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话 凯萝儿立志成为骑士

第二卷 第一话 凯萝儿立志成为骑士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N/A

录入:N/A

修图:N/A

校对:N/A

==============

【内容简介】

★「成为小说家吧!」超高人气网路小说!

★相差46岁的「女追男、年下攻」情侣?

★公爵千金凯萝儿,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活在真实之爱中!而她的对象是刚正不阿的62岁骑士团长!

为了成为一个「好女人」,凯萝儿决心加入骑士团!

托了被悔婚之福,我成为了亲爱的威尔海姆骑士团长的妻子……

不,是朋友!为了要从朋友升格为妻子,我必须好好磨练自己才行呢。所以……

「为了成为一个『好女人』,凯萝儿要加入骑士团。」

不顾周遭的强烈反对,总算进行了入团测验。

大家是不是觉得对于运动和剑术都一窍不通的我不可能会合格的?

……请放心。我可是有祕密武器的。

为了成为威尔海姆大人的妻子,我将不惜一切努力!!

【作者简介】

作者:笕千里

出身于爱媛县,日本轻小说作家。本业据说是护理师。

作品有:《公爵千金是62岁骑士团长的嫩妻》、《武姫の后宫物语》、

《最强无敌、天下无双の恋する乙女》等。

插画:ひだかなみ

日本插画家。广岛县出身。A型,狮子座。

作品有:《公爵千金是62岁骑士团长的嫩妻》、《贵族侦探爱德华》、

《ルーク&レイリア - 金の瞳の女神》等系列插画。

CONTENTS

序章

第一话 凯萝儿立志成为骑士

第二话 友人袭来

第三话 这不是约会

第四话 凯萝儿老师

第五话 蠢王子与男爵千金

闲 谈 新来的侍女

第六话 身为一个好女人

终章

后记

============

一切就看明天了,接受骑士团的入团测试的我,一定得通过才行。

用完晚餐,我回到房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拟定对策。

入团测试会是什么样的内容呢?有一瞬间考虑去问兄长大人,但是我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卑鄙的行为呢。

因为无论是什么样的试练,我都得超越它才行。

话虽如此。

「娜塔莉亚,妳觉得骑士团的入团测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不知道会是什么内容呢。这我不是很清楚……」

像这样推理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不管是什么样的试验,至少得先想好万全对策才能应付一切。

「毕竟是骑士团,或许是测试战斗能力之类的吧?」

「果然妳也是这么想吗?」

「又或者会测试整体的运动能力也说不定。恐怕不会是学科考试。」

「嗯哼……」

虽然我不清楚坊间一般女孩子的运动神经好到什么程度,在学园里我算是运动神经非常差的。

由于我的运动相关课程的分数总是垫底,为了挽回成绩而在学科下了不少工夫。

这样的我要去接受一场只限运动能力的测试,实在不觉得我会通过。

「有没有一夜之间提升体力的办法?」

「……再怎么样都不会有这种方法的。」

「我也觉得这种事无论如何只会发生在童话故事里而已。」

讲这些梦话也于事无补,得正视现实才行。

得想点办法,让跑得慢,身体僵硬又手无缚鸡之力的我能通过测验。

想归想,却也得不到答案。

「果然还是不行吗……」

我跟母亲大人说「我觉得骑士团的大家都很帅气」的这些话都是真的。

威尔海姆大人也是位勇猛之人,但那或许是因为他对所谓骑士团长的立场有所自觉的缘故。

但是,这终归只是个女孩子的憧憬,却无法参与其中吗?

「小姐。」

「怎么了?」

「假设骑士团的测验全都是以运动能力为主,总觉得对小姐来说太严苛了。」

「我也这么觉得。」

即使是在娜塔莉亚眼里,果然以我的体能来说还是太严苛了吧。

既然如此,就得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恕我僭越……身为一个仆人,我想尽可能地帮小姐实现愿望。只要是为了您的愿望,您想怎么使唤我这个人都不成问题。」

「……娜塔莉亚。」

娜塔莉亚的话说得很迂回。

不过她是这么对我说的。

──让她进骑士团。

做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呢?或许有人的心中会有这样的疑问,但这绝不是一个错误的方法。

我在接受未来王妃的教育时,曾学习过这个国家的法规。其中也包含骑士团的规定。由于我一直爱慕著威尔海姆大人,所以与骑士团相关的内容都记得特别清楚。

骑士也有分两种。

正骑士与随从骑士。

正骑士是指通过骑士团入团测验的人,随从骑士则是负责听从正骑士命令的人。而随从骑士不需要接受入团测验,只要正骑士指名就可以了。

在正骑士和随从骑士之间,除了俸禄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用这招的话,我应该也可以进入骑士团吧。

不过──

「娜塔莉亚。」

「是。」

「母亲大人是这么说的,要我用自己的力量通过入团测试让她看看。借助娜塔莉亚之力执行的这个方法,应该得不到母亲大人的认同吧。」

「唔……」

她要我用自己的力量完成。不可以借助娜塔莉亚的力量。

娜塔莉亚低着头说了一句「非常抱歉」。

明明她是为我着想才说出那番话的,我才真的感到很抱歉呢。

「我很开心娜塔莉亚有这份心意,但是我必须靠自己的力量通过才行。」

「既然如此,您打算怎么办?」

「这个嘛……」

我还在想。该怎么做,我才能加入骑士团呢?

我拚命绞尽脑汁。用遍我所有的知识,一个劲儿地思考着。

以未来王妃身分受到的这些教育,在骑士团的入团测验完全派不上用场。法律在严格指导之下都会背了,礼节部分也实践了很多很多次。连各国的风俗习惯,我都比一些两光的外交官还清楚。

我还被迫学了药学、医学、文学、化学。他们说学问需要样样精通,于是我几乎每天都在学习。到了现在,我有自信比一些两光的医生还要精通医学。只要累积些实战经验,应该都能开间诊所了吧。

我体力这么差,肯定是因为像这样都在上课,而导致学习失衡的关系吧。

不过──

「啊!」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一条能让我加入骑士团的道路。

「……原来如此。」

我想母亲大人一定也早已看透一切。

以我的运动神经是不可能有办法通过骑士团测验的。

所以她才用那种荒唐的条件来压制父亲的反对。

如果母亲大人做出动用公爵家的权力,硬是要让我加入骑士团的行为,才更会遭到父亲大人的强烈反对吧。

正因如此,母亲大人才会在最后给我建议。

「母亲大人说了。路不是只有一条,要我再好好想想。」

「呃……那又如何?」

或许不管在谁耳里听来,都是『妳不是只有加入骑士团这条路可走,再好好重新考虑一下』这个意思吧。

但是,仔细想想,那句话也可以这么解读。

不要流于只是去接受测验,要找到一条能够通过测试的路。

这是母亲大人以她自己的方式对我做出的建议。

「我看见了,那个能让我通过测试的方法。」

「真的吗!」

「不过……得再稍微想想才行。娜塔莉亚,女性骑士团的团员招募……有没有派送什么传单之类的东西?」

「没有……她们没有四处发放传单,不过在女性骑士团的营区倒有个看板。」

「请火速去调查一下看板上的内容。」

时间已经过了傍晚。

可以的话我想自己去看看,但是我应该得不到外出许可。就算有娜塔莉亚的陪伴,家中还是限制晚餐后不可外出。

所以我只好派娜塔莉亚去做这件事。

「遵命。请小姐您稍等。」

「好的。」

娜塔莉亚行了一礼,走了出去。

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一定有在进行那项招募才是。

而且如果是我,应该能够通过那项招募的测试。

过了一会儿,娜塔莉亚回来了。

「小姐,我去确认过了。」

「那么请告诉我看板内容。」

「好的,那么……」

娜塔莉亚开始背诵起女性骑士团的团员招募相关的重点事项。

她应该是在那里详读了数次,牢记在脑袋中了吧。

而它的内容则是。

如我所料──

「那就没问题了。」

「那个,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等明天妳就知道了。娜塔莉亚也要加入骑士团吗?一时之间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也很令人不安,明天还是找个时间去跟母亲大人商量看看,可不可以在我通过测试的时候,让娜塔莉亚当我的随从骑士。」

「好、好的。遵命。」

一切就看明天了。

和母亲大人一同前往参加测验。

绝对。

凯萝儿一定会成为骑士让您看看,威尔海姆大人──

◇◇◇

隔日。

我和母亲大人先去了服饰店。

就算昨天已经建立好能够通过的自信,还是很紧张,睡得不是很好。真的没问题吗?这样的不安也还是存在着。

以我这样的情况,真的能够好好接受测验吗?

依母亲大人的交代,将衣物买齐。

母亲大人的身材跟我差不多,我以后应该也不太会再长高了吧。我想今天买的衣服应该能穿一辈子。

在服饰店大肆采买完毕之后,这次要前往女性骑士团的营区了。终于要接受骑士团的入团测试了呢。好紧张喔。心脏跳得好快。

男性骑士团位于王都的边缘,这里应该算是住宅区的尽头了吧。建筑物的结构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母亲大人先进去之后,我和娜塔莉亚随后跟上。

这里也一样,一进去马上就看见招待处,有位女性坐在里面。

「欢迎来到六花骑士团。」

这么一说,确实是这个名字呢。

一般认知都是骑士团、女性骑士团,但实际名号是不同的。男性骑士团的名号叫作黑铁骑士团。

顺便告诉大家,六花骑士团算是比黑铁骑士团要低阶的组织。所以威尔海姆大人的地位是在六花骑士团长之上的。

「请问本日到访是为了什么事呢?」

「我是伊莉莎白.安普劳斯公爵夫人。麻烦请安娜斯塔西娅团长过来一趟。」

「──!您、您有预约吗……?」

「昨晚我有派人通知,她应该知道才对。」

「知道了!请您稍待!」

负责接待的女性慌慌张张地跑了进去。

果然一旦说到公爵家夫人来访,会慌张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母亲大人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她会是公爵夫人。

女性走了出来,接着满脸笑容地招呼母亲大人和我落座。

「我刚刚叫人去请团长了,可否请两位在此稍待片刻,休息一下?」

「可以。」

「好的。」

点头回应女性的话后,我和母亲大人并肩坐了下来。

等一下要过来的是六花骑士团的团长。

光是如此,我就好紧张。而我似乎是要由团长亲自进行测验的样子。

「凯萝儿。」

「是。」

「昨晚母亲说的话,妳可有深思熟虑过了?」

「有的。」

我会在这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接待的女性莫名惊讶地说了一句:「咦?是母女?」和母亲大人一起出门时,几乎都会引起这种反应。

母亲大人太年轻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祕诀。

「那就好。别让我们白跑这一趟。」

「母亲大人,我知道。」

片刻之后,从骑士团内部出现了一位女性。

年纪应该差不多三十五到四十岁上下。外表感觉还很年轻,但却是位全身带着威严气质的女性。稍短的黑发配上全身铠甲的模样,甚至令人觉得她简直就是女性骑士的模范。

在她出现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

这位就是六花骑士团团长──

「安普劳斯公爵夫人,抱歉让您久等了。」

「不要紧。我想昨晚派来的人,应该都已详细地跟妳说过了吧?」

「都听说了。在听说之后,有几点事项需要跟您报告,请往这里来。」

「好的。」

在身为团长的女性催促下,我们往里面走去。

营区本身的构造似乎和另一边没什么不同。我现在走的路,和前去威尔海姆大人的房间的路几乎一模一样。

在路的前方是一道奢华的门扉。

六花骑士团长室。

「请进。」

她打开门,请我们进去。

母亲大人最先走了进去,接着我和娜塔莉亚才随后跟上。

对面有张大沙发,母亲毫不犹豫地就在沙发上落座。真是主动。

我也在她身旁坐下,而娜塔莉亚则是站到我背后。

团长关上门之后,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坐了下来。

「自我介绍晚了,我是六花骑士团长安娜斯塔西娅.艾布林格。」

「我是伊莉莎白.安普劳斯公爵夫人,这位是我女儿凯萝儿,以及她的侍女娜塔莉亚。」

「我是凯萝儿.安普劳斯。请多多指教。」

六花骑士团长安娜斯塔西娅.艾布林格大人。

……艾布林格大人?

总之我先行了礼。我知道在我身后的娜塔莉亚也跟着行了一礼。

「事情我已事先听说了……说是安普劳斯公爵夫人的千金希望加入骑士团云云。」

「是的,正是如此。」

「我这么说或许有些失礼……但您是认真的吗?」

安娜斯塔西娅大人瞄了我的外表一眼,说了这句话。

她可能在想,像妳这种又瘦又小的小姑娘之类的。

「凯萝儿。」

「啊……非常抱歉。如您所说,我希望能加入骑士团。」

「嗯哼……」

安娜斯塔西娅大人手抵著下巴,思考着。

那个动作在某种程度上也像极了威尔海姆大人。

「六花骑士团只能收编女性成员。因此,一年到头都是人手不足。大多都是在将人员培养成独当一面的骑士之后,又是结婚又是怀孕的就离开了骑士团。所以,像这样有人主动希望加入骑士团的,我们是极为欢迎,但是……」

「是有什么问题吗?」

「安普劳斯……唔,我可以叫您凯萝儿小姐吗?骑士团这个地方,是专门负责一些粗重工作的。因此,我们得进行严苛的训练,国家有难时也必须上战场。一旦您加入骑士团,您的性命我可不敢保证喔。」

兄长大人也对我说了类似的话。

不过这些我都知道。我的决心不是这么点小事就能动摇的。

「我已有觉悟。」

「但我负不起这个责任。」

「……咦?」

安娜斯塔西娅大人抓了抓头,开口说道。

那是什么意思?

「伊莉莎白夫人,我想问您一句话。」

「请说。」

「假设令千金在入团之后,在训练中遭遇意外事故身亡,您会怎么办?」

「我会先追寻事故的原因,若最后判断为非可控因素所造成的,我不会追究。」

母亲态度坚决地回答道。

但是安娜斯塔西娅大人却深深叹了一口气。

「伊莉莎白夫人或许是如此。但其他的人会怎么想呢?他们会认为令千金的死,六花骑士团没有任何责任吗?假设令千金身亡这个契机,导致安普劳斯公爵家对王家发动谋反,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么安娜斯塔西娅团长的意思是,凯萝儿不应该加入骑士团对吗?」

「直截了当地说,是这样没错。因为规定的关系,入团测验的部分还是会先举行。但是,基本上我们并没特别订下『做出何种成果就能通过』的标准,有很多部分还 是交给主考官自行衡量。因为不管拥有多么出色的能力,若人格有问题,我们也不会让她通过。而虽然现在能力不足,但我们感觉到人员有潜力,也可能让她合格。 一切都是会变动的。而关于凯萝儿小姐的测验,将由我来负责举行。」

「简单来说。」安娜斯塔西娅清了清喉咙。

「不管您留下多么优秀的成绩,最后通过与否是由我来衡量。从以上的论述,您应该已经明白了吧?」

「您的意思是不管凯萝儿的成绩如何,您都不会让她通过是吗?」

「身为担忧本国将来之人,这应该算是理所当然的顾虑吧。」

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骑士团入团之路从一开始就已经被封锁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接着母亲大人点了点头。

「您是否已能理解了呢?在这前提下,若您还是执意要接受测验,我也不会阻止。虽然结果早已是一清二楚。」

「请您还是让她接受测验吧。在接受测验后,请您不要考虑凯萝儿的家世,依她的资质来下判断。而凯萝儿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以伊莉莎白.安普劳斯公爵夫人之名保证,不会为难骑士团。我想请安娜斯塔西娅团长仔细思考过您的想法、凯萝儿的资质,以及我所说的话,再下判断。」

「……明白。那么凯萝儿小姐,要举行测验了。」

母亲大人好不容易才帮我牵起的这条细线。

我也得设法好好抓紧,并将它好好系牢。

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我的任性。

对国家来说,我也认为安娜斯塔西娅团长的想法是正确的。会有如此担忧是理所当然。

所以,我。

得超越这一切,展现我的价值才行──

「那我们到训练场去吧。测验内容为测试整体运动能力。」

「在那之前,可以听我说几句话吗?」

我以这句话制止了即将站起身子的安娜斯塔西娅大人。

测试整体运动能力的测验,是无法展现我的价值的。

所以我必须用我拥有的知识来展现我的价值。

「我听说六花骑士团正在招募的人员有剑骑士、弓骑士,以及卫生骑士。」

「……是的,没错。」

「而关于剑骑士所需的资质为运动能力,弓骑士则是弓技的经验。然后……」

我所能得到的知识。

唯有这项才能活用这些知识。

「卫生骑士所需的资质则是卓越的医学及药学知识──看板上应该是这样写的没错吧?」

以未来王妃身分受到的这些教育。

我对于这些教育中的一部分。

我有自信比起一些两光医生,拥有更卓越的知识──

◇◇◇

似乎想都没想到我会希望成为卫生骑士,等了一会儿,才有位高龄男性前来。看来他似乎就是六花骑士团的卫生骑士大人,但明明是女性骑士团,却有男性加入,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入团测验是以口头问答方式进行。

在病人提出某些症状时,应该如何处置应对。

在战场上施术治疗的优先顺序,以及其判断方法。

有哪些药草对传染病有效,还有其调合方法。

每一项都是王妃大人介绍的宫廷御医老师教过的,所以我都能够对答如流。其中还有一些比较现代的方法,是连这位名为尤里乌斯的卫生骑士大人都不知道的,我也加以指正。

以我自己而言,我认为应该做出了完美的回答。

安娜斯塔西娅就这样从头到尾看完了我对答的过程。

「尤里乌斯。」

「太完美了。还让我确实感觉到自己还有很多要学的。恐怕她还比一些二流医生有着更卓越的知识。剩下只要累积一些实战经验,哪天她自己当医生开业都不奇怪。」

「……这样啊。」

但是尤里乌斯大人的这番话,却只换来安娜斯塔亚娅大人的臭脸以对。

刚刚她确实说了绝对不会让我通过。所以我才会想要倾尽全力展现自己的价值。

尽管要是被说有我这种程度的医学、药学知识的人满街都是,就一切都完了。但是医学和药学是必须到专门的机构学习的。就连我也只不过因为这是学问中的一环,才有幸学习。

因此我想精通医学的人应该不是太多,才会想要展露我的知识。

「那么……尤里乌斯,关于这次的入团测试的结果,你的意见如何?」

「毫无疑问地通过了。若是她这样都无法通过,我也非得辞职不可了。」

「……这样啊。」

安娜斯塔西娅大人嘴里「唔唔……」几声,双手环胸,正苦恼著。

不知道她是不是很在意刚刚提及的我的家世呢?不过她没有果断地说出不合格,直接刷掉我,反而烦恼到这种程度,是否代表我成功展现了自己的价值呢?

「呼……」安娜斯塔西娅大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非常抱歉,凯萝儿小姐。」

「在。」

「关于这件事,不能只凭我一个人的想法决定。所以……可否容我先保留结果?」

「我知道了。我期待能有个好的结果。」

这种事毕竟也不能硬是勉强人家,既然人家都愿意考虑了,我也不得不先暂时就此满足才行。

无法单凭安娜斯塔西娅大人一人的想法决定,也就代表她可能会去和威尔海姆大人商量。威尔海姆大人是否能明白我有多认真呢?

我为了能够支持他,抱持着如此的觉悟。

「凯萝儿,那今天我们就回去吧。」

「是的,母亲大人。」

「那么安娜斯塔西娅团长,告辞。」

「好的。言语上有许多失礼之处,非常抱歉。」

「别放在心上。我很清楚您也有您的立场。」

安娜斯塔西娅团长一席谢罪的话,母亲大人温柔地表示谅解。

接着我就和母亲一道回家去了。

中午前就去骑士团叼扰一下,和威尔海姆大人共进午餐吧。

要是知道我接受了骑士团的入团测试,他应该会大吃一惊。

◇◇◇

过了一会儿,我们返抵家门。

还不到中午。好了,我想克莉丝也已经在帮我准备了,就去跟威尔海姆大人共进午餐吧。

那就准备出发。

「娜塔莉亚。」

「在。」

「请妳去跟克莉丝拿便当过来。」

「遵命。」

今天有骑士团的入团测试,所以我想今天早上应该不可能亲手做一道菜了,所以就全都拜托克莉丝处理。

虽然不能让他吃到我亲手做的料理有点可惜,但是没时间也是没办法的事。

要是现在过去,也差不多是刚过中午了。

「小姐,让您久等了。」

「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娜塔莉亚俐落地从厨房拿了便当过来。

今天的菜色我还没确认过,但克莉丝做的东西一定没问题。

我想罗伯特发生那种事,要调度厨房事务一定很辛苦。虽然听说新人已经上工,但是也不可能很快就独力作业。

或许我该去跟父亲大人提提帮她加个薪水。

总之现在就先和娜塔莉亚一起往营区去吧。

今天比平常晚了些,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呢?

不过,实在很困扰。

明明只是一条通往营区的再平常不过的路,却有点可怕。毕竟就是在这里,理察被人殴打,我则是被罗伯特雇用的恶人掳走,会怕也是当然的。甚至觉得所有路人好像都在打我的主意。

要是没有和威尔海姆大人共进午餐这个约定,我可能就会变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吧。

「打扰了。」

「您好,欢迎──啊!凯萝儿!」

「妳好,克蕾亚。」

今天的接待一如往常的是克蕾亚。

不过,她脸上没有平常的笑容,反倒是急忙起身抓住了我的手。

她这出乎意料的行为,让我稍微吓了一跳,身体往后一倾。

「太好了!我已经听哥哥说了!我一直很担心妳啊!」

「谢谢妳。」

我被贼人掳走,又被威尔海姆大人等骑士团一行人救了出来,不过就是前天的事。

虽然当时札克人也在现场,但克蕾亚不在。所以才会这么担心我吧。

特别是克蕾亚以前也有被坏人抓走过的过往。

虽然我问不出口当时她有没有被怎么样……

「就像这样,我平安无事回来了。」

「真的太好了!前天妳过了中午都还没有来,我一直在担心妳是不是怎么了!而且之前妳还哭着回去了!昨天也没有来!」

「呃……」

要从哪里开始说明才好呢?

总觉得最近发生了太多事,连我自己也还没有完全消化完毕。

威尔海姆大人的拒绝。

然后是为了成为好女人的决心。

接着陷入了罗伯特的魔掌。

这一切是在两天之内发生,总觉得每天都太过紧凑了。

所以,再怎么说,昨天还是节制了一下,没有外出。

「这个,下次我再慢慢说给妳听。今天威尔海姆大人在吗?」

「啊、嗯。今天应该没有外出的预定才对。不过,下午还有团长训练在等著,团长应该会早点进行准备。」

「我知道了,谢谢妳。」

「我就跟平常一样带妳去会客室喽。」

克蕾亚站起来,直接带我走了进去。

我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也记得会客室的位置。不过我现在是外人,不能独自在营区内走动。

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变成可以在里面自由走动的身分就好了。

在往会客室的路上,我概略地向克蕾亚说明了一些事。

「喔──……那那个叫作罗伯特的人,原来是凯萝儿的叔叔吗?」

「对啊,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毫不知情。」

「嗯……真的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得救了呢。」

「是啊,真的是帮了我大忙。」

「哥哥是否也大大地活跃了一番。」

「……」

哎呀。

札克是在现场没错,但我只记得他打我和说我是笨蛋。

与其说是活跃,说到底本来对手就只有罗伯特而已,而且抓住那个罗伯特的不是别人,正是威尔海姆大人。

对札克的印象大概只有,喔~他也来啦~这样而已。

「这样啊。算了,也是啦。哥哥那个人喔。」

「是啊,没错。札克那个人啊……」

唉,两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记得没错的话,札克是一等骑士,或许是有那么点了不起,但是札克果然还是札克,就是这样的印象。

就在此时,克蕾亚停下了脚步。

「啊……」

「怎么了吗?」

「抱歉,会客室现在好像有人在用……」

会客室的门前挂著一块『使用中』的牌子。

看来是有其他客人来访的样子。

克蕾亚略显困扰地低声说道:「我还以为他们会去团长室呢……」

「……不过这样不是很棒吗?很难得有人自愿应征呢。」

「但是……」

我听见里面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男性和女性的声音,男性那位应该是威尔海姆大人吧。而女性那位,我记得是前不久才刚听过的声音。

会客室的墙壁似乎很薄,都听得见里面的声音了。该不会我和威尔海姆大人之前的谈话,也都像这样被外头的人全都听光了吧?这么一想就觉得有点丢脸。

「家世太高贵了……」

「如果是学习医学、药学之人,大概都是如此吧。不过,是个难得的人才啊。虽然精通医学、药学等知识,但是薪资水准只比一般骑士多上一些的卫生骑士,并不受欢迎。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一位知识程度连尤里乌斯所认可的人员自愿入团,只能举双手欢呼了。」

他们在谈卫生骑士的事。

不用想也知道是在谈我的事。是说,我之前也不知道卫生骑士是这么不受欢迎的职业呢。

原来是因为这样,安娜斯塔西娅团长才会这么苦恼。

「因为她的家世太过高贵,我一开始是打算拒绝的……」

「嗯哼。」

「可以的话,她是个我想收为麾下的优秀人才,但一考虑到她的家世,也不能轻易地让她通过,总之先暂时保留。她要是战死,或在训练中意外身亡的情况,也会造成政治问题,所以我才想来问问叔父大人的意见……」

「嗯哼……卫生骑士基本上都是待在后方支援。若是调整为视情况需要加派护卫保护的话,应该能尽可能回避掉性命攸关的危机。还有,在卫生骑士需要参加的训练当中,由安娜斯塔西娅来负责指挥,也可以尽量减少意外发生。」

「我知道了……这份是她的资料,请叔父大人裁决是否让她通过。」

「资料我会先做确认。通不通过,我之后再通知妳。」

「好的。那么我先走了。」

就这样,里面传来有人移动的声音。

看来他们似乎谈完了,正在往门边移动。应该就会顺势走出来了吧。

时机刚好,她出来后我再进去吧。

「噢。」

「安娜斯塔西娅团长您好。」

「……凯萝儿小姐?」

打开门走了出来的是六花骑士团的安娜斯塔西娅团长。

不过我刚刚就觉得应该是她了。

而且从谈话内容推测,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在谈我的事。

「妳为什么会在这里……?」

「您好,我是帮威尔海姆大人送便当来的。」

「帮叔父大人……?这到底是……」

「凯萝儿!」

于是里面传来大为惊讶的声音。是威尔海姆大人。

是什么事让他惊讶成这样呢?

他急急忙忙地从会客室里走出来,然后推著安娜斯塔西娅团长的背。

「叔、叔父大人……?」

「安娜斯塔西娅,今天妳就先回去吧。详情我们日后再谈……」

「不是啊,为什么凯萝儿小姐会帮叔父大人送便当……」

「这件事也找一天再说!妳现在先回去!」

「喔、喔……」

在威尔海姆大人强硬的话语下,安娜斯塔西娅大人歪著脑袋、满心疑问地离开了。

克蕾亚急忙追着她的背影而去,留下一句「凯萝儿,下次见!」就也跟着离开了。

剩下我一个人,总之在威尔海姆大人的招呼下走进了会客室。

为什么呢?

他非常焦躁。

「那个,威尔海姆大人……?」

「嗯?喔、喔喔……就先坐下吧。今天不是也帮我带了中餐来吗?」

「是的。抱歉我来晚了。」

「我几乎要以为妳今天不会来了。」

哎,会这么想或许也是正常的。

前天,当我走在同一条通往营区的路上时被人抓走。再怎么说,走过那条路真的很可怕。

但是说真的,我想跟威尔海姆大人一起吃饭的心战胜了害怕。

「今天没问题的。娜塔莉亚也紧跟在我身旁。」

「这样啊……噢。」

威尔海姆大人急忙把桌上的文件都收了起来。

话虽如此,其实也只有一张,应该是安娜斯塔西娅团长提出的文件吧。

仅就刚刚听到的对话来说,文件上写的应该是关于我的资料,但要是我说出来,也许会被逼问刚刚在偷听的事。

所以我先不提碰触那个话题,在桌上打开了篮子。

「威尔海姆大人,请用餐。」

「唔嗯……开动吧。」

「请喝茶。」

我把水壶里的茶倒进杯子里,递到威尔海姆大人面前。

确实还温温的,我放心了。

「唔嗯,真好吃啊。」

「谢谢您的称赞。」

「今天凯萝儿做了什么料理?」

「啊……没有,今天没办法做。」

因为上午有骑士团测验,所以没办法做。

所以便当菜色全是克莉丝做的,真可惜。

「这样啊。」

「抱歉。」

「没关系。我总是给妳添麻烦。」

「不会的,威尔海姆大人您别这么说。」

是我自己想做才做的,没有让他道歉的理由。

总之我也一起开始进食了。

克莉丝做的菜果然很好吃呢。

「不过,妳看起来精神不错,真是太好了。那之后我一直很担心。」

「谢谢。托您的福,如您所见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不管再怎么向威尔海姆大人道谢都不够。

如同母亲大人所说,当我真的陷入危险时,威尔海姆大人不求回报的帮助我。因此我才觉得自己应该多少变强一些,也才会决定加入骑士团,这也是我的动机之一。

「不管再怎么向威尔海姆大人道谢都不够的。」

「没什么,维持王国治安正是我们的工作。」

说这句话的威尔海姆大人,果然非常威风凛凛。帅气十足。

就是因为有像威尔海姆大人这样,有着崇高心志的人来担任骑士团长,本国的安全才能得到守护。

在那之后,我们边吃饭边天南地北的聊著。

我基本上从头到尾都是负责听的那个人。不管威尔海姆大人说了些什么,我都想听。

「那家伙……杜德里克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没有变过。从以前开始他就是个待人和气,但是意志十分坚强的男人。一旦决定要怎么做,就绝对不会屈服。」

「是这样的吗?」

「这些部分凯萝儿倒是跟他十分相像。十成十是遗传到他吧。」

威尔海姆大人谈到了我的祖父大人──杜克里德.安普劳斯。

脑海中浮现出记忆中的祖父大人的模样。

祖父大人身材适中,又十分温柔。我记得他以前常陪我一起玩。

这也是正常的。在我出生时,祖父大人已经开始隐居生活,公爵家的一家之主已经传位给父亲大人了。因此我总是跑去祖父大人房里玩。

这样的祖父大人在家办宴会时,威尔海姆大人总是会前来参加。

「他过世得太早了……」

「不过……」

「嗯,我明白。拖着那副不争气的身体,会早死也不意外。」

呵,他落寞地露出苦笑。

果然对威尔海姆大人来说,祖父大人是他的挚友吧。提到祖父大人时,他看起来很开心,但偶尔又带着几分寂寞。

「唔嗯……感谢招待。」

「只是粗茶淡饭。」

威尔海姆大人用完餐,喝着餐后的茶。

看来今天的菜也让他感到很满意。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