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_第二话 炎之魔女回归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最全日本轻小说网QinXiaoShuo.com【亲小说】<<<======
第一卷   第二话 炎之魔女回归
1

最近,我们二年级的女生之间传开了一则既不是奇怪传闻也不是怪谈的话题。

是不吉波普这个不可思议的人物。

他个子低低的,披着纯黑色的披风,戴着比最近重新播放的《银河铁道999》中梅德尔的帽子稍微短一截的巨大帽子,这人是个杀手,据说能在一瞬间让人不受任何痛苦地死掉。而他一定会在对方最美的时候杀人,在这些人年老色衰之前。

出处未知。但是,我想这大概跟最近女学生连续失踪事件有关。

她们不是因为离家出走去了东京这种痴人说梦的原因失踪,而是被宛如朝露般虚幻,又如黑影般流离的神秘杀手抹消了——大家都想这样认为。

现实一直很乏味。在这之中,消失的人们就像是幻想一般跟另一个不同的世界联系起来了,大家都想这样相信。

“呐,末真,《八墓村》原型的那个事件是什么?”(译注:《八墓村》是日本著名推理作家横沟正史的作品,事件原型是津山三十人屠杀事件。)

暑假刚结束的某一天,午休时我正吃着便当,坐在前面的木下京子一边看着纵横字谜的书,一边问我。

“津山三十人屠杀。”

我立刻给出回答。

“呃~津山三十人屠杀……啊啊,对了。谢谢。”

“不过,你还真了解呢。”

跟我坐在一起吃饭的大家都很惊讶。

“已经算是狂热了吧,狂热!”

“真啰嗦。这种事是常识吧。”

“谁会知道这种常识啊!”

“最近的书里也出现过。”

“那种书谁会读啊!”

“好危险的女人呢,和子你。”

大家都咯咯笑了。

“但是,杀人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呢。”

京子把脸从字谜上移开,断断续续地问。

“什么样?各种各样的吧。”

“比如说在这个班里,什么样的人看起来像是?”

她们悄声说着。

“哎~什么什么?这个我也想问!”

大家都把脸凑了过来。

“嗯~是啊……活在自我世界里,有些微妙地不通人情以及顽固的人吧。”

我这么说了,但这并非是指名道姓。

“那……雾间凪?”

果如所料,大家口中盯上的都是班里最显眼的学生之名。她今天也翘课了,从早上起就没出现。

“嗯~这也很正常吧。”

“就是说啊,她绝对很奇怪。那个炎之魔女。”

“进入第二学期之后,她已经是第二次翘课了。明天她会来吗。”

“不会来的。她在校门口制造了问题,今后不会回来了。”

“呀哈哈,有可能!”

“说到杀人,她好像是做过。”

“哎~那是什么?”

“所以说,就是那个。失败了。月经没来。”

“哎~”

“为了避免那件事暴露,她就休学了,想要在这期间处理掉。”

“哎~听上去像是真的嘛!”

明明没什么根据,她们还是恶狠狠地讨论着。

但是因为大家在笑,我也配合着笑了。

我自己并没有那么讨厌她。

即使她被称为不良少女。

但是,该怎么说呢,她那种无论老师还是学长学姐都一概不在乎的率直眼神挺有型的。

“那孩子父母不在身边吧?”

“嗯。说是去了国外还是什么。知道吗?她在入学测试的时候取得合格的成绩是最顶尖的。但是在入学仪式的时候没有成为新生代表。你们猜是为什么?”

“什么什么?”

“她监护人的名字不是雾间。”

“哎~那就是那个吧?‘被认领的孩子’?”

“然后,她只从对方那里拿钱,自己一个人住在公寓里。”

“哎~”

“所以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以随便把男人带进去,就像是末真所说的杀人魔那样?别看她那样,家里就算藏着尸体也不会暴露的。”

“在冰箱里?”

“冻不住的吧。”

“解冻之后做成料理吃掉之类的。”

“唔哎~好恶!”

大家又笑了。

我也无可奈何地笑了。

因为她们笑得太大声,坐在附近的百合原同学把脸从正在阅读的参考书上移开,瞪向我们这边。她在班里是学习最好的……不,在这所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等生。据说在某处的补习学校做了其他高中的人给出的模拟试卷,连续三次都取得了第一。是个美女,又有些高不可攀,所以她在班里的朋友很少。但是反正她也是不同次元的人,我们看到她的视线,声音稍微低沉下来。

“难道说她就是‘不吉波普’?”

京子说。

“哎~讨厌。不吉波普一定是美少年哦。”

这时的我对此还一无所知,于是询问她们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你竟然不知道?这可是跟杀人有关的事啊。”

“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然后我听她们说明了一番,但是对于只对犯罪心理感兴趣的我来说,她们说的无非就是些奇奇怪怪的愚蠢学校怪谈。比起杀人犯来说更像是妖怪。

“哎,那还真是……恐怖。”

但是,在大家面前我不得不表现出惊讶。

“不过我是有点向往呢。他到底是怎么杀人的。”

大家的表情都很陶醉,嘴里开始说的内容却不是那么回事。

她们列举出绞杀,用小刀刺杀,费工夫延长濒死时间等等手法,我渐渐焦躁起来。

“专家是怎么认为的?”

京子用戏谑的口吻对我说。

“是啊……毒气之类的吧。”

“讨厌,沙林吗?”(译注:沙林,学名甲氟膦酸异丙酯,英文名称Sarin,可以麻痹人的中枢神经。化学式:(CH3)2CHOOPF(CH3),它是常用的军用毒剂,按伤害作用分类为神经性毒剂。1995年在日本东京发生了沙林毒气事件,造成了较大的人员伤亡。)

大家一起笑出声来。

“不,是氢氰酸气。虽然是无色透明的,但是毒性非常强,闻到会立刻死亡。使用喷雾剂喷出会立刻扩散,所以不会留下证据,尸体也不会弄脏。而且,它还有种淡淡的桃子香味。”

“哎……”

大家用有些吃惊的表情看着我。

糟了,我想到。

又这么干了。这种手法太过深入,我知道没有人会感兴趣的。

这时,班里被评判为女孩子气的木村君搭话说“在聊什么呢?”,大家回以“没什么哦~”。不吉波普的事对男生们似乎是保密的。

这是只属于女生之间的传说。而我似乎是班里最后一个知道的。

一直都是这样。

“…………”

我有些失落,但是看到重新开始谈话的大家,我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的语气配合她们。

我会对犯罪心理或异常心理产生兴趣完全是因为个人经历。

没错,那是在五年之前,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差点被杀。

那时潜伏在我们城市里的连续杀人犯在警察搜查时被找到,那时对方已经自杀,就是这样的事件。

那个犯人对杀人行为本身有种性兴奋,正是所谓的异常者。在他遗留下来的笔记中,事无巨细地记录着我家的地址,我是沿着什么路线回家之类的事。

如果他没有自杀,下一个要袭击的就会是我吧。

警察打着确认的旗号来我家询问了关于犯人的线索。这个人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既没有见过也不认识的陌生人。父母是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的,但是警察最后还是直接询问了我,由此我知道了事实。

若是说我不觉得震惊,那就是骗人的。

但是比起这些,我对这个事实无论如何都无法释然。

一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以我无法理解的动机左右着我的生命,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出诠释。

于是,我开始对这类事产生了兴趣。

这次事件我没有对朋友讲过。

我想,如果我说出这种事一定会被特别对待。会产生“她说是喜欢异常者”之类的流言蜚语,凭这一点,我就会被周围人欺凌。把这个事实当成笑话来说的话,又有些太过生硬。

但是,我只是对此有兴趣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就像刚才那样,班里人把我当成杀人博士对待。不过,还没到欺凌的程度就是了。

午休结束之后,我们为了接受五个小时的课程,开始向教室移动。

我们的课是现代日语,对于选择理科的我来说是门很没意义的课。我们高中是从二年级开始分为理科和文科的,但是在二年级的时候还要互相选择一门课来修。真是让人搞不懂的制度。

跟我一样选了现代日语课程的同班友人与我两个人一起走在走廊里。平时都是三个人的,但是今天担当纪律委员的新刻同学因为会议没有跟我们一起来。

走着走着,忽然。

“……二年C组的宫下藤花同学。请速返回保健室。二年C组的宫下藤花同学……”

校内广播响起。

“咦~藤花怎么了呢。”

我身旁的她吃惊地说。好像是她们班的人。

“什么啊,那个人去保健室里休息了吗?”

“嗯。第四个小时的时候她忽然说是觉得不舒服。”

“哎。翘课的借口吗?”

“谁知道呢。啊,但是,她好像在跟三年级的学生交往呢。”

“什么啊,你是说她为了约会就钻空子跑了出去?”

“嗯。可能吧。反正男女交往是违反校规的。对新刻同学要保密哦。”

她把指头放在嘴唇上嘘了一下。

我苦笑了。

“我不会说的啦。”

“现在他们正在房顶上——”

她这么说着仰望窗外,然后突然。

“呀啊啊啊!!”

她发出了高亢的惨叫声。我吓了一跳。

“什、什么?”

“有、有、有、有那个、有那个啊刚才!”

她用颤抖的手指指向窗外。

“有什么啊?”

“不、不吉波普!在房顶!”

“哎?”

我回过头去。

但是,那里没有人影。

“没有啊。”

“有的,确实有!他马上就缩回去了!”

“你是把什么人给看错了吧?比如说确实是宫下同学之类的。”

“不可能的!他戴着黑色的,圆筒状的帽子……”

她完全乱了手脚。

我想着这一定是她的错觉,但是这种时候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会接受。逆向疗法更有效果。于是我做出一副相信的样子,暂且跟对方建立起沟通。

“知道了。那我去房顶上看看吧。”

我这么说着,她则吓了一跳盯着我。

“哎…!?”

“说实话,如果真有不吉波普的话我倒是想见见。”

“不要啊!很危险的!”

“没事的。你先去教室吧。”

我一个人向屋顶走去。

途中我小跑起来,奔上了楼梯,抓住入口的大门时我屏住了呼吸。但是就在这时。

“咦……?”

通往屋顶的门上了锁。这么说来,自从以前有学生从这里跳楼自杀之后,这里就被封锁了,我终于回想起来了。

我从窗户的缝隙里向外窥探。但是,我巡视了几乎全部的空间,也没找到类似的人影。

我走下楼梯之后,她一脸担心地等着我。

“……怎么样?”

“什么都没有。”

“真的?”

“嗯。我可是用这双眼睛看到的哦。”

“什么嘛。那果然是我的错觉吗……”

她的表情茫然起来。

“好像是呢。”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望。我一边跟她走向教室,一边想起屋顶后面有个紧急楼梯,如果他人在那里的话我是无法看到的,事到如今我才想到这件事。不过我也没想着要再去一次。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之后我一直过着平安无事的每一天。

2

“呐,末真。杀人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

深秋的某一天,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京子突然问我。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

我们两人走在河边的堤坝上。我们组里徒步上下学的只有我和京子,所以我们是一起回家的。我们高中的学生大多数是坐公交上学,徒步的学生很少。现在走在这条上学路上的人也只有我们。

“嗯,不,没什么。”

京子支支吾吾的。

“最近你总是问我这类事呢。发生什么了?”

“不,没那回事。”

但是会把这种事说出口,不可能没有原因。

“什么嘛,说出来吧。”

“……我说啊。”

京子低声嘟囔。

“嗯。”

“她现在停学了吧。”

“哈?啊啊,雾间同学吗。”

她在两周前因为在校内抽烟之类的事被停学了。但是明天她应该就回来了。

“你觉得……她真的在杀人吗?”

“哎哎?”-->">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