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四章 “码头的攻防战”

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四章 “码头的攻防战”

地下室的考问已经进入了第三天。虽然我没有参与码头的袭击,可是之后带着负伤的Ein逃跑却是雷打不动的事实。尽管我已经饱受了数次的拳打脚踢,不过现在肉体上的伤痛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感觉了。这次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我已经走投无路,无法再逃跑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吾妻玲二的人生,仅仅才过了3天就要以死亡告终。

“快从实招来!赛司在哪里?”

鬼知道,刚这样想就挨了一拳。也不知道被打的是左脸还是右脸。

“你带走的Phantom去哪里了?”

(我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我冷笑着。

不过还好被Inferno捕获的只有我自己。分开行动的艾伦好象把追兵甩掉逃跑了。所以他们暂时还不会放弃放。与这些人作对,我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你退下吧,莉兹。”

“可是……”

“用那种方法,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交给我吧。”

“……是么。”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地摔上,莉兹退了出去。然后狭窄的地下室只剩下了克劳蒂娅一个人。

“窃听器已经切断了。你现在想说什么都没关系。”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即使没有语言,但拥有许多共存秘密的两人,确实也没有什么交流的必要。

“如果不抄近路的话,说不定就不会被抓住了。”

克劳蒂娅的声音十分冰冷,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我将她好不容易给我提供的机会,像垃圾一样扔掉了。

“你太傻了。”

然而,我不后悔。

“这才是真正的我。竭尽全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只不过最终没有成功而已……仅此而已。”

“你是这么想的吗?你还有呼吸、四肢健全的待在这,可是你觉得你已经输了,是吗?”

“……听你的口气,我好象还有机会是吧。”

“没错。”

克劳蒂娅好象在责备我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尖锐地打断了我的话。

“如果大家都真的怀疑你跟赛司的关系,那么询问就不会这么简单结束了,对吧?”

“…………”

“你的行为虽然可疑,但这也并不能成为你跟赛司有关系的证据。只不过组织无法理解你在想什么。”

“……杀人机器Zwei已经恢复了记忆这件事,还没有人发现吗。”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你只要能证明你的身份就可以了。”

“身……份?”

“用行动来证明。你是谁的伙伴,谁是你的敌人。”

“你的意思是让我亲手杀了赛司?”

结果还是这样。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如果不踩着某个人的尸体就寸步难行。这样的人生,会被神所认同吗。

“我,已经不是任何人的敌人或伙伴了。那样的事已经与我无关。Inferno也好,赛司也好,我都已经不关心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是的,如果离开这里……又能怎样呢?只会做回原来的杀手。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厌倦了。

“……我想问一下,Ein是你的敌人还是伙伴?”

(!)

克劳蒂娅的这句话,比莉兹的拳头更有效。

“你想帮她吧?所以才放弃了回日本的机会。不是吗?”

“……你想说什么?”

“现在Inferno依然在全力追查Phantom的下落。因为她是找到赛司藏身之处的关键。如果在发现她之前,能将赛司收拾掉的话,Inferno就没有理由再疯狂地追杀Phantom了。”

“……你就那么希望让我去杀他吗?为什么?”

“我希望你能离开这里。希望你能为此而杀死赛司,重获组织的信任。我不希望你死在这个无聊的地方。”

……我也说过同样的话。在那个给没有活下去的勇气的少女起了艾伦这个名字的夜晚……

“赛司的行踪呢?”

“我们已经放弃继续追踪他了。现在已经布好陷阱,就等他自投罗网了。”

“……自投罗网?”

“因为与Inferno的瓜葛,他应该不会继续待在美国。所以赛司肯定会考虑向国外逃窜。因此,我们现在正在监视他有可能联系的组织。”

“不被信任的我,会被列入追击者名单中吗?”

“我会尽力帮你的。怎样?答应了吗?”

我已经完蛋了。前途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可是在这之前,如果能为艾伦做点什么的话,也不算是最坏的结束方式吧。

“……我做。”

(我可以做到的……)

最后的那个晚上,我在艾伦的面前也这样发过誓。下一次我再开枪射击某个人的时候,我会按照自己的意志扣下扳机……

“请让我来做吧。让我来杀死……赛司。”

昨天黎明,在旧金山搜索赛司的行动组发现了线索。果然不出所料,有消息称赛司打算经海路出国,已经与他的走私商朋友碰过头。Inferno立刻组成追击小组,来到了赛司和走私商碰头的旧金山港湾地区。

组织派遣的这只部队共12人,莉兹任队长。全都配备机关枪武装。而作为队伍的第13个人的我,却什么装备都没有。

“你不会是想让我空手去吧?”

我嘲讽似地对莉兹说道,她立刻用杀人的眼神盯着我,最后终于递给我一把手枪。可是,就在我的手刚摸到枪时,太阳穴便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住了。

“虽然克劳蒂娅告诉我让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可是,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真不知道该不该给你枪。”

“确实。”

我有点挑衅地冷笑道。

“枪膛中一发,弹夹中15发……可以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死了啊。”

莉兹更加用力地用枪抵住我的头皮。我一边顶住太阳穴上枪口的压力,一边故意野蛮地把递给我的枪管打开。枪膛里已经装填好的子弹,飞向了空中,骨碌骨碌打着转,划出了一道黄铜色的弧线。我迎着威严地俯视着我的莉兹,将枪管又安装回原位。2次、3次……在尖锐滑润的金属声响起的同时,弹出膛的子弹壳一个个地滚落到了柏油马路上。在弹完第十五发后,我用拇指将保险栓扣上,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还剩下……一发。”

然后我打开枪管让她确认,随即将保险栓拉开。将最后一发子弹送入枪膛。

“……你想干什么?”

一直看着我的莉兹问道。

“你觉得一发子弹还会对你们大家构成威胁吗?不过杀死赛司一个人却已经足够了。”

“很有胆量啊,小子。”

“总比被你从背后打死要好。”

恢复了平静的集装箱集配所人迹罕至。大家知道这次战斗的残酷性,都莫不做声地一个跟着一个步行前进。前来接应的游艇,应该在这个集配所对面的停船场……

“对方一点都没有警备,不是很奇怪吗?”

“少罗嗦。还用不着你来担心。你以为我为什么只召集这么几个人……”

砰砰砰砰砰砰砰!!

莉兹还没说完,枪声就将夜幕撕裂。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立刻血沫四溅,倒在了柏油路上。以此为开端,在去集配所的路上展开了突击枪战。

敌人已经在集配所布好了阵势,那里并不单单只是一个小走私屋,兵力和武装都很充足。不过莉兹率领的Inferno的追击小组,虽然遭到突然袭击,却并没有混乱,大家立刻散开开始反击。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编排之外的我完全被无视了。我无论怎样都无法融入莉兹的部队,何况我本也无能为力。子弹只有一发。对莉兹他们来说,我只是一个既不会叛变,也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临时演员而已。

“你要去哪里,喂!!”

听到背后传来莉兹的质问,我用手指着旁边跑了过去,示意想要绕过敌人的埋伏。以我现在的处境即使被认为是趁机逃跑也没有办法,然而现在我已经顾不上考虑这些了。不管怎样,在没有得到最终的结果之前,我就没有任何立场可言。

(我要干掉的,只有赛司一人。)

交错的枪声,已经变得很散乱了。我方的突击已经快要结束了。先不管哪边占据了上风……如果能尽早找到赛司的话,就能给他们提供突袭的机会。

“不许动!”

背后传来了呵斥声,我回过头,莉兹的部下已经在腰上架好了机关枪,对准了我。

“去死吧,背叛者……”

一瞬间,莉兹部下的右半边脸消失了,脑浆散了一地。

我立刻躲进了附近的遮挡物后。虽然想确认一下狙击手是在什么地方,但我的位置也是露在外面的,如果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肯定会被狙击。

从码头轰隆着传来的全是主战场机关枪的扫射声。刚才的狙击手仍然没有动静。好象没有火力扫过来的迹象。难道想绕过来偷袭吗?如果是的话,被发现藏身之处的人会处于不利的位置。我也必须移动。下定决心,我从遮挡物里冲了出来。

突然又响起了一声枪响,脚边的火花向四周飞散。

(坏了……)

敌人没有动。正在等我自动现身。这样的话,我就只能依靠自己的脚力了。我一边不断变换着方向,一边朝下一个遮挡物冲去。

又有一发子弹打在了脚边。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翻身倒地滚到一个集装箱后,我稍微松了口气……这时,我才发现敌人的举动的奇怪之处。

敌人的攻击很奇怪。子弹打的都是很低的位置。好象一直只在射击我的脚,根本没有想杀死我的意思……

(难道……)

突然,我的脑中闪过了一种极具讽刺的残酷直觉。

只是没有根据的空想。应该不可能,怎么可能……

我伏下身,匍匐着从集装箱的另一面爬了出去。我必须要确认一下。对方的位置我已经知道了。我屏住呼吸,从一个隐蔽物爬到另一个隐蔽物,朝着狙击手的所在地,谨慎地迂回前进。

……看到了。

我看到了遮蔽物后的她的背影。敌人也发现了我,翻转过身架起枪。

……我们的枪口和视线相对的时候,时间突然静止了。

为什么?

为什么艾伦会在这里?

好象是为了打破这冻结的时间,新的枪声又响了起来。

枪声将我的意识拉回到了战场,我慌忙躲回到集装箱后面。

“Ein,你在发什么楞呢!?”

“赛司!?”

听到声音我刚想探出头,子弹就擦着我的鼻子飞了过去。

“船来了。你在这里把他们截住!!”

“……是,博士……”

失算了。没想到这家伙亲自出来作战了。即使我现在想在这里与赛司对决,可是也不能置艾伦于不顾。

这时,大口径子弹的怒号继续轰鸣着。

“哇哇呀呀呀!!”

是莉兹。她一边朝着赛司疯狂扫射,一边冲着这边突击。害怕了的赛司也端起枪还击。穿过这些子弹,莉兹倒地翻身滚到了我的旁边。

“蠢货!你也太爱逞强了吧!!”

莉兹一边换着子弹,一边破口大骂。

“不管在哪也找不到像一一样只带着一颗子弹就来打仗的傻瓜了……”

“呜!”

突然,咆哮着的莉兹脸部一阵扭曲。向下看去,才发现她的右边小腿全是血。刚才在往这里冲的时候好象中弹了。

“……那家伙?是一个人吗?”

忍着剧痛,莉兹咬牙问我。

“不,Ein也在……”

“OK。我来引开Phantom,你去把赛司的脑袋给我取回来。”

我立刻偷偷向集装箱外面看去。赛司已经不见了。加上莉兹的话即是2对2,至少也有五成胜算。我们已经占有了绝对的优势,所以那家伙权衡了一下,自己逃跑了吧。

“快点去!”

莉兹不顾自己的伤,焦急地催促我去找赛司。

“可是你的脚……”

“啊,那个小丫头,还真是不太好对付呢。”

莉兹自嘲似地笑了笑。

“不过这要看你了。如果你干掉了赛司,那个木偶丫头也就会停止动作。我会在这里缠住她的,你赶紧去杀掉那个蛇怪!”

“莉兹……”

“要守信用啊,Zwei。好了,速战速决,快点回来!”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低着头从集装箱的后面跑了出去。艾伦和莉兹……我不希望她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让我来结束吧,越早越好。

机会只有一次……

先毁了我们两人的人生,又被他当作玩具一样玩弄于股掌,这份憎恨已经化为了力量,我全力地奔跑着。握住枪把的手,也充满着对艾伦的思念。我不害怕,不犹豫。再次用枪射击某人的时候,我会以自身的意志来扣下扳机。就像我对艾伦发过的誓一样,现在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心想将敌人杀死。

赛司博士。我要杀死你。即使我会因此坠入地狱,我也要亲手杀了你。

刚要上船的赛司被我逮了个正着。我将枪口瞄准了他的心脏。

这种距离、这种时机,是绝对不会失手的。

听到了吗,赛司。死神正在呼唤你呢!

不知道是想反击,还是已经清楚自己大限将至,赛司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他的脸非常恐怖。

“赛司————!!”

耳畔响起子弹出膛的声音。

可是,那发子弹,却无情地穿透了飞身过来挡住赛司的艾伦。

(!)

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看,随后一下子瘫软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

从背后抱住艾伦的赛司,扭曲着身体狞笑着。

“怎么了Zwei,脸色看起来怎么那么窝囊?”

无力的膝盖和已经与玩具无异的枪同时落到了地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凝视着被血染红的艾伦的脸,一动不动。

“你那么气势汹汹的来,难道想一发子弹就结束吗?”

赛司手上厚实锃亮的枪的准星慢慢地上升,感觉正好瞄准了我的眉心。而我那已经失去意识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会动。就像发条在空转一样。

跪着的双腿突然肌肉紧绷,将我推入了海里。

落到又黑又冷的水里时那一瞬间失重的感觉,我到现在仍然记得清清楚楚,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做,艾伦……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像在静静地燃烧般的朱砂慢慢染红了天空。倒映在海里的那片红色,被轻轻的波浪揉碎,水面也变为了朱砂色,闪闪发光。

在那片大红的光芒中,我一边仰面漂浮着,一边不停地重复向老天问同样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用自己的这双手打中了艾伦,自己还想继续活下去吗?

“Zwei……”

这个我已经听厌了的德语,不知道谁又在喊。

“Zwei……”

不过好象真的有人在喊。真是的,适可而止吧。我不叫那个名字。

“Zwei!喂Zwei!!你还活着的话就回答我!喊声‘噢’就可以了!”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在不远处的栈桥上,莉兹蹲在那里。被水泡的冰凉的手脚,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我用力地划着水,慢慢地朝莉兹所在的栈桥游去。

“笨蛋……”

已经听惯了的莉兹的漫骂,今天早上却变得有气无力的。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爬上了栈桥,将湿透了的夹克脱下来扔在一边。

“赛司呢?”

莉兹愁眉苦脸地凝视着水平线。

“让他逃跑了。”

我吐出这样一句话。

“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上船了。如果我的脚还能跑的话也许还有可能抓住他……不过没关系,赛司如果没有那个小丫头,不是就什么都做不了吗?能够杀死Phantom已经很好了。”

“她死了……吗?”

“嗯?哦,赛司将尸体带走了。是你杀的吧?”

我的眼中浮现出了艾伦的样子。

这个问题我真的不想回答。

“不过你还真是厉害啊。一发子弹就将那个木偶丫头给打死了。”

不过,看到我的脸色后的莉兹,表情突然阴沉了下来。

“怎么了你?”

我第一次满怀恨意地扣下了扳机。第一次想让别人死。可是这份怨恨最后却是由谁来承受的呢?

“哦,终于来了啊……”

随着莉兹的视线,我看到集配所的对面,十几辆车朝着这里飞驰而来。车上全副武装的男人们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下来,干净利索地朝周围散开。随后开进来的一辆高级轿车上,麦格沃伊和克劳蒂娅走了下来。

“事情怎么样?赛司呢?”

麦格沃伊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问题。

“真是对不起,让他逃跑了。”

“来迟了啊……”

“不过,也有个好消息,Phantom死了。是Zwei亲手将她打死的。”

“……真的吗?Zwei。”

虽然我想回答克劳蒂娅的问题,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低着头在心里念着。

“我很抱歉曾经怀疑你。”

麦格沃伊口气平和地对我说道。

“不过,发生了那种变故,必须要慎重地判断才行。不过我已经知道了你对组织的忠诚。今后我依然希望你能为组织尽力。拜托了,Phantom。”

“……!!”

刚开始我以为是我听错了。被称作Phantom的少女已经死了。刚刚已经被我亲手……

“觉得不可思议吗?身手不反的前代Phantom竟然被他一个人就除掉了。从现在开始,我要称他为Phantom,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那么他就继承这个称号了。”

克劳蒂娅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郁的表情,朝我看过来。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作为人应该守护的东西已经一样都没有了。所以不管说我是鬼也好、恶魔也好、畜生也好,都无所谓了。被叫什么都没关系了。可是……竟然叫我Phantom?

真是杰作,真是笑话。这个世界究竟要疯狂到什么地步?

“祝贺你,从今天开始你站在了成功的颠峰。你要在恐怖的黑暗世界里,再次打响Phantom这个名号。”

H&KUSP(Heckler&KochUSP)

德国S&U公司生产的大型手枪,1993年发售。其特征为,在复进簧内装有专门设计的后坐缓冲系统,以及可以选用多种不同型式的扳机机构。装配有小型镭射灯瞄准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