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2_第七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关闭广告

======>>>最全日本轻小说网QinXiaoShuo.com【亲小说】<<<======
第三卷 不吉波普再临 VS幻想者 Part2  第七章
在结尾恐怕没有任何东西等待着你



 ——雾间诚一(VS幻想者)



 “…还差一点”



 飞鸟井仁的身后站着一名少女。



 少女的身体若隐若现,几乎没有人能看见。



 就连以前能清楚看见的飞鸟井,最近也看得模糊不清。



 “……还差一点了。”



 少女的双脚浮在半空中。



 不管在哪里,只要是人站着的地方,她永远都以离地数厘米的姿态现身。



 离下方只有极小的间隙。



 “还差一点点……就能突破了。”



 她的声音无法传达给任何人。



 又或者她最初就从未期望能传达到。



 “嗯…?”



 飞鸟井仁正带着织机绮走向‘梯子’的上层,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久违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



 依旧被铐着的织机绮有些困惑地望着他。



 “…要在这里杀了我吗?”



 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飞鸟井摇了摇头,继续推着她前进着。



 他开始觉得那少女的幻象果然只不过是他的错觉而已。他自己潜意识下捏造了这个假想的‘咨询人’来帮助自己发现这份能力。



 自从他以自己的意识开始行动后,几乎就再没见过她的幻象了。



 “四月飘雪”这个关键词,仔细想想是他以前从学生那听来的。恐怕是女学生间集体的潜意识中的某样东西让她们梦见相似的东西,随后影响了自己。



 所以,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没有人能帮助他。



 他作为幻想者,必须做好觉悟。



 已经做好了,他在心中对自己点了点头。



 “准确说,我不会杀了你,”



 他低声对绮说道。



 “我只是会取走你的心。恐怕你将不再会是你自己,而是变成甚至无法被称作人类的存在。”



 “……”



 面对那怪异的声明,绮面不改色。



 “这样的话…”



 她小声嘟哝着。



 “嗯?”



 飞鸟井没有听清。



 “你说了什么?”



 “……”



 她没有回答。



 飞鸟井有些不满,但没有追问。



 绮本来想说的是,



 这样的话,我本来就不是人类啊…



 “还有一点时间。现在还是傍晚,人们多数都还在外活动。可能会造成恐慌,得等到大多数人消停下来,午夜比较好。”



 飞鸟井语气平淡地说道。



 “在统和机构注意到斯普奇E没能定期报告,派其他人来回收这个区域的设备之前应该还有一些时间。”



 “……”



 绮开始想着,自己已经没被算进去了吧。



 “用你的心做成的‘种子’的效力只能影响到这个区域的人。但是足够了,只要能将他们和统和机构送来的人区分开来。至于下一个‘种子’,被植入了种子的人中肯定会有合适人选的。”



 “影响……会有多强?”



 绮静静地问道。



 “没多强。他们甚至不会注意到。他们的痛苦只会不知不觉突然消失不见。”



 “这样啊…”



 那就好。



 那正树肯定就可以忘了她。



 接着,两人到达了‘梯子’的顶端。



 这个能够从上方将都市状况尽收眼底的地点,本来被斯普奇E选做用来散布‘消毒剂’的地方。



 天空正在急速变暗。



 光芒彻底消失后,绮仰望天空,想着自己的存在将变得不再有意义。



 “夕阳真是漂亮呢!”



 她仿佛听到了正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那是在她们相遇后不久,一起漫步时的事情。



 这些回忆令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已经足够了。



 “……”



 飞鸟井仁无言地看着她。



 这份面对自己的死期时的镇静,正是他所需要的。



 这时,他胸前口袋中的电话响了。



 “怎么了?”



 打来的只有可能是他的同伴,所以他立即作答。



 “有人正在接近。”



 “什么人?”



 “之前的那个他——那个扮成不吉波普的少年。”



 “这样啊…”



 飞鸟井皱了皱眉,心想“果然来了呢”。



 但他的声音依旧冷静。



 “照计划解决掉他。”



 “了解。”



 电话对面的人挂了电话。



 绮没有听到他们间的对话。仿佛已经没有其他值得关心的事情了一样,她对飞鸟井的那通电话也毫无兴趣。



 “告诉她的话…”



 飞鸟井凝视着她那空虚的侧颜,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如果告诉她,她会又怎样的反应?”



 有那么一瞬间,他变得好奇了起来。



 当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中反复揣测着这个问题。



 ***



 摩托车在半山腰上耗尽了油。



 “…可恶!”



 我把车丢在一边,徒步走在山路上。



 虽说是山,但周围几乎看不到绿色。植物早已被清除,取而代之铺上了柏油路。



 写着“ペイスリー(Paisley)公园建设预定地”的巨大标识进入了我的视线,标识后的是各式各样的塔和其他建筑,在夕阳下不吉利地拔地而起。



 工地被巨型栅栏环绕着。



 想要翻越过去似乎很难,太高了,而且是栅栏是用一排排光滑的直杆做的,没有落脚点。



 “可恶,可恶!”



 我焦躁地沿着栅栏走着,试图找到入口之类的东西。



 本期待着靠猛烈摇晃能让栏杆歪曲,结果连一分一毫也没能挪动,明明这些建筑应该已经有一定年头了。



 我再次失去冷静。



 “混蛋!”



 我不断地踢着栅栏。



 这时,在约十米外的地方,我听到什么东西在吱吱作响。



 我沿着声音找去。看来,栅栏的一部分是类似紧急出口的地方。那里的门正在缓慢地朝外开启。



 (是我踢坏了锁吗?)



 我冲了向了门的位置。



 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咔叽”的一声,我立马停了下来。



 有人在这里…?



 “……”



 我继续慢慢地,谨慎地接近。



 声音还在持续着,数量渐渐增多。



 我咬了咬牙。



 门是人为打开的。他们想要引我进去。



 常识告诉我现在应该撤退。



 但是,如果我有一丝这种想法,最开始就不会过来了。况且,有人在这等着我就说明我猜中了,织机果然在这里。



 所以我非去不可。



 “……”



 那一瞬间,我脑中闪过了“要是有那个就好了呀”的想法。在心里苦笑着。



 要是有那套衣服就好了。



 穿着那东西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更能沉着应对异常的事物,就像现在的状况一样。该说是更加容-->">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