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声

第一卷 尾声

“非常、非常抱歉……!大小姐……!”

“你没有必要在意,娜塔莉雅。”

第二天。

来工作的娜塔莉雅这般向我道歉。

不过这绝对不是娜塔莉雅的错。

“要是我在大小姐的身边的话,您就不会落入那些恶党的手中……!”

“你在休息,这也是没办法的,至今为止理查德也没有出过任何问题。”

“但是……!”

“错的并不是你,是罗伯特哟。而且,从结果来说我也平安无事。你没有必要那样向我道歉的。”

认真过头是娜塔莉雅的缺点。

我倒是觉得娜塔莉雅并不需要对这起事件反省到这种程度。

但是,听到我的话语,娜塔莉雅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抬起头。

“真是太好了,大小姐您平安无事……”

“这是多亏了骑士团的大家。”

“不过,罗伯特居然有那样的隐情啊……”

嗯?地一声,娜塔莉雅歪起了脑袋。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娜塔莉雅之前也没有听说过吧。

她露出了一副怎样也无法接受的表情。

“……我怎样也无法认同,那个男人原本会是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家主。”

“嗯,是呢。”

“剥夺姓氏的原因是对多名少女施暴……为何那个男人会留在公爵家里呢,我实在无法理解。”

“……嗯,是呢。”

这就是罗伯特的隐情。

虽然详情我也没有听说,不过似乎在年轻的时候仗着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名头做了许多好事。在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对数名美丽的下级贵族少女出手,然后利用家族的名望让她们保持沉默。

按照法律来说,这是名副其实的侵犯妇女,需要接受法律的惩罚,但似乎当时身为安布劳斯公爵的杜克利德祖父想法设法用了些手段。

然后祖父剥夺了罗伯特的姓氏,但并不是将他驱逐到市井中,而是让他作为我家别墅的佣人留了下来。这其中既有祖父希望他改过自新的愿望,也有监视的意义在吧。

因为这个理由,所以罗伯特受到克丽丝“完全派不上用处的评价”,还不断摆出那样恶劣的态度,却仍然没有被我家给放逐。

要是随便放逐出去的话,他就会在公爵家目不能及的地方做坏事了,这是绝对不行的。

“说到底,在贵族家的嫡男引起那样事件的时间点上,那个家族的信用自然会一落千丈。即使是其他家族也会将他软禁在家族的地下牢房里……”

“……”

“不进行妥当的处理,还抱持着希望他改过自新这样无用的愿望让他作为佣人留在家中,这真的是……”

娜塔莉雅的话语真是辛辣呢。

本来的确是会做那样的处置吧。但是,即使如此,温柔的祖父也给了罗伯特机会。

但是,因为这个缘故,父亲母亲的对应也有些迟缓,这也是事实。

表面上他姑且也全年无休的工作着,虽然态度恶劣了点,但工作还称得上娴熟。

父亲和母亲是判断,只要这样维持下去的话,态度姑且不论,但罗伯特还是会一点点改过自新的吧。按照母亲的话来说,如果风平浪静地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罗伯特离世之后,也可以给予他“允许他的遗体葬入安布劳斯公爵家的墓地”这种程度的原谅。

却怎么也没想到罗伯特居然会绑架我。

为此,父亲和母亲一次又一次地向我道歉。

“……不过,这才是安布劳斯公爵家啊。”

“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非常的温柔。大小姐也没有对雷福德殿下做任何事情呢。”

确实就如娜塔莉雅所说。

从母亲的立场来说,罗伯特是流着同样血脉的亲兄弟,没法说他们之间没有一丝骨肉之情的吧,就如同阿尔伯特兄长对于我一样。

雷福德殿下?

不,我只是不想再和他扯上关系而已,绝不是天真。

“然后,大小姐,理查德先生……没事吧?”

“医生看过之后说再过一周伤口就能愈合了,现在先只让理查德负责公爵府内的工作。”

“额……是说,无罪赦免了他吗……?”

“因为再怎么说坏蛋也就只有罗伯特,理查德只是偶然在代理护卫的那一天受到了袭击,就是这样哟。”

“……原来如此。”

她露出了一副理解了的态度,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明白了我浅薄的打算吧。

“您没有向老爷和夫人报告呢。”

“你说的是什么?”

“大小姐会被绑架,单纯是因为理查德的好色,明明如此……您还希望将其当做偶然吗。”

非常正确。

理查德是优秀的管家,只是总是会盯着女性的胸部不放。

然而,不能因为我的关系失去优秀的佣人。和本人说了之后,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他也答应了只负责屋内的工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可没有鬼畜到还去向母亲大人报告。

娜塔莉雅再次用一副哑然的眼神看向了我。

“你要对母亲大人说吗?”

“……不,我会保持沉默的。”

“谢谢你,娜塔莉雅。”

“不……我再次认识到,大小姐真是位优秀的女性,我能够在这样一个出色的家族中工作,真的很幸福。”

“是这样吗?”

感觉娜塔莉雅被使唤地意外的频繁,但娜塔莉雅觉得好的话那就好吧。

总而言之,我先让娜塔莉雅帮我沏了一杯红茶。

到早餐之前也还有时间,先稍稍喝些茶再去也不错吧。

“大小姐,还请您原谅我冒犯的发言。”

“没关系哟。”

娜塔莉雅说的话语总是在为我着想。

我没有气量狭小到会因此而去处罚她。

啊,对了,说起来我还没对娜塔莉雅说过。

“说起来,娜塔莉雅。”

“是?”

“为了成为‘好女人’,我必须拼命努力。”

“……是,您之前也说过。”

“然后,我想着为此要做些什么。”

我的目标是今后能够一个人独立生活的强大女性,我觉得这才是母亲大人所说的好女人。

但是,强大也氛围肉体上的以及精神上的两种。

拯救了我的骑士团的各位非常的强大,也很帅气。

“我是个弱小的女人,在从罗伯特那里逃跑的时候也是,稍稍跑了一会就摔倒了。如果没有威尔海姆大人来营救我的话,我不觉得自己能够逃出来。”

我,很弱小。

我一次又一次地认识到,自己必须变得更加强大。并不是只祈求别人的救助,希望能够强大到守护自己。

是的——就如同拯救了我的威尔海姆大人以及骑士团的各位一样。

“好女人,是拥有能一个人独立生活的强大的女性。我还不够强大。”

正因为有精锐的骑士团的各位在,这个国家才得以保持和平。然后,骑士团的各位精悍而又强壮。

我也想要变成那样。

也就是说,我应该前进的道路是——

“怎么了,大小姐?”

“嗯。”

还请您等一下,威尔海姆大人。

卡洛儿必定会成为和你相称的淑女。

“我要加入骑士团。”

我,卡洛儿•安布劳斯,十六岁。

目标——骑士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