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七章 “神秘的子弹”

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七章 “神秘的子弹”

晴朗,湿度18%,西北风,风速约10英里/时。对于狙击来说是个绝佳的好天气。

“……是那里对吧?”

凯尔看着东北方向的邮电局大楼,声音听起来比往常强硬。我们两人站着的地方是洛杉矶时代杂志编辑部大楼的楼顶。是昨天从城市大楼的楼顶目侧到的能够反狙击的狙击位置。

还没等我下指示,凯尔就支起了三脚架开始准备观测望远镜。使用方法今天早上我已经教给她了。而我则将背着的枪盒放到地上,从里面拿出了来复枪。

“……在这里吗?”

我找到了适合伏击姿势的地方,然后铺上毛巾蹲下来,展开前端的机枪盒后,我抱着枪托卧到了地上。将枪托底部固定在锁骨和上腕骨的接缝处,可动垫固定在颊骨上,确定好这个姿势后,我将枪托内藏着的支架拉了出来,调到了合适的高度。

现在,匍匐卧倒的人体和水泥地面还有枪互相结合成了一个不可动摇的整体。最后我又确认了一下太阳的高度,确认之后太阳光会不会照射到望远镜里来。常规的准备结束了。我取下望远镜的镜盖,精心加工过的清晰镜头露了出来。

“弹药盒。”

我继续俯卧着伸出手,一直在等待指示的凯尔立刻将装着308口径来福子弹的弹药盒递给了我。我将子弹压入弹匣,然后前后推动滑盖将子弹置入弹仓。一阵凄凉冷酷的机械声音响起,直至滑盖再也滑不动为止,弹仓自动合上了。

“准备好了吗?”

“啊?好、好了。”

看着慌慌张张再次调整着观测望远镜的凯尔,我茫然地眺望着四周。从屋顶上看到的景色,显得那么的陌生。眼睛所及之处都是林立的楼群。排列整齐的玻璃窗,只是冷冷地反射着阳光,让我们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用这个过于朦胧的望远镜实在无法分辨现实与幻境。身处这个夹于天空和地面之间的死亡孤岛之上,周围只有乌鸦飞过。

“……玲二。”

同样拿着望远镜观察着的凯尔低声说道:

“这里好寂寞啊。”

4点50分。邮电局大楼屋顶依然没有动静……好奇怪。这时敌人必须要根据方位来调整自己的姿势了。我的心中微微感到些许不安,于是索性闭上眼睛,在黑暗中让心情平静下来。敌人不是狙击手,不是任何人,不是距离,也不是风,更不是越过线的目标。敌人已经潜入了我的内心。

我害怕失误吗?

不,我有自信。距离在射程之内,条件也很有利。只要目标进入望远镜,立刻就可以将对方打死。只要他在那个邮电局大楼的屋顶上。

那么,是担心场所吗?

我所寻找的敌人,如果在别的地方准备袭击的话……

不,那也不可能。眼前的物证,证明了一切。肯定不会错的,想要袭击梧桐的狙击手,肯定会从那里尝试射击的。可是,这样想着,我的心依然惶惶不安。如果能这样一直下去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就好了。

……难道,我是在害怕跟敌人面对面?这种感觉,以前一直在麻痹着我。

我不希望敌人出现。我害怕这个望远镜的十字准星捕捉到某个人影的那一瞬间的到来。我宁愿希望任务失败。敌人的出现位置,如果不在我的预测范围内,那该多好啊。被看成是无能者也没关系。被追究责任也没关系,这些与扣扳机相比都……

“……玲二!!”

凯尔急切紧迫的声音,将我的意识拉回了邮电局大楼的屋顶上。

“好象有人。在那里……水塔的对面!”

凯尔还没说完,我的望远镜里也出现那个人的影子。那个人在水塔支柱的对面,隐蔽着半个身体,在慢慢挪动。从我这里这能看到后脑部的背部的一部分,可是却能清楚地看到肩膀和头之间被紧紧抱住的来复枪的枪托。

(是什么人?)

不用说那人长什么样子,甚至连是男是女我都分不清楚。

(!)

那时,我像遭到雷击一样突然明白了。这就是我刚才一直在害怕的原因。

(那个人,如果是艾伦的话……)

距离威尼斯海滩酒店800码的地方。一般水平的狙击手,根本不可能敢挑战这么远的距离,绝对会放弃这里另寻他法。可是她会做。曾经被叫做Phantom的她会这样做……

(不会的!)

(绝对不会的!!)

(那不可能是艾伦!)

快点射击,那个家伙是克劳蒂娅的敌人。是杀死凯尔姐姐的敌人。

(可以断言吗?)

(有确凿的证据吗?)

(那不会是艾伦。)

(还是说,要再向她开一枪?)

(就像那时一样向艾伦射击?)

(幻觉。)

(那个时候我看到的是幻觉……)

如果不这样想的话,我会受不了。我无法接受必须再次以这样的方式跟艾伦对决……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玲二?”

瞄准镜远处的景色,像海市蜃楼一样晃动了起来。如同快速敲钟似地躁动,混乱的呼吸,以放大8倍的震度晃动着我的视野。

“不是艾伦。那个……不是艾伦……”

“玲二!!”

远处传来了凯尔的叫声。

“快点开枪!来不及了!”

我闭上眼睛,将所有一切都尘封在了黑暗中。焦虑、恐惧、还有凯尔的叫声……

“……趴下,凯尔。”

我的身体和来复枪的枪托离开了地面,枪口被抬起瞄准了苍穹。取而代之的是左腿膝盖和右脚后跟像楔子一样钉在地面上,将腰固定住。右肘支在立起的右膝上,用手脚的骨头撑住了再次下沉的来复枪的重量。我感觉到了凯尔屏住呼吸的声音,然后再次将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了远处的狙击手的身上。

第一发子弹的目标,选择了圆形水塔的侧面。

随着一声巨响,超音速的子弹,向塔的光滑曲面削去,火花四溅。

被突然的枪击惊动的敌人,立刻将来复枪的枪口对准了膝盖跪地身体完全暴露在外的我。此刻,呼吸和脉搏全部停止了。

然后,我从刚好静止下来的瞄准线的正上方看到的是,黑乎乎的越来越大的来复枪枪口,还有对方那因惊愕和愤怒而扭曲的,维斯梅尔的贴身护卫,兰迪·韦伯的脸。

砰!砰!

枪声的二重奏,响彻了整个蓝天。头部一侧像是被重量级拳击手击中了一样,我用右手撑住,像陀螺似的一边回转,一边被向后推倒在地。

“玲二!!”

我仰面躺在地上,背部感受着水泥的冰冷,视线也渐渐地模糊了。眼前看到的是快要哭出来的凯尔的脸。她好象正在扶起我的上身。

“你被打中了吗?玲二?”

我用手摸了摸沉重疼痛的头部。虽然兰迪的子弹只是擦了过去,然而子弹的冲击波却让我的头部出现了一条裂伤。

“……傻瓜。”

凯尔有气无力地说着,将脸埋到了我的肩膀上,哭了出来。

“为什么你要突然站起来啊……”

……我确实不应该置这个孩子于不顾而进行危险的搏斗。我对不起她。为了表示安慰,我摸了摸她的浅色金发。

“情况怎样?观测手?”

反正也再不会有子弹飞过来了……我这是明知故问。

“那个家伙是杀害茱蒂的凶手,凯尔。”

“……嗯。”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幕后黑手是谁了。接下来……”

砰……

远处传来的枪声,打断了我的声音。

(刚才的是……枪声?)

因为太远,所以声音很小,难道是……

我拿起扔在地上的来复枪,将上面的望远镜朝西南方向望去。半英里外的威尼斯海滩酒店的5楼。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的窗玻璃上面破了一个裂口。

我惊讶地朝四周看了一下,然而看到的只有默默地矗立在那里的摩天大楼群。不过,不是附近。刚才的枪声还没传到这里就已经扩散开了。大概应该是在距这里1公里开外的地方。

“可恶……”

不过现实是,威尼斯海滩酒店的会场被子弹袭击了。兰迪·韦伯并没有朝会场射击。另外有人在我没有想到的超远距离处向会场开了枪。

——威尼斯海滩酒店

紧张严肃的气氛,一点前奏都没有地,就被巨大的破碎声打破了。

是从外面来的射击。覆盖了一整面墙壁的玻璃窗,粉碎的碎片朝室内的人身上飞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结果竟是这样的阴谋!!”

梧桐大辅第一个叫了出来,他怒不可遏地吼着。几次三番秘密都被泄露,有计划的袭击。他对于一直按兵不动的Inferno的怀疑,至此全部爆发了出来。

以梧桐的愤怒为信号,黑社会的成员们一齐掏出怀中的手枪。虽然丝毫没有看到事情的经过,但是尽管这样,莉兹和他的部下们仍然在混乱之中拔枪。

砰!!

最初的枪声,并不是乱战的导火索。而这声从众人没有预料到的地方传出来的枪声,使充满杀气和怒吼的会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冒着硝烟的小型手枪,握在克劳蒂娅·玛昆内的手上。而枪口对准的,是一个暴力团伙头领的眉心中央致命处。

那是洛杉矶最大势力“布拉迪兹”的首领埃赛克·维斯梅尔……

“安静!!”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接着,克劳蒂娅斥责道:

“现在引发流血事件一点用都没有!!大家把枪都收起来!”

“喂……喂,克劳……”

与克劳蒂娅毅然的态度相比,莉兹根本掩饰不住自己的慌张。

“Mr.梧桐。我们知道您很生气,但是可否请您收敛一下。再三威胁您,致使您五名部下毙命的阴谋主使……的首级就在这里。”

“……你说什么!?”

克劳蒂娅的话完全镇住了怒气冲天的梧桐。

“作为Inferno的一员,我诛杀了由于私欲而违反组织纪律的背叛者。Mr.麦格沃伊。因为事出紧急,我才没有选择合适的场所而导致这里一片狼藉,还请您见谅。”

“你给我解释清楚,克劳蒂娅!!”

麦格沃伊看起来还没有完全了解现在的状况。

“我的部下应该已经掌握了铁证。”

说着,克劳蒂娅瞥了一眼战战兢兢地向破碎的窗外偷窥的男人们。

“请您放心。我的部下很优秀。完全可以搞定狙击手。恐怕邮政局大厦屋顶上留下来的应该是狙击手的尸体吧。莉兹,在警察行动之前必须要控制局面。”

“是、是……”

“Mr.梧桐,还有Mr.麦格沃伊。请暂且先离开这里。两位最好不要在警察的面前出现。这个地方就交给我的手下来收拾。”

慌乱的会场中,只有梧桐旁边的志贺一个人在离开时冷冷地瞥了克劳蒂娅一眼。

“Mr.麦格沃伊。今夜再去拜访您。详情到时再议。”

“……很好。我等着你。”

重要的工作完成之后,对我来说,在回家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黎明来临之际,我终于来到了位于箭头湖畔的维斯梅尔别墅。这个地方是为了让黑手党成员们密谈风流韵事以及各自的秘密等等,为极其隐私的机密而准备的。所以这里就算有维斯梅尔的一些“秘密”也不足为怪。即使那里藏着装有已消失的500万的皮箱。

乍一看,这里不像有人来过。昨天和今天,维斯梅尔的党羽们,在这里肯定不是很舒服。我打开窗户,确认了里面没有损坏的物品,然后将重重地手提箱放了进去,一切都结束了。

即使草率地放在这里,熟悉维斯梅尔的人也不会觉得奇怪吧。因为他不会为了钱而去袭击黑社会的。从那里出来时,已经泛白的天空中,传来了小鸟婉转的歌唱声。

反狙击行动——也可以说是替茱蒂报仇之后,已经过去了好几天,我也没有被安排什么任务,于是每天都在阁楼的屋子里安静地度过。

“做好了。”

厨房里传来了凯尔兴奋的声音。

“我马上端过来,你把桌子上面收拾一下。”

“……哦。”

自从凯尔来了以后,每天吃饭都成了一个大事件。要吃掉满满一大桌子菜,对过去的我来说,怎么想也是一种折磨。像现在这样慌忙地准备桌子,竟然能使空气不可思议地柔和了起来。

“喂,我听说……布拉迪兹的埃塞克死了,是真的吗?”

暴力团伙首领暴死的传闻,无论怎样隐瞒真相,最终还是会被众人知道。当然,他如何死去的内幕,被永远地埋葬在了地下。凯尔也知道了维斯梅尔才是杀害茱蒂的真正凶手。

“是真的。”

“那么,结束了。终于报仇了……”

凯尔从心底笑了起来,我的内心却突然变得异常沉重。

“……怎么了?莫非是……味道太难吃吗?”

“不,不是的。”

如果按照凯尔所说的,跟茱蒂的死有关系的所有人都是仇人的话……那么活着的梧桐也是不可原谅的一个仇敌。而且允许梧桐加盟Inferno的我也是。

“话说回来,我拜托玲二杀人的雇佣金差额……怎么办?我根本没有做什么助手应该做的的事情啊。”

瞬间,我想起了之前进退两难、极度危险的情况下说出的欺骗凯尔的话。

“以后,我再继续帮助你杀其他的人吧?”

我是开玩笑的,而凯尔却当了真。

现在埃塞克已经死了,即使立即将凯尔放走的话也没关系了……可是我依然感到不安。我是将凯尔当作“Phantom助手候补”介绍给Inferno的,应该怎样做才能将她从组织的手中放走呢。

反正凯尔拿走的500万美元已经通过Inferno还给了梧桐,不会再引起任何怀疑了。就算目前还没有人去调查维斯梅尔的别墅,不过那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暂时将凯尔放在我身边,看看情况再做决定也不迟,不过不能让她再继续做我的助手。为此还得找个借口说服凯尔才行。不做助手而让她留下来的借口……

“现在我不需要你做助手了,不过难得你有不错的厨艺。好吧,我暂时雇佣你做我的女仆,用来偿还差额吧。”

“女仆?”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眼睛又放光了。

“……做女仆你也很高兴吗?”

“我很想做做试试。我觉得女仆装很可爱,从很久以前就想穿上试试呢。”

“……不穿也可以。”

“唉?……没有……衣服?”

“没有!!”

你以为这里是豪宅吗,在这么狭小的屋子里,如果雇佣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仆肯定是变态。

“玲二……你好色……”

“…………”

“……那么,还是做杀手比较好,比较帅。”

“不行。”

“……真无聊。”

不知道凯尔理不理解我的苦衷,她生气地尖声叫了起来。

“可是,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关于我的杀手训练课程,我不是很有才能的吗?”

我笑着听完,可是却迟迟回答不上来。现在仅仅想到这点就会倒抽一口凉气。

“……啊,一般般吧。”

我含糊其辞地蒙混过去。

那天半夜,卧室的门突然被从外面轻轻地打开了。凯尔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我的房间。可能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黑暗吧,眼前的状况我看得一清二楚。不知道为什么,她穿的不是以前的旧衣服,而是出去时才会穿的那套她最珍贵的衣服。

“……玲二,你睡了吗?”

凯尔轻轻地叫我。

“……没有。”

听到我的回答,凯尔又恢复了紧张,突然停住不动了。

“……怎么了?怎么穿成那个样子?”

“……我有话对你说。”

气氛有点怪异……使我产生这种想法的是凯尔那凝重的表情和不寻常的打扮吧。那对她来说肯定是重要场合才会穿的正装。

“怎么了?”

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凯尔也靠了过来,坐在我的旁边。黑暗中,凯尔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问道:

“你不喜欢我做你的助手吗?”

“……是白天的那个问题吗?”

“嗯,虽然茱蒂的仇已经报了……可是,我还想继续帮助玲二。想成为真正的助手。”

凯尔果然一直在认真地考虑。作为杀手生存下去的这条路。

“凯尔,做我的助手,随时都有可能要你亲自去杀人啊。”

“没关系。”

“一旦杀了人,你的世界就完全改变了。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所有的都会改变。就不可能像现在的凯尔一样,温柔地去对待世间万物了。”

我循循善诱地跟凯尔说着。

“我不希望凯尔变成那样。这里并不适合你。凯尔不应该跟我来到同一个世界……”

“可是,如果进入这个世界,不是就可以一直跟玲二在一起了吗?”

凯尔突然急切地打断了我的话。

“我不想离开你。我想一直待在玲二身边。我想让你需要我。”

被她这样一说,我才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凯尔对我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为了跟我在一起,为了与我在同一个世界生活,她才会说即使去杀人也没关系这样的话。

那么,我的感情是怎样的呢?想一想,每天凯尔的行为、声音、表情,给了我多大的安慰呢。我不希望这个孩子陷入危险。可是,只要我还是组织的杀手,就无法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凯尔也会变成跟我一样的下场。所以,我们两个人必须分开,我昨天就已经这样想过了。

可是……现在的我想变回去,变回到双手没有染上鲜血之前的那个我。似乎只要凯尔在身边,我就会将以前失去的、被夺走的所有东西全都找回来。

“我也是……”

这次我是从心底里这样想的。

“我也想跟凯尔在一起。想跟你在同一个世界生活。即使我去了一个跟凯尔不同的世界,我也一定会回来的。回到这个凯尔等待我的世界来。”

“……真的吗?我们说好了啊……?”

“嗯,说好了。”

“……玲二……”

“……不再做杀手了吗?”

看着在旁边安然入睡的凯尔的侧脸,我突然这样想道。

我必须要准备两个人一起逃跑的路线,困难又增加了一倍。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

希望……发誓迎接光明的明天的勇气……跟那个时候一样。在找回了不是Zwei的自己后,为了赌上自己可以不再做杀手而踏出脚步的那一天。这次我一定要成功。不然的话,我对不起死在我手上的艾伦。

吃过晚饭,正在休息的时候,我接到了莉兹的电话。

“喂,Phantom,现在可以立刻动身吗?”

“发生了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布拉迪兹的余党们好象在进行奇怪的行动。我想偷偷地跟踪他们,可是一个人觉得不安全。”

原来如此。因此凯尔的事,我还欠莉兹一个人情,这样的忙我可以帮吗……

“我不想弄出太大动静惊动别人,你能帮我一把吗?”

“知道了,我去哪里找你呢?”

“我们在洛杉矶港口那里碰头,20点。”

“哦。”

刚挂掉莉兹的电话,正在洗餐具的凯尔就问我说:

“有工作吗?”

“嗯,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先睡吧。”

“大概不会睡吧。白天我捡到一个坏掉的录象机,不知道能不能修好,我想今晚通宵去修理它呢。”

“……我给你买个新的就好了。不就是一个录象机吗。”

“唔,真的吗?那如果我修不好的话,你要买给我哦,要索尼的。”

“不要熬夜啊。”

说完,我整理好服装,离开了家。

指定的碰头地点是洛杉矶港口。不过还是尽量不要在这样的地方碰头比较好……

一片黑暗之中,我环视着四周寻找莉兹的身影。在前面不远处,我看到她的Viper停在那里。

“喂,莉兹?”

就在我感觉有些奇怪的时候,Viper的前灯突然亮了起来,照在了我的脸上。在我抬起手挡住眼睛的刹那……

“很好,就那样不要动。把手举起来。”

听起来很熟悉的粗鲁声音从灯光中传出。自Viper的副驾驶席上下来一个比莉兹强壮许多的身影。

那是……梧桐大辅吗。虽然听说他还在洛杉矶,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随即,从Viper后面的阴影里,不断地走出一个个持枪的男人。是在之前的会谈中,梧桐带到洛杉矶的黑社会们……莉兹也在。手放在头后面,被两个男人用枪押着。

“……抱歉。我真是笨,没想到他们是为了引你出来。”

虽然我还完全不了解眼下的状况,不过很明显,目前的处境十分危险。

“我问你,小子。你就是那个Phantom吧。按道理讲,我的这些年轻部下应该直接将你杀了才对。”

“……你什么意思?”

“不要演戏了。我已经看够了。我把你的精彩剧照带来了……”

梧桐像扔飞盘一样,将一个信封刷地一下丢了过来。信封中装着两张四开大小的打印照片。让我惊讶的是照片上的内容。一张是在拉斯维加斯时,我发现了室户的尸体,拿起好似凶器的剃须刀的瞬间。还有一张是在洛杉矶时代广场的屋顶上我听到神秘枪声后,用来复枪的望远镜向威尼斯海滩酒店窥视的瞬间。被偷拍我就已经很惊讶了,更没想到的是竟然会被人拍到这种场面。看到这个,黑社会们不发飙就怪了。

(被陷害了!)

这两张照片,很明显是为了诬陷我才拍的。看来敌人并不是维斯梅尔。杀害黑社会的另有其人。

“Mr.梧桐,这是误会。这两张照片是……”

“在你的丑态暴露之前,先给我听好了。我知道你们的这些杀手都是听命上级,不会擅自行动。一切不过是因为我被骗了吧。”

梧桐说出了让我目瞪口呆的话。

“我们受到了3次袭击,3次都是托克劳蒂娅的福……不是吗?”

“什么!?”

依然不明白事情来龙去脉的莉兹,也对梧桐的话大惊失色。

“你是认真的吗!?你好好地想想,为了你们加入Inferno,克劳蒂娅费了多少心啊?”

得到的回答只有冷笑。虽然梧桐看起来是很冷静地在说话,可实际上,他的情绪已经完全激昂,失去控制。我们无法进行认真的谈话。话说回来,一直在他身边的参谋志贺去哪里了?他如果在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好好谈谈……

“并不是我讨厌所谓的忠义心。但那个女人不值得你们为她这么卖命。你们不要再受她控制了。”

“废话少说!!”

莉兹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朝梧桐怒吼道。

“喂,黑人大姐。我们在这里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梧桐说话的口气突然变得阴阳怪气,而莉兹的表情则像被狐狸骗到了一样。

“啊,对了,我记得那次见面是在深夜。没错……从那以后,不知不觉已经过了1年了啊。”

1年前……在那个晚上的洛杉矶港口?突然我被一连串的联想吓呆了。没错,大概在1年前,神秘集团袭击了Inferno的秘密轮船,艾伦和莉兹的同党发生冲突的那个晚上……

“……那应该是你们干的吧?你们跟赛司联手……”

“赛司那种家伙怎么会知道真相。真正的幕后黑手正是克劳蒂娅!”

“什么……”

听到从梧桐口中说出的名字,我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

“在毒品流通全部被中国暴力团伙垄断的局面下,处于弱势的我们就向那个女人求救。让她帮我们夺取5吨的可卡因。随即她就调动了人马,连掩护我们的人也有……然后,就在洛杉矶发生了那场大暴乱。”

“为什么她要那么做……”

“而她提出的条件就是让梧桐组趁着事情已经渐渐被人所淡忘的时候,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提出加盟Inferno。”

梧桐脸上笑着,可是语气却充满了愤怒。

“我最初也不同意,可是听说了她在组织中的立场后我答应了。那个家伙是想在Inferno中建立一个自己的集团。因为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她一辈子也不可能出人头地。我们说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做麻药的行家,那是彻头彻尾的大谎言。梧桐一家的麻药交易,是这1年里才开始的。就是因为得到了拜你们所赐的可卡因。”

让人难以相信的秘密慢慢地被揭开了谜底。听着这些话,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慢慢地瘫软了下去。

“不过,我们没有想到事情还有下文。没想到我们只是她跟日本联手的踏脚石。她一边为了封口想杀掉我们,一边趁着混乱将自己的敌人消灭掉……不知道她的心还会有多么狠毒!”

梧桐咬牙切齿地说着,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大声吼叫了,让人感觉有点狰狞恐怖,我心里只是在害怕,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才不管什么Inferno呢。你们以为我梧桐大辅被欺负到这种程度还会莫不作声吗!”

(艾伦……)

为什么要让两人受伤,让两人哭泣……为什么两人要战斗?这全是克劳蒂娅安排的吗?我无法相信,也不想相信。梧桐大辅的话实在太残酷了。

“哼,现在终于明白了吗,很痛苦吧?你们真是傻啊!”

“混蛋!!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是在污蔑栽赃陷害!你这个卑鄙小人!!”

梧桐还没说完,莉兹就暴跳如雷起来。

“休想打Inferno的主意……就算到了地狱我也会追去找你算帐的!!”

“……我以为你是个明白人,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也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

梧桐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莉兹。

“可恶……”

砰砰砰砰砰砰砰!!

突如其来打破寂静的枪声并不是从梧桐那里传来的。梧桐身边的一个手下的脑门被打了,然而枪声并没有停止。撕破夜幕的曳光弹。闪烁的光芒像闪电一样照亮了夜空。这是来复枪的扫射。

不知道枪手位置的黑社会们只能随着枪声一边咒骂,一边乱射。梧桐也是一样。顿时,我和莉兹的眼前看到的全是射向敌人的子弹。在场的所有人,如果具备立刻散开的判断力,或许伤亡还不至于这么惨重,然而他们是一群根本就没有受过训练的门外汉。甚至连如何躲避飞过来的子弹都不知道,于是包括梧桐在内,十几个男人就在怒骂和悲鸣声中,一个个地倒地身亡了。

“莉兹!”

“喂!!”

还没等我喊完,她就甩开了陷入恐慌的黑社会们,迅速钻进了她的Viper。

“快点上来,Phantom!!”

莉兹催促我快走,这时我瞥了一眼头上闪烁的曳光弹。

是她。将最初进行麻药交易的四个黑社会杀死、从2公里远的地方狙击酒店,而且恐怕也是在拉斯维加斯将室户杀死的那个女人。

电梯关上的一刹那我所看到的那个幻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喂!Phantom!怎么了!?”

“……你先走吧。”

“Phantom!?”

我没有等莉兹回答,就向放置集装箱的地方奔去。她就在那上面。我一面寻找一面往上爬。就在即将要登上顶端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身影从我的头上跳到了旁边的集装箱上。没错,那是……

“艾伦……”

再次见面,我没有喜悦,而是用质问的口吻叫她。

“为什么!艾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要再叫我艾伦了。”

1年后的再次见面,然而她竟然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干巴巴地回答我。

“我是Ein。现在是以前也是。只是Ein……”

那没有感情的声音、冰冷的眼神、已经不再是那个失去所有的东西、哭得昏天暗地的少女了……而是为了得到最强之名的暗杀者。

“快点逃跑吧。Inferno现在正在追杀你,这次是真正彻底地要干掉你……”

我刚说到这,她就要转身离开。

“艾伦……等等,不要走……”

我终于登上了集装箱顶,转身看去,到处都没有了她的身影。

“我是Ein,现在是以前也是……”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很明白了。她既然想叫Ein这个名字,那肯定还有一个继续叫她这个名字的家伙存在。

赛司博士……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手操纵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所导演的完美的复仇剧。梧桐、克劳蒂娅、还有维斯梅尔。他煽动这三个人互相猜忌、勾心斗角,然后让这些曾经陷害过自己的仇敌们一个个地自取灭亡。怎么看都像是他的做事风格。我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打探到Inferno和黑社会的内部情报,而后秘密进行谋划。不过除去这个疑问不算,其他的一切都指明他就是罪魁祸首。

是赛司搞的鬼。现在Inferno应该已经知道真相了吧。现在这个时间,Inferno肯定已经开始行动了。追杀真正的背叛者克劳蒂娅·玛昆内和她的得力部下Phantom……

对了,凯尔也很危险。Inferno肯定会先去我住的阁楼房屋那里。我从集装箱上跳了下来,用尽全身的力量朝停着高尔夫的地方狂奔而去。求求你,但愿还来得及!

CLOCK19(格洛克19)

澳大利亚的格洛克公司制造的格洛克系列中的一种中型自动手枪。格洛克系列以高度的可信性和性能,低廉的价格,简单而安全,且可以藏在身上去散步而受到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