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地狱 上(Ein篇)

序章

无间地狱 上(Ein篇) 序章

轻之国度自录组录入

图源:yuyuko

录入:狂奔

校对:狂奔

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信息

……我要被杀死了……逃不掉的话就要被杀死了。

追上来了…………又黑又冷的枪口以及那更黑更冷的瞳孔……

逃不掉的话就会被杀死……然而,根本无处可逃。

追上来了。从四面八方追过来了。

我该……怎么办?

……肯定会被杀死的…………逃不出去的话肯定会被杀死的。肯定会被杀死的的,会被杀死……

我突然从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劣质的水泥天花板。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我慢慢地直起身,发现自己穿着西式睡衣一样的衣服,睡在一张刚硬的床上。环顾了一下四周,我看到旁边站着一个个子不高的女孩。

(年龄应该跟我差不多吧?)

女孩一言不发,那双如东夜的湖水般又黑又冷的瞳孔正紧紧地盯着我。

(她是谁呢……)

我坐起来,重新打量着她。

“你醒了?”

寂静的空气中,女孩以沉着的口气问道。

我迷茫地点点头,这时才发现屋子里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很瘦但个子很高的银发男人,还有一个是穿着红色西装、目光严厉地看着我的浅黑色头发的女性。两个人看起来都像是外国人。

“Goodmorningboy.Howareyou?”

银发外国人用英语跟我说话。他看我的眼神很不礼貌,语气中带着些戏谑。

女人没有说话。似乎是在鉴定我的优劣吧,她紧紧地盯着我,仿佛要把我从头到脚都看穿一样。

“……Ok,’Phantom’.”

银发男人对刚才的少女说道:

“Let’sstarthistest.Don’tbetoohard.”

“Yes,master.”

两人好象是在用英语交谈。他们说得很快,我没听清楚谈话的内容,但是男人好象叫那个女孩为“Phantom”。那是她的名字吗?

对话完毕,女孩走近我,把一把刀放到了我的手上。这是一把看起来很像在军队里使用的厚重军刀。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站起来。”

女孩催促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右手上也握着一把同样的刀。

“喂,你究竟想……”

就在我的话刚出口的瞬间,少女手上的刀便像闪电一样劈了过来,从我的鼻子前呼啸而过。如果稍微晚躲一秒钟的话我就……

“如果还不想死的话,就拿出真本事来吧。”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完全不明白。是在向我宣战吗?)

(这把刀又是?)

(而且话说回来,这里到底是哪啊?)

(为什么我必须接受这个女孩的挑战呢?)

我一跃而起,背朝女孩寻找逃跑的路线。有没有出口呢?门?或者是窗?

还没等我好好观察周围,背后就传来了一股杀气。看来她是认真的,动作简直快得惊人。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时,我终于想起来了。

……对了,这是刚才那个梦的继续吗?我现在仍然身处梦中吗?追上来的黑色瞳孔……正是眼前这个女孩的双眸。那么,我就没有犹豫的必要了。因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总之,还是先考虑如何逃跑吧。如果逃不掉的话……就只有杀了她。只能杀了她,杀了她……

不过,我该怎么做呢?看得出来,她的刀法十分娴熟。不管怎么想我都没有一丝胜算。

就在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耳点传来了银发外国人的偷笑声。这么说来,我想起刚才他好象用英语对那个女孩下达了什么命令。既然这样的话……

我一边测量着间距,一边慢慢地像旁边移动。女孩站在原地,游刃有余地架着刀,身体随着我的移动不断地变换着方向。

视线的余光,已经可以看到那个银发的外国人了。只要一瞬间就可以,只要能分散那个女孩的注意力的话……看来,这是取胜的唯一方法。

考虑周全后,我的目光转向了那个银发外国人,伴随着一声大喊,我做出要将刀掷向他的架势。

和我想的一样,在那一瞬间,女孩有些动摇了。

她摆出了一副要前去保护那个男人的姿势。我所希望的破绽出现了。

(就是现在!!)

我保持掷刀的架势,突然向女孩扑了过去。

紧接着两人一起滚在地上,我死死地按住倒在地上的女孩。

可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感到恐惧呢。就算是在梦里,可毕竟是要杀人……

下一个瞬间,我手中挥起的刀像有意识一样,朝着女孩砍了下去。

刀砍到了女孩的右手腕上,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咚!!

随着一声闷响,女孩以依然仰面倒地的姿势打出了一记强劲的上钩拳,直接命中了我的下巴。

像要把脖子震断似的冲击,从下巴直飞上头顶,随即我的眼前一片空白,就在这时,耳边又穿来了银发外国人兴奋的声音。

“’Zwei’……Youare‘Zwei’”(注:德语中的2)

什么?他在说什么?

(那是你的名字。)

突然我听到了女孩的声音。那个目光哀戚的女孩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是‘Zwei’……)

Zwei?那是什么?什么意思?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3个人表情各异地看着昏倒在地的少年。

“怎么样?Miss.玛昆内。你不觉得他是一个很难得的人才吗?这个少年并没有受过任何训练,也不懂得什么战术。仅仅凭着求生的本能,就采取了那样的行动。真是个天才啊。他拥有只有在穷途末路之时、性命攸关之刻,才会被激发出来的潜能。”

可能是因为兴奋的缘故吧,银发外国人说话突然变得少有地流利。

“他正是为加入‘Inferno’而生的人。”

“……虽然如此,不过他会答应吗?”

刚才一直都很沉默的浅黑色头发的女人————克劳蒂娅·玛昆内,脸上带着一丝疑惑的表情,向银发男人提出了疑问。

“世上没有拒绝孵化的蛋,也没有拒绝发芽的种子。这不是意志的问题。”

“……是指你那精湛的洗脑技术吗?”

克劳蒂娅的声音像是含在喉咙里一样喃喃自语。

“没错。非常完美。催眠和药物处理已经完毕。他拥有常识和判断力,只有关于自身的记忆都被封存了而已。他可以说话,也知道眼睛看到的东西是什么。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他自己。名字、家人、朋友……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是洗脑的最佳状态。”

银发男人好象对自己的技术很自豪,兴致冲冲地接着说道:

“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理解。Miss.玛昆内,这是我对他的恩赐。他正好在案发现场,本来是应该被灭口的目击者。可是我想给他一次实现美好人生的机会。你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吧?”

“……独自的旅行者,未成年。不过他是日本人,那个国家的媒体是很麻烦的。”

“我已经派人把他的出入国记录消除了。现在谁也找不到他了。绝对机密,万无一失。”

“……很好。赛司博士。这个少年就交给你了。不过,有是Ein(注:德语中的1)有是Zwei……你给学生起名字的时候,就不能好好动动脑子吗?”

留下这样一句话,克劳蒂娅便离开了屋子。银发男人冷笑着目送她的背影离去。

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切不过是个梦而已。我一边这样期盼着,一边抬起了眼睑……或许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幻觉而已吧。还是同刚才一样的屋子,一样的床,一样味道的空气。唯一不同的是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我的头很痛,身体的关节也很通。的确像是被殴打后昏迷的迹象。

(……对了,刚才我被追杀了。)

我坐起来,发现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我还活着。

不过,这里是哪里呢?冷得要命。我身上穿的好象是医院里用的检查服之类的服装,根本无法御寒,然而,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医院。我现在所在的这间屋子,真的是很煞风景。墙壁和地板的水泥都剥落了,窗户的位置很高,因而看不到外面,让人感觉怪怪的。而且,出入口只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这里是……废弃工厂之类的地方吧。透过玻璃早已碎掉的窗户,夜晚的寒气毫不留情地吹了进来。

“在这里坐着不动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吧。”

为了激励自己,我故意把自己的想法大声说了出来,并开始行动。

因为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缘故吧,我踮着脚尖走在冰冷的地板上,很容易地就穿过了屋子。不一会就走到了建筑物的外面。

我被眼前所看到的荒凉景象惊呆了。除了这座废弃工厂,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根本就没有称得上是建筑物的东西,完全是一片荒野。甚至可以看到远处的地平线。

……这样的景象,我只在电视上见到过。不管从哪里看,这里都不像是日本。

“你醒了?”

背后传来了似曾相识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说话的人,就是那个刚才想要杀我的,瞳孔又黑又冷的女孩。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再对你出手了。”

依然是平静的、几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口吻。这次她手中拿着的不是闪着凶光的刀,而是带毛衣领的防寒服。

“你先把这个穿上。”

我接过这个看似可以抵御寒气的防寒服,一边穿一边问她说:

“你是……”

“我没有名字。”

没等我开口继续问下去,她就自己低声地喃喃道:

“你就叫我Ein吧,别人都是这么叫我的。”

我一时语塞,本想继续追问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刚才,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顿了半晌,我脱口而出的却是这个问题。我觉得她并不是单纯地开玩笑或者恶作剧。因为,看得出来,那时她……Ein是带着很明显的杀气挥刀向我砍来的。

“为了测试你的能力。”

“……能力?”

“你的身上,具有与生俱来的能力,杀人的能力,生存的能力,作为一个暗杀者所需要的能力。”

这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哈哈……你不要说这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你究竟有什么根据呢……”

“你不是想要杀掉我吗?”

“那是……”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现在想想,我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那个时候,我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我只记得当时不顾一切地拿刀砍的情景。虽然是自己经历的事情,可是现在想想就像是在回忆别人的事情一样。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遇到那样的情况,肯定会非常恐慌。会想要搞清楚自己所处的处境,然而当人处于一片混乱之际,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被杀掉了。可是你不用,你不是先搞清楚状况,而是先解决状况。这就是你的过人之处。”

“什么啊……胡说八道。”

“不过,至今为止,你确实没有发现过自己的这项能力。生活安稳的时候是不会了解自己的极限的,因为这种能力只有在身陷危险时才会被发掘出来。”

“所以,你才让我拿刀?”

仅仅是为了证明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

“没错。”

“真是岂有此理!差一点点我就死了!”

“是呢。”

我暴跳如雷,将内心的愤怒完全释放出来,而Ein却无动于衷。看到她这样的态度,我更加气恼了,不过我感到的更多的是一丝困惑。难道她没有一点感情吗?

“……你什么都不在乎吗?不怕死吗?”

“因为我是以杀人为生的。杀不死对方之时,就是我的丧命之日。”

Ein口气毫不迟疑,很干脆地说道。以杀人为生……?突然,我想起了刚才在这里的银发外国人,那个对她下达命令的男人。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杀手。”

回答得很干脆,毫不避讳……看来她是认真的。Ein有多大呢?虽然给人的感觉很像大人,不过怎么看都只是个孩子。这样一个可以称得上是花季少女的孩子竟然是杀手?果然还是开玩笑的吧?虽然我很想一笑了之,可是我做不到。拿刀杀我时Ein的样子,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时的恐怖,真的无法忘记。

“……那么,你为什么要测试我呢?”

“想让你也成为杀手。Zwei。”

“你在胡说什么……为什么我也要做那种事呢!?”

“为了让你活下去。”

Ein的回答很简短。好象是极其理所当然似的。

“你是Zwei,第二个我。所以你也必须以杀人为生。”

“请不要用这么奇怪的名字称呼我!”

我十分着急,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波澜,向她怒吼了起来。

“我有自己的名字的,我叫……”

……说到这,我一下子语塞了。为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了?为什么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来了呢?

“……我的……名字是……”

“没有了,你不用想了,再想也没用。你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荒谬的事……自己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在这之前我在哪里?从那张硬床上醒来之前的事情,我一件都想不起来……我能说话,也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可是,这样的常识我是在哪里、是怎么学到的呢?

“……是你干的吗?”

刚才Ein说过,我的记忆“被消除了”。这不是意外事故,而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不是我。是赛司博士。我的主人,‘Inferno’的一员。是他把你的记忆消除的。”

“赛司博士……是那个银发的外国人吗?”

“因为你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所以本来应该被杀掉的。可是博士发现了你的能力,觉得让你死掉很可惜。于是就将你的记忆消除,让你开始了另外一段新的人生————作为暗杀者的人生。”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碰到这么倒霉的事……”

“……如果你想拒绝也可以。”

Ein的声音,此时比荒野出来的冷风还要冷。

“当时,按照最初的计划,是要在这里把你杀掉的。我的任务就是要杀死你。但是现在不同了。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在这里,将我的全部技能————一个暗杀者所应掌握的全部技能都传授给你。然后你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Zwei……我的分身。”

“我……我……”

我的眼泪滑落下来,落在干涩的沙子里,滚成了黑色的小珠。我甚至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失去了多少珍贵的东西,剩下的只有恐惧和孤独。自己的心仿佛被撕开了一个空虚的大洞……好深,好黑,我好害怕,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

“趁着还能哭的时候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吧。因为今后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这是梦。这肯定只是一场梦……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如果你觉得这样想可以获得一点安慰的话,那就当这是一场梦好了。不过,这可会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哦。”

PVTHON357MAGNUM(蟒蛇)

高精度的枪身,柯尔特的自动手枪中最高级的左轮手枪。具有射击专用枪的高命中精度,下部较重,缺点是具有普通枪的重粘性,需要很熟练才能使枪的性能得到充分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