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刘玄德心念二妹 诸葛亮舌战群儒

第一卷 第三章 刘玄德心念二妹 诸葛亮舌战群儒

自我们被吴军抓住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除了刘备,我们姑且还是以客人的标准被接待进像是迎宾馆的大宅邸里了。

虽然没有受到虐待和盘问,不过也没有外出的自由,屋子内外的吴军士兵时常监视着我们。

这就是所谓的软禁吧。

能够期待的也就是每天两顿的最低限度的进餐了。但是,这样贵重的机会却无法让我们高兴起来。

【那果然是真的吗,刘备大人变心了吗】

【……是真的,昨天我被吴军的士兵带着看到了刘备大人所居住的府邸。】

【我也看到了刘备大人喝着美酒和舞姬一起跳舞】

大家一副幽暗的神情在低声交谈。

跟刘备相关的不好传闻在扩散着。

也就是说,刘备完全陷入了孙权的怀柔接待中。

那些事情是假的,要是能够这么说就好了。

(偏偏这件事难以否定啊)

曾经目睹过刘备没出息样子的我心中怀着无法释怀的疑念。

刘备毫不保留的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不得不让人这么想到。

【呼,气氛好沉重啊!是了!就让我来为大家唱一首明亮的歌曲吧!】

看到这么凝重的气氛,坐在我旁边的徐福这么说到。

【这反而会让大家更加忧郁了吧,还是别做了。喂……怎么了张飞,胃口不好吗】

坐在我前面的张飞碗中的粥一点都没少。

【……哦—,我没什么食欲】

张飞没有力气的低下头。

【没有生病的话还是勉强吃一点比较好哦。不然的话到了关键时刻就没力气动了哦】

我担心的跟张飞说到。

那么喜欢吃东西的张飞居然说出了这种话,看来情况真的是相当不妙啊。

【我给哥哥吃吧。刘姐不在,饭都不好吃了】

但是张飞这么固执的摇了摇头,就把粥倒进我的碗里了。

【是吗—?那我就真的吃了哦—?】

我装作要开始吃张飞那一份的样子,再看她的反应。

【……】

张飞沉默着。

【看来真的是没食欲呀】

我说完就真的把张飞那一份吃掉了。

毕竟丢掉太可惜了呀。能吃就吃可是我的信条。就算是在中学的毕业文集中《吃饭时经常添饭的人》我可是排在第二名的哦。

【明明是个文官还挺能吃啊。真是的。要是不运动一下的话可就无法像我一样有理想的体型了哦。……没办法。起来,陪我去散散步。走,去庭园里】

【诶,我现在不想散步啊……】

咔。

关羽瞪了我一眼。

超恐怖的。

【切。真没办法呀】

我快速吃完张飞那份的食物后就站了起来。

看来关羽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样子。

当然的,吴军的一个士兵在后面跟着我们进行监视。

我跟着关羽来到了庭园。

冬天的风真冷呀。

不过,真不愧是接待客人的类似迎宾馆的地方,景色很不错。

既有美丽的山峰,也有几条小河。

就像是水墨画一样。

【那么,有什么事呢?不会是想和我两个人约会吧?】

我轻轻的说到。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只是有点事情想问你而已】

关羽唾弃的说到。

【是什么?】

【天人是未来人吧。所以说,有没有能像长坂坡那时一样可以打破现在困境的计策呢?】

【喂,喂,会被后面的士兵听到的哦】

我瞥了一眼后面说到。

要是让周围的人知道我是未来人就麻烦了。

【没事的。吴军的士兵是本地人。现在我们用北方的方言在说话呢。那个只会说南方方言的家伙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的】

【是,是这样的吗】

【当然了。你以为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什么都没有做吗?警备士兵的情况我大体都掌握了】

【真厉害呀】

我诚心的感到佩服。

不愧是关羽,脑子很灵活。

【当然了。那么,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办?】

【遗憾地说,我所知道的历史中并没有现在这样的事件。虽然有孙权利用奢侈生活笼络刘备的剧情,但状况却完全不同。而且,要是我知道的话早就会提出警告了】

面对不断追问的关羽,我耸了耸肩回答到。

本来在刘备要逃到中国外面那时开始剧情就已经不一样了。

我更不可能知道之后的事态发展了。

【是呀。算了。……我只是想问问而已】

关羽止住了话题,打算回头了。

【等等诶。我还有想要问你的事】

我挽留住了关羽。

【什么事?】

【关羽你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

我含糊的问到。

【未来的打算?】

【就是说你有没有解决现在软禁状态的计划呀。……比如说,投靠吴军。在刘备已经被隔离了的现在,如果要去和那边谈判,也就只有军中排第二的你有资格了】

我低声说道。

虽然不想这么说的,但事已至此,承认失败也是很现实的一个选择吧。

【你这家伙!】

愤怒得睁大眼睛的关羽抓住我的胸口往上提。

【干,干什么生气啊。你的梦想不是成为天下第一的有名人吗。而你说不去曹操那边的原因是因为想帮助处于劣势的军队的吧。既然如此,那不是刘备而是吴军也是可以的啊。吴军和刘备一样,跟曹操比起来都是处于压倒性劣势的国家吧!】

我一遍忍受着痛苦一边吃力的说到。

【哼……从理论上来说是没错。仅从利害关系的角度来考虑,你是对的】

关羽冷静下来,放开了手。

【不过既然你这么生气,看来也是无法接受这个建议了吧。能告诉我理由吗。我听张飞说了她忠诚于刘备的理由,但还不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

我整理了一下衣襟说到。

【是吗,你听张飞说了吗。那话就好说了。因为我也跟张飞一样是被大姐救了。】

关羽怀念着往事一样的看着远处的河川,微微眯起眼睛。

【跟张飞一样?也就是说,关羽以前也是逃犯了?】

【是的。虽然现在被人称作“义士关羽”“美髯公”,但我在跟随大姐之前,就只是一个恶人。甚至比不上张飞。】

关羽自嘲的笑道。

这对于一直自信满满的她来说真是少见。

【诶诶……张飞说她是被别人推上了杀人的罪名,还有比那个罪名更严重的吗?】

【我是贩卖私盐。盐是由官府管理的,贩卖私盐是严厉禁止的行为。要是被抓到了,不仅自己是死罪,甚至还会连累到家人亲戚,就是这样的重罪】

关羽这么说完,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但是,你有什么原因的吗?不会真的只是为了利益而这么做的吧?】

【当然,官员腐败把盐的价格抬得很高这是我们的一个大义名分,但我们也不是做慈善事业的。虽然把盐以更便宜的价格卖给人们,他们是很高兴,但我们抓住了他们的弱点为了利益而趁机抬高一些盐价也是事实。——但是,坏事可做不长久】

【贩卖私盐的行为暴露了?】

【啊啊——不,正确的来说,是“被暴露了”。是被一起贩卖私盐的伙伴告发了。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吧。毕竟像我这么完美的人很容易招来别人的嫉妒呀】

关羽认真的说到。

嗯。果然这个性格是她的本性啊。

【所以关羽就变成了和张飞一样的逃犯了?】

【是呀。而且因为我犯的是重罪,结果被官府张贴画像到处通缉了。跟我扯上关系可就麻烦了,不用说那些曾经买过我盐的普通人,就连一起私卖盐的伙伴们都对我避而远之了。我不论去到哪里都遭人讨厌。由于被通缉,我不断的辗转各地逃跑。然后,流浪到了涿县。我听说那附近因为遭受到了黄巾军的袭击而有人开始招募义勇军。我当时想就算我是罪犯也能在战场上有一席之地吧】

【所以你就在那里和刘备相遇了?】

【是啊。那时的我可真是狼狈呀。虽然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但是身上的银子都花光了,而手上的武器也在和追兵的战斗中损坏了,真的是一无所有呀。这时大姐来了,这么对我说。“你等等。怎么这么狼狈呀。不过只要你成为我的同伴,我就可以给你饭吃哦?”】

关羽模仿者刘备的口气说到。

啊,确实,刘备是会这么说的。

我能够想象到那是怎样的光景。

【而我仍然非常顽固,拒绝了大姐的援手。“我不要你的同情,因为我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英雄的女人”这么说到。然后,你知道大姐怎么回答我吗?】

【……她是相信你所说的话了吧】

我非常肯定刘备会怎么回答。

毕竟她连我是未来人的事情都能毫不踌躇的相信了呀。

关羽的豪言壮语对刘备来说更算不上是什么障碍吧。

【是呀。大姐毫不犹豫的对我说。“是吗,我知道了。我很想要个英雄作为同伴哦。所以说,这个不是同情,是投资哟”。大姐接受了还没有任何功绩的我。那是我第一次尝到失败的感觉。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比我器量更大的人存在呀。】

关羽虽然叹息着说到,但表情里却隐隐透露着高兴。

【听起来很不错……不过刘备不都是这样吗。那个家伙只要为了集结兵力对谁都会这么说的。】

我稍微打着怀心思说到。花言巧语的名人对任何人所说的话都是这么讨巧的吧。

【啊。她确实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不过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姐知道了我的事情后,花了大半的军用资金和官兵交涉,以贿赂的方式将我的罪名消除了。而且,她说“英雄就应该得有与之相符合的武器”,于是打造好了青龙偃月刀送给我。如果大姐没有把钱浪费在我的身上,一定能够召集到更多的士兵,在黄巾之乱中立下更大的功劳吧。这样一来,大姐的人生应该会更加辉煌才对】

关羽不甘心的咬着嘴唇。

【所以你就一直感谢她的恩德而跟随她到现在吗。什么嘛,你还真的是一个“义士”呀】

我变得高兴起来。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桃园结义,但尽管如此,刘备关羽和张飞的感情依然这么深厚。

【哼。这不是当然的了吗,你以为我是谁啊……总之,以前的事情就到这里。就算是愚蠢的天人也该察觉到了吧。我不单是要成为天下第一的武将,而是要成为“大姐的天下”第一的武将。】

关羽这么宣言到露出飒爽的笑容。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既然不归顺吴军,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呢?毕竟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我点了点头,进一步问到。

【那种事还用说吗。当然是逃出这个软禁状态,用蛮力救出大姐啊。我已经跟张飞和赵云说了,后天就是行动之日】

【喂喂,你们说真的吗!你现在的手上可没有常用的青龙偃月刀哦。太鲁莽了吧】

我下意识的着急了。

当然的,我们的武器都被收走了。

逃离严密的监视,再突破更加警卫森严的刘备所在的宅邸,这作战简直天方夜谭。

【没有问题。张飞、赵云还有我都是世之豪杰。就算没有武器也不会像普通士兵一样弱小】

关羽淡然的回答。

【但是,我们还不清楚刘备是怎么想的吧!如果她现在的奢靡是为了实行什么计划而做的伪装呢】

【虽然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的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能去确认大姐的打算,因此也就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了。别担心,我又没说要你这个假孔明搭上性命来参与我们的行动】

关羽安慰我说到。

【但是……】

虽然很想阻止关羽,但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住嘴了。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就算这个监视我们的士兵听不懂我们在讲什么,但要是说的时间太长了还是会引起怀疑的】

关羽这么说完就转头走回去了。

我也只能跟在她后面。

回到大家所在的场所后,进餐的时间已经结束,我们又被押回到各自的房间了——

回到房间后,我一个人在烦恼着。

情况太糟了。

不论怎么想这样下去就只会是BAD END了。

虽然历史上的蜀国最终也是BAD END,但我可不想要这么没出息的结局。

【至少能见到刘备来问问她,也许状况就会不一样了吧】

在我自言自语的时候——

【你看起来很烦恼呢】

【哇】

耳边突然吹来一阵气息,吓得我朝房间角落退了一步。

【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呢。不过,也许鄙人能够帮上你什么忙也说不定呢】

一个带着奇怪语癖的忍着不发笑的美少女出现在了我刚才的位置。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我怀着警戒心观察着这个少女。

肌肤像是病态一般的洁白,细长的眼睛,宽大的衣服上绣着骷髅的花纹。头发散乱的披着,前发遮住了大半的面容就像是幽灵一样,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不过仅凭外观可以判断是一个美少女,因此也让人感觉她怀有什么不小的秘密。

【你,你是谁啊】

我提心吊胆的问到。

【是呀,是谁呢?你要不要猜猜看呢。“稀人”】

美少女似乎是在测试我一样的说到。

我思考着。

至今为止只有孔明先生会对我说“稀人”。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是跟孔明有关系的人。不是刘备军的人,却又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助我的人,恐怕还是吴军的人。这个奇怪的氛围。大体上在这个时期登场的,吴国的人物,对蜀有好意的人是——

【是庞统吗!你是庞统吧】

我认准自己的推测叫到。

【呵呵呵,答对了呢。真不愧是孔明大人所选择的稀人大人呢。】

【既然你这么说……看来是知道我是被召唤过来的?】

【鄙人和孔明大人就像是亲人一样呢。当然知道了呢】

【是这样呀!那,那么说你应该知道怎么让我回到原来世界——】

我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

【……怎么了呢?怎么不继续说了呢】

【不,还是不说了吧】

如果庞统在现在说出了能让我回到原来世界的方法,意志不坚定的我也许就会被吸引到那话题上面了吧。不,虽然被吸引过去也是没有什么错的,但才刚刚听了关羽所说的话,就这么回到原来的世界会让我良心不安的。

【嗯哼,呵呵。果然孔明大人的选择是正确的呢】

庞统自我满意的说到。

【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呢】

庞统掩住嘴角笑道。

【嘛,算了。总之,庞统现在是在为吴军工作吧。那你为什么要来帮助属于蜀军的我呢?】

【想必稀人大人也察觉到了吧?鄙人和孔明大人就像是兄妹一样的关系呢。现在曹操势大,为此我们打算一人辅佐刘备大人,一人辅佐孙权大人,然后共同合作来阻止曹擦的野心呢。可是,孔明大人命运不济而染病,大志未酬而逝去了呢。而另一边的我虽然在为孙权工作,但是遇到了一个问题呢】

【问题?】

【虽然孙权大人很有才干,但却不是一个足以治理天下的大人物呢。仅凭鄙人的外貌言行,还有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就认为我没有能力,让我受到了冷遇呢。这样一来也无法实现志向了呢】

庞统这么说到,手和脑袋都像幽灵一样呼呼的挥动着。

【是这样吗。虽然给人的第一印象确实是个怪人呀】

虽然就我所知的三国志中,庞统也是受到了冷遇的,不过看这样的外貌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因为她的想法基础又保守,不肯冒一点风险呢。所以还不如鄙人和稀人大人合力帮助刘备大人会更好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你什么报酬都不要的来帮助我?】

【是呢。硬要说报酬的话,就是希望在成功之后,稀人大人能够向刘备大人举荐我就可以了呢】

庞统附加的说到。

【那种程度完全没有问题】

举荐没什么难度,而且那个刘备也不是一个在意外表的人吧。

【那真是帮大忙了呢。稀人大人代替了孔明大人后,只要把我当作妹妹就可以了呢。鄙人会尽力帮上哥哥的忙呢】

【突然说是我的妹妹真让人为难啊……总之谈判成立了。那么,能够尽快的让我或关羽悄悄的跟刘备见上一面吗?】

【太多人是不行的,不过只有哥哥的话是可以做到的呢】

【哦哦真的吗!那就拜托你了!】

【我明白了呢。那就今晚,我会带你去见刘备大人的,你在这间屋子里等待就好了呢】

【哦。拜托你了。但是没问题吗?若是被打我们主意的吴军发现了,你不就危险了吗?你来这里的时候也被警卫的士兵看到了吧?】

【没有问题的呢。嘿!】

庞统拔下一根头发,吹了一口气。(译者:你是猴子吗)

【哇】

一瞬间,庞统的外貌就改变了。

头发变成了卷发,前面的牙齿也突了出来,脸也变难看了,黑痣上长出了毛。

总之就是变粗糙了。

【就是这样,鄙人对变装还是很有自信的呢。吴军没有一个人会认为是鄙人来拜访了哥哥呢】

确实很厉害。

话说这已经不是变装的级别了吧,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了。

【真不愧是“凤雏”,能跟孔明先生齐名的人呀。那么,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庞统呢?】

【这是秘密呢。唯有这一句话可说,那就是鄙人希望能够找到不为外表所惑的真命主公呢。】

听到我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庞统露出神秘的笑容回答我。

就如同来时一样,庞统再次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啊,啊,啊啾!】

【撒,哥哥。该起床了呢。起来后要换上这件衣服呢。】

半夜,庞统用头发挠着我的鼻子把我弄醒了,我起来后按她所说的在我的绒毛衣上披上了女人穿的衣物。

【挺合适呢。一、二、三、嘿!好了,这样就没有人能认出来是哥哥了呢】

庞统在我面前拍了拍手自信的说到。

虽然没有镜子我看不到自己样貌,不过想必我已经被庞统的迷之技术变装了吧。

我拿着装垃圾的袋子跟着庞统走出了迎宾馆。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打杂的佣人。

就这样走了三十分钟后,来到了一个有铁笼灯火照耀的宅邸。

我走了进去。

厚重的栅栏将庭园和外面隔离开来,这里即使是冬天也盛开着艳丽的花朵,人工挖掘的小河上竹叶编织出来的小船正优雅的漂浮着。

一言以蔽之,这里是一个非常高级的庭园。

从木材上来看,建成的时日不会太久。

【那么,从前面的走廊右转两次之后看到的“水仙之间”就是刘备大人的所在之处呢。谈话的时间不要太长,也要小心不要碰到其他人呢】

庞统这么说道用左手指向前面的走廊。

【明白了。谢谢了,帮大忙了】

【不用谢呢。有什么事就可以叫我呢】

庞统点了点头,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我在走廊下匆忙的走着。

跟庞统所说的一样右转了两次之后看到了水仙之间,我猛的推开了门。

【刘备!在吗!】

【啊啦—,这不是天人吗。居然能进来这里呢。你也要来喝吗—?唉,那个家伙怎么可能在这里嘛。我又喝醉了呀!哈!】

坐在窗台上,刚才还看着外面的刘备用迷离的眼神看向我这边。

她右手拿着葫芦酒,左手拿着肉。

火光照耀在她散发酒气的脸上,身上穿着金丝刺绣的靓丽衣服,胸前的深谷坦然的露了出来。

【“喝”个头啊!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丢掉变装用的衣服,大步的走向刘备,抓住她的肩膀摇晃起来。

【不是吧。这个触觉。是真的—?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啊—。就这么喜欢我到要夜袭的程度吗—?】

刘备这么说着把手贴到了我的脸上。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你的丑态都被部下们偷偷的看到了啊!现在到处都流传着你是不是堕落了的恶评啊!】

【所以呢—?】

【哎呀,所以说,你要跟之前一样装作是一个好孩子才行啊】

【为什么呢—?】

【不这么做的话,家臣们都会变心要离开你了啊!】

【然后呢—?】

【你给我适可而止吧!不要开玩笑了给我好好说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还是说,你真的只是想过奢侈的生活而已吗?!】

我已经受不了刘备这种说相声似的回答了,愤怒的将她从窗台上拽了下来。

【真是的—,这么粗暴。一定要我说出原因吗。我呢,就是为了大家才这么做的哦。】

刘备用手枕着头,像一个蜗牛一样趴在了地上。

【啊?什么意思?】

【所以说—,要是我还像以前一样,我的家臣们就很难转属吴军了吧—?要是背叛了清廉洁白的我而投奔东吴,就会背上不忠的污名了,即使当官或是出人头地也会一辈子带着阴影。但如果原君主是一个废材,那她们不就有正当的背叛理由了吗。看起来吴军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才把我和你们隔离开来哦—?】

【那,你这家伙……从一开始就发觉了吴军那帮家伙的意图,反而还顺应她们了吗?就是为了家臣们吗?】

【是呀—?】

【你!你不可能是那样的刘备啊!你应该是更加任性,更加自我,更加不择手段的活到最后的卑鄙家伙吧!这才是你吧!】

我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虽然她都跟我所知道的刘备完全不一样。

明明是一个毫无大义,毫无大志,毫无尊严的假货而已。

却居然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大义鼎然的话。

【你说的真是过分啊—。虽然嘛—。我也是会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而牺牲某个人的吧?但是,现在不一样哦—。现在只有我和家臣一起死,或是只有我成为祭品两个选项而已了啊。所以说,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看来刘备即使喝醉了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

【……你这样就满足了吗?】

【算是吧—。用别人的金钱喝酒买醉,在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状态下死去,某种意义上也是家里蹲的愿望吧】

刘备似乎放弃了一切的说到。

【——是吗。也许你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但看来还有一些家伙不这么觉得哦】

【什么意思啊】

【关羽张飞赵云她们,似乎要赤手空拳反抗吴军把你救出来呢。也许就在这一两天了吧。】

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刘备呢,连我自己都不明白。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

看来我的内心深处在呐喊着绝对不能就这样结束。

【所,所以说又怎样啊】

看来刘备在听到了我这句话后思想首次开始动摇了。

【没什么—。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没,没问题的。我现在就马上写信阻止她们。天人,就拜托你把信件交给她们了。】

【啊,好啊。但是,也不知道她们三个人会不会接受呢。虽然不知道赵云怎么想,但是关羽和张飞估计是不会接受的吧—。我可是听她们说了哦,看来她们对你的忠诚超乎想象—】

【……】

【大概就算我阻止她们,也给她们看了信,不对,也许正因为看了信,反而会激起她们的热血战意吧】

【……怎么办啊】

刘备握紧拳头在低声的说着什么。

【嗯?什么?说大声点啊】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啊!】

突然奋力爬起来的刘备睁大双眼盯着我。

【谁知道啊!这件事不是应该由君主自己来决定的吗!】

我也大声对她喊道。

【什么啊!这么臭屁!明明就是个假孔明而已!明明根本就不了解我!】

她不断的捶着我的胸口。

【我知道啊!姓刘讳备字玄德!涿郡涿县人,前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气量宏大,意志坚定,待人和善,有识人之明,受万民敬仰,乃英雄之器。人德与忠义照耀四海,直至一千八百年后也受人瞻仰的不朽圣君。这就是你啊!】

【那种人才不是我!真正的我就只是一个丧家之犬!装作是一个佣兵,但却连一场漂亮的战斗都没赢过,嘴上说着仁义大话,一旦遭遇危险就像换筷子一样背叛着恩人!我就是一个废物笨蛋垃圾听天由命的人,现在就连最重要的妹妹们的性命也保不住!我就是一个无能的骗子!你这个有着娇嫩的手都能生活到现在的从和平世界而来的家伙怎么可能理解我!是不是啊……】

刘备把内心的感情都爆发出来后,就把脸埋在了我的胸前。

我的衣服被某种湿润的东西沾湿了。

我说不出安慰刘备的话语。

因为,我——

【我理解啊!因为我比你更垃圾啊!你说的对,我所在的世界比这个世界更加和平,能够更加轻松的活下来。它没有这个世界的身份差距,不论是学习还是运动,只要能够努力就可以出人头地,尽管如此我却懒惰着什么都没有做!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不断用“我是很厉害的”这样的谎言欺骗自己,还得到了“骗子天人”的绰号。我只是一个沉浸在骗小孩子的游戏中,假想自己是万能的无药可救的家伙啊!】

我随着感情奋力的抱住了刘备。

我也哭了。

以前的自己毫无成就,现在也为了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而羞惭不已。

我终于明白了自从见到刘备后内心的那股焦躁感是什么了。原先还以为这是由于她和我所知道的刘备不一样而引起的。

但并不是。

我看到了她的缺点,就像是看到了我自己的缺点一样,就是这样的感觉令我厌恶。

我们到底抱了有多久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在眼角的热度稍微退去之后,我们同时分开了身体。

【……呵呵呵呵呵,不是挺有趣的吗。垃圾也很好啊,破锅配破盖,你还真是一个很适合我的军师大人呢】

刘备用手指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笑着对我说到。

【……刘备】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无言的看着刘备。

【——开玩笑的。说假的,骗你的。其实我觉得还挺对不起你的。之前认为让你暴死街头还不如跟着我比较好,但早知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如让你留在襄阳更好吧。这样一来,有着人才收集癖的曹操就会录用你了吧】

【不。最后决定跟随你的人是我自己……而且来到这里也并不都是坏事。最近,我找到了回到原来世界的钥匙哦】

虽然把和庞统的相遇比作钥匙有点不好,不过为了让刘备安心还是这么说了。

【是吗!那太好了。那你就差不多该走了吧。今后也用不着硬着头皮和我们见面说话了吧。啊,你还是先跟关羽她们说我有计策,让她们不要轻举妄动吧】

刘备轻松的说到,指向出口处的隔扇。

【……啊啊,交给我吧】

我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的,只是抬起脚步往回走了。

马上就要迈进能看到花园的走廊了。

【啊,天人,稍微等等,有句话我忘记说了】

【嗯?什么?】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我回过头。

【你并不是一个你想象中那样没有价值的男人哦!只不过是撒的谎不够周全而已。如果你想就这么继续撒谎下去,那就不要撒小谎,而是撒能够骗过所有人的弥天大谎。这是来自撒谎前辈的忠告哦】

刘备两手叉腰,踏着地板笑着对我叫到。

可恶。

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的见面了,为什么还能露出那样开心的笑容啊。

能不能像往常一样说“你怎么可以一个人逃跑啊!”,或“把也我带走啊!”这类的呀。

这样一来。

这样一来我也就有丢下你不管的借口了啊!

要是听到你说这么漂亮的话。

看到你这像是英雄一样的举动。

不就让我兴起了要赌一把的干劲吗。

这个混蛋刘备!

【我明白了】

【诶?】

【我就听你说的。撒弥天大谎。那就是我要成为真正的孔明!成为真正的孔明来把你从这个状况下就出来!】

虽然距今为止已经撒了无数的谎话,但我已经不能再欺骗自己了。

我果然很喜欢孔明。

也喜欢蜀国,喜欢刘备。

所以,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三国志。

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全部都由我——由我来修正!

【你,你在说什么啊?真的吗?说救我,这到底是……】

【我要说服吴国的人,抹去你失败的记录,再一次缔结平等的同盟来与曹操决战。这样一来就可以解救你了】

我要将历史的流向再一次引导回赤壁之战的河流。

让真正的三国志从现在开始。

【你傻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啊!真是太不现实了啊】

刘备这么说着频频摇头。

【是呀,也许吧。但是,如果我达成了这个不现实的事情,那你也要给我好好努力。那个时候你对我所说的为了拯救天下苍生的理想,要真真正正的为了实现它而努力哦。把谎言变成真的吧!怎么样?!】

我激烈的逼问刘备。

【……好啊。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你所说的事情,那我也会下定决心,把我至今为止撒过的谎话全部都变成真的!】

刘备呲牙裂齿的对我发出挑战的笑容。

【好,你说的啊!那就说定了!】

我也大叫到,再次回头离开。

我来到走廊后,房间的隔扇被大力的关上了。

【说完了呢?】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庞统对我说到。

【啊啊,说完了。而且,还有一件紧急的事情要拜托庞统去做】

【是什么呢?】

【能够让我和吴国那帮家伙论战的机会。——我要全部说服她们】

我干脆的说到——

翌日的早晨,我受到了孙权的宣召。

身后跟着吴国的士兵,我抬头看向吴国的主城,真是气派啊。

靓丽的木质宫殿散发着威严感,但装饰并不是华美而是一种质朴刚健的吴国风格。

我跟随着士兵来到会堂,此时会堂的左右已经站满了文武百官,吴国的主君和臣子们都气势满满的倪视着我。

【哎呀哎呀,这不是诸葛亮孔明先生吗。见到您真是荣幸啊】

孙权脸上浮现出虚假的笑容,挥着手从会堂深处向我走来。

【您好。非常感谢您能为我设立今天的会场】

我感谢的说到并回了一礼。

【那么,今天到底是有什么事呢?】

跟住孙权身边的周瑜这么问我。

【当然是关于曹操的事情了。跟之前商量好的一样,我主已订立计划,着我前来问询同盟并于曹操决战一事的进展状况。虽然非常感谢吴的热情款待,但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便差我前来商谈此事】

我对周瑜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你的来意了。虽然我也有很多事情想问你,不过看来我的臣子们有不少人是希望与曹操讲和的,她们想要对孔明先生说的意见比我多多了。还请你先回答她们的疑问可以吗】

孙权谦逊的向我确认。

不过,这应该是她们早就定下的计策,我实际上是没有拒绝权的。

【当然。那就请开始吧——啊,那边那位】

我把身体倾向了第一位举手的白发老女人。

【在下是张昭。我听闻孔明先生有“卧龙”之名,得者可安天下矣。而刘备大人以三顾之礼请得先生相助,可谓虎生双翼令人振兴】

【诶诶,是的】

我点了点头。

【那么,为什么得到了名军师的那位英雄却不仅没获得荆州,反而不断失地而为曹操攻占呢?】

张昭立刻给我出了难题。

【当然,以刘备大人之力要占领荆州易如反掌。但是,我主躬行仁义,不忍夺同宗之基业,故力辞之。然刘表大人之女刘琮软弱,听信佞言,擅自投降,致使曹操得以猖獗。】

我淡淡的回答。

【若此,则孔明先生言行相违也。刘备大人未得先生之前,尚能割据城池;今得先生,人皆仰望。虽三尺童蒙,亦谓彪虎生翼,将见汉室复兴,曹氏即灭矣。然先生自归刘备大人,曹兵一出,弃甲抛戈,望风而窜;不能报刘表以安庶民,乃弃新野而寄于江东,可谓无容身之所也。为何得孔明先生之后,刘备大人反不如初乎?】

张昭严厉的逼问我。

【呵。“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果不其然。让我用一言来比喻吧。譬如人染重病,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若不待气脉和缓,便以猛药厚味,病体受惊,必定命不久矣】

我故意叹息了一声的说到。

【……受教了】

张昭咬紧嘴唇沉默了。

呼,能够记住这个比喻真是太好了。

古人怎么这么喜欢用拗口的比喻方式啊。

是想彰显自己脑袋聪明吗。

【我好像也有点明白了,不过能再说的清楚一些吗?】

孙权歪着脑袋问。

【新野山僻小县,人民稀少,粮食鲜薄,刘备大人不过暂借以容身,怎会真的将其作为根据地呢。虽甲兵不完,城郭不固,军不经练,粮不继日,然刘备大人仍能在长坂击退数量占据压倒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