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孔明二策用尽 曹操三度问忠

第一卷 第四章 孔明二策用尽 曹操三度问忠

战争的准备在按步骤进行着。

而战场毫无疑问就是在赤壁了。

赤壁的中间夹着长江,这对曹操军和我们孙刘联军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的地点。

曹操大军的船队悠然的浮在大江上,犹如铁壁一般的等待着我们。没有马上进攻过来的原因是要给士兵们练习水战争取时间吧。

【现今曹操率大军连营数百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击破她们。现在你们各领三个月的粮草,马上进入防卫状态。】

刘备在帐营前面的广场上对听候命令的家臣们说到。

【在下不敢苟同。不用说三个月,就算是准备三十个月的粮草,也不可能获得胜利。敌军远来疲惫,如若不在这个月内击破她们,就更不可能击败曹操了。如果不能在这个月内击败,那还不如早点投降曹操好了】

我踏前一步进言。

【你在说什么孔明!现今正是我受复兴汉室天命讨伐逆贼曹操之时,你居然像小孩子一样说什么“投降更好”!】

刘备跺脚愤怒的瞪着我说到。

【我为自己的言语道歉。请原谅我没礼貌的举动】

我低下了头。

【不行!不能原谅!现在正是两军对峙的关键时刻。这种时候说这些丧气话会影响我军的士气的!要是不砍了你的头,如何警示军队】

刘备这么说着拔出了双剑。

【刘备大人!孔明大人有救刘备大人之功!恳请饶他一命!】

徐福趴在地上请愿到。

【……哼。我明白了。既然徐福都这么说了那也没办法。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鞭刑一百下。关羽,张飞,把孔明带到帐中。】

【哦—】

【明白了大姐】

听到刘备的命令,张飞和关羽从左右两边拉住了我的手臂。

【啊啊。我受刘备大人三顾之礼,每日殚精竭虑不敢有懈,没想到却落得这个下场。你这家伙知不知道要是没有我的计策,你早就身首异处了啊!】

我低头哭喊着愤怒的话语,被拖进了中帐。

【……诶,这样行了么?】

在我完全被带进帐篷,拉下入口处的布匹,挡住周围人的视线之后,刘备看着我这么问到。

【很好。要骗过敌人首先要骗过自己。这样一来,就会流传出我受到你不公正对待的传闻了。当然,混在军中的间谍也会把这件事告知给曹操的】

我停止哭泣,揉了揉肩。

【那就好,不过真的要实施鞭刑吗?】

【是啊。毕竟那才是苦肉计的关键点呀。要是不吃点苦头,多疑的曹操是不会相信的。】

我听到刘备的疑问点点头。

【我明白了。不过真的不要紧吗?】

刘备担心的看着我。

看来她倒是意外的很关心我啊。

【啊啊。来吧】

我脱下上衣露出背部,趴在了地上。

【我知道了!既然天人都有这样的觉悟了!关羽!拿鞭来】

听到刘备的命令,关羽从帐篷深处拿出了鞭。

【是,大姐。你这家伙,面对鞭刑还能面不改色呀,我对你稍微有点改观了】

关羽看着我佩服的说到。

【哥哥好厉害。要是我的话绝对做不到】

张飞睁大了眼睛。

太夸张了吧。

我也是很讨厌疼痛的,不过把这个当作SM的一环就……阿勒?

【……那,那是什么?】

我看到关羽手上拿着的东西后我僵住了。

那跟我想象的鞭子不一样,不是那种皮革的绳子,而是普通的木棒。

【你说什么。这就是鞭子啊?】

刘备歪着头。

【不是,说到鞭子,不应该是那种茶色皮革软软的绳子吗?】

【诶?啊啊,你是说软鞭吗?什么呀,要是你想要那种鞭子的话就早说啊。一般来说鞭刑都是用硬鞭的,不是用软鞭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我这个现代人所想象的女王大人所使用的皮鞭跟三国时代一般的鞭子是不一样。关羽所拿的东西只是一个叫做鞭子的木棒。

(好,好像真的会打死人的吧,这刑罚还是很糟糕的啊)

我咽了一口口水。

反过来说,在长坂看到曹操所使用的软鞭刑罚还是可以归类为轻度的刑罚啊。

【怎么了?果然还是不要做了吗?】

【没,没有。行吧。就这么开始吧】

我下定了决心。

我的计划中绝对是需要苦肉计的。都到现在了可不能放弃。

【没问题的,放心吧。我这个天才可以做到伤痕看起来很惨但治起来很快的那种效果哦】

关羽拍着我的肩膀说。

【真,真的吗?】

我充满希望的看着她。

【——嘛,不过还是会出血的】

关羽小声的添加到。

【会出血吗?!】

【嘛,不会打死你的。开始了!】

【等,等等,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可不是演技,我的惨叫声冲破了帐篷。

看来,帐篷外面的人也都听到了吧——

那天晚上,我变装成渔夫的样子,趁着夜色划船向大江而去。

所谓的船也只不过是能乘坐两个人的小型船只,就连只在公园池子划过船的我也能够操纵。

我费劲的向前划船,总算靠近了曹操军的船队。

【停住!】

【你是谁!报上名来!】

哨兵这么叫着,把弓箭对向了我。

【我是刘备的参谋诸葛亮孔明!我有要事要向曹操大人当面禀告所以才忍辱负重装成这个样子。请你们行行好代我转达吧】

我停止了划船,用悲痛的声音向她们诚恳的说到。

【喂,怎么办?也许他是个间谍啊】

【就算如此,要是我们擅自杀了真正的孔明就麻烦了。总之先向曹操大人报告吧】

这么说着,其中一个哨兵离开了。

我在小船上等了三十分钟,几艘曹操军的小船划了过来把我包围起来了。

检查我没带有武器后,她们就把我双手绑在了后面,带往曹操那里去了。

我被带到了有诸多战船包围的中心,一艘最大的船上。

【好久不见了呀。孔明。你身这打扮挺有意思的呀,找我有什么事吗?难道是特地过来让我杀了你的吗?】

曹操坐在船舷上,优雅的喝着红酒。

而她旁边的许褚死死的盯着我。

旁边还有其他衣着靓丽的似乎身居高位的人们。

看来她们是在战地上开派对吗。

真不愧是曹操,如此从容啊。

【您会这么说也是当然的了。曹操大人难得的向我投出橄榄枝,我却不识好歹的拒绝了。但是,现在的我除了曹操大人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别说废话了,快讲正题吧。我可不喜欢绕圈子】

【是。……首先请您看这个】

我脱掉上衣,露出肌肤,转身背朝曹操。

周围的人们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操也睁大了眼睛。

【……这是被刘备鞭打的】

我低下头。

【啊啦,看起来好痛呢】

曹操慢慢的走进我,把红酒倒在我的背上。

【好痛】

我痛苦的皱起脸。

【看来这伤口是真的呢】

曹操仔细的看着我的伤口。

从这个反应来看,她果然是在怀疑是不是诈降吗。

【既然您怀疑,可以亲手触摸来确认。这血是刚刚才止住的,如果用手碰了伤口应该马上又会裂开了】

我痛苦的呻吟。

【够了。那么,你是犯了什么要被鞭打的罪行吗?】

曹操盯着我的脸问到。

【谁知道呢。我只是不赞同刘备的持久战策略,向她进言曹操大人兵多将广,如果不趁现在行军疲惫之时进行决战就毫无胜算了】

【说的对呀。那是因为这个刘备就惩罚你了?】

【我还说了如果不能在短期内进行决战那还不如投降曹操大人更好,这句话似乎非常惹她生气了。她说这种影响士气的发言是死罪,不过还好徐福诚恳的为我求情,最后才减为鞭刑了。】

我如实的回答。

【法律和刑法如果不能严格运用就发挥不出效果了,果然她是乱来了啊。那么,你是因为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就来投降我了?只不过看到一次主君不当的行为而已,你的忠诚心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曹操反过来批评了我。

这是在试探我吗。

接下来就是关键了。

【就算受到主君一百次不当的惩罚,我也会一百次不断的进谏。身体的伤痛总有一天会治好。但是,心灵的伤痛却是永远都难以治愈的。如果我没有正巧看到那个场景,也许我现在仍然对她死心塌地吧!】

我这么痛哭到。

【冷静一点。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了刘备的本性。刘备是看到我痛昏了过去才放松警惕了吧。不,虽然我确实是昏过去了,但是中途就醒过来了。】

我颤抖着身体说到。

【……详细的说说吧】

【刘备、关羽和张飞在一起大胆的谈论击败曹操大人后如何分配报酬。而在她们所谈论的内容中,全部都是怎么让自己能够奢侈度日的话题,一点都没有提到为了大汉和百姓的事情。刘备她们没有大志,没有大义,完全是在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乐生活打算,就跟董卓那样的奸臣一样。而我就是无法忍受她们这一点】

我随口胡掐,再次趴地哭起来。

虽然是胡掐,但也不是完全虚构的,有一部分带有我最初见到刘备形象幻灭时的真实想法,所以说起来反而是透露着真实的味道。

【你也看到了吗。那确实令人悲伤呀】

曹操闭着眼睛点点头。

【那么,曹操大人也看见过刘备的丑态吗?】

我张大嘴巴问到。

【诶诶。那是刘备暂时寄身在我麾下的时候。那个卖草鞋的家伙徒有其表,内在却是没志向没野心没战略,走到哪是哪的得过且过的小混混而已。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那种家伙了】

曹操非常厌恶的说到。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想必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吧。我确实是一个没能一眼看穿刘备本性的愚蠢之人,然而我离开山庵,是为了平定乱世,拯救黎民,决不是为了让奸臣鱼肉百姓啊】

我抬起头直接盯向曹操的眼睛。

【原来如此。所以你看穿了刘备的本性,转而投奔我了吗。也就是说你承认了吧。承认我比刘备更有器量,是一个足以治理天下的人物吧】

曹操全身散发着霸气说到。

一般来说在这里感受到了曹操的威圧恐怕就会马上点头说是了吧。

但是,我不能这么做。曹操所寻求的是英雄而不是凡人。

【我不知道】

【你说什么?】

曹操微微眯起眼睛。

【我仅凭传闻就下定决心去辅佐了刘备,而这样的结果实在令我痛心不已。因此,我也不能再次凭借传闻就判断曹操大人的器量如何了。请给我在您近旁实地拜见您器量的机会,这是我内心最大的恳求】

我平伏在曹操面前说到。

【呵呵呵呵,居然敢这么说啊。好。……我就相信你所说的话。你就在我的麾下好好的确认我的器量吧!】

曹操咯咯的笑道,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酒。

【真是令我惶恐至极。那么,就先让我回到刘备阵营中夺取她们的粮草和军需物资,再用船载给曹操大人当作献礼】

【很好。孙子也说“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呀】

听到我的提案曹操点了点头。

【请等等—。曹操大人—。这家伙口说无凭呀—】

许褚鼓着脸插嘴道。

(来了)

之前见面的时候许褚就对我各种刁难,我也预料到今天她绝对会对我发难的。

【许褚大人的意见也很有道理。那么,我就献上一个跟刚才不同的,能够马上立竿见影的计策吧,应该能够当场解决曹操大人的一个烦恼】

【烦恼?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曹操饶有趣味的看着我说到。

【我当然不可能完全理解您的深思熟虑,我只是在观看了曹操大人的军阵之后,发现了其中的一个问题】

【说说】

【那我就僭越的询问了。曹操大人,您是在烦恼水军中流行的疾病吗?】

我看向周围的船只说到。

虽然我们现在所乘坐的船只比较大所以摇晃的没有那么厉害,但是其他船只上的士兵们都在接连不断的把身子探出船舷呕吐。

【确实,这是我的一个烦恼。我的士兵们大多都不服水土,又有呕吐疾病流行,甚至还出现了很多死者】

【您有什么对策吗】

【当然有。就是依靠水军了,让蔡瑁和张允日夜训练士兵们习惯水战】

曹操马上答到。

蔡瑁和张允在降服曹操前是刘表的部下。也就是说,她们降服曹操的时日不久,信赖关系应该还不坚固。

【原来如此。曹操大人所施展的方法确实有效,但在战斗马上就要爆发的现在,却难以说上是万全之策】

【确实很难说的上是非常有效的方法。那么,孔明,你有解决这个问题的万全之策吗】

【是的。正如您所说,如果用了我的计策,就可以让全部水军不染疾病,从而轻松的获得胜利】

【请你务必说出来】

曹操急着催促我。

【其实非常简单。曹操大人也说过,北方士兵不善乘船,船只晃动便容易让士兵染病。那么,就把大小不一的船只组合起来,以五十为一组,船头和船尾用铁锁连起来,铁锁上再放上木板,不仅是人,连马都可以在船之间驰骋了。这么前进的话,不论是风波还是潮流,即使船只会晃动也不必担心了。】

我自信满满的说到。

这就是我在孙权面前所说过的“连环”,现在就是“连环计”的详细内容。

【原来如此,还有这一个方法呀!】

曹操高兴的拍手说到。

【这也只不过是在下的粗鄙之见。还请曹操大人和部下们商讨过后再做决断才是】

我再次平伏下来说到。

【是呀。那就马上召蔡瑁和张允过来讨论计策吧。孔明也来参加这个议论吧。你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悉听遵命】

我平伏下来应承。

【那么,就把那两人叫过来吧】

听到曹操的命令传令兵跑下去了。

【蔡瑁拜见】

【张允,拜见】

大约过了十分钟,两个路人脸的女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就是这样的计策,你们二人怎么看?】

曹操把我的计策告诉了二人后询问她们的意见。

【不行!这完全是不熟悉水军的门外汉才能想出来的意见!】

【蔡瑁说的对。虽然船只用铁锁连起来是稳定了,但是一旦遭遇火攻就很难躲避了。这个家伙肯定是打着算计曹操大人的想法而来的!】

蔡瑁和张允对我的意见提出激烈的反对。

【……你们是在小看我吗?】

曹操严厉的说到。

【哈?】

【不,决不是那样的!】

蔡瑁和张允慌忙摇头。

【要用火攻必先借风。我也不是一个笨蛋。之前抓住了熟悉这片土地的家伙,确认了这个季节的长江风向是恒定的,我们会一直处于上风区。就算敌人用火,也只会烧到她们自己而已,火攻并不成问题。你们是不是怕孔明拿了功劳而特地反对他啊】

曹操带着不信任感责难着两人。

本来曹操就是疑心很重的性格,对这种马上背叛主君的家伙十分厌恶。也就是说,她原来就不信任这两个人。

【当,当然没有那种事。我好好的想了想,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策略】

【诶诶,我也觉得应该马上实行】

蔡瑁和张允看到曹操的脸色后马上改口到。

【呼……。够了。回去训练吧】

曹操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挥手赶走了蔡瑁和张允。

【是】

【失礼了】

蔡瑁和张允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真是的,搞的我心情都不好了,孔明。我没有十分厉害的水军,所以就只能使用这些平凡的家伙了。我马上就命人打造铁锁,实行你的计策吧】

曹操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到。

【真令我惶恐。那两人虽然愚笨,但也是秉承对曹操大人的忠义而进谏的。我不会在意的。】

我也笑着回答。

【真不愧是孔明,有着英雄之器呀】

曹操听到我的回答很满意的点点头。

【但是……】

我露出阴郁的表情,欲言又止。

【怎么了?还有在意的事吗?】

【不,失礼了。并没有什么】

我摇着头说到。

【你这不是更让人在意了吗。到底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曹操再次催促我。

【这句话不太好,会让人认为我是一个进谗言的男人……不知道曹操大人知不知道呢,我听说孙权和蔡瑁、张允暗中有瓜葛】

我压低声音在曹操耳边说到。

【间谍那边也传来这个情报,果然是真的吗?】

曹操也小声的对我说。

当然,间谍听到的情报是孙权故意散播出来的。

【在下没有识人之明,判断不出这个传言是真是假,也许是孙权故意散播开来,让曹操大人处罚那二人以此来削弱您水军的实力呢】

我露出为难的表情说到。

【是吗。孔明,你回去之后,能够为我收集情报吗?】

【若是曹操大人的命令在下自当竭尽全力。但是,您也知道,我是刘备军的,本来就很难触碰到孙权军的情报,现在更是被刘备厌恶了,实在不知道能够获得多少准确的情报……。要是不小心,反而会引得她怀疑,甚至有可能暴露这一次投降的事情】

我露出无能为力的表情咬紧了嘴唇。

【说的也对。那就不勉强你了。这件事就由我来解决吧,你不用担心了。我的部下中有一人跟吴军高层的周瑜有着青梅竹马的关系,我就让她去探探吴军的真意吧。你就集中精力做你的事情好了】

曹操挺起腰来安慰似的摸了摸我的头。

好,就是这样。曹操不仅聪明而且多疑,要是我自己说出蒋干的名字,想必反而会让她更加慎重了。但是,如果是曹操自己想出来的结论,那就不用担心了。

【曹操大人居然连那样的人才都有,真是令人佩服。那我也差不多该回刘备军了。要是太长时间不在军中,难免引人生疑。】

我适当的赞美曹操后,就提出了离开的请求。

【我明白了。我就期待你的行动了哦】

曹操自大的说到。

【是。在我乘船投降的时候,会在船上竖起白旗,届时请您注意】

我说完,就一个人回到小船上了。

这样一来,我就算是完成自己的任务了。

接下来就祈祷周瑜能够顺利完成她的工作了——

【——就是如此,蒋干。你作为周瑜的青梅竹马,前往吴军阵地,为我探明蔡瑁张允与敌方有勾结的传言真伪。这任务虽然很危险,但你应该能为我做到吧?】

曹操严肃的说出计划。

【请交给我吧。在下蒋干凭三寸不烂之舌定能从周瑜怀中探得情报】

蒋干意气风发的说。

【说的好。那有什么要准备的就现在说给我听吧】

曹操满意的点点头,对蒋干说到。

【只需要一条小船和两个佣人即可。毕竟要是人数太多会引起周瑜警惕的】

蒋干说到。

【那就立刻去准备吧。如果能完成命令,我一定会重重赏你的。期待你的成果了】

曹操拍着蒋干的肩膀说到。

【是】

蒋干也深深的低下了头。

不久,还不到一刻钟,小船和划船工都准备好了。

蒋干兴奋的乘上了船。

(运气终于降临到我身上了)

在前往吴军阵地摇晃的小船上,蒋干情不自禁的笑道。

曹操即将获得天下,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既然大势已经明了,那尽快投奔曹操就是理所当然的行为了,而要是不立下让她觉得显眼的功劳就很难出人头地了。在这场战斗结束,曹操占领吴地后,就几乎是相当于平定中国了,那时就很难再有什么建功立业的机会了,可以说,现在就是最后最大的机会了。

一定要成功的完成这个任务。

【谁!停住!】

放哨的吴军士兵拉弓对住了蒋干。

【我是蒋干!不要放箭!我没带有武器的!】

蒋干举起手让划船工停下来。

【有什么事!】

【我是来见周瑜的!请向她传达“故人蒋干来访!”】

【……等等】

吴军的士兵向军阵里面跑去。

蒋干她们被允许停靠在了栈桥边,但还没有被允许上岸,所以就在船上等着。

不久,士兵就和周瑜一起回来了。

跟以前相比已经身居高位的周瑜身上穿着华美的服饰,周围跟着许多的将官。

(“宁为鸡头不为牛后”吗,但是,周瑜哦,那是没有意义的啊)

蒋干的心底燃起了强烈的对抗心。

周瑜确实是出人头地了。但是不论怎样的荣华富贵,吴都是小国。当曹操率魏军歼灭吴国后,周瑜也就是一个身穿破衣的乞丐了。最重要的还是要绑在优胜马上呀。

【好久不见呀,蒋干。你还好吗】

周瑜乐呵呵的问到。

【啊,还行。周瑜殿还是老样子呀】

【勉勉强强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快点上来吧。我拜托了孙权现在要给你开一个欢迎宴会呢】

周瑜拉着蒋干的手把她带上了栈桥。

天助我也。只要喝酒了那参加者们的口中就更容易泄露出东西了吧。这样一来就更容易获得蔡瑁张允的情报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推辞了】

蒋干点了点头,跟着周瑜走去——

在天空泛红的时候,蒋干被带到了一个帐篷中。

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宴席,里面坐着吴国的主要武将们。

【初次见面啊,蒋干。我是孙权】

坐在最上座的孙权站了起来,行了一礼。

【孙权大人。在下久闻您的大名,今日幸得相会实在是不胜荣幸,您还准备了这么盛大的宴席,真是让我感动】

蒋干低下头回礼。

【没什么,没什么。既然是周瑜的朋友,那也就跟我的家人一样了。今天就开怀畅饮吧】

孙权这么说着劝蒋干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感谢您的厚意】

【唉,那就开始吧】

周瑜坐在蒋干的旁边,这样一来蒋干就被孙权和周瑜夹在中间了。

蒋干在适当的和二人说完客套话后,就开始朝四周敬酒,向来参加宴会的人们套取蔡瑁的张允的情报。虽然用了种种方法想让她们说出真相,不过大家都守口如瓶,得不到像样的情报。

【呼……周瑜殿。杯子空了,我再帮你满上吧】

再次回到座位的蒋干看到了周瑜的空杯子这么说到。

【已经够了。我不胜酒力,蒋干也知道的吧】

只干杯了一次就脸红了的周瑜摇着头,挡住了杯子。

(是呀。这招可用)

蒋干在脑中深信可以完成获得吴军情报的任务了。

【别说这种话嘛,来喝。难得的久违重逢,就让咱们喝个痛快嘛】

【真是没办法呀……】

周瑜为难的接过了杯子。

之后蒋干又用各种理由不断的向周瑜劝酒了——

【实在是不行了,蒋干,你自便吧】

喝完了六杯酒的周瑜说完这句话就倒在了地上。

【啊啊,怎么办啊。这么开心的时候周瑜殿就醉倒了。孙权大人,真是抱歉。我会负起照顾周瑜大人的责任的。周瑜大人的房间在哪里呢】

蒋干装出慌张的样子向孙权低头问到。

【不用在意这种事。蒋干还真是个责任感强烈的人呐。——那个谁,带蒋干到周瑜的屋子里去】

孙权佩服的说到,便向身旁的一个警卫士兵下命令。

【那就容情在下稍微离席片刻了】

蒋干扶着周瑜跟在了士兵后面。

离开宴席的帐篷,朝野营地走去。

不久,士兵来到了一个白色的帐篷前。

【这里就是周瑜大人的居室了】

【非常感谢你的引路。之后就由我来照顾她,你回孙权大人那里去吧。都是由于我的原因让你离开了这难得的宴会真是不好意思】

蒋干以关怀士兵的样子说到。

【是。您不用在意。那我就告辞了】

士兵反身离去了。

蒋干把周瑜搬到帐篷中的床上。

她的嘴角弯弯朝上。

(好,这样就只有两个人了。可以任意搜索周瑜的房间了。不,不对,干脆在这里杀了周瑜,不是比探听情报的功劳更大吗?)

【嗯,嗯嗯……蒋干?这里是哪里呀?】

【啊啊,是你的屋子】

看到突然睁开眼睛的周瑜,蒋干连忙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这样啊……啊,不行。好难受。蒋干你先出去,我要露出丑态了。这不好让蒋干看到】

周瑜从床上爬起来捂住嘴。

【咱们谁跟谁呀。不用在意的。随便找个地方吐吧】

【那怎么行。啊啊,但是,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站起来的一瞬间,周瑜摇摇晃晃的按住床旁边的桌子。

【喂喂,虽然说哪里都可以但可不要搞脏贵重的书物了呀】

蒋干慌忙把桌子上的书物文件拿起来。

(——?!)

瞬间,蒋干的视线被吸引到了书简中露出来的一些文字上面。

(“蔡瑁.张允 谨封”……什么?!就是这个!我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了!)

平静下欢呼雀跃的感情,蒋干偷偷的把那个书简藏进了怀中。

【呕呕呕呕呕】

【没事吧,周瑜殿】

蒋干姑且把桌上的书简放在了床边,抚摸着趴在桌子上呕吐的周瑜的后背。

【好多了……】

不久后她停下了,发出没力气的声音后就倒在了床上。

稍微痛苦的呻吟一会儿后,不久就安静了下来,周瑜开始发出了睡眠的鼾声。

【我去拿水来,你稍微等等】

蒋干虽然认为周瑜听不见了,不过姑且还是以这个理由离开了帐篷。

为了不引起怀疑,要不急不躁的,以一定速度的离开帐篷。

在来到栈桥旁边后,蒋干终于全力跑了起来。

【找到证据了!快点回到曹操大人那里!】

她向划船工命令道。

趁着夜色,蒋干飞快的向曹操阵营那边赶去——

【以上,就是我探听情报的始末】

蒋干详细的报告了事情的经过,再拿出从周瑜那里偷来的书简给曹操。

【干得好!蒋干。“我等降服曹操,非为荣华富贵,实是迫不得已。一旦有良机,必将曹操之首献于周瑜大人”。居然敢做这种事。——许褚!】

曹操颤抖的读完后,一把抓住竹简气愤的大叫道。

【是—。曹操大人—。要处刑吗—?】

站在曹操旁边的许褚挥舞着棍棒回答。

【不。姑且先将蔡瑁和张允关在惩罚室吧。就算她们不在,只要有孔明献上的计策,战斗就没有问题】

【哈?曹操大人,现在不马上诛杀蔡瑁张允吗?】

蒋干下意识的说到。

【当然,在判明事实之后,再把她们拉回市中处以火刑吧。但那也要等到歼灭吴军,从相关人员中听取情报,下正式判决之后了】

曹操冷静了下来,抚平书简的褶皱放入了怀中。

【曹操大人不相信我带回来的证据吗?】

看到自己拼上性命带回来的证据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理,蒋干不满的问到。

【我下的命令怎么会不相信呢。只是,死刑要慎重。即使她们二人对我有叛意,现在只要剥夺她们的指挥权就足够消去这个威胁了。而在这之上更多的措施就是凭感情而来了。我跟那个仅凭感情行动的卖草鞋的家伙可不一样】

曹操条理井然的解释道。

【我明白了。果然曹操大人才是应该治理天下的英雄】

蒋干平伏说到。

能够随性提拔人才的君主,也能够随性的贬任人才。

而眼前的君主是不会被谗言和奉承所迷惑的,是一个不会错用人才的英雄吧。部下只要能够踏实工作,一定可以积累起功绩的。

战斗的准备已经做好,隐患已经消除。

蒋干的主君一定能够获得胜利,掌控中原吧。

而那个时候的蒋干也一定能够得到相应的奖赏吧。

如果能够选择奖赏的话,蒋干会这么说。

【请把吴的领地交给我吧】

让败军之将的周瑜跪在锦衣还乡的自己面前。

那时,吴地的人们才会真正明白,谁才是本地的英杰。

蒋干美滋滋的想象着那样的场景,向这位比自己矮很多的少女从内心深处献上忠诚——

三国演义与史实三国志

问:鞭刑其实是很轻的刑罚吗?

答:说到鞭刑,总会让人的脑海中浮现出残酷的场面。比如《三国志》中的黄盖(在本作中他的剧情被天人夺去了),以及在日本的时代剧中,常有无辜的受害者和角色被恶人吊起来抽打而伤痕累累的场景,有时受刑的人还会被打死……

但是,这种鞭刑本来就是出于顾虑“至今为止的刑罚过重了”而设立的一种较轻的刑罚。那么,那些过重的刑罚是怎样的呢。其实就是削掉鼻子,砍掉脚这样的。而和这些比起来鞭刑确实算是很轻的了吧。

但是实际上,鞭刑是可以根据执行者的心情而选择下手轻重的恐怖刑罚。那些就算是被割鼻和砍脚而没有死的犯人,如果受到鞭刑反而会死,这样的情况是很常见的。

最初是要以轻刑为标准订立的刑罚,结果却变得比原来想象的更加残酷了。理想与现实的沟壑难填连三国时代的君主们也都感受到了吧。史书的《三国志》中记载了曹操跟臣子们讨论要不要重新恢复上面所列举的割鼻和砍脚重刑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