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张翼德长坂扬威 赵子龙单骑救友

第一卷 第二章 张翼德长坂扬威 赵子龙单骑救友

【哦—这就是那个赤兔马吗】

我跟着关羽来到马厩,发出了感叹。

这可是三国志中最有名的马,果真名不虚传。

这比我所见过的普通马还要大上两倍,既有英国马那样的美脚,又跟农耕马一样健壮。比起说是马,倒更像是名为“赤兔”的特别生物。

【你应该觉得很光荣。坐过赤兔的只有吕布和我,还有你而已了。啊,还有,别碰我。特别不能碰到头发。要是弄掉了我一根头发,我就杀了你】

关羽把插上刀鞘的青龙偃月刀挂在赤兔马身上,再跨了上去,然后反复的叮嘱我。

现在的关羽把长发卷成了团子形,应该是不用担心会被碰到了吧,看来她还真是珍惜自己的头发呀。

【我懂,我懂了】

我也爬上赤兔马的背上。

马的鼻息震动着全身。

顺便说,现在的我并不是光着脚的。

我穿着刘备给我的草鞋。

【坐好,那就走了!驾!】

关羽拉起缰绳。

一瞬间,景色就变了。

一次呼吸的时间我们就已经离开了营地,来到了大路上。

此时赤兔马的速度更快了。

也许是受到风吹,让我感觉速度更快了,甚至跟普通公路上的汽车速度差不多。

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我低下身子抓紧了马鞍。

【喂,天人】

在营地已经看不到了的时候,关羽突然开口说到。

【嗯?】

【好闲,说点什么】

关羽仍然看着前面这么说到。

【嗯—,那我就问一个问题吧。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武将都是女的呢?一般来说,战斗的时候都是男人更有力气一点吧】

【……你这家伙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啊。我所知道的三国志可都是热血汉子们的故事哦。但是这个世界的武将和士兵却几乎都是女的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聪慧的关羽一定能够解答我的问题吧】

当然,也不是没有一个男人。

只不过男女比例大概在三比七左右吧。

但是,为什么男武将大多都不是武官而是文官呢。

【当然了。这种事情不用说我,就是那边的小孩子都知道。事情起源于前汉,惠帝之时。当时中华全境流行起了一种恐怖的疾病。叫做“根断病”。】(译者:这病一听就很恐怖)

【根断病?】

【嗯。这种病只会感染男人,而且致死率很高。就算能侥幸活下来,许多男人仍然无法避免生殖障碍。结果就是导致宦官变多了。可以说这种病是前汉衰落的原因之一。】

【诶。但是,只是因为这个病而已就能让女性上战场吗?就我所知,这个时代的中国女性的地位是很低的呀】

我所知道的三国志世界,是有着非常强的男尊女卑价值观的。

要说有多强呢,比如刘备饿着肚子寄宿在一个人家时,那个家的主人为了不让刘备没有东西吃,就杀了自己的妻子给刘备吃,甚至还传成了一个美谈,女性就是如此的没有地位。所以,出现在三国志中的女性基本上都是以“某某的夫人”这样的形式记载的,很多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啊,确实不能。当然,由于人才不足的原因下级官吏开始录用女性了,但是不让女性参与政治的风气仍然很强,处于高位的官僚和武官仍然都是男性。而这个风气转变的时机,就是在前汉覆灭的时候。】

【哦,这个我知道。是王莽篡权,中国各地开始叛乱的那时吧】

这些事情在世界史中学过了,就算不是三国志的粉丝也知道。

【是的。既然你知道这件事,那也知道镇压了叛乱的人是谁吧?】

【是光武帝吧?】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到。

【是的。而那个光武帝就是女性。光武帝当时组建起了被世人歧视的女性军团,势力越来越大,最终战胜了其他势力。在光武帝获得政权之后,她让儒者写出各种各样的理论,将女性可以当官的事情正当化了。这也是当然的了,毕竟光武帝自身就是女性,而和她一起打天下的功臣也几乎都是女性,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了。这之后,女性不论是当官还是带兵,其权利都跟男性相同了】

【嗯。不过就算这样,男性的军队还是战斗力更高一些吧】

应该说是稀有价值吧,少数精锐的男性军团岂不是可以开无双了吗。

【而这之后又流行了好几次“根断病”啊。就连禁军都组建不起只有男性的军队呀。而且,疾病流行之后出生的男性不知道为什么大多数都是身体虚弱的人。而实际上,就算让他们上战场大多时候也没什么作用】

【哇,真是好恐怖啊,这种病】

真算是到了毁灭世界的程度啊。(译者:Male kill病毒,了解一下)

我所知道的三国时代也因为众多的战乱使得人口锐减,但跟这个相比简直算不了什么啊。

【很可怕吧。所以,现在有才能的男人,首先是不会以战斗为目标而努力的。不论是族长还是国家都会劝他们成为文官】

【这是避免贵重的男人上战场被杀掉吧】

【是呀。你所代替的孔明,就是这样的典型人物】

【但是,孔明在我来之前却从来没有辅佐过任何人哦。如果男人是这么贵重的话,应该早就被刘表或曹操重用了吧】

【说的是。如果是有才能的男人成为了军师,必定会受到大家的瞩目。所以,男性文官大多都会待价而沽。能拥有聪明的男性文官那么女性君主就会很有面子的哦。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姐会这么期待你。决不是被你的能力所折服了哦,别误会了啊】

关羽掺杂着厌恶感说到。

【我觉得孔明并没有那种小心思吧,不过我总算是明白这个世界的事情了。谢谢了】

而那个真正的孔明会比历史死的还要早的原因可能也跟这个疾病有关吧。

话说,我应该没事的吧。

我还是一个处男啊,要是得了“断根病”死了那可真是讨厌啊。

【从这个反应看,你真的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啊。看来你说你来自未来是真的呀】

【我早就说过了啊,你也差不多该相信我了吧】

【好吧。我相信你是未来人,那我也有问题要问你,你要诚实回答我】

关羽第一次回头问我。

【是什么?】

【未来的世界是怎么评价我的呢?历史书上有我的名字吗?】

【有很多书都记载着你的名字哦。我的世界大概是距离现在一千八百年后的未来,就算过了那么久也仍然有很多人喜欢你哦。你们的名字呀】

我怀着尊敬的感情说到。

在外来的故事中,三国志是日本人最爱的故事。

【是吗是吗。果然英雄们的热血战斗物语不论在哪个时代都非常吸引人呀——那么,最有名的人是谁?】

关羽满足的点了点头,继续问到。

【嗯—这可不是一个人能下定论的呀—。曹操、吕布、刘备、关羽、张飞都是同样有名的人哦】

我稍微烦恼了一下,还是坦白的回答了。

【但是最有人气的是哪一个人?最被大家喜爱的英雄是谁?】

关羽兴奋的问到。

这家伙在兴奋什么啊。

【这也是因人而异的呀,不过最有人气的人肯定是关羽。我可没有奉承你哦】

对于我来说最喜欢的人当然是孔明。

但是,这个世界的孔明已经死了。

刘备虽然也很有人气,但是演义里的刘备太过圣人君子了,说实在的缺少一些趣味。

就像是西游记中比起三藏法师,孙悟空更加受人喜欢一样,刘备手下的张飞和关羽更加个性鲜明。

似乎在以前的中国,张飞是最有人气的,但是在现代综合起来考虑,最有人气的应该是关羽吧。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呀。我是最有人气的,哈哈哈】

关羽露出获胜的得意笑容。

【我话说在前头,有人气的那个是男性的关羽哦。是一个非常有男子汉气概的,威严面庞的,被成为“美髯公”的男人】

我姑且提示一下她。

【性别什么的无所谓啦。说到毛的话,我也能够被称之为“美髯公”啦。是吗。果然我是要注定成为古今无双的英雄的啊。我的梦想没有错】

关羽自信满满的说着,不断的点头。

【梦想?说起来,关羽的梦想是什么?】

我所知道的三国志中,关羽的目标就是帮助刘备,复兴汉室,安抚万民。但这边的刘备却是一个志于家里蹲的家伙,那关羽的梦想也应该会不同了吧。

【那还用说吗。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天下第一的名人。毕竟这不是当然了的吗,我这么美丽,脑袋又这么聪明,本事又这么厉害,性格又这么好,毫无疑问应该得到那样的名声啊】

关羽认真的回答到。

【有上进心是好事,但是为什么会留在超劣势的刘备军中呢。关羽不是被曹操抓住过一回而当过他的部下吗,还受到了那么丰厚的对待。为什么不留在那里呢?那可是优胜马哦?】

【哼,你好好想想。曹操军人才济济,这不就掩盖了我的光芒吗!反过来说,大姐的军队没有一个人能比我厉害,那我活跃的机会不就很多了吗!】

关羽对我的疑问嗤之以鼻。

【是这样啊—,而且为劣势的君主效忠并且还能打胜仗就更酷了呀】

我也适当的附和起关羽。

真糟糕,关羽跟刘备一样在另外一个方向上没救了。

真的没问题吗这三姐妹。

【就是这样。天人你多跟英雄在一起就会明白了哦】

关羽点了点头又露出得意的笑容转头回去了。

赤兔马又加快了速度冲进了山道——

那之后过了半日,太阳都开始下山了,赤兔马终于停下了脚步。

【到了哦,快点整理好你的行李】

关羽用下颚示意。

这前面就是非常适合叫做草庵的,只用粗木板围起来的家。

就像是我的房间外面包了一层纸一样。

从规模上看,应该是没有把我全家的房子都召唤过来吧。也就是说我的家人还是在现代的吧。

【我懂了】

我从赤兔马上下来,揉了揉磨痛的屁股,朝草庵走去。

打开木门,就看到了我那熟悉的门把。

【嗯,太好了,看来没有别人来过呀】

房间还跟我离开时的一样。

相对的,孔明存在的痕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论是奇怪的魔法阵,还是仪式使用的东西,还是孔明先生的遗体,全部都消失了。

(看来没有这么容易就能回去啊)

抛开那稍许的期待,我回到现实,开始收拾行李了。

首先把睡衣换成正经的外出牛仔裤和绒衣,外面再穿着风衣。再把所有衣服和防水布等流浪生活会用到的东西都装进了旅行背包中。

再把在现代时都不怎么看的教科书放进了剩余的空间中。

也许书上的知识能有什么作用吧,这个世界和现代不同,书可是很少的。

(早知如此还不如先买本三国志啊)

作为粉丝来说很丢脸吧,我居然都没有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但我这个高中生并没有太多的零花钱,不可能收集完所有的三国志物品。

当我安排好顺序后,就是认为三国志这本书在图书馆里是不会跑的,就算我不买也可以随时去看。另一边,则把金钱花在了游戏和手办上,毕竟这些东西不买就得不到乐趣呀。

(电脑……用不了呀)

我的电脑是台式型的体积太大了,而且又不像手提那样有电池,拿走也只不过是一个箱子而已。

所以我还是只拿了不占位置的手机而已。虽然这个东西如果没电了也就是一个摆设,但至少先把它当作未来人的证明吧,而且我还有着如果它接上了电波的话说不定能和未来通信的淡淡期待。手机充电器我也带上好了。

(这个东西我也顺便带走了吧)

手机附近的便携音响我也把它丢进了背包中。这个东西配上手机,在成为现实的三国世界中听听那个三国游戏的音乐也不错。

(食物……看来是没有啊)

通宵时吃的薯片已经被张飞吃完了。

剩下的就只有醒脑的薄荷口香糖了。

有总比没有好,总之先丢进背包的口袋了。

【就这样了吧。啊——还有个忘了】

我背起背包,从房间中的手办架上拿下孔明的手办并把它绑在了手机上当作护身符。

(要是让关羽看到了这个她会怎么想呢)

出于好奇心,我也拿下了孔明旁边的另一个手办。

【久等了,准备好了】

我离开了草庵,回到了关羽这里。

【弄完了吗,那就快点上来吧】

【感谢你送我到这里,我给你个回礼吧】

我把手中的手办递给关羽。

【哦,这个超厉害的美男子是谁。是神吗?】

关羽接了过来,盯着它看。

【是我的世界的关羽哦】

【哦,真不愧是我啊。嘛,我姑且收下来吧。上来,快点追上大姐她们吧】

关羽说完,就把手办当作发簪插在了发团上。

等我坐上去之后,赤兔马又猛烈的奔跑起来——

一直赶路到太阳下山,我们在野外住了一晚。

日出时我们马上又继续赶路,朝刘备追去。

【糟糕了……】

在快赶到新野时,关羽突然低声说道。

【怎么了?】

【你看那个】

关羽指向远处。

然而我只看到了一个好天气而已。

【什么都看不到啊】

【切,弱者。远处扬起了尘土啊。那是马蹄扬起来的。】

关羽断言到。

看来关羽的视力比我好多了。

【也就是说,是追兵吗?是曹操的吧。那真的是很糟糕了啊!】

【你知道的吗?】

关羽皱起眉头。

【长坂坡之战可是刘备有名的败战啊。虽然在我知道的历史中最后好不容易突破了重围,但现在这个世界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不一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逃走啊!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要全灭了】

我充满危机感的说到。

我看到刘备策划的逃亡计划这么周全,才没有特别说出这件事来,没想到还是避不掉吗。

【总之先去向大姐报告这件事。这么紧急的状态下可不能照顾你跑的慢悠悠的了!你别掉下去了!掉下去我可就不管你了!】

关羽这么说完就拉起了缰绳。

【诶诶—,那,我可以抱住你吗?!现在这样实在是很难坐稳啊!】

虽然抓马鞍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实在太累了。

【切。没办法。我就特别允许你抱住我的腰吧!听清楚了吗,只有腰!】

【我知道了】

我抱住了关羽的腰。

(啊,关羽的背后好温暖啊)

【那就走了!】

抱住的那一瞬间还有点想歪了,不过马上就没有那个心思了。

强大的加速度压迫着我,赤兔马跑上了大路。

为了不被甩下来我咬紧牙关拼尽全力的抱着她,连看周围景色的空暇都没有了。

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赤兔马跑了半日才终于慢了下来。

【看到了!是大姐她们!】

关羽叫到。

过了一会儿,我才看到刘备带领的人群。

刘备所带领的人群与其说是军团倒更像是难民啊。

男女老少,许多非武装的平民都在步履蹒跚的走着。

而走在其中的士兵维持着周围的秩序。

【关羽,孔明先生!你们回来了吗!】

【哦—!关姐—!】

骑着白马的刘备和旁边骑着矮马的张飞看到了我们。

【大姐!不好了!曹操军的轻骑追过来了!也许他们明天早上就会追上我们了!】

关羽立刻向刘备报告。

附近的女人发出悲鸣,她所抱着的小孩也哭了出来。

【居,居然】

【已经快追上了吗!】

【曹操居然不先忙着安抚刚刚得到的领地吗!】

犹如水波一样不安的情绪在平民中扩散开来。

【大家!要冷静下来!慌乱只会使得队列变乱,反而让行军速度变慢了!】

刘备向平民们喊道。

【刘备大人。现在已经是不能犹豫的紧急事态了。刘备大人为了明日的成就的大业,应当尽快舍下人群,快点逃跑才是啊!】

一个部下平伏在刘备面前进言。

【你在说什么啊!而且本来要成就大事就肯定需要人民啊!我怎么可以丢下这些仰慕我而跟随我离开的新野百姓们不管呢!】

刘备激动的说到。

【哦哦!刘备大人!】

【居然为了我们……】

【我一生都会跟随你】

百姓们被刘备的言语所感动,一起哭了起来。

明明是一个废材刘备,却居然能说出这么圣人的话,倒是让我感到意外了。

【大家请不要哭。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请打起精神来——关羽、孔明先生,请详细的跟我说明情况】

刘备这么说着走到了一条岔路,和平民们拉开了距离再叫我们过去。

【刚才可是有名的演讲呀。我还以为你肯定会抛下民众逃跑呢,我对你有点改观了】

【这不是当然的吗!要是没有平民,那我跑掉了之后谁给我免费做饭吃啊!不论是种田还是织布,都需要劳动力的啊!】

刘备小声说到。

……我撤回刚才所说的话。

这家伙果然还是没救了。

反正就是不想放弃家里蹲的生活吧。

【但是,大姐。我们到底要怎么办呢。虽然敌人的追兵只有骑兵,数量应该不多,但是我们保护着这么多的平民,不论怎么看都无法战斗的呀】

【是,是呀。那个在争夺继承权中失败的刘表的女儿刘琦是在我们军中吧?让她去和曹操谈判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吧?】

刘备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没有什么自信的说到。

【真不愧是大姐啊。嘛,虽然曹操肯定会拒绝然后杀了刘琦吧,不过一个人的牺牲能够给我们大家争取到时间那真是很值得的呀。为了帮助大姐而自我牺牲,还会留下勇士的名号哦。比起成为败者而腐朽,还不如选择这样名誉的死法呢】

关羽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喂喂,给我等等。

【也就是说你们!要把刘琦当作祭品吗?!这是有多鬼畜啊!】

我抗议的喊道。

【我,我也不是真的想这么做的啊,但是不论怎样刘琦的病也撑不了几个月了啊!所以,给她一个更有价值的死去方式不是很好吗?】

虽然刘备在辩解着,不过还是有点罪恶感的吧,讲话的声音颤抖不已。

确实不论是在正史还是演义中,刘琦都是病死的,刘备应该没有撒谎……

【但就算这么做也会受到良心谴责的吧。而且话说回来,你没有计划过怎么应对这种事态吗。刘备,你昨天不是还很得意的说你们是专业的佣兵,很擅长处理棘手的状况吗】

我朝刘备问到。

【吵,吵死了!我,我也没想到曹操居然在还没有完全掌握新占领的领地时,就冒着深入的风险全力来追击我们这个杂鱼佣兵团了!那个家伙真是太阴险了!还有你这么看不起的我的对策,怎么不提出你的对策呢。笨蛋!】

刘备反击着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真粗鲁。

【嗯。说到对策,天人。你刚才不是对我说了“我所知道的历史中总算是逃掉了”吗。也就是说,你应该知道怎么突破现在这个困境吧?】

关羽突然反应过来这么对我说。

【不,那,那是……】

我确实是知道的。但就算是知道,也不懂在这个已经偏离了常识的三国中有没有效啊。

我相当的不安。

【真的吗?哎呀天人君。能详细的跟我说说吗—?】

刘备的声音突然就变成像是轻抚小猫一样,策马靠近到我的旁边,把我的头夹到腋下去了。

欧派顶着我的头。

【不不,我虽然知道,但是在我的记忆中,在这个困境中大展神威的人是张飞啊。不是孔明哦】

【我—,我吗?】

由于跟不上我们的对话只能在一旁发呆的张飞听到这里惊讶了起来。

【是啊。是了,张飞在长坂桥前对魏军大喝一声把他们吓到了,然后魏军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哈?!这样就行了?虽然确实有个长坂桥……】

【这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就算魏军的士兵再怎么胆小,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吓退吧,太简单了吧】

刘备和关羽皱着眉。

【姑且还有种说法是张飞在桥附近的树林中扬起土尘,假装有伏兵的样子,使得魏军以为这是孔明的计策才撤退的。】

我想起了演义中的剧情,这么解释到。

【这么一说也不是不能理解】

【嗯,怎样,张飞,你觉得天人所说的可行吗?】

刘备看向张飞。

【太复杂的东西我不懂诶—,不过为了姐姐们我可以拼上性命哦】

【张飞!真是一个好孩子啊!】

【真不愧是我的义妹!】

刘备和关羽从左右两边摸着张飞的头。

【等,给我等等。你们真的要这么干吗?我所说的那个张飞可是我那个世界的粗鲁大汉的张飞哦……说真的,怎么可以让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去呢】

看着张飞天真的眼睛,我无论怎样都无法驱逐不安。

【天人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让我可爱的妹妹张飞一个人去呢。这个意见的提出者当然也要跟着一起去了。要好好担起责任和张飞一起争取时间哦】

【哈?】

我张大了嘴巴看着刘备。

【当然了——张飞,万一发生了什么状况,就丢下天人逃跑吧。这家伙不会骑马,用来当祭品再适合不过了】

关羽认真的对张飞嘱咐到。

【哦—我明白了。那么,哥哥,走吧—】

【“我明白了”了什么鬼啊。等,等等,啊,啊啊啊啊啊!】

根本不给我抗议的机会,张飞抓着我的两只脚把我从赤兔马上拽了下来拖到她的马上。

从赤兔马换到矮马上我的视野一下子变低了。

【大家!我们有办法了!我最重要的义妹张飞和“得者可安天下”的孔明先生将会阻挡敌人。所以请大家安心的继续行军吧!】

刘备间不容发的想难民们宣布了这个既定事实,让我毫无退路可言。

就这样,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跟着张飞沿着来路返回了——

来到长坂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所以我马上开始了准备。

首先为了制造出尘土飞扬的效果,我们把土挖了出来,然后放在防水布上晾干。

之后折断树枝,再用蔓藤绑起来,让它可以配合我的行动而摇摆起来。假装成有伏兵的样子。

张飞毫不怀疑的相信了我所说的话,默默的帮我做准备工作。

【好了。这样就准备完了。为了明天就先小睡一下吧。使用这个就行了】

我把卷起来的睡袋铺在了地面上,跟张飞这么说到。

虽然不清楚现在是几月了,但看来是秋天了吧,夜晚还挺冷的。当然还是睡的暖和一点好了。

【这个像是青虫的东西是什么?】

【它叫做睡袋,就像是便携布团一样吧。本来是我的东西,不过明天的主角可是张飞,所以就给你用吧】

【哦—!是吗—哥哥好体贴—这个好软啊—】

张飞开心的钻进了睡袋,一会露出脸一会钻进去的玩着。

【别太兴奋了哦,要好好休息哦】

【我知道了。那哥哥也一起进来睡吧?】

【不用了,我这样就行】

【那可伤脑筋了。那个,我,一个人不敢睡觉的哦。一直都是跟刘姐和关姐一起睡觉的】

张飞露出半张脸,脸红红的看着我。

这张飞怎么这么可爱,好想带回家。

我深刻体会到为什么刘备和关羽会那么溺爱她了。

【好。那我也进去睡吧】

看到这么引起人保护欲的张飞,我也只能这么答应了。

钻入了睡袋后,我把张飞抱在了胸前。

【哦—哥哥好暖和—仅次于刘姐的欧派的暖和—】

张飞满足的说完闭上了眼睛。

天空中繁星点点,在日本的城市可看不到那么多的星星。星光轻柔的照耀在我的脸上。

【那个……就我看来,你是一个很普通的好人呀,为什么会跟那样可恶的刘备和关羽在一起呢?】

和卑鄙无耻的刘备以及自恋自大的关羽相比,张飞是多么正常的一个人啊。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刘姐和关姐都是很好的人啊。我能干多少活就给我多少东西吃哦】

看来张飞是真的不懂我在说什么,歪着脑袋看着我。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并不是哦。我以前开了个肉摊。虽然不会计算吃了很多苦,但还是在认真的努力着哦。但是有一天却被官兵抓了。说我是把狼肉假扮成猪肉在卖。可是我没有那么做过呀。我收购肉的时候那个人确实说了这是猪肉呀。】

【也就是说你被骗了吗】

【是呀。因此我逃离了居住的城市,在许多人的手下工作过。我每次都很努力的工作哦。但是,我的口才不好,无法好好的解释我做了什么工作。所以功劳都被口才好的家伙抢走了。】

【世事艰辛呀】

诚实的人不一定有回报。

所以大家都变得爱说谎了。

【是很辛苦呀。之后,他们把杀人的责任推到了我的身上,而我只是听他们的命令行事呀。然后就有好多士兵来追捕我了,比卖肉的时候多多了】

【太糟糕了啊】

【那时真的是很糟糕啊。但是,那时我逃进了一个酒场,和刘姐关姐相遇了。她们两人相信了我所说的话帮助了我。我们三人一起赶走了士兵。从那时开始,两人就是我的恩人又是我的姐姐了】

【是吗……真是辛苦呀】

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听到这么像三国世界的人情故事,不禁让我有点感动。

刘备和关羽还是有好的一面嘛。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现在的我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张飞天真的笑了。

【是吗。张飞有梦想吗?】

我想起来我也曾经问过刘备和关羽同样的问题,于是也这么问张飞。

【嗯—?就这样一直和刘姐关姐在一起,偶尔能吃到好吃的东西就足够了】

真是让人佩服!

令人钦佩的好孩子。

【好。我明白了。明天我就让张飞扬名立万。要是争取了很多的时间,刘备和关羽都一定会很高兴给你很多好吃的东西的】

【哦—】

我摸着她的头,张飞举拳回应。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我第一次有了干劲——

【哥哥—哥哥—起来了】

【嗯……】

听到这么治愈系的呼唤声,我慢慢睁开了眼睛。

明亮的朝阳映入我的眼帘。

【敌人应该快要到了。我都听到嗒嗒的声音了】

把耳朵贴在地面的张飞说到。

【什么!是吗!好!鼓起干劲上了哦!】

困意一扫而空,我马上爬出了睡袋,给自己加油。

【我会加油的。但是呢—那个—有一个问题】

张飞点了点头,有气无力的说到。

说起来比起昨天,今天的张飞感觉有些没有精神。

【问题?是什么?难道是生病了吗?】

我担心的看着张飞。

【不是哦】

【那是什么!】

【我肚子饿了】

【哈?】

【我肚子真的好饿呀。肚子饿了就使不出力气了】

张飞这么说着揉了揉肚子。

你是哪里的面包超人吗。

【哎呀哎呀,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稍微忍一忍吧】

【不行啊真的不行。肚子饿了什么都做不了了。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啊】

张飞闹着别扭一样蹲了下来。

啊啊!所以说幼女真是!

心思阴晴不定啊!

啊,说起来还有那个。

【那你马上吃这个!吃了就有精神了】

我从背包的口袋中拿出口香糖,拨开了银纸塞进张飞口里。

【咬咬咬——这是什么?!超甜的!好好吃!我还想吃!】

张飞使劲咬着口香糖催促着我。

【啊啊,吃吧。我还有哦】

我把剩下的口香糖塞进张飞嘴里。

【吞。好好吃】

还没等我阻止她,她就把口香糖吞下去了。

算了。

吃口香糖又不会死。

【好。这样就行了吧。】

【稍微有点精神了。不过这样还填不饱肚子诶。所以用不出十成的力气哦】

张飞没有自信的说到。

【就算你这么说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吃了诶。你就用最大的声音喊出这句话。“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这样】

【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哟!】

【还不够还不够!张飞是一个能做的更好的孩子!】

【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更热烈一些!让人更热血沸腾一些!YEAH!】

【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张飞喊得更大声了。

腹肌都出来了,确实是发出很大的声音了。

就算我拼尽全力的喊也不够张飞的声音大吧。

但是这样还是不足以吓到魏军的吧。

【差不多了,不过还能不能再大声点呢?】

【不行了不行了,这就是极限了】

张飞摇了摇头。

【糟了,该怎么办。这样的张飞真的没问题吗?】

我着急的额头都出汗了。

而且本来我所知道的男版张飞就和这个少女张飞体型不一样,音量有差距也是没办法的。

【马蹄的声音接近了!已经没有时间了!】

张飞指向桥的那边。

【等等!还有没有!有没有——】

我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想看看还有没有能用的东西。

首先倒出来的东西就是手机用的便携音响。

之后倒出来的就是厚厚的历史资料集。

一瞬间,我打了一个激灵。

【可以的!可以的!张飞!现在你拿着我给你的两个东西!】

【我明白了!那我要拿什么呢?】

【那是——】——

剧烈的马蹄声让躲在树林里的我都听见了。

张飞让马横向站着塞住桥,她自己则站在前面像一个仁王一样等待敌人。

右手拿着惯用的蛇矛。

左手是——

【让开!】

到达桥边的曹操军先锋焦急的喊道。

【绝对不要】

张飞摇了摇头。

【什么?你到底是谁!】

另外一个曹操军士兵问到。

张飞深吸了一口气,把左手拿着的筒状物放到嘴边。

【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张飞的大音量震撼着空气。

张飞吧蛇矛挥向前方,猛地睁开双眼,瞪视着曹操军。

【唔!】

【咕,这么小的家伙哪来这么大的迫力!】

【这,这是,那个张飞啊!】

摄于张飞的迫力,曹操军踉跄的后退了一步。

(好。作战的第一阶段成功了)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脚下撕去了不少纸的资料集。

撕了一些纸做成了临时的扩音筒,看来效果很不错。

【别,别害怕!】

【是啊!就算是豪杰,敌人也只有一个人啊!我们一起上肯定可以打倒她的!】

【但是张飞是刘备的近臣。应该不可能会是弃子的。既然如此,她一个人在桥头就很奇怪了啊】

【是啊。有可能有伏兵啊】

(现在轮到我出场了!)

我算准时间开始行动了。

我像开花爷爷一样,把尘土撒在上面,又拉着蔓藤让树枝晃动。(译者注:开花爷爷,花咲か爷さん,日本的一个民间传说)

【看到了吗?刚才树林那边有动静!】

【好像是尘土。是伏兵!果然有伏兵啊!】

【还是快点跑吧!】

曹操军不一会儿就变得乱糟糟的了。

【等,等等!如果这个是伪计怎么办!】

【是啊。要是被骗了回去,会被曹操大人骂的!那边的惩罚更恐怖啊!】

尽管如此仍有两成左右的士兵冷静的观看局势。

(好!最后一击啦!张飞!)

我激烈的晃动树枝做信号。

张飞斜眼撇到我这边看到后点点头,拿起挂在马背上的手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飞对着手机大叫到。

(就是现在!)

我马上打开脚下的便携音响开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飞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音响中。

本来就大的张飞声音经过音响的增幅后翻了数倍放了出来。

尽管如此,也不是要单单这样扩大张飞的声音。

使用手机中的派对用变声器app转换了她的声音,让放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别人的声音。

顺便说,变声器的模式是“尖”。

这比我想象中的呐喊声音要更尖细,不过这样的女声在这个世界听起来反而才是比较正常的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有伏兵啊啊啊啊啊啊!】

【快跑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曹操军已经对我们有伏兵的事情深信不疑,纷纷开始丢盔弃甲逃跑了。

【别跑——!】

张飞飞身上马,挥舞着蛇矛做出追击她们的样子。

看到曹操军跑远了,完全看不到的时候,张飞才调转马头返回我这边。

【哥哥—!我做到了哦哦哦!】

张飞朝我招手。

【啊啊!干得好!】

我也放下心来,朝张飞挥手。

【那帮家伙咻的一下全跑了。看来她们真是被吓死了。这样就给姐姐她们帮了好大的一个忙了】

来到我眼前的张飞开心的说到。

【是呀。刘备肯定会给你很多好吃的东西的哦】

现在我的心情就像是看完女儿毕业典礼的父亲一样感慨的点点头。

【这全部都是哥哥的计策哦。哥哥好厉害。就像是传说中的张良一样哦】

张飞眼睛闪闪的看着我。

【哈,哈,哈。是呀。但是,真正的孔明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