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八章 “在绝望的深处”

无间地狱 上(Ein篇) 第八章 “在绝望的深处”

现在每分每秒的决断,都关乎到我的生死。当然,如果我还想活命的话,现在回到阁楼小屋去是极其愚蠢的选择……然而那又算什么?因为这个我就要置凯尔的生死于不顾吗。

可以说现在的诺曼底大道是最危险的地带。我提前2个街区就下了高尔夫。一边警惕地窥视着周围的情况,一边步行前进。异常寂静的街区上,什么动静都没有……

唯独在我家的门前,一辆看起来很眼熟的奔驰停在那里,引擎还没关。那是之前死掉了的兰迪和他的部下所乘的车。

“切!”

就在有人骂着走出屋子之后——

轰!!

从屋子的窗户中迸发出巨大的火焰和爆破声。我被热气和冲击波推着不住向后退却,随即失去平衡,倒在了路边。然而我的眼睛并没有离开那里。就像白痴一样呆呆地,看着滚滚而上的黑烟,毫无办法。

我的大脑在一瞬间停止了思考。如果我的脑子还可以稍微运转一下的话就会明白,经过那样的爆炸,里面的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奔驰车上的人到最后也没有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

讽刺的是,目睹了整个爆炸过程的司机并没有发现他们真正的目标,悠然地发动车子离开了。

只剩下傻呆呆坐在路上的我……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的世界被黑色的浓烟、熊熊的火焰、燃烧的声音、烧焦的味道完全填满了。

为什么?

为什么在我刚想要守护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在那之前受到伤害而消失?为什么凯尔会死……

我突然尖声大笑了起来。有什么奇怪的?你想去质问谁?真是笑话。你不是全都明白了吗?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吗。找到凯尔,利用她,到最后也没有放她走,这不都是杀手Phantom干的好事吗。

为什么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还不自量力地想要去保护她?至今为止,你还没有真正保护过一个人。

“……够了,我已经厌倦了。”

我移动着那筋疲力尽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身体。要去哪里呢?自己也不知道。我知道的就只有要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

我自言自语着站起身来,开始挪动脚步。

对如何保护自己、如何逃跑,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

现在只想……忘记。所有的一切。我想让一切就这样从我记忆中抹去。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听完赛司博士的详细陈述,麦格沃伊好象陷入了非常疲惫的状态。

“真的是让人难以相信啊……”

“不过……赛司博士,你的话已经得到了印证。”

“我刚才接到莉兹·格兰多打来的电话,她说克劳蒂娅的手下Phantom——Zwei好象已经背叛她了。”

“哈哈,真是难得……变化真快啊。”

“不过,你为什么会加入梧桐组呢?”

包括麦格沃伊在内,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想知道这个答案。本来已被免罪理应回归到Inferno蛰伏起来的赛司,竟然被黑社会们雇佣担任在洛杉矶地区的情报调查人。

“对不起。让大家都蒙在鼓里。不过为了使真相大白,我没有别的办法……”

“不愧是你的作风啊。总是给我们惊喜。”

“不敢。”

赛司白白的笑脸自嘲道,这时麦格沃伊又对他说道:

“我批准你可以回到Inferno。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想让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

“关于背叛者克劳蒂娅·玛昆内,现在已经确定了她的去向,落网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Phantom现在依然下落不明。”

“是这件事啊……那我派我的手下Ein去寻找他的下落吧。”

“嗯……新旧的Phantom的对决,很有意思。那就由你去办吧。”

结束了同麦格沃伊会谈的赛司,向站在门外待命的Ein传达了对现任Phantom“Zwei”的追杀令。

“Ein,本来今天晚上你应该已经将Zwei捉住了。”

“……是。”

“为什么放他走了?”

“……对不起。”

“害怕Zwei吗?”

Ein低着头不说话。

“……那我换个问题吧,Ein,你能将Zwei杀掉吗?”

“……他已经进步了很多,如果对决的话,或许死的人是我。”

“原来如此,这是你的愿望吗。不管怎样,你好象也已经到极限了,是吧,Ein。”

一年前,受到发疯似的Zwei的影响,Ein的精神状态很明显地受到了损害。虽然在一段时期内看起来似乎已经痊愈了,可是那只是短暂的恢复而已。她战斗能力的弱化,好象是无法弥补的。这一年的苦难日子里,尽管Ein已经弱化,可是她是赛司唯一一枚可以自由调动的棋子,不过在已经回到Inferno的现在,完成使命的Ein已经再没有过多的利用价值了。

“算了,没关系。你已经立了很多功劳了。”

赛司通过从Ein身上得到的数据和经验,已经系统地确立了自己的洗脑调教技术。现在,他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在更短的时间内,培育出一个跟Ein一样的杀手来。

“Ein。我承认你作为我的实验作品,已经充分发挥了自身的价值。在杀了Zwei后,Ein,我就允许你休息。把这个当作成你的最后一个任务去做吧。”

赛司最后的命令,对Ein来说是非常无情的。

“将现在的Phantom——Zwei杀掉。不过,你不必回来汇报了。”

这句话所包含的残酷意义,穿透了少女的心。不必回来……也就是说这次最后的任务,自己死掉也没有关系。

“这次战斗的难度很大吧?”

无情与慈爱并不是相对的。赛司那冷冷的微笑便是证明,而看着他这种微笑的是依然虔诚和感谢的目光。

“谢谢你。博士……”

风吹过夜晚的沙漠。现在和以前的样子一点也没有改变,我感觉这里的时间停止了。一切始于这个废弃的工厂;决定要重新过新的生活也是在这里;那么……结束,也应该在这里比较好。

没关系。她应该会明白。会不远千里赶到这里吧。所以,我只要在这里等她就可以了。

我想起了在这里与艾伦的点点滴滴。丝毫没变的背景让我觉得一切就像梦境一样生动可见。真的,那个时候,感觉她好象就在我的身边一样。

淡淡的月光中伫立在那里的影子,如同幻觉般朦胧……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幻觉变成了真人。

“我想你会在这里。”

正如我所期待的,她终于还是来了。

“嗯。我想你会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说过让你逃跑的。”

艾伦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悲伤、空虚。

“可是,我决定在这等你。”

“我必须要杀了你。”

艾伦一边冷冷地宣布,一边举起了手中的枪。

“那就请你杀了我吧,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我面对着艾伦举起来的枪口,无力地微笑着。这对艾伦来说好象很意外。寂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动摇。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已经累了。谁也救不了,谁也保护不了……这样的人生,我已经厌倦了。”

一点都没有改变。自己不惜编造伪证想要保护的凯尔,结果最终也被杀了,曾经我想救赎的艾伦,现在手上依然在继续沾满鲜血。

每次当我发誓要保护、不想让她们受伤害的时候,就会发生变故。已经重复过很多次了。

“如果一定要被杀的话,我情愿被你杀死。狠下心来杀了我吧。”

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呼了口气,等待解放的那一刻。可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枪声还是没有响。

“……求你了。你也拔出枪来吧。”

耳边传来Ein苦苦的哀求。她的意思应该是无法对一个毫不抵抗的人下手吧。于是我从怀中拔出枪,让Ein看到。

“你把枪口对准我。”

我按照她说的,将枪的准星对准了Ein的眉心,看起来就像要杀死她一样。

“对,就那样。然后扣动扳机,立刻。”

她的语气很急迫,好象被什么追赶着一样,以前Ein不会这样说的。

“求求你,杀了我然后走吧。不要死在这种地方。”

“那样的事情,我……做不到。”

“那么,一切都是谎话吗?你那个时候说过,即使要伤害某个人,也要以自己的意识活下去。不是吗?”

“…………”

我无言以对。

“我憧憬过。那天的你的坚强……我也是一直相信你肯定还活着……肯定还在坚强自由地活着,就因为一直这样想着,我才会活到今天。”

我跟她,就好象才刚刚分别似的,互相还不明白彼此的心意……

现在,一边哭一边诉说着的艾伦的独白,宛如是从一年前的那个时候传过来的一样。

“你是我的梦想。或许我也可以选择,选择另外一段人生。你曾经向我承诺过,终有一天,我也会有那样的人生。只是因为你还活着,这个世界才没有变成无尽的地狱……所以,求求你,请扣动扳机吧。我不想一个人活在没有你的世界里。”

“艾伦……”

我不知道,也没有机会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自己……竟然成为了某个人的心灵支柱。

去哪里了呢?一年前,支撑我这副身躯的霸气。让我决定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都要和艾伦一起逃跑的那股力量。绝望也好,放弃也好,都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那不是我一个人的挫折。那天,灼烧着我胸口的那种感情,现在又重新复苏了。

我想拯救这个女孩。我不想让她再过机器人一样的生活,我要让她感受到作为一个人所应该有的幸福,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只要有这样的信念,然后在稍微努力一下的话……

“玲二……”

“我不会开枪的。”

我阻止了艾伦带着责备口气的发言。

“可是,我……”

“随你喜欢吧。”

说着,我站起来,开始对艾伦进行说教。

“如果命令真的那么重要的话,你就朝我开枪吧。从明天开始就把我忘记重新生活。如果你做不到,你就失去了做杀手的资格,给赛司博士丢了人。那样的话你还是不要叫Ein这个名字比较好。”

我一步一步,慢慢地朝举着枪的艾伦逼近。艾伦一边哆嗦着嘴唇,一边朝后退去。

“……我要……把你……”

“快点决定。用你自己的意志。”

看起来已经到了忍耐极限的艾伦,突然闭上了眼睛。摇晃的枪口、颤抖的肩膀,都已经近在咫尺,一把就可以抱住。刹时,Ein将枪歪向一边,将胆怯的脸庞深深地埋进了我的胸口。

僵直生硬的艾伦的身体突然瘫软了。

“我……失去资格了吗?”

“是的。这样就好了。你不是Ein。是艾伦。你已经决定了是吧?你自己决定了是吗?”

“……嗯。”

臂弯中艾伦的身体一直不停地抖动着。她自嘲似地笑了起来,不过那是微笑没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发自内心的笑。

“我们再重新来过吧。”

“这次,我们两个人一定不能再分离了……要永远一起走下去。”

走到外面,风向改变了。深深的黑夜开始出现了亮光。早晨快来临了。

“那次,我们是朝北逃跑的,这次我们朝南走吧。”

“……好的。”

虽然这次跟上次一样,是毫无目的的旅行,但是我的心却很轻松。因为这次从一开始,艾伦就一直在笑。

沿着沙漠的高速公路一路南下的高尔夫,向洛杉矶郊外驶去。

箭头湖畔,埃塞克·维斯梅尔的别墅……我没有想到我会再一次来到这里。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艾伦应该非常不理解为什么我会选择路过这里吧。因为我不想像上次那样逃跑得十分辛苦。虽然只是临时想到的主意,但是毕竟有冒险的价值。

跟我想的一样,那只手提箱还在原来的地方。这几天,Inferno连续受到袭击,已经使他们忘记了埃塞克的死还有从黑社会手中消失的这500万美金。

500万美金。作为两个人的逃亡资金已经绰绰有余了。不过,我想起了第一次看到这些钞票的那个晚上。

(凯尔……)

这些钞票里包含的是凯尔的愤怒和悲伤。而我却要靠这个,来继续活下去。我一直在欺骗她、利用她。最终,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我即使想补偿她也无法实现了。

(凯尔……)

她肯定会十分生气,会非常恨我。可是,对不起。你所在的那个世界,我暂时还不会去的。因为我还有要做的事情……