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1_第三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关闭广告

======>>>最全日本轻小说网QinXiaoShuo.com【亲小说】<<<======
第二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1  第三章
   Ⅲ



 不要再怀疑自己的工作了。



 无论是多么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工作,坦诚面对自己的工作就是如此才是正确的做法。



 雾间诚一(VS幻想者)



 “——呃,x是虚数时,y的取值范围是……啊,不行了,末真,我搞不懂啊~”



 三月末的某天,我在人烟渐渐稀少的补习学校学习角,跟好友宫下藤花面对面讨论参考书。



 没有其他人。考生的升学考试已经告一段落,明年的考生开始认真学习差不多要到下周才开始。现在正好是升学真空期。



 “才学了二十分钟哦。现在就抱怨有点太早了吧?”



 “嗯~……不,我不行了。我一看算式,天花板都开始旋转了。”



 “又不是酒精中毒……”



 我嗤嗤笑着说。藤花这孩子说好听点就是坦率诚恳,说难听点就是口没遮拦。搞不懂的事会直白地发出感叹。



 “呐,告诉我嘛,和子——到底该怎么算啊?这个方程式。”



 她一脸痛苦,有些憎恶地用铅笔啪啪敲打着参考书的封面。



 今年我们会成为高中三年级学生。接下来一个月才是真正的高三,但到了四月——比起高中生,我们完全可以被归为高考生一列了。



 我与藤花是在这所补习学校的寒假讲习中相遇的。高中虽然在一起上,但在那之前一次也没见过。所以至今为止,我们的关系也仅限于在补习学校里碰面而已。



 这孩子人很不错,就连以前发生过很多事,性格稍微有些扭曲的我都能正常对待。



 “呃,这个啊——”



 我探出身子,开始向藤花解释。



 “嗯嗯。”



 藤花也猛地将身子趴到桌上。从旁人看来,说不定以为我们是要吵架。想到这里,我不禁莞尔。



 “——就是这么一回事。明白了吗?”



 “嗯……差不多吧。”



 “那你能向我解释一遍吗?”



 “……哎,和子好严格哦。”



 藤花苦笑着。我也微微皱起眉头说。



 “不行,如果你没有完全理解,解释就没有意义了。”



 于是,藤花嗤嗤笑起来。



 “哎呀,还真抱歉呢。这样和子就跟我的家庭教师一样了嘛。有一个头脑聪明的朋友还真管用~”



 “就算你夸奖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哦。”



 “嗯。非得这样……?”



 “没错。好啦,这个式子和刚才的方程式该怎么用?”



 “嗯……悔棋!”



 “又不是在玩将棋。”



 ——备考虽然痛苦,但最近我却像这样感到了些许愉快。



 就在藤花奋勇拼搏的时候,我微微移开视线,看到了装饰在补习学校墙壁上的一幅画。



 画中有许多人手拉着手,盘腿坐在旷野中。笔触十分狂野,笔迹清晰可见,整张画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触。



 这幅抽象画的题目是“四月降临的雪”。作者是飞鸟井仁。他好像是这所补习学校的老师。这张画似乎是得了什么奖,在装裱后挂在补习学校的。



 ……我因为某种原因,对于犯罪心理和深层意识之类的事深感兴趣,看到这幅画也不禁进行了精神分析。



 (嗯……天空阴郁,画面封闭而不够开阔。但是,画中却有一种明朗的感觉。该说是轻松吗……旷野本来象征着空虚,但我为什么从中感到了一种自信?)



 虽然画中有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的视线相对。



 “好奇怪的画呢。”



 不知何时起,藤花也盯着画嘟囔。



 “嗯。说实话,我对这张画有种讨厌的感觉。”



 我一边说一边反思。没错。我讨厌这幅画。它或许是幅好画,但我不喜欢。



 “末真不喜欢这类型的画?”



 “不,大概——是因为我认为这幅画的作者会讨厌我这类的人吧。”



 又或者——没错,可能因为我们是同类。这就是同性相斥。



 “好难理解哦。”



 “——奇怪吗?”



 “还好啦。你的直觉很强嘛。”



 以前我经常被人当成怪人看待。所以,藤花能够如此爽快地接受我的话,让我无比开心。



 “当然了,我可是很喜欢藤花的哦。”



 “这是爱的表白吗?”



 我们一边开玩笑,一边发出欢快的笑声。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请问你是末真和子同学吗?深阳学园的那位。”



 我回头一看,是一位似乎跟我同年的少女。



 “没错……你是?”



 “我叫衣川琴绘。我也是深阳学园的学生。我好想见到你啊,末真同学。”



 她的双手似分似合,好像要说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怎么了?”



 “那个——末真同学很了解吧?很多事,那个——啊,我是从木下同学那里听来的。”



 “木下?——是说京子吗?”



 木下京子是我原来的同班同学。



 “没错!她说啊,末真的嘴巴很紧,温柔又聪明,还十分可靠!”



 琴绘这个女孩做出一幅“难道说这家伙的脑子有问题?”程度的拼命表情,手舞足蹈地说着。



 “不,那个——”



 我也没对京子做过那么了不起的事。只不过听过几次她的抱怨,并跟她谈过心罢了。把京子从困境中救出的人并非是我,而是另一位少女。



 “拜托了,末真同学,请你救救仁哥!”



 “嗯?那、那是谁啊?喂,藤花你也说两句——咦?”



 我回头看向身旁,藤花已经不在了。



 不知何时她已走到了琴绘的身旁。



 “——喝吧,衣川同学。”



 她说着,递上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咖啡。



 ——她什么时候去买的?



 “谢、谢谢……”



 琴绘老实地点了点头,小口地喝着纸杯里的咖啡。



 “稍微冷静一点了吗?”



 藤花的说话方式不知为什么有点男孩子气。



 “是、是的。对不起。”



 琴绘又坦率地点了点头。



 “你有事要跟她商量吗?”



 她用下巴指了下我的方向说。



 “是、是的。那个,很抱歉——”



 “啊啊,我明白。碍事者会自行消失的。你们两个单独谈就好。”



 “等、等一下,藤花!”



 “衣川同学有事要求你。就稍微听她讲一讲吧。”



 藤花的语气有些装腔作势,她摆出一幅像是装傻又像是发笑,很难用语言描述而且左右不对称的表情。我发觉这样的她根本就不像是藤花,甚至连女孩子都算不上,这让我变得难以冷静。



 “那我先走一步。”



 她转过身,很快就消失不见。



 “…………”



 就在我一脸惊愕的时候,琴绘靠了过来。



 “那个,我想说的是——”



 “哎?啊啊,真是的——我知道了啦。既然你是京子的朋友,那我就不得不听听看了。”



 我叹了口气说。



 “——飞鸟井仁?”



 听到琴绘开口时最先提到的人名,我的眼睛睁圆了。



 “就是……这幅画的作者?”



 “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