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天人疾风招来 三雄赤壁设宴

第一卷 第五章 天人疾风招来 三雄赤壁设宴

周瑜那边传来了有事需要报告的联络请求,我和刘备三姐妹、赵云等军队的主要成员集合在了帐篷里。

【打扰了呀】

进到帐篷中的周瑜行了一礼。

【你好,周瑜。让敌人收到假情报的计策成功了吗?】

刘备假装老实的问到。

【当然成功了。曹操似乎已经更换水军大将了。我不惜露出少女的丑态也要把蒋干给骗了,要是刘备大人这边不借到东风可就白费了我这一番心血呀】

周瑜着重的强调了这一点。

【当然没问题的。是吧?孔明?】

【是的。您就马上开始准备军队吧。风来了就可以尽快决战了】

听到刘备的提问我马上回答。

【是吗。那么具体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在后天的夜里吧】

我笼统的回答。

【夜晚也是很长的呀。总不可能让士兵们一直保持着紧张状态吧。要是偏偏在关键时刻没战斗力了可就完蛋了。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呢】

周瑜诚恳的说到。

【虽然如此,但我们这边可是要进行一些神秘仪式的,难以确定到底是哪一分哪一秒啊。这一切都要看天意呐】

我故弄玄虚的说到。

【哎呀。那能不能在后天晚上的三更左右呢?】

所谓的“更”,是指将日落后到天亮前的时间化为五等分的测量单位。也就是说,一更大约相当于两到三小时。对于能够一拍手就起雾的庞统来说应当是非常充裕了。

【我明白了。既然周瑜都这么说了,那就在三更时等待吧】

我点了点头。

【好的。但是如果超过了那个时间,就算是孔明也不得不接受军法处置,也就是死刑,请你做好觉悟哦】

周瑜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开了帐篷。

【……那,就是这样,看来周瑜她们做的很好呢。之后只要借来了风,就可以马上决战了吧。后天的夜晚就是关键了】

我看到周瑜离开后,严肃的向大家说到。

【呐—呐—,哥哥。我们要做什么呢?】

张飞歪着头看向我。

【我说过很多次了吧。在赤壁打倒敌人的战斗就交给有大量兵力的吴军,而我们的目的是抓住曹操。在赤壁水战上战败的曹操,一定会返回到陆地上逃跑,而我们就在她逃跑的必经之路上伏击她。】

我耐心的解说到。

【伏击吗。虽然我也听过很多次了,但要是曹操直接在赤壁死了该怎么办啊。那样我们不就是超丢脸了吗?】

刘备半信半疑的歪着脑袋问。

【到那时再说吧。就算最坏的情况我们也能得到半个荆州。就算出现把曹操杀死在船上的状况,对于本来兵力就少的我们来说也不可能拿出比吴军更大的战果。所以,我们就只能赌曹操丧失大半兵力后逃跑的状况出现了】

我清楚的解释道。

虽然现在的事态进展不一定跟我所知道的历史吻合,但这总比半吊子的分散兵力要好的多吧。

【解说的差不多了吧,快点布置作战计划吧】

关羽催促到。

【啊啊。首先是赵云引三千兵马去乌林小路,埋伏在树木草丛茂盛的地点。曹操军逃跑必定从那条路而过,等到她们过了一半后就放火。这样一来大约可以消灭她们一半兵力】

【……乌林有两条路,要在哪一条?】

赵云简短的问我。

【离荆州近的那一条。曹操应该会在那里集结兵力,恢复军力后再回根据地吧】

【……明白了】

赵云点点头,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下一个是张飞。张飞引三千士兵渡江,截断彝陵这条路,去葫芦谷埋伏。后日雨后,看到曹操军做饭生火时,便于山边放火。虽然不能生擒她,也可再削去她大半兵力。】

【哦—,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的。但是好怕记不住作战计划呀,我想要一个笔记啊】

张飞害羞的说。

【明白了。等下我就写好给你。其他的人负责俘获战败敌人的武器和士兵,不过这些跟捕获曹操没有直接关系,我再另外跟你们说吧。那么,以上就是作战计划了】

我满足的点点头。

【等等等等。那我要做什么呢】

【你就跟我一起在本阵待机。就算这是胜战,大将也不可以跟少数的士兵一起上前线,那太危险了。刘备只要老实等着就好了】

作为总大将的刘备自不必说,我也不可能亲自去乘坐那个诈降的放火船的。

当然,刘备军中也有曹操的间谍的,也许她会一直监视着我的行动也说不定,所以姑且还是准备了假装乘上去的船。不过,毕竟已经跟曹操约定好投降的暗号了,所以没必要特地让我去做后面的用船放火和突击。话说本来就没有战斗经验的我就算去了也只会拖后腿吧。

还有本来这就太恐怖了根本不想去啊。

【哦,这样啊,我明白了】

刘备倒是意外的不再追问了。

嘛,虽然已经跟我约定要以圣人君子为目标了,不过她本来就是一个志在家里蹲的人,所以这反应也算是挺正常的吧。

【天人。关于大姐的事情我是赞成的。但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的事—?是什么呢—。我不知道诶—】

我装傻的回答。

【你这家伙故意装作不知道吗。我跟随大姐上过多少次战场,一直以来都是战功第一的,为什么现在不让我上阵!】

关羽生气的用大拇指指着自己问我。

【我知道的啊。所以我一开始就想把最重要的只有天才才能做到的任务交给关羽哦。但是,很遗憾出于某些原因不能让你去】

【只有我才能完成的最特别的任务吗。有什么不能让我去的原因啊。说】

关羽用恐吓的声音催促我。

【关羽曾经被曹操抓住过并且受到了她的厚待吧。你义气深重,我怕你想起那时的恩情,把曹操给放了】

我坦率的说到。

【原来是这个啊。天人真是太爱操心了。曹操确实厚待过我,但我已经帮她斩颜良诛文丑,收拾了那些曹操军对付不了的武将,已经报答过她了。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关羽高声说到。

【虽然关羽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是很不安。如果你把她放了,要受到什么样的责罚呢】

我托起手,看着关羽。

【好。如果我违反约定把她放了,那我就无条件的听你吩咐做一件事。就算叫你大哥也是可以的哦。虽然绝对不会发生那样屈辱的事态就是了】

关羽自信满满的说到,翘起了鼻子。

【我明白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交给你吧。关羽领五百士兵,在华容小道高处推积柴薪放起一把烟火。曹操看到烟必然会过来】

【你傻吗。曹操看到烟就知道有伏兵了,怎么会来】

【她会来的。就跟长坂那时一样。曹操善于看穿敌人想法,她看到烟反而会认为我们在虚张声势。所以,到时你绝对不要放过曹操哦。】

【真的吗?】

【是啊。如果她不来,那我也无条件的听关羽的吩咐做一件事。这样就公平了吧?】

我也跟刚才关羽所说的一样下了约定。

【我明白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好。我就相信天人吧】

关羽点点头。

【好。这样事情就布置完了。那么,我们就各自快点行动吧!】

我拍了拍手,让大家解散。

关羽、张飞和赵云争先恐后的离开了帐篷。

【喂,等等啊,天人】

在大家都离开后,刘备小声的对我说。

【什么事?刘备】

【虽然关羽是那么说了,但恐怕曹操真到了的时候,还是会放过她的。关羽很重情义,曹操又油嘴滑舌的,也许关羽真的会下不了手呀。】

刘备表现的像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姐姐一样。

【嗯。我知道的。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留了一手】

【留一手?】

【刘备大人!孔明大人!我是徐福。我可以进来吗?】

刘备刚想问我的时候,从帐篷外面传来了喊声。

【哦哦!徐福。可以啊,进来吧】

【失礼了。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走进帐篷的徐福问到。

【嗯嗯。有件事想要拜托给徐福。希望你能带剩下的一千士兵等候在曹操逃跑的最终地点南郡。见到狼狈的曹操到来时,绝对不要放过而生擒她。动作一定要快,不然曹操的援军赶来就糟糕了】

现在就杀了曹操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如果杀了她,她们军团内部肯定会爆发继承者纠纷,而新任的继承者为了服众,必然会先来征讨我们吧。若是和拥有强大国力的魏军相冲,就算没有曹操我们也绝对不可能是对手。

就算如此,我也认为像三国志那样放过曹操是不对的。原来的孔明说“我夜观天象,发现曹操阳寿未尽”这样模糊的理由而放过了曹操,然而就我所知,在后面的三国志剧情中刘备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一次杀死曹操的机会了。从结果来考虑,这个时候必须要对曹操做些什么才对。

因此,知道三国志历史的我绝对要在这里抓住曹操来和魏军进行谈判。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我刚才在来的时候碰到关羽,她高兴的对我说“我得到了在最后时刻抓住曹操的超重要任务哦”?】

徐福似乎在担心着关羽。

恐怕徐福是在担心自己抢了关羽的功劳吧。

【当然,要是关羽能抓住曹操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姑且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才准备了这手。嘛,如果没轮到徐福出场就先说声抱歉了】

我解释到。

【我并不是为了出名才侍奉刘备大人的,您不必在意。若是关羽大人能立下大功,我肯定会为她歌功颂德的】

徐福笑着说到。

当初能够阻止她投降曹操真是太好了——

那之后过了两日,在周瑜指定的仪式时间到来之前,我都在帐篷中休息。

那一天,正在假寐的我听到了手机设定好的闹钟响了,便翻身起床。(译者:核动力手机吗)

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虽然手机的时间照着日出的时刻适当调整过了,是有一些偏差的吧,不过现在肯定是处于一更的时间了,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仪式。

我来到阵地,首先向刘备借了几个打下手的士兵。然后带着之前庞统说过的仪式道具来到了一个小山丘。

而庞统(变装成很丑的样子了)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

【哥哥,你来了呢】

庞统一副歪瓜裂枣的脸像是仆人一样的站在我的旁边。

【周瑜说要在三更起风,没有问题吧?】

我姑且小声的向庞统确认到。

天空万里无云,群星闪耀,连一点风都没有。

而能够在这个情况下招来风,庞统真是了不起。

【当然呢。这仪式只要三十分钟就足够了。】

庞统点点头。

【好。那就开始准备仪式吧!】

虽然我很嚣张的宣言着,其实只是把和庞统暗中说话的内容转达给左右的士兵们而已。

【首先,在东西南北四角堆起红土,制作出风神的祭坛。】

一个宽五平方米,高一米的祭坛砌了起来。

【然后在祭坛上插上七把颜色的旗子。东边是青色,西边是白色,南方是红色,北方是黑色。每一把旗子都象征星相,这样就集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幻兽了。】

说实话其实我不是很明白这有什么意义,不过听到朱雀啊青龙啊那沉睡在我内心的中二魂又燃烧了起来。

之后,又设置了一个香炉,让士兵们穿上了道袍后分配在祭坛左右,在二更将要结束之时,一个具有东方特色的散发着神秘气氛的仪式场所就完成了。

【好,只需要三十分钟即可完成仪式的话,那就是差不多到三更开始时就会起风了吧】

我看了看手机确认时间。

【是呢。那就马上开始了哦?】

【嗯嗯。开始吧。我真的只要站在这里就行了吗?】

【哥哥只要在内心祈祷风会来就好了呢】

庞统点点头。

【那么,就开始仪式吧!请各位不要擅自离开原位,也不要说话!更不能大惊小怪】

我发出最后的命令,便合掌而立了。

如果没有东风,赤壁之战就无法取胜。

如果不能取胜,我们就会被曹操杀死。

那就无法让刘备成为理想的君主了。

所以我在认真的祈祷着。

……

……

……

然而一点效果都没有。

也许是我一直站着从而感觉时间变慢了吧。

我张开眼,拿出口袋里的手机一看,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了。

嘛,还算是在误差的范围内吧。

……

……

……

【……好奇怪呢】

庞统低声说出不吉利的话语。

【怎,怎么了?是我的祈祷方式不对吗?】

我慌忙张开眼睛。现在仪式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

我都以希望考试能合格的态度祈祷了,难道还是不够努力吗。

【不是呢。这是由于某些外部因素的影响造成的呢。看来这是要妨碍鄙人的仪式呢】

庞统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说到。

【妨碍吗。难道是曹操?!难道是我们的作战计划暴露了?!】

若是那样就完蛋了。必须得马上进行撤退的准备。

【不是的呢。这个气息来源的方向是南方。也就是说——是吴军的阵营呢】

庞统抽了抽鼻子回答到。

【吴军?!不可能。要是招不来风那她们也会完蛋的,为什么要妨碍我们啊!】

我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刚才,哥哥说了“周瑜要求三更的时候起风”吧。那周瑜有没有说延迟了的话会怎样呢?】

庞统想起了这句话对我问到。

【说起来若是延迟了我就会被军法处置杀掉了……啊,是这样啊!她们想要杀了我所以才会来阻碍仪式啊!】

我意识到了真相,咬紧了下唇。如果没能在时间范围内招来风,就会让周瑜得到杀我的借口了。

【正是如此呢。她是要妨碍我们,然后由她们来自己做这个仪式呢】

庞统咬了咬牙。也许是咬的太用力了吧,一颗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黄色牙齿掉了下来。

【可恶。吴军有会使用妖术的家伙吗?!这可不是我所知道的三国志啊!】

我冲动的大叫。

【鄙人知道呢。在吴地能够使用道术的人,是于吉呢】

庞统稍微思索了一下说到。

【诶诶?!于吉不是应该被讨厌妖术的孙策杀了吗?!就是孙权的兄长啊!】

我回想记忆后叫到。

【鄙人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看来并没有杀而是把他藏起来了呢。真对不起,我没能查出这个情报。由于鄙人被冷落了,所以没能查出被孙权她们周密隐藏起来的情报呢】

庞统抱歉的低下头。

虽然混杂了之前对三国志的情感,不过我果然还是觉得吴国是垃圾啊!

【这不是你的错。话说回来,庞统,你能胜过于吉吗?】

【于吉说到底也就是只能用些歪门邪道的术法来蛊惑民众的杂鱼而已呢。从术者能力上来说我当然是要比他厉害的呢。……但是,搞破坏的人却并不需要太大的实力就能达到目的,这是世间的真理呢。我无法允诺能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仪式呢】

庞统为难的说到。

【有没有我能够帮上忙的事情呢!除了祈祷以外的!】

我焦急的问到。

【有的呢。一般来说,为了增强仪式的力量需要为神明献上贡品,比如伴随着音乐跳舞,如果有巫女和乐器的话——】

【有的哦】

看到一脸难色的庞统,我立马回答到。

【真的吗?!】

庞统欣喜的叫到。

【嗯嗯。我来跳】

【哥哥吗?!但是,舞者必须要是纯洁的人才行——】

【我是处男啊!没问题的!】

【是,是呢。但是,音乐该怎么办?!乐器一下子可准备不出来呀?!】

【就算没有乐器,但是我有这个!】

我拿出手机放在了地上。

打开音乐列表选择曲目。

适合我这个宅男跳舞的曲子可不多。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个曲子点击“播放”。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嘿呀——!】

手机马上响起了洋溢着世纪末莫西干风味的爵士乐。以前老师说过这可是俱乐部和迪斯科厅在炒热气氛时经常放的音乐,虽然我也不太明白详情。

【哥哥你也会使用妖术吗!为什么不早点说呢!】

【这不是妖术啊!嘛算了!总之,开始跳了!】

我一边喊着一边开始跳了起来。

『荒野奔走一阵风!马蹄雷动震长空!无物可阻!无人可挡!』

虽然原曲是外国的金属音乐,不过由于孔明先生的翻译技能让我听起来是日本语。

话说回来,原来这歌词是这种意思吗。

这内容比我想象的还要符合战场的气氛呐,我开始兴奋的跳起来。

『冲在前面的男人!终有一天会统领四海!但现在只是一个糙汉子!』

当然,我可不是喜欢才学跳舞的。

体育课有舞蹈考试,我只是逼不得已才记住这些动作的而已。

当时可是让我害羞的想死了,不过现在可是帮上了大忙,真让我觉得舞蹈能成为一个必修课实在太好了。

文科省,我感谢你。

『威震雷鸣!将破坏与绝望撒向全世界吧!』

我摇着头踏着脚步跳着舞。

【做得好呢!请更加用力一点呢!】

庞统高兴的叫起来。

『燃烧吧!燃烧殆尽吧!这是消毒啊!撒,混蛋们!冲啊!勇者们!前进啊!继续前进啊!』

我继续跳着。

毫不在意士兵们惊讶的目光,我全心全力的在跳着舞。

『夺取吧!全部夺取吧!修正这个世界!站起来,同伴们!让宴会开始吧!名为战斗的永远的宴会!多少次!无数次!』

我不断的在摇晃着身体。

『枪不够,再拿来!嘿呀呀呀呀呀呀!』

【还差一点了呢!再加把劲呢!】

『我们是战士!哈哈哈!就是死了也要在地狱屠杀!』

快喘不过气来了。

『杀啊!冲啊!这是本能啊!摩托车们!冲啊,勇者们!上啊!都给我上啊!』

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血啊!内脏啊!这是大胜利啊!摩托车们!冲啊,勇者们!上啊,直到心脏停止跳动!歌颂杀戮吧!』

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停止。

『我们只要高声大笑。嘿呀呀呀呀呀!』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听到了吗声音越来越大了啊?哈哈哈哈!』

【成功了呢!】

庞统大叫到——

『这嚎叫即将吞噬世界!』

此时旗子飘扬了起来。

起风了。

【居然连天气都能操纵!】

【孔明先生真乃神人也】

参加仪式的士兵们都露出了敬畏的表情。

【哥哥!成功了呢!】

【哦!不愧是庞统哦!】

我激动的和庞统抱在一起。

疾风拂过渗出汗水的脸庞,感觉真是太好了。

【话说回来你这曲子真不错呢】

【是吗?虽然我觉得这跟我想象中的神乐节奏要快得多诶】

【风神大人可是喜欢节奏激烈的乐曲哦。没问题的呢】

【是吗。……接下来就在阵地那边休息吧。呼】

我喘了一口气,停下了音乐,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看起来不行呢】

庞统指向山丘的低点。

朝那边一看,发现有几百个吴军士兵在全力的登山朝这边跑来。手上都拿着剑和矛和弓箭之类的,全都是杀气满满的武器。

【为什么啊?!我可是借来风了啊!刚才我都看过了,距离三更结束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啊】

我再次拿出手机确认时间,果然没有错。

【毕竟以更为单位来计算太微妙了呢。虽然吴军这些家伙多少会觉得有点勉强,但她们认为只要趁战争之乱时先杀了哥哥,之后再慢慢找借口就好了呢】

庞统冷静的说到。

【居然这么想杀我吗?!】

确实在我知道的三国演义中,周瑜是想要杀掉孔明的,但我只是一个假货啊。既然是一个英雄我也希望器量和普通人相比能有所不同呀。真是的。

【小人是不能容忍比自己优秀的人呢。哥哥就是这么厉害的人物呢】

【这什么话。虽然听起来很高兴—】

【总之现在快点逃吧。船只姑且准备好了吧?】

庞统指向吴军相反的方向。

那里是一个小港,停留着为了放火而假装降服曹操的二十艘伪装船只。当然,它们全部都挂着白旗。

【是呀。那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就找点借口糊弄过去吧!】

【明白了呢!】

我跑下了山丘,庞统目送我离开了。

忍受着刚才激烈跳舞后的全身酸痛感,我冲上了准备好的船只。

此时船只也离开了岸边。

我害怕被弓箭射到,于是继续冲进船舱中。

【哎呀!】

我的脸被一团柔软的东西包围住了。

在混杂着硫磺和稻草臭味的空气中,我的鼻子闻到了一股桃花的香气。

这个香气的主人是——

【刘备!】

看到这个躲在稻草堆中偷看的人我不假思索的叫了出来。

【你在摸哪里啊笨蛋!快点走开啊!】

脸红的刘备把奋力把我推开了。

【对不起……不是啊!作为总大将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这里太危险了啊!而且你还没穿着铠甲!】

我中断了自己的道歉,重新整理状况后向刘备逼问到。

【我最初也想着要跟你说的一样在本阵等待啊。本来我就不想动,让我等待就行真是一个轻松的工作呢】

【那为什么……】

【那是因为我想起了和你的约定啊!如果是你所希望的圣人君子的刘备,那这个时候就应该跟前线的将士们同甘共苦才对吧!不行吗?!】

刘备本来就发红的脸现在更是蔓延到了耳根,似乎恼羞成怒了。

【……既然这样那也没办法了。那不要太过勉强哦。要是君主太过任性,臣子也会受不了的】

在刘备已经变得有干劲时,我却没有注意到她将会采取的行动,所以我还是原谅她了。

【啊啦,天人不就是喜欢这样的我所以才选择我做君主吗?一直遵守命令的人可是连士兵都当不了的哦】

刘备得意的说到。

【你还真敢这么说。那么我也想要得到一个超乎想像的令人震惊的报酬了哦。我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背后又痛的要死,如果报酬还是像长坂那样摸摸头的话,我可是会严词拒绝的哦】

我开着玩笑说到。

【好啊。那你就好好期待吧。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超乎寻常的报酬的哦】

刘备自信满满的说到,露出颇有深意的笑容。

【是吗。那我就期待着哦】

我也笑着回应。

【那么?为什么你会来乘船啊。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一个能打的武将啊】

【啊啊。那是在山丘上祈祷时,看到吴军的士兵们蜂拥过来想要杀我,我才逃跑到这里的。这多半是周瑜的指示吧。看来是起风之后就认为我没用了吧】

我这么说道耸了耸肩。

【真的吗?那帮家伙真的是太腹黑了啊】

刘备皱着眉头说到。

【你好意思说这种话吗?】

虽然吴军确实很过分,不过刘备也是做过想把刘琦当作牺牲品啊,骗取吴军的船只啊的行为,不论怎么想她也没有批评别人的资格吧……

【算了。话说回来关键是火计。火计呢。现在才是关键时刻吧。就让我们在特等席上观看曹军那帮家伙慌张的样子吧】

刘备含糊的混了过去,走出了船舱。

【逃跑了吗。啊,你站在前面就会暴露了,姑且先退到我后面藏起来】

【我知道了呀】

我也跟着刘备走出了船舱,来到了甲板上。

我们所乘坐的船只不仅有人力划船,还张开了帆,受到强风的推动,船只快速的朝曹操军的船队冲去。

无数军船像是算盘一样并列在一起的场景真是蔚为壮观。

曹操军船上的士兵们并没有阻止我们,而像是看热闹一样眺望着。

现在离船只撞上还有八十米的距离。离点燃着火的时刻还有五十米的距离吧。

【喂!喂!等等!那艘船等等!】

从曹操船队的缝隙中,一个中年女性驾着小舟划了出来。

【你是哪位啊—!】

【我是文聘!你们不能再靠近了!停下来!】

文聘要检查我们的船只。

看来曹操终于在最后警觉到了,所以才派了这个家伙出来吧。

不过,就连我也无法阻止了。

而且我也不想阻止。

毕竟现在距离点火点不足三十米了。

【你在说什么呢?我可是诸葛孔明啊!我按照约定夺取了刘备军的粮草要献给曹操大人啊!】

我装傻的说到。

【这就是曹操大人的命令!停下!我只是要检查货物!】

【这可不行啊!战争已经开始了啊!事不宜迟!要是拖拖拉拉的会被吴军追上的啊!你这家伙是想让我和曹操大人的计划付诸东流吗!】

我装出悲痛的声音喊道。

【诶诶!够了!你们!都给我放箭!全力阻止那艘船过来!】

文聘向周围的军船喊道。

【但是……】

【就算你这么说,可是?】

【而且文聘大人你持有曹操大人的命令书吗?】

不过,正在看热闹的曹操军士兵们都露出犹豫不决的表情。

【我确实没有!因为这是紧急事态啊!】

【那就恕我们不能接受了。我们是受到曹操大人的命令在这里迎接孔明大人的】

【她说的对。如果我们违反军规是要受到处罚的】

士兵们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魏军们都绝对服从曹操的命令,因此统率力很强。看来这一点是无法通融了。

这也算是庞大军队的缺点吧。

【唉!够了!我文聘一个人也要诛灭敌贼!】

文聘拉起弓。

真是令人意外。

在演义中被黄盖一下子射倒的杂鱼居然会做出这么像英雄的举动——

咻!

叮!

刚听到风声,箭矢就掉到了我的脚下。

我的背后僵硬了。

【是不是很庆幸有我在这里啊?】

手持双剑的刘备对我笑道。

看来是刘备保护了我啊。

说起来,文聘在游戏中的武力值还是挺高的啊。

【——放火!】

我大叫到。

听到我的命令,二十艘船中的十八艘都喷出了火。

我的船也喷出了火,首先拿来练手的就是文聘的船了。

【啊啊!曹操大人!真是对不起!】

文聘脱下铠甲跳入江中。

【怎,怎么办!】

【总之先拿起武器——】

军船上的曹军们慌忙拿起武器,但已经太迟了。

东风变得更强了,曹军士兵都没有做出像样的抵抗,我们燃着大火的船只就冲入了敌军船队中。

火势一下就蔓延到了敌人的船上,并不断扩张开来。

而被铁锁连住的敌船根本没法逃跑。

【全体人员都游向避难船!】

我们的十八艘船上的船员都一齐跳入了江中。

我也深吸一口气从船上跳了下去。

冬天寒冷的江水包上了我背后的伤痕。

游了大概十米后,我马上就被在后面等待的避难船的水手们拉了上来。

【刘备!你没事吧?】

我朝跟我差不多同时游到船边的刘备伸出手。

【还好吧……。哎哟。真是的。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呀。】

刘备这么说着拧起头发的水来。

水珠顺着发尖滴落到她的胸脯上。

湿透的衣服描绘出了刘备曼妙的身材,让她的身体显得更加有魅力了。

【你在看哪里啊。色狼】

刘备狠狠地盯了过来。

【没有没有,那个果然这个时候胸部是会凸显出来的嘛】

我这么说着尴尬的移开视线。

【真是的。都这种时候了还能说这么色色的话题天人还真是某种意义上的厉害呢。——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

【总之,我们姑且是不能回阵地了。想必吴军的士兵已经在那等着我们了吧】

我考虑了一下回答到。

【那就只能前进了吧。现在的长江都是吴军的士兵,所以还不如先登上对岸,跟埋伏曹操的友军们汇合还安全些吧】

刘备点了点头。

【说的对。都来到这里了也就只能前进了。】

红莲之火不断的蔓延开来,无数在我们面前燃烧起来的船只正可谓像是“赤壁”一样。

进退维谷的敌兵们毫无办法只能跳江,无数的人消失在夜晚的水面上。

我们为了不被火焰波及而离开了犹如地狱一般的敌军船队,迂回朝着曹操军阵地所在的对岸划去。

在我们后面而来的吴军船队不断的俘虏着敌兵,也杀死正在抵抗的敌人,在战场上大展神威。

【找到了!那就是曹操所在的船】

我指向前方。

比其他的船更大的曹操的旗舰,就像是事不关己一样的想要从容的离开战场。虽然吴军的战舰想要追击,但由于敌人早有应对恐怕是追不上了。

【诶?这是为什么。它既没有被铁锁连住,也没有着火!】

刘备惊讶的叫到。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确保退路而准备了没有用铁锁连起来的船只吧。真不愧是曹操啊】

真是值得钦佩的敌人。即使拥有压倒性的优势,却也不会怠慢发生意外时的准备。果然,要打倒曹操不是这么简单的。

【切。我就是对那个绝壁平板的家伙的这种小聪明非常不爽哟】

刘备砸了咂嘴不高兴的说。

【嘛,这跟我们计划的一样顺利哦。曹操惊险的逃脱了吴军的追击,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抓住她了。】

如果曹操在这里死了,那就是另外一种层面上的糟糕了。

【确实是呢!我们就继续追击曹操吧!想象那个一直不可一世的家伙在我面前痛苦流涕祈求活命的场景就让我兴奋不已呀!】

刘备露出邪恶的笑容。

(……我选择这个家伙真的好吗)

心中怀着这一丝不安,我们保持着与曹操以及吴军船队一定的距离不被发现,继续追踪着曹操的旗舰——

(真是干的好啊!——诸葛亮!)

站在旗舰上的曹操,漂亮的脸蛋都气歪了,咬紧牙齿看着前方升起的浓烟。

自伪装的船只冲入船队后,后面的战舰接二连三的赶了过来,看来那也是火计的准备之一吧。

贫穷的刘备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战船的,那些船应该是吴军的吧。

不,这些都无所谓了。

全部都太迟了。

耳边不断传来船只冲撞而破坏和火药爆炸的声音。

就像是正月时在宫殿燃放的烟花爆竹一样。

而现在比那些烟花要大几十倍,不,是几百倍的声音犹如诅咒一般向曹操袭来。

(居然甩掉了我第二次伸出的邀请,这是自关羽之后的最大屈辱啊!关羽也好,诸葛亮也好——为什么都要帮那个愚蠢的女人啊?!)

一想到那个刘备得意洋洋的样子就让曹操怒火中烧。

自己至今为止从来没有输过,现在居然会输给那个只有胸大可取的混女人吗。

【曹操大人!这是火计呀!】

【受到风力的影响,火势迅速的蔓延开来,战舰接二连三的烧起来了!】

【我们尝试要切断锁链,但是铁锁太坚固了实在没有办法!】

传令兵们传来的都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情报。

【这都没有用!传令各军迅速舍弃装备跳入江中,再竭尽全力游回陆地上的营地!】

曹操怀着焦虑大喊道。

【可是我们的士兵大部分都不会游泳啊!】

传令兵悲痛的说到。

【那就破坏船只拿木板当作浮具,又或者拼死的破坏铁锁,还是有很多办法的吧!这种事情你们自己判断吧!】

处于底层的士兵们遇到突发的火攻都陷入了混乱,几乎无法思考了。

也许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毕竟,曹操就是这么训练士兵的。

只要求掌握着指挥权的优秀将官能思考就可以了,作为手脚的士兵们只需服从即可。

【曹操大人—。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的船依照曹操大人的命令没有连上铁锁—,随时可以撤退哦—】

跟随曹操出生入死多次的许褚此时冷静的说到。

而这个事实多少有些帮助。

【是呀。我们就撤退吧。为了让船尽快的行动就需要熟悉水军的人。把处于惩罚室的蔡瑁和张允放了。然后,把蒋干带到这里来!】

【我明白了!】

许褚听到曹操的命令迅速行动起来。

不久后蔡瑁、张允和蒋干都被绑着带到了曹操面前。

【由于蒋干中了诸葛亮和吴军的计策,让我误认为你们串通吴军而逮捕了你们。因此现在我放了你们】

曹操拔刀亲自切断了蔡瑁和张允的绳子。

【啊啊,太好了】

【我们还以为曹操大人彻底相信了那个诸葛亮的话……】

蔡瑁和张允安心的吐了一口气。

【不论是谁我都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他。你们看。虽然几乎所有的船都连上了铁锁,但只有这艘船是没有连上。我经常会设想到最恶劣的情况,并为此做好了准备。我知道你们有不满,但就让那些事情过去吧,现在能为了我率领船队吗?】

虽然是一个疑问句,但她们可没有拒绝的权利。

不论怎样要是被吴军抓住,蔡瑁和张允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是,是!我明白了!】

【在下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待!】

蔡瑁和张允颤抖的点头。

【那就拜托你们了。那么,蒋干,你有觉悟了吧?】

【不,不是!我只是被周瑜那个女狐狸骗了——】

蒋干身上穿的从曹操那里得到的锦罗衣物已经被汗水和泪水打湿了,她奋力的摇头辩解到。

【罪名就是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