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黎明的不吉波普_黎明时分的口哨声 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最全日本轻小说网QinXiaoShuo.com【亲小说】<<<======
第六卷 黎明的不吉波普  黎明时分的口哨声 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①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十六



校对:七七七千爱



……共鸣者在街上彷徨地徘徊。



眼神空虚,头发杂乱,身上穿的衣服甚至连纽扣都没能好好的扣上,他就这么摇摇摆摆地摆动着双脚。



昏暗的天空。



现在的天气,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空气冰冷彻骨,冷冽而清澈,没有丝毫的暖意。黎明将至未至。



“……”



共鸣者茫然地、半自动地让脚步前行。没有目的地。仅仅是觉得总比停下脚步要好罢了。



街道寂静无声。



能感受到的只有些许的微风,而微风并不会发出声音,因此街上只听得到共鸣者的脚步声。



“……”



共鸣者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用茫然的表情环视着街道。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身处此地的?



想破头也得不出答案。自己应该在的地方,与这里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



街道上没有动静。也没有人烟。



道路上有着无数龟裂的断层,瓦砾堆积如山。建筑物大多都被从中折断摧毁,濒临崩塌。



何等荒凉的景色。



“……”



可是这里既没有悲切的哭声,也没有凄惨的尸体。



这里没有任何人。



放眼望去,仅仅只有废墟罢了。



无论走到哪里皆是满目残破,能动的东西,能发出声的东西,以及拥有生命的东西,一样都见不到。



只有黎明前的气流,窸窸窣窣地流动着。



“………”



共鸣者再度迈出脚步。



边走边努力地回想着……自己究竟为何会身处这个地方。



自己应该已经不存在了才对。自己的身体应该已经化为粒子消失了才对。既然如此,为何自己现在会在这片废墟四处徘徊?



“……”



即使得不出结论,但他依然迈动着脚步。



曾经他也像这样彷徨过,但是那时候的自己有着明确的目的。最重要的是,有那个对他伸出援手的少女在。



现在已经不在了。



谁都不在了——。



*



就在他这样前行着的时候,天空中开始铺上白色的光芒。



晨光破晓。



“………”



他呆滞地抬起头,望向那微弱的光芒。



就在那时。



从不知何处远远传来一阵音乐声。



并非机械播放出来的声音,而是亲口吹响、微弱纤细的口哨声。



“………!”



共鸣者朝着声音的方向奔跑而去。



无论跑过多少距离,周围的废墟都连绵不绝,但是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真切。周围听不到任何其余的声音,这微小的声音传过了相当长的距离才到达他耳边。



最终,共鸣者来到了一片足以令人一窥其完整时雄伟矗立风貌的,巨大的瓦砾之山——这是一片建筑物的尸骸。



黑色的人影孤零零地坐在这座山的顶端,吹着口哨。戴着大大的筒状帽子,身体被黑色的斗篷包裹。苍白的脸庞,涂着黑色的口红。



他的侧颜,看起来有些许寂寞。



“——嗨。”



共鸣者对着那个不知是男是女的人影打了一声招呼。



“你是什么人?”



于是人影转向共鸣者的方向。



“呀——如果口哨声让你感到不快,那是我的失礼。”



这慵懒的声音,既像是少年,也像是少女一般。



“不,没那回事。”



共鸣者摇头否定,然后提问道。



“你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嗯,这一点我也想知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里呢。”



“我叫共鸣者。”



他自报家门之后,黑帽子“哦!”地张圆了嘴。



“你就是共鸣者啊!”



“……你知道我吗?”



共鸣者困惑道,黑帽子用温柔的声音回答。



“你是纸木城直子的友人吧?而且你,来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地方。”



“你知道的真不少,说的一点不错。”



共鸣者率直地表达出自己的敬佩,黑帽子耸了耸肩。



“没什么,只是在雾间凪和新刻敬聊天时听到的,再加上我与你置身于相同的事态罢了。”



黑帽子说着,稍微歪了歪头。



“我也听说了你的使命。所以啊共鸣者君,最终你究竟做出了怎样的‘选择’呢?”



“……”



听到问题后,共鸣者摇了摇头。



“——不,这点我并不清楚。”



“为何?”



“我——。”



共鸣者有些词穷,但是很快接着说了下去。



“——我,曾经被禁止像这样与人交流。若问为何我现在可以做到,我想那一定是因为在这里的我只是一个影子吧。恐怕现在的我仅仅只是留在空间里的某种回声罢了,并非过去那个被称为共鸣者的人物本身。所以他作出了怎样的选择,不是我能够知道的。那份‘内容’朝着遥远的彼方,永远地离开了。”



他用淡淡的语气叙述道。



黑帽子点头道。



“原来如此。所以你来到了这一‘歪曲’,漂浮在空间缝隙中的你,偶然间与这里同调了。”



“你是什么人?”



“我的名字叫做不吉波普。”



“……真是奇怪的名字。”



“彼此彼此。不过你的名字真不错,读起来很有诗意。”



不吉波普眨了下眼。



共鸣者却因此脸色变得阴暗了起来。



“但这名字诞生的过程并不怎么样。”



“但被人叫名字的记忆并非全是讨厌的,不是吗。也有人曾开心地叫着你的名字吧。”



然而共鸣者依旧摇了摇头。



“……但那并非是对我。那份温暖的记忆属于已经消失了的真正的共鸣者。现在的我只是回声而已。不拥有被人所爱的荣光的资格。”



“原来如此——大家各有各的难处呢。”



不吉波普感叹着。



“你呢?你的名字是怎样起的。”



“啊啊——。”



不吉波普露出既像是在笑,又似乎无动于衷的,左右不对称的奇妙表情。



“这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了。共鸣者君,有时间听一听吗?”



被问到的共鸣者苦笑道。



“对我来说,‘时间’已经没有意义了。你想讲的话我会一直听下去的。”



“是吗。那得先从稻草人的故事开始讲起了。”



“那是什么?”



“稻草人啊。能赶跑乌鸦的,丑角——。”



译注①: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黎明之门前的风笛手)为Pink Floyd的首张专辑,为英国英国迷幻专辑之最。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