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1_第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关闭广告

======>>>最全日本轻小说网QinXiaoShuo.com【亲小说】<<<======
第二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1  第一章
第一章“暗示”包括“四月有时下雪”与“如果我是你的女友”



 Ⅰ



 如果你想做个善良的人,就不要顾及未来。



 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你只会走向扭曲的方向。



 雾间诚一(VS幻想者)



 “我有时会在半夜突然醒过来。”



 如此说道的少女——仲代佐和子的脸颊上颊骨微微突起。她的脸色惨白。在飞鸟井眼里,身穿巨大短外套的她就像一捧褶皱干枯的花束一般。



 “嗯。”



 “就像常见的无聊怪谈中那样,感觉有什么东西骑在胸口窥探我。但是我睁开眼睛一看……”



 “什么都没有吗。”



 “是的。不,我也知道那一定是梦,但是好几次好几次都这样。所以——”



 佐和子的肩膀在颤抖。她的头发还勉强残留着两个月之前烫的自然卷,她大概没怎么费心料理。这也难怪。距离考试还有不到四个月了。到了考试之前再做个直发电烫,操心着给面试踩点者留个好印象之类,但是现在她还没有这个空闲。



 “那个‘影子’……”



 飞鸟井在她的话说到一半时插话了。



 “对你说些什么了吗?”



 佐和子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飞鸟井。



 “是的——是这样的!您为什么知道?!”



 飞鸟井没有回答她的疑问,继续问道。



 “你还记得对方说了些什么吗?”



 “……不,不记得了……”



 “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吗?”



 “是的。”



 她点点头。



 在狭小的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人。这里本来就是在很少的空间内塞入大量人数的补习学校,而这个位于校舍一角的前途商谈室更像是单人牢房一般狭窄。



 这里只有一扇窗户,而且窗户上只有纵向的细长栏杆,线条般的光芒从窗外射入。颜色赤红。已经是傍晚了。



 “……嗯。”



 飞鸟井闭上了嘴,将视线投向少女的胸口附近。



 (……没有根啊。)



 他在心中自言自语。



 (叶子也很少……只有花蕾很大。就因为如此,茎现在看上去就快折断了。)



 飞鸟井沉默着,因此佐和子不安地在膝盖上交叉着手指。



 “——那、那个,飞鸟井老师。”



 “…………”



 她开口搭话,但他没有回应。



 他的下巴很尖,一张鹅蛋脸,清秀的面容给人一种安静的印象。他的年龄跟佐和子差别不大。也就刚刚二十。他正在国立大学上学,作为打工,也在补习学校里担任着美术课老师。



 同时,他还担任着其他人无法胜任的前途商谈。



 “…………”



 她战战兢兢地仰视着飞鸟井的脸。不知何时起,他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看向了窗外。



 “对、对不起。我跟您讲了奇怪的事——”



 佐和子坐立不安地低语着,而飞鸟井这时静静地开口说。



 “即使是补习学校的老师,说出这种话也有点那什么……不过,你不要把考试这件事考虑地太过重要比较好。”



 “哎?”



 “就算进入了一流大学,烦恼也不会消失,也不能保证将来的幸福。认真努力进入大学后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一片茫然的人有很多。因为他们只知道学习, 不知道还能做其他的什么事。因为不知道做什么,就以参加一级公务员考试为目标,毫无意义地缩窄了自己的前途。即使面前出现应当爱上的人,也不会觉察到对方 的价值,在不知不觉间失去重要的事物。”



 他淡淡地,如同咏唱诗篇一般说着。



 “即便待在大学里,心情也跟高考生一样。能够直率地接受这一点的人太少了。大多数人都会堕落。然后再次成为流浪者。将宝贵的青春在流浪中度过,精神也变得乖张起来——”



 她只是呆呆地倾听着他的讲述。



 “——你明白了吗。”



 飞鸟井看向少女的方向。



 “不、不、那个……”



 “你好像不知不觉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即使如此还是不想考虑这些,拼命努力。但是——努力跟把视线从现实中移开是两回事。不要勉强自己,这种话在现 在的考试体制中也说不出口。不十分努力就无法合格。但是,即便如此对它的成果期望过高也不好。我接下来的说法可能很陈旧,进入大学并不代表人生。你的阴影 之梦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对于‘进入大学’‘略有期待’这件事产生了发自心底的暗示。我认为你应该冷静下来。”



 “——是。”



 她老实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还是……”



 “嗯。所以说不能不努力。想要进入大学这件事本身并非坏事或勉强的事。我只是说,你不能想太多。而且,你如果照这样下去,压力太大会让自己在考试时无法正常反应的。”



 “——知道了,好像是那么回事。”



 佐和子很老实。



 (……花蕾有些歪掉了。)



 飞鸟井又在心里自言自语。



 (再长点叶子就好了……虽说那样痛苦也不会立刻消失。)



 他的视线再次落在少女的胸口。



 他看到了存在于那里的东西。



 少女自己和其他人都看不到的东西。



 在那之后,两人探讨了关于佐和子该如何行动的具体事宜,比如对个别科目的处理。



 “——谢谢您!”



 少女说着,从座位上站起,这时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



 “你的努力是实在的。所以,我认为你今后只要冷静地前进即可。”



 “是!……不过老师,我现在感觉好畅快呀。老师在做什么?心理医生或生活顾问这种感觉的。”



 “不,没有。”



 “您很适合!老师的长相和头脑都很好。”



 飞鸟井露出了苦笑。她“啊!”地按住嘴巴。



 “对、对不起。我说了失礼的话。”



 “我会考虑的。只靠画画是吃不饱饭的。”



 飞鸟井笑着说。



 她说了再见就起身准备离去,这时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



 “啊啊,对了。老师,‘四月有时也会下雪’是什么?”



 “哎?”



 飞鸟井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



 “哎,在那种梦里,我只记得这一句话。——啊啊,不过一定不是什么大事!失礼了!”



 佐和子留下跟前来商谈时完全相反的明朗声音,离开了。



 “……四月……也会下雪……?”



 为什么呢——飞鸟井听到这句话时,心中有种吵吵嚷嚷的感觉。



 *



 飞鸟井思考自己“能够看到人心欠缺的部分”这种奇妙的能力时,总是会回想起圣德克旭贝里的《小王子》。记得他是在三岁还是四岁的时候读了这本书,其中有一节似乎写着“这孩子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他的心中有一朵玫瑰花。”



 这句话在他心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象。



 在他眼中,大家胸口都长着一株植物。这种幻象的种类各式各样,大小也形形色色。但是,问题不在于种类。而是这些幻象都一定有欠缺的部分。



 比如说没有花。没有叶。没有干。还有像刚才的少女一样没有根。没有什么人的胸口长着完整的植物。



 一定有所欠缺。



 所以,他所谓的“商谈”,只不过是说一些弥补对方欠缺之物的话罢了。没有“根”的话,就说再多点自信这种简单的话。但是,就凭这些,大家就能得到满足,完全恢复活力。



 结束补习学校的工作后,他在回公寓的途中走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心,即使不情愿也会看到大家的胸口欠缺着什么。



 有时,他会觉得很烦。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