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 悟天命卧龙施禁术 应召唤稀人入异乡

第一卷 序 悟天命卧龙施禁术 应召唤稀人入异乡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 南十字星

翻译、校对、润色:南十字星

【哈哈哈哈,你以为斗得过智力100的孔明大人吗,司马懿!】

我一边自言自语的一边点击着鼠标。

这是一个窗帘拉上了,面积不足六张榻榻米的房间。

我为了防止被父母发现而关掉了电灯,在昏暗的房间内看着桌子上的电脑屏幕。

【真遗憾!这是孔明的陷阱!】

火计,伪计,策反,我随心所欲的使用着所有的计略。

已经被逼到邺城的魏国军势兵力不断的缩减着。

【……哎呀,已经这个时间了啊】

看到显示器右边的时钟我才回过神来。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天亮了啊。今天还要上学呢。

【但是还差一点就要统一天下了啊……】

我小声的说服了自己,再次回到了游戏中。

就算知道了也停不下来呀。

这就是战略模拟的——不对,这就是三国志的魅力啊。

而在这游戏中我最喜欢扮演的就是诸葛亮孔明了。(译者注:似乎日本三国游戏经常把姓名和字连在一起读)

喜欢三国志的我已经扮演过好多个武将来玩了,但要问我最喜欢扮演哪个武将,那毫无疑问就是孔明了。

小时候我曾经喜欢吕布这样的武力系武将。但是,长大了一些之后,每当三国志游戏系列出新作的时候,我都会先扮演孔明来游玩。

也许,我已经明白了吧。

我成为不了吕布。既骑不了赤兔马,也不能用弓箭射中远处武器的把柄,而且本来身高超过两米的人就像是怪物一样吧。

但是,孔明就不一样。

他在《出师表》中所展露出来的对刘备的忠义,毕竟还是精神论的范畴,但我还是能够凭气势达到的。

虽然他能算无遗策,犹如神明附体,但究其根本也是智力范畴的。

武力可以用眼睛看到,但是智力却是看不到的。所以,如果我能够不断的加倍努力,说不定也可以像他一样吧。孔明就是这样令人憧憬的存在呀。

我认为孔明这个角色就是因为能够引起凡人的共鸣才会有这么高的人气吧。

【好,这样就结束了!】

我睡眼朦胧的继续移动着鼠标。

越过护城河,破坏城门,将困守宫殿的敌方大将逼到穷途末路。

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我方武将们一起进行了攻击。

伴随着敌将的怒吼和令人愉快的效果音,敌人被消灭了。

【呵呵呵,我做到了啊,刘备大人。为了报答你三顾茅庐的恩情,我达成了你兴复汉室的志向啊】

长年累月的乱世终于结束了。

汉旗飘扬在都市上方。

孔明只身一人在亡故的刘备墓前跪下,献上了贡品。

以及浮现出来的ED标题。

厚重的管弦乐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就像是催眠曲一样。

我的心中满怀成就感,趴倒在了桌子上。

意识渐渐的向黑暗沉去。

……

……

……

【喂】

……

……

【稀人哟,请醒来吧】

……

是谁啊。

肩膀不断的被人拍着,耳朵又听到男人的呼叫声,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嗯……你,是谁啊?】

我迷迷糊糊的看向眼前的人。

这是一个脸型棱角分明,三十岁左右的大叔。头上带着青巾,穿着的衣服好像粘着什么鸟的羽毛。给人一种仙人的感觉。

【在下是诸葛亮,字孔明。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咳咳,咳咳】

这男子刚报上自己的名字,就开始咳嗽起来了。

【哦哦哦,是吗,是孔明先生吗,一直一来都受你照顾了】

原来是在做梦啊。

就连在睡觉的时候都梦到了孔明,我到底是有多喜欢三国志啊。

【哎呀!居然知道我是谁吗?】

孔明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那是当然啦—,就算魏蜀吴天下三分时期的名将如云,但孔明先生可是最有名的军师哦—】

我这么说着点了点头。

【居然连还只存在于我心中的天下三分之计都知道吗!真不愧是上天派来的使者。那就好说了。稀人哟。请听一听我的请求吧!】

孔明这么说道,五体投地的拜伏下来。

不行啊,孔明先生。我的屋子都没怎么扫过很脏的啊。

【啊—?请求—?孔明先生对我的—?怎么回事?】

我也顺应着孔明的话题,从电脑椅上下来坐在了地板上。

但又太困了马上倒在旁边的垫子上。

【感谢您愿意倾听我的请求。在下孔明苦节二十载,终于遇到了值得辅佐的君主。他是能够引导现今战乱的中国走向正道的伟大人物】

孔明眼睛闪闪发亮的说到。

【哦哦,我知道的哦—就是人德之圣君,汉王朝末裔,刘备玄德大人吧—】

【正是。刘备大人已经不惜屈尊来到我草庐两次了。但我却有自己的原因而不能见他。】

孔明这么说着低下了头。

【啊啊—是因为正好错过了吧—】

【不是。是因为我久病缠身,阳寿将至,所以无法见他。虽然我想尽办法来治病,但是从前日天体的运动来看,我的天命已尽了】

孔明悲伤的摇着头,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诶诶?真的吗?你这病是不是太早了啊?不是在五丈原的时候吗?】

听到这跟史实不一样的展开,我下意识的说到。

【啊?五丈原?总之,现在的我时日无多,已经无法再辅佐刘备大人了】

孔明这么垂头丧气的说到。

真的啊。这不是太糟糕了吗。历史都要改变了啊—

嘛,虽然这就是个梦而已,无所谓啦。

【是这样啊—。那么?你请求我什么呢?】

【是的,我的请求是,希望稀人能够代替我孔明为了天下万人而辅佐刘备玄德大人。我就是为此不惜使用禁术仪式将稀人大人所在的地方召唤到这个襄阳的山中。】

【诶—。仪式?】

我伸着懒腰看向房间四周。

虽然这是我一直熟悉的屋子,但是房间的中央确实有一个魔法阵,神酒呀,叶子什么的,满是一副举行仪式之后的样子。

虽然已经毕业了,但是还留在我的心中吗,中二魂呐。

【是的。没有征求稀人大人的意思就这么擅自做了这些事真是万分抱歉。但我已经没有其他能够实现愿望的手段了……】

【不用道歉啦—是吗—孔明先生不仅能借东风还会召唤魔法啊—,真不愧是你呀】

这是因为刚才还玩了幻想系的SRPG所以记忆交叉了吗。

这梦做的还真厉害。

【您的宽宏大量真令我惭愧。那么,稀人大人,您能答应我的请求吗】

【嗯嗯,就交给我吧—。毕竟才刚刚代替孔明先生统一中国完成兴复汉室的目标呢—】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满口答应到。

在游戏中我可是不会输的呢。

【真是可靠!那么就赶快交换契约杯吧!】

孔明这么说完,抓起手边的东西,喝了一口其中的液体。

然后再把那东西递给了我。

【好好—,我喝了】

我从躺下的姿势再次坐起来,接过来喝了一口。

这是和孔明间接kiss啊。哇,话说,好苦,这是什么,酒吗?

【这样契约就完成了。啊啊!我没有任何遗憾了】

孔明露出满足的笑容,以一个大字倒在了地上。

咚咚咚!

此时我的房门也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

【糟了。被老妈发现我在玩游戏了吗】

我慌忙的看向显示器——屏幕已经黑了。

太好了。看来我在无意识中关掉了电脑啊。

啊,话说,本来这就是梦啊,没必要着急。

【看来是刘备大人到了啊。那之后就拜托你了】

孔明说完这句话,闭上了眼双手交叉放在了胸前。

【你说拜托我,那你会怎么样了呢?】

【我用禁术把稀人大人召唤到了异界,作为代价,就是我此身和灵魂都要献于泰山府君。那么——大汉荣光永在!】

孔明说完这句话,身体就像游戏里面一样发着点点光芒消失了。

【卧龙先生!在下是刘备玄德!请务必让我在今天拜见您!】

从门外传来了泼辣的声音。

话说,这是女人的声音?

【好。请进!】

我顺应剧情的回答。

【失礼了!】

从门口充满气势的闯进来的人,是一位红发及腰的少女。

她步履轻盈的走到我面前,正坐下来。

【诶,难道说,you就是刘备玄德吗?】

【是。在下正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姓刘,讳备,字玄德。啊啊!卧龙先生!终于能见到您了!】

叫做刘备的少女这么说着,牵起我的手,用力的按到她的胸部上。

(好,好大)

这个触感不禁令我吞了一口口水。

眼前这名少女的胸部好大。目算有H~I cup吧。史实上刘备的耳朵确实是很大的福耳,可这不是福耳是福胸了吧。

我再看向她的面容。

面庭饱满,气色良好。眼睛闪闪发亮,鼻梁较高,脸蛋柔软得不禁给人一种想掐一下的想法。配合上她及腰的长发,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印象。

一言以蔽之与其说像是演员,倒像是偶像,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年龄跟我差不多大吧。

(话说三国志的武将是美少女的话,那不就是工口游戏吗?)

算了。

反正都是我的梦嘛。这种展开也是没办法的啦。

【咳咳。那么,你找我这个孔明有什么事呢】

难得在梦中成为孔明,不好好演一下可不行。

【是的。今天是有事情来找孔明大人相谈的】

【哦,那相谈的内容是?】

【现今汉室衰落,曹操那样的奸臣篡夺天下,皇帝陛下被迫迁离旧都。尽管我实力微弱,仍想伸张大义于天下,奈何智略不足,结果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委身于客空耗时光。而现今连乘马驱驰战场都做不到了,大腿赘肉余多】

这么说完,刘备就拉起了自己衣服的裙子。

露出了自己丰盈的大腿。

虽然有点肉但决不是肥肉。感觉刚刚好。

阿勒?

话说回来,刘备这样感叹自己的境遇,不就是那个有名的“髀肉之叹”吗?

这么工口真的好吗—?

算了。

毕竟这是我的春梦嘛。

【那可真是辛劳。毕竟现今的曹操拥有百万军势,挟天子以令诸侯,完全是一个难以对抗的对手呀】

我含糊的对答到。

【尽管如此,我也仍然没有抛弃志向。孔明大人,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刘备用湿润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被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这么问了,那也就只能回答了。

【现今,江东之地为孙权所据,其国家坚固,民心所向,又有忠诚而优秀的武将和军师。应当将其列为盟友而非敌人。荆州位于交通要冲,益州艰险,土地肥沃。从前刘邦——】

【原来如此,我刘备对孔明大人的韬略心悦诚服!】

刘备突然兴奋的打断我的讲话,更加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

【诶,我还没说完……】

这后面才是精彩的地方啊。

居然不听孔明大人接下来精彩的天下三分战略演

讲吗。

【就算不听完我也明白。孔明大人正是我所寻求的贤才。请不要嫌弃我,为了天下万民而出山吧】

【不好意思啊,我想回去睡觉了,已经好困了下次再说吧】

我打着盹模糊的回答到。

明明在梦中还这么困。

好想快点回到床上去,在去学校之前多睡一点也好呀。

【这可不行呀。请孔明大人一定要辅佐我!】

可是刘备这么死死的缠着我,甚至还哗哗的流下了眼泪。

嘛,这个剧情跟史实一样也没办法。

就像在外面吃饭时抢着付账一样,拒绝一次又再请求一次这可是中国的礼仪吧。

但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总之我要睡了。

【但我真的要睡了啊。要么就一起睡吧,请】

说完我就站起来朝床铺走去,但是刘备还是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不放开。

话说,力气好大。梦里居然还有不能随心所欲的时候啊。

【那就请您这么睡吧。我的妹妹们会把孔明大人带到我们的根据地新野的。】

刘备微笑着对我这么建议到。

【诶—。你的妹妹难道是关羽和张飞?】

【您居然知道吗!那就好说了!关羽!张飞!进来吧!】

刘备拍了拍手。

【大姐,叫我们吗!】

【哦—!这里有葫芦瓢一样的东西啊—】

又有两个新的少女冒冒失失的闯进了我的屋子。

不一会儿两人就站在了我的左右方,加上刘备就是三方,给人一种“别想跑”的感觉被包围住了。

【你就是关羽?】

我看向那个拿着像是青龙偃月刀的长武器的高挑美少女。

【正是,我就是关云长】

关羽是一个发色与刘备不一样的美少女。

黑发及腰。长长的睫毛,坚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娇小的嘴唇。

比起可爱更倾向于美人系,胸部虽然没有刘备那么大,也有C cpu吧。美腿修长,身材高挑,就像是书里的模特一样。

年龄似乎比我要小一些。

而另外一个人——

【呐—呐—,孔明大人。有没有吃的东西呀—我肚子饿了—】

我看向这个拉着我手臂的小孩。

从外表上看像是初中一、二年纪的岁数。

茶色的短发,嘴角滴着口水的少女。

这就是张飞吗。

有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鼻子与刘备和张飞相比像是团子一样。

虽然不是美人,但有着一张给人不禁想要喂她吃东西的可爱面容。

顺便说,她的语调不像是牛奶咖啡的那种,而是抹茶的那种。

【嗯—那就吃剩下的薯片好吗】

我指向放在桌子上吃了一半的点心。

【哦!这是什么,好好吃啊!不愧是孔明大人!】

张飞跑到桌子旁,开心的抓起薯片吃起来。

【张飞,那个之后再说。现在的任务是要带孔明大人回去】

【我懂了—】

听到刘备的话,张飞叼着袋子跑了回来。

【那么,孔明大人,我们走吧】

刘备用力的抱着我。

我的脸上充满了柔软的触感。

好舒服。顺便说这是桃花的香气。

【呼。本来我是不想碰脏东西的……但既然是大姐的请求也没办法了。而且这个腐朽的儒生,体力这么弱真是不像话】

【呐—关羽姐,这个人会不会拿着更多好吃的东西呢—】

我的两个手臂都被抓住了。

【唉—,随你们怎么做吧—】

我毫不抵抗的放松而闭上了眼睛。

被三个美少女带走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对我做工口一些的事情就更好了呀。

梦基本上都会在美妙的时候醒来—

我考虑着这些无聊的事情,再度沉入了睡眠中——

残夏的半夜。

伴随着盛夏太阳的余热,少女在野营地的帐篷中缓缓入眠。

【嗯……】

少女在铺着罗纱的床上扭曲着身体,白皙的肌肤上浮现出晶莹的汗水。

她做梦了。

少女的身体宛如仙人一样浮在半空中,她从远处看着阳光照射下的滚滚长江。

一条龙正潜在长江的深渊之中。那巨大得几乎可以包裹住整个中原的身躯,现在正蜿蜒的盘桓在长江之中。

不久,巨龙睁开了眼睛,盯向了少女。

巨大的咆哮声响彻山川,震撼着少女的耳膜。

天空迅速聚起了乌云,无数的雷鸣闪电贯穿大地。

巨龙卷起了身躯。

从长江泛出来的洪水淹没了周围的农田。

然后,巨龙飞了起来。

潜伏之日终于结束,现在正是升天之时,巨龙张开了巨颚笔直的朝少女袭来。

尽管如此,少女既不害怕也不发声,只是安静的把手放在腰间佩戴的宝剑上——拔出了倚天剑。

在巨龙的爪牙即将触碰到少女金色的卷发时,突然,它停住了。

那犹如翡翠一般美丽的碧色龙鳞,变成了浑浊的紫色,巨龙一头栽向了地面。

一瞬之间,巨龙的身体就腐朽了。

同时,乌云驱散开来,再次回到了晴朗的苍天。

少女扫兴的收剑入鞘。

而已经是一具尸体的巨龙的头盖上,长出了两片嫩叶。

【哈】

此时,梦醒了。

少女坐起身来,用身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您醒了吗,曹操大人。请用水—】

少女身边的部下呆呆的这么说到。

她有着丰满的肉体,身上背着带有铁钉的棍棒,手上拿着木杯。

【许褚,护卫辛苦了。】

少女——曹操接过了杯子,为了平复心情而一口气喝了下去。

【您没事吗?是做噩梦了吗—】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做了一个稍微令人有些在意的梦】

曹操淡淡的回答。

【诶—曹操大人居然会在意梦境,真是少见—】

许褚睁大了眼睛说到。

跟她所说的一样,曹操不是一个平日会关心占卜的人,只是稍微有些在意刚才的梦境而已。

曹操相信占卜和天谕这种迷信的东西只不过是迷惑民众的恶习而已。

然而,她更相信的是自己的直觉。

【好像我的幕下有善于解梦的人呀】

就算曹操本人不相信这种无聊的东西,但是部下和民众中有不少人是相信占卜和神佑的。只要口中不说出危害政治的话,为了得到广泛的民心,曹操是会接受这种东西的。

【是,好像是有个叫管辂的人吧。不仅是解梦,还会占卜天文,易学,人相学呢,非常有名哦】

许褚慢悠悠的说到。

【那就把那个管辂叫来吧】

【明白了】

听到曹操的命令,许褚以与那身材不相符的敏捷迅速离开了帐篷。

曹操换上了合适的睡衣,不久后许褚就带来了一个小个子男人。

【在下是管辂。】

小个子男人匍匐在曹操面前。

是一个毫无风采的男人。

【抬起头来。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

曹操这么说完,就详细向管辂描绘起梦中的场景。

【原来如此,这非常简单。潜在深渊的龙既是伏龙。也就是指现在尚未出世的精英人才。既然是连长江都装不下的龙,那就是意味着甚至在中原都不可能有两个人。而它向曹操大人露出獠牙,即是意味着它将来会是曹操大人霸业的阻碍】

听完曹操描绘的管辂安静的回复到。

【那这样一说就是吉兆了吧。毕竟那条龙在快袭击到我的时候就自己灭亡了呀】

【确实。从曹操大人将来的一个难敌灭亡了这个角度来看是吉兆。但是,那个从尸体上冒出来的嫩芽值得在意。恐怕那就是龙的后继者吧。是弟子还是儿子呢】

【而那个人也会阻碍我的霸道吗】

【很遗憾,我还不能推测到那种程度。从曹操大人的所述来看,它还只是嫩叶。恐怕还不能确定它将来的命运吧。到底会开出怎样的花朵呢,这还要看接下来的发展了】

【嗯,这样啊】

曹操失望的点点头。

占卜师都是这样的。

用这种故弄玄虚的说话方式抬高自己神秘的地位,以此来控制他人。

【啊!】

此时在帐篷入口处警戒的许褚发出短暂的叫声。

【怎么了?许褚】

曹操看向许褚。

【抱歉打扰了谈话。现在的天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流星——那实在是太大了,吓到我不禁发出了声音】

【什么!你说有流星吗!它到那里去了?】

管辂慌忙问向许褚。

【诶诶诶—?大概是到襄阳的西方了吧—?】

【原来如此。——曹操大人,我明白了。陨落巨星的正体是,诸葛孔明。别名“卧龙”,被誉为得者可安天下的著名军师!】

管辂信心十足的说到。

【是吗。我明白了。你退下吧。如果事实确实和你所说的一样,我一定会褒奖你的】

【是】

管辂行了一礼后退下了。

【……】

曹操用手指撑着下颚思考着。

【您还是在意梦里的事情吗?】

【嗯。襄阳呀,应该就是那个卖草鞋的小崽子刘备所寄身的地方附近吧……】

曹操抓住了床上的罗纱。

仅仅是说出这个名字,就让曹操怒气难平了。

刘备虽然自称汉室末裔,但其实就是一个信口开河的混混佣兵。

满口说着交给我吧,但又毫无节操的不断辗转寄人篱下,看到所在的势力不行了又马上逃跑。就连曹操也曾经收留过她,但是那个卑鄙的家伙居然勾结愚蠢的袁绍后公然叛乱。不过当然的,曹操在与刘备数次的战斗中从来都没有输过。然而,虽然刘备不善打仗但逃跑技术却是一流,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杀了她。

真是一个令人如鲠在喉的家伙。

【说起来是呀—。那就是说那个孔明打算要和刘备联合在一起对抗曹操大人吗—】

【也许吧。总之,就算还只是嫩叶,也绝不能让刘备虎生双翼】

【是呀,程昱先生好不容易想出计策把徐福军师从刘备身边分离开了,要是再冒出其他的军师可就麻烦了呢】

【说的对。我们就这么进军夺取襄阳,再马上杀了刘备,顺便把那个孔明收入麾下】

曹操以一个大字的躺在床上,这么宣言到。

【哈。曹操大人真的很喜欢收集人才呢—】

许褚挥着棍棒说到。

【当然了。怎么可以再重蹈关羽的覆辙呢】

曹操闭上眼睛嘟起嘴。

为了收服名将,自己不惜使用金钱和土地,还用战争来展示自己的实力,甚至还得谦卑的讨名士们的开心,一直这么拼命的在努力着。

但那个刘备不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符合君主身份的人物,还屡战屡败,但为什么那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帐下会云集这么多的名将呢。

这又是令曹操愤懑难平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