管哪一项,对威尔海姆大人来说都是麻烦吧。

“……但是,威尔海姆大人,并没有说麻烦……”

“给人添麻烦也没关系,是孩子的特权。而被人添麻烦,则是成人的义务。威尔海姆大人是成人,而卡洛儿是孩子。正因如此,威尔海姆大人接受了卡洛儿的一切。”

“……呜。”

这么一想的话,我的所有行为对于威尔海姆大人而言都只不过是添麻烦而已。

但我绝不是想要给威尔海姆大人添麻烦。

“我再说一次,添几次麻烦也没关系。”

“但是……”

“但是,不可以让他担心。”

唰的一声,我抬起头来。

映在我眼里的,是诉说着严厉的话语,脸上却露出温柔笑容的母亲的身姿。

麻烦与担心。

两者非常地相似,但又大大的不同。

“卡洛儿,如果你真的遇到危险的话,威尔海姆大人会不求任何回报地前来营救你吧。就如同误以为你被娜塔莉雅袭击的那个时候一样。”

“为、为什么母亲大人会知道那个时候的事情……”

“虽然娜塔莉雅是你的侍女,但所有的事情都会向我报告。”

太羞耻了。

我回忆起我因为自己的误会而哭泣,让威尔海姆大人担心的那件事。

是的——我让威尔海姆大人担心了。

我那个时候——让威尔海姆大人担心了。

“……呜。”

“你理解了吗?威尔海姆大人一定非常地惊讶吧。并且,挺身守护了卡洛儿对吧?当你面临真正危机的时候,威尔海姆大人将会前来营救你。”

“……是。”

“那么,给予卡洛儿危险的对象是你自身的话,威尔海姆大人要怎样才能拯救你呢?”

咬舌自尽——我是这么说的。

那是为了引起威尔海姆大人的注意,让他担心才这么说的。

这番话。

要比给威尔海姆大人添麻烦,还要来的罪孽深重——

“母亲大人……”

“嗯。”

“我……要怎么,才能赎罪呢?”

没有时间为被威尔海姆大人拒绝而悲叹了。

我理解了我到底是何等的罪孽深重。

那么,能做的就只有拿出行动了。

“很简单。”

可是,母亲果然还是说了同样的话语。

“成为一个好女人就好了。”

……

还是那般笼统,叫人弄不明白。

“那么,差不多这种程度就可以了吧。可爱的卡洛儿,在晚餐之前,把自己的脸好好整理一下哦。虽然我已经听你说明了经过,但要是让吉列姆看到了你这样的脸蛋,他可是会非常吃惊的。”

“……是。”

现在的我的脸庞是这么不能见人吗。

但是,既然母亲大人这么说了,那就应该是这样吧。

虽然我想回到房间一个人偷偷哭泣,但现在已经有了努力的目标。为了成为一个好女人,我接下来要好好努力。

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努力才好。

◇◇◇

我首先回到了屋内,脱掉制服换上室内便服。

虽然制服很可爱,但行动起来稍稍有些不方便。因此我在房间里基本上都是穿室内便服的。而且,制服的袖子也被眼泪给浸湿了。

虽然我想要泡一下澡,但为此而特意煮热水的话也有些对不起佣人们,所以还是忍了下来。

对了。

“娜塔莉雅。”

“是,大小姐。”

之前在母亲房间里就一直跟随着我的娜塔莉雅还是一如既往,笔直地站立在我的身后。

只要我不出声呼唤,她就会如同空气般跟随在我的身旁,真的是值得感激。

“娜塔莉雅,你觉得好女人是怎样的女性呢?”

“嗯……”

要我说的话,娜塔莉雅是非常有魅力的女性。

个子很高,脸庞也很端正,胸部也很大;而且性格也不错,机灵、温柔。像娜塔莉雅这样的女性正可谓是好女人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必须改造肉体了;要怎样才能让胸部变大呢。

“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也可以吗?”

“是的,没有关系。”

“那么……我理想中的女性,是拥有能够不依靠他人活下去的强大的女性。”

不依靠他人活下去的强大。

其中确实与母亲说的一流女性有所联系呢。

母亲说过,一流的女性是遇到痛苦的事情也会咬紧牙关承受下来的女性。不论是遇到何种痛苦也不会产生动摇,拥有这份坚强的女性才能称得上是一流吧。

不依靠他人生活下去的强大,似乎符合母亲所说的一流呢。

“原来如此……”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

要问我能不能够独自一人生活下去,那真的叫人心存疑问。

说到底,我是作为公爵家的千金活到现在的,没有必要去工作;只是为了成为王妃而接受相应的教育,在学院里接受必须的教育,是将来会成为王妃支撑王的存在。

但是,那说到底也是因为我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人。

如果问,我、卡洛儿作为一个女性,在公爵家没落之后能否继续生活下去?答案大概是没办法吧。

与我相比,威尔海姆大人已经是独自一人生活了。至今为止都没有娶妻的威尔海姆大人,一定是打算独自活到终老吧。

此时,要是需要依赖他人才能活下去的软弱女性介入了威尔海姆大人的生活的话,对于威尔海姆大人来说就只是负担罢了。

因此,我是不是也应该从事某项工作呢。

就算我家不会没落,但我也不过是个女人罢了;而我必须成为能够拥有吸引威尔海姆大人魅力的强大女性。

我回想着在我身边的好女人们。

娜塔莉雅一定能够不依赖他人地活下去吧。

即使她不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侍女,只要有娜塔莉雅那般强大的话,也一定可以加入女性骑士团的吧,即使不是如此也可以在市井中找到工作。

母亲也是,一定能够一个人活下去吧。

虽然父亲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当家,但拥有安布劳斯血统的是母亲,甚至外界都产生了——母亲才是当家吧——这样的认识。

母亲在各种方面都很完美,虽然外表看起来幼小得如同是我的姐妹一般,但内心很坚强、性格也很积极主动。

克丽丝肯定也能够一个人活下去吧。

凭她出色的料理本领,即使是出没于市井的店铺也一定会生意兴隆的吧;而且她对于男性部下也非常严格,拥有不逊于男性的坚强。

外貌也是很得兄长的欢心,虽然及不上母亲和娜塔莉雅,但也属于美人;她为何会没有结婚呢,真是叫人不可思议。

该怎么办呢,我的周围尽是些好女人。

“娜塔莉雅。”

“是。”

“你觉得,我要怎样才能变得强大呢?”

为了强大到能够与威尔海姆大人并肩而立,我要做些什么才好呢。

并非是肉体的强大,而是精神的强大。

我的精神还太过幼稚了,与各式恋爱故事里出现的女主角们比起来,我的内心太过软弱了。

“有些冒犯也没有关系吗?”

“嗯,没关系哟。”

“不要放弃。”

不要放弃。

听到娜塔莉雅的话语,我不由地抬起头来。

坚持会成为力量,努力不会背叛自身;也就是说,只要不放弃的话,前方的道路一定会变得宽广。

原来如此,的确是至理名言呢。

也就是说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不放弃成为威尔海姆大人伴侣的道路吧。

“娜塔莉雅。”

“是,大小姐。”

“我去向克丽丝学料理去了。”

“遵命。”

我思慕着威尔海姆大人。

从七岁开始的这九年间,这份思念一直一直持续着。

事到如今,我无法再舍弃这份思念。

母亲说了,成为一个好女人吧。

娜塔莉雅说了,不要放弃。

也就是说。

为了成为威尔海姆大人的妻子,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努力下去。

◇◇◇

我和娜塔莉雅一起前往厨房。

我首先决定好了应该做的事情,对我来说,不要放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威尔海姆大人说过,“回去。”

但是,那再怎么说也只是“回去”而已,威尔海姆大人并没有说过不要再来了。

也就是说,即使明天再为威尔海姆大人去送午餐也没有关系。

“那、那个,大小姐。”

“嗯?”

“……我明天想要休假。”

“是吗,我明白了。好好休息哦。”

“不……那个。”

包含娜塔莉雅在内的佣人们一个月里有四天的休息时间。安布劳斯公爵家绝不是黑心企业。

可是娜塔莉雅有些支支吾吾的,看起来似乎非常抱歉的模样。

“大小姐您……明天也要去屯驻地吧?”

“是的。因为必须去送午餐呢。”

“护卫……要怎么办呢?”

“是呢……”

一般来说,娜塔莉雅休息的日子就拜托其他的佣人们。

在大多数场合下都是由总管家的理查德来代理。

理查德是名优秀的管家,只要没有遇到娜塔莉雅的时候总盯着她的胸部坏习惯就好了。

而且完全不看我绝壁般的胸部。

不过我也不想他看就是了。

“拜托理查德吧。”

“遵命。由我去和理查德先生说明吧。”

“拜托你了。”

说着说着,我们就到达了厨房。

那么,克丽丝现在正忙吗?

“打扰了。”

“啊……大小姐。那、那个,您,您有什么事吗?”

我站在厨房的入口处,向离我最近的男性询问道。

名字,记得是米歇尔吧。听说是最新雇佣的新人。

“我是来向克丽丝学料理的,克丽丝在哪里呢?”

“啊……那、那个、非、非常抱歉,大小姐。那个……厨、厨师长从下午开始,就休息了……”

“哎呀,是这样啊。”

克丽丝今天休息啊。

虽说是公爵家的厨师,但还是会正常的休息的。和娜塔莉雅一样每个月四天,不过克丽丝的休息日是固定的。安布劳斯公爵家绝不是黑心企业哦。

说不定,克丽丝今天来出勤就是为了制作我和威尔海姆大人的便当,这么一想的话就觉得很对不起她。

不过,克丽丝休息的话那就没办法了。今天就……

“大小姐,如果你想学料理的话,要我来教你吗?”

对着想要回去的我,罗伯特露出下流的表情,舔着舌头靠上前来。

“……罗伯特。”

“哎呀,大小姐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真让我高兴啊。所以,大小姐?如果你想学料理的话,我作为厨师的资历比克丽丝更长哦,就由我来教你吧。”

面对微笑的罗伯特,我内心浮现的只有厌恶感。

威尔海姆大人说过,罗伯特是有某些隐情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隐情呢。虽然之前想着要问一下母亲,但之后就忘记了。

不过——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有什么隐情,但我对他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不,不用了。既然克丽丝不在的话,我以后再过来。”

“不要这么说嘛,大小姐。我可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哦。”

“我说了不用了吧。”

那么,回屋里去吧。

虽然没能学到料理有些遗憾,但也不是必须在今天学。

往后必须让克丽丝告诉我她休息的日子呢。

“不要这么说啦,大小姐。”

啪地一下。

罗伯特抓住了我的胳膊。

“——!”

“然后,想学什么料理?我来教你吧。”

“放、放开我!”

我想要挥开罗伯特的手,但是却没法做到。

我的力气不大,而罗布特虽说是个厨师,但终归是个男人,力气上我是赢不了他的。

好可怕。

我被男性触摸了,真的好可怕。

“呀——!”

“放开你的脏手!”

此时娜塔莉雅一拳打在了罗伯特的肩膀上。

不愧是娜塔莉雅,真是可靠。

罗伯特一边痛苦地呻吟着,一边放开了我的胳膊。

趁此空隙,我慌慌张张地逃到了娜塔莉雅的身后。

“真痛啊……干嘛啊你这家伙,别妨碍我啦。”

“你没听到大小姐说了不要了吗!身为一个佣人却强迫主人做不愿意的事情!立刻给我提出辞呈!”

“啧……呵呵。可恶!”

罗伯特终于转过身去。

看样子是放弃了。

“你这家伙……!”

“娜塔莉雅,已经够了,快点回去吧。”

“大小姐……了解了。罗伯特,这次的事情我会向老爷和夫人报告的,报告你没有资格做公爵家的佣人。”

我带着鼻息粗重的娜塔莉雅快步离开了厨房。

真是的,罗伯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我实在想不到他的态度居然恶劣到这种程度。

不知为何离入口最近的米歇尔向我道了歉,接着我就回到了房间里。

娜塔莉雅似乎会好好地向父亲、母亲报告,应该没关系的吧。

◇◇◇

回到房间后,我首先坐在了床上。

直到晚餐前要做些什么好呢。

虽然就这样睡个午觉也不错,但那样的话我会变得懒惰起来的吧。

“大小姐。”

“嗯?”

“我去向夫人报告刚才的那件事。再怎么说也不能原谅那样的态度。”

娜塔莉雅在生气。

确实,刚才罗伯特的态度不是作为一个佣人应有的态度,不过我不擅长应对男性,所以稍稍有些反应过激了,这也是事实。

为什么罗伯特摆出那样的态度还能在我家工作呢。

不过我怎么想都没用就是了。

娜塔莉雅去向母亲报告,离开了一会之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

不过真是无聊呢。

以前的我是不敢想象有这样什么都不用做的时间的,不过像这样真的得到了之后又觉得无聊至极。

这种时候我要是有什么爱好就好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什么爱好。

与其说是没什么爱好,实际上是之前都没有能花在爱好上的时间。

不过,现状是,这样度过的时间很无聊。有没有什么能做的事情呢。

“娜塔莉雅。”

“是。”

“我想要培养某些爱好。”

“……爱好,是吗?”

“嗯。什么都不做的时间很无聊。娜塔莉雅知道什么不错的爱好吗?”

“是呢……要是方便的话,大小姐要不是试试编织?”

“编织,是吗?”

虽然我没有做过,但是曾经听说过。

似乎是用棒针将毛线编起来,能做出围巾、衣服,最后还能做成娃娃。

不过,那不是很困难的吗?

“如果大小姐有兴趣的话,就由不才娜塔莉雅来指导大小姐。”

“娜塔莉雅会编织吗?”

“虽然只是小时候作为消遣学过一点,那种程度的话……”

“那么教教我吧。”

“是。”

娜塔莉雅一时离开了房间,然后立刻又回来了。

她拿来的是毛线和两根编织的棒针。

“首先就从简单的围巾编编看吧。”

“嗯。要怎么办才好呢。”

“首先拿着棒针……”

我一边接受娜塔莉雅的指导,一边拿着棒针编起毛线来。

意外地相当有难度。不过只要习惯了的话即使什么都不考虑感觉手也会自己动起来。

娜塔莉雅拿来的毛线只有一种颜色,要是合起几种颜色来就能制作出色彩鲜艳的编织物,不过要怎么做才好现在还完全不明所以就是了。

像这样编织,制作出来的成品。

如果能围住威尔海姆大人的脖子的话——

只是想象一下,我的胸口就发热了起来。

总有一天我要用自己亲手制作的作品来满足威尔海姆大人。

衣服是由我织出来的,食物是由我做出来的。

如果威尔海姆大人能为此而感到高兴的话,我一定会攀上幸福的顶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