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只属于我的英雄

第一卷 第六章 只属于我的英雄

清晨。

到最后,昨天吃完晚饭之后我就回到房间不停地编织;虽然编织意外的有趣,但肩膀会很僵硬。

接下来,虽然今天娜塔莉雅休息,但我还是会照常前往屯驻地。昨天娜塔莉雅似乎已经拜托过总管家的理查德来护卫我了。

我的护卫本来不只娜塔莉雅,另外还有一人。那位女性拥有与娜塔莉雅并驾齐驱的战斗力,不过前些日子和其他佣人结婚了,为了生育离职了,现在得尽快寻找下一个护卫了。所以最近娜塔莉雅休息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由理查德来代劳的。

虽然理查德的年龄已经快要步入老龄了,但仍然是一名强壮的男性,应该能够保护我的吧。不过要是能改掉老是盯着女性胸部的坏习惯就好了。

“大小姐,早安。”

“早上好,理查德。”

理查德周到地向我行了一礼。

如果娜塔莉雅和我一起的话,他就会老盯着娜塔莉雅的胸部,不过只有我一人,所以理查德并没有把坏习惯暴露出来。要说为何的话,是因为我的胸部很平。

……不知为何,我突然感到了些悲哀。

“今天有什么预定吗?”

“早餐之后去做送给威尔海姆大人的午餐,那之后直到中午之前就随意打发一下时间然后前往屯驻地。”

“了解。”

娜塔莉雅是知道我的全部预定的,不过理查德是临时护卫,所以我姑且将一天的预定全部告诉了他。我最初是想要配合兄长出勤和回家的时间的,但又想到那会给骑士团的大家添麻烦因此放弃了这个打算。

除此之外,我所知的比较强大的人士……果然还是威尔海姆大人了吧。

由威尔海姆大人来迎接我,送我返程——仅是想象一下这样的未来,我的脸就开始发热。

◇◇◇

和家人一起用完早餐之后,我和理查德一起走向厨房。

今天,克丽丝也一如既往地训斥着罗伯特。

罗伯特作为佣人的态度实在是太叫人看不下去了。昨天娜塔莉雅已经向母亲报告过了,不知道母亲下了什么样的判断呢。

要是在早餐的时候问一下母亲就好了,不过现在就有些马后炮了。

“早上好,克丽丝。”

“唉……啊,早安,大小姐。”

“今天要教我什么呢?”

“啊……稍微等一下。我现在准备材料。咦?今天娜塔莉雅不在吗?”

“娜塔莉雅今天休息,所以我让理查德同行了。”

“嗯,休息啊。那么,屯驻地也是理查德一起陪着去咯。”

“是的,我是这么打算的。”

嗯地一声,不知为何克丽丝有些担心地皱起了眉毛。

她一边带着怀疑一边看向理查德。

“理查德先生,你能好好守护大小姐吗?”

“这可真失礼啊克丽丝。虽然看起来是这幅模样,但我过去可是佣兵哦。”

“……不,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算了,反正屯驻地也很近。”

克丽丝嘿地一下取出了材料,那是小块的肉,是腊肠呢。看来今天是准备做些烤制的菜色呢。

虽然以前做黄油烤鱼的时候曾经教过我用火的方法,但上一次没有烧透,所以这次让我有些不安。

“那么,就烤这个吧。”

“是。要怎么做呢?”

“首先往平底锅里倒油……”

我听从克丽丝的话语,烤起了腊肠。稍稍有些可怕。

不过,腊肠已经事先调过味了,因此不需要再加调味品。似乎只是要让我学习如何掌握火候而已。

不可以害怕这种程度的烧烤。

我呼了一口气,擦去额头的汗水。

说起来,明明今天罗伯特也应该在的,但却没有感受到讨厌的视线。明明总是会像舔遍我全身一样看着我的。

我环视厨房,只见罗伯特并不在厨房内,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离开了吗。

“咦?米歇尔,罗伯特那笨蛋到哪里去了?”

“我、我也,不知道……”

“厕所吗?真是,离开厨房的时候要和你说一声,我得对他说多少遍他才记得住啊。”

看来罗伯特的离开并不是克丽丝的指示。

不听从命令,擅自行动,被批评也不知道反省,被训斥还会咂舌……真是,他已经是会叫人怀疑安布劳斯公爵家看人眼光的人才了。

总而言之,对我来说没有罗伯特的视线是一件好事。

“克丽丝,这样就完成了呢。”

“嗯,是的。就是这样。”

“那么我就收下了。克丽丝,每天真是谢谢你了。”

“没关系的啦,夫人有好好地给我追加的薪水啦。”

是这样的吗?我都不知道。

不过,仔细思考一下这是理所当然的关照呢。克丽丝本来就很忙碌,还要特意为我们三人制作便当,也是应该反映在薪水上的吧。连这一点都没有发觉,我果然还是不够成熟。所以昨天克斯里明明休息,上午却还来公爵府为我们做便当啊。

◇◇◇

接着,我在房间里织着围巾,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间后,离开公爵府出发前往屯驻地。

跟在我身旁的是理查德,让我产生了非常大的违和感。

“哎呀,我最近都没怎么出来买东西,像这般在工作的白天出门也是转换一下心情,真舒服啊。”

“是这样吗?”

“是。因为我是总管,向身为佣人的大家发出指示就是我的任务。”

“这样啊。”

说起来,在我家的佣人中,理查德的地位姑且是最高的。

从立场上来说他比身为厨师长的克丽丝的地位还要高。要是有谁休假的时候代替其工作就是理查德的任务,因此基本上只要是我们家的事情他都知道。

对了。

试着向理查德问问看罗伯特的事情吧。

罗伯特摆出那样的态度还能一直留在我们家里似乎是有什么原因的。

“说起来,理查德。”

“是。”

“稍稍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请稍等一下,大小姐。”

理查德没有看向我,还伸出手来制止了我,这是怎么了?

想着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向理查德视线朝向的方向。

只见一名女性走在路上。

嘣~嘣~的,而且胸口露出了非常多,脸也很漂亮。

……理查德直直地盯着那名女性的胸口不放,就没想过要稍稍隐藏一下吗。

“嘿嘿嘿……”

“……”

总感觉,罗伯特坏得很显眼,但理查德也有很大的问题。

不过,理查德毕竟年纪也大了,差不多也快要退休了,就让他风平浪静地退休吧。

我这般想着,然后无意识地看着理查德。

只见有什么——向着他的后脑勺

挥落下来。

血——!

“——!?”

理查德被钝器一样的物体从后方殴打,倒了下来。

我甚至无法发出尖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幅画面。

接着——两个露出下贱笑容的男人看向了我。

“你就和我们一起来吧……”

“嘿嘿嘿……”

“什么啊,就和情报说的一样。很简单地就上钩了。”

“呀——!”

两个男人和之前理查德一直盯着的那名女性一起围住了我,按住了我的嘴巴。

然后——我被带走了。

◇◇◇

我醒来的时候,一片漆黑。

看来是让我闻了某种药物,我的大脑还相当的模糊;但还是能够感觉到我横躺着被装入了狭窄的某物之中。

脑袋非常地痛,什么都无法思考。但是不管怎么想,这都是我人生面临的最大危机。

我所在的环境咕嘟咕嘟地震动着,大概是坐在马车上吧。我硬是让发疼的大脑清醒过来,以把握现状。

首先,我的两只手都被绑着。

然后脚也是,两只脚腕被绑住了。

除此之外,从感触上来看,看来我是被装入了类似麻袋的东西了,而且外面还套上了好几层。

不怎么想,都是打伤了理查德的那伙人把我给绑架了。

然后照我来看,对方是有正确地掌握了我的情报然后才做出这样的恶行的。

最初,吸引理查德目光的“嘣~嘣~”的女性是陷阱吧,也就是说,犯下这个罪行的是知道理查德会盯着女性的胸部不放的某人。

“啊哈哈哈,这活真轻松啊。拿到的钱足够我们玩整整两年了,真是件好差事。”

“差不多快到了吧?应该是在这一带交差的。”

我能听到麻袋外传来的这样的对话声。

这应该是绑架了我的绑匪们的声音吧,然后,似乎是有人指示他们绑架我的。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但马车摇晃的相当厉害,通过的道路并没有整备过吧。这么说来的话说不定是离开了城市。

现在,我要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话说,在交给委托人之前我们先玩玩不行吗?”

“白痴,你在说些什么啊。不要节外生枝、搞糟对方的心情比较好。”

“啊哈哈,你是喜欢幼女的啊。面对那种小鬼,我是想兴奋也兴奋不起来啊。”

“烦死了。这可是公爵家的千金啊,会很享受的啦。”

从声音来判断,大概有三人。

应该是袭击了理查德的两名男性,以及从前方走来的“嘣~嘣~”的女性吧,除此之外,还有所谓的委托人吧。

遗憾的是,我的身体能力极端地低下,是无法逃过那三人的追捕的吧。

虽然不知道委托人到底是什么人,但如果说哪里能找到逃跑的空隙的话,那就是我被交付给委托人,离开那三人的时候吧。

咕咚咕咚摇晃着地马车碰撞着我的身体,肩膀之类的地方意外地痛。

“话说,还没醒过来啊,那个大小姐。”

“使用的药效应该并没有那么强才是。”

“醒过来的话她就会尖叫,我们会知道的啦。在温室里长大的千金小姐把握了现状之后立刻就会尖叫起来的。”

很遗憾,我已经醒了。

虽然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但已经冷静到不会发出尖叫了。

话说回来,我要是尖叫的话,反而会让自己更加危险。

此时继续装睡是最好的选择吧。

现在绝不是会让人保持冷静的情况。

但是,即使我再怎么焦躁,再怎么慌张,事态也不会好转。

那么我就必须尽全力保持冷静,并且寻找能够逃出去的方法。

“哦,看到了,是那个公馆吧。”

“真是,居然还要我们特意搬到这样的深山。”

“算了,也好啦,相应的报酬也上升了不少。”

“考虑到进入贵族私有地的危险,要更多一点才好吧?”

“说的也是。试着再和对方谈谈看吧。”

贵族的私有地,深山,公馆。

我整理起掌握的情报。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但使用的药效并没有那么强,也就是说应该并没有经过太长的时间。从射入麻袋中的阳光来看,现在太阳应该还高挂在空中。

我是在不到中午的时候被抓的,应该还没有过太久。再加上考虑到马车的摇晃,速度应该并不是很快。也就是说选择项很有限。

然后离王都最近的深山——

如果从南门出城的话,最近的山脉就是分隔了安布劳斯公爵家和王都领地的卡夫斯山脉,卡夫斯山应该属于安布劳斯公爵家的私有领地才是。记得因为生长着野生的蘑菇,所以禁止外人入内。

然后,公馆——

应该并不是在深山中建有公馆吧。但是,卡夫斯山顶是建有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别墅。那是只有在采收蘑菇的时候才会使用,平时应该都不会使用才是。

从状况来判断,这里很有可能是卡夫斯山。然后,目的地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别墅的可能性也非常高。

虽然在麻袋中完全不清楚情况,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应该也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呢。

摇晃了一段时间之后,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让人不快的震动终于停止了。

“好,那么放下来吧,你拿着那头。”

“你就不能一个人搬啊。”

“吵死了。一个人搬的话一个不好脱手了把她弄醒了就麻烦了。”

“啧。”

两个男人隔着麻袋触摸了我的身体。

我祈祷着他们不要摸到奇怪的地方,不过即使摸到了我也不应该抵抗吧。

他们认为我现在仍然处于昏睡中,我就利用这个误解吧。

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浮在了空中。

一个人抱起了我的脖子附近,一个人抱起了我的脚附近,我完全浮在了空中。没有摸到奇怪的地方真是太好了。

接着我能够感觉到那两个男人就这般把我抱在半空中往前走去。

“辛苦了。”

此时,另一个声音出现了。

那是我相当耳熟的——平时听过好几次的,下流的声音。

“哟,你订的商品送到了哦。”

“还请验收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千金、卡洛儿•安布劳斯。”

“不过现在药效还没有过去,她还在昏睡。”

装着我的麻袋被放到了地上,麻袋的口子被解了开来。

阳光照射了下来,但我必须继续装睡。

“哦!……确实,没有错。”

“那么,麻烦你给说好的报酬。”

“嗯。这是报酬。”

某物发出了叮当叮当的声音。

恐怕是在交付装入了金币的袋子吧。如果是金币的话,那个量相当大。

不过我不觉得以他的身份能够准备这么大的金额。

“那么,我们就在这附近守着。”

“还请慢慢享受,老爷。”

“我想你们应该明白的吧,一定要保密。”

“当然明白啦。”

能够感知到男人们一边嘿嘿嘿地笑着,一边离开了。

然后,只剩一人的委托人抱起了我的身体。

“嘿嘿……嗯,终于到我手里了啊……卡洛儿。”

那只抚摸我头发的手,让我感到很恶心。

那只抚摸我脸颊的手,让我感到很恶心。

那双看着我身体的眼睛,让我感到很恶心。

但是,我终于明白了。

“只要得到了卡洛儿的话,安布劳斯公爵家就没法忤逆我了……嘿嘿,我要好好教会他们,继承了正统的公爵家血脉之人才有资格成为家主。”

我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

我微微将眼睛睁开了一道缝隙,在那里的是——

露出了下流的表情、舔着舌头的——罗伯特。

“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完全不听从指示,但绝对不会被解雇的罗伯特。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

我唯一明白的一点就是——罗伯特和安布劳斯公爵家之间有某种很深刻的因缘。

说到底,知晓公爵家佣人的情报,从这一点来看犯人就很有可能来自于公爵家内部。

在掳走我的时候,有一名“嘣~嘣~”的女性走过我们前方,理查德被她吸引了注意力,接着被从后方偷袭了。这是只有知晓理查德坏习惯的人才能散布出去的情报。

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天娜塔莉雅休息,由理查德来代理这件事本身是昨天刚决定好的。另外在我将娜塔莉雅今天休息一事告知了克丽丝之后,那之后不久就消失了踪影的罗伯特不管怎么想都可疑至极。

不过,有件事情很让我在意。

罗伯特说,继承了正统的公爵家血脉之人才有资格成为家主。

但是,罗伯特只不过是个被雇佣的厨师罢了,该不会,这就是威尔海姆大人欲言又止的事情吧。

在视线和罗伯特接触之前,我唰地一下闭上了眼睛。

从现状来看,似乎只要不胡乱抵抗就不会有性命的危险。

“一切都进展地相当顺利……可恶的老头,在那个世界看着吧。我才是继承安布劳斯公爵家的人!”

到底要做些什么,罗伯特才能够继承安布劳斯公爵家呢。

我再怎么说也不过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长女。只要有身为长子的兄长在,即使硬把我娶回家也无法继承公爵家。

明明如此,但从罗伯特的那番话来看,似乎还存在着我不知道的秘密。

“啊呀……不可以让你睡在这种地方。很快你就要成为我的新娘了,必须要小心翼翼地对待你啊。”

我绝对讨厌那样的未来。

我的感情只会献给威尔海姆大人。说到底,对于总是用下流的眼神看着我的罗伯特,我内心感到的就只有厌恶而已。

在那之后,罗伯特抱起了我。

这让我感到非常地不快,但现在只有忍耐。似乎在这里的就只有罗伯特一人,只要罗伯特也离开的话就能找到空隙,说不定能够逃出这里。

为此必须的则是情报。

似乎我们进入了公馆内。明明应该是上了锁的,为什么能进来呢?

我记得曾经听说这里会定期的打扫一番,说不定是与这个有关联。

“来,你就躺在那里吧。”

我被放下的地方相当柔软,应该是床。

上面略有些尘埃,自打扫开始已经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了。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记住别墅的全部构造,所以不知道现在是位于哪个房间。

如果罗伯特就此离开的话,我说不定就能掌握最基本的状况了。

“呼……真是的,那些家伙使用的药效还真强。真希望你能快点醒来啊。”

遗憾的是,我已经醒过来了。

剩下的就只有寻找空隙逃出这里了。

“真碍事,取下来吧。”

罗伯特解开了绑住我脚腕的绳子,这样的话双脚就自由了。可以的话希望他也能解开我双手的束缚,但看来他只打算放开我的双脚。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只取下我脚上的绳子,但这样的话就能逃跑了。

不过,这样的话我就明白了。

只要这样继续装睡,现在这段时间里就是安全的。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罗伯特的手,触摸了我的脸颊。

“也罢,算了。”

那只手慢慢地触碰着我的皮肤,移向了我的脖子。

然后,移向了我中意的这件蓝色连衣裙背部的纽扣。

“也可以在睡着的时候来一发啦。”

他那下流的手解开了我的纽扣。

然后,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大腿,就这样往裙子——

“呀——!”

因为厌恶感,我不由得发出了悲鸣。

“嗯?”

能够感觉到罗伯特传来了怀疑的视线。

然后——唰地一下露出了微笑。

“什么啊,你已经醒啦,大小姐。”

果然,暴露了。

不可以再继续装睡下去了。我离开睁开了眼睛,然后远离了罗伯特触摸我的双手。

“……你、你想要做什么,罗伯特!”

“即使你问我想要干什么啊。从现在起我就要和大小姐做了。”

“不、不要!”

“没什么,安心吧,大小姐。直到腰软之前会和你做整整一晚的,侵犯你直到你的大脑无法运转,让你的内心和身体会全部染上我的颜色啦。”

“呀——!”

可怕!

可怕!

可怕!

我的内心和身体,全都是要献给威尔海姆大人的。

不能够,被这样的男人给夺走。

我拼命地瞪着露出了嗜虐笑容的罗伯特。

“嘿嘿,这不是挺可爱的吗,大小姐。”

“为、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为什么,啊。要恨的话就去恨你妈妈,还有爷爷吧。”

“母、母亲、和祖父!?”

“什么啊,看你那模样,他们什么都没告诉你啊。”

罗伯特嗤嗤地笑了起来。

连那个笑声都像是瞧不起别人一般,让人非常得不快。

“就告诉你我的本名吧。我啊,是罗伯特•安布劳斯哟。”

“哎……?”

“前代家主杜克利德•安布劳斯的长子就是我。”

听到意料之外的发言,我的大脑空白一片。

罗伯特•安布劳斯。

能以安布劳斯作为姓氏的就只有安布劳斯的直系血族,分家是不允许拥有这个姓氏的。

他这样自报姓名,而且还说自己是祖父的长子。

“为、为什么……!”

“算啦,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大小姐你要和我结婚咯。然后,我会再次成为安布劳斯家的血族。我失去的就只有安布劳斯的姓氏,只要再次获得安布劳斯的姓氏的话,我就会成为正统的家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都好啦。大小姐你啊,只要照我说的做就好啦!”

伴随着咚的一下,我的眼前金星乱冒。

最初感觉到的是冲击,接着是炽热和疼痛。

我不由得按住了脸颊。

罗伯特——毫无犹豫地殴打了我。

“呀——!”

“对对,就这样老实一点。不过,你尽管叫也没事啦。反正这里是深山,而且还是贵族的私有地,谁也不会来的。侵犯哭泣的女性也意外地有趣啊。”

下贱。

罗伯特露出了被人们称为下贱的笑容。

从他的一言一行中,至今为止他做过的诸多恶行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恐怕他至今为止对许多女性犯下恶毒的罪行吧。

然后——同样的事情也将降临到我的身上。

“来,首先是,嗯……做吧。”

罗伯特这么说着,一边解下裤子一边靠近过来。

我能做出的唯一抵抗就只有不断地后退。

但是。

不可以放弃。

因为我是。

因为我是,卡洛儿•安布劳斯。

是骑士团长——威尔海姆大人的、幼妻!

“呀、啊!”

在靠近的罗伯特像是骑马一般想要骑到我身上的时候。

我狠狠地抬起膝盖撞向他的股间。

“呜、咕!”

唰啦啦地一下,膝盖传来了碰碎了什么的触感,感觉非常的糟糕。

但是,本应只是微不足道的抵抗。

却让罗伯特痛苦的呻吟起来。

他按着股间,呼啦呼啦地颤抖着。

对于告诉我攻击男性的股间是最有效的莉莉娅,真的是感激不尽!

我慌不择路地立刻离开了床,飞奔出了房间。

这里是卡夫斯山山顶的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别墅。

那么回去的路我是认识的。

虽然可能会遇到野兽,但比起罗伯特要好上太多了。

“给、给我、等一下!”

我拼命地奔跑着。

我能够感觉到罗伯特就跟在我的身后,但是我的双手被绑着,身体很难保持平衡。

我跑过笔直的走廊。

没有确认身后的余裕,我实在太害怕了,以至于能做的就只有逃跑。

如果我更加强大的话。

如果我如同威尔海姆大人那般强大的话。

我诅咒起自己的软弱,诅咒起自己那贫弱的体力。

恐怕我是被带到了最深处的房间,离入口还很遥远。因为全力奔走,我的呼吸非常的慌乱,心脏的鼓动也很激烈。

脚很痛。

但是,要忍耐。

“啊啊啊啊啊!站住啊啊啊!”

罗伯特的声音离我近了许多。

恐怕他已经就在我的身后了吧。如果被抓到了的话,不知道会被做些什么。

他原本就是绑架了我的元凶,最糟糕的情况下,这次说不定会被杀掉。

我——不要被杀掉。

我要、再一次、去见威尔海姆大人——

“站住啊啊啊!”

大门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只要打开那扇门的话,就是外面了。到了外面的话,藏身的地方要多少有多少,最差的情况下,即使从山坡上滚下去也没关系。

是的,那一瞬间,我松了口气——

“呀啊!”

我的脚绊倒了,脸庞狠狠地撞到了地板上。

脸非常地痛。

说到底,没有体力的我没法在这样的距离以这样的极限状态不断奔跑。双脚如针刺般得痛,右边的脚腕说不定扭伤了。

但是,除此之外。

我全身颤抖地回过头去。

“啧……让我费了一番功夫啊。”

在那里的是。

露出了愤怒表情的罗伯特。

他离我只有十步之遥了。

如同将猎物逼入绝境一般,他慢慢地——

罗伯特慢慢地,靠近了我——

“呀……!”

“呵,已经不会让你逃走了,给我老实点。”

“救、救我……”

救救我。

请救救我。

威尔海姆大人——!

“什——!”

伴随着重重地磅的一声,大门打开了。

罗伯特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那个方向。

门打开了,站在那里的是。

“卡洛儿!”

为何,您会在这里呢。

为何,会在我希望您出现的时候出现呢。

威尔海姆大人。

就站在此处。

“威、威尔海姆、大人……”

威尔海姆大人弯下了膝盖,将倒在地上的我抱了起来。

为何,会在我面临危机时,像这般现身呢。

被威尔海姆大人健壮的身体抱在怀中,疑问在我的内心浮现。

离我被带走还不到一日。不,我在途中失去过意识,说不定已经经过一天了,不过从我的体感来说还应该是被掳走的当天。

明明如此,以威尔海姆大人为首,在他的身后跟随着数十名骑士。

“卡洛儿,有受伤吗?”

“是、是的,我……”

唰的一下,威尔海姆大人坚硬的手指碰触了我的脸庞。

那是刚才被罗伯特殴打的位置。稍稍有些痛,恐怕肿起来了吧。

仔细一看,摔倒的身体上到处都是灰尘,用这幅模样出现在威尔海姆大人的面前,实在是太不像样了。

但是。

威尔海姆大人“嘎”地一声咬紧了牙齿。

“如果老夫早一点察觉的话,你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威尔海姆、大人……”

“卡洛儿,你已经可以放心了。只要有老夫在这里,就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卡洛儿。”

“万、万分感谢。”

被威尔海姆大人抱在怀中,让我心跳不已。

明明刚才还处于说不定会被罗伯特玷污的情况下,现在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

在我遇到危急之时,威尔海姆前来拯救了我,我真的可以这么幸福吗?

威尔海姆大人解开了我双手的束缚。

然后用那双大手握住了我的手。

仅仅是这样,感觉就让我因害怕而颤抖的双手变热了起来。

“抱歉,卡洛儿。很害怕吧。”

“没、没有的事……威尔海姆大人。”

“不,是老夫的错。抱歉啊。”

这绝不是威尔海姆大人的责任。

但是威尔海姆用那样认真的眼神望着我。

被威尔海姆大人这样注视着,实在是让人羞耻。

我的头发有没有乱掉呢。

如果有镜子的话就能梳齐了呢。

“为、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接着罗伯特的话语从我的身后传来。

确实,罗伯特一定不会想到骑士团的大家像这般聚集出现在这里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在这里。

但是。

骑士团的大家——威尔海姆大人,是来营救我的。

“果然是你吗,罗伯特!”

“为、为什么、骑士团会……”

“杜克利德相信你会改过自新才把你留在家中,但你的所作所为却背叛了他的信任,老夫绝不会放过你!”

罗伯特在退后。但是,随着威尔海姆大人的一挥手,骑士团的骑士们把罗伯特给包围了起来。

面对千锤百炼的骑士团的各位,罗伯特再怎么抵抗也没有意义吧。

“阿尔伯特。”

“是!卡洛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啊,兄长……”

威尔海姆大人松开了手,接着兄长抱住了我。

兄长也很担心我吧。

明明是这种时候,离开威尔海姆大人的怀抱却让我感到依依不舍。

“罗伯特。”

“唔,干、干什么……?”

“你、对卡洛儿动手了啊。”

“唔……”

威尔海姆大人发出充满了愤怒的声音、逼近罗伯特。

然后,用力地举起了右手。

狠狠地揍了罗伯特的脸颊。

“咕、唔……!”

“给我好好反省吧!已经不会有任何人庇护你了!”

好厉害,罗伯特被打飞了。

果然,身为骑士团团长的威尔海姆大人拥有叫人畏惧的力量呢。

但是,我很高兴。

因为威尔海姆大人不是为了别人——

是为了我被罗伯特伤害而感到愤怒。

“抓住他!”

“是!”

听到威尔海姆大人的指示,骑士团的各位压住了罗伯特的身子。

不过,威尔海姆大人的那一拳相当的有效,罗伯特只能如同刚出生的小鹿般哗啦哗啦地颤抖个不停。

恐怕,已经没有意识了吧。

我目送着三名骑士押送着罗伯特远去。

“调查公馆内部。如果还有其他帮凶的话把他们也逮捕。”

“是!”

随着威尔海姆大人的指示,骑士阁下们进入了公馆深处。

虽然我没有考虑到,但确实可能存在着帮凶;因为除了罗伯特以外没有出现过其他人,因此我没有想到过这一点。

能注意到这一点,不愧是威尔海姆大人!

“这样的话就暂时能放心了。卡洛儿,没事真的太好了。”

“非常感谢,威尔海姆大人。”

“真是的,听到你被罗伯特掳走的时候,老夫心都发凉了。不要再这样让老夫担心了啊。”

威尔海姆大人用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

虽然那手掌有些粗糙,但非常的舒服,让我想要让这一刻持续到永远。

在威尔海姆大人收回手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地依依不舍。

接着。

咚地一下,有人从后方敲了敲我的脑袋。

“卡洛儿!你这家伙,让我好生担心啊!”

“……扎克。”

“真是!因为你一直没有过来,我有些担心就来看了一下,发现你被绑架了啊!因为你总是呆呆的啊,笨蛋!”

威尔海姆大人的手掌在脑袋上留下的那份温暖都被浪费了!

不过,我也的确让扎克担心了吧。

“扎克,不要那样说。这次事件的责任在于罗伯特的恶行,卡洛儿不应该受到责备。”

“唔……对不起。”

“不过,让扎克担心也是事实。从今往后,娜塔莉雅小姐休息的时候就和老夫说一声,老夫会从骑士团派遣护卫者过来的。”

“明白了,威尔海姆大人。”

听到威尔海姆大人的话语,我坦率地道了谢。

因为这就代表着我今后能够继续前去屯驻地叨扰。

我之前还想着,说不定威尔海姆大人会说,今后都不要来屯驻地了。

“哎呀,不过没事真的太好了,我真想让卡洛儿也看一下啊,听到卡洛儿被绑架时团长的那副模样。”

“是那样吗?”

“额、喂、阿尔伯特!”

让威尔海姆大人如此地担心我,真的非常抱歉。

但是兄长看起来相当开心,威尔海姆的模样有那么夸张吗。

“团长他啊,甚至连没有值班的中队都叫了出来,通知了所有巡逻中的部队,下达了让骑士团全军搜索卡洛儿的指示,职权滥用地可有够夸张啊。”

“这可真是……!”

“团长就是重视卡洛儿到了这种地步啦。”

这让我非常高兴。

这代表威尔海姆大人终于回应了我的感情了吧。

“团长,公馆内没有其他人!”

“除了之前逮捕的那三人之外就没有其他共犯了吧!”

“唔、嗯。好,那么收集好证据撤退吧。”

“是!”

骑士阁下们准备踏上归途。

像这般为我而行动起来的骑士阁下们,真的是让我万分感激。

但是,我什么都没办法回报他们。

可以的话,还想让他们能够明白我的感激之情。

“那么,卡洛儿,我们也回去吧。”

“是,是的,威尔海姆大人……好痛!”

“唔,怎么了?”

我刚想迈出步伐,右脚传来了痛感。

跑到玄关的这段路上扭到脚了。

“怎么,你这不是扭到脚了吗。”

“不要随意触摸淑女的脚,扎克。”

“……额,你也算是淑女啊。”

我责备起未经许可就触摸了我的脚部的扎克。

总感觉最近扎克的态度相当的没大没小。

“那么卡洛儿,就由老夫背着送你回家吧。”

“怎、怎么能让威尔海姆大人做这样的事情!”

“那么就由我来背吧。”

“扎克不要插嘴!”

“额,什么啊,这落差……”

虽然让威尔海姆大人这般劳心费力很过意不去。

但是,靠我的这只脚下山的话很困难。

那么,接受威尔海姆大人的好意是最妥善的吧。

“嗯……不用顾虑,卡洛儿。来,乘上老夫的背吧。”

“是,是的。那么……”

我一边忍耐着脚步的疼痛,一边靠在威尔海姆大人的背上。

那是非常坚实、宽广的后背,即使我整个人靠上去也能容纳得下来。

“那么,回去吧,卡洛儿。”

“是,威尔海姆大人。”

看向越过肩膀对我如此说道的威尔海姆大人,我心跳不已。

能够在如此近的距离感受威尔海姆大人。

威尔海姆大人的体温传了过来。

我希望这一刻能持续到永远。

不想分别……

◇◇◇

我和骑士团的各位一起下了山。

被威尔海姆背在后背的我和威尔海姆大人一起走在最前方。可以的话,我想感受这份温暖直到永远。

不知骑士团的各位是否是注意到了这件事,并没有太过靠近我们。空开这么一段距离的话,说不定谁也听不到我们的说话声。

不过,比起对话来,我更想感受这份温暖。

“卡洛儿啊。”

“……是。”

我幸福地快要融化了。

威尔海姆大人比任何人都要离我更近。

对我来说,这就是最高的幸福了。

“抱歉。”

“……您说的,是什么呢?”

“卡洛儿对老夫的心意,让老夫感到很高兴。但是,老夫没有责备卡洛儿的那番话,而是采取了那样冷淡的态度,抱歉啊。”

威尔海姆大人的那番话语在我脑海中复苏。

回去,这仅此一言的话语。

我至今仍然记得那宛如世界真的毁灭了一般的绝望感。

但是。

“……没有那回事。”

“但是,那是老夫……”

“那之后,母亲大人训斥了卡洛儿,说以自己的性命为要挟的女性并不算的上是淑女……”

咬舌自尽。

我究竟说了何等轻率的话语呢。

那只是一个可悲的女人,离母亲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