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2_第四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关闭广告

======>>>最全日本轻小说网QinXiaoShuo.com【亲小说】<<<======
第三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2  第四章
   一旦崩坏开始后,除了从头开始将其重建以外,没有其他恢复原状的办法。



 ——雾间诚一(VS幻想者)



 能睡觉的时候,我会去附近的电影院,坐到没有人会来的最前一排。



 时间不尽相同,有时在早上,有时在晚上。我猜我睡觉时没有打过鼾,因为没有人来叫醒过我。



 夜里,我会找一个24小时营业的家庭餐厅,在那里等到日出为止。我一般会坐在那儿,拿本漫画之类的读,以防引起周围的注意。这么做的通常都不止我一个,因此我不会有多显眼。



 姐姐可能已经向警察报案了,所以我戴了副眼镜来作为变装,但我目前还没遇到任何像是在找我的人。



 然后,其他的时候…我在扮演着不吉波普。



 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孩会组队欺负喝醉的大叔,为了偷走他们的钱,也是为了扬眉吐气。



 这时他们的面前往往会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穿戴斗篷的人影,一边说着“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之类的好像多了不起的话,一边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再如风一样迅速地撤离。



 原因不必说,自然是因为要是让被我救了的人看见了我的脸会和很不妙,所以我不得不立马离开现场。



 遇到不知道该怪罪那一边的暴力事件的时候,我姑且会选择站在弱势的那一边。



 不过如果我救了的人想要报复的话,我一样也会阻止他们。然后我会吹响警察用的那种警笛,在其他人来到之前销声匿迹。



 …当我安全脱离之后,我会立马钻到阴影之中,脱下我的服装之后将它们塞进包里。接着挂上一副一脸无辜的表情走开。这时候,我总是在想: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



 (真是越来越擅长逃跑了呢…)



 我放弃化妆了,因为周围很黑的缘故,化不化妆都不会有人认出我来。



 而且…平时帮我化妆的都是织机。没有她的话,我怎么都做不好。



 “痛痛痛…”



 我看了眼自己的拳头,最近受伤得很频繁。



 我的动作变得越来越鲁莽。老师总是会说空手道里不存在会让自己受伤的招式,如果有的话,那要么说明你不够成熟,要么说明你太过粗心。对现在的我来说,两者都是。



 我在受伤的地方喷了点药(コールドスプレー),戴上手套盖住,这是织机曾经为我做过的应急处理。可恶,我又在想她的事了。



 “真是的…”



 至今遇到的都是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对手,所以都能设法应付。但如果遇上不得了的家伙,那就有点不妙了。



 像刀子什么的武器,我只需要闪避就好了,但如果有人带了枪的话,我肯定就完蛋了吧。



 那样的话,之后我会变得怎样?这是织机想要的结果吗?



 我心不在焉地在家庭餐厅吃着带沙拉和Carbonara意粉,边思考着各种事情,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想法。



 (我这是在间接自杀吗?)



 我确实正在自暴自弃,但我真的到了想死的地步吗?



 “……”



 用半熟蛋做的Carbonara酱吃起来非常的冷,因此在我想事情的时候,嘴巴从没停过。



 我还拜托服务员帮我续了杯咖啡。



 “……”



 我加了很多奶油和糖,然后喝了一小口。



 对于自己如此没有危机感这件事,我自己也感到惊奇。



 说白了,我非常冷静。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也不会有人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而称赞我。我正在逐渐忘记空手道的正确姿势,变得鲁莽又危险。



 (嗯……)



 这我全部都明白,但是我并不在意。



 是为什么呢?我变得不对劲了?不,确实是变得不对劲了没错,但具体是哪方面呢?



 (嗯……)



 想到织机的事情,我并不感到愤怒。我并不是为了引人注目才扮演不吉波普的。倒不如说,我是希望她能别再注意到我了。



 一想起我在她面前撒娇的样子,到现在还令我羞耻不已。沉溺于幻想中的自己看起来何等的不成体统,我永远无法忘记。,



 (原来如此…)



 我想我肯定是为了向她道歉才继续扮演着不吉波普的。如果我所做的能多多少少对她有用的话…这个想法驱使着我。



 (多么自以为是的逻辑…)



 我忍不住发出了自嘲的笑声。



 明知道我喜欢的女生其实完全不喜欢我,却还想要以某种形式与她有所联系的我,真是无可救药。



 (傻瓜一样……)



 我再次笑了,但这次我正装作自己在读一本漫画杂志,所以在周围看来并不会很奇怪。



 真是的,做这种事变得这么擅长了。



 服务员经过的时候,我又点了一杯咖啡。



 ***



 “…就是他,不会有错,”



 发现正树正靠窗坐在一间家庭餐厅内的琴绘点头说道。



 包括她在内的七人,正站在家庭餐厅的对面,双向四车道的另一侧。



 他们看上去只不过像是一群站着等信号灯的人。



 琴绘以外的六人都是偏瘦的男性。年龄和着装都不尽相同,从正装到校服,到皮夹克和牛仔裤的都有。唯一的共通点是他们统统都没有表情。仅此而已,而这一独特的特征只说明一件事…他们都是斯普奇E的“终端。”



 “哼…”看到正树戴着眼镜,琴绘笑了。



 “这变装也太菜了。不过,他倒是很擅长躲躲藏藏嘛。追踪他的行迹花了不少功夫。”



 “……”



 “……”



 她身后的男人一言不发。



 信号灯转绿了,一辆摩托车在他们面前停下。



 正当他们准备前进时,琴绘小声说道,



 “不,等等…”



 正树正准备离开餐厅。看起来他今天还准备再干一票。



 “真是的…看起来一脸认真呢。分成三组去跟踪他。”



 他们开始穿过马路,从停着的摩托车前经过。



 第一眼看上去,那辆摩托车没什么可疑之处,但仔细一看却有些不寻常。骑手不仅一身皮质连体工作服,脚上穿的还不是普通靴子而是安全靴。那是在工地常用的,不管被什么重物压到都能确保安全的装束。肩上还背着似乎是军用式样的背包。



 虽然透过头盔无法清楚看见骑手的脸,但其看上去像是一名女性。



 琴绘的分队穿过了马路后便开始跟踪正树。他正扛着装有不吉波普服装的包。其中两人打头阵,而剩余的人选择走小路,暂时待在视线之外。



 信号灯再次变色。



 “……”



 先前骑着摩托车的女性突然做了个急转弯,折回她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



 ***



 (跟踪我的只有两人么…)



 我显然察觉到了。



 在我从家庭餐厅的窗边见到那个女的——那个处处找织机麻烦的衣川琴绘的时候,我就知道该来的果真来了。幸运的是,他们似乎不知道我这边也注意到了他们。



 我故意顺应他们的期望,走向城市中的人烟稀少的区域,然后再转到繁华地段,在百货店坐电梯上上下下地愚弄他们了一阵子。



 他们似乎有好几个人在交替着跟踪我,但我并不是特别担心。我早就知道有人在跟踪我,所以我也懒得去一个个去确认。



 (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稍微有些迷茫。虽说我的确有个想法,但那怎么说也太…太乱来了。



 (嘛,随便吧…依旧不会改变我很可悲的事实。)



 我离开了大路,转进了一段昏暗的小巷。



 我很熟悉这块区域。我作为不吉波普常在这类地方活动。



 特别是这条通向车站的小巷,令人无比怀念。虽说我有差不多半年没来过这里了就是了……



 这里还是老样子,充斥着下水道污水的臭味。怎么说都算不上片好地方。



 “……”



 稍微有些伤感。



 虽然我自知像我这个年龄的人说怀旧可能还太早了,但反正都没有未来的话,我和大龄老人其实没什么区别,怀旧下也无妨。



 这里是我初中那阵子被一群后辈包围的地方。同时,也是被织机救下,与她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那时真是吓了我一跳呀,织机她,突然开始…)



 一回想起这事,我就能感到自己在脸红。



 然后一个人轻声笑了起来。



 脚步声从后面接近。



 我咧嘴笑了,接着钻进了阴影之中。



 脚步声加快了。他们准备攻击我。已经不仅仅是尾行这么简单了。



 另外一组脚步声从相反的方向朝我接近。他们打算夹击我。



 “怎么回事?”



 &ldqu-->">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