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二章 “苏醒的记忆”

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二章 “苏醒的记忆”

——洛杉矶长滩机场·AM0:20

等候在Inferno派来迎接赛司博士的高级轿车后座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克劳蒂娅·玛昆内。

“辛苦了。”

“哎呀,哈哈……您亲自来接我,真是无上光荣啊。”

“今天你打了一个漂亮仗,这是应该的。”

平时克劳蒂娅总是对赛司的殷勤非常反感,赛司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这样对自己说感谢的话。

这其中好象包含了什么别的意思吧。赛司也察觉到了话里有话,于是他他自嘲地笑了笑。

“……真是个怪物啊,那个少年。”

“你满意了吗?”

“……算是吧。”

没有出声的克劳蒂娅,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不可捉摸。然而,赛司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那两个人呢?”

“我让他们两个乘坐标准舱回去了。给他们安排的时间和航班都不相同。两个人现在应该都在飞机上吧。Zwei要比Ein……早一点,估计黎明之前就会返回洛杉矶吧。”

欣赏了一会窗外的夜景后,克劳蒂娅缓缓地开了口。

“最近,在洛杉矶,我还有个任务想要交给你去做。”

“……我想目前行动的焦点应该是在东海岸那边吧。”

“不是麦格沃伊他们下达的作战指示……而是我个人的事情。”

赛司透过防弹玻璃向驾驶席看了一眼。司机看起来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内容,因为后座跟前面是隔音的。

“这样没问题吗?稍有闪失就会被认为是急功近利的独断行为哦。”

“正因为是不可预期的大功绩,所以才可以主动向上级邀功。如果接到命令才行动的话就没意义了……而且那样的话,反而会陷入被动。”

“原来如此。”

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之后,这项任务自然也就没问题了。赛司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

“拜托你了。”

“类似暴力团伙和黑手党的联合国。”

……记得克劳蒂娅曾经这样跟我解释过Inferno的含义。

可是为什么Inferno每次总是暗杀黑道的大人物呢?我虽然不太清楚,但也渐渐明白了。

Inferno好象是由全美国的本土犯罪组织联合起来成立的一个集团。虽说都是本土人,但也都不是泛泛之辈。Inferno的成员全都是各个组织的精英。他们都在一步步迈向顶峰,都是些有实力的年轻干部,但只是缺少登上最高权利宝座的机会。

他们不拘泥于老一辈所固守的旧习惯和成规。他们互相分享自身所知道的情报,避免抗争,以达到最大效率的共同繁荣为目标。对这样的他们而言,最大的障碍就是像今天被杀的卢西奥·瓦鲁萨尼之类的一手遮天的黑手党的老牌掌权人们。

于是,就有了Phantom的存在价值。

将老一代掌权人清理后,加入Inferno组织的人们就可以早一点取代他们的位置,出人头地就容易多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作为各个组织的新领导人睥睨群雄了吧。这样的话,Inferno这个组织就会发展成为黑手党权贵汇集一堂的一个网络……

当然,虽然我掌握了这个内幕,但也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对于处于组织底层的我来说,这只是遥不可及的神话而已。不要说我不理解,就算理解了,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

这时,我听到大门口传来轻轻的开关门的声音,好象Ein也回来了。

你回来了。嗯,我回来了……

类似这样的问候,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进行过。从特意悄悄地不发出声音走进屋子里这点来判断,就可以知道来者是Ein了。她也知道在屋里的人是谁。不需要说话、也不需要视线相对。像这样沉默的每天,就是在这个诺曼底大道旁的阁楼房间——两个人秘密的家里的日常生活状态。

淋浴间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过了一会停止了,空气中的湿气逐渐散发出了香气。

她现在应该像平时一样,刚淋完浴,正在擦身体吧。不必忌讳也无需害羞。我们就像完成任务回到狗屋的两只小狗一样。这样的关系,我们也已经习惯了。

……突然,我注意到,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我无意间回头,发现穿着睡衣的Ein,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我。

“……怎么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但Ein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没什么。”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阵沉默之后,Ein终于开了口。

“只是……觉得你很可怕。”

“唉?”

“没什么。不要在意。”

说着,Ein迅速转过身,躺到了床上。

是我听错了吗?不是的话,那应该是句不可能听到的话才对。可是,我觉得刚才Ein确实说过“可怕”这样的词。

在这3个月里,实际执行暗杀任务和进行相关的准备工作的时间加起来总共也不到三周。虽然如此,但并不代表着新人暗杀者和他的教练可以休息。在空闲的时间里,我会被Ein带到街上去。

走落的姿态、眼神、地铁和出租车的使用方法……混入人群的伪装技巧。

杀人技术之后,就是成为一个普通市民的训练。现在,我即使一个人在街上散步的话,也不再害怕,可以伪装得很好。对会话也很有自信,读写方面虽然还没能达到流利读报纸的程度,但是广告和道路标示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当然,暗杀术的课程还在继续补充授业中。毒药的知识、跟踪、监视、窃听的技巧以及对策。如果长时间没有任务安排的话,我们也会回到废弃工厂住几天,进行整天的战斗训练。从洛杉矶乘车过去大概需要2个多小时。在这个离高速公路很远,在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废墟里,即使猛放大炮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最近的特训内容,就将重点转移到了爆破目标和狙击上面了。

只要没有其他的安排,每天必须要开3个小时的车……这也是Ein规定的“自学科目”之一。因为对于洛杉矶市民来说,汽车是跟衣食住一样重要的生活必需品。想要在这个城市过普通市民的生活,就必须习惯跟走路一样平常的驾车。虽然我没有接受正规的训练,但是普通人的驾驶技术很快就学会了。与射击与格斗相比,开车没有对身体的摧残,所以对我是一种放松。

现在,我可以驾驶着老型号的大众高尔夫,在高速公路上以70英里的时速飞驰。在一侧有4条行车线的宽阔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车可以妨碍到我。即使超速飞驰,我也有闲暇去欣赏车外的景色。从旁边开着的窗户进来的风吹拂着我的头发,感觉非常惬意。虽然这也是被规定的训练之一,不过像这样在高速公路上悠闲地训练我并不讨厌。

轰!!

我那飘忽不定的思绪,被一声巨响拉了回来。随着耳边响起的排气声,一辆红色跑车从高尔夫的旁边呼啸而过。是法拉利。像那样趾高气昂的高级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并不稀奇,可是像那样快的速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时速肯定超过了150英里了……说不定能到250公里。而且刚才的司机好象是一个女人。虽然只有一瞬,但是我好象看到了她那飘逸的浅黑色直发。这时,我想起克劳蒂娅好象也是那样的头发。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胸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你好,Zwei。”

不是别人,正是克劳蒂娅。她一改平日冷静优雅的口吻,声音似乎有些发颤。

“我在下一个汽车餐厅等你。快点过来。”

她用带点恶作剧式的口吻说完后,电话就突然被挂断了。如果是偶然的话这个时间也太巧合了。莫非……

“好久不见了啊。”

我到了汽车餐厅的停车场后,立刻就发现了克劳蒂娅。只不过,她的车有点太眩目了。

“嗯……好厉害的车啊。”

法拉利F40。虽然是已经退出了王者宝座的上一个世纪的机器,但也绝不是一般的人物所能拥有的车。

“V8双涡轮478马力……习惯了这辆车的话,开其他车都会很不适应。偶尔开开这个,是我现在唯一的消遣。”

“今天莉兹没来么?”

“她受不了这么快的速度。”

(就算那样,也不能不带护卫出来吧。)

“怎么样?不想试试这部车吗?”

她带着调侃的口气对我说。怎么办?这可是极其少见的超级车啊。我自身也很有兴趣想坐坐这辆车……可是,我并不是来兜风游玩的。即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也无法进行练习。

“对不起,我要进行驾车的练习。”

“我知道啊。我当然不会妨碍你练习的啊。”

“……啊?”

这对我是极大的诱惑。难道……她是说让我来驾驶这辆法拉利吗?

我又看了一眼华丽的车身曲线。好美……不仅如此,越看越能感觉到其中所隐藏的那股力量。与众不同的品位,像荷尔蒙一样传递了过来。这种不可思议的兴奋到底是什么。我对这辆车……着迷了吗?

我产生了一种很久都没有过的可以称得上是欲望的冲动。这是在作为杀手备受压抑的生活中,几乎没有过的感情。所以我不想放手。我希望自己能抓住这份感情。鲁莽也好,愚蠢也好,现在我的心底确确实实地呼唤着这份感情。我想拥有这辆车。

“那我的车怎么办呢?”

“停在这里就可以了。我会在这里消磨时间的,所以你就尽情地享受吧。”

克劳蒂娅把钥匙递给了我。

在汽车餐厅中,有三双眼睛看着这辆红色跑车离去。其中一双是克劳蒂娅的,还有两双是两个东洋人又黑又冷的眼睛。

“这真是一辆顶级的王者之车。那个走运的驾车手不还是个小鬼吗?”

虽然是东洋人,但是体格很好,像熊一样的一个男人跟克劳蒂娅搭话道。

“资质跟年龄应该没有关系的吧?”

克劳蒂娅轻轻笑了笑,回应了他。

“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Mr.梧桐……那位是?”

“这是我的弟弟,志贺。”

“……你好,请多关照。”

与看上去是武斗派的哥哥不同,这个文静的男人轻轻地打了声招呼。

“可是,这样合适吗?这么明目张胆见面。”

“不用担心。我已经布置好烟幕弹了。所以今天在这里,你可以不必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那太好了。”

熊一样的男人……梧桐大辅大胆地笑了起来,宽阔的背顿时也放松了下来。

“我认真地考虑过你写的大纲,简单地说就是你提供武器,我提供人,是这样的条件吗?”

“没错。”

“这我可无法接受啊。既背负罪名又会受伤的可都是我们这边啊。”

“你觉得这个条件很不公平吗?这个计划的好处可都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哦。”

“啊,真是让人接受不了啊。”

静静地听着两个人谈话的志贺,也对克劳蒂娅提出了疑问。

“这对我们来说确实是求之不得的有利条件。而且简直可以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可是,我听了你的话之后有一个疑问。Miss.克劳蒂娅,你这么做,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想卖给重情重义的黑社会老大们一个人情。”

“……你说你的目的只是为了卖一个人情?”

志贺深感怀疑,用犀利地眼光看着克劳蒂娅。

“义气这种东西,也是非常宝贵的财产。尤其是你们这样的黑社会圈子里,不是最稳定的流通货币吗?”

“好吧。就算你是在骗我们也没有办法。不管怎样,我们会再商量一下你的提议。”

梧桐没有再继续谈下去,草草地结束了这次会议。

——洛杉矶港口·AM10:00

“就是那边的码头。”

接到赛司博士下达的紧急任务,我和Ein来到现场视察地形。

“今天晚上22点,会有中国国籍的货船,从那里入港。所运货物为陶器。还有从东海岸的中国黑社会运进来的500千克可卡因。”

“要我们将那些东西抢过来?”

我表情厌倦地询问Ein。

“那确实是最终目的。不过并不是我们的任务。袭击部队已经另有安排,我们的任务是掩护。从这个位置用来复枪掩护袭击部队的突击到撤离。”

我放下望远镜,用肉眼目侧距离。

“就是从200码到……50码?”

“没错。”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一处不妥。

“不能再离得远点吗?在这个地方,如果被人发现包围起来的话,我们就完了。”

“能够射到货船甲板上的射角,只有这里而已。我来射击,Zwei负责周围的警戒。”

“原来如此。”

这样的话就万无一失了。本来这个任务也只需要一个人的火力,以Ein的实力已经绰绰有余了。

“我们回去吧。要快点准备一下。”

“那么,我们就在回去的路上解决午饭吧。”

从傍晚开始,市里下起大暴雨。雨滴敲打着窗户,窗外一片轰隆隆地雷鸣。

“……这下麻烦了啊。”

我想到半夜的任务,不禁这样脱口而出。原以为晚上的港口在工作灯的照明下会很亮,可以确保清楚的视野。然而这个如意算盘却意外地落空了。

如果有了明暗的对比,隐蔽处就会完全陷入黑暗之中,辨认起来会很困难。再加上这场雨。今晚的任务,看来八成要夭折了。

咚!咚!咚!

混着沙土的雨中,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Ein立刻把枪藏了起来。确认无误之后,我起身前去开门。

“……谁?”

“打扰你们了吧?”

“莉兹……”

昏暗的走廊下面矗立着修长的身影,她是克劳蒂娅的保镖——莉兹。

“克劳蒂娅让我传话给你,Zwei,今天晚上8点,你到克劳蒂娅的家里去。”

我一时间呆住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这么急……是什么事情?”

“临时换班。我今天晚上必须要去参加一个货物交易。真是让人讨厌啊。所以,我的职责由你来代理。这可是Miss.玛昆内亲自点名的呢。”

“等一下,我们今天晚上还有别的任务。”

“什么?我没听说啊。谁下的指示?”

“赛司博士。”

“啊……那是赛司私自下的命令吧,一定是。没关系,克劳蒂娅的命令优先执行。”

“可是……”

我刚想反驳,莉兹的脸色明显不悦。

“我说,再怎么说我们的上司都是克劳蒂娅吧。你们想陪那个家伙做游戏是你们的自由,不过至少应该工作优先吧。明白吗?”

(什么做游戏啊。每次都是关乎生死的任务啊。)

可是正当我还想反驳的时候,Ein打断了我。

“去吧,Zwei。”

“Ein……?”

“博士安排的任务,我一个人执行就行了。你按照Miss.克劳蒂娅的指示去做吧。”

“可是……很危险啊。”

“不要紧,不会有问题的。”

“就是。Zwei,你不要自作多情,自讨没趣了。”

说完,莉兹就把写着克劳蒂娅住址的纸条递给了我。

“8点啊,别忘了。”

然后,也不给我回话的时间,莉兹那修长的身影就转身离开了。

“今晚的任务,一个人很危险啊。”

“是的,必须要重新安排作战计划。”

如果只是掩护射击的话是很容易的任务,可是要持续到掩护袭击部队撤退的话,其后自身就会孤立无援。最后撤退的她,就没有人来掩护了。

“这样不行啊,Ein。”

“选择权并不在我手上。”

“我所能做的只是利用分配给我的器材和人员来完成分配给我的任务……仅此而已。”

虽然自己已经身陷绝境,可是Ein依然还是那副冷冰冰干巴巴的语气。就好象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你快走吧。要迟到了。”

像往常一样,她没有给我犹豫的时间。简单干脆地说完话,永远只面对眼前的现实。

“我要带的东西很多,所以我要驾驶停在下面的高尔夫。你就开藏在5号街的Taurus(注:福特公司的车型,已停车)吧。”

“……知道了。”

雨好象又下大了。克劳蒂娅的住宅在以聚集了很多高级住宅而闻名的玛丽塢。虽然我已经知道了地址门牌号,可是这里并不是每一个单元都有街区标示。于是我大概确认了她家的所在位置,然后就只能根据建筑物的特征来寻找了。

寻觅了半晌,好不容易发现了跟纸条描述相类似的房子。不,用房子来描述有点不太准确。更确切的说应该是豪宅。她竟然独自拥有这么豪华的一整栋宅邸……我对于Inferno干部的富有,又有了新的认识。

我站在大门口,用对话机告诉她我到了,然后身穿宽松舒适居家服的克劳蒂娅亲自出来迎接我。

“欢迎你,Zwei。没找错地方哦。”

没想到房子的主人竟然亲自出来迎接……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与公寓的规模相比,房子里的气氛显得稍微有点空荡闲散。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没有亮灯。

“其他的保镖呢?”

“只有你一个哦。”

(怎么这么胡来。)

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

“他们都休假吗?”

我不禁很惊讶。克劳蒂娅笑了笑,解释道:

“根本没有啊,连只狗都没有。一直以来都只有莉兹一个人。剩下的就全部依靠感应器了。”

“我去周围巡逻一下。”

“是吗?那,我去准备些饮料。你想喝什么?”

“我不喝带酒精的饮料。”

我在屋子的周围巡逻完后大吃一惊。这座公寓的警备系统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铜墙铁壁。对人用雷达、压力传感起、红外线、热感应器……在所能想到的可以入侵的路径上都至少有三种以上的警报器。更厉害的是,还设置了催泪瓦斯和塑胶弹等非杀伤式的机关。伪装得也很高超。有了这样奢侈的系统,根本不需要人来保护了。如果警报响起的话,只要跑到防空洞中,然后等待救援就可以了。

“怎么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来这里。”

我不是开玩笑,而是此时心里真实的感受,可是克劳蒂娅却觉得很好笑似地笑了起来。

“说了句很老实的话啊。”

然后,克劳蒂娅把手中拿着的两个玻璃杯中的一个递给我。

“……我现在在工作。”

“所以身为上司的我才让你喝啊。喝一杯应该不会倒吧?没接受过这样的训练吗?”

当然没有。我找个什么样的借口好呢?

“……我还是孩子。”

“噗嗤……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点底气不足地说道,结果克劳蒂娅终于忍不住爆笑了起来。她捂着肚子,两只手也无法好好地拿住酒杯。

“乖,乖,是姐姐不好。”

“我……”

“你只要拿着就行了。这不过是气氛的问题。”

她是这个意思吗。正在我拿着递给我的酒杯不知所措时,克劳蒂娅用她的杯子轻轻地跟我的碰了碰。当……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响起。

“一个人喝没有意思。”

没关系吗,这样做?我不知道我来这里要做什么。虽然有点愚蠢,但这是我的真心话。有那么先进的防护系统,保镖之类的就形同虚设。在这个舒适的房间里,除了跟克劳蒂娅作伴以外,真的再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不过,那么先进的设备,到底要花多少钱呢。想到这,我突然冒出一个疑问。

(为什么不使用人呢?)

这套装置的维护也不会便宜到哪去。如果有几个保镖长期驻扎的话,在成本方面肯定会更划算一些。对了……其他的两个干部,麦格沃伊和维斯梅尔身边从来都是跟着很多保镖和司机。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麦格沃伊是哥伦比亚的毒品大王。维斯梅尔是掌握洛杉矶的暴力团伙“布拉迪兹”的头目。身为Inferno创始人的两个人,都是当仁不让的犯罪大王。跟其他的Inferno组织的成员的身份是不同的。可是,跟他们同样是Inferno干部的克劳蒂娅,她身边却只有莉兹一个人。

“……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Miss.玛昆内。”

“什么?”

“其他的干部们,除了Inferno都拥有自己的独立组织,那你呢?”

“……”

克劳蒂娅苦笑了一下,抬头望着天花板。

“我……所在立场是行使Inferno的实权对吧?像这样的工作,必须是不属于任何组织的人来做才行。因为这样对加入Inferno的所有组织来说才会公平,对吧。所以,我是独立的。”

这样说完,克劳蒂娅脸上浮现出了似乎有点自嘲的微笑。

“以前,那个能让我安心生活的家……已经没有了,已经被消灭了,被Inferno。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了。”

Inferno,是犯罪界的野心家们为了寻求共同的利益而聚在一起的联盟。置身于这样的组织中,对克劳蒂娅有什么好处呢?没有。没有背后组织的克劳蒂娅,也没有机会与其他成员分享“共同利益”的机会。

也就是说,在Inferno的内部是不可能有野心存在的。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组织的利益只与她的信用紧密相连。克劳蒂娅不可能因为一己私欲而玩忽职守或者滥用职权。因为她根本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只是一个纯粹中立的第三者……换句话说,就是费力不讨好的差事。而这样的她所承担的是,谍报、防谍、暗杀、护卫……等,处理这些组织中的最麻烦的事。完全是一个受苦受累的职位。

“一个很辛苦的位置啊。”

“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满。对于没有关系也没有经验的我来说,可以像这样使用手中的权利,已经像做梦一样了。”

克劳蒂娅的视线看向远方,静静地低语道。

“你不觉得寂寞吗?”

“当然会寂寞。”

令我失望的是,克劳蒂娅并没有介意我说的话,回答地很直接。

“……不过,这种话不能在别人面前说。”

“现在,你就是在别人面前说的啊。”

“什么啊,我没感觉出来啊。”

“……你喝醉了吗?”

“只有我一个人喝醉的话,不觉得很失礼吗?”

“不会……”

“可是,对着酒却不喝是很失礼的哦。这瓶酒在酒柜中忍耐了不知多少年。一直在等待有一天,让喝这瓶酒的人醉倒,对吧?”

温柔又甜美的恫吓声。不禁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只在玩弄被捕获的猎物的猫。

“我这样说,你讨厌吗?”

“……并不觉得很高兴。”

“不许发牢骚。今晚你的工作是我的护卫。喝醉也好,纠缠也好,你都必须照顾我。”

我下定决心,拿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像碳酸和药一样的苦味刺激着我的喉咙。因为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所以没有被呛着。然而并不是我喜欢喝的东西的味道。

“你啊,真的是不管做什么都像模像样啊。根本不像是你这个年龄的毛头小子。”

残留在舌头上的酒精的味道,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知道我的年龄吗?”

“还知道你的生日呢。”

“……你为什么知道……”

“因为我看过你的护照。所以呢,你的故乡、真实姓名……我全都知道。”

“你……”

顿时,一股热浪伴随着苦涩在我的胸中翻滚,像是生气,也像是憎恨的感觉。

“我,只感谢过你一个人!”

我只有在跟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才会忘掉自己悲惨的经历。可是……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那样来戏弄我?”

“只有掌握了你的秘密,才能吸引到你,或许是这样吧。”

说完,她从边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本红色封皮的小册子。一开始她就特意准备在那里了吧。

“……这个……莫非是……”

“没错。这是你的护照。真正的你,就在这上面。今晚,我就是为了把这个交给你,才把你叫来的。”

我用颤抖的手打开了护照。

电脑打印的从没听到过也从没看到过的名字。

照片上是跟我在镜子里看到的一样的脸。

这是真的吗?

“你用手写一下试试看。”

说着,克劳蒂娅递过来钢笔和本子。用手书写汉字,说起来真的很久都没有试过了……我刚握住钢笔,笔尖就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

吾妻玲二、吾妻玲二、吾妻玲二……

手,还有手指,都记得——这几个我写过几百遍、几千遍的文字。而后,记忆在我的脑海中爆发了。

班里的同学朋友、社团的学弟学妹、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聊天的伙伴们……初恋……我迷恋的女孩子……父亲……母亲……测验学习……入学考试……毕业典礼……那个时候,满树的樱花都盛开了,好象是为了惜别,庆祝我出门而飘落飞舞的花瓣,我从心底觉得,它们是那么的美丽。那是樱花。日本的国花……遥远彼岸的故乡之花……

炸裂了,头要炸裂了。

想起来了。

为了庆祝毕业,我一个人到美国旅行。然后迷路了,看到了那个,那个杀人的瞬间。还有那瞳孔像冰一样的女杀手……

——半年前。

怎么办,好象完全迷路了。刚到美国,就碰到这样的事……我有点不知所措。去宾馆的路也不记得了。怎么办,我好象到了一个旅游地图上没有记载的地方。周围只有废弃的房子。

偶尔看到的都是些拉丁人和黑人,类似流浪者之类的家伙。

然而跟我在日本见过的流浪者比起来,不知道什么地方有点不一样。

对了……大概是眼神吧。就像尖锐的獠牙一般、泛着光的视线。仅仅看他们一眼,感觉就像要把人吃了一样。

(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很讨厌吧。)

虽然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里肯定不是游客一个人可以出来走动的地方。我必须要快点找一个警察局之类的地方问一下路。可是,那个重要的警察局到底在哪里呢?算了,干脆找个人问问吧?我立刻搜寻脑中所有的英文单词,思考应该怎么问路才好。可是,我这样唐突地跟之前看到的……那些人说话,不要紧吗?

“……你、那个、你好……”

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说的是日语。虽然断断续续,可是对我来说已经是久违的乡音了。我回头一看,说话的人就站在我背后。是个白人,但是不知道哪里有点奇怪。不管是那委琐的样子,还是慌张的态度,看起来比周围的流浪者还要可疑。

“你、是日本人吗?是来、旅行的吗?啊,太好了。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带到了旁边的小路里。应该逃跑吗……当然了,这样想着,我也开始警戒和害怕了。

可是,我没有甩开男人的手,一是因为他的力气很大,还有一点是因为我看到他那走投无路的样子,有点担心。

“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是CNN的记者。也去过日本。我现在、正在被人追杀、非常危险,已经跑不掉了……”

(逃跑?追杀?危险……?)

我听得一头雾水,摸不着头绪,不过,我已经猜出发生了什么意外事件。这个男人好象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

“我、已经不行了。所以,请、你把这个交给、警察……”

说完,男人不由分说地,把一个用油纸包着的小包塞进了我的怀里。

“喂……等一下……”

“……剩下得事,就拜托你了。”

然后,男人没等我回答,就转身从小路跑回马路上去了。

“喂,等一下。”

就在我慌忙地想跑去追他的时候,只见那个向马路飞奔而去的男人,好象被什么绊了一下,倒在了地上。似乎是被打中了什么地方。男人趴在地上不动了。

“……喂?”

我跑过去,正想扶他起来的时候,发现他上衣的背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戳了一个洞。那个洞的边缘,像是突然被点了火一样,鲜红的颜色渗了出来。

“……”

我抓住他肩膀的手顿时没有了力气,男人的上身再一次垂在了地上。男人背部的红色,快速地在往外扩散。就像用慢镜头在看玫瑰从花蕾慢慢绽放成盛开的花瓣一样。呼,一股铁锈的味道扑面而来。血的臭味,死的臭味。这个男人……死了?

(哇啊啊啊啊啊………………!!)

我想叫却叫不出声音,扔下男人的尸体朝反方向狂奔而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天是昏暗的,我看不清前方的路,只是向小路里面跑去,跑去……

在狭窄的小路上跑了大概50米远左右,出现了一个左右分开的T字路口。我停了下来,不知道该选择左边还是右边的道路,抓住这段空隙,我回过头去确认身后的状况。

身后站着一个女孩,好似幻觉,亦像梦境。她如同天使一样,站在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身边,仿佛在召唤着死者的灵魂一般。右手上闪着黑色的金属光泽,传递着冰冷且不祥的讯号,而更冰冷的光,则在她的两个瞳孔中闪耀着……

我看到她右手上拿着的东西,什么也顾不得上想,立刻冲进了右边的小路。

太阳落了下去,夜晚来临了。即使看地图,我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那个男人是谁?那个女孩拿的是枪吧?我被追杀,逃不掉了,那个死者临死前说的话,杀他的人,是那个女孩吗?

太阳升起来了,早晨到了。哪个女孩追来了。有人追来了。我听到脚步声了。我看到人影了。我想起了那个女孩。又黑有冷的枪口,还有那更黑更冷的瞳孔。

好不容易得到的来洛杉嵇矶旅行的礼物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似乎没有这样来庆祝升学考试合格的吧。我会死在这里吗?会被那个女孩杀死吗?好不容易考上的学校,我还一次都没有去过。为什么我会碰到这样倒霉的事呢?

太阳又落山了,夜幕再一次降临。我感觉在这个废弃的屋子里已经躲了好几天了。喉咙好干,肚子好饿。吃剩下的食物,好几次都在梦中出现。我还活着吗?或是已经死了?也许我现在是在梦中?我该怎么办才好呢。好想回去……回到日本……

“我真的非常想拥有一个可以信赖的部下。”

对着恢复记忆陷入混乱的我,克劳蒂娅静静地说道。在她的目光里,没有同情,也没有安慰,只有她的声音在回响。

“我不想强迫,而是需要一个自愿追随我的部下。所以,我把你的一切都还给你。吾妻玲二,恢复成原来的你吧。”

恢复……?在我双手沾满鲜血之后,在我犯了这么多无可饶恕的罪之后,你说让我恢复成为一个普通的学生?

“以前认识你的人,谁都不知道现在的你。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在这个国家所发生的一切,只留在你一个人的记忆中。所以,你忘记它吧。就像你曾经忘记过去一样,把现在的事忘记吧。”

“怎么可能忘记……”

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因为恐惧而变形的沃里斯的脸……

“怎么可能忘记!”

被自己杀死的那些男人们痛苦的表情……

“那么,你跟着我怎么样?”

没有引诱的温柔和微笑,这是克劳蒂娅真心的邀请。

“在这里,有你的位置,有需要你的人。如果你愿意这双手总是沾满鲜血的话,我向你保证,Inferno的富贵和权利,统治世界的成就感,随便你选,只要你愿意就好。”

我重新又看了一眼护照……跟那个从半年前的过去凝视着我的自己视线相对。吾妻玲二。我是受国家人权保护的真正的日本国民。

“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放我走……?”

克劳蒂娅点了点头。

“虽然这样会失去你,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因为不管怎样,我不需要像Phantom那样只会一味顺从的机器人。我需要的是,跟我有同样梦想,志同道合的搭档。我认为吾妻玲二就是那样的人。”

“……请给我时间考虑一下。”

我想独自静一静。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我要一个人整理一下心情。

我漫无目的地开着车疾驰,不知不觉间雨已经停了。

是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在我的脑袋里,像那样近似发狂的声音在呐喊着。现在的我可以回到日本了,可以变回真正的自己了,我为什么会一直咬紧牙关忍耐到现在?真想逃走的话,就只有趁现在了。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