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诸葛亮智破敌计 刘玄德私作暗谋

第一卷 第一章 诸葛亮智破敌计 刘玄德私作暗谋

喉咙的干渴令我慢慢的醒了过来。

【啊啦,您醒了吗?】

眼前突然窜出来一个美少女的脸。

【唔啊……阿勒?动不了】

受到惊讶的我下意识的想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被绑起来了。

【早上好,孔明大人。用细绳绑住您真是失礼了。您好像做了噩梦,未免您不小心滚到地上才这么做的】

【啊,这样啊……诶,你是谁?】

我把脑袋拉开来问到。

【呵呵,孔明大人真是爱开玩笑。我是刘备玄德呀。昨天我们不是才那么热烈的讨论了天下大事么】

美少女这么说着帮我把绳子解开了。

【啊,啊哈哈,说起来好像是啊】

我发出干笑声。

感觉到血液一下子充到脑袋上了。

等等,给我等等。

那个,难道说,昨天出现在我梦中的孔明是真的吗。

这个女体化的刘备也是真的吗。

我在不知不觉中就接受了代替孔明的请求吗?

喂喂,别开玩笑了。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啊。

(希望这是梦中梦啊)

虽然我的直觉已经越来越告诉我这是现实了,但我却仍然不相信,于是伸手摸向眼前巨大的欧派。

啪。

伸出去的手被刘备无情的打掉了。

手背都被打红了。

啊,不行了,这是真的啊。

因为如果这是我的梦的话,应该会让我揉个够才对。

【你想干什么?】

刘备冷冷的盯着我。

【那个。能在早上揉一揉年轻姑娘的胸部可以延寿一年,这是我们一族传承的健康法哦。这就是那个所谓的交换男女之气的阴阳双修法】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毕竟从以前开始我就很擅长撒谎和表演。

在学校也有骗子天人这样的绰号哦。

嗯,就是这样。我的名字是中原天人,可不是诸葛亮孔明哦。现在该怎么办。

【原来如此,是房中术的一种吗。虽然我也很想帮助你,但我姑且也是一个未嫁人的黄花姑娘,更是一军之将,所以不能做这种会招来误解的事情】

刘备这么说完害羞的遮起身体。

好可爱。

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这样呀,那真是失礼了。我好像还有点没睡醒。】

我挠了挠头。

【这样呀。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就一起来吃吧。吃东西了之后就能清醒了吧。我的同伴们都在等您呢】

刘备说完站了起来。

【非常感谢】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走了出去——

【大家,这位就是从今天开始要辅佐我的孔明先生。那位绰号为“卧龙”的先生现在已经离开深渊而翱翔天际,想必定会给我现在停滞不前的愿望带来极大的助力吧】

我被带到了这个面积有二十张榻榻米的大厅,而刘备在她的部下面前介绍了我。

【在下是诸葛亮孔明。为报刘备大人三顾之礼,必将为兴复汉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说出了孔明应该说的话,然后看向了周围的人。

这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女性特别多。

除了昨天见过的关羽张飞,其他人我都不知道是谁,但基本上看到的人有七成都是女性。

而且都还很年轻。

按照历史这个时候的刘备他们的年纪应该都在中年了,但现在怎么看他们都还不到二十岁。

【哼。就算是隐士也醒来的太迟了吧。真的能帮上大姐的忙吗?】

站在刘备右边的关羽嫌弃的说到。

她露出了明显的敌意。

说起来,就算是史实的三国志,最先敌视孔明的人就是关羽吧。

【是呀—。刘姐说在孔明大人醒来之前都不能吃早餐,我的肚子都饿扁了呢—】

站在左边的张飞肚子响起了咕咕的声音。

【话不能这么说,都是因为我们强行把孔明大人带了过来,他一定很累了吧。总之,既然大家都到齐了,就快点开始吃早餐吧】

刘备说完便坐了下来。

我也坐在了她的侧边(关羽的旁边)位置。

【我开动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一边吃着粗粮粥,一边思考着。

心中涌起了两个摇摆不定的情感。

冷静的部分说,现在要马上去寻找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

这也是当然的了。突然被丢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怎么可能会不想回去呢。

但同时我心中乐观的一部分又这么说到。

(如果我真的代替了孔明,那不是超酷的吗)

当然,我不像孔明那样聪明,还是有这种自觉的。

但是,我有三国志的知识,可以预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这是我最大的优势。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被诸葛亮孔明本人所选中的后继者。

“也许能够做到”这么期待的话不是可以被原谅的嘛。

我想象着。

帮助刘备,完成历史上即使是孔明都未能达成的兴复汉室目标后我的身姿。

在首都飘扬的大汉旌旗。

欢喜沸腾的民众们。

文武百官在我面前平伏,我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他们跪拜臣服。

就像是游戏里面理想的结局一样。

(而且,这个世界的刘备还是女的。也就是说……)

历史上的刘备和孔明都是男人,所以那关系也就停留在君臣上面。

但是,如果现在是异性的话。

(也会有爱情什么的对吧?)

怎么可能不对身旁这位从始至终帮助自己的男人没有好感呢。

(嘛,不管怎样,都得先暂时假扮成孔明才行)

刘备认为我是那个有名的诸葛孔明才会对我礼仪有加,现在还让我坐在比得上关羽和张飞的上席。如果让她知道我是假的,那肯定会被她毫不犹豫的赶出军队了。那样我就会在什么都不熟悉的异国他乡迷茫不知所措了,而且就更难找到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了,因此得一直假扮成孔明活跃出力才行。

(不能露出破绽呀)

我惴惴不安的吃完东西,放下了筷子。

【……那么,大家都吃完饭了,现在我要传达一个悲痛的事情。有来也有去。这即是五行之理吧——徐福,来这里吧】

刘备用像是小学放学前的班会语气说完,就叫了一个人的名字。

大厅中一个少女站了起来。

她扎着土气的三只辫子,就像是班长一样。

给人感觉如果这是校园死亡游戏她就会使最先牺牲掉的那个弱气角色吧。

徐福踏着沉重的脚步来到这边,站在了大家的面前。

【非常遗憾的是,徐福将会去到那个难看的宦官之女,曹操那边了。卑鄙的曹操,挟持了徐福的母亲作为人质,让她写了一封信过来强行逼迫徐福臣服。真是禽兽不如。】

【演变成这样的结果真是万分抱歉。刘备大人给予我的恩情比山高,比海深,我还以为找到了可以终生侍奉的明主。然而,既然母亲写信要见我,就实在无法不去……】

徐福双眼含泪,数次低头致歉。

【请抬起头来。我也是汉朝末裔,汉朝乃是儒教之国,儒家之中,百善孝为先。我又怎能阻止你去见自己的母亲呢】

刘备面带微笑的拾起徐福的手说到。

真不愧是游戏中魅力值第一的角色呀。

无愧圣人君子的称号。

【刘备大人!就算我成为了曹操的部下,也绝对不会为她出言献策!】

徐福泪眼磅礴,周围的部下们也啜啜泣泣起来。

虽然我才刚来到这个集团,感情还没有深到会流泪,但受到周围人的感染,也不禁低下了头。

【不用勉强。是徐福告诉了我孔明先生的存在。多亏了你我才能请先生到新野来。你已经做的足够多了】

刘备转头看向了我。

【是。孔明大人。久闻大名,今日才能亲眼见到您真是遗憾,之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徐福说完向我低下了头。

【是。虽然在下才疏学浅,也必将诚心诚意辅佐刘备大人】

我也低头回礼。

【能收到孔明大人的承诺真是让我安心。那么,刘备大人,在最后就请我为刘备大人献上临别的礼物吧】

【是什么呢】

【当,啦,啦,啦,刘,刘,刘皇叔——大家的希望。冲啊——!为了守护大家的和平——。您的秀发就是燃烧的太阳——。伟大的人德之光照耀四海——。让大汉的火德再次冲天——】

徐福突然唱起歌来。

而且,这还不是汉诗的调子而是像低幼动画的OP一样。

刚才那个弱气的形象去哪里了啊。现在仿佛人格转换了一样,目光闪闪的唱着歌剧震撼着我的耳膜。

难道这是在搞笑吗?

不过大家都在沉默着,总之我还是先镇静一点吧。

【——以上,就是我用对刘备大人的思念做成的诗】

徐福认真的说到,并把记载着歌词的信纸恭敬的递给刘备。

【非常感谢。我会把它当作徐福一样而珍惜的。】

刘备淡淡的接了过来,放进了怀中。

【那么,马车还在等着我——】

【诶诶,就请尽快安心的和母亲团圆吧】

徐福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大厅。

刘备也目不转睛的目送她离开了。

不久后徐福的身姿就不见了,刘备用袖子挡住悲伤的神情,走回了里面的屋子。

【真是可怜呀,大姐。张飞,我们要安静的守在大姐的屋子前面,不能让旁人打扰】

【哦—】

关羽和张飞都跟着刘备走了。

在一片哀伤的气氛中,刘备的部下们也三三两两的离去了。

只剩下我留在大厅里思考着。

这个场景好有即视感啊—

三国志是陈寿写的正史,而罗贯中则以正史为蓝本添加角色写成了演义,演义的那边确实有徐庶离开刘备的剧情。

但是,这里是徐福啊。

有点不同。

徐福、徐福、徐福、徐福。

我低声念到。

啊!

(想起来了!徐庶是改名后的名字啊!)

徐庶好像是他在降魏之后所改的名字,不过在三国志中徐庶的名字更加有名,所以我没能马上发觉。他改名前的名字就叫徐福啊。

(话说回来,这不就是魏军师的计策吗!这是模仿母亲笔迹所写的假信啊!)

注意到这个事情之后,我慌忙的站了起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给我这个假孔明立功的机会了。

看破敌人的计策,阻止同伴离去不是很符合孔明的形象吗!

(她应该是往右边去了)

我朝徐福离去的方向追去。

跑出走廊,找到了在栅栏外面刚要上马车的徐福。

我光着脚而跑出了庭园,朝门口冲去。

【等等!等等!徐福!】

我大声的喊道。

【怎,怎么了吗,孔明大人。这么慌张】

徐福从马车上探出脑袋惊讶的问到。

【别走。那封信是假的】

【您在说什么啊,孔明大人,这封信我看过了,确实是母亲的笔迹】

徐福从马车上下来,从怀中掏出了信件,认真的看着。

【那是叫程昱的曹操军师的计策啊。他看准了徐福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所以才模仿你母亲的笔迹来误导你,让你中计啊】

我滔滔不绝的说明到。

【曹操的部下中确实有许多擅长奸计的参谋,虽然不是不可能的,但孔明大人是如何知道的呢。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封信是伪造的呢】

徐福困惑的用手抵住下颚思考到。

【刚才有一阵妖风吹过,我稍微在意的算了一卦,所以才知道的】

我当然不可能说出“我知道三国志的历史”这种话了,只好这么糊弄她了。顺便说算卦就是那种在城角用筷子一样的棒子卖弄着占卜的东西。

【原来如此。如果是孔明大人所说的那也许是有可能的吧,但万一这封信是真的,我……】

徐福犹豫不决的说不出来。

【你反过来想想吧。我听说徐福的母亲是烈女。那位养育出徐福这样名军师的女人,听说女儿为了自己而摒弃了志向,离开了那位以正统自居的汉室后继者刘备大人,她真的会高兴吗。也许她宁愿被曹操所害,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帮助刘备,讨伐逆贼曹操呢?】

而事实上,在演义中徐福的母亲看到徐福来到了曹操帐下,就羞愤的自杀了,变成了超令人伤心的BAD END。我不仅是为了立功,更是为了徐福才阻止她呀。

【在下愚钝……如果是我所知的母亲,没有变心的她一定会这么说的吧。当初她听到我决定辅佐刘备大人的时候,是非常高兴的呀】

徐福看向远方微微绽开容颜。

【是吧,因此我有个建议。总之先不明确的表示拒绝,就以道路不通要花费时间这样模糊的理由来拖延,再写信给母亲确定她的真实意图如何?当然,这信肯定会受到曹操查看的,你就小心写进只有你们母女才看得懂的暗语,想必脑袋聪明的徐福一定能够做到吧】

若是明确的表示拒绝,恐怕愤怒的曹操会杀了徐福的母亲吧。在不清楚这个世界的曹操性格如何时,还是以模糊的态度小心行事才对。

【真是再好没有过的提案的。非常感谢。要是孔明大人没有劝阻我,也许我就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吧。您真不愧有着神算鬼谋的称号。那么,作为回礼,就请让我即兴为孔明大人高歌一曲——】

【不不,不用在意。我们还是快点告诉刘备大人这件事吧!】

看到马上就要开始唱歌的徐福我掉头就走。

我这是第一天就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呀?

刘备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啊,啊,啊—等一等—我体力不行走不快—】

走到半路的我听到从后面传来的附带着调子的声音。

嘛,她还是能赶上的吧。

我跑过仆人开始收拾餐具的大厅,朝里面的客房走去,开始寻找着刘备的房间。

房间的前面挂着“张飞之屋”还有“关羽之屋”之类的竹牌,多亏这个我能很方便的寻找了。

(哦,就是这间吗)

一下子就找到了挂着“刘备之屋”牌子的房间,我停住了脚步。

侧开的门扉虚掩着,露出了拇指那么大的间隙。

【刘备大——】

刚想开口的我,就从那个门缝中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不禁让我惊讶的住口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累!好累!找军师好累啊啊啊啊!干脆旁边能长出张良就好了!】

在那里的那个人,是刚才还一副圣人君子做派的,现在却是一副大叔口吻的刘备。

【而且这是什么啊!最后的饯别居然是唱歌!而且还唱的这么烂。一般这个时候要留下的应该是一个逆转的计策吧!就算不是也留下点金钱吧!最少也要留下点食物吧啊啊啊啊!这种东西在乱世中连擦血的纸都比不上吧。笨蛋!】

刘备像是发气的这么说完,就把凝聚徐福心意的歌词信纸拿来喷了一下鼻涕,揉成一团丢到了旁边。

【啊—啊。而且徐福介绍的那个叫做孔明的家伙一点都不靠谱嘛。怎么看都只是个色狼而已啊。色迷迷的盯着我的胸部。还想趁机摸过来。什么卧龙啊。就是一条蛇啊。不对,是蚯蚓。细长细长的蚯蚓啊】

刘备一边diss我,一边在地板上滚来滚去。

就算你这么说也是没办法的嘛(无奈脸)。

看欧派是男人的本能啊!

【啊—好烦—。好想去蓬莱岛。好像像仙人一样每天吃着桃子呵呵哈哈的过日子。—啊】

刘备说着这种逃避现实的话,像撒娇的小孩一样拍着手脚,突然又停住了。

【……想放屁。好大。啊,放了放了】

噗。

房间响起了愚蠢的声音。

(我还是当作没看见吧)

【孔明大人—!等等我—】

在我想要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从大厅那边传来了这个声音。

刘备惊讶的反身站起来。

【啊】

【啊】

我和刘备的视线对上了。

【你……看到了?】

【不,没看到。再见。失礼了—】

【别想跑!】

我刚想后退,结果双脚被刘备的双剑剑鞘撂倒了。

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嗯,说起来,就算是历史上的刘备也是相当武斗派的人物啊。

【我真的没有在意啊。君主也是有自己私人的事情的。也会有发牢骚的时候的嘛】

这可是我的真心话。

说真的,把刘备当作普通女人来看的话,就像是目击到偶像大便的场景一样令人失望。

和理想的美少女君主亲亲我我的美梦断绝了,真是稍微令人,不,是非常令人遗憾。

但是,刚才的丑态跟作为君主的能力并没有关系。

就算当女主角不及格,但只要她是一个作为刘备能够引导大家的人,我辅佐她的理由就还没有消失。

【吵死了!你果然还是看到了!啊真是的!明明叫关羽和张飞看守好了的!那帮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

刘备这么说着啃着大拇指。

【怎样都好了,徐福马上就要来这里了哦】

【什么?!是忘记带东西了吗?】

【不是啊。是徐福决定不去曹操那里了。我发现寄给徐福的那封信是伪造的,这是曹操的奸计哦】

【真的?!干得好啊!孔明!——不过,要是你把刚才的事说出去了我还是要杀了你】

刘备右手摸着我的脑袋,左手抓住我的蛋蛋威胁到。

已经搞不懂她了。

【刘备大人!母亲寄给我的信件有可能是曹操的奸计。告辞的事情真是万分抱歉,在确定这件事的真伪之前,能让我继续待在您的幕下吗】

找到我们的徐福这么说完便平伏了下来。

【徐福—!事情的原委我已经听孔明先生说过了。既然如此,你待多久都没关系的。还能再见到你我真的是非常高兴!】

刘备不动声色的用脚把丢在那边的歌词纸藏了起来,以圣人君子的模式抱住了徐福。

嗯,这个混蛋。

【嗯嗯,真是令人感动的场景。那我就告辞了】

【请等一等,孔明先生。您帮助了我重要的徐福没有离开,我还要对您道谢呢】

当我准备趁机逃跑时刘备抓住了我的袖子。

【不用什么道谢啦。作为刘备大人的臣子这是分内之事嘛】

我庄重的说到。

【那是不行的。赏罚分明是实行廉洁政道的首要条件哦。怎么可以敷衍对待呢。是不是呀,徐福?】

【是是!请一定要褒奖孔明大人!我得先去和等待着的马车车夫说明情况,取消这次的行程才行】

【我明白了。你照旧使用原来的房间就可以了,事情办完了就回那里去吧】

【非常感谢!】

徐福感谢后就脚步轻盈的回大厅去了。

别走啊徐福。

回来啊徐福。

我现在只剩下了糟糕的预感。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看到徐福走了之后,刘备严严实实的的关上了门后转头朝我走来。

【所以说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啊。人类有自己的真心话是很正常的嘛。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所以请安心吧】

本来儒教自己的原则就比较死板,有人表里不一也是很正常的吧。

古代中国的文化系统是这样的吧。

【怎么能这么简单的就相信相识才一天的人所说的话啊。事态变成这样也没办法了,你把肚子切了再说吧】

刘备用剑鞘顶了我一下让我坐下,她自己也盘坐了下来。

【不要切腹什么的,我是真的这么想的。不论你的内在是怎样的,你都是以复兴汉室为目标而努力的吧。这不是很伟大的理想吗】

【哈?你在说什么啊?】

听到我的话,刘备歪了歪头。

【就是,那个,你作为王室末裔要复兴汉室……】

【没有哦】

【哈?】

【所以说,我才没有以复兴汉室作为目标哦。现在才要复兴那个是要搞什么啊。汉室是跟不上时代的遗物。就像是戴着许多饰品虚有其表的尸体哦】

刘备干脆利落的说到。

我感到自己心中刘备存在的意义被削去了一半。

【……诶诶—,真的吗。那你为什么不论做什么事都要和汉室扯上关系呢?】

她之前在说服我当她的同伴的时候,可是无时无刻不穿插着为了汉室而努力的词语。

【我那样说是为了能让大家更加容易接受啊。而且这话对那些理想主义者的儒家文官特别有效哦。你不也是被我的美丽所迷倒了吗?】

刘备嘲笑着我,又露出了大腿给我看。

咕,无话可说。

【那,那,你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啊?】

【那你就好好听着,我呢——】

刘备顿了顿,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吞了一口口水。

对了。

还有希望。

我也只是一个日本人,对汉朝没有那么大的忠诚。

刘备的魅力不仅在于要兴复汉室,更重要的是她要拯救万民。

只有这里。

只要坚持这个的话——

【然后呢?】

我催促她。

【不想干活哦】

刘备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到。

【诶?我好像听错了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过于震惊的一句话令我的大脑拒绝理解。

【所以说,我就是不想干活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过着吃完饭就睡觉的生活啊!不劳而获的生活!就是家里蹲!】

这人没救了。

【这是什么理想啊!一点大义的碎片都没有啊!这种自私自利的理想!就像是董卓一样啊!】

就算是我也不假思索的大喊了起来。

怎么会有这样的刘备!

【吵死了你!我才不想被明明是个男人却有这么漂亮手的人这么说啊!反正你这种名士也就是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欺骗村民给你免费送饭吃吧!】

【……虽然我没有欺骗村民,嘛,但是免费吃饭还是无法反驳的】

嘛,不仅是我,日本的大半学生都还是靠父母供养的吧。

但是,我又不能详细说明我的身份,也只能这么糊弄过去。

【你看是不是。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吧。卖草鞋的贫困日子真的是很悲惨啊。每天都在一个劲的编草鞋。手都染上草的臭味了,不论怎么努力都赚不了多少钱,连首饰都买不起,我想着要是一辈子都这么过那还不如死了的好。我连做梦都梦到了哦!梦到了草鞋虫帮我把蕨菜编成了草鞋!】

看来刘备十分厌恶那些回忆,激动的说了出来。

【所以你就举兵了吗?是想成名吗?】

这样一想也不是不明白。也有不少群雄是把战乱时期当作机会而举兵的。

【嘛,简单来说是这样。但最初的我并不想举兵的】

【嗯?这又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也说了,我真是厌倦了一天到晚编草鞋的日子。所以就去找找家里有没有什么宝物能换钱的,结果就找到了家系图。去找了能看懂字的人说给我听后,原来我居然是汉王室的末裔啊。嘛,说实在的,我也怀疑这是不是真的,但如果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也许大家就会对我好一些了。于是我就到处说着“虽然我现在的生活是这样,但当我有成就之后一定会匡扶汉室”。你猜猜结果怎样?】

【怎样?】

【效果超出我的想象哦!大家突然就对我毕恭毕敬的,还会免费给我大米和野菜哦,让我不用干活都行了!乡里人们给我的金钱让我可以去都市游玩了,暂时享受了一段不用工作的生活。啊啊,那个时候真是太好了呀】

刘备以怀念的眼神看着远方。

嘛,我作为一个学生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家里蹲的生活有多么快乐……

不对,这不行。如果是朋友还好说,这可是要承担君主责任的人,这样下去就完了。

【还以为这样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没想到那个可恨的黄巾之乱就爆发了。虽然我慌慌张张的跑回了乡里,但由于我之前一天到晚说着我是忠于汉室的好人,结果大家都普遍认为“刘备肯定会出兵的吧”,甚至连糜竺都准备好了金钱和士兵给我,搞得我骑虎难下了】

【所以就迫不得已而出兵了吗。但是,那个,是不是在亲眼看到了黄巾兵对人民的暴行之后就觉醒了内心的正义感呢……】

我把最后的希望融入这句话中。

【没有哦。虽然我觉得民众是很可怜,看到黄巾贼也会把他们赶跑,但我光是让自己的同伴们吃饱饭都费尽心思了,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拯救中国所有的民众哦。怎么会为了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献上自己的生命呢。能说出说这种漂亮话的人都是不知道现实艰辛的愚昧儒者啊】

刘备毫不犹豫的说到。

【够了,我明白了。那我希望确认最后一件事情】

我摇着头,颤抖的指向刘备。

【是什么呢】

【桃园结义是真的吧?和关羽张飞,“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种结拜喝交杯酒是真的吧?我最喜欢了!最喜欢这个场景了!】

只有这个。

只有这个我绝对不能退让。

没有桃园结义三国志就不算是真正的开始。

谁都会这么认为的吧!

【噗。那是什么。你真是从外表上看不出来的梦想家啊。虽然关羽张飞是知道我的本性的,是我最信赖的同伴,但怎么会一步步的做那种腐朽的仪式啊】

刘备嗤笑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没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有大义!

没有大志!

连桃园结义都没有!

我不想要这样的刘备—

不想要这样的刘备。

【嘛,既然你知道了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那今后也就请你多多关照了。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有用呐,那今后也请你为我的家里蹲生活努力工作了。】

刘备笑容满面的握着我的手。

【但是我拒绝】

【你说什么?】

【就算不想兴复汉室也好,就算不是圣人君子也罢。但居然是一个没有拯救民众想法的君主,我无法辅佐你】

这个时候,我抛开了自己的打算和明哲保身的想法,下意识的代入了真正孔明的情感这么说到。

毕竟确实如此吧。

真正的孔明不惜用性命作为代价把之后的事情托付给了我。

然而要辅佐的对象,却是这样废材的刘备,真是不值得啊。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

刘备悲伤的低下视线。

【是呀,你明白了吗】

【诶诶,我明白你的想法了。本来我是不打算用这个手段的】

刘备这么说完,就解开了衣服的系带。

大胸部一下子就露了出来,大腿也露到了根部,连纯白的内衣都看到了。

【等,你,突然干什么——】

【哎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关羽——————!张飞——————————!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陷入慌乱的我一点阻止她的时间都没有,刘备就尖叫了起来。

走廊传来了嗒嗒哒的脚步声。

【怎么了!大姐!】

【没事吗!刘姐!】

门扉同时被左右打开了,关羽和张飞冲了进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关羽,张飞,我差点被玷污了】

刘备用手掩住嘴角,做出哭泣的样子,在地板上画着圈圈。

【咕!居然趁我正好在我上厕所的时间!喂孔明!是你做的吗!你这个色魔!】

【我刚才去向厨房的姐姐要点栗子所以走开了一下,对不起呀—刘姐】

我的脑袋被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和张飞的蛇矛从左右两边抵住了。

【喂,喂,你们!这是误解啊!这是刘备她自己做的!跟我没关系啊】

我指着刘备喊道。

【太过分了!说什么有个好的计策巧言令色的骗我独处,结果在两个人的时候突然就露出原型了!】

【大姐!这是真的吗?!】

【诶诶,突然就把我推到了,说着“诶嘿嘿,你这里好湿了呀。流出的水都可以填满一个池子了”,“请不要这样!才没有那么多的水!”,“嘿嘿嘿,确实这有点咸呢,是海水吧。安心吧,现在我的大鱼就要扑通一声跳进你的大海中了哦”,“啊啊,雅蠛蝶,请不要这样!”,“抵抗也是没用的哦!这是真正的如鱼得水啊!”,这样夹杂着漂亮话想要夺走我的第一次!这个家伙!】

刘备一边凸显出自己杂乱的衣服,一边模仿着我的声音,尽力营造出一副事后的氛围。

【真是太鬼畜了!】

关羽愤愤道。

【不要把“如鱼得水”用在工口的意义上啊!这个女人!信不信我真的侵犯你啊岂可修!】

我对这个不断摧残三国志著名场景的无耻刘备大吼怒骂道。

【我不能原谅欺负刘姐的家伙】

【那就死刑吧】

关羽和张飞挥起了武器。

(啊啊……混蛋!孔明先生真是对不住了)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不要说大志未酬了,居然会在这种不光彩的地方被杀掉。

到了另一个世界都没脸见孔明先生。

【等等,关羽!张飞!】

就在我放弃的那一瞬间,刘备高声喊道。

我慢慢张开眼睛,发现我的脑袋还好好的连在身上。

【刘姐!为什么阻止我—?】

【是啊。这种痴汉早点杀了以谢世人吧】

张飞和关羽不满的放下了武器。

【变成这样也没办法了。露出破绽的我也有责任】

刘备自暴自弃的说完,叹了一口气。

【难道大姐要为这个变态求情吗?】

【诶诶,在关羽和张飞不在的瞬间,孔明先生却正好在这个时候拜访我,也许这就是天命吧。我们是不能违抗神明的】

【大姐——难道说】

关羽是察觉到了刘备的意图吧,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贞女不更二夫。既然我的贞操已经被他夺去,也就只能和孔明先生结婚了】

(哈?这家伙在说什么)

我说不出话来。

【哦—,刘姐。你要结婚吗。那我就有一个哥哥了哦—】

张飞高兴的说到。

【你在高兴什么啊张飞!这种事情不行!大姐!我反对这门亲事。这种小屁孩怎么配得上大姐呢。虎女焉能嫁犬子!】(译者:这话穿越了吧)

关羽挥舞着双手大声反对。

【好了啦。孔明先生在今后也会是我们重要的伙伴。如果献上我的身体就能换来他的帮助可是非常值得的呀】

【大姐!我,我好感动。既然大姐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我也就无法阻止了】

【关羽,感谢你的理解】

关羽和刘备抱在了一起。

(这事情是不是解决的太快了啊。还有这个剧情流向。简直就像是一开始就商量好的……)

姑且不论刘备和关羽着一唱一和的对话,如果关羽她们真的认为刘备被我施暴了的话,应该会更关心她才对吧……

【那,就是这样。你就好好感谢大姐的宽宏大量,心怀感激的成为她的夫君吧。如果你拒绝了——后果懂的吧?】

关羽把青龙偃月刀伸到了我的鼻子前面。

(这帮家伙从一开始就策划好了要是孔明拒绝出世该怎么办了)

现在的我终于注意到了。

我——不如说,为了把孔明这样的人才强行拉入自己的阵营,刘备准备了仙人跳啊。

真是史无前例的混蛋啊。

【就是这样哦,那就请多多指教了?夫君大人。啊,但还是先暂时分房睡吧,我也很害羞的呀?】

刘备以胜利的表情说到,用脚尖顶了顶我的胸膛。

我也是一个男人。也有尊严的。

不对,在此之上,怎么能让诸葛亮孔明的威名被这种卑劣的手段玷污啊。

这样下去,孔明就会以无法压抑性欲而袭击刘备又被抓了个现行的痴汉形象在历史上留名了。

就算之后立下多少功劳,这开篇的故事就足够让那些功劳毁于一旦了。

我作为三国志的粉丝绝对无法容忍。

(可恶,怎么可以对这种家伙言听计从……既然如此,我也使出最后的手段了!)

【我明白了,这真是光荣至极。没想到我这个“假”孔明,居然能和刘备玄德大人喜结良缘。真是超幸运啊。哇!好开心啊—!】

我自暴自弃的大喊道,大呼幸运。

【哦—?】

【你刚才说什么!】

关羽和张飞再次把武器架到了我的脖子上。

【你们没听到吗?我说我不是真正的孔明啊。你们不辞辛苦以三顾之礼请来的军师,居然是一个假货哦!活该呀!】

说完我又大笑着。

【喂,你详细说说吧】

刘备露出严厉的神情靠近了我。

【啊,好呀。你想怎么问就怎么问吧】

我开口说到。

反正已经无所谓了——

【——就是这样,在孔明消失的时候你们正好进来了】

我把那个在今早之前还当作梦境的召唤事情全部告诉了刘备她们。

【那就是?你是病卧在床的孔明用妖术召唤出来的未来人?】

刘备冷淡的问到。

【啊啊,是啊。顺便说,我也不是中国人。是日本人——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倭人吧。这就多多指教了哦】

我挺起胸膛说到。

【要是想撒谎也想个更好的谎言吧。如果你是从未来来的,还是海那边遥远国家的蛮族人,为什么能够听懂我们所说的话。就算在这个中国,光是南北的方言就无法对话了。不论怎么想你的说法都太荒谬了】

【谁懂啊。也许是孔明妖术的效果吧】

我没好气的回答到。

关羽的反应在我的预料之内。

我也知道她是不可能相信的。

不如说,让她们把我当作疯子,然后赶出军队就好了。

我就是看准了这个。

【那刚才徐福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看穿了曹操的计策,阻止了徐福离开吗】

【这只是凑巧而已。我说过了我是未来人。在未来你们可都是名人,你们的行动都被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